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34章欺師滅祖下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3日 09:15 [字數] 33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個太好解釋了。讓妖獸將你的洞府夷成平地,不過是你們欲蓋彌彰,免得別人懷疑到你頭上。再說了,你說那妖獸追著要殺你,可有人證?」孟林真輕搖摺扇,對著榮慧卿的方向點了點,很自然地顛倒黑白。

榮慧卿深吸一口氣。不能著急,不要被對方激怒,說多錯多就不好了。

好在她還是早有準備。那一晚,她被那凌空飛來的小石子引到了老門主的洞府,她就一直在為這一天準備著…

轉過身,榮慧卿沒有理會何新鮮和張呂依,看向尚護法,「尚護法,我有內情稟報。」緊接著又加了一句,「是關於龍虎山上的護山大陣的。」

「護山大陣怎麼啦?」

自從上次妖獸夜襲之後,榮慧卿就留心了龍虎山上護山大陣的情形,暗中問了幾個守陣的弟子,從中推算出護山大陣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尚護法,各位長老,請問你們就不奇怪,妖獸是如何能突破龍虎山的護山大陣,突然夜襲的嗎?」榮慧卿直起身,朗聲問道。

這也是各位龍虎門高階修士一直有些疑惑的地方。

龍虎山的護山大陣,是先祖留下來的,能擋元嬰以下的攻擊。妖獸夜襲的時候,最厲害的妖獸,也不過是相當於金丹期的修為,不可能靠蠻力突破護山大陣。

「也許,那妖獸是個陣法大師?」有個長老眼神閃爍著問道。

榮慧卿笑了笑,「那妖獸都還沒有修成人身,就說它能通陣法,我卻是不信。」說著,榮慧卿就將自己收集的證據從乾坤袋裡取出來,高舉在手上,道:「大家請看,這些是從龍虎山護山大陣的陣眼處尋來的。

這護山大陣,已經被人從內部破壞,所以才能讓妖獸趁著夜色,神不知,鬼不覺地突破陣法,來到龍虎門的內門處大肆殺戮1

在場的人都是一驚,就連孟林真都聽住了,眉頭微蹙,摺扇頓在手上,整個人如木雕一樣,一動不動起來。

「所以我認為,門主和各位長老,應該把精力放在抓這個破壞護山大陣的內賊身上,而不是異想天開,認為我一個練氣期的弟子,就能跟妖獸勾結,還能趁機害了老門主。」說著,榮慧卿兩手一攤,「說實話,我連老門主的面都沒有見過,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裡。請問這樣的我,何德何能,能夠做下這等大案子?」

尚護法本來就不信是榮慧卿做的,聽她說完便趕緊附和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咱們還是查一查,哪個膽大包天的王八羔子,敢吃裡扒外將我們龍虎門的護山大陣給弄壞了1

話音剛落,一個不起眼的男弟子從後面走上前來,低著頭對張呂依和各位長老、護法、堂主、行禮道:「啟稟門主,這位榮師妹,曾經向我和另外幾個主管護山大陣的弟子打聽過關於護山大陣的情況。」

榮慧卿輕輕鬆了一口氣:這個世上還是好人多的,跟著點點頭,「正是……」

那弟子沒有理會榮慧卿,接著說道:「…然後沒過多久妖獸就突破了護山大陣.殺入我龍虎門的後山1

榮慧卿面色遽變。剛才她還在慨嘆這個世上好人比壞人多,馬上就站出來一個人活生生打她的臉!

是,她是打聽過護山大陣的情形,不過那是在妖獸夜襲發生之後的事情,不是之前!

可是從這個人嘴裡說出來,別的都是真的,就把最關鍵的時間問題,悄悄往前挪了十幾天。

於是她就從事後調查者,變成了事前謀划者

這個贓栽的,真他奶奶的天衣無縫!

榮慧卿氣得面上漲得通紅,上前一步道:「這位師兄,你可不要亂說話。我明明是妖獸夜襲十幾天後才問你,你怎麼能信口雌黃,說是在那之前呢?——你知不知道,你這樣顛倒黑白,是會害死我的1

那弟子回過頭,對著榮慧卿作了一揖,又拿出一個袋子,放在榮慧卿面前的地上,低頭道:「榮……師妹,對不祝我不能昧著良心,收你的靈石。」說著又哭起來,「這些天我夜夜做噩夢,看見那些被妖獸殺死的同門師兄弟對我哭訴他們的冤屈。我實在受不了了,求門主成全1說著,又轉身跪到張呂依面前,拿刀往自己胸口一插,便倒地而死。

汩汩的鮮血從他胸口流出來,蜿蜒盤旋著,流到榮慧卿腳邊,然後繞著她站的地方,形成一個血環,將她圍在中央。

榮慧卿茫然無措地站在那裡,頭一次,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想起在永璋城葫蘆街外面的時候,她也是遇到這樣的情形,被大牛和百卉擠兌得百口莫辯,差一點以為自己就要送命了,是光明神殿的聖女突然出現,懲罰了胡說八道的人,同時救了自己一命可是這一次,榮慧卿下意識看了看門外的天空。

晴空萬里,沒有迦陵頻伽拉著的輕紗步輦在天空飄行

她的運氣,果然是在那一夜,就都用盡了嗎?

辰叔?辰叔呢?你在哪裡?

可是現在的情形不容她繼續想下去。

張呂依已經在門主的位置上沉聲問道:「榮慧卿,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尚護法的眉毛跳了跳,轉身對著張呂依拱手道:「門主,一面之詞,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此事究竟如何,因那位弟子已經自盡,真相已經不為人知。照我說,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我對榮慧卿的話更相信些,你們呢?」他看向場上的幾個金丹修士。

這些修士都緩緩點頭,「確實是各執一詞。那位弟子如若不死,還能有法子分辨誰在說真話,誰在說假話。可是他一死,這件事確實就變成無頭公案了。」

張呂依沒想到安排好的這場天衣無縫的戲,硬生生被幾個老頭子給扭了過來,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一隻玉白的手攥緊了拳頭,沉聲道:「那好,就算護山大陣不是她弄壞的,那她親自把妖獸引到我爹的洞府門前,是不能否認的吧?」

榮慧卿沒想到龍虎門的金丹修士居然願意站到她一邊,有些不相信自己的運氣,獃獃地站在那裡,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又一個弟子從後面走了上來,對場上眾人行禮道:「啟稟門主,妖獸夜襲的晚上,確實是榮慧卿親自領了妖獸到老門主的洞府前面。弟子親眼所見。」

尚護法一聽,連忙取出張定身符扔到那弟子身上,將他定住,同時大聲嚷嚷道:「他娘的沒完沒了是吧?這還一波又一波*—你們想要這小姑娘去死就直說,何必整出這麼多牛唇不對馬嘴的事兒,連我老尚都替你們捉急1

這是謹防這個弟子又和上一個一樣,來個當場自殺。

剛才他護了榮慧卿一次,這第二次能不能護住,他可不敢打包票了。

張呂依對尚護法倚老賣老的行徑十分氣憤,從門主交椅上唰地一聲站起來,厲聲道:「尚護法,請自重1然後用手指著榮慧卿道:「說我們耍手段侮蔑她,她配嗎?——就是您老剛才說的,她不過是個練氣期的小弟子,若不是因為看在她是龍虎門弟子的份上,我們哪裡需要這樣大費周折地展示各種證據?還不直接將她殺了算了?」

孟林真輕輕哼了一聲,從後面走了上來,對張呂依拱手道:「門主莫急。我來的時候,師父特意囑咐過,能幫的地方就要幫。至於這件事,我倒是有個法子,可以還原當時的情形。」

張呂依大喜。她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孟林真說這句話了,忙道:「請孟師兄施展手段,讓我們大開眼界。」

孟林真輕笑一聲,走到剛才被尚護法施了定身符的弟子身邊,問他道:「妖獸夜襲那天,你真的是親眼看見榮慧卿領著妖獸去你們老門主的洞府?」

那弟子被定身了,連點頭都不能,不由大急。

孟林真笑道:「忘了你被定身了。這樣吧。如果是,你就眨三下眼睛。」

那弟子忙眨了三下,然後就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再眨一下。

「好。你先閉上眼睛,回想當夜的情形,要從頭開始,每個細節都不要放過。」孟林真一邊說,一邊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拿出一面橢圓形的菱花鏡,鏡面不大,周身雕刻著古樸的藻葉紋,下面還有個紅木底座。就是一般閨閣裡面的梳妝鏡一樣的大校

孟林真摩索著這面鏡子,語氣里充滿憐惜和愛意,「此鏡名琅繯,以心頭血作引,可以往事重現。」說著,右手半舉琅繯寶鏡,左手伸出,寒光一閃,手掌里夾著一把薄如蟬翼的匕首,往那被定身的弟子胸口劃去。

匕首上沾了那弟子的心頭血,一滴滴滴到琅繯寶鏡的鏡面之上。

「庚申年,丁酉月,甲子日,辛亥時,妖獸夜襲龍虎門。——現出1孟林真雙手猛地高舉琅繯寶鏡,對準了門主正殿大廳正中間上方空曠的地方。!~!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