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63章在床上安慰她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2日 06:38 [字數] 85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也不怪沈若蘭。

因為她對這件事一點也不了解,會說錯話,那也正常。

如今,他只擔心她的安危,暗暗發誓,絕對不能使她受傷或被殺,他要保護她,使她毫髮無傷。不然,自己一生都會歉疚。

他已將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

幸好兩個假警察也沒有留意躺在病床上的他,否則,立刻會開戰了。

他們來到這裡,首先是要將王小兵帶回南夏市,如果這一點做不到,那就將他幹掉,也算完成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

是以,要是他們見到王小兵還會眨眼,肯定要出手的。

王小兵隱約見到兩個假警察身形頗為魁梧,一看便知是那種非常能打的殺手。

因此,他更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在他們要動手對付沈若蘭之前,就出手制止他們,縱使不殺他們,也必然要打到他們撲街,然後將他們交給小樹林派出所的民警。

就在他要出手之際,便聽到沈若蘭有條不紊道:「你們這麼凶幹嘛呢?」

「哼,那是你不尊重我們在先1鴨公聲男狠狠道。

「我怎麼不尊重你們了呢?我在這裡監守他,那是由於他還沒有交醫藥費,而他的家人又不想交錢,我們醫院派我來這裡,就是為了防止他的家人偷偷來看他一眼就走而不付醫藥費,你們聽明白了嗎?」沈若蘭可能也感受到對方的威嚇了,不過,並沒有害怕,反而氣咻咻道。

聞言,王小兵心裡笑了。

「哦,我們還以為他會好起來。」鴨公聲男子話音里的殺氣減弱了。

「你們政府會幫他付一部分的醫藥費吧?」沈若蘭越來越鎮定了,可以從她自信的話音里聽出來。

「這個我們不清楚。」鴨公聲男子道。

隨後,雙方又交談了幾句,兩個假警察便出去了。至此,王小兵鬆了一口氣。

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王小兵終於睜開了眼睛,正好與望過來的沈若蘭四目交投,見她輕輕地撫著酥胸,一副猶有餘悸的樣子。

「做得不錯1他贊道。

「嚇死我了,剛才,那個人好像要動手。」她長長??長長吁了一口氣,道。

「我也以為是,但好在你回答得好,他沒有聽出什麼破綻,只好放棄殺人的念頭了。」王小兵握住她的玉手,笑道。

「嗯,我好怕呢」她撒嬌道。

「別怕,來,我給你溫暖。」說著,便抱她上了床。

隨即,以最嫻熟的手法脫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將她白嫩而極富彈性的身子壓在了下面,分開她兩腿,屁股一撅,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還痛呢」她嬌聲道。

「老婆,我會輕些的,包你滿意。」他便用心地耕耘起來。

起先,他確實是輕進輕出,不過,由於小弟弟具有睿頻的功能,干著干著,便自動提速了,變成了重進重出。

她嬌軀亂顫,春音飄飄。

剎那間,這間重症監護室里春色濃濃,極為誘人。

數波強攻過後,她身子已軟成了一灘爛泥,胸前兩座堅挺而雪白的高峰急劇起伏,震蕩出一圈又一圈可以亮瞎鈦合金眼的波浪,使人百看不厭。

因為她下面已紅腫了,所以在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之後,便結束了激情大戰。

「你穿護士服真美。」他吻著她嬌軀,由衷道。

「嗯,明明說要輕些,但你還是那麼大力,嗯,又把人家弄暈了三次。」她輕揮玉手拍打他寬厚的脊背,呵著熱氣,嬌聲道。

「哈哈,老婆,你太吸引人了,我忍不住就大力了。」他攀登她的雪山,津津有味道。

「咯咯,那你也要輕些嘛」她歡喜道。

看著她濕亂的秀髮與紅暈亂舞的俏臉,他覺得她此時更有女人味。

「以後會輕些的,老婆,你待會回家嗎?」他將她汗津津的身子緊摟進懷裡,吻著她的紅唇,問道。

「嗯,人家下面痛呢,可能走不了路啦。」她美眸半眯,膩聲道。

「那我倆就睡在這裡吧。」他笑道。

其實,那張病床不大,勉勉強強能睡兩個人,如果睡覺時會亂動的,估計要掉到床下去。

做了激烈的體育運動,沈若蘭在興奮過後感到了疲勞,於是,在他的愛撫之下,不知不覺間便進入了夢鄉。

哄她入睡之後,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有滋有味地抽著。

在剛做完運動抽支煙,那非常愜意。

看著煙氣裊裊上升,王小兵耳邊似乎還迴響著剛才兩個假警察的話語。

心裡慶幸沈若蘭還算機智,把對方給騙過了,不然,估計這裡至少要出一兩條人命,那自己的計劃就落空了。

如今,他倒擔心那兩個假警察又突然回來。

要是他們見到自己與沈若蘭裸著身子睡在一起,便什麼都會明白的了。

是以,王小兵想叫沈若蘭先回家,可是她下面痛,可能真的不方便走路了,也只好讓她在這裡睡一覺。

只要兩個假警察把假消息帶回去,那自己的計劃就成功了。

至於能不能查出霍少東的下落,那還是未知數,但對方一定會放鬆些警惕的。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自己多調查一下,估計能把綁架案查個水落石出。不過,縱使查到霍少東平安沒事,也還奈何不了他。

因為那廝可以找很多理由來解釋的。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小兵背的黑鍋會摘掉。

抽完一支香煙之後,他便進入玉墜里幹活,每晚花大量的時間來煉化吸收「強贍藥力。

他估計在一段時間內,自己假死亡的事不會穿幫。

但久了,終究會露出馬腳。

是以,得抓緊時間去調查霍少東的事情。

同時,還要千方百計去獲得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這是他自救的一種方法,要是連第一位天使的處女之身也得不到,那後面的找不找都無所謂了。

至於要怎麼得到曹茹詩的身子,他還沒有具體的計劃。

因為曹茹詩有自閉症,不能用平常的那些泡妞手段去泡她,得用特別的方法。

上次,差點得手,可惜劉姐在關鍵時刻回來了,搞到竹籃打水一場空,回想起來,還有三分的遺憾。

畢竟機會不是經常有的。

以後,還想遇到那種好機會,恐怕只可遇不可求。

他覺得還是要先征服劉姐才行,只要得到了她的允許,就能更加好地接近曹茹詩,而機會也會多些。

想到有機會跟她們母女三人都有一腿,他感到頗為自豪。

畢竟,她們都是豪門的女人。

由此也可知,不論是小家碧玉,還是豪門千金,只要用的泡妞方法正確,那一樣可得手的。

不知不覺間,便在玉墜里呆了七個多鐘頭,彼時,已快是凌晨四點了。

因為白天還要去尋張芷姍,所以便出來休息。

一覺睡到天亮。

沈若蘭在早上六點半就起床了。

她去買了早餐回來,與他一起溫馨地分享食品。到了上班時間,她自去忙了,而王小兵則打了個電話給洪東妹,讓她來接自己。

洪東妹接到他的電話,雖還困,但也開車來接他。她也有事要跟他商量。

回到夜城卡拉ok廳,兩人上了三樓,進了她的房間。

「先睡一會。」她眨了眨熊貓眼。

「來,我給你按摩按摩。」他也爬上了床,扒下了她的內褲,從後面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你好壞,居然偷襲人家,嚇了人家一跳呢」她對於他那種快速的強攻感到佩服,身子輕顫著,嬌呼道。

他爬上床,胸膛貼緊她脊背,扒掉她內褲,扛起她右腿,進入她身子,這幾個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瀟洒流暢,用時大約是兩三秒鐘而已,是以,使她嘆為觀止。

在他有節奏的進攻之中,她興奮地嬌`喘著。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攻頻率,她檀口發出的「啊氨春音也越來越密。

不消八分鐘,便給了一波**她,也使她暈了過去,由於她還沒睡幾個鐘頭,所以只好讓她繼續休息。

等到了上午十一點的時候,她才醒過來了。

兩人又纏綿在一起。

一直在床上戰鬥到中午十二點,他與她才休戰。

此時,她身子軟成了棉花,散發著暖暖的女人特有的氣息,泛著激情光澤的肌膚蒙著淡淡的汗水,平添三分狂野的魅力。

兩人激吻了一番之後,她才嬌聲道:「事情辦成了?」

「成了。」他揉著她的酥胸,道。

「那算是一件好事吧。我也有一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她窩在他寬闊的懷裡,輕聲道。

「什麼消息?」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問道。

「讓我想想怎麼說。」她嫵媚笑道。

他感覺不是壞事,但她已說了是不好的消息,那多半不會騙自己。

想了想,她緩緩道:「你叫我派人去散布你受重傷快死的假消息,想不到那兩個老古董信以為真。」

聞言,王小兵微怔。

之前,他只是怕兩個假警察會多方打聽,是以,只好散布假消息來迷惑他們。

但從來沒有想過會惹出節枝的,他與三個老古董的恩怨可深了,如今,全廣興已不在了,只剩下古海華與龍應唯。只要有機會,古海華與龍應唯是會落井下石的。

「他們想怎麼搞?」他吻著她的紅唇,問道。

「我聽說他們已準備收編你的手下,不服的就打殺。」她如是道。

「這麼拽1他有點惱火,「既然他們想玩火,那就讓他們玩,我們可以藉機剷除他們,縱使滅不了兩個,只要能滅一個,那還剩下一個,以後就容易收拾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她緊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不如我們將計就計,速戰速決,看能不能收拾他們。」王小兵也早想剷除剩下的兩個老古董,只是沒有找到好機會,加上還有其它事要處理,所以才拖到現在。

「你有什麼好方法?」她將一條大腿搭在他的腰際,不停地摩擦著。

他則愛撫她的大腿。

兩人情意綿綿地互動著,他笑道:「我是這樣想的。」

於是,他便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她,聽完之後,洪東妹檀口向上一彎,露出一抹贊同的笑意,嬌聲道:「好,就按你所說的去做。」

她相信他的能力。

從第一次與他接觸,她便覺得他會有一番作為。

如今,他已印證了她的猜測,正如她所料,他已越來越有能耐,假如不出意外,幾年之後,便可成為一方豪強了。

不過,如果她知道他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命,她會傷心的。

他也是怕她擔憂,才沒將四天使的事情告訴她,畢竟告訴了她,她也幫不上什麼忙。

與她商量好了對付兩個老古董的計劃之後,他便用大哥大傳呼手下的bb機,大約四分鐘之後,手下們便陸續復機了。

王小兵把細節告訴了手下們,讓他們去準備。

隨後,洪東妹去飯館打了飯菜回來,與王小兵一起共進午餐。

剛吃過飯,王小兵的大哥大便響了,以為是手下有好消息來了,接通之後,才知道是老爸王叢樂打來的。

「小兵,我聽人說你被人打成了重傷?」王叢樂明顯很焦急。

「爸,那是假的。」王小兵解釋道。

「假的?會有這麼多人傳?你在醫院哪間病房,我現在去看你。」王叢樂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在黑道上混,所以覺得王小兵應該是受傷了。

「爸,真的沒事,那是假消息,你千萬不要信。」王小兵腦筋急轉,道。

他想不到會惹起老爸的注意。

王叢樂是一條筋的人,哪裡肯信,道:「我不會責備你,你告訴我,在哪間病房,我去看下你。」

聞言,王小兵啼笑皆非,花了數秒鐘,想到一條對策,便笑道:「我老實告訴你吧,我要幫警察抓幾個逃犯,所以假裝成受了重傷,藉此而引出逃犯。真的沒有受傷。你不要泄露出去,不然,警察捉不到逃犯的。」

「真的?」王叢樂語氣輕鬆了些。

「真的,爸,放心好了。」王小兵只好硬著頭皮說下去。

「好!我贊成你那樣做!可以幫警察抓壞人,我支持你!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我不多說了,還要去買幾袋米回來。」王叢樂自豪道。

「好的,爸,你去忙吧。」王小兵鬆了一身。

掛了機之後,抹了一把臉。

「你爸打電話給你做什麼呢?」洪東妹嫣然一笑道。

「這個假消息弄得滿城風雨了,估計我媽到時又會打電話來了,還得跟她解釋一遍。」王小兵苦笑道。

果然,還沒有過十分鐘,許娟也打電話來詢問怎麼回來。

於是,王小兵又耐心解釋了一遍。

等他講完電話,洪東妹笑道:「我想,這個假消息引起的餘波還不止這些。」

「有可能,早知這樣,就不散布這些假消息了,弄得我要跟親戚朋友解釋一遍又一遍,磨到嘴皮都厚了一寸。」他無奈笑道。

「那你什麼時候到南夏市去?」她用雙峰壓他結實的胸膛。

「這兩天內吧。」他感到骨酥。

隨即,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了身下,分開她兩條滾圓的美腿,往前一挺,便又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老公,饒了我吧」她下面也微微紅腫了,

「老婆,誰叫你來挑逗我呢,我現在忍不住了。」他說著便大動起來。

一番**過後,兩人的感情更深厚了,緊緊地相擁在一起,就像兩團烈焰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快活不知時間過,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傍晚吃飯的時間。

還是由洪東妹去打飯回來。

兩人你儂我儂地吃完了晚飯,便一起洗了個鴛鴦裕

彼時,便快到晚上七點鐘了。王小兵與洪東妹正在小客廳里跳舞,大哥大便響了,接通之後,聽到是鋒仔的聲音:「老大,古海華要我去見他。」

「你就去見他。」王小兵道。

「見了他之後呢?要不要動手做了他?」鋒仔問道。

「不要衝動,在那裡,你要是動手,反而會被他幹掉的。等你見過他之後,就請他出去吃飯,吃完飯,再請他去沐足城玩玩,後面的事,我會叫人去做了。」王小兵吩咐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與洪東妹相視一笑。

「他上鉤了?」她問道。

「對,先把他給收拾掉,如果還有機會,再做了龍應唯。」王小兵點頭道。

自從他一隻腳踏入了黑道之後,便發現在黑道做事,如果太過手軟,那就會被對手給滅掉,想要生存,那就得比對手更加兇狠。

他天生就不是冷血的人,是以,在無怨無仇的情況下,他不會找別人的麻煩。

但如今,他與兩個老古董的仇恨沒法化解,如果不收拾他們,那遲早會被他們收拾,是以,只好先下手為強。

「那我跟你去吧。」洪東妹柔聲道。

「你下面不是還痛嗎?」他輕輕地拍了拍她極富彈性的美`臀,笑道。

「嗯,都是你啦,那麼大力,弄得人家真的痛呢,你一個人能應付嗎?」她也知道自己不適宜跟去。

「哈哈,肯定能勝任。」他堅定道。

「那好,我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她相信他能辦好事情。

隨後,王小兵便離開了夜城卡拉ok廳,駕駛著桑塔納,前往沐足城的路上,他已召集了人馬在那裡等著,準備將古海華收拾。

為什麼要在那裡等呢?

因為在通往沐足城的那段路比較偏僻,比較好下手。

平時,兩個老古董都是小心翼翼地提防著王小兵,是以,想要收拾他們,除非是帶著人馬衝到他們的家去,與他們決戰。

不過這樣一來,縱使來掉他們,那自己也要付出大代價。

就不說火併時會死多少弟兄了,單是白道追起責來,那都是十分麻煩的。

打群架,如果出現了大量人員傷亡,那也是會引起白道高度關注的,他們需要殺雞儆猴,整治一下,是以,必然會高調打黑的。到那時,自己可能也要去吃免費的國家糧,倒不是好事。

更嚴重一點,或者要去吃子彈,都有可能。

王小兵可不想等到十八年再做好漢,因為那時自己的情人都老了,那就沒意思了。

因此,他不會隨便去跟兩個老古董火併,除非有好機會,就像現在這樣,兩個老古董以為自己快要升天了,正在收編自己的人馬,在這種時候,就可以出擊了。

他可以猜測到古海華的防範意識會比平常低。

這正是下手的良機。

通往沐足城的那段公路,兩邊種滿了高大的松樹。

王小兵到了那裡之後,將車子開進了路邊的草地里,熄了火,然後吩咐手下準備好路障,等到鋒仔打電話來之後,便立刻行動。

約莫到了晚上十一點,鋒仔打電話來,只說了一句話:「他們出來了。」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立刻吩咐手下搬出路障。

大約三分鐘之後,便有兩輛麵包車從沐足城的方向駛過來,很快便到了路障的前面。

麵包車不得不停下來,當有人下車想將路障清走的時候,王小兵便指揮手下從松樹後面沖了出來,一下子便控制住了古海華等人。

兩輛麵包車之中,一輛是鋒仔開的,另一輛則是古海華與四個親信。

當古海華見到王小兵那一刻,驚得張大了嘴巴,顫音道:「你,你不是受了重傷嗎?」

「不錯,我確實是受了重傷,不過,聽說你要欺負我的弟兄,我忍著痛從醫院出來的了,走吧,我們喝一杯。」王小兵吩咐手下將古海華等人捆綁好,然後撤去路障,駕車而去。

古海華已知凶多吉少。

不過,他也是見過大場面的,可謂臨危不亂。

「姓王的,如果你敢動我,那你就活不了!老子的勢力,你是知道的1古海華心裡雖緊張,但表面卻還算鎮定。

「你誤會了,我怎麼敢動你呢,只是想跟你喝兩杯。」王小兵笑道。

「如果你放了我,我不會跟你算帳的。」古海華也拿不準王小兵要做什麼,道。

「我肯定會放了你的,都說一起喝幾杯,你怕什麼呢?又不是要吃了你。」王小兵氣定神閑,微笑道。

不過,他說得越輕鬆,古海華則越害怕。

估摸十分鐘之後,王小兵便帶著古海華來到了東方鎮那條三叉河的下游之處。

此處的水位比較深,一般能到三米左右,而且水流湍急,一般人都不敢下去游泳,每年在這裡溺水而死的游泳愛好者,沒有三個也有二個。

當地人都說這裡有水鬼。

因為水鬼想要去投胎,所以得找替代者。

如此一來,每年都會有兩三個人在這裡淹死,說來也怪,每年都是如此,不多也不少,實在教人百思不得其解。

下了車之後,王小兵笑道:「來,我們邊喝邊談。」

不過,他沒有叫人鬆開古海華等五人的手,只是讓他們坐在草地上。

「你既然叫我來喝酒,為什麼不鬆綁?這是什麼意思?」古海華心裡感到不妙,但又不敢發怒,問道。

「待會就松。」王小兵叫手下搬了數箱珠江啤酒過來。

「如果你放過我,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古海華想用計來套住王小兵。

如果是二年前的王小兵,聽到他這樣說,還有可能會信他,但與古海華接觸過之後,王小兵知道他的話像是放屁,不可信。

「來,我們喝酒,如果你們能喝過我,那就放你們走。」王小兵叫人給古海華鬆了綁。

因為王小兵這邊有二十多人,所以古海華不敢輕舉妄動。

「怎麼個喝法?」古海華問道。

「你們五個,我一個,我們就來比一比,看你們更能喝,還是我更能喝。」王小兵笑道。

聞言,古海華等五人面面相覷,他們是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五個對一個,哪有不贏的道理?這不擺明是放水嗎?

「當真?」古海華狐疑道。

「我弟兄在這裡,難道我不要面子?說過不算數?」王小兵冷笑道。

「好,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跟你比試,來吧,讓我們看看你的酒量1古海華別無選擇,只好應戰。

其實,他心裡七上八下的。

畢竟他也猜不透王小兵要做什麼,居然一個人來挑戰己方五個人,那不是腦子進了水嗎?

如果他知道王小兵可以用三昧真火來分解酒精,起到解酒的作用,那他就不會感到奇怪了,可惜他不清楚。

王小兵的手下感到好奇,想看看老大是怎麼以一挑五的。

夜空下,草地上,眾人圍著看熱鬧。

大約半個鐘頭之後,古海華等人便有點吃不消了。

畢竟喝啤酒很容易飽的,他們不但感到飽,還感到有五六成醉了,不停地打著飽嗝,每喝一口,都要強咽下去。

反觀王小兵,他沒有醉意,而且喝了十瓶啤酒也沒有去小解過。

至此,古海華才怕了。

「王小兵,喝啤酒我喝不過你,但喝白酒,一定能贏你,敢不敢喝?」古海華噴著酒氣道。

「沒問題,我已準備好了一箱白酒,你想怎麼喝都行。」說著,王小兵吩咐手下從麵包車上抬下一箱五糧液,擺在古海華面前。

「又是我們五個對你一個?」古海華問道。

「不錯。」王小兵點頭道。

「好!有種!不過喝死你了別怪我們1古海華冷笑道。

隨即,雙方也不用杯子了,每人直接拿起一瓶五糧液,開了蓋之後,就著瓶口直接喝,場面非常壯觀。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62章美女答話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