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59章美人想入非非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1日 02:39 [字數] 85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著曹茹詩那清脆撩人的春音,王小兵欲血沸騰。

如今,在練琴室里,沒有其他人來打擾,只要把曹茹詩的欲`火撩撥起來,多半就可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想到今晚可以得到她的處女之身,他感到特別興奮。

於是,控制著三昧真火下移。

轉眼間,便到了她的美`臀,為了確保她真的是有翅膀形的胎記,於是再次窺視一次。

確認之後,便控制中級三昧真火在她的胯下用心地愛撫起來,為了使她來性趣,他把自己的渾身解數都使出來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曹茹詩俏臉紅暈飛舞了。

看著她胸前兩隻大白兔正在急促地起伏著,他便知道她的性趣非常之高了。

以他的經驗來看,只要再撩撥撩撥她,估計就能成功了。他興奮得有點渾身發癢了,只想立刻扒掉她的褲子與內褲,與她鍛煉身體。

「小兵,我下面也酥麻啊1曹茹詩嬌呼起來。

「是不是感覺到有東西在震動呢?」他忍住笑,以萬分關懷的口吻問道。

「是啊,像是兩隻手在那裡摸我,怎麼會這樣呢?是不是出問題了呢?」她快坐不穩了,嬌軀亂顫。

聞言,他感到機會成熟了。

於是,一本正經道:「哦,可能是出了點小問題。」

「矮,是什麼問題呢?怎麼辦好呢?」她平時極少說話的,但現在被愛撫得實在是受不了,情急之下,便開口問了。

「可能是震蕩過度了。」他故伎重施道。

「什麼是震蕩過度呢?解釋一下,好嗎?」她俏臉像是水蜜`桃一樣,使人想咬一口。

「其實是這樣的,因為我內功在你體內排毒時,有可能會使你的經脈產生共振,如果共振範圍在正常額度,那就沒事,要是共振過度,就可能使肌肉壞死。」他以專家的口吻解釋道。

曹茹詩嚇得睜大了美眸。

看著自己的嚇唬起了作用,王小兵暗暗歡喜。

「茹詩,沒事的,我有一套家傳的按摩手法可以使你的那裡恢復正常。」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那不停聳動的酥胸上,正經道。

「矮,不」她嬌羞地搖頭道。

「茹詩,如果不治療的話,那你下面就有可能出問題。」他呼吸有些急促道。

「我不,還有其它什麼方法嗎?」畢竟她是黃花閨女,對於下面那一點看得非常重,頗為羞窘道。

「沒有了,只有這一種方法。」他想不到她如此倔強。

她只是著急,卻不答應。

就在這時,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茹詩,你在幹什麼?」

這分明是劉姐的話音,想不到在這關鍵時刻她回來了,王小兵頗為失望,連忙道:「劉姐,我在給茹詩排毒。」

說著,便走過去打開練琴室的門。

劉姐見到小女兒盤膝坐在地下,便也信了,走進來,道:「那也給我排排毒吧。」

「沒問題,我現在再給茹詩排一下毒就行了。三分鐘之後給你排毒。」王小兵心裡暗暗咒罵劉姐回來得真是時候,居然壞了自己的好事。

如今,想再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那已沒什麼可能了。

是以,只好正正經經給她排完毒。

隨後,便又給劉姐排毒,花了七分鐘左右,便完工。

等她們母女倆洗完澡回到客廳里,王小兵已抽了兩支煙了,他想等劉姐出來,便向她告辭回華龍縣的,但忽然心中靈光一閃,覺得晚上去探一探霍少東的家也不錯,說不定能在那裡見到那廝也未可知。

於是,等到劉姐問「你今晚不如在這裡過一夜」時,他便欣然同意了。

隨後,便說要出去買點東西,駕駛著車子去了。

離開了曹家之後,王小兵開著桑塔納朝霍少東的別墅馳去,他去過那裡,記得怎麼走。

快要到飛翼山莊的時候,他便將車子停在了半里之外,然後借著夜色朝前走,這一帶住的都是富有人家,所以保安巡邏非常嚴密。

悄悄地,他小心翼翼地摸到了飛翼山莊的圍牆外。

圍牆不算高,但也有二米左右,而且上面似乎安裝著鐵絲網,估計有電。

繞著圍牆走了半圈,憑藉著記憶,王小兵走到了樹木比較密的那邊圍牆,然後退後十數步,再來一個助跑起跳,「嗖」地一聲,便凌空而起,躍了過去。

落地時,正好是落在一顆橡樹旁。

他慶幸霍家沒有養狼狗,不然倒是比較麻煩。

站在橡樹旁,看著數十米之外的那棟複合式的別墅,王小兵感到有點詭異,因為別墅漆黑一片,居然沒有看到燈光。

「霍家的人這麼早就睡了?」

心裡湧起疑問的同時,抬手看了看勞力士,彼時還不到晚上九點。

想了想,猜測霍家的人可能是出去會朋友了,於是,便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地接近別墅,沿著牆根繞到別墅後面,忽然發現二樓的一間房間有燈光透出來。

「會是誰在那裡呢?」

帶著這個疑問,王小兵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如果想上二樓,必須要沿著那條排污管上去,然後用腳頂住牆柱,就可透過窗戶察看裡面的情況。

他沒有做過偷雞摸狗的事情,所以如今心裡有些緊張。

但想到既然已來到這裡了,如果不上去看看,那倒是浪費了一次機會。

霍少東會在家裡嗎?王小兵自問一句,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要上去看看才行。於是,吐了一口口水在手裡,搓了搓手掌,便攀著排污管往上爬。

做這種陌生的工作,他也費了一番工夫。

當腦袋快要伸到那個透著燈光的窗戶時,卻聽到有腳步聲響起。

剎那間,王小兵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他雖不是來偷東西的,但夜闖民居,心裡終究有些不安,感覺有人走到了窗前,於是便緊緊抱住排污管,不上也不下。

此時,他聽到有對話聲。

「那個小子好像找人疏通了一下關係,現在沒什麼事了。」這是一個中氣比較足的聲音。

「哼,據說碎雪就在他的手裡,如果他不肯交出來,那就先滅了他,然後再派人去他家裡尋找,我想有可能找出來。」這個聲音比較陰冷。

聞言,王小兵感覺對方說的是自己。

是以,便豎起了耳朵,用心聆聽起來,暗自慶幸自己來了。

「你說的不錯,估計他是不肯將碎雪交出來了,我們不能等了,他跟曹家的人越來越熟,遲早會出事,必須幹掉他1中氣足的男人沉聲道。

「那我們派一個得力的人去收拾他1那個陰冷的聲音道。

「我覺得不必。」中氣足的那個道。

此時,王小兵心裡冒起一股無名火,真想衝進去,猛揍一頓他們。

但想到對手可能比自己的身手還要好,如果貿貿然現身,那可能相當於給對方送一份大禮。何況這別墅里到底有多少人,自己還沒摸清楚,是以,還是小心為妙。

又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鎮定下來。

而那個陰冷的聲音問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幹掉他?」

「現在還不知行不行得通,我們可以叫兩個人假扮警察,然後去帶他回來,先逼問他交出碎雪,等他交出來之後,再滅掉他。」中氣足的那個道。

「這條計謀也不錯。」聲音陰冷那個道。

聽到這裡,王小兵火氣衝天,只差頭髮沒有根根豎起來而已。

忽然想到對方用這種損招來陰自己,自己何不將計就計呢?說不定還可以藉此使自己的處境變得好一些。

於是心裡又平靜了三分。

這時,聽到電話鈴聲響起來,應該是那個聲音陰冷的人接了電話。

「好,你們過來吧,順便叫順子與田七過來,有任務交給他們。」聲音陰冷的那人應該有點地位,吩咐道。

王小兵的車子就停在半裡外的路邊。

如果對方的人馬來了,那必然會看到自己的車子,要是認出了那輛車子,就知道自己在這附近一帶。

是以,不能在這裡再逗留了,王小兵悄悄地滑了下去,然後借著夜色溜到了圍牆邊,爬上橡樹,然後從樹枝上往圍牆外跳下。

隨即,快速回到車子里,發動車子,便回曹家。

因為還要回華龍縣去布置一下自己的計劃,於是便辭別了劉姐一家,連夜趕回華龍縣。

回到東方鎮,都快要到凌晨時分了。

本來想回東興中學的,但想到去找洪東妹談一談這件事也不錯。

是以,便直接駕駛車子到了夜城卡拉ok廳的停車場,下了車,走到門口問保安洪姐在不在。

夜城卡拉ok廳的員工都知道王小兵與洪東妹有一腿,是以,也把他看成老闆。

老闆問話,保安當然十分恭敬地回答。

從保安的口裡,王小兵知道洪東妹不在夜城卡拉ok廳里。

隨即,便用大哥大打她的大哥大,接通之後,聽到她柔情萬分道:「老公,今晚想我了嗎?」

「老婆,是埃」他笑道。

「那你過來嘛,我等你。」她膩聲道。

「哈哈,我現在就在夜城卡拉ok廳里,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在哪裡?」聽著她那膩人的話音,他腦海會浮現出她傲人的身子。

「我在賭場,我現在就過你那裡1她興奮道。

畢竟,能得到他不世出的老二的滋潤,那可是一件非常過癮的事情。

她與他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非常迫切與他再現經典的激情場面,回味那逍遙快活的興奮。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洪東妹便出現在王小兵的面前。

二人上了三樓,進了她的房間。

關上門之後,她便摟住他的脖子,情意深深地與他接吻。

激吻了數分鐘,兩人都要停下來喘息一會,她嫵媚笑道:「來,我們很久沒有跳過探戈了,跳一曲吧。」

說著,她便開了音樂。

隨後,倒了兩杯紅酒過來,兩人喝交杯酒。

彼此喝了一杯紅酒之後,體內有了點酒精,性趣便漸漸地上來了,隨著激情的音樂響起,他與她翩翩起舞。

「還記得那時你老是踏我的腳掌嗎?」她美眸里秋水盈盈,吐氣如蘭道。

「哈哈,記得。」他笑道。

「還有呢?你那裡老是頂在我的小腹下面。」她含笑道。

聞言,他倒有些不好意思,那時,他對她有意思,與她身體接觸,老二自然有很大的反應,一硬起來之後,就直接頂在了她的小腹上或兩腿`之間。

「哈哈,那個……」他尷尬地笑道。

「還有什麼好害羞的呢,我都是你的人了。」說著,她便屈起右腳,用大腿摩擦他的襠部。

「老婆,別……」他感到小弟弟在快速成長,每硬一分,便打一個小激靈。

「咯咯,你想要了吧?」她卻磨得更起勁了。

不消三分鐘,他下面便雄赳赳氣昂昂了,又頂起了「小帳篷」,頂在她的小腹上。

最要命的是她還施展出「九陰白骨爪」來與他的小弟弟握手,惹起他小弟弟的性子,青筋怒突,更有王者氣概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於是,抱起她走進了室,將她拋在床上,扒掉她的衣服。

隨即,以男人最為強勁的力量迅速進入了她的體內,先用一招「老漢推車」來侍弄她,接著便是「仕子騎驢」……

一招又一招精純的絕招作用在她嬌嫩的身子上,使她嬌呼連連,滿室生春。

快活不知時間過。

轉眼便是一個鐘頭過去了,此時,她因下面疼痛而求饒。

他也知道她到了承受的極限,便漸漸減慢了進攻頻率,最後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才算結束了激情大戰。

隨後,兩人又洗了一個鴛鴦裕

每次洗鴛鴦浴,都難以洗乾淨,身上依然還有汗水。

回到床上,兩人緊緊地相擁在一起,她用臉蛋輕輕地摩擦他結實的胸膛,柔聲道:「老公,你不是說要跟我商量事情嗎?」

「對。」王小兵便把在飛翼山莊聽到的話告訴了她。

她陷入了沉思。

半晌,才道:「照你這樣說來,那座別墅非常可疑。」

「我後來回想,也覺得非常不正常,霍少東的父母到哪裡去了?那兩個人又是霍少東的什麼人?我想不通。」王小兵凝思道。

「我想他們是一個很大的組織。」洪東妹猜測道。

「這個應該是。現在最重要的是演一場戲給他們看。」王小兵輕撫她滑膩的脊背,道。

「你想怎麼演呢?要我幫忙嗎?」她雙手也輕輕地愛撫他的背脊。

於是,王小兵耳語了幾句。

聞言,洪東妹笑道:「那你以後怎麼辦呢?」

「這個沒什麼,只要把事情查清楚了,再恢復過來就行了。你說能騙過他們嗎?」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應該能騙過。」她微笑道。

「那就好,我明天再去找其他人商量一下,等到下午,我們就開始做一齣戲。」他笑道。

兩人商量好之後,便相擁著聊些日常的趣事,等到她入睡之後,他便進入玉墜幹活。

按照常例,他花了二個鐘頭煉製丹藥。

隨後,便花三個小時來煉化吸收「強贍藥力,爭取早日儲夠能量打通督脈。

如今,他遇到的對手越來越強,如果不把督脈打通,那都沒法跟對方過招了,別的且不說,單是與太子切磋的事情,就夠喝一壺了。

他想,如果打通了督脈,還可與太子過幾招。

不然,就是以卵擊石。

在玉墜里呆到凌晨五點多,他便出來休息三個多鐘頭。

因為以前跟班主任蘇惠芳打過招呼,說村子里有事情要處理,所以可以不寫請假條,照樣算是請假,而不是曠課。

洪東妹還要休息一下,他便在早上八點多起床,洗漱完畢,吃了早餐,便去找朱馨文。

在飛翼山莊的時候,他聽到那個聲音陰冷的人說「順子」與「田七」。

估計這兩個人會假扮警察。

為了確保自己的戲演得更真實,也為了使自己安全一些,他一定要找朱馨文幫忙。

每次走進小樹林派出所,他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畢竟自己算是半個黑道人物,而堂而皇之來找派出所所長談事情,那有些荒誕的味道。

輕車熟路地進了朱馨文的辦公室,他打招呼道:「文姐,好。」

「不好。」她微笑道。

「為什麼不好呢?」他來這裡,還有一個目的。

說白了,他就是想看一看她的美`臀,想知道她美`臀有沒有翅膀形的胎記,不是他戀著她的臀,而是他要為自己的生命奮鬥。

「你每次來找我都不是好事。」她一針見血道。

聞言,他爽朗笑起來。

坐下來之後,他才摸著肚子道:「文姐,你說的很對。」

「誒,你放過我一次行不行,我幫了你幾次忙,還沒有請你幫過我的忙,等我什麼時候叫你幫了忙之後,你再找我吧。」她含笑道。

「哈哈,可以先存著的嘛。」他掏出了香煙。

不過,她連忙做了個「請別在這裡抽煙」的手勢,阻止他吸煙。

咂了咂嘴,他只好把香煙收進褲袋裡,因為這是她的地盤,他不好意思與她較勁,畢竟好男不跟女斗。

「我先說明,如果是違法的事情,我不幹。」她正經道。

「肯定不違法。」他笑道。

他腦子正在想要怎麼才能窺視到她的美`臀。

如果可以用錢來買這項權力,他願意出一千塊,叫她脫下褲子來,然後瞧一瞧她的美`臀,以確定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兩人的交情很微妙。

說是普通朋友,其實又比普通朋友要稍為進一步。

但說是情侶,那又還差很遠,兩人雖都有點意思,但卻還沒到那一步,是以,兩人之間有一種朦朦朧朧的味道。

其實,從兩人四目交投時會產生淡淡的火花就可看出端倪。

「文姐,你的肌膚越來越漂亮了,哈哈,來,這是美容丸,請你收下。」他先跟她套套交情,待會再把自己真正要說的話說出來。

「我給回錢你吧。」她拉開抽屜,要拿錢出來。

「不用。」他連忙道。

「你也是做生意的,我不能讓你虧本。」她把一張五十元面值的紙鈔遞給他。

「哈哈,文姐,你難道沒有想明白嗎?我當然不是免費給你的。」說著,他藉機握著她的玉手,輕輕地撫摸著。

她俏臉刷地紅了。

然後,快速地抽回了手,佯裝生氣地橫了他一眼。

不過,她粉潤的紅唇卻泛著濃郁的笑意,由此可見,她並不是真正惱他,只是做個樣子而已。

這一點,他也看出來了。

是以,還能嘻嘻笑道:「文姐,你誤會了。」

「誤你個頭,別動手動腳的,我們男女授受不親,你以後再來吃我豆腐,我打斷你的腿。」她坐直了身子,英氣迫人道。

當她身子挺直之後,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便怒突而出。

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的酥胸上,看得津津有味,咂了咂嘴,咽下一口口水。

起先,她不知他正在看什麼,隨後,瞥了他一眼,見他兩眼發光,正盯著自己的胸脯來看,才知他在欣賞什麼,於是連忙豎起文件夾,擋住他的視線。

正看得入迷的他大感失望。

隨即,也坐直身子,但還是看不到她堅挺飽滿的酥胸,便嘆了一口氣。

聽到他嘆氣,她又好氣又好笑,抿著欲笑的紅唇,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然後,將手中的圓珠笑擲向他。

他眼疾手快,二指一夾,便夾住了圓珠笑。

「呵呵,文姐,別亂丟東西啊,喏,給你。」說著,他便遞過去。

同時,他用手去扳豎起來的那個文件夾,想再次一睹她豐滿酥胸的迷人勝景,以求過一過眼癮。

「噗哧」一聲,她笑了。

隨即,拿起文件夾,隔著桌子,朝他打過來。

「咯咯,你再這樣放肆,我可要教訓你了,給我收斂些,別在這裡胡鬧。」她那副清純而嫵媚的神情,十分惹人愛。

「哈哈,文姐,我不敢了。」他躍向後,笑道。

隨即,兩人坐下。

「誒,我告訴你,你以後真的別再這樣無禮了。」她俏臉洋溢著濃濃的笑意,嬌聲道。

「耶,我怎麼無禮了呢?難道不准我看你的嗎?這是什麼道理?」他將椅子挪后一點,然後翹著二郎腿,目的是壓住要露鋒芒的老二。

「不是不準看,而是不準那麼色眯眯地看我。」她提醒道。

「那怎麼樣才叫色眯眯呢?」他問道。

其實,這是他的一個小小的陰謀,只是想再次欣賞她酥胸的勝景而已。

「剛才你看我的那種眼神,就是色眯眯的,有誰像你那樣看人的,別人會害羞的嘛。」她嬌聲道。

「文姐,我發現你上衣有點緊,不信,你挺起胸來,自己看看。」他勸道。

「哪有。」說著,她便挺起胸脯。

剎那間,他雙眼又發光了,定定地盯著她渾圓而高聳的酥胸。

當她看向他的時候,發現他居然又在色眯眯地欣賞自己的酥胸,頓時明白他為什麼會說自己的上衣緊了,於是,將手中的文件夾丟了過來。

「哈哈,文姐,息怒埃」他接住了文件夾。

「出去。」她嘟著紅唇道。

他知道她是開玩笑的,是以,把文件夾還給她之後,坐著不動。

「文姐,我來找你是真的有事請你幫忙,請別生氣,算我不好,惹大人你不高興了,這樣吧,罰我給你按摩一天,行了吧?」他笑道。

「你……」她啼笑皆非。

「哈哈,我是認真的,其實我真的會按摩的,如果你想試一試,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按摩一下。」他搓著雙掌道。

「不用,我健康得很。」她拒絕道。

看著她白裡透紅的俏臉,他好想吻一下她紅暈飛舞的臉蛋。

「文姐,我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他感覺自己的老二蠢蠢欲動,只好用大腿將它壓下去,道。

「什麼問題?」她整理文件夾里散亂的文件。

「你覺得你自己的肌膚夠不夠漂亮呢?」他準備引她上鉤。

「說真的,吃了你的美容丸之後,我覺得我的肌膚真的好了很多,以前有些斑點的,現在都沒有了,像玉一樣,我確實佩服你的能力。」她由衷道。

聽到她的讚美,他感到很高興。

但凡是個人,只要被人奉承,情緒都會很愉快的。

王小兵也不例外,他雖然知道別人在奉承自己的時候,一般懷有某種目的,不過,他可以肯定朱馨文的讚揚是純潔的。

「謝謝,不過,我覺得還不夠好。」他不疾不徐道。

「還不夠好?」她微訝道。

「對,你現在的肌膚可以變得更好一些。」他以肯定的口吻道。

「你的意思是說,多吃你的美容丸,就可以獲得更好的肌膚嗎?」她以手托腮,神情嫻雅而文靜,道。

「不是。」他否定道。

她眨了眨黑亮有神的美眸,等待他說出方法。

清了清嗓子,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要先鼓足一下勇氣,道:「我有一種家傳的『奇功』,可以使你的肌膚變得更為漂亮。」

「不明白。」她如是道。

「是這樣的,我將『內勁』輸入你的體內,將你體內的雜質排出來,就可使你擁有更健康,更漂亮的肌膚。」他淡定道。

聞言,她露出一個很窘的神情。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