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27章表叔表嬸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31日 09:36 [字數] 37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更送到。下午的二更和三更會同時送到。三更求粉紅票埃昨天也是三更。大家不要忘了昨天晚上8點更新的那章。

雖然四周都是斷瓦殘垣,但是一對璧人依偎在那裡,月色下居然有幾分琴瑟和諧,莫不靜好的味道。

榮慧卿輕咳一聲,在寂靜的夜空里分外清晰。

羅辰緩緩轉過頭,看見一個纖細的身影站在不遠的暗處,背著月光,只能看見月色勾勒的輪廓。

榮慧卿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來到羅辰和張呂依面前。

「表叔,表嬸,讓你們擔心了。」榮慧卿笑盈盈地道,臉上有幾道被樹枝掛出來的血痕,襯的原來那道疤痕更加猙獰,身上穿著龍虎門初階弟子的衣服,也被刮破了幾道口子,還有些樹葉草根掛在她頭上和身上,有些狼狽。

張呂依聽見這聲「表嬸」,面上一紅,從地上站了起來,喃喃地道:「慧卿姑娘,你沒事就好……」

羅辰也跟著站起來,走到榮慧卿身邊,拉起她的手,將手指搭在她手腕的脈搏處把了把脈,「還好,沒有受傷。」說著,放下她的手,淡淡地道:「你表嬸不在這裡,沒事不要亂認表嬸。」

張呂依面頰上的紅暈霎時褪得乾乾淨淨,怔怔地看著羅辰俊朗剛毅的側臉·兩隻手緊緊握拳,往後退了一步,再退一步,慢慢融入夜色當中,然後就聽見黑暗中傳來壓抑的哭泣聲,和奔跑的腳步聲。

張呂依走了。

榮慧卿好奇地問道:「我真的有表嬸啊?那有沒有表弟表妹呢?」

羅辰沒有理她,回頭看了看她的洞府,道:「你這裡住不了了,跟我去我那裡住吧。」不容分說·拉起榮慧卿的手,一起回到他的洞府。

羅辰的洞府離榮慧卿的洞府不遠。卻不知為何,那妖獸只挑了榮慧卿的洞府,還有剛才那中年男子的洞府進行「拆遷」。

「你跑哪兒去了?」羅辰帶榮慧卿進了洞府,指著旁邊的一間屋子道:「那裡有一道溫泉,靈氣充溢,你先去泡一泡,順便洗個澡。我出去一趟,看看龍虎門上下怎樣了。」

榮慧卿點頭道:「你要小心些,我是想去洗個澡。」覺得身上汗浸浸的·將背上的包袱取下來,放在桌上。

肯肯從包袱里跳出來,不等榮慧卿發話,自己就先去了旁邊屋子裡的溫泉泡澡去了。

榮慧卿笑罵道:「這小東西就知道享受,做靈寵還要我伺候它。」然後又抱怨道:「表叔不過是新入門的弟子,龍虎門出了這樣的事,那些大小頭目首先難辭其咎,你去湊什麼熱鬧?」

羅辰眉頭微蹙,扶著椅子坐下來,「龍虎門的門主今天死在妖獸手下·我覺得這件事不簡單。」

榮慧卿一驚,「門主死了?不是說他在閉關嗎?到底是怎麼死的?」心裡的不安更是嚴重。

羅辰苦笑道:「運氣不好。結嬰的緊要關頭,被那妖獸一塊大石頭給砸死了。

榮慧卿往後退了一步·背靠在牆上,臉上血色褪得乾乾淨淨。

「你怎麼啦?」羅辰感覺到榮慧卿的異樣,回頭看向她問道。

這樣說來,這件事一定有貓膩。

榮慧卿定了定神,對羅辰從頭到尾說起今晚的事情,「你走了沒多久,那妖獸就直接摸到我的洞府前面。後來你也看到了,你的結界·我的陣法·都不是它的對手。我只好找了機會逃走,結果慌不擇路·被人引到了一處洞府附近。那裡靠近山崖,我就躲到了山上·卻看見那妖獸不再追我,反倒去跟那處洞府過不去。」

羅辰愣了,「怎麼會這樣?」

「然後,我看見那處洞府被妖獸掀了個底朝天,露出裡面的密室,還有裡面坐著的一個中年男子。最後一塊大石頭從天而降,將那男子直接砸死。」榮慧卿說完收聲,站在一旁看著羅辰,大氣都不敢出。

羅辰的眉頭皺得更緊。

榮慧卿等了半天,見羅辰還是不說話,忍不住問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龍虎門的護山大陣不會這麼容易被人攻破吧?那些尋山值日的弟子都哪裡去了?」

羅辰沉吟良久,起身往外走,一邊對榮慧卿囑咐道:「這件事確實有蹊蹺,我更要去看一看。你要小心,別把今晚的事說給別人聽。」

榮慧卿又不是傻子,也不是喜歡說八卦的人,當下連忙點頭,目送羅辰出了洞府。

榮慧卿在羅辰的洞府里走了一圈,四下看了看,越看越是撇嘴。——築基修士的洞府就是比她這個練氣弟子的洞府要好上一大截埃就連泡澡的溫泉都是有靈氣的,要不要這麼**啊

榮慧卿腹誹歸腹誹,該蹭便宜的時候,卻一點都不手軟,在門口設了個起障礙作用的陣法,自己便脫了衣裳,鑽到溫泉裡面去了。

溫泉的熱度比較高,有硫磺的氣味,還有汩汩的水泡不斷從底層涌肯肯趴在溫泉池邊,早就泡得昏昏欲睡。

榮慧卿將它拎起來,放到溫泉池子邊上,警告它道:「別亂抖水埃」

肯肯像是沒聽見一樣,條件反射得抖了抖,水珠濺了榮慧卿一臉。

榮慧卿一晚上緊張的心情都在此時因肯肯的舉動變得輕鬆下來。

肯肯半閉著眼睛,踉蹌著找到牆角的一個榻上,哧溜一聲爬了上去,倒頭便睡。

屋裡沒有別人了,榮慧卿也閉上眼睛將整個身子都浸入到溫泉底下,只把一個腦袋靠在池邊的小靠枕上。

身體舒服的時候,腦子就分外好使。

榮慧卿看著像是閉目養神,其實已經今晚的事情琢磨了幾個來回。

雖然龍虎門那邊的事情她還不清楚,可是就今晚的事情來看,妖獸闖入護山大陣,有九成的可能不是偶然的。她不敢說有十成的把握,也是因為她發現,在這個世間很多事情是不能用常理推斷的。

連神仙都出來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嗎?

只有你沒有想到的,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所以也許有一成的可能,是那妖獸真的是自己闖進來的。

榮慧卿自己對陣法精通,自然知道陣法不是萬能的,有很多種可能,能讓陣法失效。

設一個好的陣法非常不容易,可是要破壞一個陣法實在是太容易了。——如果你夠實力的話。

龍虎門正殿大廳之內,正中一把金色的交椅高高在上,是門主的位置一個素服少女端坐在交椅之上,面色沉痛,雙眼紅腫,是剛剛哭過的,正是門主的女兒張呂依。左右一溜雁翅,放著十多把紫色交椅坐著龍虎門的護法長老和執事,個個都虎著臉,滿臉陰霾。

大廳中間,被一路屏風分成兩邊,一邊放著龍虎門內門弟子的屍首個個都蒙著白布,躺在地上。

屏風的另一邊,放著這次被他們擊殺的妖獸的屍體。有些依然保持著妖獸的形態有些卻已經變回了妖修的真身。

妖獸和妖修不過一字的差別,代表的意義卻是千差萬別。

羅辰站在下面的築基弟子當中,瞧著眼前的情景,皺眉不語。

過了良久,站在張呂依身邊的盛以寧往前走了兩步,對大廳里的人抱拳道:「我龍虎門今日遭浩劫,不僅折損許多內門弟子,就連門主都不幸喪於妖修之手這個仇我們龍虎門一定是會報的1

坐在上首的尚護法不安的撓了撓頭,遲疑著道:「殺張門主的妖修已經被我們殺了,請問副門主還要找誰報仇去?」

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兇手已經伏誅,又牽扯到別人做什麼?

這個護法的潛台詞大家都聽得明明白白。有些不想惹事的人已經頻頻點頭。

盛以寧有些不滿,聲音抬高了些,目光似電,對著那尚護法瞪了一眼,就指著屏風一邊龍虎門內門弟子的屍首道:「就算門主的大仇已報,可是這些弟子呢?不能因為他們是低階弟子,我們就不管不顧吧?我們龍虎門在大楚國數百年,不是有了這許多精英弟子,怎能有現在這樣地位?——各位護法長老不是要過河拆橋吧?豈不是寒了我龍虎門上下數千弟子的心1

盛以寧這一次的帽子扣得太大,一時座上的護法長老執事們有話都說不出口。

過了半晌,底下有人哼了一聲,「龍虎門的門主今日折損了,咱們是不是應該再選個門主出來?」明顯是對坐在門主位置上的張呂依不滿。

龍虎門的門主位置並不是世襲的。要坐上那個位置,是要靠本事,就算你爹是門主,也不是說這個門主的位置就想當然是你的。

不過張門主這一系,也有前後三代都坐上了門主的位置,跟世襲也差不多了。

張呂依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做不上門主,一時忘了悲戚,看向剛才說話的方向,沉聲道:「你想怎麼選?難道讓本門中人再次自相殘殺?1

本來如果張門主成功結嬰,他就會退下來,如同朵家老祖一樣,做高高在上的太上長老,同時可以扶持自己的女兒做門主。有元嬰修士撐腰,張呂依的門主地位才坐得穩。

現在張門主提前壽終正寢,張呂依不過是築基修士,要做門主就有些不夠份量了。

大廳里一時議論紛紛,雜音四起。

張呂依見狀,給自己的跟班車愛爽使了個眼色。

車愛爽會意,嗤笑一聲,道:「外門死了上千弟子,內門也是死傷慘重,大家不去徹查整件事,卻在這裡討論門主的歸屬,真是羞也不羞1

一更送到。今天的二更和三更會同時放出。大家別忘了看。三更求粉。ok∩一∩ko

感謝zhsmo1昨天打賞的小惡魔。感謝wnrayanu昨天打賞的平安符和小惡魔。感謝靜夜重生昨天打賞的小惡魔。感謝登燈昨天打賞的平安符。ok∩一∩ko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