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31章妙計救師父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7日 02:31 [字數] 85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的這次行動,並沒有告訴馬艷。

如果馬艷知道了,可能會因情緒激動而做出不理智的行為,那倒有可能添亂。

是以,只好瞞住她,等把馬雲天救出來再說。少她一人,也不會顯得力量弱小,因為自己已有足夠的力量拯救馬雲天。

派人到鎮軍寨探查,過了大半個鐘頭,也不見人回來報告。

從龍灣河路口到鎮軍寨,大約十分鐘路程。

除去來回的二十分鐘時間,實地探查用二十分鐘,也應該可以了。

而前往探查的人一共三人,但沒有一個回來。鎮軍寨並不大,只能算是一個中等的村子,就在山腳下,後來,村裡的人都在近街平陽的地方分到了宅基地,幾乎都搬出來了,只留下一個空村子。

三個人開著摩托進鎮軍寨里遊盪一遍,十分鐘左右就足夠了。

得不到消息,也不知鎮軍寨是什麼情況,王小兵等人也不敢貿然前往,因為一旦中了埋伏,那就吃大虧了。

是以,經過大家商量,決定再派三個人去看看。

不過,結果還是一樣。

一個鐘頭過去了,派出去的六個探查者,沒有一個回來的。

彼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了,街上車輛行人都很少,冷冷清清的,街邊的店鋪也幾乎都關門了,縣城也要進入休息時間了。

就在這時,王小兵聽到隆隆的車聲由遠而近,像焦雷滾地一樣。

如果是白天,這麼多的車聲匯聚在一起,那都是不正常的,何況已是晚上深夜時分。

「大家小心,可能出事了。」王小兵當先推開麵包車的車門,走下車,朝響聲傳來的方向看去,見到耀眼的車燈直射而來,如同白晝。

適才,王小兵、陳老爺子與洪東妹等幾個人在麵包車裡商量事宜。

等到眾人下車,見到從四面八方湧來許多摩托車、麵包車時,都露出驚訝的神色,面面相覷,頓時似乎明白了什麼。

轉眼間,王小兵等人便被二三百人給包圍了。

而帶頭大哥就是病大夫。

當看到病大夫的時候,王小兵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多半是派去探查的人被當場捉住了,然後,病大夫就順藤摸瓜,找到這裡來了。這種解釋,百分百準確。

此時,王小兵這邊的人馬只有數十人,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是以,形勢非常嚴峻。

病大夫踱到王小兵面前,陰陰笑道:「咳咳,王小兵,我們又見面了。咳咳。」

「好在還有點路燈,要不聽你咳個不停,我還以是孤魂野鬼,挺嚇人的。」王小兵也不給面子對方,揶揄道。

「咳咳,王小兵,我想請你喝兩杯,咳咳,不知給不給面子。」病大夫客氣道。

其實,這分明是在威脅。

如果不是,估計就要開戰了,是以,不去也得去。

當然,想要橫屍街頭,那又是另一回事。以眼前的形勢來看,一旦雙方火併起來,王小兵這邊很難活命,對方不單人多,而且還有不少霰彈槍。

是以,要是打起來,那王小兵絕對是吃虧的。

「沒問題。」王小兵淡定道。

「小兵……」明知凶多吉少,洪東妹不願讓他去。

不過,王小兵做了個「別說」的手勢,他知道太子想要捉自己,但也沒有辦法拒絕病大夫的邀請,因為自己要是不去,己方的人馬估計會被打到撲街,自己肯去,那還可保存己方的力量。

不是他懦弱,而是他懂得隨機應變,在什麼情況下就採取什麼應對之策。

「咳咳,爽快,咳咳。」病大夫冷笑道。

「這樣吧,我也想喝幾杯,我跟你們一起去。」陳老爺子一邊抽著煙斗,一邊毫不畏懼道。

「咳咳,陳先生,我非常抱歉,咳咳,今晚我只想跟王先生喝兩杯,過些日子,咳咳,我再治一台酒席,親自請你老來痛飲一番。咳咳。」病大夫婉拒道。

「麻痹,誰敢帶小兵走,老子就跟他拚了1謝家化拍著厚實的胸膛,怒吼道。

「黑牛,我知道怎麼做1王小兵連忙制止他。

不然,在這種極為不利的情況下,估計謝家化會陡然惹來一頓毒打,但不會對救馬雲天有絲毫作用。

「麻痹,小兵……」謝家化還想說些什麼。

但王小兵走過去,雙手扶著他的寬闊的肩膀,凝視著他,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自己不是不想活命,只是現在鬧起來,那隻會添多幾條人命而已,於事無補,與其使己方人馬無益受傷,倒不如換種方式來解決問題。

「黑牛,我明白你的意思!請相信我1王小兵拍了幾下謝家化的肩膀,自通道。

謝家化眼睛有點濕了。

「小兵,我陪你一起去吧。」洪東妹聲援道。

「咳咳,洪小姐,不好意思。咳咳,我只想與王先生喝兩杯,下次再請你一起吃夜宵。咳咳。」病大夫連忙拒絕道。

「如果你敢動他,我不會放過你1洪東妹厲聲道。

「咳咳,洪小姐,你誤會了,咳咳,我只是想跟他吃頓夜宵,沒有別的意思。咳咳。」病大夫像就要去見上帝一樣,咳個不停。

如果不知底細的人,還道一腳能踢飛他。

看他那副病懨懨的樣子,有幾個人會知道他身手不凡呢?

當然,在黑道混的,多多少少都聽過他的大名,可能真正見過他本尊的不多,要是在街上碰到,都難以相信他就是四大金剛之一。

「洪姐,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王小兵安慰道。

她哪裡會相信?

他一個人跟病大夫走,那絕對是壯士一去不復返。

除非肯把碎雪交出來,那可能還保有一線生機。她忽然感覺他可能要把碎雪交給太子來換性命,心裡又安穩了三分。

畢竟,她覺得碎雪也沒什麼用,不要了可能會更好。

「那我在這裡等你,如果過了凌晨一點還不來見我,那我就去找你。」洪東妹堅定道。

「不用,你們先回去,等我把事情辦完之後,就會去找你的,不用等我,知道嗎?」。王小兵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回來,或者永遠回不來,那也是有可能的。

「不!我就在這裡等你1洪東妹不肯讓步道。

她的意思是:如果太子把王小兵軟禁了,那她就要去跟太子拚命。

縱使明知不是對方的對手,她也會勇往直前,絕不退縮,為了替自己的情人報仇,她敢於把性命豁出去。

王小兵也勸不動她。

「老爺子,你帶人回去,我不會有事的。」說著,他向陳老爺子遞了個眼色。

其實,王小兵的用意是迷惑陳老爺子,使他以為自己百分百有逃生的對策,不須擔心。因為在這裡等,估計不會有什麼結果。

如果自己真的被太子收拾了,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朋友為自己去送死。

畢竟,太子實在太強大了。

陳老爺子果真以為王小兵有脫身的辦法,是以,點頭道:「那好,我會關注你的安危的。」

「要是我兩天不回去,你就給我到派出所報案吧。」王小兵心裡沒底,不知自己此去還有沒有性命回來,到了這種絕境的時候,他反而很平靜,笑道。

「明天還沒有你的消息,我就要報警了。」陳老爺子吧嗒吧嗒抽著煙斗,道。

「好。」王小兵點頭道。

隨後,陳老爺子便上了車,帶著數十手下離去了。

病大夫見到只有寥寥數人還留在龍灣河那個路口,冷笑道:「咳咳,洪小姐,你放心,我不會傷害王先生的,咳咳。」

「你要是敢傷害他,我絕對不會饒你!我洪東妹說到做到,但願你珍惜自己的生命,別讓我來幫你消耗生命1洪東妹死死地瞪著病大夫,嬌叱道。

「咳咳,洪小姐,你果然是巾幗英雄,咳咳。」病大夫嘲謔道。

「你果然是男人中的狗熊1洪東妹針鋒相對道。

聞言,病大夫咳得更利害了。

看著他額頭那條條爆綻的青筋,便知他怒不可遏了。

只聽到他攥緊雙拳,那指骨發出的清脆的必剝必剝聲響,雖很悅耳,但卻教人心生寒意,漸漸感到壓力增大。

「咳咳,好漢不跟小女人斗,咳咳,王先生,請上車。咳咳。」病大夫做了個請的手勢,道。

王小兵快步走過去,上了對方的麵包車。

他沒有回頭看洪東妹。

因為他怕自己會產生留戀,畢竟,這一去,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

如果多看她幾眼,那會增加自己內心的恐懼,從而使自己沒有勇氣上車,這樣倒教病大夫笑話了,是以,他狠下心來,上了車之後,也沒有看她。

當病大夫也上了車之後,二三百人便呼嘯而去。

轉眼間,車聲便遠去了。

龍灣河那個路口,此時變得更為寂靜了。

只有洪東妹等幾人還站在那裡,除了昏黃的路燈陪伴她之外,剩下的便是心中那陣陣的痛楚與無限的憂傷。

「麻痹!老子跟他們拚了!走,追過去1謝家化大喝道。

「黑牛,別急,過幾個鐘,如果小兵沒有回來,我們再殺過去1洪東妹的美眸里射出視死如歸的冷峻神色,道。

「麻痹,好,老子就讓他們再活多幾個鐘頭1謝家化像是得了多動症,不停地走來走去,腳步又重,踏得人行道上的磁磚好像要跳起來一樣。

……

……

王小兵坐在病大夫的麵包車裡,渾身不自在。

本來,還想與陳老爺子結盟來對付太子,如今看來,恐怕沒有機會了。

因為他前不久聽太子親口說要對自己下毒手,這次前去見太子,除非肯把碎雪交給對方,而且還要把女刺客的下落說出來,或者才能活命。

不過,王小兵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

他不會出賣柏氏姐妹。

如此一來,他自己的性命也就很難保住了。

當人處於死亡的邊緣的時候,便會想很多東西,幾乎都是在回憶一生之中的酸甜苦辣情景,相當於再回味一遍。

他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在那無憂無慮的年代,他與夥伴們一起在小山坡上玩耍,一起在小溪捉魚,一起爬樹掏鳥蛋。

那是使人感到溫馨的人生片斷,每每想起站在秋天的夕陽下,迎著和煦的暖風,看著家家戶戶升起的炊煙,聞著使人流涎的菜香,便身心安寧,頗為自得。

「咳咳,王先生,今晚不如我們切磋切磋,咳咳,怎麼樣?咳咳。」病大夫討厭的聲音響起。

正在閉目回憶的王小兵緩緩睜開了眼睛,盯著對方。

「沒問題。」他笑道。

反正自己是凶多吉少,再添一層凶兆,那也沒什麼所謂。

「咳咳,王先生,你果然是個爽快的人,咳咳,我最喜歡交你這種爽快的朋友,咳咳,如果你聽我一言,保你平安無事,咳咳。」病大夫緩緩道。

王小兵知道對方要來做說客了。

「病兄,你一言估計說不明白吧?」王小兵掏出一支香煙,點燃,笑道。

「咳咳,王先生,我知道太子很喜歡收藏古董,聽說你有一件古董,咳咳,如果肯送給太子,咳咳,我想你一生都會很平安,咳咳。」病大夫並不理會王小兵的揶揄,自顧自說道。

「可惜我沒有古董埃」王小兵鎮定道。

「咳咳,王先生,你沒有自知之明,咳咳,可惜了。」病大夫冷道。

王小兵只是幫馬雲天保管碎雪而已,除非馬雲天肯把碎雪交給太子,不然,自己是萬萬不會將碎雪交出去的。

這就是誠信。

他答應了師父,會好好保管碎雪,那就不會失信。

「病兄,我想知道,現在你們請我做了嘉賓,那麼可以放了我的師父吧?」王小兵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問道。

「咳咳,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咳咳。」病大夫悶哼道。

王小兵想見馬雲天一面。

不過,他估計如果自己不交出碎雪,可能對方也不會讓自己見馬雲天。

想到太子居然這麼屌,他心裡又湧起一股憤怒,暗忖自己要盡量活下去,打倒太子,絕對不輕易死去。

當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他便開動腦子,尋找脫身計策。

同時,也在考慮怎麼樣做才能救出自己的師父,如果有一條一箭雙鵰的計謀,那就好了。

他將煙頭彈出車窗的那一瞬間,煙灰的火星在夜空里飄飛,使人眼前一亮,也就在這時,他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以前,太子曾帶催眠師來對付自己。

而自己憑藉著超凡的精神力反控制住了那個催眠師。

後來,他也找了一些關於催眠術的書來看,只是想看看自己為什麼能反控制那個催眠師,是以,也略為懂得一些催眠的手段。

催眠術,說到底,就是用自己的精神去控制對方的精神。

想要控制別人的精神,那自己就要有過人的精神力,而王小兵已具備這一點。

是以,他知道,只要自己集中精神,讓對方來看自己的眼神,估計也能做到催眠的效果。一旦成功了,那就化險為夷了。

問題就在於,怎麼給病大夫催眠?

想了想,王小兵忽然笑道:「病兄,據說武功高低,可以從眼力看出來,對嗎?」。

「咳咳,眼力?咳咳,我不明白你想表達什麼,咳咳,武功高低,單憑看一個人的外表,那是難以判斷的,咳咳。」病大夫不屑道。

「我的意思是說,兩個人對視,武功強的,自然可以看到對方低下頭去。」王小兵解釋道。

「或者有道理,咳咳。」病大夫不敢肯定道。

至此,王小兵已感覺牽住對方的鼻子了,心裡湧起一抹興奮。

於是,便用激將道:「病兄,既然我們待會就要進行切磋了,不如現在先來做個熱身運動,我們來較量一下眼力,怎麼樣?」

「咳咳,無聊。」病大夫搖頭道。

「哈哈,病兄,你不會連這個也不敢做吧?怕輸給我?哈哈。」王小兵笑道。

「咳咳,王先生,你太自信了,咳咳,我們較量眼力,你未必能贏我,咳咳,只是我不想做幼稚的事情罷了。」病大夫冷笑道。

「那我們就來較量一番,也讓我好驗證一下那個結論是否正確。」王小兵盯著病大夫,道。

「咳咳,好,來吧。」病大夫雙目一斂,精芒暴射開來。

單是從病大夫那懾人的眼神來看,就能感受到他的內功修為不低,普通人的眼睛絕對不會射出這種湛然的光芒的。

是以,王小兵心裡湧起一個疑問:自己真的能控制住病大夫的精神嗎?

但事已至此,別無選擇。

如果不成功,那自己就極有可能要等十八年之後才能重新做好漢了。

因此,他也豁出去了,立刻以眼觀鼻,以鼻觀心,先使心中的雜念消失,然後集中精神,爭取制服病大夫。

兩人四目就這樣死死地對視著。

起先,王小兵倒感覺自己被對方的銳利目光所壓住了。

隨後,立刻催動中級三昧真火,使它在四肢百骸的經脈里遊走,從而提高自己的怒氣,這樣,眼神的怒火也會隨之而增大,藉此來抵抗病大夫如刀子般的視線。

過了半分鐘,兩人算是打了個平手。

在這三十秒里,兩人的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保持著怒視的狀態。

「病兄,快要堅持不住了吧?那就睡吧,睡吧,沒人打擾你的。」王小兵以最為溫柔的聲音輕呼道。

給人催眠的時候,聲音也很重要的。

柔和的輕語,就是最好的催眠曲,王小兵是知道這一點的。

是以,他要在用眼神來震懾對方的時候,也用溫柔的聲音來消磨對方的意志,加速控制對方的精神。

病大夫似乎也想說什麼,但只是掀了掀嘴唇,沒說出來。

這樣,轉眼又過了二分鐘。

王小兵越來越感到有希望了,他發現對方的眼神開始變得渙散。

這正是精神被控制的跡象,只要把病大夫給控制住了,那事情就立馬出現轉機了。不單自己可以脫身,估計還可救出馬雲天。

不過,也面臨一個很嚴峻的問題。

那就是一旦病大夫將車子開到了萬豪酒店,那自己縱使控制住了病大夫也沒用。

畢竟,病大夫還不是老大,太子才是老大,到了那時,即使自己有再大的能耐,也難以化險為夷了。

是以,得抓緊時間,只要在路上控制住了病大夫,那就還有希望。

因為,將在外,不受令。

只要還沒有回到萬豪酒店,那病大夫還是話事人,可以指揮手下做事。

於是,王小兵立刻全神貫注高度集中精神,盯著病大夫的眼眼,同時喃喃低語道:「病兄,你頂不住了吧,那就休息吧,休息吧。」

轉眼間,又過了一分鐘。

此時,病大夫眼睛的湛然之色已蕩然無存,只剩下一副呆樣。

至此,王小兵能確定自己控制住了病大夫,心裡頗為興奮,差點一興奮,便弄壞了事情。幸好,他鎮定下來,深深呼吸一口氣,保持心境的平靜。

隨即,便用意念緩緩道:「病大夫,現在請聽我的話。」

「咳咳,不。」病大夫用意念道。

「如果你不聽我的話,那我就讓你永遠不能醒過來1王小兵恐嚇道。

其實,他也不知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只是現在控制住了對方的精神,可以威風一下而已。

果然,病大夫打了個冷顫,便點了點頭,表示服從。

「好,現在帶我去見馬雲天。」王小兵大喜,繼續用意念來命令病大夫。

病大夫轉了個身,目光獃滯地盯著前面的司機,有氣無力道:「現在去倉庫,我馬雲天。」

那個司機沒有任何的懷疑,便立刻按病大夫所說的去做。

先前,病大夫帶了二三百人去圍攻王小兵等人,等到將王小兵請上車之後,絕大部人馬都散去了,如今只有一檯面包車與數輛摩托跟來而已。

這些打手都聽病大夫的命令。

是以,病大夫所在的麵包車朝哪個方向而去,他們也跟著去,不會去向太子稟告。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麵包車便開進了一間空蕩蕩的大倉庫里,裡面倒是燈光耀眼,照得四周雪也一樣白。

而馬雲天就被軟禁在這裡,他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

當他見到王小兵那一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徒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王小兵向馬雲天使了個眼色,要他別出聲。

因為這件事很突然,是以,馬雲天也不知王小兵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當他見到病大夫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時,又吃了一驚,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樣的,心裡有萬千個問題,想問一問王小兵,但又不方便問。

這時,王小兵又用意念向病大夫道:「將馬雲天帶上車。」

隨即,病大夫對手下道:「帶他上車。」

幾個手下面面相覷,但老大吩咐了,哪敢不遵從,只得扶著馬雲天上了麵包車。

等到王小兵與病大夫也上了車之後,王小兵便又用意念道:「我們出去辦點事情,叫你的手下不用跟來。」

「咳咳,你們留在這裡,我出去辦點事。」病大夫更像是快死的人。

他的手下都感到好奇。

可是,這是老大的命令,他們又不敢違抗。

隨即,載著馬雲天、王小兵與病大夫的麵包車便開出了倉庫,朝著龍灣河的那個路口馳去。

王小兵知道,時間非常富貴,如今雖暫時救出了馬雲天,但只要耽誤一些時間,就會被太子追來,是以,他在心裡暗暗祈禱,但願不要出意外。

在車上,馬雲天一直想問王小兵這是怎麼回事,但王小兵搖了搖頭,叫他別問。

不久,便到了龍灣河那個路口。

而洪東妹與謝家化等人還在那裡。當洪東妹見到王小兵與馬雲天從麵包車走下來的時候,不禁歡喜叫道:「小兵,你終於回來了1

被催眠的人,一旦遇到外來的干預,那就很容易醒過來。

何況,王小兵不是專業的催眠師,是以,當洪東妹這麼一高聲歡叫的時候,就使病大夫從昏迷之中清醒了。

王小兵剛想叫洪東妹別大聲說話,可是,為時已晚。

而且,謝家化也洪聲道:「哈哈,小兵,你小子果然利害,單槍匹馬把師父救出來了1

經過洪、謝二人這麼一人一句高聲的說話,終於使病大夫完全醒轉了,他坐在麵包車裡,如同做夢一樣,還道剛剛帶二三百人來圍攻王小兵等人呢。

是以,立刻下車,怒喝道:「咳咳,給我將他們綁起來!咳咳。」

可是,他左右一看,只有自己一人!

手下哪裡去了?

因為他還沒有記起之前的事情,是以,感到頗為疑惑。

「洪姐,你帶來的手槍現在有用了。」王小兵也不怕病大夫,但也不想擊殺他,畢竟,這樣不但要惹來白道的麻煩,而且還要惹來太子的全力反擊。

以現在自己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太子的全力攻擊,是以,殺不殺病大夫,那將會決定雙方是否發生終極決戰。

如今還不是決戰的時候,因此,王小兵還不想動病大夫。

洪東妹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也立刻將仿五四手槍掏了出來,指著病大夫,冷道:「別動,不然一槍打爆你頭。」

病大夫身手雖了得,但對方有槍,他也害怕。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