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記

補天記

第1章落神坡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4:54 [字數] 59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落神坡本是大楚國西部邊陲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莊,背靠落神山,面臨綠水河,窩在山水環繞的一塊山間平地里。村裡住著一百來戶人家,都是前朝戰亂之後,從東部內地逃來避亂的。

如今大楚國初定,天下太平,落神坡的日子也越發安定富足。

榮慧卿背著小背簍,說說笑笑跟著一群村裡的小夥伴從落神山上下來。背簍裡面裝滿了在山上採的山貨,撿的野果,懷裡還抱著一隻剛剛在山上撿到的花栗鼠。它當時被捕獸夾傷,小小圓胖的身子拖著一個大大的捕獸夾,一步一挪地爬到榮慧卿腳下,睜著黑漆漆的雙目,求援似地看著她。榮慧卿看著就心軟,不顧同伴的阻撓,將這隻花栗鼠從捕獸夾上救了下來。

大牛看著榮慧卿懷裡的花栗鼠,笑著道:「這隻花栗鼠倒是太瘦了,大概只能燉一小鍋湯。」

榮慧卿莞爾一笑,剛要說話,卻感覺到自己懷裡的花栗鼠似乎瑟縮兩下,一雙小爪子一下子緊緊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居然像在討饒。

「我想養著它。燉湯倒是用不著。」榮慧卿挑了挑眉,沒有說什麼,伸手輕輕拍拍懷裡的花栗鼠。

花栗鼠終於平靜下來,小爪子放開榮慧卿胸口的衣襟,還輕輕撫了兩下,似乎在諂媚……

榮慧卿不動聲色地跟眾人走到村口。

落神坡村口的大榕樹下面,村裡年歲最老的白鬍子祥叔又坐在榕樹底下,唾沫橫飛地跟面前的一堆孩子講古。

「……仙人啊,他們會騰雲駕霧,餐風飲露。有時候只要看你一眼,你就死得不能再死了。所以千萬不要惹著仙人。」

「祥叔騙人。我爹說,這個世上沒有仙人。」一個流著鼻涕的小孩子反駁。

祥叔瞪了他一眼,「怎麼沒有?離這裡一百多里的朵鈴山莊,那裡就有很多仙人。」

那個流鼻涕的小孩子握著小拳頭,大聲道:「我爹說,那個朵鈴山莊不是仙人,他們是……」

祥叔猛然打斷那小孩子的話,沖他額頭拍了一掌,怒道:「二傻,你爹懂什麼?——你是二傻,你爹是大傻1

「你才是大傻1那個叫二傻的孩子憤而向榕樹下的祥叔扔出一個土疙瘩,忘了剛才自己說的話。

「打祥叔咯!打祥叔咯1一群孩子跟著往祥叔身上扔石塊和土疙瘩。

祥叔只好落荒而逃,跌跌撞撞地回自己家裡奔過去。

……

大牛撇了撇嘴,「擺龍門陣擺了幾十年了,也不膩味。每天被村裡的孩子追打,他倒也有臉。「

榮慧卿笑了笑,「說不定祥叔也是跟人逗趣而已。每天閑著也是閑著,他也要打發日子埃」

大牛抿緊唇,轉頭看著榮慧卿。

榮慧卿雖然只有八九歲,可是身子高挑,看上去有十二三歲的樣子。她的長相只是清秀,但是言行舉止跟村裡別的姑娘們大不一樣。她這個長相,在別的地兒也許普普通通,可是在這落神坡,她就是不折不扣的一朵花,一群半大小子看見她就臉紅。

同樣是一襲青色土布棉襖,襟邊上就愣是比別人家姑娘穿的多了一些彎彎繞繞的繡花。穿在她身上,馬上就和別人不一樣。

大牛今年已經十五了,他娘張羅著要給他娶親,他只看中榮慧卿。

可是大牛他爹已經放了話,讓他死了這條心。說榮家那老頭兒,是不會願意把唯一的孫女嫁到他們家。再說,榮慧卿比他小七歲,就算榮老頭答應,也不會讓榮慧卿現在就嫁過來。大牛等不起,他們家也養不起童養媳。

大牛不甘心,今天想找榮慧卿親自問個明白。

「慧卿,我娘……我娘……要給我找媳婦了。」大牛吞吞吐吐地道。

榮慧卿抬起頭,用手捋了一下被山風吹散的額發,笑著道:「恭喜大牛哥了。以後有了大牛嫂,大牛哥家裡就更熱鬧了。」

大牛看著榮慧卿靈動的黑眸,覺得胸口被什麼東西漲得滿滿的,有些酸,又有些甜,再也說不出話來。

說話間,他們已經到了榮慧卿家門口。

榮慧卿的家跟這村子里別的屋子沒有什麼不同。院牆圍著一個大大的場院,裡面三間正房,兩邊還有廂房,都是木頭搭的,糊著黃泥,屋頂上蓋著茅草。後面是一排更低矮的小屋子,養著豬和雞鴨。

榮慧卿推開自己家的院門,笑著跟大牛客套,「大牛哥,要不要進去喝杯薄荷水?」

落神坡是偏僻的小山村,除了靠山吃山,沒有別的東西。山上沒有茶樹,他們也不喝茶,最多用一種薄荷葉子泡水喝。喝了口舌生津,唇齒留香。

大牛卻忙忙地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說著,逃也似地離開榮家的大門口,似乎那裡有吃人的猛獸一樣,在裡面張大嘴等著吞噬他們。

榮慧卿笑著搖搖頭,走到自家院子裡面,順手關上門。

外面幾個偷偷躲在牆角的半大小子追上大牛,問道:「大牛哥,你怎麼不進去?」

大牛沒好氣地道:「那個院子誰能進得去?你們以前不是試過的?」

一個小子訕訕地撓了撓後腦勺,「大牛哥,我那次是晚上,黑咕隆咚的,興許沒有看清楚……」

「沒有看清楚?——你明明說一進到裡面,就像進了黑天地獄,到處陰風嚎嚎,還有惡鬼要吃你。你在裡面哭了一晚上,可是第二天,你爹是在榮家外面院牆的牆根底下發現你的。你丫根本是睡著了在做夢吧?」另一個半大小子一臉不屑,「膽小鬼1

被罵的孩子卻是煞白了臉,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垂頭喪氣地低頭,一隻腳在地上蹭來蹭去。

大牛半晌沒有說話,最後才道:「也不怪他。榮家那院子,確實有些古怪,一般人晚上真的是進不去。」

「可是榮大娘、榮大爺,還有榮老爺子都很好,前兒還給我一塊糖吃。」一個年紀小一些的小子咽了口口水,「真好吃。比過年的時候家裡做的麥芽糖好吃多了。」

「就知道吃1大牛曲起手指頭,在那小子頭上敲了一下,轉身的時候,回頭忍不住張望一眼榮家的小院子,真的跟別的院子沒有什麼差別,可是就是看上去不一樣,就跟榮慧卿這個人一樣……

破天荒頭一次,大牛心裡升起一股道不清,說不明的情緒。

……

榮慧卿回到自己家的院子,伸手關上院門,揚聲叫道:「爺爺!爹!娘*—我回來了1

從正房裡面走出個身材中等的男人,面目平庸普通,臉上的笑容卻是十分真摯寬厚,「慧卿回來了。累了吧?家裡的東西夠吃,你不要再上山去采山貨了。大冬天的,小心凍得手上長凍瘡。」嘮嘮叨叨地說著,從榮慧卿背上取下沉甸甸的背簍拎在手裡。

榮慧卿一手抱著花栗鼠,一手挽住那男人的胳膊,笑嘻嘻地道:「爹,我上山是去玩兒的,不累。天天關在家裡面,憋也憋死了。」說著,將懷裡的花栗鼠托起來給那男人看,「爹你看,我救了一隻花栗鼠,是不是很可愛?我給它取名叫小花。」

榮慧卿掌上的花栗鼠幾不可見的抖了一抖。

那男人眼裡的精光一閃而逝,沒有錯過花栗鼠的這絲顫抖。

「不錯,你從小也沒有什麼玩物。這個小東西,倒是挺伶俐的,你就養著玩吧。」說著,那男人伸手摸了摸花栗鼠背上光滑的絨毛。

花栗鼠似乎被這一摸驚到了,在榮慧卿手掌之上僵硬了一瞬,就直挺挺倒了下去,似乎是暈了。

「爹*—您做什麼嚇唬小花1榮慧卿大發嬌嗔,推開那男人的胳膊。

那男人呵呵地笑,帶著榮慧卿進到屋裡。

一個身穿同樣青色土布棉襖的女子走過來,慈愛地摟著榮慧卿的肩膀,笑道:「又跟你爹生氣了?」

榮慧卿托著仍然是僵硬一片,直愣愣躺著的小花栗鼠,嘰嘰喳喳向娘親告狀。

那女子似笑非笑地斜睨了男人一眼,嗔道:「你爹既然又捉弄我們慧卿,就罰你爹今兒給我們做飯。」

榮慧卿的臉立時耷拉下來,「不要藹—爹做的飯菜哪裡能吃1

那女子掩袖而笑,看得那男子兩眼發直。

榮慧卿看見爹娘交纏在一起的視線,抿嘴一笑,抱著小花栗鼠往自己屋裡去了。

在自己屋門口回頭的時候,榮慧卿還能夠看見自己爹爹專註地看著娘親,心裡眼裡只有一個她。再看看她娘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村婦人,臉上還有一塊黑黑的刀疤,從左眼下面橫貫到下頜,差一點,就能割斷脖子。

這樣的娘親,實在算不上美女。

可是在爹爹眼裡,天上地下的美女加起來,都沒有她娘親一個人好看。

這種相濡以沫的感情,才是真正的夫妻之情吧。

榮慧卿心裡暖融融的,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嘴角都帶著笑容。

榮慧卿的爺爺榮老爺子吃著熱騰騰的山珍松菌鮮蘑鍋子,大塊朵頤之餘,不忘對榮慧卿道:「再過幾天就要過年了,暫時不要上山。等過了年之後再上山也不遲。」

榮慧卿嘟起嘴,想要抱怨兩句。

榮老爺子又指著趴在榮慧卿膝蓋上的花栗鼠,道:「你就在家裡照顧這個小東西吧。它傷了腿,要好好養一養。不然以後被黃鼠狼拖走了,它就虧大發了。」

花栗鼠本來正兩眼放光看著榮慧卿碗里的山雞湯,聞言眼前一黑,就從榮慧卿膝蓋上倒栽下去。

榮慧卿的爹和娘相視一笑。沒過多會兒,兩人臉上的笑容又淡了下來,不約而同嘆口氣,低頭吃飯。

榮慧卿早習慣他們時不時的抽瘋,也不在意,從地上將花栗鼠抱起來,放回自己屋裡去。

趁榮慧卿不在,榮老爺子感慨地道:「我們慧卿雖然沒有靈根,不能修真,可是她的腦子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孩子。舉凡算經、易術和陣法,只要教一遍,就不用再說第二遍。舉一反三是常事,經常還能給我出些算題做做。——這樣聰明的孩子,老天怎麼就忍心不給她靈根呢?」

榮慧卿的娘忙低頭拭淚,哽咽著道:「爹,都是我不好。當時不該……」

榮慧卿的爹急了,安慰榮慧卿的娘親,道:「娘子,這不關你的事。再說,沒有靈根更好,不用去跟那些人斗得烏眼雞似的。咱們慧卿以後不管是做煉丹師,還是做陣法師,都是各大派搶著要的座上客。——那些修真之人,只配給她做隨從保鏢1

榮慧卿從自己屋子出來,聽見這番話,知道家裡的三個長輩又在給她的前途做打算,都是聽得耳朵起繭子的話,難為她娘還是一說就哭,就跟村口榕樹下經常講古的祥叔一樣樂此不疲……

「爹、娘,爺爺,你們不要說了。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為什麼要想那些虛無縹緲的事呢?——我不想修真,也不想做煉丹師,更不想做陣法師。我只想跟你們在一起,快快活活過一輩子。」榮慧卿笑著坐下吃飯。

榮慧卿的爺爺取出一根煙管,吧唧吧唧地吸了幾口,道:「這裡的日子是不錯。可是我和你爹、你娘,都比你老。等我們去世了,你一個人要怎麼辦呢?還是學點東西,以後找個好人家嫁了。生兒育女,才是你這樣女孩子要做的事。」

榮慧卿像無數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一樣嬌嗔:「我才不要嫁人*—就算要嫁,我也要帶著爺爺、爹和娘一起嫁1說得屋裡的人都哈哈笑起來。

剛才的沉鬱一掃而空。

吃完晚飯,榮大娘去收拾碗筷,榮大爺拿了篾片過來編竹簍。

榮老爺子卻坐在八仙桌前,就著一盞油燈,出算術題給榮慧卿做。

「今有物,不知其數,三三數之,剩二,五五數之,剩三,七七數之,剩二,問物幾何?」

榮慧卿連演算都不用,一邊逗著自己膝蓋上露出小肚皮讓她抓癢的花栗鼠,一邊笑著道:「這個簡單,是二十三。」

榮老爺子讚賞地笑了笑,又問道:「今有雉兔同籠,上有三十五頭,下有九十四足,問雉、兔各幾何?」

榮慧卿一怔。——雞兔同籠問題啊,好久遠,想不到在這裡也能遇上……

看見榮慧卿好像被難住了,榮老爺子哈哈大笑,「慧卿,也有你不會做的題?1

榮慧卿回過神,挑了挑眉,笑道:「這有何難?——有兔十二隻,雞二十三隻。」

榮老爺子被嗆得大聲咳嗽起來,將手裡的《算經》扔到一邊,道:「換一個*—我上次教你的易術,你說給我聽。」

榮慧卿偏頭想了想,道:「易之一道,傳承自上古聖人。聖人所言,稱『易經』。經之解讀,稱『易傳』。傳zhuan之傳chuan承,稱『易學』。古之聖賢,本用『易』占筮,卜卦吉凶。易有八卦,每卦有六爻。卦下有辭,為解敘。傳言卦像為伏羲所創,周王作卦辭,後來演變為六十四卦,成為大演之術的根基。」

榮老爺子閉目不語,只是微微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等榮慧卿說完了,榮老爺子才道:「我傳你易術,是為了陣法之道。能弄懂易之一道,天下所有陣法在你眼中都不值一提。無非就是『易生有兩極,兩極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但是,善易者不卜,所以卜卦之道,乃是末節,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占筮。」

頓了頓,榮老爺子別開眼,往院子里掃了一眼,若無其事地道:「陣法其實也是細枝末節。外面的人都奉陣法師為座上客,其實在我眼裡,還不如煉丹師管用。」

榮慧卿趴在桌上咯咯地笑,「爺爺,我不過是小時候把院子里您設的陣法略微變了變,將生門轉做死門,死門轉做生門而已。——您就怨念到現在。」

榮老爺子有些惱羞成怒,瞪著眼睛道:「你還好意思笑*—院子的陣法……陣法能隨便改嗎?!差點將村裡的小虎困死。若是鬧出人命,我們還想好好待在這裡?」

榮慧卿收了笑容,攤了攤手,道:「……我也不知道會出這樣的事。但是如果來的人不是村子里的小孩子,而是外面的壞人,就算困死他們,還不是他們活該1

榮大爺聽見祖孫倆爭執起來,就咳嗽一聲,編好一個竹簍,放起來,又抱了一堆篾片過來,開始繼續編竹簍。

榮大娘端了一杯薄荷水過來。

榮大爺就著榮大娘的手喝下去,伸手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對榮大娘道:「坐下吧。你忙了一晚上了。」

榮大娘笑著坐下,扭頭勸榮老爺子,「爹,慧卿那時候才五歲,隨手改陣法,不過是頑皮而已。小虎不是沒事了嗎?村子里都是厚道人,他們不會想到別處去的。」

榮大爺低著頭,手裡熟練地繞著篾片,道:「爹,娘子說得有道理。您既然想讓慧卿平平安安過一輩子,就不要教她這些東西了。——女孩子家,學那麼多東西做什麼?她又不能……還是跟村子里的小姑娘一樣就好了。」

榮老爺子卻有些不甘心地嘆口氣,搖頭道:「院子里的陣法,就算是修真之人,不到一定的境界,也是進不來的。可是,我最近總是提心弔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榮大爺心裡一驚,手指間的篾片在手掌上劃過,幾滴鮮血滴在篾片上,形成一個卦像一樣的符號。

**************************

開新坑了。求收藏,求推薦票,求點擊。新書期間,推薦票600加更一次,打賞和氏璧以上加更,粉絲升堂主以上加更。↖^ω^↗

(快捷鍵:←)補天記 目錄 補天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補天記 第2章暗夜來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補天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