補天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補天記 > 第8章布下天羅地網(含粉紅540

補天記

第8章布下天羅地網(含粉紅540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30日 08:55 [字數] 46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狼七嚇得一哆嗦,忙往後退到洞府裡面,回頭看見伍紅歡伸著脖子往前看,也惱羞成怒叉腰罵道:「看什麼看?再看挖你的眼睛1

伍紅歡這兩年唯一不自在的,就是看見狼七。她已經在羅辰面前給狼七上過很多次眼藥,羅辰卻不置可否。

「阿辰……」伍紅歡像是被嚇著了,怯生生地向外面叫了一聲。

「你還敢叫喚?1狼七大怒。居然還敢告黑狀!都是渣!現在主人醒過來了,這個臭女人可以滾蛋了吧?

狼七揉身而上,一隻手突然現出狼爪的原形,往伍紅歡臉上扇過去。

羅辰回頭袍袖輕拂,一股大力襲來,將狼七掀到一旁的洞壁上掛著去了。

伍紅歡逃過破相的一劫,忙跑到羅辰身邊,委屈地道:「阿辰,我要回家。」

榮慧卿站在洞口的空地上,愣愣地看著劫雷的方向,又看見漫天烏雲散去,似乎就要大功告成了。

不行!不能眼睜睜看著他結嬰又化神!

我不能等到最後的最後,才能斬殺這個賤人報仇雪恨……

榮慧卿的腦子急速思索著,仔細回憶著大綱給她展現的有關孟林真的一點一滴。因為那個時候,女主是被孟林真囚禁,所以女主知道的有關魏楠心的消息,都是從孟林真那裡來的,包括魏楠心帶孟林真逃走的那個傳送陣……

啊!有了!他想逃走?有她在。沒門!

魏楠心是結了嬰,但是他受的劫雷又多又重,恢復期也會比一般的修士結嬰的時候要長,少則一天,長則一月,他的結嬰都會處於不穩定的狀態。

榮慧卿的臉色頓時明亮起來。雙眸璨璨如星,回頭往洞府裡面叫道:「辰叔,我們去京城,快點1

伍紅歡臉色一變,拉著羅辰的衣襟。跟他一起走到洞口。

「現在去京城,也晚了。你還是先歇息歇息吧。」羅辰勸道。

「是啊,聽你辰叔的話。別跟我們去京城了。」伍紅歡勾起了嘴角,往羅辰身邊又偎了過去。

榮慧卿懶得理會伍紅歡,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有破家滅門的仇人等著她去送上黃泉路,而伍紅歡實在是太聒噪了。

榮慧卿揚聲叫道:「狼七。這個女人交給你了。隨便你怎樣都行1說著,向羅辰招手,「辰叔,我們走。」

羅辰無法抗拒這樣的召喚,雖然覺得不妥,還是身形閃動,來到榮慧卿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腰,一起跳了下去。

「阿辰1伍紅歡發出撕心裂肺的一聲大喊,歪倒在洞口的石壁上。

狼七獰笑著走過來。伸出一隻狼爪,將伍紅歡拎到了洞府裡面。

沒過多久,肯肯和赤豹面無表情地從洞府裡面走出來,坐到洞府門口的那塊的小空地上,將洞府留給了狼七和伍紅歡。

「狼七會不會……?」肯肯做了個奇怪的手勢。

赤豹拽了一根嫩草咬在嘴裡,搖搖頭,「它就喜歡虛張聲勢。嚇唬人而已。那位伍姑娘不會有事的……」

話音未落,就聽見伍紅歡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慘叫,洞府裡面便寂然無聲。

肯肯和赤豹的耳朵都快被震聾了。

赤豹噌地站了起來,大步往洞府里去,「狼七。你要有些分寸。她畢竟是老大看上的人……」

洞府裡面,一個灰白半透明的鬼魂飄飄蕩蕩,腳不沾地的飄了出來。

赤豹皺起眉頭,「你裝鬼嚇暈她了?」

那鬼魂轉了個圈兒,變回狼七的模樣,「嗯哪。她是太聒噪了。這一次,總得讓我們多安生幾天。豹子兄,你說老大怎麼就看上這女人呢?咱們的主人怎麼辦啊?」

赤豹嘆口氣,「這是他們的事,你不要瞎摻和。再說,老大和那女人之間清清白白的,你別多嘴,讓主人生氣。」

狼七連連點頭,「還用你說?論體貼,你們都是渣!只有我七次郎才值得擁有……」

赤豹橫了它一眼。

狼七覺得沒意思,跟在赤豹後面,也來到洞府門口的小空地上,和肯肯一起,抬頭仰望著京城那邊的天空。

羅辰帶著榮慧卿在空腳下的飛梭轉個不停。

「京城上空有禁飛的陣法,到了城門口,我們就得下去步行了。」羅辰叮囑道,「抓好。」

「不,不用。辰叔,隱身,照直飛。」榮慧卿冷靜地道,拿出隱身草佩帶上,同時閉上眼,全身感受著此地不同尋常的天地元氣,一邊給羅辰發出飛行的方位,「坎四,退五。離三,進六。乾。艮四,下沉一寸……」

羅辰聚精會神操縱著飛梭,在榮慧卿的指引下,順利飛到京城上空。

眼看魏楠心的王府越來越近,他們兩人隱匿在空府一覽無遺。

在王府西南角的某個地方,靈氣波動非常大,而且那裡四周無數焦黑的深坑,似乎是被劫雷所打。

羅辰問道:「你到底對陣法懂到什麼程度?」

榮慧卿再不想隱瞞自己的長處和本事,睜開眼睛,傲然道:「五州大陸最好的陣法師,給我提鞋也不配1

上一次來到京城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而且她一直想低調再低調,所以對京城上空的陣法只是匆匆了解了一下,並沒有想著要破解它。

要說這個禁飛陣法,跟葫蘆街的大杜門陣比起來,簡直是小孩子的玩具。她當年在落神坡小院前面改裝過的陣法都比這個複雜。

「這個陣法威力不校但是設陣之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搭設的實在太簡陋了。」榮慧卿一邊說,一邊和羅辰降下雲層。

魏楠心的王府雖然戒備森嚴,但是絕大部分力量,都在給他護法。一般的護衛,又不是羅辰和榮慧卿這樣修士的對手。

「王府上空也有陣法。」羅辰提醒道。

榮慧卿更加不屑,「那也叫陣法?上一次若不是遇到那個羅巧姿,栽了跟斗,我上一次就將他的陣法毀掉了。」說著。隨手拋出幾顆石子,先堵死了魏楠心王府地下簡易聚靈陣的陣眼,然後將防護陣法的陣來,重新插了一遍。

羅辰對陣法只懂皮毛,根本看不懂榮慧卿在幹什麼。

但是榮慧卿興奮得雙頰緋紅,一改剛才痛不欲生的樣兒,又覺得她這樣也挺好。

魏楠心的密室裡面。源源不斷從聚靈陣傳來的靈氣突然一滯,魏楠心悶哼一聲,療傷的速度慢了下來。

此時正是他穩固元嬰的時候,一旦分心,剛剛被二十四道劫雷打得快要渙散的元嬰又有不穩的跡像。

魏楠心咬牙拿出了很久以前搜集到的一塊上品靈石,握在手裡,代替了聚靈陣的靈氣彙集。

榮慧卿已經帶著羅辰摸到管鳳女以前住的後院正房。

「你又到這裡來做什麼?」羅辰以為榮慧卿是來見管鳳女最後一面的,「靈堂不在這裡。」

榮慧卿搖搖頭,娘親的屍骨早已不在了,那棺材裡面不過是一套衣裳和一個鳳冠。

「跟我進來。」榮慧卿往後招招手。順手將幾個在門口看守的丫鬟打暈過去。

許是管鳳女已經死了十天了,這裡的防備鬆懈許多,不像以前那樣滴水不漏。

那傳送陣,就在正房裡面室大床的床底下。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搗毀這個傳送陣,讓魏楠心在被大楚國皇帝圍殲的時候,絕對逃不出去!

羅辰跟著榮慧卿快步來到裡面的室。

本來以為裡面空無一人。進去卻看見一個穿著大紅宮裝的女子正坐在梳妝台前,對身邊的一個年輕男子和一個婆子笑道:「那村婦枉費國色天香,不過是被我夫君玩弄了一年而已。最後還屍骨無存,實在是報應1

那男子笑道:「母妃所言正是。」

「是啊!是啊!側妃娘娘!哦,不。老婆子說錯話了,如今娘娘已經是正妃娘娘了1那婆子湊趣道,低頭彎腰從首飾盒裡扒拉兩下,「嘖嘖,王爺也真捨得,給那個賤人這麼多珠寶首飾……」

「那又怎麼樣?她的一切不還都是落在我手裡?」那女人冷笑一聲,「還有那個野種,吩咐廚房的人,不要給她飯吃,餓上她幾天幾夜,餓死了事1

榮慧卿知道,這是在說那個假貨魏卿卿。

魏卿卿毒死了她娘,一會兒再找她算帳!

榮慧卿一聲不吭地走上前去,一手一個,將那婆子和那女子打暈過去,然後將她們綁起來。

羅辰料理了那個年輕男子。

羅辰伸手制止她:「別親手弄死她們。」

榮慧卿是修士,不能親手殺死凡人。

「我有分寸。麻煩辰叔,將他們扔到皇宮大內去。」榮慧卿叮囑道,「然後找到皇帝,跟他說,如果要發兵,現在是最好時候。」

羅辰不同意,「我等你一起走。」他不放心榮慧卿一個人在魏楠心的王府里。

榮慧卿現在知道事情的走向,她要做的,不過是破壞這個走向而已。

破壞永遠比建設要容易。

「那好,辰叔跟我進來。」榮慧卿指著那張床,「將床挪開。」

羅辰雙手微舉,一陣大力傳過去,將那床平平移開,露出了床底的地面。

顯比旁邊要高一點點。

「掀開那邊的地板,毀掉裡面的傳送陣。」榮慧卿冷靜的吩咐道。

羅辰走過去,一腳踹開地板,看見下面露出來一個古樸的傳送陣,倒抽一口涼氣,「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傳送陣?」

「我娘跟我說。」榮慧卿面不改色地道。她的經歷太過奇特。就算說出來,也沒人會信的。

羅辰不疑有他,手裡喚出長刀,往那傳送陣上砍去,幾刀就將傳送陣砍得支離破碎。

榮慧卿將陣眼處一塊似玉非玉的石頭揀起來,扔到自己的乾坤袋裡。拍了拍手,「現在,我們可以去皇宮了。帶上她們吧。」

羅辰拋出一根繩子,將那三個人身上捆了一圈,然後抖出一個大布袋。將他們裝了進去,拖在身後。

「走1榮慧卿低聲道,跳上了羅辰的飛梭,拽著大布袋,一起飛上天空。

這一次,他們也不掩人耳目,乘著飛梭快速掠過長空。來到皇宮大內上空。

這皇宮的地兒還沒有魏楠心的王府大,但是房子也夠多的。

還是羅辰用了觀氣之術,才看出來皇帝的龍氣在什麼地方。

大楚國的皇帝正在御書房批奏摺。

榮慧卿和羅辰悄然走進來,站在他面前。

那皇帝抬起頭,看見是一男一女站在他面前,冷笑道:「你們可是魏楠心派來取朕的性命的。」

他心心念念要除去魏楠心,就跟魏楠心心心念念要除去他一樣。

如今管鳳女已死,魏楠心又成功結嬰,這皇帝有些覺得自己的皇帝位置大概是坐到頭了,心情很是鬱悶。

榮慧卿一招手。將羅辰手裡拖著的大布袋扔到皇帝書桌前面的地上,「你看,這是魏楠心唯一的兒子,還有他的側妃,哦,不,現在已經正妃娘娘了。應該是他唯一兒子的生母。我們把她都抓來了,你還疑心我們是魏楠心的人?」

皇帝瞪著眼睛,看著從大布袋裡面滾出來的兩個女子和一個男子,仔細辨認一番,已經大笑道:「天助我也1說著。往後一退,就要躲入暗門裡面。

羅辰早就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發現他要逃,立刻身形閃動,來到他身後,將他拽了過來。

「你別亂來!我是凡人,殺了我,你也成不了仙1皇帝雖然被羅辰抓在手裡,但是並沒有太多的驚惶失措,反而還能跟他勸降。

羅辰笑了笑,「我不殺你,不過你得馬上發兵,去包圍魏楠心的王府,提前圍剿他1

皇帝臉色變了一變。

榮慧卿跟著道:「管鳳女是我……親戚。她跟我說的,她為你送了命,希望你能為她報仇1

皇帝的臉色發紅,「朕不是不想對付魏楠心,可是他已經是元嬰修士,這京城的禁飛陣法已經限制不了他,朕擔心倉促發兵,不能斬草除根。」

榮慧卿胸有成竹地道:「你去調兵。陣法的事,交給我。我去上空改一改,到時候別說元嬰修士,就是化神修士,也別想在京城飛出京城1說著,手裡拿出一把匕首,往那魏楠心兒子的胸口閃電般劃去,取出了一滴他的心頭血。

羅辰跟著皇帝去調兵遣將,榮慧卿卻跳上羅辰的飛梭,往皇宮上空疾飛而去。

她閉著眼睛,感受著身旁呼呼的風聲,還有天地元氣的變化,一邊調整著飛梭的位置,來到了陣法的陣眼上空。

這樣大的陣法,一般的陣法師是搭不出來的,最少也要大陣法師級別的人物,才能將整個京城囊括進來。*記住最快最新

此陣名囚籠,顧名思義,能起到囚禁的作用。那個大陣法師只用到了囚籠的一個功效,就是禁飛的功效。

其實一個完整的囚籠陣法,不僅能禁上天,還能禁入地。陣法一闔,便成一個籠子,能夠對付一般有修為的人,也能專門對付某些有修為的人,端看你怎樣設置。

榮慧卿再一次閉上眼,將神識順著陣法的脈絡,往京城四面才是鍊氣後期,神識倒是比一般鍊氣要強大,但是也沒有強大到可以籠罩整個京城的程度。不過有了陣法相助,一切就不一樣了。

真正高明的陣法,是利用天時、地利、人和三個因素,將天地元氣轉為己用。所以轉換之間,有陣法的脈絡可循,就像一個籠子的籠身一樣,是天地元氣流轉的橋樑。

榮慧卿正是利用囚籠陣的籠身脈絡,將神識送到陣法的各個陣r />

「起1榮慧卿低叫一聲,雙手用力上舉,似乎手臂上抬了千斤重的物什。識海裡面突然傳來針刺一般的疼痛。榮慧卿手臂一松,那些被她拔起來的陣下去。

「起1榮慧卿咬緊牙關,一邊跟識海裡面的刺痛抗衡,一邊運轉靈力,將陣

數千個陣騰空而起,來到榮慧卿身邊,圍著她團團旋轉。

「南四是重點,五百支陣慧卿一邊在心裡計算著日頭的方向,和元氣的厚薄,一邊有條不紊的重新將數千個陣回去。

如果劇情不變,魏楠心會順著傳送陣到南大陸,在那裡繼續做他的大修士,橫行一時。

榮慧卿當然不想讓他猖狂到最後才收拾他。這一次,就算她的識海裡面殘餘的那一點點大綱光粒損害到她的修為,她也不管了!修為下降,她還可以再修鍊。可是讓魏楠心這一次逃了,她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等到收拾他的那一天!

榮慧卿唇邊含著一絲冷笑,又將京城南面布置了更多的陣讓他逃走。

榮慧卿隱隱覺得,她不僅是在跟魏楠心鬥智斗勇,更是在跟她識海裡面那個不斷想影響她的大綱對抗!

最後,榮慧卿將那柄沾了魏楠心他兒子心頭血的匕首拿了出來,一隻手做出火焰騰飛狀,發出一道靈氣,將那匕首上殘留的血跡包裹起來,然後順著陣法的脈絡,沉入到陣眼 />

囚籠陣成。這一次,這個陣法對所有有魏楠心血脈的人,都是一個巨大的囚籠!

br />

一大更送到。含粉紅540加更。下午還有一大更,含粉紅600加更。大家還有沒有粉紅票?最後一天了,不投就浪費了。on_no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大昨天又打賞的兩顆仙草仙葩緣。感謝妄言的昨天打賞的香囊和平安符。感謝懶惰小蜜蜂、enigmayanxi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n_no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