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21章與美女的緣分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2日 02:16 [字數] 84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龍非與王小兵的關係非常微妙。

兩人不是情侶,但有情侶之分,他對她有意思,而她對他也有意思。

是以,如果有足夠的時間相處的話,兩人是極有可能成為情侶的,這一點,王小兵敢拍胸口來保證。

但他也害怕與她成為情侶。

畢竟,她的身份很特殊,一旦與她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那自己就會處於更尷尬的處境。

首先,她是太子的養女,而他與太子可以說是仇人,如此一來,當他與龍非有了一腿之後,他會迷茫,不知是應該向太子討公道好呢還是一笑泯恩仇。

這是他與太子的恩怨會引起的複雜走向。

除此之外,柏氏姐妹與太子的恩怨,則不容易消除。假如他與龍非成為一對,那他也不知是應該幫柏氏姐妹報仇好呢還是勸她們放棄報仇,這會使他左右不是人。

是以,他覺得龍非離開自己,或者對雙方都是好事,這樣看似能釐清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可是,真的如此嗎?

他細想一下,當自己與她產生了感情之後,縱使沒能與她成為情侶,只要有朝一日真的擊殺了太子,那也會覺得對不起她。

因此,他也不知如何是好,照現在的形勢來看,不是他滅掉太子,就是太子收拾自己。

如果有選擇,他寧願與太子和平相處。

但這個世界遵循著弱肉強食的規則,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和平共處的可能性。

是故,想要活下去,那就得比敵人更強,不然,終究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美食,被當作小魚吃掉。

龍非的出現,使王小兵的情感多了一份糾結。

有時,他希望龍非對自己出手,越兇狠越好,這樣,他可能會恨她,那以後擊殺太子,就不會覺得愧對她。

但她對自己有了情感,沒什麼可能會以殺手的身份來找自己算帳,他感覺她戀上自己了,以後還會來找自己談情說愛的,那麼,自己是接受她的愛好呢還是拒絕好呢?

人生十**不如意,他深有體會。

他將黑寡婦摟在懷裡,緩緩道:「老婆,如果我跟龍非有了一腿,你說太子會不會從此不跟我計較以前的恩怨?」

「不可能吧,據我對他的了解,他是個很記仇的人,你已得罪他了,他不會輕易放過你。他會極力反對龍非跟你在一起的,除非他有陰謀,那可能會利用龍非來接近你。」黑寡婦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微嘆一口氣。

「不說龍非了,是了,你說我現在跟病大夫比較,誰的勝算會大些?」他岔開話題道。

「我還不清楚你現在的實力,但病大夫的鐵拳很利害,普通人被他打一拳,骨頭輕易就碎了。」黑寡婦替王小兵擔心道。

她不知道他近來有了長足的進步。

「老婆,過兩天,我們切磋一下,你看看我的實力與病大夫較量有幾成勝算。」王小兵抬手看了看勞力士,不知不覺已到中午時分了。

「沒問題,你要急著回去上課嗎?」她柔聲問道。

「今天請了假的,不用上課。老婆,我不能送你回去,到時你要自己搭車回縣城。」他如是道。

「沒事,我還不想你送我呢,你如果到了縣城,分分鐘都會被太子的人盯上,那就麻煩了。我倆的關係,千萬不要跟別人說。」她叮囑道。

「明白。」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兩人又小小地互動了一番,隨後,王小兵便開車將黑寡婦送到車站,讓她自己搭中巴回去。

然後,他便到君豪賓館,在那裡與庄妃燕吃了一頓溫馨的午飯。飯後,便與她在她的辦公室里嘿咻起來,送了兩波**給她,才結束激情大戰。

平時,他在學校的時候,盧鍾芸便留在他的家裡。

本來她也要跟到學校去保護他的,但他找了個借口,說學校會懷疑他與她談戀愛,那會開除的。

她信以為真了,便不再跟去學校,只是每隔一天便到學校去看他一次,以確保他平安無事,而其它時間,她則呆在他的家裡。

離開了君豪賓館之後,他便駕駛桑塔納回東和村。

當盧鍾芸見到回到家裡,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不上課,他說想她了。

聞言,盧鍾芸非常歡喜,俏臉溢滿了幸福的笑意,家裡只有她與他,兩人做了一番熱身運動之後,便在床上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

一直與她快活到下午四點多,他才穿好衣服,然後駕車回東興中學。

他的日子過得有姿有色。

回到東興中學,他感覺自己充滿了學習的**。

只可惜他一旦坐在教室里,便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特別是聽著政治老師在那裡死板地講課時,更容易入眠。

晚上七點多的時候,他接到太子情人關之韻的電話,對方想要美容丸,他答應送過去。

過了半個小時,又接到莫盈盈的電話,她的聲音頗為有磁性:「請問是小兵嗎?」

「是。」他腦海里幻想出她婀娜多姿的身子。

「你托我爸辦的事辦好了,你什麼時候來拿呢?」她的聲音頗為悅耳。

王小兵曾請莫海華走後門,搞一張藥品經營許可證,只要有了它,那自己的養生堂就算是證件比較齊全了,以後開分店,那就有了不少的保障。

是以,他興奮道:「好,明天去拿1

「你還有美容丸嗎?能不能賣一些給我?我的朋友想要。」她話題一轉,道。

「有,有,明天我帶去給你,過些日子,我要在縣城開一間養生堂分店,你隨時都可以到那裡拿。」王小兵爽快笑道。

「咯咯,那希望你的分店早些開張。」她歡笑道。

通完電話之後,他心情非常愉悅。

本來還要等沈若蘭考到執業藥師才能辦到藥品經營許可證,如今,卻提前辦到了,他就可開多幾間養生堂分店了。

下了晚修之後,他請全班同學到學校飯堂吃夜宵,慶祝一番。

因為他已跟班主任蘇惠芳打過招呼,說村子里經常有事需要他處理,所以可以處於半讀半工的狀態。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他便駕駛著桑塔納朝縣城馳去,除了拿藥品經營許可證之外,就是帶美容丸給莫盈盈與關之韻,其實,他可以叫她們到韋春宜的美容店那裡拿美容丸的。

不過,他想與莫盈盈多接觸,那樣才有希望與她促進感情。

他對於她那風情萬種的身子特別感興趣。

由於她是太子要追求的美女,是以,他更加想征服她,如果得到了她的芳心,那就證明自己戰勝了太子,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但有一個問題,如果自己得到了她,到時太子來找自己算帳,那也有一點麻煩。

畢竟,如今以王小兵的實力還不是太子的對手。

特別是聽黑寡婦說太子那般了得之後,王小兵對太子就更為顧忌了。他相信黑寡婦說的是真的。

是以,想要跟太子為敵,那必須得要兩把刷子,不然,被打到撲街那將是沒有懸念的結果。他現在連病大夫都還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打敗,就更不用說打趴太子了。

鑒於這種情況,他感到微有鬱悶。

如果泡到了莫盈盈,估計都要藏藏掖掖,不能讓那麼多人知道,以免惹來太子因吃醋而產生的報復。

每每想到自己被太子的陰影籠罩著,王小兵就頗不爽,不過,他並沒有消沉,反而鬥志更為旺盛了,使他下決心一定要收拾太子。

可是,他又想到收拾了太子會傷到龍非。

一想到這錯綜複雜的關係,他覺得腦袋都大了一圈,這種死循環的關係,最使人糾結了。

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來應對這種使人為難的情況,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他只能對龍非說一聲抱歉,以表自己的歉疚。

自從與太子結怨之後,每次進縣城,王小兵都有一種勇闖虎山的感覺。

畢竟,縣城是太子的地盤。

過了人民大橋,王小兵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人員跟蹤自己。

經過幾次被跟蹤的事件之後,他也有了一點觀察的經驗,能看出哪些是線眼,一旦發現不對勁,他會想辦法應耕選擇早上到縣城,那是有原因的。

一般來說,混黑道的人很少在早上就出來活動的,是以,他覺得早上比較安全。

但他也怕被太子的人認出自己的車子。

是以,在過了人民大橋之後,他便沿著河邊的小道前進,並沒有走大道。

在經過一個沒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時,他發現塞車了。小道本來就不寬,只可供雙車并行。如果車多,那確實會堵的。

可是,如今這次的塞車,並不是因為車多,而是由於十字路口上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憑藉經驗,王小兵知道那裡出了交通事故。

他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便下車走過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彼時,已有數十人圍在那裡看熱鬧。

擠進人群之後,他看到有一台五羊摩托與一輛單車倒在地上,但沒有看到什麼血跡,估計並不是太嚴重的交通事故。而當事者雙方都站在那裡理論。

一個少女與一對青年男女在爭吵。

王小兵只能看到那個少女的背影,感覺是黃麗華的女兒王秀娟。

當少女開口說話的時候,王小兵能百分百肯定那個少女是王秀娟了。以前,她自視甚高,向來不將他放在眼內,是以,王小兵對她有點不滿。

不過,自從王小兵做了村長之後,她對他的態度完全變好了。

站著聽了兩句,他聽出是那對青年男女要王秀娟賠償一百塊,但王秀娟不肯,說是對方撞自己的,雙方越吵越大聲。

圍觀的群眾沒有人敢出聲,只是以看熱鬧的眼光來看雙方的吵鬧。

「你賠不賠?」那個長臉男青年凶道。

「明明是你們撞我,為什麼要我賠錢?」王秀娟話音里明顯帶著驚恐。

「草尼瑪!你哪隻眼看到老子撞你了,我女朋友就看到是你自己撞了我們,害得我女朋友小腿磕去一塊皮,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賠還是不賠?」長臉男青年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這時,有一位大媽出來勸道:「賠也不用那麼多,賠個二三十塊就行了。」

長臉男青年狠狠地瞪了一眼大媽。

那大媽估計知道長臉男青年是在這一帶混的,是以,打了個哆嗦,連忙走了。

隨後,長臉男青年死死地瞪著王秀娟,一字一頓道:「你不賠的話,把衣服脫了,在街上跑兩圈,就行了。」

「你1王秀娟快要哭了。

「跟她嗦什麼,問她要錢,不給就打1那個頭髮染成黃色的女青年催促道。

「聽到我女朋友說什麼啦,不要說老子不給面子你,你再不給錢,老子就打到你進醫院1長臉男青年用手指指著王秀娟,威脅道。

「你們給我評評理埃」王秀娟救助道。

可是,這些圍觀的人一副天塌下來關我鳥事的神情,眼神獃滯,泥塑木雕一樣,既不動,也不說話。

沒有人敢出來替王秀娟作主,長臉男青年就更囂張了,睥睨著王秀娟,正在扳著指骨,必剝必剝作響,看來準備打人了。

王秀娟快要崩潰了,渾身顫抖。

「數三聲,如果你還不賠錢,老子就不客氣了1長臉男青年瞪眼道。

「你還講不講道理啊,明明是你們撞了我,我還沒問你們要賠償,你們倒向我要,太沒天理了。」王秀娟聲音沙啞道。

「草尼瑪!好拽1長臉男青年揚起手掌就向王秀娟的俏臉摑過去。

王秀娟嚇得睜大了美眸,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就在眾人以為王秀娟要被長臉男青年狠狠抽一個耳光的時候,卻見到一個腰板筆挺的少年忽地一把握住了長臉男青年的手腕。

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王小兵,正是他出手了。

不論王秀娟之前如何渺視自己,畢竟那只是小過節,不必太過計較,是以,他不忍看她被欺負。

「喂!**毛!你哪路混的?知道老子跟誰混的嗎?放手1長臉男青年想不到有人敢出來幫王秀娟,惱羞成怒吼道。

此時,王秀娟才轉過頭來,見到是王小兵,俏臉上緊張的神色突然減了一半。

「小兵,見到你太好了1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喜道。

「我幫你。」他簡單道。

就這三個字,便讓王秀娟心裡暖洋洋的。

王小兵根本不將長臉男青年放在眼內,既不正眼看對方,也不回答那廝的問話,只與王秀娟說話,而且也不放開握住長臉男青年手腕的手。

「草尼瑪……」長臉男青年在女朋友面前丟了面子,怒喝著,想要踢王小兵。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罵完,就被王小兵一腳踢在小腿上,「撲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臉面肌肉扭曲,一副痛苦之極的神情。

圍觀的群眾都瞪大了眼睛,想不到王小兵輕易便打趴了長臉男青年。

「還要一百塊嗎?」王小兵淡淡問道。

「草尼……」長臉男青年齜牙切齒,死死地瞪著王小兵,怒氣衝天道。

可是,他的三字經還沒說完,便聽到「篷」一聲悶響,緊接著他便如斷線的風箏,整個人撞在了馬路上。

正是王小兵一拳打在他的太陽穴上,將之打倒在地。

「扶他起來,問他還要不要一百塊?」王小兵指著黃髮女青年,吩咐道。

黃髮女青年嚇得臉無人色,愣了半晌,才驚恐地扶起了長臉男青年,慌得不知說什麼了,只是不停地搖著滿眼冒金星的男友。

「我們不要她賠錢了。」過了數秒鐘,黃髮女青年才顫音道。

「那好,既然你們不要錢了,那就證明你們錯了,賠一百塊給我女朋友。」王小兵冷道。

聞言,黃髮女青年驚愕得張開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攏,千想萬想也料不到自己會被對方索要賠償,驚愕之餘,整個人都呆住了。

「不賠是吧?」王小兵一把提起長臉男青年,揚拳就要打。

「賠1長臉男青年一迭聲道。

隨後,他便賠了一百塊給王秀娟,帶著女朋友,夾著尾巴逃走了。

正當王小兵感到頗為滿意的時候,便有一個路人提醒他:「小夥子,你可能不是在這裡混的吧,還不趕快逃,他肯定是去叫幫手了,他是跟太子混的。估計兩三分鐘就會回到這裡。」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

如果太子的人來了,自己一旦被認出來,那就麻煩了。

於是便與王秀娟道別:「誒,我走了,你也趕快離開這裡吧,待會他們來了,肯定不會放過你的。」說著,他便幫她扶起了單車。

「小兵,謝謝你。」她美眸充滿了感激之色。

「不用客氣,應該的。快離開吧。」他本想與她好好聊幾句的,但情況有點危急,他只好放棄了。

不過,當他上了車之後,還見到王秀娟站在那裡,他只得又下車,走到她身邊,問她為什麼不走,才知道她腳痛,踩不了單車。

「那上我的車吧。」他只好將她攙扶上自己的車。

想到她可能受傷了,他便將她送到人民醫院,經過檢查,幸好沒事。

從人民醫院出來,王小兵的大哥大便響了,接通之後,聽到是黑寡婦的聲音:「老公,你現在是不是在縣城?」

「是,你怎麼知道的?」他好奇道。

「剛才,有人說看到你了,現在太子正在找你,你現在在哪裡?」她頗為焦急道。

「我現在在人民醫院門口。」王小兵掃視一圈,心情往下沉,「他們在路上找我,還是怎麼樣?」

「你開的車子他們認得,你現在立刻往人民醫院對面的那條路開去,等見到有一個地下停下場,然後你就開進去,在那裡呆到中午,再出來吧。」黑寡婦指點道。

「好。」王小兵掛了電話,招呼王秀娟上車。

果然,按照黑寡婦所說的路線行走,大約五分鐘,便找到了那個面積不大的地下停車場,裡面空蕩蕩的,連王小兵的車子算在內,一共才停了三輛車。

「小兵,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王秀娟誠懇道。

「大家自己人,別說這個。」他點燃一支香煙。

聞言,王秀娟俏臉微微紅了。

二年前,她對王小兵一點也不感興起,見到他都感到討厭。

如今,卻發現他是這麼的有魅力,她已深深地戀上他了,與他在一起,不但感到安全,而且感到溫馨。

「小兵,真的沒事嗎?」她含羞地瞥了他一眼,道。

「沒事,我能搞掂,不過可能要耽誤你的時間。」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堅挺的酥胸上,行了個注目禮,咂著嘴道。

「沒關係,我們班今天出來到衛生站體檢的,我體檢完之後,就想趕回學校,想不到就被那人撞倒了,我本來還想問他要賠償的,但他卻兇巴巴地問我要錢。」她想起剛才的事,還心有餘悸。

「他覺得你好欺負。」他笑道。

「要是沒有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呢。」她嬌聲道。

聽著她那清脆的話音,他腦海里會浮現她媽媽黃麗華那白花花的身子,想著想著,就會湧出一個問題:黃麗華是白虎,那麼王秀娟會不會也是白虎呢?

帶著這個疑問,他頗想研究一番她的身子。

「這就叫做緣分。」他笑道。

她嬌羞地垂著腦袋,紅唇泛著濃濃的笑意,明顯是認同他的看法。

「秀娟,近來學習忙吧?」他換了個坐姿,佯裝友好地拍了拍她滾圓而溫潤的大腿,以十分關懷的口吻問道。

「矮,不算忙」她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隨即,俏臉刷地紅了。

但她並沒有拿開他的咸豬手,只是移了移大腿。

不過,他的右掌依然按在她的大腿上,五指像是彈鋼琴一樣,不時地輕輕彈按著,感受她美腿的迷人彈性。

「小兵,你的手。」她嬌怯道。

「哦,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連忙道歉道。

她秋水盈盈地瞟了他一眼,見他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於是連忙收回了視線,不敢再與對視,俏臉的忸怩之態更濃了。

經過剛才的試探,他感覺有機會開發她的身子。

「秀娟,你們二中的校服不錯啊,東興中學的校服質量不好,讓我摸摸你的布料。」說著,他又光明正大地愛撫她的大腿。

「矮,其實是一樣的吧,沒什麼不同的。不用摸。」她又打了個小小的激靈,如今,連玉脖子都紅了,微咬著薄潤的下唇,一副不知所摸的樣子。

「布料真好啊1他贊道。

其實,他心裡在說:哇!大腿好有彈性!

「一般般吧,小兵,你上學期期末考了多少分呢?」她連忙岔開話題,不然,她會感到非常窘迫的。

「哦,校長說我要忙村裡的事,就免了我的考試。」他笑道。

「真的?」她眨著清澈的美眸道。

「黃金都沒那麼真。如果要我考的話,估計考個合格是沒問題的。」他吹噓道。

而吹牛是需要技術的,如果他說能考個**十分,那她是肯定不信的,因為她對他的學習成績有一定的了解,畢竟以前兩人同在東興中學讀初中。

而今,他說能考個六十分,她也相信。

嗅著她那淡淡如蘭的黃花閨女獨有的體香,他小腹下面就漸漸硬了起來。

轉眼間,便在褲襠上頂起了「小帳篷」,不過,他用雙掌壓住了,使老二難以露出尖尖的頭角。

車廂里氣氛頗為曖昧。

咂了咂嘴,他笑道:「秀娟,你在學校有男朋友嗎?」

「咯咯,沒有,學校不準談戀愛,如果發現誰談戀愛了,會記小過的。」她嫵媚一笑,瞥了他一眼,嬌聲道。

而此時,他也正望著她。

兩人四目交投,當視線接觸在一起的時候,她能感受到他濃濃的情意。

「那你以後要找一個怎麼樣的男朋友呢?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有很多人追求的。」他盯著她的酥胸,倒希望自己有透視眼,能欣賞一下她胸前兩顆粉紅。

「咯咯,我也不知道要找怎麼樣的男朋友。」她含糊道。

「有沒有考慮過我呢?」他忽然佯裝嘆了一口氣道:「誒,如果我家有錢就好了,估計我也會有機會。」

如果是在以前,他知道她不會看上自己,但如今,她對自己已有意思了。

「咯咯,你也挺好的。」她嬌羞道。

「秀娟,不如就讓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嗎?」他抓住機會道。

一般來說,只有在女生對男生有深深的好感的時候,男生向女生求愛,那基本能成功,現在,王秀娟對王小兵頗有好感,他便要藉此良機來虜獲她的芳心。

「呃,你真的喜歡我嗎?」她羞赧道。

「喜歡,你知道的,我早就喜歡你了。」他握著她溫潤的玉手,興奮道。

「咯咯,你在初中的時候,是不是暗戀我呢?」她俏臉洋溢著濃郁的幸福笑意,任由他撫摸自己的手掌,柔聲問道。

「是埃」他不假思索道。

其實,他初中還沒有暗戀過哪個女生,當然,他對她有點意思而已。

聞言,王秀娟心裡喜滋滋的,輕輕地縮了一下手,好像要抽回去一樣,但又不用力,明顯是做個樣子而已。

而他感到得到她身子的希望越來越大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20章談情說愛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22章男女做遊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