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37章尋計進入美人房間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30日 09:06 [字數] 85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是東興中學的風雲人物,女生見了他,都會有意或無意地賣笑,目的就是吸引他的眼球。

不過,他已採過不少鮮花,對於這些綠葉,他不想下手,畢竟,他是凡人的血肉之軀,精力有限的,不可能把喜歡自己的女人都上一遍,如果是在諾亞方舟那年代,他願意獻種,使她們都享受到自己賜與的**,從而增加人口。

如今,他不須多播種,只追求自己喜歡的便行。

楊小葉在他的眼裡,算是美人,只是身子還不夠豐滿,略欠女人誘人的味道。

不過,再過兩三年,她就會出落成使男生愛之不盡的美人了,到那時,王小兵已畢業了。

「是啊,你的球技很好。」他贊道。

「咯咯,那讓我來跟你打一局吧。」楊小葉歡喜道。

於是,她便借了一副球拍過來,遞給王小兵,然後跟他切磋起來,別看她身子比較單薄,一旦跑動起來,也頗為敏捷。

王小兵平時少玩羽毛球,是以,技術不足。

一局下來,他輸了。

「咯咯,兵哥,你讓我的吧?」楊小葉歡笑道。

「沒有,你真是羽毛球高手,我贏不了你,輸得心服口服。」王小兵正在想著怎麼問她臀部是否有翅膀胎記這件事。

「我不信」她嬌聲道。

「小葉,我想跟你說一件事,走吧,我們到那邊說。」他鼓足了勇氣,道。

「好啊,等一會,我把球拍先還給她們。」說著,她拿著球拍,蹦蹦跳跳地還給別人了。

隨後,她便跟著王小兵走到操場的單杠處。

不過,那裡也有人。

王小兵只好帶著她到教學樓的樓梯間。

站在三樓的樓梯間處,王小兵瞥了一眼楊小葉胸前兩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曖昧的笑意,道:「小葉,近來學習忙嗎?」

在要問出重磅問題的時候,他得先作一番鋪墊。

「一般般吧,剛開學不久,不是很忙的。」楊小葉水靈靈的黑眸子含情脈脈瞟了他幾眼,稚聲道。

「哦,哈哈,確實是這樣。呃,你的……,哈哈,你好像長高了一些埃」他本來想問出來的,但話到邊嘴,又咽了回去,只得再聊閑聊閑再說。

「是啊,高了一厘米,你怎麼看出的呢?」她眨著可愛的眸子,嬌聲道。

「哈哈,我一直有留意你。」他笑道。

聞言,楊小葉那稚嫩的俏臉悄悄地浮上了兩朵淡淡的幸福紅暈。

「兵哥,讓我們在一起,好嗎?我喜積羞答答地瞟了他一眼,目光下垂,盯著自己的鞋尖來看。

「小葉,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嗎?哈哈。」他朗笑道。

「嗯,我是說要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嗎?人家每晚都想你。」她柔聲表白道。

他早就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自從有實力挑戰白光偉之後,在東興中學里,他便是許多女生的白馬王子了。

楊小葉算美女,他百分百承認。

對於美女,他向來是頗為喜歡的。不過,他與楊小葉之間,雖有愛情,但更重於友情。

在現階段來說,友情佔六成,愛情佔四成,所以,他一般會將她看成自己的妹妹,不想占她的便宜。

哥哥與妹妹,那也是可以成為情侶的。

因為兩人不是血緣上的兄妹,只是從交情來看,情比兄妹而已。

「小葉,這樣吧,如果過了這個學期,你還是那麼愛我,那就自動升級做我的女朋友,怎麼樣?」王小兵也不想當面拒絕她,想了想,道。

「真的?太好了1她拍掌歡呼道。

看她那副興奮之極的樣子,倒比買彩票中了五百萬大獎還要更高興。

可見情愛這東西,實在是非常奇妙的,為了愛,可以斷頭都毫不在乎,為了愛,也可以恨到山高海深。

「哈哈,到那時,你可能已經另有所愛的人了。」他還在繼續凝聚勇氣。

畢竟要問那種頗為尷尬的話,那並不容易出口。

「兵哥,我這一輩子就嫁給你,不會愛其他男生,兵哥,你就是我的唯一。」她斬釘截鐵道。

聞言,王小兵心裡頗為幸福,如果她以後也還是這麼喜歡自己,那倒不能辜負她,要好好地愛她,讓她也領教一下自己不世出老二的強大威力。

「小葉,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他下定決心問一下。

「可以埃」她爽快道。

「咳咳,好。」他清了清嗓子,「呃,是這樣的,我近來想寫一篇關於人的胎記的文章,你有胎記嗎?」

「有埃」她眨了眨清澈的明眸,嬌聲道。

王小兵一陣興奮,暗忖要真是她就是天使的話,那必然要好好地愛她。

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稍為平靜下來,接著問道:「小葉,那我準備以你為藍本,寫一篇文章。」

「咯咯,兵哥,你真有才華1楊小葉誇獎道。

「哈哈,小意思啦。小葉,我可以問一下,你的胎記在哪裡嗎?」他向她進一步了解。

「哦,兵哥,那胎記在我屁股那裡了,你可別告訴別人,我會害羞的,好嗎?」她水嫩的俏臉越來越紅了,忸怩之色也更濃了,蚊聲道。

「在屁股啊?好1他興奮道。

她緊抿著薄潤的紅唇,美眸里流露出來的嬌羞之色,而辰邊泛著的卻是幸福的笑意。

「小葉,我可不可以問一下你,你那個胎記是什麼形狀的呢?」他掃視一圈,見沒有學生上下樓梯,便繼續問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不怎麼規則的。」她下巴快要抵在胸脯上了,含羞道。

「像不像翅膀?」他問道。

如果楊小葉就是四位天使之一,那就可省去不少麻煩。

她側著腦袋,模樣頗為可愛,思索了一會,以不確定的口吻道:「哦,我不清楚哦,我只知道那裡有一個胎記,有點長形的,不知是不是翅膀的樣子。」

「能給我看看嗎?」他算是把老臉都豁出去了。

因為自己只剩下三年命了,如果不把四位天使找出來,那也活不了了,是以,只能努力尋找她們。

聞言,楊小葉的俏臉更紅了,好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使人看了會產生一種想要咬一口的念頭,清純之中帶著三分嫵媚。

王小兵不停地環視四周,豎起耳朵,留意著周圍的情況。

「不看可以嗎?」她嬌羞道。

「小葉,這對我很重要,讓我看一下,沒事的。」他以哥哥的口吻安慰道。

「我還沒有給男生看過屁股呢,嗯,那樣人家會很不自在的,兵哥,為什麼要看呢?」她撒嬌道。

「小葉,答應我。」他用堅毅的眼神凝視著她。

她輕咬著紅潤的下唇尋思著。

「真的沒事的,我只是看一眼。你不是說要做我的女朋友嗎?這點小事都不肯,情侶之間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他催促道。

「兵哥,那好吧,不過,你不能跟別人說啊,我真的會害羞的。」她叮囑道。

他一個勁地點頭。

就在楊小葉要脫褲子的時候,卻有一把女聲響起。

「王小兵,你怎麼能這樣呢?這是學校,你也敢這麼大膽1這把女聲非常熟悉,分明是蘇惠芳的。

聞言,王小兵蕉朵火辣辣的。

轉過頭來,朝上一看,見到蘇惠芳俏臉帶著五分慍色,正氣咻咻的樣子。

楊小葉剛將褲子脫下二三厘米,聽到有話音響起,便連忙提起來了,俏臉刷地如火燒紅的一樣。

「小葉,你先回去。」王小兵感覺跳下黃河都洗不清了。

已頗為尷尬的楊小葉點了點頭,也不敢看蘇惠芳,便拔步朝樓下走去,一陣腳步聲留下來,她的人卻已到了二樓。

樓梯間只剩下蘇惠芳與王小兵。

「惠芳,你誤會我了。」他知道自己的解釋非常無力。

「誤會你?剛才我全部都聽見了。你太那個了,居然要看她的屁股,你怎麼有這種嗜好呢?」她高聳的酥胸還在急劇起伏,明顯氣還沒消。

「我不是那個意思。」他無奈道。

「你跟我來1說著,她便朝上走去,分明要他到老師休息室。

王小兵雖頗窘,但也正想去找她,可以趁機向她了解一下,於是,便也緊跟在她的背後,看著她那渾圓而豐滿的美`臀,他真心希望自己有透視眼,能一睹她豐`臀的廬山真面目。

高二級老師課間休息室里沒有其他老師。

「你的行為也太大膽了。」蘇惠芳坐下來,橫了他一眼,批評道。

「惠芳,我其實是有其它的目的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他一時之間,也不知怎麼樣才能跟她說明白。

這種事,其實是越描越黑的。

「你的目的我早知道了,如果被其他老師看到了,你就麻煩了。」她訓道。

「那也是,惠芳,我其實真的對人的胎記感興趣。」他覺得說實話她不會相信,只好撒謊了,「人的胎記有各種形狀的,各種顏色的,實在非常有趣。」

「你變態。」她幽幽地白了他一眼。

其實,正是因為她喜歡他,當遇到他好像在調戲楊小葉的時候,才會吃醋。

不過,他並沒有看到楊小葉的屁股,是以,蘇惠芳的氣又消了一些,如今,雖還對他有點生氣,但也在正常範圍之內了。

而他的窘態也漸漸消退。

「哈哈,惠芳,你越來越漂亮了。」他贊道。

「哼,別來那套,我只是為你好,如果被學校知道你談戀愛,那是會記過的。」她恐嚇道。

他笑而不語。

制度是人訂的,所以制度是會變化的。

以他現在的實力,在東興中學里,沒有哪個老師可以奈何得了他,其實,全校師生都知道他有女朋友。

「知道了。」他點頭道。

此時,他又在想著該怎麼問蘇惠芳有沒有胎記。

「你自己以後檢點些,別亂來了。如果校長找到我,我可幫不了你,好了,回去吧。」她發覺與他獨處一室,曖昧氣氛頗濃。

「惠芳,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他彬彬有禮道。

從他那狡黠的眼神,她感覺不是好問題。

不過,學生問老師問題,那是非常正常的,是以,她同意道:「問道。」

雖是得到她的允許,但他也知道問那種曖昧的問題是難以啟齒的,可是,不問又不行,如果她就是四位天使之一,而自己不知道,反而到遠方去尋找天使,那倒是件滑稽的事情。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眼珠轉了一圈,道:「惠芳,你有胎記嗎?」

「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她俏臉已微紅了。

「惠芳,其實我真的想對人類的胎記有多些的了解,沒其它意思的。」他一本正經道。

「如果沒有其它事的話,那你回去吧,我也要去吃飯了。」蘇惠芳站了起來,收拾一下桌面,瞟了他一眼,道。

他也站了起來。

「惠芳,回答我吧。」他懇求道。

「你……,我告訴你,你再這麼胡鬧,我可要生氣了哦。」她微微撅著紅唇,雖想裝出嚴肅的樣子,但因她是位慈母的形象,終究裝不出多少嚇人的怒色。

他真想伸手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然後觀察她的美`臀。

不過,要是那樣做了,倒沒法收拾後果。

是以,他不敢出手。

「惠芳,你只說有還是沒有就行了。」他繼續道。

「你越來無賴了,我懶得理你,我要去吃飯了,你自己在這裡瘋吧。」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就往門口走出去。

「惠芳。」他一把摟住了她。

「矮,別這樣,被人看到不好,快放開我。」她輕輕地掙扎著。

「惠芳,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那種意思的,我……」他也知道怎麼說都很沒說服力,「惠芳,你到底有沒有胎記嘛?」

之前,她已知道他要看楊小葉的屁股。

如今,他又這樣問,那分明是想看自己的屁股,是以,蘇惠芳又氣又急。

「你太胡鬧了,我真的生氣了,快放開我。」她終於從他的懷裡掙扎出來,俏臉已紅通通了,瞪了他一眼,便閃出去了。

王小兵咂了咂嘴,在不用蠻力的情況下,還真難以看到她的美`臀。

如今,他只好先吃晚飯,再去找楊小葉。

吃完晚飯之後,他便到女生宿舍,找到了楊小葉,見她俏臉依然紅暈亂舞。

「小葉,沒事的,我跟蘇老師解釋清楚了,她也知道誤會了我們,叫我代她向你說聲道歉。」他撒謊道。

「真的嗎?」她眨著美眸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呢?請相信我。」他用堅定的目光凝視著她。

他說得這麼誠摯,她也只好相信他了,只是想到被蘇惠芳聽到了在樓梯間與他的對話,她還是感到害羞。

「我回去洗澡了。」她嬌聲道。

「小葉,讓我看一下你的胎記,好嗎?」他再次要求道。

「哦,還要看嗎?要是又被人看到,那怎麼辦好呢?」楊小葉還心有餘悸,俏臉露出茫然的神色,輕聲道。

「我們到教學樓的樓頂吧,在那裡絕對安全。」他建議道。

於是,兩人便一前一後朝a棟教學樓走去。

不消五分鐘,他與她都上到了樓頂,站在天台上,倒像是一對出來幽會的情侶。

「小葉,沒事的,我只是看一看而已,你放心,我是不會亂來的。」他腦海里幻想出她兩腿`之間的勝景了,小腹下面不禁漸漸地硬了起來。

她本來垂著視線,是以,一下子便見到他的褲襠又要隆起來了。

上次,她摟著他的時候,被他的老二頂著小腹,問那是什麼,他說是大號的橡皮擦,她還以為真是,而且用手去握了一握。

如今,她有了經驗,一看之下,便知是他的小弟弟蘇醒過來了。

是以,俏臉刷地紅了。

她也知道,當一個男生那裡硬起來,必然就是想干那事了。

有了這種想法之後,她認為他是想跟自己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心裡頗為猶豫,不知是給他好呢還是不給好。

「兵哥,真的只是看看嗎?」她羞怯道。

「真的。」他用雙手捂住老二。

又猶豫了一會,她便咬著粉潤的下唇,開始緩緩地脫褲子。

他灼灼的目光盯著她小腹下面,只見她的褲子與內褲正在一毫米一毫米地往膝蓋下面褪去,看得他熱血沸騰。

而小弟弟也好像從中汲取到了能量,變得越來越硬了。

大約一分鐘之後,她才將褲子與內褲脫下到了大腿處,雙手提著,隨時會迅速提上去。

他見到她雪也似的大腿,也看到了她兩腿`之間那柔軟而不長的非洲大草原,剎那間,他好想在草原上馳騁一番。

不過,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只得強壓心頭的欲`火。

因為與她面對面站著,他沒能看到她的臀部,於是興奮道:「小葉,轉過身吧,讓我看看。」

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然後便轉過身,背對著他。

此時,他的呼吸更加粗重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要施展出一招「仕子騎驢」或者「神棍打樁」,那都可以攻進她的神秘山洞裡。

而且,他知道她還是處女,只要自己的小弟弟一出馬,必定可以攻破她神秘山洞前那扇薄薄的城門,再次刷新自己的泡妞記錄。

但是,他沒有撲上去。

因為他要專心地看她臀部上的那塊胎記。

她的那塊胎記果然是長形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翅膀的形狀,是以,他微有失望,暗忖天使不是那麼好找的。

確定她不是四位天使之一,他咂了咂嘴,真想放小弟弟出來,讓它到她那條又深又窄又長的股溝里進行探索研究,為人類解開許多神秘的謎團。

「兵哥,行了嗎?」她嬌聲道。

「呃,行了,你的胎記很有趣。」他順口贊了一句。

於是,她立刻將褲子與內褲提上去了,轉過身來,俏臉又紅撲撲了,黑如點漆的美眸流露出濃濃的羞色。

「兵哥,你真要用我的胎記寫一篇文章嗎?」她含羞道。

「對,正在構思之中。」他點頭道。

「那你千萬別寫我的名字啊,我會受不了的。」她叮囑道。

「哈哈,那當然,我肯定會用假名的,這個你放心,我敢向你保證不會被人知道寫的是你的胎記。」他笑道。

她耳朵也紅了,點了點頭。

隨後,他讓她先回宿舍洗澡,如果再跟她呆在一起,他估計自己會忍不住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辛勤耕耘。

等楊小葉下去之後,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倚著天台的圍牆,吸了一口,眺望著遠處的村莊民宅,看著條條炊煙上升,他思忖如果好像輕煙白雲一樣會飛,那要尋找四位天使,恐怕又容易許多。

可惜,自己只是個凡人,想要到縣城去,縱使是駕駛桑塔納,那也需要半個鐘頭。

假如是步行,那就累死人了。

由此,可以知道他想要找到四位天使,那可能要行萬里路。

搞不好,走遍全球才有希望找到她們,這樣一來,他想用三年時間來完成這個任務,看似一點希望也沒有。

想到自己只有三年的生命,他便有點不爽。

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仰起頭,朝天空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

「四位天使,你們在哪裡呢?你們是否已年老,還是正值豆蔻年華?為什麼不給我一點提示呢?你們這樣是有意害我埃」他感嘆想道。

可是,四位天使聽不到他的心聲。

抽完一支香煙,將煙頭丟在天台上,看了看天色,夜幕已漸漸降臨。

王小兵便離開了天台,在下樓梯的時候,他在想:只有蘇惠芳的美`臀廬山真面目還沒有見過,說不定她是四位天使之一。

當這麼一想,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不過,怎麼樣才能看到她的美`臀呢?他可沒有好辦法。

畢竟,蘇惠芳與楊小葉不同,兩美人都喜歡自己,但蘇惠芳是成年人,而楊小葉還是少女,從思想保守來看,必然是蘇惠芳要保守得多,是以,想看她的美`臀,那是沒什麼希望的。

當然,採取蠻力手段,那又另當別論。

晚上的兩節晚修,他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如今,他只想找到四位天使。

到了下第一節晚修的時候,他忽然想到,其實也不一定要自己去問蘇惠芳,可以找人代自己去問,那也是一樣的。

找誰好呢?

在東興中學里,跟蘇惠芳關係比較好的首先要數姚舒曼了。

而王小兵與姚舒曼有一腿,兩人的關係好到爆棚,是以,他決定找她幫忙,由她向蘇惠芳打探,之後再轉告給自己。

確定了思路之後,他感覺到輕鬆些許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了第二節晚修,正想去找姚舒曼,可是,董莉莉與蕭婷婷又說要給他輔導功課。

謝家化又在一旁支持董、蕭兩美人的做法。

幸好,王小兵還有點小智慧,花了數分鐘,用三寸不爛之舌,終於說服了兩美人這晚不用給自己輔導。他給出的代價是在一個星期內,每天中午幫她們打飯。

出了教室,王小兵便悄悄地溜到了教工宿舍樓前。

站在樓下,他朝上看了看,見到蘇惠芳的房間與姚舒曼的房間都亮著燈,這表明她們都在宿舍里。

而兩美人的宿舍是相鄰的,是以,如果他上去找姚舒曼,那多半會被蘇惠芳知道的。他不想拖延,畢竟自己的生命有限,早一天找到四位天使,那就早一天超生。

在樓下站了一會,他忽地地心生一計。

於是,便跑到學校飯堂里,叫出謝家化,道:「黑牛,幫我個忙。」

「什麼忙?」謝家化每天晚上下了晚修之後,他都會到學校飯堂幫手,因為這樣可以吃到免費的夜宵,又可得到王叢樂的稱讚。

「你現在去叫蘇老師,說教室有人暈倒了。」王小兵如是道。

「麻痹,老子還沒吃夜宵,等吃了夜宵再去。誰暈倒了呢?」謝家化摸了摸肚子,立刻有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響起。

「你隨便找個人,說有點暈就行了。回來,任你吃就是了。」王小兵催促道。

「麻痹,好,你說的,任老子吃埃我要吃三碗湯河粉,一籠肉包子,再加一盤炒米粉。」謝家化已盤算好了。

「沒問題。」王小兵應承道。

隨即,謝家化便屁顛屁顛地先回高二班,然後又旋風一般跑到蘇惠芳的宿舍門口,道:「蘇老師,教室有人暈倒了。」

「為什麼暈倒了?」蘇惠芳關切道。

「不清楚啊,小兵要我說教室有人暈倒了。」謝家化直言道。

已上到三樓的王小兵聽了差點一個倒栽蔥,在心裡暗罵三字經,他躲在三樓的走廊里,只想等蘇惠芳下樓去教室之後,便立刻躥上去找姚舒曼商量大事。

不料,謝家化說話頗為笨拙,居然泄露自己的天機。

「王小兵為什麼要你說教室有人暈倒?」蘇惠芳頗為不解,追問道。

「不知道,他只說我如果照做了,今晚就任由我在飯堂吃夜宵。」謝家化的頭腦比較簡單,想到哪句就說哪句。

「咯咯,他可能想惡作劇一下。」姚舒曼走到宿舍門口,笑道。

「你是個老實的學生,回去吧,別跟他胡鬧,你現在就去他的飯堂里大吃一頓。」蘇惠芳笑道。

「我走了。」謝家化飛也似的下樓,朝學校飯堂奔去。

站在三樓走廊的王小兵無可奈何地翻白眼。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36章借臀部一看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38章找尋天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