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75章分手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14日 08:44 [字數] 34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慧卿剛才生死一線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現在看見小花彎腰捶背的樣子,榮慧卿頓時覺得小花才是最勞苦功高的大功臣啊啊啊!瞧這小模樣,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鞠躬盡瘁……

榮慧卿伸出手掌,笑著輕拍小花毛茸茸的後背,順手抓了抓那些柔軟淡黃手感不一般的絨毛,道:「別急,慢慢說,到底聽見些什麼了不起的牆根?」

小花長長地出一口氣,直起腰來,開始吱吱比劃,同時在窗台上跳來跳去,一人分飾五角,將司安、朴宮贏、魏楠心、大牛和百卉各自的情態話語模仿得惟妙-惟肖。

雖然此事關係到榮慧卿的生死大事,可是小花如此別出心裁的演繹還是讓榮慧卿笑彎了腰。

霎時間讓她覺得,危險沒什麼可怕的。來一個,破一個。來兩個,破一雙而已。

小花敘述完整個過程,已經累得站都站不起來,只得坐到窗台上,兩條小短腿擱在窗戶外面一甩一甩,兩隻小爪子撐在身後,閉目享受窗外的涼風習習。

榮慧卿起身給它倒了一杯涼水,放在窗台上,讓它歇夠了好喝。

然後一個人皺眉苦思應對之策。

小花喝了水,從窗台上溜下來,來到榮慧卿身邊,一縱一縱地爬到榮慧卿的膝蓋上,歪著腦袋看向她,問道:「你打算怎麼辦?依我說,咱們還是離開永璋城吧。天大地大,何必在一棵樹上弔死呢·是不是?」

榮慧卿一本正經地跟小花討論自己的前途問題,「不是我不想走,而是我不能一走了之。葫蘆街的妖修幫了我,就要付出家毀人亡的代價,這種事,我做不出來,也看不下去。如果好心人都有這樣的下場,這個世間成什麼樣子了?—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苟且偷生也就罷了,可是要踩著別人的屍骨血肉往上爬·是要天打雷劈遭報應的1

小花眨了眨眼睛,突然道:「如果不會遭報應呢?殺人放火金腰帶,造橋鋪路無屍海越是好心,越是無辜的人,死得越早。越是黑心狠毒,最後往上爬的可能性就越大。榮姑娘」

榮慧卿撫了撫小花柔軟的頭頂,正色打斷它的話:「如果天不報應,我來給他們報應*—我就不信了,這個世上,真的會是非顛倒·黑白不分1

小花打了個寒戰,眼裡的憂色愈加濃厚。

榮慧卿笑著安撫它:「你放心,我不會強出頭。我會考慮到自己的實力,在能力許可的條件下,為自己討回公道,也為那些無辜的人討回公道。以後你也別叫我榮姑娘了,怪生分的。你就叫我慧卿吧。」

小花重重地點頭,眉開眼笑,「慧卿,咱倆最好了。」恨不得要跟她立下「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變」的誓言。

不過榮慧卿的下一句話又讓小花快哭了·「現下最要緊的,是如何幫助葫蘆街的妖修對付那幾個人界修士。

對付?憑什麼?

司安的修為就不說了。朴宮贏是金丹後期大圓滿。魏楠心是金丹初期。朵家老祖是元嬰初期。還有他們的手下,真是築基滿地走·練氣多如狗。

而他們這邊呢,只有卯光是金丹後期大圓滿,對了,那位塗山王女{,如果小花沒有記錯,也是金丹後期大圓滿。因為九尾狐族戰鬥力強悍,{曾經越級殺過一個元嬰初期的妖修,算是跟朵家老祖勢均力敵。而別的妖修·小花最清楚·他們的修為最多也就是築基,而且大部分不喜歡跟人爭鬥·只對自己的修行如痴如狂。

榮姑娘慧卿閣下,您不過才練氣二級挨要不要這麼逆天的挑戰各種人界精英啊啊啊?!

小花在心底里內牛滿面。果然跟著正義感爆棚的人混,很容易隨時會掛啊啊啊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個正義感爆棚的人,是絕對不會出賣自己,拿自己當墊腳石的。

這樣說來,自己還是賺了。萬年前那位人界女修果然說得很對,要跟對主人,最重要是要看人品礙…修為神馬的就是浮雲礙因為來自最親近的人的刀子才是最致命的礙

榮慧卿還沒有那麼深的修為,當然聽不見小花的各種心聲。

她在皺眉苦思,如何能發揮自己的優勢,幫助葫蘆街的妖修。

就目前來看,她並沒有實力跟別人對扛。她雖然精通陣法,可是陣法多在守勢。就算她能幫葫蘆街守住現在的局勢,如果對方執意擴大事態,要將此事升級到人界和妖修萬年前簽訂的同盟協議上,他們守得越久,就只能讓局勢越惡化。

想來想去,榮慧卿只有一個決定,就是主動出去找司安和朴宮贏,向他們投降,這樣總比落在魏楠心和朵家老祖手裡要強,還能立即解除葫蘆街眾妖修的危機。

從小花剛才的敘述來司安和朴宮贏還是有腦子的人,特別是朴宮贏,居然一下就看穿了百卉不可告人的險惡用心。這兩人的級別和修為都比魏楠心與朵家老祖強,如果自己跟他們講道理,他們應該還是會聽的吧?

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就不是魔界妖人,這一點是板上釘釘的,他們絕對無法捏造事實。

當然,榮慧卿心裡也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問自己,「如果他們也捏造事實怎麼辦?如果自己看錯了人,又怎麼辦?」

能怎麼辦?這種情況不是不可能的。

榮慧卿想了想,將小花抱起來放到桌子上,自己站起來走到自己放包袱的床邊,從裡面掏出乾坤袋,打開找了找。

她記得有個妖修送她一些帝女桑的乾花瓣和樹葉。黃色的花瓣,青色的花萼,紅色的葉子,非常漂亮。

那妖修說過,吃了帝女桑的花瓣,三日必死,而且死得無聲無息,很是安祥。一般都是妖修們受了重傷,難以醫治的時候,用來自裁的。如果三日之內她還能保有人身自由,到時候再吃帝女桑的解藥,便是帝女桑的葉子,就沒有關係了。

小花蹦跳著跑過來,「你在幹什麼?」

榮慧卿已經將帝女桑的乾花瓣扔到嘴裡,隨便嚼了嚼,就咽了下小花看清楚榮慧卿在做什麼,大驚失色,忍不住對榮慧卿用了個定身的法術,然後爬到床上的包袱旁邊,將帝女桑的葉子從榮慧卿的乾坤袋裡找出來,死活塞到榮慧卿嘴裡。

榮慧卿動彈不得,對小花怒目而視,可是還是強不過小花,被它逼著吃了解藥。

解藥一吃,榮慧卿就能動彈了,彎著腰大咳,想要把解藥吐出來。

小花想了想,還是不放心,將榮慧卿乾坤袋裡面的帝女桑的乾花瓣和葉子都搜走,不想給她再做傻事的機會。

榮慧卿癱坐在地上,有些責怪地看向小花,長長地嘆息道:「……你這不是在救我,你這是在害我…」

小花愣了,定定地看了榮慧卿半晌,兩隻大眼睛里閃亮的淚珠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滿心委屈,終於忍不住,四腳著地,飛快地奔跑著,爬向窗檯,往窗戶外面奔去。

等小花的身影看不見了,榮慧卿才收起臉上的責怪之意。——不如此,小花也要跟著她去送死,何必呢?何苦呢?

至於小花說得「認主」之事,榮慧卿仔細想過,以小花的本事,應該不至於被一個「認主」束縛。肯定是它想認,就認。它不想認,就是天王老子來了,它也不會認的……

呆坐半晌,榮慧卿從地上站起來,重新梳了頭,改成同畫像上一樣的髮型,然後將自己的三片龜甲,和包袱里的蓍草都放進自己的乾坤袋。

那乾坤袋被胖大娘專門煉製過。如果她死了,無人能再能打開這個乾坤袋。你可以毀了這個袋子,但是你永遠打不開它。

背上包袱,榮慧卿默默地一人下樓結帳,然後離開悅來客棧,往葫蘆街的入口處那邊走過去。

司安和朴宮贏先一步來到那裡。

因是妖修們平日進出的隱秘地方,本來沒有許多人知曉。

但是今天早上那一通大鬧,永璋城的很多普通人都知道了這個地方不同凡響,一時都動起了腦筋。

到下午的時候,這裡已經成了一個熱鬧的集市。

賣小吃的,耍雜耍的,還有準備過來佔地修房子開店的,比比皆司安和朴宮贏站在那裡,一臉苦笑地看著這個轉眼間就繁榮起來的小巷子,無可奈何地搖搖頭。

榮慧卿來到這裡,也是大吃一驚。

這樣一來,妖修們還會以這裡為進出的地方嗎?——肯定不會。

她知道,葫蘆街的出口是可以變飫鋝恍辛耍會直接廢棄,找另外一個出口。

如果她沒有記錯,另一個出口,就在離這裡不遠的另一個偏僻巷子里。

榮慧卿轉身就走。如果來得及,她還可以跟葫蘆街的妖修叮囑幾句,以免他們太過熱血,去做出飛蛾撲火的事。

榮慧卿剛來到葫蘆街新的出口處,司安和朴宮贏也隨後跟來。

榮慧卿大驚,不知道這兩人怎麼會知道這個隱秘的地方。

一更送到。下午還有二更。感謝大家的粉紅票和推薦票。下午再答謝昨天打賞的各位妹紙。!~!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