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61章偷窺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1日 02:39 [字數] 85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做完了快活的體育運動,王小兵便幫董莉莉與蕭婷婷兩美人穿好內褲與褲子。

她們還在興奮的熟睡之中,他坐在天台上,背倚著牆壁,然後抱著她們,讓董莉莉跨`坐在自己的左大腿,讓蕭婷婷跨`坐在自己的右大腿。

隨後,便掐她們的人中,揉她們的太陽穴,把她們弄醒。

「嚶嚀」一聲,她們都醒過來了。

看著她們俏臉洋溢著幸福的笑意,他感到很興奮,吻了吻她們的紅唇。

「兩位寶貝老婆,你們滿意嗎?」他輕撫她們的美`臀,凝視著她們秋水輕盪的美眸,輕聲問道。

「嗯,我們還要上課呢」董莉莉嬌聲道。

「已經上課了。」蕭婷婷柔聲道。

「呵呵,老婆們,曠一節課也沒事的,就說肚子痛,回宿舍休息了。」他指點道。

以前,在初中的時候,他與謝家化都用過這一招,每當曠課被老師追問原因的時候,如果不是說家裡有事,那就是說自己生病了。

「你不是說有事跟我們說嗎?」蕭婷婷柔聲道。

「是。」他吻著她的乳溝,道。

她感到酸軟,輕輕地扭著腰肢,格格嬌笑著。

每天能跟美人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感到非常愜意,如今,可惜自己生命只剩下不到三年的時間,如果不能延長生命,那就頗為鬱悶。

吻完兩美人的乳溝,他才緩緩道:「從下午開始,如果有人來找我,你們就說我被人打成了重傷,正在醫院裡。」

「為什麼要這樣說呢?」董莉莉摩挲著他的黑髮,問道。

王小兵不便明說。

畢竟她倆不是黑道中人,如果把那些血腥的事告訴她們,可能會嚇著她們。

這是其一,其二便是有些事情不便公開來說,要說到她們明白,那必然要說到四天使的事情,何況,縱使說了,也未必會使她們相信,因為四天使的事情頗為玄虛。

是以,乾脆不說還好。

他腦子一轉,便想到一個借口,道:「是這樣的,我要演一場戲給朋友看。」

「那不是很無聊嗎?還是別做吧。玩點其它的,還有樂趣些。」董莉?董莉莉將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嬌聲道。

「這是情義問題,你們不懂的,幫我這個忙就可以了。」他堅持道。

兩美人其實挺聽他的話的。

是以,異口同聲道:「那好吧,我們會照你說的去做。」

「到時可能是兩個警察來找我,你們就出去告訴他們,說我現在正在醫院裡搶救。」他沒有說那兩個警察是假的。

「你又做了什麼壞事?」董莉莉訝然道。

「不是,是有朋友犯了點小事,不過,我可以幫他。」他在她們的紅唇上輕啄一下。

兩美人還想問些問題,但他催促她們回去上課,她們只好站了起來,將秀髮與衣服整理好,然後便回教室去了。

而王小兵則駕駛著桑塔納出了學校,將車子開到夜城卡拉ok廳,然後叫洪東妹派人將自己受重傷的假消息傳出去,用來迷惑敵人。

與洪東妹吃一頓午飯之後,王小兵便搭摩的到東興醫院找沈若蘭。

因為近來瑣事特別多,他與她比較少見面。

而她正忙著複習考證,所以平時也沒怎麼去找他,如今,見他來了,頗為興奮。

「小兵,吃飯了嗎?」她穿著潔白的護士服,自有一股別具一格的風味,使人感到有些刺激。

「吃了,你呢?」他掃視一眼她充滿了青春氣息的嬌軀,點頭道。

「我也剛吃,你是來看病嗎?」她笑道。

「哈哈,一是看病,二是來看你。」他向她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咯咯,你犯了什麼病呢?你血色很好,不像生病啊?」她睜大了美眸,認真地觀察他,猜測道。

「真的有玻」他一本正經道。

聞言,她那清秀的俏臉現出關切之情,相信他說的話。

「那你有什麼病呢?趕快挂號吧,不然,待會還要排隊呢。」她替他著急,催促他快點行動,嬌聲道。

他點了點頭。

不過,他卻沒有走動,現出痛苦的神情道:「醫生救不了我埃」

「醫生都救不了你?那你得了什麼絕症呢?別怕,會好的。」她清澈的美眸里流露出焦急與緊張之色,拉著他的手,安慰道。

「呃,只有一個人可以救我埃」他嘆息道。

「那你到底得了什麼病嘛?都急死我了。」看著情郎苦臉的樣子,她更為著急了。

「呃,我也不太清楚啊,聽老一輩的人說,我這種病可能叫做相思病,你說還有得治嗎?」他握住她的玉手,誠懇問道。

「相思病?」她先了怔了怔。

隨後,好像恍然大悟了,便「噗哧」一聲笑了。

「只有一個人能救我啊,她叫做沈若蘭,你知道她在哪裡嗎?我急著找她埃」他輕輕地搖著她的玉手,真誠道。

「咯咯,不知道她在哪裡哦。」她甜笑道。

他一把將她摟進懷裡,隨即,施展出「柔舌功」吻她的檀口。

「嗯,別人會看到的,我害羞呢,先別嘛」她那紅潤的俏臉刷地更紅了,好像能滴出水來一般。

「那跟我來。」他拉著她朝廁所走去。

「那邊是廁所啊,你要做什麼呢?」她還猜不透他的意思。

不過,當他將她拉進了男廁所的大號間里,她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彼時,轉眼間,她的褲子與內褲便被他扒掉了。

他扛起她雙腿,祭出一招「抱虎歸山」,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一**動之後,使她身子軟綿綿。

送了一波**給她之後,才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如果不是來辦正經事的,他肯定會給她四五次**,讓她走路也不流暢。如今,正經事還沒辦,不能在這裡耽擱時間。

用老方法弄醒她,便悄悄地帶她出了廁所。

「嗯,你好壞」她嬌聲道。

「老婆,今晚再給你幾次,讓你快活似神仙。」他輕拍她的豐`臀,道。

「咯咯,你那麼猛,我才不呢,剛才,差點被你撞到散架了,你好大力哦」她撒嬌道。

「我下次會輕些的。」他保證道。

但因為他的小弟弟具有睿頻的功能,縱使他不想加速,小弟弟也會自動加速。

「誒,我現在複習得差不多了,有機會考到執業藥師證呢」她還不知他已通過別人搞到了藥品經營許可證。

「好啊,我等你的好消息。」他高興道。

其實,他是不想掃她的興。

「如果我考到了,那你怎麼獎賞我呢?」她甜蜜蜜道。

「我會天天讓你快活似神仙的,怎麼樣呢?」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以曖昧的口吻道。

「嗯,我不」她膩聲道。

就在兩人卿卿我我我之際,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聽到一把成熟而略帶磁性的聲音,正是朱馨文打來的:「王小兵,你現在在哪裡呢?」

「我在東興醫院裡。」他如是道。

「我怎麼沒有見到你?快到重症監護室來。」朱馨文催促道。

「好,我現在就過去。」說完,便掛了電話,然後對沈若蘭道:「我到重症監護室去,待會你到那裡,我想跟你聊天。」

「怎麼了?你真的得了絕症嗎?」她吃驚道。

「哈哈,當然不是啦。短時間之內跟你說不清楚,等有時間,我再好好跟你講一講,我現在要去那裡假裝病人,跟警方合作,準備抓幾個重要的逃犯。你千萬別泄露這個消息。」說到最後一句,他煞有介事道。

如果他去演戲,可能有機會得個什麼影帝獎。

她相信他的話,點頭道:「哦,原來這樣,我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

「那好,待會見,你先去忙,我要去見警方的人了。」見走廊上沒什麼人,他又濕吻她的紅唇,道。

隨後,他便到重症監護室去。

而朱馨文已在那裡了,見到他來了,道:「我好不容易給你找了這樣一張病床。」

「謝謝文姐,那我就在這裡躺著,盡量把那些儀器往我身上掛,要顯出我真的受了重傷才行。」他邊說邊躺在床上。

「黃醫生能滿足你的願望。」朱馨文嫵媚笑道。

旋即,便有一位麵皮白凈的中年男醫生走過來,將各種醫療器具放在王小兵的身上。

大約十分鐘之後,王小兵真的像是一位奄奄一息的病人了,不單頭扎繃帶,而且好像還正在打吊針,又要吸氧,可以騙到不少人。

「咯咯,你心想事成了。」朱馨文忍不住笑道。

「哈哈,文姐,你得保護好我啊,不然,我可能真的要躺在這裡接受治療。」他笑道。

「要是他們沒來呢?」她將警帽扶正一點,疑問道。

「會來的。」他肯定道。

他雖不敢百分百肯定,但至少有九成信心。

因為那些人非常想收拾自己,除了想從自己手裡得到碎雪之外,還好像要阻止自己去做什麼事一樣。

當時,在飛翼山莊里,他從那兩個人的對話里聽出這種意思。

那就是他們害怕自己到曹家去。

這是為什麼呢?難道他們知道天使的事情?

或者是別的事情,自己不清楚,而他們害怕自己壞了他們的好事,所以千方百計想殺自己?

這些疑問,一個接一個湧上心頭,但王小兵沒法解答。

他也顧不了那麼多,只想先查清霍少東的事情再說,不然,拖得久了,終究對自己不利。

半信半疑的朱馨文點頭道:「那好吧,給兩天時間你,如果他們不出現,那就收兵。我不能每天來給你做這種事,你明白吧?」

「好。」他應承道。

朱馨文帶了兩個男民警來,他們都站在門外。

如今,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那兩個假警察找上門來。只要騙住了他們,那就可趁敵手放鬆警惕之際去追查霍少東的事情。

下午很快過去了。

王小兵希望看到的兩個假警察卻沒有出現。

幸好晚上有沈若蘭在這裡陪他,使他享受男女之歡,兩人**數番,差點將那張病床都弄塌了。

做完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她本想回家的,但由於下面痛,只好留在病房裡。

兩人卿卿我我聊了大半個鐘頭。

隨後,他又送了一波**給她,也使她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

他沒有叫醒她,讓她酣睡,因為他還要進入玉墜里幹活,除了修鍊三昧真火之外,還要煉製丹藥與吸收「強贍藥力。

如果能打通督脈,他覺得實力肯定會提高很多。

如今,他只要吸收到足夠的能量,就有機會把督脈打通,是以,他得抓緊時間來煉化吸收「強贍藥力。

由於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吸收「強身丹」藥力上面,所以煉製「壯陽丹」的進展就減慢了。

不是他不想快些將它煉製出來,而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如果連生命都沒了,那還要「壯陽丹」有什麼用?他現在剩下不到三年的生命,只有把四位天使找出來,並與她們結合,奪取她們的處女之身,才能恢復原來的生命值。

而在尋找四位天使的時候,必然會遇到許多敵手。

就目前來說,先不管神秘人,單是太子一人就夠棘手的了,如果不提高自己的身手實力,那終究會被幹掉。

是以,當下之急便是要盡量煉化吸收「強贍藥力,先儲蓄足夠的能量,把督脈打通,那自然就可使身手實力大幅提升。

有了實力,才不怕敵人。

等到以後時間比較空閑了,再煉製「壯陽丹」也還未遲。

他現在雖是打通了任脈,但體內依然還有一丁點雜質,沒有得到純陽體,想把那一丁點雜質排出去,實在是太難了。

就像滿分是百分的試卷,考到了九十九分,想考一百分,那是頗難的。

王小兵現在的情況就類似這樣。

要是得到了純陽體,那實力也會提升不少。

當然,這個純陽體,與仙家所說的純陽體有所區別,仙家說的純陽體,那是接近不滅真身的體魄;而王小兵要得到的純陽體,只是指更為健康,更為有爆發力的肉身,並不是仙家說的金身。

縱使他用三昧真火來排毒,也難以將那極少量的雜質完全排出去。

這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平時吃的食物,本來就有雜質的,是以,除非他不吃人間煙火,不然就極難得到純陽體。

他也不奢望得到純陽體,只求早日打通督脈,那就很好了。

如果到時連大周天也打通了,那就更好。

一晚下來,他又煉化吸收了半枚「強贍藥力,感到丹田的內徑與氣海里的純潔氣體更為飽滿了。

從玉墜里出來之後,已是凌晨五點多了,看著旁邊正睡得香甜的沈若蘭,他輕輕地吻一下她那鮮潤的紅唇,才摟著她進入夢鄉。

在早上七點多鐘,沈若蘭便起床了。

隨後,她去買了早餐回來,與王小兵一起分享食物。

到了上班時間之後,她便去忙了,而王小兵則在等著那兩個假警察到來,暗忖要是他們第三天才來,那倒悲催了。

白天時間,朱馨文會派兩個民警來保護王小兵。

而晚上,則有洪東妹的人馬在醫院外面整夜巡邏,只要發現不明身份的可疑人物,就會截住問話。

是以,王小兵在重症監護室里過得挺安全的,想要傷他,還真沒那麼容易。

轉眼間,中午過去了。

下午一點鐘的時候,朱馨文來了。

她帶著揶揄的笑意瞥了滿身醫療器具的王小兵,輕啟紅唇道:「王小兵,你不會是自己想過一過病人的生活,才來這裡胡鬧的吧?」

「不是,真的是有人想要我的命。」他正經道。

「今天如果還不見你所說的兩個假警察,那我們就撤兵了。」朱馨文在室內踱著步子,道。

「知道,可能他們真的不來也不出奇,或者遲幾天來也說不定,以後就由我來搞掂。」他目光落在她那頗翹而豐滿的美`臀上,咂了咂嘴,道。

她站在窗戶前,眺望著窗外。

忽地,她轉過頭來瞥了他一眼,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臀部來看,俏臉刷地紅了,連忙轉身正面對著他,淡淡地橫了他一眼,怪他無禮。

「文姐,幫我撿起那支筆,好嗎?」王小兵有意將一支圓珠筆丟到地上。

朱馨文走過來,彎下腰來,幫他撿筆。

當她俯身之時,躺在病床上的王小兵正好能看到她胸脯兩座高山的山谷。

雖看不清裡面的勝景,但兩座高山的側景還是映入了他的眼帘,使他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看得欲血沸騰。

因為他吞口水時發出的「咕嚕」聲比較明顯,她聽到了。

隨即,抬頭望向他。

此時,兩人四目交投,擦出淡淡的火花。

他露出一個並不欠揍的陽光笑容,還朝她點頭表示感謝,當然,是感謝她向自己展露了胸部雙峰的優美側景。

從他那曖昧的眼神里,她忽然知道自己又中計了。

剎那間,俏臉紅通通了。

而他,則是開心地笑著,露出還算白的牙齒。

她是又好氣又好笑好害羞,將手中的珠圓筆擲向他,白了他一眼,嬌嗔道:「滿肚子壞主意。」

「哈哈,文姐,我不明白你說什麼埃」他笑道。

「等我去找一支長針來,給你打幾針,看你還敢不敢胡鬧。」她環視一圈,尋找器具。

「文姐,別衝動,我其實挺純潔的,可能是你誤會我了,千萬要平靜下來,我們可以談一談,什麼事都可以商量的,君子動口不動手。」他倒真怕她會向自己狠扎幾針。

「哼,怕了吧?」她含笑道。

看到她性感紅唇上泛著的濃郁笑意,他便知她氣消了不少。

「哈哈,文姐,我可以拍著胸膛來說,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我想是你鍛鍊出來的,你每個部位都很完美。」他由衷道。

「咯咯,你個油腔滑調貨,我待會找到長針再來收拾你。」她嬌笑著走出了重症監護室。

看著她那一扭一扭的美`臀,他真希望自己有透視眼。

美女胯下的風景永遠都是那麼使人想入非非,縱使是王小兵種採過不少鮮花的男人戰鬥機,依然會對美女未被開發的胯下勝景感到興趣。

在朱馨文剛出去不久,王小兵便聽到門外有人說話。

「我們是南夏市的民警,來找一個叫王小兵的病人,聽說他在這裡面?」一個鴨公聲的男子問道。

「是,他受了重傷,正在裡面救治,現在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小樹林派出所的一位民警不慌不忙回答道。

「我們想見一見他。」那個鴨公聲男子道。

「可以,我們也想要向他調查一下鬥毆的事情,但他還沒醒過來。」小樹林派出所民警道。

隨即,便聽到開門聲,再次是腳步聲,王小兵閉著眼睛,豎起耳朵,用心聽著他們的對話,並且要提防他們暴起殺手。

他知道兩個假警察來了。

此時,他也有點緊張,如果這兩個假警察身手了得,那就麻煩了。

「看來我們是白來一趟了,想不到他傷成這樣。他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嗎?」那個鴨公聲男子問道。

「是。」小樹林派出所民警回道。

下一秒,又有腳步聲從門口傳進來,王小兵猜測是朱馨文。

果然,有民警叫她所長,然後那兩個假警察也向朱馨文問了好,寒暄兩句,那個鴨公聲男子又道:「不如將他轉到南夏市的醫院,治療條件會好很多。」

「沒必要了,醫生說他已快走了。」朱馨文淡淡道。

這個時候,又有腳步聲來了。

「這位是黃醫生,他是這間醫院最好的醫生,他說王小兵沒治了。」朱馨文介紹道。

「黃醫生,他真的不能好起來嗎?我們還想要帶他回去協助調查一件綁架案。」那個鴨公聲男子問道。

「沒法救了,估計只有兩天命了。」黃醫生以肯定的口吻道。

「那線索又斷了。」鴨公聲男子嘆息道。

王小兵暗暗歡喜。

只要這兩個假警察相信了,那就會帶回假消息。

如此一來,王小兵就能處於暗處,敵手也處於暗處,大家都沒佔到什麼便宜。不過,王小兵的處境會安全很多,而敵手有可能會放鬆警惕,對他來說,則是一個好消息。

約莫過了五分鐘,兩個假警察便告辭走了。

隨後,朱馨文笑道:「王小兵,你現在安全了,可以回去了。」

「不用急,晚上我再回去。」他已準備回東和村,叫柏氏姐妹給自己弄一副面具,然後到南夏市去闖一番。

「那我的任務完成了,我們收隊走了。」她朝兩個民警揮手,示意回派出所。

等兩個民警出去之後,王小兵道:「文姐,我想報答你。」

已走到門口的朱馨文轉過身來,長而媚的美眸流露出淡淡的歡喜,搖搖手道:「不用客氣。」

「文姐,我不報答你的話,我心裡過意不去啊,請你幫我實現這個願望吧。」他誠意拳拳,目光在她酥胸與大腿`之間游移,欣賞她傲人的身子。

「咯咯,那你要怎麼報答我呢?」她嫵媚笑道。

「我要用家傳的『奇功』來給你排毒,讓你的肌膚變得更漂亮。」他萬分誠意道。

聞言,她的俏臉忽地飛上兩朵紅暈,杏目一睜,露出微瞋之色,不過,紅唇卻是蘊含著若隱若現的笑意,表明她並非真的生氣。

「如果你再提報答我,我就拿針筒來扎你。」她拋下一句。

王小兵打了個哆嗦。

隨即,她嘴角向上一揚,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著她好像一隻驕傲的天鵝一樣昂首挺胸地飄出了重症監護室,王小兵對她更感興趣了,只想征服她。

如今,還沒有機會。

但照兩人那曖昧的關係來看,他覺得在將來會有機會。

眼下,他只想先窺視一番她的美臀,看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四位天使之一,如果是,那就好極了。

問題就在於要使她相信自己家傳的那套「奇功」,不然,一切都是枉談。

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準備明天先讓張芷姍領教一下自己的「奇功」,到時再由她向朱馨文來推薦,估計會有效果。

假如時機成熟,明天都有可能得到她誘人的身子,騎在她嬌嫩豐滿的身子上大動起來,那絕對是人生非常過癮的事情。

想著想著,他下面便硬起來了。

本來想立刻去找沈若蘭來降降火的,但擔心那兩個假警察還沒走遠,所以只好繼續躺在病床上。

而今,朱馨文帶著兩個民警回小樹林派出所去了,如果那兩個假警察殺一個回馬槍,那自己不是挺危險的?關鍵不知對方的身手如何,是故放心不下,何況,對方還有槍械,這也使人擔憂。

於是,王小兵立刻用大哥大傳呼自己的手下。

三分鐘之後,便接到手下的復機,然後吩咐他們帶人馬來東興醫院。

等過了今晚,明天他就「出院」,到時想辦法窺視朱馨文的美`臀,做完這件事,就到南夏市去查霍少東的事情。

他自己認為,霍少東肯定是在演戲。

想要揭穿對方的把戲,那就必須找到霍少東,不然,不論怎麼猜測,都沒有說服力。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60章大喬小喬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62章美女答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