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35章霸道的女主人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9日 03:57 [字數] 85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方雅靜還是在念著咒語,神色祥和。

地下室里充滿了光影飄飛的奇異情景,王小兵既感到神秘,又感到興奮。

如果方雅靜所說是真的,那她就極有可能會把那段記憶傳輸給自己,想到她會向自己獻身,他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大約又過了五分鐘,玉墜便如同一顆小太陽了。

王小兵看了幾眼,感到眼痛。

當他闔上眼瞼之後,雖看不見,但能感覺到它強大的氣息猶如洶湧的波浪在地下室里翻騰。

漸漸地,玉墜迸射出一道光芒,直透向方雅靜的腦袋,當那束極為強烈的光芒射到她的泥丸宮時,她渾身震顫了一下,至此,她便停止了念咒語。

而玉墜射出的光束周圍環繞著無數細小的符文,通通湧進她的腦袋裡。

只見她身子在不停地打著哆嗦。

至此,王小兵更加相信她的話了,心裡湧起一個疑問:她的那段記憶是關於什麼的呢?

地下室里雖是光芒耀眼,但卻並不使人感到熾熱,只是有點溫暖而已,使人身心舒泰,如同在美妙的夢境裡面。

轉眼間,半個鐘頭便過去了。

玉墜的光芒漸漸黯淡下來,不用三分鐘,玉墜便恢復了原樣。

而那根圓柱的光芒也消失了,室內的符影似乎被玉墜全部吸收,之後便輸進了方雅靜的腦袋裡。

隨後,便見到玉墜緩緩地飄了回來,落在王小兵的面前。

王小兵將它攥緊,暗自慶幸一切順利。

而方雅靜還是闔著眼瞼,但身子不再顫抖,而神情卻有些疑色。

半晌,她才緩緩地睜開清澈而深邃的美眸,有點茫然地盯著王小兵,好像對某事非常不解一樣。

「現在開啟了那段被封印的記憶?」王小兵迫切問道。

她微微頷首。

「太奇怪了,我看到了天崩的景象。」方雅靜雖是面對著王小兵,但更像是跟自己說話。

「天棒?什麼東西?這根柱子嗎?我也看到埃」王小兵將玉墜放進褲袋裡,等回去再找根紅繩戴上去。

「不是,是天空塌下來。」她震驚道。

他笑而不語。

因為他難以相信她的話,他知道有一個詞叫做杞人憂天,估計她就是最好的詮釋了。

「哈哈,天崩關我們什麼事呢?這個宇宙還不會那麼快塌下來的,估計等到人類滅絕了,宇宙也還存在,你擔心它幹什麼。」他站了起來,伸伸懶腰,道。

如今,終於滿足了她,他在等她獻身。

不過,他感覺她沒那種意思,估計之前所作的承諾是假的,是以,也並不抱什麼希望。

「我說不清楚,等我把那段記憶傳給你,你自己看吧。」方雅靜邊說邊開始脫衣服,一點也不猶豫。

「你不會真要獻身吧?」他笑道。

「如果我不將那段記憶傳給你,那你是不可能看到那種震憾的景象的。」她已把上衣脫開了。

看著她那雪也似的肌膚,他咂了咂嘴,暗忖她難道一計不成又施一計,要把自己的玉墜奪去?是以,他靜觀變化。

轉眼間,她便脫得一絲不掛了。

此時,王小兵倒不好意思看她,但忍不住偶爾瞟她光滑的胴`體一眼。

「不用害羞,我應該是為你而來到這個世間的,我的身體是你的,現在,你可以得到我了。」她輕移蓮步,朝他靠過來。

「哈哈,呃,我已知道是天崩了。」他瞥了一眼她兩腿`之間。

雖是短短的0.1秒,但他已看清她胯下有一片非洲大草原,柔軟之中給人溫柔的感覺。

「我將記憶傳給你,你才會清楚該怎麼做,來吧,別害羞。」她已走到他的面前,替他寬衣解帶,只求與他結合。

「哦,那還有沒有其它方法?」他倒不想因此而占她的便宜。

「沒有了。」她不假思索道。

轉眼間,她便脫掉了他的衣服,當瞥見他不世出的老二正漸漸地昂首挺胸時,她俏臉刷地紅了。

畢竟,她是第一次見到男人傳宗接代的傢伙,而且,他的小弟弟身材是那麼的魁梧,使她頗為吃驚,她擔心自己的私`處頂不祝

「方小姐,真的要傳給我嗎?」看著她胸前兩座堅挺豐滿的酥胸,他感覺口乾舌燥。

「當然,快點吧。」她拉著他的手。

隨後,她躺在了地上。

當她張開`兩腿的時候,他再也按捺不住了。

於是,雙手捧著她的美`臀,施展出最純熟的「老漢推車」,也不用眼睛看,只把屁股一撅,只聽到「噗」一聲,便完全進入了她的身體。

他為自己又攻破了一扇薄薄的城門而感到自豪。

說來也怪,當他與她結合在一起之後,便發現她的記憶正在不斷地湧向自己的腦海。

不消十分鐘,他便得到了她的記憶,此時,他腦海里也浮現出她說的「天崩」,那真的是天空塌下來的景象,就像山嶺塌方一樣,場面極為震憾。

至此,他才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

這個景象,到底要說明什麼呢?難道說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如果世界末日要來,自己也沒有能力去拯救,是以,知道跟不知道其實都是相同的,沒有什麼意義。

「你看到了嗎?」她輕啟朱唇,嬌聲道。

「看到了。」他盯著她飽滿的雙峰,咽了一口唾沫,興奮道。

「我根本堪不透那些景象的意義,你能聯想到什麼嗎?」她用玉手輕輕地愛撫他的手臂,柔聲道。

「這是世界末日嗎?」他忍不住聳動老二。

「矮,應該是吧,矮,但我也不清楚。」她檀口哼出誘人的春音。

「那我們也無能為力啊,我們只是凡人,有什麼可能救眾生呢?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我們先快活一下吧。」他開始提高進攻頻率。

剎那間,她張圓了檀口,春音裊裊。

只用了八分鐘,他便將她送上了**,看著她因興奮而潮紅的俏臉,他感到滿意。

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輕吻她的紅唇,道:「老婆,你真美。」

「我現在是你的人了,你要對我好。」她嬌聲道。

「我會愛你一萬年的。」他忍不住祭出「柔舌功」,開始攀登她兩座雪山。

「矮,你真的不能從那些景象之中看出什麼嗎?我感覺這可能預示著危機。」她醉眼半眯,秋波盈盈,嬌聲道。

「老婆,我們根本幫不了忙的。」他勸道。

她也知道,像是世界末日這種事,有誰可以拯救生靈呢?

除了上帝之外,恐怕不會再有人有那個能力了。她忽然道:「會不會是上天提前讓我們知道有大災難來,叫我們仿照諾亞方舟來做事呢?」

「哈哈,我願意與地球的人類同進退,不想偷生,那太痛苦了。」他爽朗道。

如果全人類都死了,只剩下自己,那也是一種折磨。

與其受那種孤獨的折磨,倒不如與全人類一同去見上帝,那會更有意思些。

「我想,這景象肯定是暗示著什麼,你再想想,當天塌下來之後,最後好像有七塊不同顏色的石塊向上飛去,那是什麼意思呢?」她問道。

「不知道。」他正在攀登她的雪山,無暇思考。

「你要好好想一想,我感覺這裡面是有玄機的。玉墜落在你的手裡,那說明它跟你有緣,估計只有你才能堪破這景象暗示的事情。」她被他的「柔舌功」侍弄得渾身酥軟。

「好,我會的。」他捧起她的美`臀,又做一上一下的運動。

她則又哼「啊氨的膩人春音。

兩人在地下室里快活了二個多鍾,直到她下面微腫了,他才結束進攻。

離開地下室時,他要攙扶著她上樓梯,畢竟,她下面頗痛,走路都不方便了,步伐頗為獃滯。

回到客廳,王小兵問劉夢:「莫盈盈現在怎麼樣了?」

「沒事,還在睡覺,到了明天,她就會醒過來。」劉夢恭恭敬敬地侍立在方雅靜的身邊,回答道。

「那就好。」王小兵點頭道。

「阿夢,你先去休息吧。」方雅靜吩咐道。

於是,劉夢便上樓去了,客廳里只剩下王小兵與方雅靜,兩人聊了幾句之後,她便說要去洗澡,他扶她到浴室。

隨後,他也進入了浴室,與她洗了個鴛鴦裕

向來與美人洗鴛鴦浴都是洗不幹凈的,等到他抱著她出來的時候,兩人身體都還有汗水。

進入她的房間,他抱她到床上,又要進入她的身體,不過,她下面已頗為紅腫了,嬌聲道:「老公,不要,我痛。」

「再給一波**你。」他微笑道。

「嗯,你怎麼那麼強呢,我問你,阿芸是不是給了你呢?」她緊`夾雙腿,嬌聲道。

他也不想騙她,老實道:「是。她說是你讓她做的。」

畢竟,她是知道這件事的。

「對,是我的主意。」說著,她便輕拉了一下床頭處的繩子。

王小兵不知有什麼用,但過了半分鐘,便聽到劉夢來敲門了,方雅靜叫她進來,她便打開門進來了。

而此時,王小兵與方雅靜都**躺在床上。

當劉夢進來,見到床上的兩人一絲不掛時,俏臉便立刻紅了。

「靜姐,找我有什麼事呢?」她垂著腦袋,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兩手把玩著衣角,不敢看向床上。

「阿夢,你過來。」方雅靜喚道。

劉夢忸怩地走過來。

等她走到床邊,方雅靜便拉她坐下,道:「我現在是他的人了。阿芸也是他的人了,你也做他的人吧。」

「靜姐,我……」劉夢俏臉如水`蜜桃一般。

「我們一起來服侍他吧,反正他那麼強大。」方雅靜勸道。

說著,她便親自替劉夢脫衣服,王小兵用被子蓋住下體,笑道:「哈哈,我其實是很純潔的。」

「老公,我下面痛,你還有多少精力,就跟阿夢玩吧。」說話間,她已把劉夢的衣服都脫光了。

看著劉夢那水嫩的身子,王小兵小弟弟再次硬了起來。

劉夢明顯很聽方雅靜的話,沒有絲毫的反抗,只是坐在床沿,顯出嬌羞之極的神態。

「你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快點吧,我們都是熟人了。」方雅靜拉劉夢上了床,然後推她進王小兵的懷裡。

王小兵根本控制不住欲`火,於是,便騎在了劉夢的身子上。

只用了半分鐘,他便再次攻破了一扇薄薄的城門,隨後,不停地撅動屁股,使劉夢哼出連綿不絕的春音。

室里頓時充滿了春色。

激戰了一個多鍾,劉夢下面也微腫了,便求饒。

王小兵知道她功力不夠深厚,於是,頗為體貼她,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之後,便結束了激情大戰。

至此,他在短短的數小時候之內,連破二扇薄薄的城門,實在可喜可賀。

哄兩位美人入睡之後,他才進入玉墜里。

在玉墜里幹活,那是他每天例行的事情,但這次進入裡面他感覺玉墜似乎有信息要傳給自己,於是,他便凝神靜待。

果然,一會,他發現玉墜的空間里浮現出四幅美女的半身像,栩栩如生。

他欣賞著四位美女半身像,思忖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四位美女跟天崩有關係?

他左右掃視一圈,看看這四位美女是不是在玉墜裡面。

不過,他失望了,玉墜里只有四位美女的半身像,並沒有她們的本尊。他不認識她們,從來沒有見過。

他猜不透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他冥思苦想之際,卻聽到玉墜里有聲音響起。

那是一把非常莊重的聲音:「你得到了玉墜,也表示玉墜選擇了你,你要找到四位天使,在她們還沒有失去童貞之前,你要成為她們的第一個男人,這樣,你就會知道你要做什麼事了。」

王小兵吃了一驚。

可以說,他進出玉墜數百次,可是,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裡面有人。

如今,驟然聽到有女人說話,他嚇了一大跳,驚慌地環視一圈,但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心下駭然,問道:「你在哪裡?」

「問正確的問題。」那個女聲道。

「你是玉墜的主人嗎?」王小兵腦子有點空白,問道。

不過,那把女聲似乎只限定他問某個問題,對於其它的問題,一概不回答,依然還是叫他問正確的問題。

什麼是正確的問題?

王小兵根本沒有頭緒,因為從來沒有想過要問問題。

那把女聲接著道:「我是用靈石來使我的聲音保存下來,如今已觸動了靈石陣,如果你不抓緊時間提問,我的聲音不久就會消失,到時你就沒有機會再問了。」

「我為什麼要找那四位天使?」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這是正確的問題。」那把女聲道。

王小兵豎起耳朵。

那把女聲不慌不忙道:「找到四位天使,你就能得到強大的能力,但你要肩負起你的責任。」

「什麼責任?」王小兵追問道。

「請問正確的問題。」那把女聲提醒道。

至此,王小兵感覺這個女人可能早已不存在,只有聲音留下來,所以只有問到正確的問題時,才能得到回答,不然,便不會有回答。

想到這裡,他不禁毛骨悚然。

「四位天使在哪裡?」他覺得問關於四位美女的問題,應該就是正確的。

果然,那把女聲回答道:「她們在哪裡,我沒法告訴你,因為她們已輪迴重生了萬千次,每一次輪迴,她們的記憶就會減弱一點,到現在,恐怕她們已忘記她們的前生。而你就是一把鑰匙,當你把她們四個找齊,並與她們結合,那就可使她們記起她們本來是誰。提醒你一點,她們的臀部都有一對翅膀的胎記。」

「那我找不到她們。」王小兵如是道。

人海茫茫,地球相對於宇宙來說,實在是連塵埃都稱不上,但地球相對於人來說,實在是太遼闊了。

是以,他沒有信心找到那四位天使。

「請問正確的問題。」那把女聲又提醒道。

「好,我想知道你是誰,能告訴我嗎?」王小兵只想用玉墜來種植藥材,再用藥材來煉製丹藥而已。

至於美女,他也喜歡。

不過,要他去尋找美女,而後去完成玉墜主人的心愿,那他不感興趣。

他隱隱覺得,玉墜主人要自己去做的,必然是大事,如果他沒猜錯,極有可能是要自己去獻身的事情。

這個獻身,跟方雅靜那個獻身不同。

他感覺玉墜主人是要自己去犧牲,然後換來某種和平。

當然,也有可能是叫自己去做某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如果成功了,就可活下來,不然,就是死路一條。

他還要去實現自己的偉大夢想,跟無數美人一起度過下半生。

是以,不想去做那種只有超人才能做的事,畢竟,自己不是超人,隨時都有可能陣亡。

那把女聲還是那句:「請問正確的問題。」

「找到四位天使之後,我就知道要做什麼事嗎?我可不可以不做?」他問道。

「如果四位天使被別人破了童貞,那你找到她們也沒用,她們不可能再記起前生的事,而你也不會知道你要做什麼事。只有在她們還沒有失去童貞之前,你找到她們,並跟她們結合,才會知道你要做的事。」那把女聲道。

頓了頓,又道:「你現在是玉墜的主人,一定要去完成我的心愿。」

王小兵暗忖,自己不去找就行了,等到四位天使童貞被別人奪去了,那自己也就不用去做玉墜主人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他心裡頗為高興。

不過,就在這時,那四幅美女半身像化成了四道光芒,透進了他的腦海里。

剎那間,王小兵感到自己的腦皮層鐫刻下了那四位天使的頭像,非常清晰,只要一閉上眼睛,都能見到她們。

「你只有三年時間,如果錯過了,那就沒有機會了。」那把女聲道。

王小兵在心裡喜道:哈哈,那太好了。

三年是很容易過去的,他覺得隨便拖一拖,三年就沒了。

此時,玉墜的上空忽然幽光爆閃,數百道流星一般的光柱直射下來,但很奇怪的是,那些手臂粗細的光柱只往他身上招呼過來。

他沒有感到疼痛,只覺得好奇。

持續了大約一分鐘,那些光柱便消失了,他不知這是什麼意思。

隨即,那把女聲又響起來了:「我已在你身上種下了『幽星』,你只能活三年,除非你找到四位天使,得到她們的童貞,才可解『幽星』之咒,完成你的任務,那你才可活下去。」

聞言,王小兵差點肝膽俱裂。

「喂,講點道理行不行啊?」王小兵仰頭怒問道。

可是,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人回答他,只有他粗重的呼吸聲不停地「呼哧呼哧」地響著。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麼霸道?」他大聲質問道。

可是,再也沒人回答他了。

他感到無奈,但又有三分憤怒,居然被人強迫自己去做事。

忽然想到自己有中級三昧真火,估計可以將體內的「幽星」驅走,於是,便立刻盤膝坐下來,以眼觀鼻,以鼻觀心,進入無物無我的境界之後,便內視體內的經脈。

不看還罷了,這一看,他又大吃一驚。

只見自己的心臟部位已凝結著一層淡藍的結界,像是鎧甲。

他知道那把女聲不是騙自己,而真是在自己體內種下了「幽星」,他感覺自己得到玉墜,簡直就是對方的一個陰謀。

如今,他只有用三昧真火,看能不能除去「幽星」了。

可是,不論中級三昧真火怎麼燒那些「幽星」,都無法將之除去,它們好像是「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用中級三昧真火燒它們,起先好像把它們都燒光了,可是,轉眼間,它們又會長出來,跟原來一樣,沒有絲毫的減少。他嘗試了上百次,都是這樣。

最後,他放棄了。

如果知道四位天使的下落,那還好找。

問題就在於,他根本就不知道四位天使在哪裡,所以無法尋找,不過,他有四位天位的半身像,可以在全世界各個地方來打廣告,尋找她們。

但這樣其實也行不通。

因為她們的前世記憶已被封印起來,縱使看到廣告,也不會來找自己,反而可能會躲著自己。

是以,王小兵感到頭都大了。如果不幫玉墜的主人完成任務,那自己的偉大夢想也沒法實現了,畢竟,三年時間,他不可能將養生堂開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去。

他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獃獃地仰望著虛空。

為什麼要選我呢?

這個問題,他自問了千百遍,但沒有答案。

不過,想到自己也靠玉墜與《丹經》得到了不少好處,那麼回報一下玉墜的主人,似乎也頗為合理。

只是,玉墜的主人的要求有點過分。

他知道玉墜的主人或許早就不存在了,但還有一個心愿沒有完成,想叫自己去幫忙完成。

假如那件事情不是很難的話,王小兵願意相助,如果要犧牲自己的,他真的不感興趣,畢竟,他還這麼年輕,還有許多人生需要享受。

但不論怎麼不願意,那都沒用了。

因為「幽星」已在體內,除非找到除去「幽星」的方法,不然,便只有三年命了。

當然,如果能找到四位天使,與她們結合,那就可活命。不過,這有一個很刁難人的地方,那就是那四位天使的童貞要在。

不然,一切都是枉然。

「奶奶的,四位天使在哪裡?她們可能早就七八十歲了,怎麼還會有童貞呢?」王小兵踱著步子,思忖道。

越想越氣,便將玉墜的原來主人的祖宗問候了數十遍,然後,又用三字經將四位天使問候了n遍,至此,他才感到稍為平靜些了。

他雖頗為不滿,但也決定去尋找四位天使。

不過,他不知去哪裡尋找好。

三年時間內能尋找到四位天使嗎?他感到希望很渺茫。

出了玉墜之後,他胸臆間的氣還沒消,抽了兩支香煙,才摟著方雅靜與劉夢進入了夢鄉。

說來也怪,當他入睡之後,便真的做了一個夢。

那個夢很奇怪,他找到了其中一位天使,眼看自己就要與她結合之際,卻有敵人殺了過來,一拳將自己的胸口打塌了。

此時,他便從夢中醒了過來,滿頭大汗。

彼時,已是早上七點多了。

方雅靜與劉夢也被他的驚叫聲嚇醒了,用疑惑的眼神盯著他。

「怎麼了?發惡夢了?」方雅靜坐了起來,用紙巾幫他擦拭額頭的汗珠,關懷地問道。

「你的記憶里有沒有四位天使的記憶?」王小兵問道。

「四位天使?」方雅靜眨了眨美眸。

王小兵點頭。

「我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天使,在我的記憶里,確實有四位很漂亮的姑娘,我不知她們是誰。」方雅靜緩緩道。

「那你知不知道她們住在哪裡?」王小兵握著她的玉手,問道。

方雅靜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至此,王小兵僅存的一點希望又破滅了,他抹了一把臉,陷入沉思。

現在,每一分鐘對於他來說都是很寶貴的,畢竟,三年時間,彈指一揮間便過去了。如果找不到四大天使,或者不能在她們失去童貞之前找到她們,那自己就只有三年生命。

但問題就在於,世界太大,他不知從哪裡找起。

假如要把全世界找遍,莫說三年,就是三十年都是不夠的。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