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27章男人的富貴病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6日 09:18 [字數] 844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莫盈盈對王小兵有好感,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也沒有他意`淫的那樣,能達到談情說愛的地步,不過,也有希望朝那個方向發展。

正因為有希望,所以只要她向他示好,那就會使他感覺是她向自己示愛,心裡喜滋滋的,渾身發癢,真想立刻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離開莫盈盈的家之後,直等到夜幕降臨了,王小兵才開車回東方鎮。

一路上非常順暢。

回到東和村,還不到晚上八點鐘。

本來,他想直接回東興中學的,但想到家裡還有柏氏姐妹與盧鍾芸要侍弄,於是,才回了家,決定明天再去學校。

家人問他為什麼不上晚修,他說明天要處理村裡一些事情。

三位美人問他為什麼回家,他則又是另一番說法,說思念她們,要回來跟她們相處,不然,會非常牽挂的。

這種甜言蜜語,其實有很多漏洞,但美人們就是愛聽,不會去考究是真還是假,只要他肯說,她們就願意聽,並且聽了之後會很開心。

晚上,他先溜進柏氏姐妹的房間,分別給了她們一次**。

隨後,又溜進盧鍾芸的房間,把她送上**。

接著,便連續給了二波**盧鍾芸,幫她蓋好被子之後,才溜回柏氏姐妹的房間,又每人給了一次**。

至此,他才把精華儲藏在柏珠珠的神秘山洞裡,結束了激情大戰,哄她們入睡之後,他就進入玉墜里幹活,修鍊三昧真火,煉製丹藥與練習刀法,還要用三昧真火去開拓玉墜的空間。

以前,他擔心會把玉墜燒穿,但直到如今,也沒有這種跡象。

是以,他對玉墜空間到底有多大非常感興趣。

只是沒有能力知道而已,恐怕只有玉墜的主人才有答案,但它的主人在哪裡,王小兵猜測不出。

或者方雅靜有所了解,想到這裡,他倒希望與她碰面,聊聊這個話題,看她能不能給自己滿意的答案,不過,想到她老是問自己借玉墜來開啟她的什麼封印的記憶,他便覺得跟她見面是一種受罪。

經過一段日子的努力,他將玉墜里的空間拓寬了不少。

如今,種的藥材也更多了。

只要有了足夠的藥材供應,那他就可開越來越多的養生堂分店。

他估計,只要正常發展下去的話,不出數年,自己就會成為一個財主,身纏萬貫,那樣就有充足的資本去泡妞了。

為了完成自己偉大的夢想,他不懈奮鬥著。

想著能與世界各地的美人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就頗為興奮,聽說白種女人與黑種女人對男人那裡的要求頗高,他想挑戰一下,看自己能不能滿足她們。

據說黃種男人很難使白種女人與黑種女人感到滿意,他要讓她們改變一下看法。

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等到把「壯陽丹」煉製出來了,就是白種女人的洞洞再大再深,也會被自己侍弄得軟成一灘爛泥。

對於這一點,他無須多疑,而今,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盡量吸收多些「強贍藥力,提高自身的實力。

想到白天在關之韻的家,要是真的與太子發生了斗戰,那自己就頗為吃虧了。

實力決定一切。

他感到亞歷山大,畢竟如果不能扳倒太子,那結果就是自己被對方收拾。

從太子與那個神秘人通電話時所說的話來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太子應該會對自己下殺手,不論能不能拿到碎雪。

鑒於此,王小兵更迫切想要提升自己的身手能力。

只有變強了,才能活下去。

他與病大夫之間是有約戰的,但還沒有定時間,如今看來,他要重新考慮了。

如果自己去應戰,說不定太子就會在那裡將自己滅了,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是以,等到病大夫來下戰書的時候,一定要謹慎對待。

一直以來,他都在想要是太子要動自己,那龍非會有怎麼樣的感受?

現在龍非不知去哪裡了。

等到她回來,說不定自己被太子收拾了都有可能。

不論是自己擊殺太子,還是太子滅了自己,估計龍非都是挺難受的,她是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的,可是,現實就是那麼殘酷,根本沒有辦法改變。

他唯一可做的就是在心裡默默安慰她。

在玉墜里呆到凌晨三點多,他才出來,摟著柏氏姐妹那溫潤的嬌軀夢周公。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他便起床了,畢竟他不想曠太多的課,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盡量回學校上課。

因為家裡也有美人,是以,他經常兩頭走,這樣,才可滿足美人的需要。

不知不覺間,兩天過去了。

這天中午,王小兵正在宿舍里睡午覺,便接到一個電話。

接通之後,對方說是招商辦主任,說想要見個面,問方不方便。王小兵已猜到對方應該是要跟自己談開藥廠的事,是以,直接問找自己有什麼事。

那位招商辦主任便直說了,果然是想撮合自己與鎮政府一起建藥廠。

王小兵婉拒了。

本以為這樣就可使對方死心了。

想不到在第二天上午,那位招商辦主任又打電話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跟王小兵說大道理,勸他為家鄉做點貢獻。

其實不是王小兵不想建藥廠,而是現實條件不允許。

是以,他果斷拒絕了。

他也知道,這樣做有一個壞處,那就相當於不給面子鎮書記郭日華。

但有什麼辦法呢?如果能與鎮政府合夥開藥廠的話,他願意試一試,那也沒什麼問題,只是真的沒有可能合夥做這樁生意,他不得不拒絕。

不給面子郭日華,那問題就很明顯了。

王小兵從葉翠翠那裡得知村長與支書要合併,只留一個村主任。

現在自己相當於得罪了郭日華,估計自己會被刷下來,而柳大鐘則是撿了個便宜,極有希望做主任。其實,王小兵並不是希罕主任的這份工資。他想坐這個位置,那是想替村民辦點實事。

想到自己可能沒法在東和村裡大展手腳,以前的種花基地可能也要被中斷,心情就有點不爽。

他拒絕了兩次招商辦主任的好意,以為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了。

可是,第二天下午,郭日華居然要親自跟自己談一談,這樣一來,王小兵只好請了假,然後駕駛著桑塔納到鎮政府那邊去。

在郭日華的辦公室里,兩人點燃了香煙,然後開始了友好的交談。

郭日華四方臉,大眼,稀眉,或者以前是濃眉的,闊嘴,雙下巴,如果按相士的眼光來看,他的面相就是個福相。

據說,男人房事過多,眉毛就會掉得比較多,如果這種說法是有根據的,那麼王小兵覺得郭日華每天做快**育運動的量很大,而且腎又得不到充足的補給,這樣一來,便會出現腎虧的情況,久而久之,自然就會形成陽`痿這種男人最痛恨的富貴玻

當然,王小兵不敢肯定郭日華是不是已到了不能硬起來的地步,但從他的眉毛那麼稀少來看,可以確定他是有腎虧的跡象的。

郭日華的氣場很大,以淡定的目光打量王小兵,中氣十足道:「小兵同志,我佩服你的能耐。」

見面就給自己戴一頂高帽,王小兵感到不適。

「郭書記,你過獎了,我沒有做出什麼成績,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王小兵平靜道。

如今,經過了不少大場面之後,他鍛鍊出了過硬的心理素質,才會在接物處事之中,縱使遇到比自己聲望與權力大得多的人時,也能保持泰然自若。

「小兵同志,你謙虛了。」郭日華一副和藹可親的神情。

「郭書記,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我可能要令你失望。」王小兵知道他叫自己來這裡的目的,直言道。

聞言,郭日華臉色黯淡了三分。

隨後,淡淡一笑道:「小兵同志,你是不是擔心自己要出錢買地?」

「不是,是這樣的,配製那些藥丸所用的藥材是極為稀少的,只在深山裡才有,所以,根本建不了藥廠。」王小兵找了個借口,不慌不忙道。

郭日華陷入沉思。

離開座位,踱了兩步,他緩緩道:「小兵同志,你再好好想一想,怎麼樣?」

明顯地,他是不相信王小兵的話,至於他為什麼不相信,那王小兵就不清楚了,或者是從自己開了養生堂分店這個情況看出端倪的。

不過,王小兵決定拒絕到底了。

「郭書記,如果能與鎮政府一起合夥的話,我是肯定願意的,但沒有藥材,那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埃」他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作了個無奈的神情,道。

「先不急著給我答案,小兵同志,你想想,能給家鄉人民做點貢獻,那是很光榮的事情。你再考慮考慮。」郭日華擺擺手道。

談到這裡,雙方很難再談下去了。

王小兵知道,按這種情況來看,那自己肯定是難以做村主任了。

除非他答應郭日華的要求,可是,他不可能與鎮政府合夥建藥廠,為了自己的安全,他要把《丹經》與玉墜的事保密起來,絕不輕易讓人窺知底細。

離開書記辦公室之後,王小兵順便去見見葉翠翠。

在她的辦公室里,他將她壓在那張具有人體工程學的單人沙發上,然後以雄健的英姿送了一波**給她,隨後,兩人卿卿我我地緊緊相擁在一起。

「葉姐,看來我做不了村主任了。」他輕揉她飽滿的雙峰,耳語道。

畢竟是在她的辦公室里,要提防被外面的人聽到。

「你現在得罪了我姐夫,那我也很難幫你,不過,我還是會努力幫你周旋的。」葉翠翠愛撫他厚實的脊背,安慰道。

「那就麻煩你了。」他又輕輕地撅動屁股。

「矮,不客氣,幫你是應該的。」她檀口輕啟,哼出誘人的春音。

前面三分鐘,他輕進輕出,後面五分鐘,他提高了進攻頻率,差點使她噴出高分貝的春音,幸好辦公室的隔音效果比較好,才沒有多少「啊氨春音飄出去。

送了二波**給她之後,他才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結束了激情大戰。

辭別了葉翠翠,他便駕車回東和村。

想到自己才剛做了幾個月的村長,可能就要被刷下來了,心裡頗不是滋味。

他懷著惆悵的心情,想回去看看種花基地,如果他沒猜錯,一旦柳大鐘做了主任,那種花基地多半是要停工的。

不論怎麼說,種花基地都寄託了王小兵的希望。

如果種花基地不能搞下去,那他想幫村民提高收入的願望又要落空了。

而且,投資種花基地的都是他的朋友,要是種花基地不搞了,那怎麼賠償投資方的損失呢?當時,他說過如果生意虧了,那自己要賠一半的。

胡思亂想之中,便回到了東和村。

種花基地快要竣工了。

看著一個個日光花棚搭建起來了,王小兵卻快樂不起來。

假如自己能做村主任,那這個項目是必然可以搞下去的,問題就在於自己極有可能要被刷下去,而柳大鐘從一開始便極力反對搞種花基地的,是以,只要對方上台了,那必然會把種花基地毀掉。

從現在的形勢來看,王小兵感覺自己能做村主任的希望渺之又渺。

在種花基地里,柏氏姐妹見他來了,還道他又是想要了,柏秀瓊悄聲道:「小兵,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嗎?」

王小兵感到又好氣又好笑,他其實是來看種花基地的,相當於緬懷一番,因為種花基地極有可能要被夭斬,他心有不甘,回來看看。

「呵呵……」他笑而不語。

不過,他的笑容有些苦澀,柏氏姐妹沒有看出他有心事。

「你不上課,經常偷偷跑回來想要,這樣不好,小兵,你晚上回來,我們也會給你的。」柏珠珠也輕聲道。

「我是想來看看花棚搞得怎麼樣了。」他無奈笑道。

柏氏姐妹努了努紅唇,表示不敢苟同,她們那帶著淡淡的嘲笑的眼神似乎在說:還在狡辯呢,早就看穿你的心思了,還不是按捺不住了,想回來快活一下。

她們彼此相視一眼,交換了個眼色,應該是要齊心合力吊一弔他的胃口。

不過,他也並沒有叫她們回家的意思。

就在這時,柳大鐘經過種花基地,老遠就向王小兵打招呼。

走到面前之後,看他樣子心情特別好,有說有笑,這與以往大不相同,他還分了一支香煙給王小兵,道:「小兵,我覺得搞種花基地沒用。」

「怎麼知道沒用?」王小兵點燃香煙,吸了一口,問道。

「我們沒有搞過這種產業,沒有一點經驗,成功的機率太小了。」柳大鐘神氣活現道。

「不去嘗試,又怎麼可能獲得成功呢?」王小兵不想與他多談這個話題,話鋒一轉道:「支書,聽說支書與村長要合併,是不是有這回事?」

王小兵是要試探一番,看對方有什麼神情。

「好像是有,誒,現在都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了,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沒用了。」柳大鐘雖是自嘲,卻是滿臉笑容。

王小兵對柳大鐘還是比較了解的,其它的不敢說,但對於權力,柳大鐘還是比較熱衷的。是以,如果柳大鐘在這次職位合併之中處於下風,必然笑不出來。

反之,那就說明他頗有把握能做村主任。

「支書,說老實話,你吃鹽比我吃米多,選你做主任,那最合適。」王小兵奉承了一句。

他這樣說,那是有目的的,他希望柳大鐘做了主任之後,能把種花基地繼續搞下去,那就可使自己感到滿足了。

「哈哈,我沒有機會。」柳大鐘開心笑道。

「支書,以後種花基地就要靠你來管理了。」王小兵順口試探道。

「我對種花這種產業不感興趣,說真的,如果你不搞了,我是肯定不搞的。不如將這些花棚用來種菜,那更實惠一些。」柳大鐘毫不給面子道。

聞言,王小兵更不是滋味。

如果讓柳大鐘做了村主任,那種花基地就不復存在了。

怎麼樣才能扭轉這種不利的局面呢?王小兵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到辦法。與柳大鐘瞎掰了幾句之後,他便回家了。

心裡一直在想著這件事,以至於走到家門口,既沒有叫盧鍾芸開門,自己也沒有用鑰匙開門,只是站在門口處沉思,一動不動,好像釘在那裡一樣。

村主任,雖說是選舉出來的。

可是,這只是一個形式而已,最終還是需要鎮書記來拍板的。

換言之,如果不能得到郭日華的支持,那是不可能做到村主任的。這一點,不須多想。而自己得罪了郭日華,那結果就是不會得到他的支持。

柳大鐘與郭日華的關係本來就不錯,是以,上台也就順理成章了。

在門口站了好久,他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只感到兩腿有些發麻,才記起自己沒有進屋。

於是,掏出鑰匙,開了大門,進去,關上門,上了樓,見到盧鍾芸在客廳里看電視,與她打了一聲招呼,便徑直回房了。

以往,如果是兩人在家裡,他必然早已撲在她的身上,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是以,她感到他有點怪怪的,便也跟進了房間里。

「老公,怎麼了?」她撲進他寬闊的懷裡,仰視著他堅毅的臉龐,柔聲道。

「沒什麼,覺得有點困。你不出去走走,整天悶在家裡沒意思。」他俯首輕吻她的紅唇,拍了拍她溫潤的豐`臀,道。

「咯咯,我隨時要準備保護你埃」她嬌聲道。

「算你狠。」他笑道。

隨即,兩人便倒在床上,轉眼間彼此扒光了衣服,他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開始耕耘她的神秘山洞。

數番大動之後,兩人都汗津津了,他趴在她的嬌軀,感受她肌膚的滑膩與脈搏的跳動,輕揉著她飽滿而堅挺的雪山,回味剛才開炮的快感,依然教人興奮不已。

「老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她能從他憂鬱的眼神看出端倪。

「沒事埃」他不便跟她說。

畢竟,如果要說到她明白,那就要把丹藥的事說出來。

他不想多說丹藥的事,說多了容易露出馬腳,是以,能不說就盡量不說,那才是最安全的,不然,萬一出了事,那就後悔莫及了。

「你騙我。」她嘟著粉潤的紅唇,嬌聲道。

「老婆,來吧,我還要。」他要再送一波**給她,然後自己再煉製丹藥。

「咯咯,矮,那你要輕些啊,別那麼大力,我下面好痛呢,嗯,你每次都是那麼猛」她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我會輕些的。」說著,他又辛勤勞作起來。

房間里隨即回蕩著誘人的「啊氨春音,使人聞之性趣大增。

不消七分鐘,他便又給了一次**她,並且使她在興奮之中暈過去了,看著她紅潮濃郁的俏臉,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吻她身子的每一寸肌膚。

吻完之後,他才進入玉墜,干自己的事情。

先是修鍊了一會三昧真火,自從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之後,直到如今,也沒有感覺到有突破到高級三昧真火的徵兆。

但他並不氣餒,他每天都會花時間來修鍊,他知道,修鍊這種事情,要講一個緣字,在不斷努力之下,還需要緣分到了那個地步,才能成功的。

是以,他並不著急。

他需要做的就是堅持不懈地修鍊下去。

就像當時他不敢肯定自己有沒有機會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一樣,在自己默默堅持之下,終究還是出現了奇。

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突破到高級三昧真火。

隨後,他便開始嘗試煉製「壯陽丹」,這種丹藥比「強身丹」更難煉製,他只確定了四種藥材的混合比例,距離煉製成功還有很長的路。

如果不是瑣事纏身,他集中時間來煉製,或許會加快成功的步伐。

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他難以整天專註來煉製它。

他堅信,在上半年內,都可將「壯陽丹」煉製出來,到時,就可知道它的威力了。

煉製了一會之後,他又想到了種花基地的事,心情不悅,於是停下來休息,就在這時,他想起郭日華,暗忖只要得到他的支持,那就肯定能做村主任了。

可是,對方明顯是向自己提出要求,想要做村主任,那就得跟鎮政府合夥建藥廠。

這個要求,王小兵是不能答應的。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使郭日華支持自己呢?

王小兵腦筋急轉,尋找計策,他真的不想眼睜睜看著種花基地半途而廢,他要將自己這個項目做下去,努力實現自己那個小小的願望——增加村民的收入。

想啊想,突然之間,他靈光一閃,好像找到了好辦法。

當時,他見到郭日華眉毛稀少,感覺對方有腎虧的嫌疑,至於是不是陽`痿,那不敢說。

如何才能比較準確地知道郭日華的身體情況呢?王小兵想到了葉翠翠,只要問一問她,而她又問一問她姐姐,那應該就可獲得自己想知道的東西了。

想到這裡,他精神大振。

於是,立刻出了玉墜,拿起大哥大,打電話到葉翠翠的辦公室。

電話接通之後,聽到葉翠翠那嬌滴滴的聲音:「誒,小兵,怎麼了?又想我了嗎?」

「是啊,葉姐,我天天想你。」他笑道。

「咯咯,那就多點來找我嘛,我也想你。」她的聲音軟綿綿的。

「好,就這麼說定了。是了,葉姐,我想向你打聽一件事情,可以嗎?」王小兵話鋒一轉,問道。

「什麼事情?」葉翠翠嬌聲道。

王小兵在找措詞。

想了想,道:「呃,是這樣的,你能不能問一問你姐,看你姐夫是不是腎虧。」

聞言,葉翠翠格格笑起來,好半晌才停下來,有氣無力道:「誒,你想幹什麼嘛?看來你是閑得慌啊,連這個也想知道。」

「葉姐,幫我問一下嘛。現在。」他懇求道。

「我怎麼好意思問這個呢?咯咯,你這不是刁難我嗎?」葉翠翠歡笑道。

「葉姐,我能不能做村主任,就看這個了,你幫我問一下,然後我們來定一個計劃,那我就有希望做村主任了。」他直言道。

葉翠翠沉默了一會。

「我不是很明白,就是我姐夫有點腎虧,那自己吃點補品就行了,也不用你幫忙埃」她疑惑道。

「哈哈,葉姐,你說的很對。如果你姐夫純粹只是腎虧的話,那真的不用我幫忙,但要是他有點陽`痿了,那我應該能幫他。」王小兵乾脆道出自己的猜想。

這是王小兵唯一戰勝柳大鐘的希望。

如果郭日華只是普通的腎虧,那自己就沒戲可唱了,不然,則還有機會。

而葉翠翠也終於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真的能治好陽`痿嗎?這種技術很賺錢的哦,那你可發了。」

「哈哈,等我發了,買一台小車給你。」王小兵豪爽道。

「咯咯,我等著呢。」她歡喜道。

「葉姐,快點幫我打聽一下吧,我等你的消息,今天內搞掂吧。」他催促道。

「咯咯,心肝,我知道你急,其實,我也急呢,我希望你做村主任,好了,我掛機了,等我問清楚了,就立刻打電話給你。」葉翠翠甜笑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