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09章她叫他進房間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其實不懂看手相,他只想摩挲盧鍾芸的玉手而已。

「你的愛情線很清晰,這表明你近期會遇到你喜歡的另一半。」他像黃大仙一樣,煞有介事道。

「咯咯,你不會說我喜歡的那個另一半就是你吧?」她俏臉飽含笑意,神情頗為愉悅,一看便知她對他說的話有興趣。

「哈哈,有可能埃」他當仁不讓道。

「切,你這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不信」她嬌笑道。

「阿芸,緣分這東西,你不信也要信,只要緣分來了,你擋也擋不住,如果你非要與緣分作對,那結果肯定是使你日後感到遺憾。」他像哲學家一樣說道。

「咯咯,你就吹吧。」她歡笑道。

看著她那輕啟的朱唇,他好想施展出「柔舌功」一探她檀口的誘人之處。

於是,便把腦袋向她湊了過去,準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輕吻一下她的濕潤紅唇,感受她唇上的膩人溫度。

不過,她有所察覺,連忙把腦袋後仰開去了。

「誒,你幹什麼挨我那麼近啊?」她努著紅唇,表示討厭,妙目盯著他,嬌聲道。

「哈?哦,我覺得這樣坐著比較舒服,沒其它意思的。阿芸,你要相信我,你的真愛已出現了,不要錯過天賜良機,不然,以後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了。」他毛遂自薦道。

「咯咯,你說來說去,就是說你,可能不是你呢?」她反駁道。

「哈哈,但我心靈感應到你在召喚我。估計不會有錯的了。」他體內的欲`火在漸漸升高。

而他的小弟弟也對她非常有性趣,不知不覺間,便茁壯成長起來,意欲刺穿褲子,露出尖尖頭角,要跟她打一聲招呼。

「啾,你把牛吹到天上去了。」她不以為然道。

「阿芸,像我這麼出色的男人,好比漆黑中的螢火蟲那麼引人注目,我憂鬱的眼神,堅挺的鼻樑,無不表明我非常有魅力。」他邊說邊用右手輕輕地拍打著她滾圓而頗為彈性的美腿。

「誒,我不管你是什麼男人,你就是不能揩我的油。」不單她的俏臉,連她的玉脖子也紅了。

「哦,對不起,這是個誤會,我說到情深處,無意中拍到你的大腿。」他露出一副無辜的神色,解釋道。

「哼,別找借口了。」她幽幽道。

「如果你覺得吃虧了,那你也拍回我的大腿吧。」他慷慨大方道。

她又好氣又好笑,緊緊抿著溫潤的紅唇,用美眸淡淡地瞟向他,雖想表現出幾分怒意,但她俏臉的幸福之色卻沖淡了她的慍色。

「豈有此理。」她文縐縐道。

此時,他拿著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矮」她嬌呼了一聲,連忙抽回了手,霞燒雙頰,美眸里流漾著嬌窘之極的神色,楚楚惹人愛。

「阿芸,我不是故意的。」他尷尬道。

本來,他只是想讓她也拍回自己的大腿的,可是,殊不知自己的小弟弟已成長為大弟弟了,豎了起來,是以,當她的玉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時,正好碰到了身材偉岸的大弟弟。

在那一剎那,他也打了個激靈。

「嗯,你好壞」她白了他一眼,微慍道。

她還以為他是有意為之,所以既嬌羞又窘迫,但又不知如何是好,瑟縮在副駕駛位上,有點緊張地盯著他。

「阿芸,你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的。」他解釋道。

不過,這種事,越是解釋就越像是借口,但他除了解釋之外,也沒什麼可說。

「哼,早就知道你有色心了,別亂動我。」她忽然好像記起了什麼似的,神情平靜了許多,也立時住嘴了。

「阿芸,你的身體的味道真香。」他訕訕道。

「你,嗯,快開車回家,我還要洗澡呢。」她撅著薄潤的紅唇,催促道。

「哈哈,我也要回去洗澡,可見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真是天生的一對埃」他感覺她的情緒波動比較大,除非是採取霸王硬上弓,不然,還是難以得手,是以,只好發動車子,繼續上路。

「誒,我洗澡關你什麼事啊?」她撇撇嘴道。

她也知道他想說什麼。

「阿芸,你沒有聽說過鴛鴦浴嗎?」他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他跟許多美人洗過鴛鴦浴,特別教人**,唯有一點不太好,那就是很難洗乾淨身子,畢竟會邊洗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聞言,盧鍾芸啐道:「誰要跟你洗鴛鴦浴呢?」

「你沒有說,不過,其實我們有機會的話,也可以試一試埃」他厚著臉皮道。

「你再說我可惱埃」她拉下臉,果然有點生氣的樣子,只是眼神並不兇狠,比較溫柔,使人覺得她心裡並不惱怒。

「好,不談這個。」他適可而止。

「我幫你揪出了一個底,你也應該感謝我吧?」她忽然問道。

「哈哈,沒問題,我一定要感謝你,晚上你在床上等著我,我會給你的。」他狡黠一笑,道。

他的話語那麼曖昧,她當然會想到那方面去。

「誒,你怎麼又來了呢?」她拿他沒辦法,又不能封住他的嘴巴。

「咦,怎麼了?你問我要感謝,我決定給你啊,這有什麼不對嗎?」他佯裝不明白,好奇道。

「你老是想占人家便宜。」她嬌嗔道。

「你太霸道了,我叫你在床上等我,我送一個小熊貓給你,你想到哪裡去了啊?」他笑道。

「你,哼,你剛才說的意思,明明是指那方面的,還在狡辯呢。我不要小熊貓,你要是能答應我一件事,那就算感謝我了。」她溫柔道。

聞言,他已猜到她的心思了。

是以,連忙打攔頭棍道:「除了不能借玉墜之外,其他的事都行。」

「你怎麼這麼小氣呢?不就是借用一下嗎?肯定會還回給你的,靜姐只是要幫你開光,又不是要拿你的,你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她露出個不屑的眼神,幽怨道。

「我服了你們,怎麼老是說玉墜的事。」他嘆了一口氣道。

「靜姐是真心想幫你,才會低聲下氣求你,你卻這樣對她,你說你對嗎?」盧鍾芸反問道。

「好,算我不對。等我想好之後,我會借給她的。不用說了,說多了浪費口水。」他做了個「安靜」手勢的,有點不耐煩道。

她露出一個不滿的神情,鼓著腮幫子。

或者是忍不住了,半分鐘之後,她又道:「靜姐為了幫你,還要把身子獻給你,你就不能體會一下她的苦衷?」

「哈哈,那她有沒有叫你也獻身給我啊?」他只是隨隨便便地問一句,只當是開玩笑的,不過,卻看到她頗為忸怩,明顯好像真有此事一樣。

她並沒有回答。

「不會真有這回事吧?」他興奮道。

「沒有。你別亂想,那麼多情人,還想泡人家呢,花心。」她嘟著紅唇,以不屑的語氣幽幽道。

「哈哈,那等她獻身給我,我再把玉墜借給她。」他笑道。

「你太小氣了。」她不悅道。

到底是誰小氣,自有公論,他並不需要與她爭辯。

如果是普通的玉墜,莫說借給她們,就是送給她們,都不成問題。但自己的這枚玉墜非常特別,不可能交給她們去開光。

「我昨晚救了你,求你這件事也不行嗎?」她又舊話重提道。

「你獻身給我,我可能會答應。」他笑道。

本來,以為她又會嘮嘮叨叨,可是,她只是垂著腦袋,並沒有說什麼,好像陷入了沉思。

「你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她詢問道。

「阿芸,你不會真的準備獻身給我吧?」王小兵微訝道。

他確實想研究一下她誘人的身子,可是,如果要付出大代價,那就免了,他不想騙她,他並不缺美人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只要你願意把玉墜借給靜姐。」她大有豁出去的問題。

「哈哈,那還是算了。如果我佔有了你的身子,可能會反悔的。」他如是道。

如今,有美女送上來要給自己耕耘,但由於條件太特別,他難以接受,是以,只好放棄這次的採花活動了。

她用不解的眼神凝視著他。

從她的話語里,王小兵覺得她對玉墜的秘密可能知之不多。

不然的話,她不會這樣說,換了誰,擁有玉墜,也不肯隨便交出去的,畢竟擁有玉墜,那就相當於擁有財富。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東和村。

家人已睡了,但柏氏姐妹還在等王小兵回來一起鍛煉身體。

她們早已洗了澡,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等他了。每晚與他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可是一種高級的享受。

王小兵與張芷姍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身上有她的味道,是以,要先去洗澡。

不過,盧鍾芸也要洗澡,他便讓她先洗。

他坐在床沿,輕撫柏氏姐妹的秀髮,欣賞著她們精緻的五官,覺得非常養眼。

「老公,你跟她去幹什麼了?」柏秀瓊聞到了他身上的女人味道,猜測他可能與盧鍾芸在外面幹了那事,微微吃醋道。

「我到朋友的家裡聊天,談些事情。」他不假思索道。

「騙人,你身上的味道出賣了你,快去洗乾淨。」柏珠珠也嗅到了他身上的女人味道,幽幽道。

「哈哈,應該是汗味吧,等她洗好了,我立刻下去,今晚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利害。」他輕吻著她們的紅唇,興奮道。

「嗯,你別那麼大力。」柏氏姐妹輕語道。

「沒問題。」他笑道。

一旦他騎在她們嬌嫩的身子上,老二就會自動加速。

是以,不是他不想輕些,而是老二不同意,因為他不世出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軍,只要做起運動,那必然是大開大闔,才能顯出它的蓋世的氣概。

約莫十多分鐘之後,盧鍾芸便洗完澡上來了。

王小兵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穿著一條褲衩,旋風一般奔了上來,想到騎在柏氏姐妹身上試試新招式,心頭就湧起莫名的興奮。

不過,剛上到三樓,便聽到盧鍾芸輕喚自己的名字。

「小兵。」聲音雖小,但能聽清楚。

房門打開著,王小兵站在門口,見她胸前兩點將睡衣頂了起來,不禁打了個激靈。

「什麼事呢?」他本來想一洗完澡便立刻溜進柏氏姐妹的房間的,想不到被盧鍾芸叫住了,如今,只穿著褲衩,微有尷尬。

「過來嘛,我要跟你商量個事情。」她嬌聲道。

在床上商量事情,他挺喜歡的。

不過,他想到她可能是要向自己獻攝不好意思。

畢竟,如果上了她,而不把玉墜借給方雅靜,那就是騙她,會使她傷心的,他不想那樣對她。是以,他倒擔心她撲上來,那自己要是忍不住,可能會用小弟弟訪問她的小妹妹。

就在他猶豫之際,隔壁房的柏秀瓊也喚道:「小兵,快來,我跟你說個事。」

明顯她是吃醋了。

他站在門口,腦筋急轉,在想著解決的辦法。

「小兵,來嘛,你站在那裡幹什麼呢?」盧鍾芸向他招手,美眸秋波宛轉,特別迷人,柔聲道。

「呃……」他搔了搔後腦勺,躊躇不決。

「小兵,你還不進來,我們說好跟你談事情的埃」柏珠珠又催促道。

他知道如果處理不好,那倒使三位美人對自己產生怨恨,是以,必須要完滿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幸好他還有點急智。

只花了十數秒,便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於是,他快步走到盧鍾芸身邊,俯首輕吻她的紅唇,旋即耳語道:「我待會再過來,等我。」

她俏臉已如火燒了。

為什麼要吻她,因為他知道她想向自己獻身,因此,吻一吻她,可以安慰她。

隨即,他便進入了柏氏姐妹的房間,關上門之後,便爬上了床,左擁右抱的,摟著她們溫軟如玉的身子,他性趣大增。

「誒,她叫你幹什麼呢?」柏秀瓊輕聲道。

「哦,可能是想跟我談一下要怎麼付她薪水的問題。」他胡謅道。

「騙人,你肯定跟她干過了,聽她叫你的聲音,就知道你們有一腿了,快老實招來。」柏秀瓊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寶貝老婆們,我要。」他開始扒她們的睡衣。

「哼,你不說的話,不許你碰我們。」柏氏姐妹緊緊扯著睡衣,撒嬌道。

可是,她們哪裡真的會拒絕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只是做個樣子而已,他三下五除二,便將她們的睡衣、奶`罩與內褲都扒掉了。

隨即,便先騎在柏秀瓊的嬌嫩身子上,只一撅屁股,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在他狂風暴雨一般的強攻之下,她在快活的巔峰上「啊氨嬌哼著,不消八分鐘,她便因興奮過度而暈過去了。

「老公,你輕些。」柏珠珠事先求饒道。

「老婆,我盡量輕些。」他掰開她的美`臀,往前一挺,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起先,他確實是輕進輕出,不過,他的老二會自動加速,干著干著,進攻的速度便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大,可以由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而判斷出來。

柏珠珠也只挨了七分多鐘,便登上了**,並且暈了過去。

看著她們軟成爛泥的身子,他感到非常自豪,用被子蓋好她們的嬌軀之後,他才下床,穿了褲衩與長褲,便走過盧鍾芸的房間。

她坐在床上,神情頗為嬌羞。

進了房間,他隨手將房門關上了,然後坐在床沿,輕聲道:「要跟我談什麼事呢?」

其實,他知道她想要什麼,只是裝作不知而已,他在想,自己要不要接受她獻身的壯舉,畢竟,把她征服之後,可能會從她嘴裡得知許多秘密。

但萬一她守口如瓶,而又要自己滿足她的條件,那倒有點麻煩。

因為自己不可能將玉墜交給方雅靜的,這樣一來,就相當於騙了她,他真的不想那樣做。

「小兵,你喜歡我嗎?」她含羞柔聲道。

他怔祝

並不是他感到意外,而恰恰是他覺得太過正常了,而又不知如何才好。

「呃,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確實喜歡你,可是,你的條件我不能答應。」他輕輕地摩挲她黑亮的秀髮,如是道。

「那你想要我嗎?」她蚊聲道。

「哈哈,阿芸,你不會真的要獻身吧?」他舔了舔嘴唇,道。

「來嘛」她伸出玉臂,輕拉著他的手,把他拖上床,隨後,便自己把睡衣脫掉了,立刻抱住了他。

剎那間,他感受到她身子肌膚的滑膩,非常誘人。

「阿芸,又何必呢?」他興奮道。

人類,或者在許多事情面前,都是可以控制自己的。

獨獨就是在性`愛面前,一旦欲`火來了,那根本無法控制,理智也會被壓制下去,讓下半身成為主角。

此時,王小兵便感覺自己要上她了。

可是,想到她向自己提出的條件,他真的不能滿足她,是以,頗為矛盾。

「小兵小兵」她咬著他的耳朵,將熱氣呵進他的耳朵里,以最溫柔的聲音,輕呼著他的名字。

他感到耳朵痒痒的,而渾身酥癢。

「阿芸,我不能那樣。」他倒顯出君子的樣子來了。

但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體內的欲`火已頗為旺盛,渾身熱烘烘的,特別是下面早已**,緊如鋼鐵了。

「來嘛」她將他的手拿過來,放到自己的酥胸上。

看著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作為一名著名的登山運動員,他終於忍不住了。

於是,立刻施展出了「鐵爪功」開始攀登起來,隨即,又祭出「柔舌功」與雪山上那顆粉紅切磋,當真是快活無窮。

做了數分鐘的熱身運動之後,他扒掉了她的內褲,發現她胯下的生態環境原來是非洲大草原。

他捧著她的美`臀,用「柔舌功」去問候她的小妹妹。

等到她的神秘山洞溢出許多泉水之後,他便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殺了進去。

當他老二的先頭部隊觸碰到她那扇薄薄的城門時,她嬌呼道:「矮,小兵,不要,痛矮」

「沒事的,我不會進去的。」他正在收腹挺胸,將內勁凝聚到老二之上。

他要一炮而紅。

在準備發起總進攻的時候,他一邊吻住她的檀口,一邊攀登她的雪山。

當感覺老二有了足夠力量攻城時,便弓著身子,雙手捧起她的豐`臀,隨即,以颯爽的英姿猛地撅動屁股。

只聽到「噗」一聲,他的老二便齊根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了。

「矮」

她張圓了檀口,嬌呼著。

這一聲春音,具有非凡的意義,既表明他又攻克了一扇薄薄的城門,又使她由黃花閨女成為了成熟的女人。

當兩人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胯下了。

隨後,他便輕進輕出。

她第一次嘗禁果,終於知道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那麼過癮的。

約莫數分鐘之後,他便在不知不覺之間開始提升進攻頻率,開鑿隧道的力量也漸漸變大了。

至此,她只得向他求饒。

可是,他也控制不了老二,此時的老降淖災魅

在他如風抖動老二的強攻之下,她嬌哼著登上了令人**的**,身子汗津津的,泛著誘人的激情光澤。

他施展出「柔舌功」,將她的身子吻了十數遍。

然後,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將她抱起,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用老二作為橋樑,與她的身子連接在一起。

「阿芸,你是我的人了。」他吻著她的酥胸,興奮道。

「我把全部都給你了,你要對我好。」她摟著他的脖子,吻著她的臉頰,嬌聲道。

「我會好好愛你的。你真棒。能得到你,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美事。」他輕輕地拍著她的美`臀,由衷道。

「嗯,我下面是不是出血了?」她看到雪白的床單上有幾點殷紅的鮮血,問道。

「老婆,那是正常的。」他愛撫她滑膩的脊背,安慰道。

兩人纏綿在一起,達到二合一了。

卿卿我我一番之後,他又騎在了她曲線迷人的身子上,繼續耕耘。

半個小時之後,她胯下便微微紅腫了,是以,不得不求饒道:「矮,老公,今晚先到這裡吧,我那裡痛矮」

「老婆,好的。」他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之後,便結束了激情大戰。

「老公,男人的傢伙都像你那麼大的嗎?」她好奇問道。

「當然不是,一般的是十三厘米左右,我的是屬於那種發育比較好的。還滿意嗎?」他不世出的老二還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咯咯,不告訴你。」她嬌聲道。

聽著她那銀鈴般的笑語,他感到非常悅耳,使人身心愉悅。

兩人又溫存了十數分鐘,他想過去看看柏氏姐妹,畢竟今晚才給她們各人一次的**,還沒有滿足她們的需要。

不過,盧鍾芸纏住了他,嬌聲道:「她們兩姐妹是怎麼跟你認識的呢?」

王小兵微怔。

他在想盧鍾芸是不是在打探柏氏姐妹的底細。

「她們原來是賣花的,我向她們買過很多花,後來,我這裡要搞種花基地,就請她們來上班。這樣就認識了。」他隨口道。

「你把她們姐妹都上了吧?」她詢問道。

「老婆,我能滿足你的,還要嗎?我再給你兩次**。」他揉著她的酥胸,笑道。

「嗯,人家下面好痛呢,都不知還能不能走路,你好大力,撞得人家身子好像要散架一樣。」她膩聲道。

「不會散架的,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他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抽著。

他在想,如果她不提玉墜的事,那就好。

但他還沒抽完半支香煙,她便輕聲道:「老公,你就把玉墜借給靜姐用一下,好嗎?」

在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前,他也曾想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的了,是以,並不感到意外,只是有點難為情,答應她不是,不答應她也不是。

「那你以後願意跟著我嗎?」他顧左右而言他。

「願意。」她情意款款道。

「那你老實告訴我,你跟太子是不是一夥的?」他本來不想問的,但事到如今,只有問清楚了。

「哦,原來你一直懷疑我是太子的人,怪不得你老是提防著我了,哼,還說喜歡人家,原來只是想玩人家嗯」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結實的胸膛。

「老婆,你有所不知,太子想要我的命,我不得不小心。」他解釋道。

「真的?」她睜大了美眸,訝道。

他點頭表示正是。

好半晌,她才理解道:「原來這樣,我可以發誓跟你說,我和靜姐絕對不是太子的人。」

「那就好,你感覺靜姐真的是要拿我這塊玉墜去開光嗎?」他覺得已征服她了,是以,直接問她,看能不能套出秘密。

「應該是。」她用臉蛋輕輕摩挲他的脖子,柔聲道。

「你覺得她會不會說謊呢?」他處於矛盾之中,不知是該相信她的話好還是不信好。

畢竟玉墜關係到自己將來能不能實現偉大的夢想,如果把玉墜交給了方雅靜而要不回來,那就悲催了。

是以,他得小心對待這件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08章製造啊啊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10章床單上的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