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47章兩美人纏住他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4日 06:57 [字數] 83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蘇惠芳體內的欲`火也頗高了。

但她心裡的矜持一樣還存在,是以,死死堅守著底線。

不然,她會自動倒進他的懷裡,與他做那令人銷魂的男女快活體育運動。但她也確實快要堅持不住了。

聽王小兵詢問,一時不懂他的弦外之音,答道:「好埃」

其實,他的意思是說要跟她在床上鍛煉身體,是以,當得到了她的允許之後,他一把抱住了她。

「矮,你幹什麼抱著我啊?」她伸手推他,嬌聲道。

「惠芳,我抱你到床上吧,好嗎?」。他鼻孔發出「呼哧呼哧」的粗重聲響,興奮道。

「哈?不用,就在這裡就可以了。快點吧,我還要睡覺呢,別磨蹭了。」她神情頗為嬌窘,俏臉紅得好像快要出血,羞怯道。

「也行1他便伸手扒她的褲子。

「矮,你幹什麼脫我褲子啊?」她連忙提著褲子,微嗔道。

「惠芳,你剛才不是說讓我來幫你降一降欲`火嗎?」。他厚著臉皮,凝視著她秋波宛轉的美眸,道。

至此,她才明白他想幹什麼。

隨即,她解釋道:「我是叫你快點給我排毒啊,你想到哪裡去了呢?」

聞言,他感到有些許的尷尬,原來是自己誤會了她的意思,只好訕訕道:「好的,其實我的意思就是抱你到床上,待會排毒完畢之後,如果你太累,就可立刻休息。」

「我還要洗澡。」她體表也已有一層黑色油質。

「那好,我就在這裡繼續給你排毒吧。」他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愛撫她的酥胸。

他暗忖,只要自己再多挑逗她幾分鐘,不怕她不來性趣。其實,如果時間允許的話,他真的會成功的。

可是,他忘記了姚舒曼這個美人。

此時,姚舒曼已洗好了澡,來到了蘇惠芳的宿舍,就站在兩人旁邊。

「小兵,怎麼惠芳要那麼久的?」她瞥見蘇惠芳俏臉紅暈亂舞,嬌態十足,感覺兩人在這裡有特別的動作,問道。

「哦,各人體質不同,所需要的時間也不同的。」他撒謊道。

有了姚舒曼在場,他感到不好下手了。

於是,只好催動中級三昧真火下移到蘇惠芳的美`臀,除了欣賞她的神秘山洞之外,還要觀察她美`臀是否有翅膀形的胎記。

不消三分鐘,他便看遍了她的美`臀。

知道她不是四位天使之一,微有失望,但在她的嬌軀里愛撫了那麼久,也足以彌補那份期待了。

本來想在她的體內繼續按摩的,但由於姚舒曼在場,他不好意思再搞下去,又給蘇惠芳排毒三分鐘,便收回了中級三昧真火。

「我先洗澡,你們坐吧。」蘇惠芳客氣道。

「哦,我也回去睡覺了,我感覺現在比以前更健康了。」姚舒曼站了起來,道。

王小兵發現她不停地向自己使眼色,明顯是要自己也出去,於是笑道:「等我恢復元氣之後,再給你們排毒,包你們會更健康。我也回宿舍了。」

說著,他便與姚舒曼走出蘇惠芳的宿舍。

蘇惠芳送兩人出門口,又寒暄了幾句,才關上門,自去洗澡了。

而王小兵先是佯裝回宿舍,走到樓梯口,聽到蘇惠芳關了門,便悄悄地溜回來,踅進了姚舒曼的宿舍。

兩人在床上激戰了三個鍾,才結束戰鬥。

等到哄姚舒曼入睡之後,王小兵才進入玉墜里幹活。這是他每晚都要做的事情。

如今,他已打通了任脈,只感覺內勁在胸腹之間不停地流漾著,就像有一面氣盾護在胸口,非常奇妙。

以前,他不知打通任督二脈的好處。

直到現在,他終於明白了,一旦純陽力量與純潔氣體可以在體內作循環流動,那人就相當於多了一層護甲,在斗戰的時候不易受傷。

他知道,只要繼續吸收煉化「強身丹」,那估計在不久的將來,就有足夠的內勁沖開督脈了。一旦把任督二脈都打通了,戰鬥力便要大幅提升,到了那時,他會考慮要不要跟太子切磋一下。

在玉墜里呆了數個鐘頭,直到凌晨四點多才出來。

摟著姚舒曼溫潤的身子睡了二個多鐘頭,還不到早上六點半的時候,他便悄悄溜出了她的宿舍,到飯堂去吃早餐。

他老爸王叢樂還誇他起床早,其實,他是怕起遲了,到時被人撞見,免不得惹非議。

吃了早餐,便到教室去上早讀。

早上十點鐘的時候,他接到了黑寡婦打來的電話。

黑寡婦雖是他的情人,但從來不會打電話來跟他卿卿我我的,只要有電話來,那多半是不妙的事情。

是以,每每接到黑寡婦的電話,王小兵都會猜測太子又有了什麼新的動向。

上到樓頂,他點燃一支香煙,邊抽煙邊講電話。

「老婆,有什麼事嗎?」。回想起把黑寡婦征服的情景,他依然興奮,問道。

「有很大的事情。太子準備謀殺你,你一定要小心,他好像對我有些提防,有些事不讓我知道,所以我不清楚他的計劃。」黑寡婦提醒道。

「我知道了,是了,昨天太子有沒有派人圍攻我?」他問道。

「昨天有人攻擊你嗎?」。她好奇道。

由此,他覺得她不知道情況,他替她擔心,覺得她已引起了太子的懷疑。

「老婆,你自己也要小心,如果太子已開始懷疑你了,那你要準備好隨時離開那裡。」他不想看到她出事。

「這個我知道怎麼做。」黑寡婦柔聲道。

平時,她依然裝出一副冰冷冷的模樣,估計沒有幾個人能聽到她溫柔的聲音。

與黑寡婦通完電話之後,王小兵站在天台上,眺望著遠方的天際,思忖太子會用什麼陰謀來害自己。如果不提前做個防備,到時則比較麻煩。

抽完一支香煙,他便回教室繼續上課。

中午,他抽時間去看望霍少東,噓寒問暖,使對方感受到自己的關懷之意。

在還沒有想到怎麼虜獲曹茹詩的處女之身之前,王小兵不可能讓霍少東輕易離開小樹林集市的。

如今只找到一位天使,那就要好好地保護她,不讓別的男子搶走她的身子耕耘權。

王小兵認為,想要與曹茹詩在一起,只要得到劉姐的同意,那便行了。是以,他感覺先征服劉姐,然後向她道明自己喜歡曹茹詩,估計能得到她的撮合。

這是一條頗為別具一格的計謀。

與劉姐接觸過之後,他發現她對自己頗有好感。

有了這個基礎,那就有機會征服她,不過,得讓她知道自己擁有不世出的老二,或者會事半功倍。

是否真的能成功呢?

王小兵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他覺得至少成功機率在八成以上。

是以,他準備找個時間去曹家,再以排毒為由,單獨與劉姐在一間房間里,那麼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他只要多撩撥她的欲`火,估計她會上鉤的。

其實,如果單純想要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也不用跟劉姐有一腿。

問題就在於,以後要經常與曹茹詩在一起,這樣一來,就需要劉姐的支持了,不然,肯定難以達到目的的。

打好了主意,就差去實踐了。

他想等縣城的養生堂分店開張之後,再去曹家作客。

而這幾天內,養生堂分店就能裝修好,再買些辦公用具,然後揀個好日子,就能開張了。

他想找陳老爺子的孫女陳圓圓做店員,不過,這需要她同意才行。

等到養生堂分店的店鋪裝修好之後,再去找她聊一聊,順便尋機觀察一下她的美`臀,看她是不是四位天使之一。

如今,他身邊熟悉的美人,就剩下莫盈盈與陳圓圓的美`臀廬山真面目沒有見過。

他希望她們之中有一位是四位天使之一。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只要還沒找齊四位天使,他都睡不安穩。

世界之大,自不用說,他不可能到每一個城市去找她們,那樣也不現實,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株待兔。這個方法,看似很笨,但對於這件事而言,卻是非常正確的。

方雅靜之前說過,四位天使極有可能會出現在王小兵的身邊。

這一猜測,已被初步證實是對的。

是以,王小兵只等著就行了,在等待的日子內,還要把有可能是天使的美人探查清楚,以免她們是天使之一,而自己又不去了解,那就悲催了。

霍少東對王小兵的美容丸非常有興趣,道:「王先生,你的美容丸是你進貨的還是自己生產的?」

「自己生產的。」王小兵如是道。

「我可不可以從你這裡進貨呢?」霍少東居然這樣問。

「可以埃不過,這有個難處,因為我自己有養生堂分店要供貨,可能批不了多少貨給你。」王小兵解釋道。

「我跟你合夥在南夏市開養生堂分店,怎麼樣?」霍少東提議道。

「怎麼個合夥法?」王小兵問道。

他其實不想跟人合夥,因為丹藥是自己的,租個店鋪不用多少錢,沒什麼必要分利潤給別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條件可喜,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畢竟自己在南夏市人生地不熟,藉助他人的力量在那裡打開一片天地,也未嘗不可。

但霍少東是個危險人物,王小兵不想與他合夥做生意。

「你只供貨,剩下的其它事情全由我包了,而利潤則八二分成,你覺得如何?」霍少東誠懇道。

一般來說,只要是經商的人,都會盡量爭取到最大利益的,而霍少東一開口便做出大讓步,如果不是他不諳生意之道,那麼就是他有其他陰謀。

「行是行,操作起來可能有點困難。」王小兵沉吟道。

他在猜測對方搞什麼把戲。

下一秒,聽到霍少東的話,他便有些明白了。

「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就回去找好店鋪,你到時告訴我怎麼裝修就行了。」霍少東搓掌,興奮道。

如果讓霍少東回了南夏市,那就相當於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

王小兵不是不喜歡賺錢,但與生命相比較,他會選擇生命,畢竟自己的生命與曹茹詩聯繫在一起,不得不小心。

是以,他笑道:「不急,有的是時間來搞,你先教我彈鋼琴吧。」

「那你什麼時候買琴回來?」霍少東問道。

「很快了。」王小兵敷衍道。

其實,他根本不打算買鋼琴,只是想拖住對方而已。

如果現在不是個文明年代,他早就下手將霍少東的小命結果了,那就免去了許多麻煩。

「王先生,你身手那麼好,不如教我幾招,我想學來防身。」霍少東忽然道。

「我其實身手很一般。」王小兵謙虛道。

「別這麼吝惜,就教我幾招吧,我也略為學過一下散打,但只是三腳貓工夫,想請你指點一下。」霍少東口氣明顯是想切磋一下。

王小兵心念電轉,在猜測對方的用意。

「行,我們可以相互學習,等我有時間,我們再過兩招。」他笑道。

「現在吧,就在這裡,我是個心急的人,只要對哪樣事情有了興趣,就想早些學會,並且成為高手。」霍少東將小客廳的椅子移到牆角,道。

「那好吧。」王小兵感覺對方是想來試自己的真實實力。

為什麼要試自己的真實實力呢?

關於這個問題,王小兵是這樣想的:如果霍少東不清楚自己的實力,那就不知該怎麼來對付自己,一旦摸清了自己的底子,那就處於知彼知己的條件下,要收拾自己,也會容易許多。

當然,這只是王小兵的猜測而已。

而事實是不是這樣,那誰也不知道,王小兵只是想留多個心眼,以免自己被陰掉。

於是,在與霍少東的切磋之中,他就示弱,裝出用盡了能耐,還差點被對方打倒的樣子。他演得惟妙惟肖。

切磋了五分鐘,以霍少東佔上風結束。

「霍老師,想不到你功夫也這麼利害1王小兵贊道。

「王先生,你沒有出全力吧,我知道你給面子我,所以讓著我,要是你全力攻擊我,我肯定要被你打到撲街。」霍少東氣不喘,臉不紅,道。

而王小兵此時則是急促喘著氣。

武者,從呼吸就可看出高低,特別是經過一番搏殺,更能從呼吸分出強弱。

強者,一般能很好地控制自己體內的氣流,做到有的放矢,把力氣都用在該用的地方,不會隨便浪費力氣,而且,在運氣方面也更勝一籌,這樣就不容易累。

而弱者,或者有一定的力氣,但不懂得合理運用,一番斗戰下來,便幾乎精疲力竭了。

是以,王小兵假裝喘氣,來表明自己是個弱者。

而霍少東看到這一幕,居然流露出興奮的神色,估計他覺得王小兵沒什麼了不起的。

當時在縣城遇到那批歹徒的時候,王小兵記得霍少東顯出很驚慌的樣子,而今,他顯出的武術底子,絕對是個練家子,是以,王小兵能確定他彼時的害怕是裝出來的。

「霍老師,以後還請你多多指點。」王小兵拱手道。

「誒,你別笑話我了,我要你多多指點才是。對了,王先生,你那天用的那把是什麼刀?」霍少東話題一轉,問道。

「哦,砍刀,很普通的,不難買到的,你想買?」王小兵撒謊道。

「我也想學刀法,不如將你那柄刀賣給我,怎麼樣?我會給兩倍的價錢你。」霍少東懇求道。

「不用錢,明天我帶來給你。」王小兵爽快道。

「那太謝謝你了1霍少東感謝道。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王小兵便告辭,駕駛著桑塔納回東興中學了。

回到學校,他便打電話叫手下去買一把砍刀來,他以為隨便拿一把砍刀給霍少東就行了,不料,他錯了。

第二天中午,他帶著那把用報紙包紮好的砍刀去到霍少東的住處。

當霍少東拿著那把砍刀看了看,便搖頭道:「王先生,這把砍刀不是你那把吧?」

聞言,王小兵微吃一驚,當時,在南夏市,他手中沒有更好的武器,所以只好使用碎雪,加上想實踐一下自己學到的幾招刀法。他感覺那些戴面具的歹徒不認識碎雪。

在華龍縣縣城,他也是覺得那些兇徒不認識碎雪,才使用的。

如今看來,霍少東似乎認識碎雪。

或者說,霍少東不知那把刀叫碎雪,但他知道它的特別之處。

如此一來,王小兵不得不重新審視霍少東了,但凡想得到碎雪的,多半是敵人,是以,他笑道:「霍老師,其實這把砍刀比我那把還要更好。」

「那將你那把給我,怎麼樣?」霍少東執著道。

「舊東西拿不出手,霍老師,你還是收下這把新刀吧。」王小兵婉拒道。

「這樣吧,王先生,我們來切磋一下刀法,如果我能贏你,那你就把那把刀送給我,怎麼樣?」霍少東提議道。

「不好,刀槍無眼。」王小兵拒絕道。

見對方說得那麼自信,王小兵感覺霍少東越來越不簡單,但如今自己的身手實力也提升了不少,估計不會遜色於他。

「點到為止,怎麼樣?」霍少東道。

「不好。」王小兵搖手道。

「那算了,王先生,你現在沒帶那把刀來吧,不如今晚帶來給我看一看,好嗎?」。霍少東請求道。

一般人,不可能對一把外表比較普通的刀這麼感興趣。

因此,王小兵更加肯定霍少東是想得到碎雪。那麼他會不會跟太子是一夥的呢?

忽然間,王小兵好像想到了什麼,心頭微震,因為給太子特殊能力的人就在南夏市,那霍少東會不會與那個神秘人有關係呢?

如果自己的猜測正確,那自己就危險了。

既然那個神秘人可以給予太子特別的能力,那換言之,也可以給予霍少東特殊的能力。

想到這裡,王小兵重新打量霍少東,思忖對方到底會什麼特別的能力,難道也像太子一樣,雙手會變雙刀?

因為他良久沒有回答霍少東的話,霍少東微笑道:「王先生,怎麼了?」

「哦,沒問題。」王小兵只想離開這裡,回去考慮一下。

「那就這麼說定了。」霍少東笑道。

辭別了霍少東,王小兵駕駛桑塔納去找洪東妹,彼時,已是下午二點鐘了。

是以,洪東妹也睡了幾個鐘頭,不算很累,兩人見面自然要在床上鍛煉一下身體,直到她求饒為止,才結束激情大戰。

他趴在她的嬌軀上,輕撫她的豐滿雙峰,道:「老婆,我跟你說一個人。」

「誰?」她秀髮濡`濕凌亂,頗有三分狂野的味道。

於是,王小兵把霍少東的情況跟她說了,也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那你要小心了,你為什麼帶他來這裡呢?那不是使你更為危險嗎?」。洪東妹不了解四天使的事情,疑惑道。

王小兵不便告訴她。

畢竟,這件事要保密,就像玉墜的事情一樣。

他對洪東妹是比較了解的,知道她不會隨便泄露別人的秘密,但並不能代表在任何情況下她都不會泄露出去。因為可能在某種很偶然的情況下,她一不小心把秘密說出去,假如又正好被有心人聽去了,那就麻煩了。

是以,他不想把四天使的事說給她聽。

「我只是想捉弄一下他,才請他來的,現在發覺他是個危險人物。」王小兵輕吻她的紅唇,道。

「那叫他走,會不會好些?」洪東妹提議道。

其實,王小兵有一個很大膽的想法,他想由霍少東找出那個神秘人。

當然,如果一定要這樣做,那前提條件就是要確定霍少東確實與那個神秘人有關聯,不然,則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怎麼樣才能確定霍少東與那個神秘人有關呢?

這是王小兵要解決的問題。

「老婆,我是這樣想的,假如他真的與那個神秘人有關,我們就可捉起他,由他的嘴裡問出那個神秘人是何方神聖。」王小兵坐了起來,把她抱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現在要捉起他?」她輕晃腰肢,晃動雙峰,磨著他結實的胸膛。

「問題就在於還不能百分百確定他與神秘人是一夥的。」作為回報,他也施展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

兩人情意濃濃地互動著。

「那你想到什麼好方法來確定他的身份沒有?」洪東妹嬌聲道。

「有。他想看碎雪,如果我把碎雪拿給他看,估計他會出手搶它,一旦他做了,那就基本證明他跟太子他們是有關係的。」王小兵輕拍她的豐`臀,道。

「不如這樣,我們造一把仿製品來騙他,好嗎?」。洪東妹摩挲他的黑髮,道。

「不行。」王小兵否定道。

可以仿製外表,但不能仿製內涵。

洪東妹也想到是什麼原因了,道:「你的意思是說,真的碎雪會有一種懾人的怨念,而假的沒有?」

「對。」王小兵點頭道。

「那我們就把真的碎雪拿給他看,諒他也奪不走。」洪東妹自通道。

因為王小兵還沒有跟她說過太子的能力,所以她還以為太子沒什麼大能耐,是以,也會覺得霍少東很普通。

「老婆,我聽人說太子有特別的能力。」他吻著她雪山上的那顆粉紅,道。

「矮,咯咯,好酸,什麼能力呢?」她嬌笑道。

於是,王小兵便把自己從黑寡婦那裡聽到的關於太子的情況詳詳細細地告訴了她。

當然,他沒有說是黑寡婦告訴自己的,只說是聽朋友說的,因為如今他需要保密黑寡婦的身份,不然,一旦走漏了風聲,那黑寡婦必死無疑。

聞言,洪東妹吃了一驚。

「太子這麼利害?」她將信將疑問道。

「我相信是這樣,所以我們要更加小心,如果太子真的有那種能力,而霍少東又與神秘人是一夥,那他也有可能擁有那種特別的能力。」王小兵分析道。

「那我們可以叫多些人過去,帶上槍,就不怕他了。」洪東妹恢復了鎮定,道。

「也只有這樣了。你帶人在外面等著就行了,到時我上去見他。」王小兵捧著她的美`臀,做一上一下的運動。

「矮,我知道了,我痛呢」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再給你一次。」他將她抱放在床上,便大動起來。

剎那間,室里「啊氨春音飄飄。

將她送上高潮之後,他才把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真正結束激情大戰。

又溫存了一會,他便告別她,駕駛著桑塔納回東興中學,他屬於半工半讀的狀態,是以,可以自由出入學校,成為一個特例。

回到學校,他叫謝家化去召集一些兄弟,晚上在小樹林集合。

謝家化聽到說要打架,整個人從死氣沉沉之中恢復了活力,變得龍精虎猛起來。

不過,董莉莉與蕭婷婷聽說王小兵要去打架,倒擔心他會受傷,是以,她倆暗中商量了一下,準備找個方法來縛住他,使他去不成。

下午放學之後,董、蕭兩美人便一直纏著王小兵。

起先,他不知她們為什麼要跟著自己,隨後,從她們的話語里,聽出是關心自己的安危,便知是怎麼回事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