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45章夜訪美人房間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4日 06:57 [字數] 85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面對那麼多歹徒,王小兵也沒有把握全身而退。

不過,事已至此,沒有退路,只好拚了,但他不想連累黃勇進,畢竟黃勇進是無辜的。

於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朗聲道:「我知道你們是來對付我的,這事跟他們沒關,你們放他們走,我留在這裡滿足你們的企圖。」

那個為首的長臉男子冷道:「好!你跪下來,叫他們綁住你的手腳,我們就放他們走1

「操,兵少,不用管他,在我還氖焙潁你快走1黃勇進吼道。

「如果你不照我的話做,那我們連他們也收拾1長臉男用白晃晃的砍刀指著黃勇進等人,目露凶光道。

王小兵不認識長臉男。

「兵少,不要再拖了,我快熬不住了1黃勇進催促道。

「那好,就讓我們一起戰鬥吧!活要一起活,死要一起死1說著,王小兵瞪了一眼渾身顫抖的霍少東,道:「你坐進車裡,不要出來1

臉無人色的霍少東連忙鑽進了桑塔納里。

「兵少!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們就跟他們玩到底,殺一個回本,殺兩個賺了1黃勇進已視死如歸。

王小兵微微點頭。

「你們這幾個人就想打贏我們?嘿嘿,太拽了!兄弟們,上1長臉男大刀一揮,下令道。

隨即,數十歹徒便步步向王小兵等人逼了過來,漸漸把包圍圈縮小了。

照這樣的局勢走下去,王小兵一方情況不妙。

不過,就在這時,那些正在圍攏過來的歹徒卻忽然定住了,露出訝然的神色。

當然,他們不是被定身術困住了,而是他們本身感到事情的不尋常,所以通通非常震驚,不敢再隨便踏前一步。

黃勇進順著那些歹徒的目光側過頭一看,也微吃一驚。

他看到王小兵兩眼正射出淡淡的紅芒,那是一種具有濃郁死亡氣息的眼神。

而且,渾身燃燒著熊熊殺氣的王小兵手中多了一把長刀,那正是碎雪,沒人見到他是怎麼將碎雪拿在手上的。

其實,他意念一動,碎雪便已到了他的手中了。

「給三秒鐘你們,立刻給我滾,不然,我要大開殺戒1王小兵虎目一斂,紅芒更盛。

「大家不要怕!我們人多,上!砍死那**毛1長臉男恃著人多,還能保持些許鎮定,不過,他邊說邊往後退,明顯是想要開溜了。

而他的手下見老大都要逃跑的樣子,還有誰敢衝上前?

他們只看了一眼王小兵那殺氣騰騰的眼神,便已從心底里湧起無窮的恐懼。

是以,當王小兵低吼一聲,右手拖著碎雪,有一種要飛躍出去,並且將碎雪橫掃敵人之時,那些歹徒驚叫一聲,發聲喊,便作鳥獸散。

眨眼間,他們都滾上了麵包車,落荒而逃。

這群歹徒來得快,去得也快。

黃勇進就好像做了一個夢,左看看,右瞧瞧,可能是在確認一下自己是否在現實之中。

「兵少,哇,你太有型了!你是戴了什麼發光的眼鏡嗎?」黃勇進對於王小兵眼睛會射出紅芒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猜測道。

如果王小兵不是意志特別堅定,能控制碎雪,估計此時已揮刀劈向黃勇進了。

他此時眼睛會射出紅芒,那也是碎雪影響的。

以前,他聽師父馬雲天說過碎雪會控制人,當自己親身試過之後,他感覺確實如此。

一旦被碎雪奴役,那就相當於行屍走肉,而靈魂是碎雪,人只能被碎雪操縱,成為一具殺戮的工具,直到精力耗盡不能動,才會停下來。

而今,王小兵握著碎雪,就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因為要開始殺戮,整個人的精神非常亢奮。

是以,他兩眼會射出紅芒。

如果那些歹徒不逃跑的話,估計他們的危險係數不會小於王小兵的。

斗戰這種事,一旦氣勢低落了,那輸的機會就會增大,比如古代兩軍對決,有時候會出現以少勝多的例子,正是這種情況。

氣勢起來了,那就特別勇猛,不但是力量,就連反應都會超常發揮。

而心生恐懼,則會越戰越怯,技擊水平也會大降。

因此,剛才那些歹徒要是還不趕快溜走,結果極有可能會被王小兵劈倒一大半。

至於王小兵會不會受傷,那很難說。而今,雙方沒有開打,再怎麼猜測也沒有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現在安然無恙。

「不是。可能是因為我憤怒才產生的。」王小兵收回碎雪,道。

「兵少,你那把刀收到哪裡去了?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黃勇進只見王小兵一甩手,大刀便消失了,驚訝道。

「哈哈,只是個小小的魔術而已,沒什麼可研究的,勇哥,叫你朋友出來,我跟他談一談店鋪轉讓的事情,我們好好喝一杯。」王小兵連忙轉移話題道。

「好1黃勇進爽快道。

如果再留在這裡,待會要是來了更多的歹徒,那就沒法脫身了。

是以,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黃勇進開著麵包車,立刻離開了人民公園前門,朝黃勇進的家開去。

路上,霍少東恭維道:「王先生,你真利害,只說了一句,他們便跑了。」

「霍老師,我準備跟他們拚命的。」王小兵笑道。

同時,他在暗忖那些歹徒跟霍少東有沒有關係,回憶一番,又沒有發現什麼端倪。

如今,只好先拖住霍少東,等自己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再說,因為沒什麼事比這件事更為重要的了。

到了黃勇進的家之後,由黃勇進打電話叫來了那個要轉讓店鋪的人。

隨後,治了一桌酒菜,大家坐在一起小酌。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王小兵與黃勇進的朋友談好了轉讓費以及其它事宜。

眾人歡飲到下午四點多才散場,王小兵其實沒有喝多少,想到還要開車,他只喝了幾杯,沒有醉,頭腦還清醒。

在離開黃勇進的家時,王小兵托他找裝修師傅裝修位於紅旗路那間店鋪。

之後,他便載著霍少東回東方鎮。

回到小樹林集市,剛好是下午的四點半,還沒到吃飯的時間。

幫霍少東將行李搬進房子之後,王小兵把鑰匙交給他,道:「霍老師,因為我現在還沒有鋼琴,要過幾天才買來,這幾天,我也照算工資給你。」

「那你趕快買鋼琴吧。」霍少東叮囑道。

「好,我儘快去買,你如果有什麼要買的,告訴我一聲,我幫你買回來。」王小兵客氣道。

「這個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家住這附近嗎?」霍少東打量著房子,問道。

「對。」王小兵點頭道。

他不想被霍少東知道自己的確切住址。

因為王小兵始終覺得霍少東是個危險人物,雖不能百分百確定他要對付自己,但也不能說他沒有一點嫌疑。

是以,得留心提防著他。

「那你去忙你的吧,我想休息一下。」霍少東逐客道。

「行,我會叫人準時送飯給你,每天你在家裡等著就行了。」王小兵已跟君豪賓館打過招呼。

「這個不用,我自己去吃就行了。」霍少東搖手道。

「那我到時補回伙食費給你,你每餐吃多少錢,叫店家開一張發票,我給你報銷。」王小兵同意道。

「就這麼說定了。你忙你的吧。」霍少東好像希望王小兵快點離開這裡。

又寒暄了兩句,王小兵便離開了霍少東的住房。

王小兵已叮囑二手房東駱駝,要他盯著霍少東,一旦發現對方有什麼詭異的行為,就立刻打電話給自己。

而且,王小兵也派了幾個手下在附近遊盪,如果發現霍少東想要悄悄溜走,就會上前刁難,反正就是不能讓霍少東輕易回南夏市。

安排好一切之後,王小兵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至此,他只要好好地開動腦筋,想一條小計謀出來,把曹茹詩的處女之身得到便行了。

至於怎麼樣才能得到曹茹詩的處女之身,他也還沒有好方法,關鍵與她剛認識不久,感情不深,難以一下子便提升到做快**育運動的境界。

因此,需要點時間來培養一下感情。

只要沒有其他男人在她身邊獻殷勤,那就行了。

除了要想方設法虜獲曹茹詩的處女身子之外,還要努力尋找另外三位天使的下落,爭取在她們還沒有被破處之前找出她們。

他已托姚舒曼去向蘇惠芳打探情況。

如果蘇惠芳是四位天使之一,那就天都亮了,縱使要用霸王硬上弓,也在所不惜了。

雖然會使她感到不生氣,但只要使她恢復了前生的記憶,估計她會原諒自己的,或者會多謝自己,也未可知。

回到東興中學的時候,正好是吃晚飯的時間。

王小兵到教工宿舍樓去溜了一遍,本想找姚舒曼的,不料她不在,而蘇惠芳卻在宿舍里。

見到他從門口經過,蘇惠芳叫道:「小兵,吃飯了嗎?」

「哦,吃了。」他在門口停了下來。

隨即,瞥了一眼蘇惠芳那凹凸有致的誘人身子,小腹下面便漸漸來了性趣。

當小弟弟快要成長為大弟弟的時候,他連忙將雙掌按在了褲襠處,不讓它鋒芒畢露,不然,待會就難免尷尬了。

「誒,那天晚上,你為什麼叫謝家化來說班裡有同學暈倒呢?」她正在收拾宿舍里的東西,問道。

「哈?呵呵,沒有埃」他笑道。

她淡淡白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想捉弄一下我呢?」她含笑問道。

「沒有啊,我哪裡敢呢。肯定是黑牛吹牛。」彼時,蘇惠芳正站直了雙腿,而彎下腰,是以,她那既渾圓又豐滿的美`臀正對著王小兵,他看得出神了,而下面也更硬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用小弟弟去訪問她的小妹妹。

看著看著,他便走進了宿舍。

其實,他好想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看一看她的美`臀是否有翅膀形的胎記。

「來,幫我拿一下。」說著,她遞了一捆書給他,「謝家化是老實人,肯定是你叫他做的,不然,他不會做的。」

「哈哈,我沒叫他做埃」他雙掌按著褲襠。

此時,他想退出宿舍。

「愣著幹什麼呢?幫我拿一下都不行嗎?」她盯著他。

「可以埃」他只好騰出右手,去拿那捆書,而左掌依然還按在褲襠處,那模樣怪怪的。

「喏,再幫我拿著這個。」她又把一沓資料遞給他。

「呃……」他不想接。

因為他要用左手去擋住老二的鋒芒。

「怎麼了,你手痛嗎?」蘇惠芳發現他神情不自然,便站了起來,察看著他的兩手,關切問道。

「沒有埃」他否定道。

「那你為什麼……」她接下來是想說「捂著褲襠」,但轉而一想,她俏臉刷地紅了。

因為她知道他擁有不世出的老二,而他的褲襠經常會被雄壯的老二頂起「小帳篷」,她已見過多次。

如今,當看到他用手捂著褲襠,便知是什麼原因了。

「惠芳,我想問一問題,可以嗎?」他感覺自己耳朵有點熱,訕訕道。

「什麼問題呢?」她俏臉紅暈飛舞,美眸秋波輕盪,自有迷人的風情,配合著她青春活力無窮的身子,使人性趣陡增。

他體溫升高,口乾舌燥。

「呃,是這樣的,我,哈哈,呃……」他開不了口。

畢竟要是問「你臀部有翅膀形的胎記嗎」這種話,多半要被她掃地出門,是以,話到嘴邊,他又咽了下去。

從他那狡黠又曖昧的眼神,她也猜測到他要問的必然是與兩性有關的問題。

「誒,還是別問了。」她嬌羞道。

「惠芳,你越來越漂亮了。」他已快按捺不住了。

「快要上晚修了,你回去吧,有什麼問題,等我到班裡再問,好嗎?」她也感覺到他的情`欲越來越高了,嬌聲道。

「惠芳。」他將那捆書放下,隨即抱住了她。

剎那間,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因為他褲襠的「小帳篷」正好塞在了她的兩腿`之間,將那激情的溫度傳遞到她大腿內側。

「矮,你幹什麼抱著我矮,快放開,別人看到,那不好呢」她的俏臉、玉脖子與耳朵都紅了,輕輕地推他,嬌怯道。

「惠芳,讓我抱一下。」他雙手捧住她的美`臀。

隨即,輕輕地撅動屁股。

「矮,你別亂動埃」她感覺到他的「小帳篷」不斷地摩擦著自己的私`處,嬌呼道。

「惠芳,想要嗎?很過癮的,你會著迷的。」他已欲`火焚身了,如果再不找個神秘山洞來降降火,那真是熬不住了。

何況,他還想看看她的美`臀,以確定她是不是天使。

「嗯,不」她嬌窘道。

他知道她心裡的矜持頗重,想要得到她的身子,並不容易。

如今,他可以做的便是與她接吻,這一點,她不會反對的,於是,便施展出「柔舌功」與她激粅起來。

他要先挑起她的欲`火,看能不能擊跨她的矜持。

剛激吻了一分鐘,便聽到走廊傳來腳步聲,明顯是向這邊走過來的。

而蘇惠芳的宿舍門並沒有關上,別人經過門口,只要往裡一看,便能看到兩人相擁在一起濕吻了。

「有人1蘇惠芳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與他接吻。

隨即,兩人便分開了。

蘇惠芳繼續埋頭整理那堆書籍與資料。

轉眼間,腳步聲便停在門口,王小兵感覺有可能是姚舒曼,循聲望去,果然是她從操場回來了。

「惠芳,搬家嗎?」姚舒曼走進來,問道。

「沒有,收拾一下,把不用的書籍整理出來,拿回家。」蘇惠芳柔聲道。

而姚舒曼瞟了一眼王小兵,隨後,又打量蘇惠芳,見到她俏臉紅通通的,感覺兩人在這裡發生了一點事情。

「惠芳,你的臉為什麼那樣紅呢?」姚舒曼問道。

「哦,剛吃飯。」蘇惠芳含羞道。

「吃飯會臉紅?真奇怪。你騙誰呢?」姚舒曼已感覺兩人在這裡卿卿我我了,微有醋意道。

「熱嘛,熱的時候就會臉紅的啦,是了,我先拿本書還給人家。你們先聊。」蘇惠芳頗為窘迫,連忙找了個借口溜出去了。

等到蘇惠芳出去之後,王小兵連忙把門關上了。

「你幹什麼?」姚舒曼訝道。

「老婆,來吧,我想要。」他左手勾住她的小蠻腰,右手祭出「鐵爪功」攀登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

「矮,這是她的房間」姚舒曼連連打小激靈道。

「她沒那麼快回來的,來吧,在這裡幹才刺激呢。」他三下五除二便脫掉了她的運動短褲與內褲。

隨即,使出一招「金雞獨立」,往上一戳,便進入了她溫暖的嬌軀里。

「矮,要輕些。」她提前求饒道。

「我會的,老婆,你好棒。」他終於可以降火了,興奮道。

起先,確實是輕進輕出,不過,經過三分鐘的熱身運動之後,他的小弟弟自動加速了,隨後,便大動起來。

她咬著紅潤的下唇,想關裝啊氨春音,可是,終究關不住,誘人的「啊氨春音還是從她的牙縫裡迸了出來,使他聞聽了更加來性趣。

只一會,地面便被她神秘山洞溢出來的泉水弄濕了一灘。

不消八分鐘,他便給了一波**她。

畢竟這裡是蘇惠芳的宿舍,他也不想讓她知道自己與姚舒曼在這裡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是以,便連忙轉移到姚舒曼的宿舍里,兩人滾上床,又開始嘿咻起來,他將十八般武藝作用在她的嬌軀上,使她快活似神仙。

等到他送了第四波**給她之後,她身子已軟成一灘爛泥了。

「老公,我那裡痛。」她膩聲道。

他也知道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微微紅腫了,如果再開鑿下去,她會更痛的。

於是,老二一抖,便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至此,才算結束了激情大戰,他趴在她汗津津的白嫩身子上,輕撫她的雙峰,問道:「老婆,我托你辦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我問了她,她不肯說。」姚舒曼的雙峰還在急劇起伏著。

「你是怎麼樣問她的呢?不會直接問她有沒有胎記吧?」他吻著她的紅唇,道。

「不是直接問,那怎麼問呢?我就是問她有沒有胎記,她說我無聊,不跟我聊這個話題,我也沒有辦法。」姚舒曼俏臉洋溢著幸福,嬌聲道。

「那算了。」他還有其它辦法去窺探蘇惠芳的美`臀。

自從需要尋找四位天使開始,他對女人的臀部特別敏感,對陌生女人的臀部更加敏感。

因為每個女人都有可能是天使,是以,他不得不關注,如果不知底細的,還以為他有戀臀癖。

「誒,你為什麼要打聽她有沒有胎記呢?」姚舒曼好奇道。

他不便向她說明原因。

想了想,只好撒個善意的謊言,道:「哈哈,我跟人打賭,賭她有胎記,賭注是五百塊。」

「好無聊,這有什麼好賭的呢?人家有沒有胎記關你什麼事呢,還是別鬧了。」她摟著他的脖子,嫵媚笑道。

「不,我要弄清楚,既然打賭了,那就要決出勝負。」他執著道。

「那我愛莫能助。」她嬌聲道。

「老婆,你要幫我,你只要按我所說的去做就行了。」他愛撫著她的美`臀,道。

他的計謀是這樣的,讓姚舒曼與蘇惠芳在一起,然後就幫姚舒曼排毒,再讓姚舒曼勸蘇惠芳也排毒,這樣,自然就可窺視蘇惠芳的美`臀了。

「我不」姚舒曼嘟著紅唇,道。

「老婆,幫我嘛,我再給三次**你。」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還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是以,當他撅動屁股的時候,立刻便耕耘她的神秘山洞了。

「矮,痛矮」她嬌呼道。

「老婆,你一定要幫我。」他在忙碌著進進出出。

「矮,我幫你,快停下來,人家那裡好熱呢」她想併攏兩腿,不過,根本辦不到,身子已軟綿綿了。

「那好,這三次**下次再給你。」他興奮道。

「嗯,你好壞」她撒嬌似的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了一下他寬厚的肩膀。

兩人又在床上溫存了一會,他便幫她燒了熱水,然後兩人一起洗了個鴛鴦浴,便坐在宿舍里等待蘇惠芳回來。

不過,直等到上晚修,也不見蘇惠芳的身影。

於是,王小兵只好到教室去看看,到了高二班,蕭婷婷與董莉莉又關懷地問他白天為什麼不上課。

有些事情,他不能告訴她們,一來是怕她們擔心,二來需要保密,是以,他只好胡謅一通,反正就是把她們說到信為止。

下第一節晚修之後,他便到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去溜了一趟,發現蘇惠芳在那裡。

這樣,只要等到下第二節晚修,她應該會回宿舍,到時按計行事就行了。

不過,當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董莉莉與蕭婷婷又說要給他輔導英語,他花了十分鐘,好不容易說服了她們,才得以脫身溜回宿舍。

隨即,便走到教工宿舍樓前,朝上看了看,見到蘇惠芳的房間亮著燈。

當他悄悄上到四樓的時候,發現蘇惠芳與姚舒曼的宿舍都關著門,他知道如果敲姚舒曼的房門,那蘇惠芳也會聽到的。

這麼夜了,還來找姚舒曼,那好像有點不正常。

是以,他在走廊徘徊。

想了想,他覺得還是明天中午再來比較好。

但此時有個也是住四樓的男老師見到王小兵在走廊來回走動,懷疑他有盜竊的可能,便問他幹什麼。

王小兵只好說來找蘇惠芳。

隨即,便去敲蘇惠芳宿舍的房門,道:「蘇老師,我有事找你。」

蘇惠芳打開房門,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呢?」

「哦,後天我可能要請假,想來跟你打聲招呼。」王小兵沒有什麼好的借口,只能找個一般的,說道。

已洗了澡的蘇惠芳穿著有卡通圖案的睡衣,胸前兩點怒突而出,彷彿要刺穿睡衣,向世人展露誘人的粉紅之色。

嗅著她秀髮散發出來的清香味道,看著她渾圓高聳的山峰,他感到呼吸變急促了。

「那明天請假還不遲。」她老是瞟他的褲襠。

因為他的褲襠經常有「小帳篷」。

而王小兵感到些許的尷尬,畢竟被她盯著自己的下面來看,會很不自然。

「那也是。蘇老師,因為村子里有很多事要忙,我這學期可能也要請不少假,還望你批准。」他希望姚舒曼出來。

「盡量少請假吧,不然,你成績會落下來的。」蘇惠芳微有忸怩道。

「知道了。」他瞥了一眼隔壁姚舒曼的房門。

就在這時,姚舒曼的房門也打開了,她輕移蓮步走了出來。

如果姚舒曼不現身,那王小兵沒辦法實現自己的計劃,只有姚舒曼出來做托,那才有機會。

想到極有可能欣賞蘇惠芳的美`臀,他就頗為興奮。

何況,一旦自己的中級三昧真火進入了蘇惠芳的體內,那就相當於與她結合在一起了。

當然,這不是他媽的真正結合,只是好比靈魂結合在一起而已,但他可以控制三昧真火愛撫她身上的三點,那也是挺過癮的。

「誒,你們師生兩個聊什麼呢?」姚舒曼倚在門旁,含笑道。

「沒什麼啊,他說要請後天的假,我叫他明天再請。」蘇惠芳明顯有些發窘。

畢竟傍晚的時候,她感覺姚舒曼看出了自己與王小兵有不尋常的關係,是以,擔心姚舒曼會到處亂說,才頗為顧忌。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