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33章廁所里的激情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8日 06:03 [字數] 86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認真思忖了一會,王小兵決定冒一次險。

在這種大場面,估計太子還不敢動手,換言之,這次前往是有驚無險。

莫盈盈嫵媚笑道:「誒,你不知萬豪酒店在哪裡嗎?喏,向左轉,然後直行,到了前面第三個紅綠燈,再向右轉,直行三百米左右,再左轉,再前行三四百米,就見到萬豪酒店了。」

「我知道。」王小兵點頭道。

如果早了解是去萬豪酒店,他可能會推辭掉。

但現在都來到這裡了,何況他感覺自己應該不會有事,是以,便陪她一起去看看,見見世面也好。

莫盈盈瞥了他一眼,微有窘態道:「小兵,我怕太子,所以想請你與我一起去,你保護我,好嗎?」

聞言,王小兵終於明白她叫自己去參加慈善會的用意了。

不過,她有這個目的,那也從側面表明她對自己是頗為信任的,還有,也說明她相信自己有實力。

是以,他感到有三分得意。

「沒問題,我會好好保護你的,不會讓太子動你一根毫毛。」他朝她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咯咯,那謝謝你了。」她歡喜道。

「盈盈,既然要謝我,那給點實際的,好嗎?」他笑道。

「實際的?請你吃飯嗎?哦,那可以,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就請你。」莫盈盈拿出鏡子,,微笑道。

「不是,我是說,給個吻我怎麼樣?」他拿眼角餘光瞟了她一眼。

聞言,莫盈盈俏臉刷地紅了。

她佯裝微嗔道:「那我可做不到,咯咯,你太那個了。」

「哈哈,盈盈,我不用你請我吃飯,只給一個吻,那樣也不行嗎?」他見她並沒有生氣,才敢繼續說這個話題。

「不行,我要把初吻留給我的男朋友。」她嫣然一笑道。

「其實我也不錯埃」他毛遂自薦。

「誒,你還是專心開車吧,別分心了。」她努了努薄潤的紅唇,表示討厭。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萬豪酒店。停車場已停滿了車子,看來有不少名流來參加這次的慈善會。

「盈盈,你是來做司儀的嗎?」王小兵問道。

「你怎麼猜到的?」她微笑道。

「這跟你的行業有關,肯定會往這方面想的。」王小兵替他打開車門,笑道。

酒店門口站著兩排身材火辣的禮儀小姐,正不停地向到場的嘉賓點頭歡迎,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

王小兵本想牽著莫盈盈的玉手進去的,不過,她好像不太願意,是以,只好作罷。

上到二樓,便見到人頭涌動。

太子正在跟來賓打招呼,當見到王小兵那一刻,他明顯愣了愣。

可能他千想萬想,也不曾想到王小兵敢來這裡,是以,縱使他實力出眾,但還是吃了一驚。

隨即,當他看到王小兵是與莫盈盈一起前來的時候,英俊的臉龐上便出現一抹稍瞬即逝的嫉妒之色,平靜下來之後,便向王小兵這邊走了過來。

黑寡婦見到王小兵來這裡,滿臉的驚愕與不解。

畢竟這裡是太子的地盤。

「莫小姐,王先生,你們能光臨,實在太好了。」太子伸手出來與之握手。

聽他說的,好像早已發請帖邀請了王小兵一樣。

「見到你很高興。」王小兵淡定道。

「失陪一會,我先去見見台長。」莫盈盈找了個借口,便朝她的領導走過去。

如果不是領導指定要她來參加這個慈善會,她是不會來的,因為她不想見到太子這個人。她知道他在追求自己,但自己對他不感興趣。

等到莫盈盈走了之後,太子便悄聲道:「兵少,你是她男朋友?」

見他一副酸溜溜的樣子,王小兵暗笑。

本來,他想說實話的,但想到捉弄一下太子,那也不錯,於是便呵呵笑著點了點頭。

剎那間,太子的臉色黯淡下來,好半晌才恢復正常,有點語無倫次道:「恭喜,恭喜,真想不到,你居然,嘿嘿。」

聽他的語氣,倒有些許威脅的味道。

「太子,愛情要講緣分的,沒有緣分,那不可能在一起。」王小兵趁機打擊到。

「好一個緣分1太子臉上雖還掛著笑意,但其實頗為勉強,「我不太相信這個,我只相信自己的實力1

王小兵知道使對方惱羞成怒了。

這正是他希望的。

太子離開之後,王小兵掃視一眼,在尋找莫盈盈的身影。

不過,他沒有看到莫盈盈,倒是發現一個熟人正向自己走過來,那就是方雅靜,見到她,他立刻想到她與太子是一夥的。

是以,頓時對她充滿了警惕之意。

方雅靜穿著低v白色長裙,既大方又高雅,具有古典美,頗為亮眼。

但王小兵沒心思欣賞她的美色,心裡只想著今晚可能她與太子會聯手對付自己,那可頗為麻煩。

「想不到在這裡見到你。」方雅靜走到他面前,微笑道。

「方小姐,原來你還是一個大慈善家埃」他以不屑的目光瞥了她一眼,諷刺道。

「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我想跟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請跟我來。」方雅靜壓低聲音,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便朝樓梯口走去。

王小兵站著不動。

如果自己跟對方去了,那估計轉眼間就會被劫走。

在大廳里,因為華龍縣不少名流都在這裡,是以,太子還不敢做得太過分,只要保持在人堆之中,那就比較安全。

方雅靜見王小兵沒有跟來,便停下來向他招手。

可是,他還是紋絲不動。

或者她猜到他的心思,於是,又走到他的身邊,輕聲道:「我不會害你。」

壞人一般都是這樣說的。王小兵心裡嘀咕一句,目光放肆地落在方雅靜胸口那條又深又窄的乳溝上,有意對她無禮,目的是惹起她的討厭,使她離開。

不過,她好像還顧不上這些。

「請跟我來1她掃視一圈,見慈善晚會就要開始了,催促道。

「不好意思,方小姐,我在這裡等人,如果我走開了,我朋友會著急的。」王小兵婉言拒絕道。

「你怎麼樣才肯相信我?」方雅靜凝視著他,問道。

「我信你埃」他點頭道。

「那你就跟我來,我要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方雅靜懇求道。

雙手抱胸的王小兵半眯著眼睛,觀察著方雅靜的美眸,笑而不語,但他的神色分明在說:這種騙人的小把戲就不要在我面前耍了。

方雅靜既焦急又無奈。

這時,王小兵朝不遠處的黑寡婦瞥了一眼,發現她好像在向自己使眼色。

他感覺她是有話要對自己說,或者是要自己注意什麼,剎那間,他感覺方雅靜對自己可能是一個大危險。

是以,更堅定了決心,絕不跟方雅靜去。

「方小姐,失陪一下,我要去上個廁所。」廁所就在二樓的盡頭處,說完,他便朝廁所走去。

「王小兵1方雅靜氣得高聳雪白的胸脯不停地起伏。

但王小兵並不理會她。

在經過黑寡婦身邊時,王小兵向她使了個眼色,要她跟自己來。

轉眼間,王小兵便走進了廁所,先在洗手槽前面站了一會,就是為了等黑寡婦前來,他知道她會來的。

果然,不消數秒鐘,黑寡婦也來了。

不過,此時還有其他人在廁所里,兩人不敢交談。

王小兵先進男廁所區,查看了一下裡面,沒發現裡面有人,於是,立刻出來向黑寡婦招了招手,她一閃身便進來了。

兩人躲在一間大號隔間里。

他摟著她的小蠻腰,輕吻她的紅唇,與她激吻起來。

小小地互動了三分鐘,他與她都按捺不住了,雖然廁所里已進來了其他人,但他還是扒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悄悄地把自己的老二放出來,前往訪問她的小妹妹。

在廁所里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感到非常刺激。

特別是在太子的萬豪酒店裡跟黑寡婦激情大戰,那更為刺激,有一種在死亡邊緣尋找快活的味道。

因為環境太過特殊,是以,他也不敢戀戰,給了一波**她之後,便結束了大戰,然後一邊輕揉她的酥胸,一邊耳語問道:「你好像想跟我說什麼,是嗎?」

「是。」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道。

「什麼事?」他問道。

「你怎麼跟那個姓莫的在一起呢?」她柔聲問道。

聞言,他以為她是吃醋了,心裡又好氣又好笑,一時之間,也不知怎麼回答她,畢竟她問得有點突兀。

想了一會,他笑道:「她叫我送她來參加慈善會。」

「你跟她有一腿?」她繼續問道。

「哈哈,沒有,你想多了,我跟她只是朋友。」他如是道。

「你如果待在她身邊,那就更危險,你找機會離開這裡吧,不然,你到時很難脫身,見到你來這裡,我擔心死了。」她勸道。

「我不能失信。」他淡淡道。

她撅起了紅唇。

「老婆,別吃醋,我能滿足你。」他輕拍她的美`臀,安慰道。

「我哪裡有吃醋?我是為你好,你如果不離開她,那你今晚絕對要被太子捉祝」她氣咻咻,微慍道。

「我知道。」他點頭道。

「那你待會就找機會離開,我會替你掩護。」她化嗔為喜道。

「我估計太子在這種場合不敢動我,所以,我不用離開,等到慈善晚會結束再走。」王小兵鎮定道。

他相信自己的推測。

氣鼓鼓的黑寡婦輕輕地捶了一下他結實的肩膀。

「我就跟你說實情吧,太子想要在今晚把莫盈盈弄到手,你如果在她身邊,那肯定先動你。」黑寡婦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

「你說什麼,太子要對莫盈盈下手?」他詢問道。

「是,所以說,如果你在她身邊,太子首先就會先收拾你,那你就沒機會離開這裡了。」黑寡婦吻了一下他的額頭,嬌聲道。

「我在莫盈盈的身邊,那太子應該沒有機會下手吧?」他反駁道。

「你知道嗎?太子要在酒水裡下春`葯與迷藥,使她先產生眩暈,然後就叫服務生扶她去休息,隨後,他就會進入她的房間,把她佔有。」黑寡婦輕聲道。

「糟了1王小兵想到現在莫盈盈可能已中計了。

於是,他立刻穿好褲子。

「你很難救她的1黑寡婦摟著他的豹腰,勸道。

「不行,她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著這種事情發生。」他以不容分辯的眼神凝視著黑寡婦,堅定道。

「你真的願意為了朋友而犧牲自己?」她微嗔道。

「是。」他不假思索道。

她知道勸不動他,唯有全力幫他。

「那你現在立刻找到她,如果她還沒有吃下春`葯與迷藥,那你立刻帶她離開這裡。」黑寡婦被他的義氣所感動。

「我知道了,你千萬要保護好自己,不用為了幫我而顯露身份。」他吻著她的紅唇,道。

「我會小心的。」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隨即,他先出去,查看一番,見男廁所區沒人,便叫她快些出來。

然後,他立刻奔出廁所,在人群里尋找莫盈盈,他要保護她,不能讓太子奪走她的身子,在來這裡之前,他曾說過要好好保護她的。

此時,慈善晚會已開始了,先是歌舞表演,熱鬧非凡。

賓客們都坐了下來,人頭涌涌,不下上百人,王小兵一時之間也找不到莫盈盈的身影。

不過,想到她是來做司儀的,那麼應該在舞台那邊,於是,便快步向前邊走去,進了後台之後,掃視一圈,也沒有見到莫盈盈的身影。

他頗為焦急。

問一個跳舞的女生,說剛才司儀身體不適,被人扶走了。

王小兵問明了方向,大步流星追了過去,走到走廊的盡頭,轉了彎,便見到前面有兩個女服務生正攙扶著莫盈盈要上三樓的樓梯。

「喂,停一下1王小兵喝道。

兩個女服務生可能是受了太子的口令,一定要把莫盈盈扶進房間里。

是以,她們沒有停下腳步,還是朝前走,王小兵一個箭步,便掠到了她們的身後,一手攀住其中一個女服務生的肩膀,將她的身子扳轉過來,怒道:「你們帶她去哪裡?」

「帶她去休息。」那個單眼皮女服務生神色驚惶道。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她男朋友1說著,一把搶過莫盈盈,便往回走。

兩個女服務生愣在那裡,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或者她們根本不曾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王小兵瞥了一眼莫盈盈,見她像是喝醉了酒一樣,俏臉酡紅,美眸半眯,秋波蕩漾,嫵媚之中包含著五分淫`盪之意。

由此,他可猜測到她已吃了春`葯與迷藥。

如今,好在還算來得早,救出了她,但還沒有離開萬豪酒店,那始終還是在狼窩裡。

「盈盈,你還清醒嗎?」他輕輕地搖了搖她的腦袋,問道。

她只輕輕地動了一下腦袋。

正當他要扶著她下樓梯的時候,見到方雅靜出現了。

剎那間,他精神陡地緊張起來,畢竟,他感覺方雅靜是太子的人,她來了,那就相當於太子來了。

「怎麼了?」方雅靜關心道。

「她有點不舒服,我想帶她離開。」王小兵已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對方雅靜動手。

「快帶她去醫院吧,我跟你一起去,坐我車去吧。」想不到方雅靜倒很熱情,並沒有阻攔,還幫手扶著莫盈盈。

下到一樓,見到是黑寡婦站在大門口處,王小兵鬆了一身。

不過,黑寡婦還是照例問了幾句,只為了瞞住手下,「你們這是去哪裡?」

「不好意思,她心臟病發作了,我要帶她去看醫生,請借路。」王小兵只怕太子趕來,那就出大問題了。

他估計太子正在那間房間里等著莫盈盈。

是以,只要再過幾分鐘,如果還不見兩個女服務生帶莫盈盈進房間,那必然會出來追問的。

而這幾分鐘實在太寶貴了,能不能平安離開萬豪酒店,也就看這幾分鐘了。幸好黑寡婦有意幫王小兵,下來換掉了站在大門處守衛的沙陀。

不然,一切都充滿了變數。

黑寡婦並沒有為難王小兵,讓他出了酒店。

到了停車場,王小兵剛打開車門,想把莫盈盈扶進後座里,就見她扭著身子,嬌聲道:「嗯,我好熱」

說著,便摟著王小兵,不停用嬌軀去摩擦他的身體。

在一旁的方雅靜已明白了幾分,鄙夷道:「你喂她吃了春`葯吧?看不出你會這一手。」

「我現在沒時間向你解釋,以後再跟你說清楚。」王小兵將莫盈盈推進了後座。

「阿夢,你開車。」方雅靜吩咐道。

「是。」劉夢便打開了車門,坐在了駕駛位上。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謝謝你們的好意,你們下車吧。」王小兵見到方雅靜也坐進了後座里,連忙道。

「你想占她的便宜嗎?」方雅靜反問道。

王小兵怔祝

先前,他只想著怎麼把莫盈盈平安地帶離這裡,沒有其它雜念。

如今,聽方雅靜這樣一問,他瞥了一眼正在不停地扯衣服的莫盈盈,腦袋立刻浮現出一個歪念:如果只有我跟她在一起,那就可跟她快活了!

「沒有。」他否定道。

「那就行了,她中的是無極春`葯,醫院都沒有解藥,到我家去吧。」方雅靜抓住莫盈盈的雙手,一邊觀察,一邊道。

王小兵也不知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因為如今還在萬豪酒店的停車場里,如果再不走,估計待會就沒辦法脫險了,於是,只好坐進後座。

「你怎麼知道她中的是無極春`葯?」他疑惑道。

「我對這方面有研究,別用那種眼光來看我,我只是想知道多一些,以免自己被人下藥。」方雅靜解釋道。

轉眼間,車子便離開了萬豪酒店。

此時,可能是莫盈盈體內的藥力開始發作了,更加風騷了。

「矮,我好熱啊,快點來吧,我要,矮,我忍不住了,快給我吧。」莫盈盈趴在了王小兵的身上,不停地吻他,扯他的衣服。

王小兵倒想滿足她。

不過,有方雅靜與劉夢在車裡,他沒有機會出手。

何況,就他本性來說,縱使沒有方雅靜與劉夢在這裡,他也不會趁機奪走莫盈盈的身子。

「在一個小時之內,如果她得不到男人來侍弄或解藥,那她有可能會被變成痴獃。」方雅靜努力將莫盈盈按在後座上。

王小兵也只好幫忙按住莫盈盈。

他雙手落在莫盈盈那堅挺飽滿的雪山上,感受到無窮的溫柔。

其實,這不是他有意按她胸脯,如果不按她的身體,那就控制不住她,此時的她力氣頗大,好像只求一炮。

車子在縣城裡轉了幾個彎,花了半個鐘頭,終於到了方雅靜的住處。

那是一棟歐式的別墅。

停好車,王小兵與方雅靜兩人架著已接近瘋狂的莫盈盈,走進屋裡。

「阿夢,快到我的藥箱里拿解藥來1方雅靜騰不出手來,便連忙吩咐劉夢,急道。

劉夢飛也似的上了二樓。

一會,便把解藥拿下來了,遞給方雅靜。

隨即,方雅靜從一隻粉紅的小瓷瓶里倒出二枚藥丸,然後和著溫水強灌進莫盈盈的嘴裡。

王小兵半信半疑。

當莫盈盈吃了那兩枚藥丸之後,過了半分鐘,便漸漸地入睡了。

看到莫盈盈可能沒事了,王小兵感到欣慰,想到太子居然敢用這麼卑鄙的手段來對付莫盈盈,他就極為憤怒,暗忖不將太子扳倒絕不罷休。

「阿夢,扶她上去休息吧。」方雅靜吩咐道。

「是。」劉夢遵命道。

旋即,便攙扶著莫盈盈上了二樓。

客廳里只剩下王小兵與方雅靜兩人,此時,他才忽然記起自己已來到了她的家裡,因為一直對她有偏見,是以,覺得這裡有危險。

她救莫盈盈,難道這是一齣戲?

王小兵在心裡猜測著,同時觀察方雅靜的神色,希望看出端倪。

如果這是太子與方雅靜合力表演的把戲,那倒是做得極為逼真,畢竟,黑寡婦是自己的線眼,有線眼都被蒙,那倒不得不佩服太子與方雅靜的高超演技。

「你為什麼要救她呢?」王小兵也不知自己為何要這樣問。

「我不能見死不救,每個人都會有困難,只要可以幫,我都會幫忙。」方雅靜頗為端莊,不疾不徐道。

「我想向你請教一個問題,可以嗎?」王小兵掃視一眼,發現屋裡裝潢頗上等次。

「隨便問。」方雅靜淡淡道。

「你跟太子認識嗎?」王小兵終於把自己最想問的問出來了。

「我不認識他,我去參加這個慈善晚會,也是通過朋友才去的。」方雅靜泡好了一壺香茗,倒了一杯給他,道。

王小兵難以確定她是敵還是友。

如果她不是經常要問自己借玉墜,那他會把她看成朋友的。

「你在萬豪酒店裡,說有事情跟我說,是什麼事呢?」他並沒有喝茶,怕自己被陰了,那就後悔莫及了。

「前幾天,我突然發現太子這個人,極有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她認真道。

王小兵想發笑。

這算什麼重要的事?老早之前,自己就知道太子是自己的敵人了。

是以,王小兵強忍住滿腹的笑意,道:「這件事,好像不用你告訴我,我跟他有過節,早就是敵對關係了。」

「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她搖手道。

「說明白些。」他要求道。

「我是說,我感覺到太子不是一般的人,他有一種特別的氣息。」她似乎隔空可以嗅到太子的氣味。

「你經常跟他在一起,所以可以聞到他身上特別的氣息吧,哈哈,對不對?」王小兵坐在了真皮沙發上,揶揄道。

方雅靜俏臉刷地陰沉沉的。

「請別開這種玩笑1她頗為不滿道。

「好,下次不開你玩笑,但你說的話,我還是不懂,他有什麼氣息會被你覺得他是你的敵人呢?」王小兵笑道。

「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能感覺到他與普通人不同。」方雅靜迷茫道。

說著,她站了起來,走到落地窗前,眺望著深邃的夜空。

「謝謝你救了莫小姐。」王小兵感謝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小兵,我請你答應我一件事,把你的玉墜借給我用一下。」她轉過身來,懇切道。

王小兵搔了搔後腦勺,道:「為什麼?」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要用你的玉墜來開啟我那段被封印的記憶。」她無奈道。

「其實,我覺得很奇怪,你想要開啟那段記憶有什麼用呢?你總不會因此而成仙吧?」他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好奇道。

「那段記憶,將會非常重要,或者你我能否生存下去,就看那段記憶。」她肅然道。

聞言,王小兵心裡湧起一抹不屑。

不過,念在她救了莫盈盈,他沒有嘲諷她,淡淡道:「你說的話,我一點也聽不懂。」

「你現在不懂,但不用多久,你自然會懂的,不過,如果錯過了時機,恐怕到時你懂了也遲了。」方雅靜繪聲繪色道。

「我們就直話直說吧,你對我有什麼陰謀?」王小兵不耐煩道。

他不相信方雅靜的話。

自從認識方雅靜以來,都是聽她說些很玄的話語,他感覺這是她故意弄出來的,目的就是要陰自己。

是以,他要處處提防她,以免中了她的陰謀。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