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19章在車廂征服她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1日 02:12 [字數] 84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於王小兵而言,攻破多一個美女胯下的薄薄城門,那是錦上添花的事情。

但他不會像當初與董莉莉做快活體育運動時,第一次戳破她神秘山洞前的城門時那麼興奮了。

而今,他雖也興奮,但卻不會因為太過猴急而進入她的身子。

他會有條不紊地訪問她的小妹妹。

黑寡婦就不同了,她既是女人中的白虎,又憋了三十年,可想而知,她對自己的第一次是多麼的激動與期待。

從她那微張的檀口,半眯的醉眼,就可看出她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憧憬之中,全副精神都集中在胯下了,只等著他不世出的老二來拜訪,然後熱烈歡迎它。

「行了嗎?」。她躺在後座上,嬌聲問道。

「黑姐,還沒有開始呢,別急,就來了。」他正在收腹挺胸,將內勁凝聚到老二之上。

他的老二具有定位功能,是以,不用眼睛去看,也一樣可以憑藉高超的嗅覺找尋出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當他的老二先頭部隊觸碰到她的神秘山洞時,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旋即,他也感覺到頂在她的薄薄城門上了。

因為她畢竟還有三分矜持,又有二分緊張,是以,便想把雙腿合攏起來。

可是,他雙手扛著她的兩條美腿,兩掌捧著她的豐`臀,不讓她合攏美腿,突然猛地一撅屁股,不世出的老二以英姿勃勃的精神面貌,朝她的神秘山洞勇往前直殺了過去。

只聽到清脆的一聲「噗」,他的老二便齊根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矮」

黑寡婦張圓了檀口,哼出誘人的春音。

她憋了三十年的情`欲,如今終於被打破了一個缺口,從今以後,便可以過正常女人的性生活了,她心裡充滿了希望,既興奮又愉悅。她嘗到了禁果的快活,鬱積在心田裡的不快瞬間煙消雲散。

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私`處的結合處。

「黑姐,成功了!我還怕不能治好你的石女病症呢。」王小兵趴在她傲人的身子上,佯裝驚喜道。

「矮,謝謝你,我太高興了,等這一刻等了三十年,現在終於恢復正常了1她冷艷的俏臉已布滿了喜悅的神色,歡喜道。

「黑姐,我愛你。」說著,他便輕輕地撅動屁股。

「矮矮」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

至此,兩人開始和諧地互動著,他體貼她,才沒有大動,怕她承受不起自己強大的功力。

先是輕進輕出了數分鐘,感覺她已有點適應了,於是便漸漸提高進攻頻率,不但速度加快了,力量也變大了,撞得她的嬌軀劇顫起來。

黑寡婦張圓了檀口,噴出無數的「啊氨春音,在快活的海洋里享受著。

她是白虎,所以天生床上功力深厚。

不過,遇上王小兵這種青龍,她哪裡抵擋得住,被他大動了數分鐘,便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

如果是自由搏擊的話,王小兵根本沒有把握打暈她,但用小弟弟去攻克她的小妹妹,居然將她送上了高潮,並且使她失去了知覺。

看著她雪藏了三十年的黃花閨女身子,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將她每一寸滑膩的肌膚都吻數遍。

然後,才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老二深深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他發現後座上有幾滴醒目的鮮血。

那正是他用茁壯的老二攻克她那扇薄薄的城門時,她的神秘山洞溢出來的。

如今,終於得到了她的身子,他感到頗為自豪,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的黑寡婦也被自己征服了,如果太子知道了,不知會作何感想。

他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過來。

「嚶嚀」一聲,黑寡婦便醒了。

「黑姐,你的身子好棒1他祭出精純的「太極掌」愛撫她渾圓的美`臀,由衷道。

「我的第一次給你了,那你要做我的男朋友。」能過正常女人的性生活之後,她俏臉的冷酷也消解了,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神色。

「行,老婆,我愛你。」他在她飽滿的雪山上盡情地攀登,興奮道。

她性感的紅唇泛起濃郁的笑意。

兩人你摸我,我摸你,非常投入地小小互動了一番。

隨後,她將腦袋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嬌聲道:「老公,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女朋友呢?」

「有。」他輕撫她滑膩的脊背,如是道。

「那從今以後,你跟她分手,只愛我一個人,不準再去找她。」黑寡婦還道他只有一個女朋友呢。

「老婆,我有好幾個女朋友埃她們跟我非常好,她們愛我,我也愛她們。」他深情地吻了一下她的紅唇,淡淡道。

「哈?你一腳踏幾條船?」她吃醋道。

「老婆,我能滿足你們的,別擔心。」於是,他立刻捧著她的美`臀作一上一下的運動。

黑寡婦又開始「啊氨地嬌呼起來,用不了三分鐘,她便被他抱放在後座上,感受到他進攻的力量與速度驟然間大了許多。

轉眼間,她張圓了檀口,想要求饒,可是,只能噴出「啊氨春音。

不消七分鐘,他送了第二波高潮給她。

隨後,他氣勢如山,堅持勇往直前,不停地開鑿她的神秘山洞,將她從昏迷之中撞醒過來,又接著把她弄暈。

如果反覆數次,她那曲線玲瓏的身子便被他耕耘得軟成了一灘爛泥,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泛著激情的光澤,而汗水使她濕身,平添三分誘惑力。

得到第五波高潮之後,她下面已紅腫了。

本來,他還想再給二波高潮她的,不過,在她不斷的求饒之下,他便只好停下來。

當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之後,算是結束了激情大戰,他趴在她的嬌軀上,微微喘著氣,笑道:「老婆,還滿意嗎?」。

「矮,原來做`愛這麼爽的1她回味無窮道。

「以後我會經常讓你快活似神仙的。」他吻著她雪山上那顆粉紅,保證道。

「矮,我要你跟其他女朋友分手,以後只愛我。」她醉眼蒙著一層迷人的秋波,軟語輕吐,要求道。

「老婆,你還要嗎?」。他笑道。

「今天先到這裡吧,我下面好痛呢」她嬌聲道。

他的意思就是:如果覺得自己不能滿足她,那就用事實證明給她看,讓她知道想獨佔自己並不是一件好事。

黑寡婦是聰明人,當然聽明白了。

是以,她也不好意思再提讓他跟其他女朋友分手的事。

擺平了這件事之後,他就要言歸正傳,說到太子的事了,畢竟,他如今需要她的鼎力相助,於是一邊揉她的酥胸,一邊道:「老婆,以後讓我們一起打江山。」

「嗯,好。」她同意道。

「如果太子有什麼對我不利的動向,你要及時告訴我。」他叮囑道。

「這個當然。你平時要特別小心,他已有殺你的決心了,只是還沒有找到最好的機會。」她的第一次給了王小兵,把他看作自己的男人了,一顆芳心當然就向著他了。

「我知道。他想殺我,還沒有那麼容易。」他坐了起來。

隨後,便抱她在懷裡。

兩人的私`處還緊緊地相連在一起,彼此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脈搏跳動。

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之後,他抽了一口,將煙氣噴在她的俏臉上,使她嘟著紅唇表示不滿,他哈哈一笑道:「老婆,你是怎麼成為太子的手下的呢?」

「說來話長。」她柔聲道。

「我們有的是時間,你慢慢說嘛。」他輕拍她的美`臀,鼓勵道。

「是這樣的,那時,我們家欠了別人一大筆債,太子就來到我們家,說願意幫我們還清所有欠款,前提是要我做她的保鏢。」她回憶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她家裡必然有人是會武功的。

是以,好奇問道:「老婆,你既然能做到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那你的武功一定很利害,是你家人教你的嗎?」。

「不是,說來有點神奇,在我還小的時候,有一位尼姑說我人生比較崎嶇,要收我為徒,替我化去後半生的災厄,我爸便同意了,從那以後,我每年跟那位尼姑修鍊一個月,她每年的秋天會到我家,直到我十八歲之後,就沒有再見過她了。」她美眸出神地眺望著車窗外的樹林,惆悵道。

「你的武功是跟那位尼姑學的?」他打破沙鍋問到底。

「是。」她輕輕頷首道。

王小兵相信她的話,畢竟自己還有比她更為撲朔的奇遇。

「老婆,你師父教了你什麼武功呢?平時又不見你帶什麼兵器,你最拿手的是什麼?」他緊緊地摟著她,使她雙峰壓在自己結實的胸膛上,問道。

「你沒看到我這條長長的辮子嗎?」。她用手將辮子繞在他的脖子上,微笑道。

「你是說,這條辮子就是你的武器?」他微訝道。

「對。」她點頭道。

辮功,王小兵在電視古裝連續劇里見過。

但在現實里,他還沒有見識過辮功,如今,見黑寡婦的辮子這麼長,估計她說的是真的,而且她的辮子扎得很實。

「待會露幾招給我看,行嗎?」。他愛撫她的大腿,道。

「行。」她含笑道。

品嘗到禁果的快活之後,她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變得積極向上了。

「老婆,你的本名叫什麼,以前應該不是叫黑寡婦吧?現在你有了老公,就別叫這個綽號吧,好嗎?」。他詢問道。

「我姓秦,單名一個紅字。」她柔聲道。

「老婆,你的名字也還算好聽埃」他估計沒有幾個人知道她本名的。

「外面的人一般知道我叫黑寡婦,不知道我叫秦紅,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那時可能是由於自卑吧。」她剖析自己道。

「老婆,現在你可以昂起頭來做人了,你完全正常了。」他祭出「一陽指」,在她的股溝里輕輕地摩擦著。

「咯咯,好酸」她嬌笑道:「老公,男人下面的傢伙都像你的那麼又長又粗又大的嗎?」。

「不是,我是發育得特別好些。」他自豪道。

聞言,她心中暗喜。

畢竟,她也聽說男人下面越大,女人就越爽。

如今,她得到了擁有不世出老二的他,她已感到很滿足,兩人的年齡雖有點差距,但愛情是不分國界,不分年齡的,只要有真愛,六十歲的老大爺也可與二十歲的美妞共結連理根。

「那次參加太子的生日派對,跟你一起去的洪東妹,是不是你的情人?」她問道。

「是。」他如是道。

她微微撅了撅紅唇,明顯有點吃醋。

不過,想到他床上功力那麼深厚,自己被他侍弄得下面頗痛,而他還沒有顯出疲軟之態,足可見他真的能滿足不少女人。

是以,她不敢再多說這個話題,以免招來他再次的進攻。

「那把碎雪應該是在你這裡吧?」她被他的「一陽指」摩擦得渾身酥軟,問道。

「對,老婆,你跟太子這麼久了,到底知不知道是誰委託他找碎雪呢?而那個真正要找碎雪的人想要得到碎雪的目的又是什麼呢?」王小兵開門見山道。

如今,與她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兩人如膠似漆,感情已非往昔可比。

有了這種基礎,他覺得可以問她比較敏感的問題。

但她可能也不清楚,就像龍非一樣,知之甚少,搖頭道:「這件事,他從來不跟我們說的。」

「他連你們也不告訴?那他自己去找碎雪嗎?」。王小兵對於太子要尋找碎雪的目的非常感興趣,他有很多猜測,只想印證一下自己有沒有猜中。

「是,他只叫我們去找,不會跟我們說原因。」她緩緩道。

「那你們也沒見過那個委託他找尋碎雪的人?那個人從來沒有到過萬豪酒店?」王小兵感覺那個人實在太神秘了。

「這個不清楚,可能來過,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但我知道太子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到南夏市去,他每次去都顯得很神秘,也不用我們跟他去,他獨自去的。」黑寡婦回憶道。

看來,她知道的不會比龍非多。

王小兵微有失望,同時,好奇心更強了,暗下決心一定要把這件事弄清楚。

「老公,聽說碎雪是一把怨念極重的刀,而且還跟一批黃金的下落有關,是這樣嗎?」。黑寡婦問道。

「是。」他將煙頭丟出車窗外。

「那你現在有沒有找出那批黃金的下落所在呢?」黑寡婦嫵媚笑道。

「沒有,可能永遠找不出,只是個傳說而已。」王小兵忽然想起柏氏姐妹家裡的飲血劍,道:「老婆,你有沒有聽說過飲血劍?」

「有。你怎麼知道的?」她微怔道。

王小兵倒擔心她參與了擊殺柏氏姐妹的爸爸,那這段恩怨就難以化解了。

雖不想問,但又忍不住想知道,於是追問道:「聽說太子為了得到飲血劍,將劍的主人給謀殺了,有這回事嗎?」。

「是,這是他自己親手去完成的。」黑寡婦點頭道。

聞言,王小兵微吃一驚。

他之前已聽黑寡婦說過太子身手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是以,有了準備,並不會太吃驚。

只是,他真的感覺不到太子到底強在哪裡,問道:「老婆,那把飲血劍現在在哪裡?你說太子很利害,他會什麼絕招呢?」

他豎起了耳朵,不願漏掉她說的每一個字。

「那把飲血劍現在在哪裡,我不清楚,據我猜測,應該也是那個要他尋找碎雪的人拿去了。」她揣測道。

「那看來這裡面有大文章,如果公之於眾,恐怕是一件使人十分震驚的事情,只可惜我們沒法知道。」他的好奇心越來越濃,但又得不到滿足,真是心癢難撓。

「至於太子的實力,我只能說,他有點特別。」黑寡婦俏臉現出惶惑的神色。

王小兵頗為不解。

如果黑寡婦都畏懼太子,那就證明太子真的有兩把刷子。

「你是說,他學到了某種非常了得的絕招,可以輕易便將人殺死嗎?」。他輕揉著她胸前兩座雪山,安慰她。

「我不清楚。」她搖頭道。

他微有不悅,他覺得她說話前後矛盾,一會說太子利害,一會說不知道。

「老婆,你明明了解他,為什麼又說不清楚呢?你這不是敷衍我嗎?」。他捧著她的美`臀,重重頂了一下她的神秘山洞。

「矮,我沒有騙你埃」她委屈道。

「你如果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他輕輕嘆了一口氣,道。

「老公,你聽我說,我真的不了解他,他經常神神秘秘的,不要以為我是他的手下,就了解他。」她解釋道。

見她說得這麼真誠,他有八分相信。

「那他到底利害在哪方面,難道你都不知道嗎?」。王小兵問道。

「我只能說,他可能擁有跟我們不一樣的體質,很久以前,我見過他教訓一個手下,那個手下的身手也不錯,當時可能是想跟太子拚命,但結果輕易被收拾了。」想起那件事,黑寡婦還有餘悸。

「你是行家,也看不出他利害在哪裡?」王小兵好奇道。

「只能說,他可能不是人。」她喃喃道。

王小兵想笑。

如果不是黑寡婦興奮過度,以致精神有點不正常,那他真的想不出合理的答案。

「他明明是個人,怎麼會不是人呢?難道他是妖魔鬼怪不成?」王小兵帶著三分不耐煩的口吻,道。

「你知道嗎?我見他雙手可以化刀。」黑寡婦神色驚惶道。

由她的言行舉止來看,王小兵估計她說的是真的,但他又不是很相信她的話。

一個人,如果速度夠快,而手掌又夠堅硬的話,是可以像刀一樣削開一些東西的,比如聞名世界的李小龍,他就可用手掌削斷啤酒瓶,切口像是用刀劈開的那麼光滑。

但說一個人的手會化刀,他難以接受。

「老婆,是不是那時你的眼花了,所以看到了幻象。」他揶揄道。

「不可能,當時除了我,還有沙陀、病大夫與呆書生在場,他們也看到了,證明我沒有眼花。」黑寡婦非常自通道。

「這不太可能埃」王小兵疑惑道。

「你知道嗎?當時,太子在教訓那個沒有完成任務的手下時,與對方打了起來,本來我們要出手的,但他制止了,他親自出手,可能也是想震懾一下我們,讓我們以後不要亂來。」她身子輕輕抖動,可見她想起往事,依然不安。

他緊緊地摟著她的嬌軀,並且輕拍她的美`臀,安慰她。

頓了頓,她接著道:「那個手下跟太子打著打著,忽然兩手齊小臂斷了。」黑寡婦倒抽一口涼氣,道。

「是不是太子衣袖裡藏有利刃,當與那個手下打鬥的時候,用利刃劈斷了對方的手臂呢?」王小兵提出比較接近事實的猜測。

「不可能,他穿的是短袖休閑服。」黑寡婦連連搖頭道。

「那可能是太子的功力比較深厚,加上速度又快,才用手當刀劈斷了那個手下的雙臂。」王小兵繼續猜測道。

「肯定不是,你先聽我說,在那個手下雙手掉在地下之前,我們只看到兩道寒光閃過,也以為是刀光,但後來發現太子兩手空空,而且兩掌撮成刀狀,不過,那時,我們也不相信他是用手劈斷那個手下的雙臂的。」黑寡婦聲音微顫道。

王小兵只好吻她,使她鎮定下來。

像黑寡婦這種身手頗強的人想起當時的情景都會害怕成這樣,可見太子的可怕之處實在教人毛骨悚然。

黑寡婦連咽了幾口唾沫,才稍為平靜下來了,隨即,她接著道:「最後,我們都全神貫注地盯著太子,只見他雙手化刀,猛地劈在那個手下的腦袋上,將那人的腦袋劈成了兩半,先是從脖子劈開,然後又從眼睛的地方劈開,這兩個動作是在同一時間完成的。」

聞言,王小兵都緊張起來。

如果太子強大如斯,那自己就更危險了。

「那你覺得太子是妖怪嗎?不可能吧。」王小兵見她說得這麼逼真,感覺是事實,但又想不通,頗為迷惑。

「我說不準。但我感覺他至少跟普通人不同。」黑寡婦眼神充滿了惶恐,道。

「怪不得你們四大金剛對他這麼忠心。」王小兵恍然大悟道。

「我想,就是四大金剛一起聯手對付他,可能都沒有勝算,那天看他出手的實力就可估算到。」黑寡婦如是道。

王小兵感到有點迷茫。

說人馬,自己不夠太子多,說金錢,又比不上對方,說身手,也只能望其項背。

如此一來,自己拿什麼去戰勝太子呢?不論從哪個方面去看,都沒有機會扳倒太子,假如這個猜想正確,那自己終究有一天會被太子收拾。

「那你知不知道太子是跟誰學的武功?」王小兵又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問道。

「事情就怪在這裡。」黑寡婦吁了一口氣道。

王小兵將香煙遞到她的唇邊。

吸了一口煙,黑寡婦又道:「自從那次見識過他的利害之後,我們私底下開始打聽他的師門。」

「如果太子實力強到了那個地步,我想恐怕也不是一般武師傳授的武藝,不然,他的師父豈不是更強,估計早就成為國內武林第一人了。」王小兵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道。

「應該是。」黑寡婦同意道。

「那你說有怪異的地方,說來聽聽。」王小兵吻了一下她的酥胸,催促道。

「我們打聽到的情況是,太子在二十歲之前,其實就是個小混混,在縣城裡還是個小卒子,聽說是跟一個叫昌哥的人混的。」黑寡婦緩緩道。

王小兵非常感興起,洗耳聆聽。

他想了解太子,那是由於他想打倒對方,畢竟知彼知己,才有做到百戰百勝。

借抽了一口煙之後,黑寡婦回憶道:「後來,估計只用了一年,太子就開始風生水起,先是把昌哥給收拾了,做了老大,然後花了不到一個月,就做了縣城的老大,從此以後,他就開始叱吒風雲了。」

王小兵很早就聽說過太子非常強大,但不知對方是怎麼發展起來。

「這麼說來,太子學到絕招,也就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王小兵陷入了沉思,覺得一個人想用一年就脫胎換骨,那有點難度。

不是說做不到,他相信在某種特殊情況下可以做到的。

就像他,如今有了「強身丹」,他只要保持每天都煉化吸收「強贍藥力,那一年之後,身手也會提升很多。

是以,他漸漸覺得太子可能也得到了某一種很特別的東西,藉助那樣東西,才變得越來越強大的。

「是。而且,我還聽說,太子有這麼強的實力,是別人給的。」黑寡婦道。

「別人給的?我不太明白。」王小兵彈掉半截煙灰,道。

「怎麼說好呢?我的意思是說,太子不是通過自己勤奮的修鍊得到的,而是有高人像是傳授內功一樣將某種能力傳給了他,他就立刻變得利害的。」黑寡婦解釋道。

至此,王小兵算是聽明白了。

他看電視古裝連續劇,也知道有可以將內功傳給別人的事情。

但這種事情是真還是假,他不敢妄下定論,就他個人認為,內功還是很難傳給別人的。他自己就曾有過這種想法,那是在剛煉製出「強贍時候,他覺得,自己服食「強身丹」,等到有了足夠的內勁,就傳給好友。

這樣,就不用把「強贍事泄露出去。

不過,他沒有成功。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