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57章不死之身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9日 11:29 [字數] 85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飯館老闆走到王小兵旁邊,小聲道:「這位客人,你還是趕快跑吧。」

「我為什麼要跑?」王小兵掃視一眼還暈倒在地上的三個混混,才盯著略胖的老闆,問道。

「我也是為你好,你不是本地人吧?平時,沒人敢惹他們的,你惹不起的,趁現在他們的人還沒來,你還有機會逃走。」飯館老闆催促道。

「如果他們叫人來,我們也叫來。」曹致兒淡定道。

「姑娘,你又何必呢?等到他們的老大來了,你就知道後悔了。」飯館老闆冷笑道。

「他們的老大是誰?」王小兵從飯館老闆的語氣聽出,這三個混混的老大可能是個大惡人,為惡一方,專欺善弱。

飯館老闆搖頭。

「你不知道他們的老大是誰?」王小兵問道。

他感覺飯館老闆是不想說,而不是不知道,剛想上去拉住就要離開的胖老闆,卻見其使了個眼色,然後就溜走了。

隨即,王小兵瞥了一眼街對面,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除了有兩個男青年正在看著這邊之外。

剎那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估計街對面那兩個男青年與暈倒在地上的三個混混是一夥的。

因此,飯館老闆怕惹事,才不敢再跟自己多說話了。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那就說明三個混混的老大極有可能會很快趕到這裡。

畢竟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王小兵覺得還是離開比較好。

是以,道:「致兒,我們走。」

「怕什麼,反正已點了菜,先吃了再走。我打電話叫人過來。」說著,便拿起大哥大打電話。

曹致兒在南夏市也算有勢力,這一點,王小兵是很清楚的,既然她不想走,他也不勉強。

不過,他不想將事情搞大的原因由於自己與霍少東的綁架案有關,如果又被請到派出所去喝茶,那就有可能會引起民警的注意,從而拘留自己,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致兒,你不怕?」他重新坐下。

「有你在,我不怕,咯咯,我叫二三十人過來就行了。」曹致兒已打通了電話。

隨即,她交代了幾句,無非是要電話那頭的人帶人馬立刻趕來之類的,說完之後,便掛了機。

「哈哈,我們換一間飯館吃飯也一樣的。」他笑道。

「就這間。」她有點任性道。

估計她剛才也感覺到三個混混要調戲自己,所以現在氣還未消,要跟對方耗下去。

王小兵隱隱之中感覺事情有點棘手,照飯館老闆那副驚恐的神色來看,估計三個混混的老大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霸,如果對方沒帶槍械前來,那倒還沒什麼,不然,就頗為麻煩。

但看曹致兒那副倔性子,好像不與對方干一場是不會罷休的了。

是以,他能做的就是儘力保護好她。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便聽到有隆隆的車聲由遠而近。

轉眼間,一輛王小兵不知名的小轎車與十數輛摩托車開到了飯館前面,停了下來,至少有三十多人,個個凶神惡煞似的,一副大開殺戒的樣子。

在飯館外面吃飯的顧客見這等情況,都閃開了。

轉眼間,只剩下王小兵與曹致兒坐在餐桌旁,顯得醒目而突兀。

有幾個打手走過來,扶起了原先被打暈倒在地上的三個混混,弄醒了他們。高瘦男醒過來之後,見到己方的人馬來了,立時精神大振,指著王小兵,道:「兄弟們,幫我報仇,就是這**毛欺負我們1

隨即,便有數個打手持著砍刀沖向王小兵。

曹致兒俏臉浮上一層驚慌。

畢竟她叫的人馬還沒有來,而對方卻來了這麼多人。

王小兵端坐著,背對著敵手,耳聽八方,眼觀六路,聽到有腳步聲沖向自己,已心中有數,當一把砍刀劈過來之時,身形一側,斜向上掃出右腿,正好打在那個打手的腦袋上。

下一霎,身影如鬼魅一般穿梭於數個打手之間,拳打腳踢,將他們放倒。

這一波斗戰下來,對方不敢再貿然衝上來了。

本來,曹致兒還擔心王小兵會受傷,如今見他身手那麼好,不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到那輛不知名的小轎車並沒有人下車,按常理來說,裡面的人必然是這群打手的老大。

就在這時,小轎車的車門打開了。

一個理著平頭的魁梧壯漢從駕駛位下來,冷冷地盯著王小兵。

正當王小兵以為那廝是這些打手的老大的時候,卻發現那廝打開了後座那邊的車門,這一動作,表明坐在後座的才真正是老大。

旋即,便有一個留著長發的中年男子下了車。

那個長發中年男並不算強壯,但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勢,特別是他那對深淵一般的眼睛,好像正在散發出無窮的死亡氣息。

「難道這個就是長毛?」王小兵微怔,心裡立刻暗忖道。

長發中年男死死地盯著王小兵,一步一步走過來,那些打手都讓開一條路,讓他走進來。

「老大,就是這**毛欺負我們,我們本來在這裡吃飯的,他卻叫我們走開,我們不走,他就打我們。」高瘦男胡說道。

「你,你,你小子活,活膩了!?」長發中年男盯著王小兵,陰森道。

說話間,他的臉龐升起一層黑氣。

看著那張充滿了邪惡的臉面,教人會毛骨悚然。

就是王小兵這種有膽量的人見了,也會心生寒意,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居然有人的臉面如此恐怖的。

「小兵。」曹致兒的聲音有些輕顫。

王小兵回頭瞥了她一眼,做了個鎮定的手勢,他明白她害怕什麼。

「我可以告訴你,事情不是像他說的那樣,他顛倒來說了。」說著,王小兵便掏出錢包。

在場的眾人還以為他要賠錢給對方呢。

殊不知,他從錢包里拿出一塊巴掌大小的棉布,亮給長發中年男看。

剎那間,長發中年男臉龐掠過一抹濃郁的驚訝,但很快又恢復了那種兇狠之極的神情,問道:「你,你,你到底是,是什麼人?1

至此,王小兵能確定對方就是長毛了。

原先,他以為對方喝醉了,才會說話不流利的,如今看來,對方是有口吃的毛玻

「我是老爺子的朋友,這塊信物是他給我的,叫我來找一位綽號叫長毛的朋友,說長毛見了信物,就會幫我。」王小兵不慌不忙道。

「拿,拿過來1長發中年男低喝道。

隨即,便有打手走過來從王小兵的手裡將那塊棉布拿過去。

長發中年男將棉布拿在手裡看了又看,又沉思了片刻,才將棉布收進衣兜里,冷道:「你,你,你跟我來1

說著,轉過身要離去。

忽然之間好像想起什麼,便盯著高瘦男三人。

高瘦男想不到王小兵與長毛有關係,嚇得臉無人色,立刻跪在地上,自己打自己的耳光,驚恐道:「老大,我們錯了,饒命埃」

「惹,惹,惹我的朋友,你們自己斷,斷一指1長毛的話語透著無窮的陰森,就像是從地獄里發出來的。

高瘦男等三人不停點頭,表示服從。

隨即,他們各自從同夥的手中要了一把利刃,便切了小指。

看著這一幕,王小兵都微感震驚,想不到長毛這麼有震懾力,只一句話,便使高瘦男三人乖乖接受懲罰。這種暴力的家法,正是黑幫用來使門徒有規矩的法寶。

隨後,王小兵載著曹致兒,跟在長毛的轎車後面。

路上,曹致兒驚慌道:「小兵,跟他去會不會有事呢?要不要我打電話給朋友,叫他們跟來呢?」

「不用,我想他不會對我們下毒手。鎮定些,我會應付他的。」王小兵安慰道。

「我看到他那雙眼睛都怕。」她如是道。

「他真的是一身死氣繞體,你說的事情可能是真的。」王小兵猜測道。

如今,終於見到了長毛,王小兵才有點相信曹致兒之前所說的並不是完全荒謬的。那麼長毛真是個不死之身?

這一點,王小兵難以相信。

待會,他準備找個機會好好向對方了解一下。

不久,便跟著長毛到了一條不大不小的河邊,停了車子,那個平頭司機便走過來,道:「我們老大叫你過去。」

王小兵點了點頭。

隨即,對旁邊的曹致兒道:「你在這裡等我。」

「小兵,我怕,你別離開我。」曹致兒想起長毛這個人,渾身便起雞皮疙瘩,拉住王小兵的手臂,嬌聲道。

「你在車裡等我。我到前面那台車子去。別怕。」他輕吻她的紅唇,安慰道。

然後,他下了車,走過去,坐到了長毛的旁邊。

那位平頭司機則自覺地走開去了,站在十數米之外把風,十分識趣盡責。

與長毛一起坐在後座,王小兵感到有一股寒氣瀰漫過來,使人感到陣陣冰涼,瞥了一眼對方,自我介紹道:「我叫王小兵。」

「廢,廢,廢話少說,有,有,有什麼要我幫忙?」長毛像個死人,一動不動。

如果不是見他嘴唇在動,還道他升天了。

因為他臉龐罩著一層淡淡的黑氣,而眼神又有獃滯的樣子,使人覺得他命不長。

「說來話長。」於是,王小兵不慌不忙將霍少東被綁架的事說了出來,最後道:「我想請你幫我查一下霍少東在哪裡,還有那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說完,他盯著長毛。

以王小兵的經驗看來,長毛確實是比豺狼還要更兇狠的傢伙。

不過,他真真實實地看到長毛渾身打了個哆嗦,而且還看到對方那雙如蒙著一層灰氣的眼睛掠過一抹驚恐。

長毛也會害怕?

王小兵心裡暗笑,感覺長毛終究是個人。

不過,在同時,他又感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長毛都會害怕,那不正說明自己將要調查的事情非同一般嗎?

「我,我,我幫不了你1長毛的話音居然震顫。

「長毛兄,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呢?我感覺你知道一些內幕。」王小兵如是道。

「我,我,我勸你,還,還是算了吧,別,別再查了,這,這不是你所能查的。如,如,如果你想活長命一些,就,就放棄1長毛勸道。

聽他說話,王小兵有一種想自殺的感覺。

因為聽了老半天,還沒有聽他說多少句,老是卡在一個字之間很長時間。

王小兵哈哈大笑起來,他是聽到長毛勸自己放棄調查從而獲得活久一些的機會,才感到滑稽,因為長毛不知道,他正是生命只剩下三年,才不得不來尋找四位天使,而他覺得霍少東與神秘人這夥人極有可能會傷害天使,所以他必須查清楚。

這是其一。

其二,如今他背著綁架霍少東這個黑鍋,不查清楚也不行。

有了這兩點,王小兵根本沒得選擇,他只有把霍少東被綁架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那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同時也能解開自己的好奇——就是看神秘人與天使會不會有關係。

聽王小兵朗聲大笑,長毛很是不爽。

「你,你,你笑什麼?!我,我一隻手就可掐死,死你1長毛雙眼黑芒暴閃,冷喝道。

「如果我任由你掐,估計你真的辦得到。我笑,是因為你不知道我命不長,明白嗎?」王小兵迎視長毛那對幽靈一般的眼睛,嘴角一咧,扯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聞言,長毛暗吃一驚。

「誰,誰,誰要取你性命?我,我幫你擺平1長毛的聲音像是在肚子里發出來的。

「我說了,如果你能幫我查出霍少東現在在哪裡,還有那個神秘人的底細,就是幫了我的忙。」王小兵氣定神閑道。

「不1長毛不假思索道。

當他只說一個字的時候,便沒有口吃的毛玻

「長毛兄,我發覺你也有害怕的時候,那是不是說明你認識那個神秘人呢?」王小兵心裡不悅,問道。

「這,這,這不關你的事1長毛冷道。

「我聽老爺子說,你當年許諾只要見到信物,不論什麼事都會儘力幫忙,是不是?」王小兵心平氣靜道。

「哼!我,我,我是那樣說過,但,但有些事情,我,我也幫不了,你,你別拿這個來,來壓我,我,我會殺了你1長毛有三分惱怒道。

「那你直說吧,你能幫我什麼忙?」王小兵吁了一口氣,道。

「我,我,我能幫你的,就,就是勸你別再管,管這件事,那,那就幫了你的忙了1長毛振振有詞道。

王小兵聽了很惱火。

「笑話,我已告訴你,我的命不長1王小兵沉聲道。

聞言,長毛很認真地打量王小兵,似乎要從他的眼神與臉色來看出端倪,或者要看穿他的心肝脾肺腎,找出他說謊的證據。

可是,長毛看不出王小兵在撒謊。

「那,那,那你告訴我,誰,誰想要你的命?1長毛揮著手,怒氣沖沖道。

「不是告訴你了嗎?你如果能幫我查出霍少東在哪裡,那就可使我活得長久一些。如果再能幫我查出神秘人的底細,那我又可以活得更久。」王小兵重提老話。

「桀桀……」長毛陰笑。

王小兵發現,長毛在說一個字或在笑的時候,沒有口吃的情況出現。

那一聲聲又尖銳又冷硬的笑聲使人聽了非常不舒服,如果在夜晚的郊外聽到這種鬼叫,真的會嚇得人寒毛直豎的。

等長毛笑完,已是二分鐘之後的事了。

「長毛兄,你的笑聲真的不好聽,不過,我想知道你為什麼笑?」王小兵問道。

「桀桀,小,小子,你,你讓我感到好,好笑!桀桀,我,我,我老實告訴你,你越想查那個神,神秘人,你就死,死,死得越早1長毛以萬分肯定的口吻道。

王小兵感覺他說的是真的。

這也可以從側面說明,那個神秘人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這個陰謀會不會與天使有關呢?如果與天使有關,那就肯定與自己有關,畢竟,自己的性命與天使掛鉤了。

「那你幫我查出霍少東在哪裡,怎麼樣?」王小兵只好退求其次。

「哼,我,我,我查出來,跟,跟沒查出來,其,其實都,都是一樣的。你,你,你知道了也沒用。」長毛冷笑道。

「那你要不要報恩嘛?」王小兵乾脆問道。

「你,你,你別拿,拿這個來壓我,老,老,老子會殺你1長毛瞪起眼睛,瞳孔里遍布駭人的血絲。

「哈哈,原來長毛兄是個背信棄義的人,哈哈,還虧老爺子鐵了心稱讚你是一位講信義的人,我呸,原來你是個這樣的東西1王小兵激將道。

「你1長毛大怒。

隨即,他左手化爪,朝王小兵的脖子掐了過來。

不過,王小兵早有準備,將右手擋在了前面,使長毛握住自己的右小臂,沒有掐中脖子。

就在這時,王小兵看到自己的右臂的肌膚表層有黑氣在瀰漫。

那情況,就好像肌膚已感染了什麼細菌一樣,成千上萬條黑絲在自己的肌膚上交織著前進。

而且,王小兵還感到右臂有一種被腐蝕的感覺,被黑氣覆蓋的肌膚灼痛,好像要裂開一般,使人感到陣陣的痛楚。

長毛露出陰森的嘲笑。

在這危急的時刻,王小兵也想不了那麼多,立刻催動中級三昧真火。

當中級三昧真火由氣海里通過經脈快速地匯聚到右臂上時,使整條右臂布滿了一條條金色的線條,轉眼間,便彷彿燒紅了右臂。

「嗤!嗤-…」

只聽到一連串清脆的聲響從肌膚髮出來。

隨後,便見到中級三昧真火開始將那些黑氣驅趕出肌膚,轉眼間,那些黑氣便倒流回長毛的手上。

「咦!?」

長毛大吃一驚,駭然鬆了手。

他想不到王小兵居然可以反擊,是以,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死死地盯著王小兵,好像在看一條吃草的腹蛇,聲音微顫道:「你,你,你這是什,什麼東西?1

「長毛兄,一山還有一山高。」王小兵以頗富哲理的口吻道。

「你,你,你到底是誰?!你,你找我,我有什麼目的?」長毛露出驚駭的眼神,問道。

「哈哈,長毛兄,你不用這麼大驚小怪,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是老爺子的朋友,來找你,就是為了查清霍少東的事情,還自己一個清白。」王小兵鎮定笑道。

「如,如,如果你不聽勸告,那,那就算了1長毛明顯對王小兵有三分懼意。

「那你是不準備報恩的了?」王小兵收斂笑容,問道。

「哼,我,我,我什麼時候說,說過不報,報恩?」長毛又激動了,「我,我,我是說,你,你提的條,條件,我,我幫不了1

王小兵感到無奈。

忽然之間,他腦際掠過一抹荒誕的念頭。

雖不是很清晰,但也足以使他產生一個猜想:那就是長毛有可能就是神秘人!或者說,長毛兄與神秘人也是一夥的!

想到這裡,王小兵感到有一股涼氣從脊柱直躥上腦頂。

自己的猜測對不對呢?

其實,如今就可以試探一番,是以,他淡淡道:「長毛兄,你就是神秘人吧?」

聞言,長毛兄打了個冷戰,肉跳了一下,死死地瞪著王小兵,明顯是惱羞成怒了,口吃非常明顯:「你,你,你說,說什麼?!我,我,我會,會殺了,了你,你1

「哈哈,我只是隨便說說,何必在意。」王小兵感覺對方真的會拚命,以輕鬆的口吻道。

長毛也不知是怕得渾身顫抖,還是氣得渾身暴跳。

「你,你,你走吧1他冷道。

「長毛兄,那請把那塊爛布還給我,我要帶回給老爺子。」王小兵嘆了一口氣,道。

「哼,我,我,我不是食言的人!既,既然你要,要找死,那,那我成全你!我,我幫你找,找出霍少東的下落1長毛用鼻孔哼道。

「好!謝謝長毛兄1王小兵伸手出來要與他握手。

不過,此時王小兵右臂還是處於紅通通的狀態,就像是一條燒得快化成鐵水的手臂。

長毛不敢與他握手,盯著他的右臂,帶著三分驚訝的口吻道:「你,你,你修鍊了什麼,么,么神功?」

「哈哈,告訴你也無妨,正是奪命三千火龍掌1王小兵笑道。

長毛神情很古怪。

因為他無法判斷王小兵說的是真還是假。

是以,他既有不滿,又有憤怒,還有疑惑,更有妒忌,種種神情混合在一起,使他那張黑氣瀰漫的臉龐更為駭人。

幸好是在白天,如果在夜晚與他坐在車廂後座里,會嚇死不少人。

「等,等,等我查到了,再,再通知你1長毛做了一個請下車的手勢,冷道。

「你雖比較令人討厭,不過,我必須承認,你確實是個講信用的人,這一點,我覺得老爺子對你的評價是對的。」王小兵臨時給對方戴了一頂高帽。

隨即,把大哥大號碼寫在小紙條上,遞給長毛。

王小兵留意到一個細節,當長毛伸手接過那張紙條的時候,那張白色紙條也被黑氣瀰漫了。

對於長毛的傳說,王小兵感到非常好奇,如果此刻不問,估計以後也沒有機會問了,於是在下車前一刻,問道:「長毛兄,聽說你是不死之身?」

這回,長毛露出一個陰鷙之極的笑容。

「你,你,你嫉妒我了?桀桀,那,那句老話叫,叫做好,好奇害死貓!你,你小心1長毛威脅道。

「如果人類沒有了好奇,那就沒有了前進的動力。我對你的傳說真的很感好奇,你能不能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可以小小滿足一下也行,你真的被槍斃過?」王小兵問道。

長毛的臉龐突然現出熊熊的陰狠之色。

「我,我,我可以告訴你,有,有些傳說是真的!有,有些傳說是假的。」長毛又快要激動了。

「長毛兄,我不知你怕什麼,為什麼不敢承認呢?是不是因為裡面包藏著什麼貓膩?」王小兵已打開了車門,冷笑道。

「我,我,我警告你!別,別來調查我!我,我會把你吃了1長毛一把拉住他的左手。

剎那間,王小兵又感到左臂有一種被腐蝕的疼痛。

隨即,他催動中級三昧真火飛速趕到左臂,使整條手臂都火紅起來。

一連串「嗤嗤」聲爆響起來,那些彷彿有生命的黑氣又急速倒流回長毛的手裡,使長毛不得不立刻鬆手,滿臉的憤怒之中夾雜著三分驚愕。

「別亂動手,我怕傷著你。」王小兵笑道。

因為知道自己的中級三昧真火克制住了對方的黑氣,他才敢這麼說。

雖不知長毛那些黑氣是什麼,但王小兵猜測那是一種很特別的能力,而當他想到「特別的能力」這個片語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太子。

太子也擁有特別的能力!

這麼說來,長毛縱使不是神秘人,那也跟神秘人有關!

在下車那一剎那,王小兵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既然長毛與神秘人是一夥的,或者根本就是同一個人,那自己的處境不是很危險嗎?

本以為可以找長毛幫很多忙,現在看來找到他,其實相當於惹到一個大麻煩。

萬一長毛就是神秘人,那自己凶多吉少。

以後長毛要是說查到了霍少東的下落,那是應該相信他的話,還是不信好呢?

對於這個棘手的問題,王小兵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做,他現在的腦袋真的有幾分紊亂,只好等回去再好好思考一番。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