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36章自救者強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4日 10:26 [字數] 34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亥時中,月明星稀,天高雲淡,龍虎山龍潭附近靜悄悄不見人聲獸跡。

龍虎門代門主張呂依焚香沐浴,穿上雪白的長袍,來到龍潭前面的石洞里。

雖然沒有人看守,可是打上龍神祭品的烙印,榮慧卿根本就走不出這個石洞。龍潭所在地又是龍虎門的禁地,除了門主依靠門主令符可以活著進來,活著出去,別人都沒有這個運氣,當然也用不著多此一舉的派看守。

龍潭方圓十里,向來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張呂依進來的時候,榮慧卿已經醒了,正神情漠然地盤膝坐在地上。

「你倒是悠閑,到這個關頭了,還有心思練功。」張呂依緩緩走進來,祭祀用的雪白長袍拖在地上,居然不染塵埃。戴著赤金環的赤裸雙足過處,青石板上如同綻放朵朵蓮hu

榮慧卿閉著眼睛道:「我害怕恐懼哀傷痛哭乞求跪拜有用嗎?」

「當然沒用。你知道的,你已經是龍神的祭品,就算是元嬰庫士,又或者是光明神殿的聖女到此,也無能為力。」

「既然如此,我為何要在你面前徒作醜態呢?

白白娛樂了你,還有那些不相干的人。我雖然從小在山村長大,見識不多,但是骨氣這種東西,大概要比你們這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修士要多一點點。」

榮慧卿說完這句話,突然睜開眼睛,看著張呂依微笑問道:「你才是築基初期的修為吧?」

「關你什麼事?你不過是一個練氣中期的弟子。」張呂依警惕地問道,覺得有些不對勁。榮慧卿太沉著太淡定了。

這麼些年那些被選中做龍神祭品的人,無一不是被嚇得瑟瑟發抖,有的人直接暈迷過去直到被投入龍潭……

沒有人像榮慧卿一樣,到這個關頭了,還能鎮定地坐在華里打坐練功。

張呂依神情變幻,伸手暗暗握緊了一張纏繞符。若是事情有變,

她就立刻扔出來,將榮慧卿捆住,直接扔到石洞後面的龍潭再說。

榮慧卿從青石板地上緩緩站了起來對著張呂依道:「我是個倔脾氣,寧願站著死,不願跪著生。況且死亡對我來說,沒有那麼你想象的那樣恐怖。我寧可直面死亡,也不想再看你們這些人的嘴臉!一出招吧1兩手一拍,榮慧卿喚出自己的日月雙鉤,腳下不丁不八地站著擺好了迎戰的準備。

許是到了生死關頭,人心都格外通澈。

榮慧卿在石洞裡面醒來之後,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沒人看著她,曾經大喜想要逃離過。但是每走到石洞口,就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把她擋了回來。幾次三番之後,她才明白過來,這裡應該有著某種禁制。這些人把自己一個人扔在這裡,應該已經給自己打下烙印,不怕自己會逃離。

既然知道不能逃也知道死亡才是最後的結局,她反倒不怕了。

也許這一次,她能回到自己的另一個家……

張呂依本以為榮慧卿有厲害的後手或許還有幫手,可是看見她只不過召喚出兵器像是要親自跟自己一戰的樣子,忍不住失聲笑道:「你是想跟我打?你不記得我是築基修為,你只是練氣?你又知不知道,修為等級的差異,意味著什麼?那是天壤之別!你在我面前,就是這隻螞蟻。」說著,張呂依往前走了一步,將幾隻不知道從哪黑爬來的螞蟻碾死。

榮慧卿低頭瞧了瞧,然後抬頭,認真地道:「你錯了。我不是螞蟻,我是人。是人,就有做人的尊嚴。」一邊說,榮慧卿已經運氣凝神,將全身的靈力集中在自己的雙手,然後注入到手中的日月雙鉤。

日月雙鉤發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如日光月華同時降臨,剛柔並濟,照得昏暗的石洞如同白晝。

張呂依下意識舉起胳膊,擋住眼睛,以免被那道刺目的白光刺傷。

榮慧卿藉機飛身面起,日鉤從上往下,月鉤從左到右,挾雷霆之勢襲來。

張呂依聽見風聲,放下胳膊,嬌斥一聲「自不量力1右手輕揮,打出一道控火術。熊熊大火憑空而起,往榮慧卿那邊撲去。

榮慧卿往旁邊一讓,笑道:「我怕什麼?你才需要量力而行!一殺了我,你拿什麼祭龍神呢?」

榮慧卿想起前世在課本上見過河伯娶妻,知道這祭祀的人牲,必須是活的。

張呂依一窒,倒是不敢再下狠手,生怕把榮慧卿一下子打死。

榮慧卿身上受到的威壓立刻減少一半,她收回日月雙鉤,護住頭臉,飛快地繞著張呂依繞圈子,避開了熊熊大火。

張呂依不能燒死對方,只好換別的法術,流沙術、藤纏術、疾風術,甚至連冰箭術都使了出來,只想將榮慧卿打成重傷,不能行動就行。

榮慧卿卻毫無顧忌,可以用性命相撫,她習練塗山王女給她的格鬥小冊子很長時間,除了當初在黑松林斗過狸貓妖以外,就沒有怎麼用過了。這一次,是第二次使出來。

從初期的生疏,到漸漸熟悉,最後更是得心應手。她身形細弱,行動靈活迅速,騰挪之間,有章有度,像是在畫圖一樣。

張呂依起初並沒有把她放在心上,畢竟修為的差距擺在哪裡?對方再強也翻不了天。後來卻發現自己連對方的衣角都夠不著,而且每施放出一個法術,她的靈力似乎就被吸了出來,往榮慧卿那邊源源不斷地流淌過去。

閉上眼睛,張呂依感受到,榮慧卿似乎站在一個旋渦之上。那個旋渦,似乎對靈力有超乎尋常的吸引力!

榮慧卿越打越是輕鬆,同時暗中運轉旭日訣,將從張呂依那邊吸收過來的靈力煉化。

看見集呂依駭然的面容,榮慧卿攢了這麼久的惡氣才有了噴吐的地方。

從知道自己不能逃出去之後,榮慧卿就立即改變主意。她不會白白讓人殺死。就算要死,她也要拉個墊背的。

榮慧卿立即在石洞裡布置了一個聚靈陣。這個聚靈陣,是她改裝過的,不僅能聚天地之間的自然靈氣,還能吸收對手散發出來的靈氣,化為己用。除非對方放棄用靈力攻擊,這個聚靈陣才不會起作用。可是身為修士,有誰會放棄靈力攻擊呢?特別是在對手不如自己的情況下。

張呂依當然不知道榮慧卿有什麼手段。她只曉得,自己是築基,對方才練氣,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她的手心。

而榮慧卿一來存了必死之心,只想臨死拉個墊背的。這些害她和企圖害她的人,能殺一個是一個,能殺兩個她就賺了。二來她修習了塗山王女給她的打架守則。那可是塗山王女數千年來打架的精華結晶,曾經屢次越級挑戰高她一級的修士的。到了榮慧卿手裡,自然有越級挑戰他人的底氣。

再則榮慧卿進入修行界還不久,初生牛犢不怕虎,她沒什麼可束手束腳的。況且張呂依不過是築基初期修為,又不是象孟林真那個變態,是高她兩級的金丹修士。元嬰之下,修士等級真正的差別在靈力上面。元嬰之上,修士之間的差別就在境界了,那才是一級一個坎,每一級都是天壤之別。

…現在一個築基初期對著練氣六層說天壤之別,還早了點。

榮慧卿一邊怕酪婪懦隼吹母髦址ㄊ醯一邊鑽空子,抽猛子,將張呂依逼得手忙腳亂。

張呂依本來就不擅格鬥,雖然修為高,可是在不能大量使用靈力,又不能殺死對方的情況下,她真心沒有多少優勢。

聚靈陣的運轉越來越快,張呂依的靈力噴涌而出,有控制不住的跡象,可是要認輸,她也沒那個臉。

張呂依一咬牙,將一瓶回靈丹都倒入嘴裡,幫助回復靈力。

榮慧卿眼見對方靈力衰竭,便騰身躍起,全身飛速旋轉,如同一把飛棱,身形快得在張呂依瞳孔里留下道道殘影。榮慧卿手裡的日月雙鉤便是飛棱尖尖的棱頭,旋轉著往張呂依那邊衝過去。

這是塗山王女的必殺招「和光同塵」。

榮慧卿抱著同歸於盡的決心,滿臉肅然,飛撲迂去。

張呂依剛吃下回靈丹,正是要運轉大小周天,將丹藥化為靈力的時候,沒想到榮慧卿不要命的沖了過來。

張呂依冷笑一聲」「找死」就要掏出自己的符籙撤出去。

一顆小石子悄然飛來,正好撕開榮慧卿的聚靈陣,同時打在張呂依的胳膊上。

張呂依一下子被定住了,眼睜睜看著榮慧卿紅著眼睛殺到,日鉤搭上她細長的頸項,月鉤直插她的左胸心臟處,洇紅的鮮血在她雪白的袍子上,如同開滿了一朵朵鮮艷的紅石榴。

張呂依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死在一個練氣期弟子手下的……………,

榮慧卿也不明白,張呂依為何不躲不讓,也不還手,只是獃獃地站在那裡,就好像等死一樣。

一擊得手,榮慧卿便飛快後退,躲到石洞一角。

她聽得清清楚楚,妖獸夜襲那天晚上給她指路,故意陷害她的小石子又來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