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07章與她演戲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盧鍾芸接過大哥大,便把昨晚的事情詳細地告訴了方雅靜。

隨後,盧鍾芸便把大哥大遞給王小兵,他聽到方雅靜說道:「小兵,看來,我的做法是對的,就讓阿芸保護你吧。」

「靜姐,這……」他還想拒絕。

不過,方雅靜立刻打斷了他的話頭,柔聲道:「這件事就定了,不再說了。小兵,我感覺到局勢越來越緊張了,你得趕快把玉墜交給我開光,開啟我那段封印的記憶。」

聞言,王小兵冷笑。

「靜姐,我感覺你是救世主。」他揶揄道。

「你錯了,我不是救世主,只是一個接引人,把你引到正確的道路上。」方雅靜以哲理的口吻,耐心地講道。

「哈哈,靜姐,我覺得你不是說謊的料。」他直言道。

「我根本就沒有說謊,你怎麼就不相信我一次呢?」方雅靜明顯有點不悅,「如果你再這樣拖下去,對你是沒有好處的?」

對自己沒有好處?

他笑了。

只要玉墜在自己的手裡,那就可煉製丹藥。

如此一來,財源滾滾來,不知有多好。一旦玉墜被方雅靜奪走了,那對自己則是一件壞事。

「靜姐,那你就說明白吧,你覺得如果我不把玉墜交給你,那世界末日就會來嗎?」他瞟了一眼旁邊的盧鍾芸,笑道。

「我不知道,但我感覺事情很嚴重。」方雅靜嘆了一口氣,道。

「那就奇怪了,你既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做那種杞人憂天的事情,有什麼意思呢?」他反駁道。

「我有一種預感,不久的將來會發生很大的事情。所以,我才急著要用你的玉墜來開啟我被封印的那段記憶,或者就有答案了。」方雅靜肅穆道。

「讓我先考慮一下吧。」他敷衍道。

如果真的是世界末日要來了,他沒有能力去拯救全人類。

如今,他連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都沒有把握打敗,還談何去面對更強大的敵人?他不是超級賽亞人,不會衝擊波,是以,力量有限,只能先顧自己。

而且,他感覺方雅靜滿口荒唐言。

他不可能把玉墜交給她,這就是他堅持的底線。

「那你什麼時候給答覆我呢?我真的不能再等了,時間無多了,但願你能體會到我的苦衷。」方雅靜娓娓道。

體你妹。

王小兵在心裡暗罵一聲三字經。

「好,我會儘快給答覆你的。等我想好了,就立刻打電話給你。」王小兵只想早點打發她,不想再與她談玉墜的事了。

「那大概要多長時間?」方雅靜追問道。

「呃,這個嘛,呃,誒,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我一考慮妥當了,馬上跟你回復,這個你不用擔心。」他打馬虎眼道。

「你這是不負責任。你口口聲聲說要給我答覆,你實質上卻在推諉,你連個日期都沒有定下來,誰知道你要思考多長時間呢?」方雅靜一針見血道。

其實,他就是想拖得越長時間越好。

最好期限是一萬年。

「靜姐,讓我好好考慮一下吧。」他有點不耐煩道。

「那好吧,嗯,請你把大哥大給阿芸,我想跟她聊幾句,可以嗎?」方雅靜無奈地吁了一口氣,語氣有點沮喪道。

她也拿他沒辦法。

王小兵把大哥大遞給了盧鍾芸。

接過大哥大之後,盧鍾芸便出了房間,上了樓頂的天台。過了約莫十分鐘,她才下來,把大哥大還給他。

她的神色頗為複雜,是那種嬌羞與忿然相結合的產物,王小兵也不知她與方雅靜到底聊了什麼話題,但從她的微紅的臉色大約可以猜出兩人有過爭辯。

「怎麼了?」他試探道。

「哦,沒什麼。」她勾著頭,下巴快抵在豐滿的酥胸上了。

他暗忖,會不是會是方雅靜向她下達了另外的任務,而她不太想做,所以有了爭執?這個推測還是挺合理的。

如果猜測正確,那麼她接受的是什麼任務呢?

根本各種條件來分析,方雅靜極有可能是叫她直接從自己這裡奪走玉墜。

現在,她住在自己的家裡,確實有可能完成這個任務。俗話說:家賊難防。只要她是有心要竊取玉墜,那真會有機會。

但她為什麼會臉紅呢?

她的任務就是來奪取玉墜的,根本不必要與方雅靜爭執埃

是以,王小兵又感到迷茫,難道是她喜歡了自己,所以不想去做方雅靜下達的任務?這個猜測不太靠譜,不過,也有一點依據。

從她的言行舉止來看,他感覺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

假若她真的因愛上自己而拒絕方雅靜的任務,那可是一件大喜事。畢竟,這說明只要自己再略施功力,便可降服她了。

萬千念頭掠過他的腦際,但都只是猜想而已。

至於真實情況如何,只有盧鍾芸自己清楚,王小兵想了想,便採用旁敲側擊的辦法,希望從她的口裡套出一些內容。

於是,笑道:「不會是靜姐叫你從我這裡借玉墜吧?」

聞言,盧鍾芸微怔。

半晌,她才淡淡道:「小兵,你就借玉墜給靜姐用一下,那又有什麼所謂呢?」

如果她知道玉墜里還有另一個乾坤世界,如果她知道王小兵想要實現他的偉大夢想就必須要藉助玉墜,如果她知道玉墜與《丹經》的關係,那麼她就不會這樣說了。

王小兵冷笑道:「我覺得很鬱悶,你們怎麼老是打我玉墜的主意呢?」

「靜姐已把原因告訴了你。」盧鍾芸凝視著他。

「我也說了,先讓我考慮一下,那總可以嗎?」他攤開雙掌,聳了聳肩膀,如是道。

「靜姐要我催促你早些給答覆她,別讓她等太久,她預感到如果再不開啟她腦子裡被封印的那段記憶,以後就沒有機會挽回局面了。」她誠懇道。

「我願意助她成為救世主。」王小兵笑道。

盧鍾芸知道他並不想借出玉墜,只是奈他不何而已,動武,她又不是他的對手,還有什麼辦法呢?

「你太不近人情了。我還沒見過她這麼低聲下氣求人一件事的,這還是第一次,而你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她,你好意思嗎?」她想用理來說服他。

「我沒說不借給她啊,我只說要考慮考慮嘛。」他振振有詞道。

她無可奈何。

隨後,她便到客廳繼續看電視。

王小兵在自己的房間里修鍊。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他帶盧鍾芸到村委飯堂吃飯。

吃完晚飯之後,他想去看看陳麗。

畢竟昨晚那暴力的場面可能嚇著了她,得去安慰她一下。

如果有可能,與她在床上一起鍛煉身體,那就更美妙了。當時,如果不是盧鍾芸在那裡,恐怕早就與陳麗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不過,盧鍾芸要跟著他。

要是她又跟去,那多半會把自己的好事弄壞。

但她與柏氏姐妹難以交流,主要是柏氏姐妹不想與她說話,這樣一來,她留在家裡很尷尬,是以,他又想帶她出去。

在她再三的糾纏之下,他只好載她出了東和村。

到了養生堂之後,本來想跟陳麗說幾句情話的,但有盧鍾芸在場,非常不方便。

而陳麗見到盧鍾芸跟著王小兵,也露出頗為不悅的神色,但想不到兩人會同時出現,感到很驚訝,冷哼道:「王老闆,你昨晚被她劫持走了,後來沒事吧?」

「沒事,我把她制服了。念在你是初犯,我饒了她一次。」王小兵感覺盧鍾芸這個電燈泡真的很亮。

「那就別再請她做保鏢了。」陳麗慫恿道。

「誒,我做他的保鏢,不關你的事,請你別多嘴。」盧鍾芸指責道。

「哼,你這種小人,有誰會喜歡呢?一看就知你是個母老虎,兇巴巴的。」陳麗柳眉倒剔,也針鋒相對道。

盧鍾芸要抽她耳光,朝她走過去。

但王小兵一手拉住了盧鍾芸,勸道:「大家少說一句,別這樣。」

「哼,王老闆,你看看她,說中了她的痛腳,她就開始發飆了,你還是辭掉她吧,要她做保鏢,那會使你更危險。」陳麗仗著有王小兵相幫,才敢繼續頂嘴。

「臭三八,我要揍你1盧鍾芸著臉道。

「你不是三八嗎?三八,三八,老娘才不怕你呢。」陳麗躲在王小兵身後,冷笑道。

「別吵了,別人聽到不好聽,算了,給我一個面子,就到此為止了。」王小兵對陳麗做了一個「住嘴」的手勢,道。

本來是來泡妞的,但卻頗為不順。

於是,他只好出了養生堂,盧鍾芸也跟他出來。

上了車之後,王小兵感覺盧鍾芸在自己身邊有諸多的不便,勸道:「阿芸,你不如先回靜姐的身邊,多點幫她還好,可能有你的照顧,她腦子裡被封印的記憶會自動解開也有可能,你說對不?」

「不,靜姐叫我來保護你,那我就要做到。」她固執道。

「你跟著我,別人都以為你是我的女朋友,這會影響你的清白的。」他瞥了她怒突而出的酥胸一眼,笑道。

「我又沒跟你做什麼。」她自通道。

「哈哈,但別人不是這樣想的埃」他將車子開到小樹林廣場旁邊的停車場,道。

「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我不管,反正我是來保護你的。」她梗著脖子道:「我感覺你的那個店員有點奇怪。」

聞言,王小兵微愣。

他回想一下,覺得她說得也有道理。

不過,陳麗是韋春宜介紹來的,估計沒什麼問題。但想起自己去面試她的那天,出現了一些反常的現象,他也感到疑惑。

「怎麼奇怪?」他問道。

「昨晚,她說的話,好像就是希望你被那伙人帶走。」她直言道。

他閉上了眼睛,好好回想一下陳麗的言行舉止,確實有可疑的地方,特別是她在吃夜宵之前的那次打電話,更是疑點重重。

難道昨晚的那班剽悍大漢是陳麗叫來的?

當他心裡湧上這樣一個疑問之後,便望向盧鍾芸,如果陳麗是太子的人,那方雅靜說的話是真的?

他感到迷惑。

怎麼能證明陳麗與太子是一夥的呢?

王小兵腦筋一轉,便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再次與陳麗吃夜宵,幫她創造一個好機會,假如再次發生那樣的事,基本就能確定陳麗是底了。

不過,也有可能是盧鍾芸搞的鬼。

畢竟,方雅靜等人更為可疑,縱使不與太子一夥,估計也是自己的敵手。

他頓時感覺自己被敵人包圍了,深深吸了一口氣,先鎮定下來,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抽了一口,才道:「你的意思是說,陳麗與那些大漢認識?」

「對。」盧鍾芸頷首道。

「那好,我可以去試一試她,不過,你不能跟著我。」他吐了一個煙圈,道。

「不,我是你的保鏢,我要跟著你。如果你出了事,那我沒法向靜姐交代,你知道不?」她以不容商量的口吻道。

「如果你跟著我,那就辦不成事。」他如是道。

她陷入了沉思。

半晌,她才讓步道:「這樣吧,我遠遠跟著你,如果發現危險,第一時間通知你。」

「好。」王小兵暗忖:今晚極有可能與陳麗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等盧鍾芸下了車之後,王小兵便返回養生堂。

在路上,他用大哥大傳呼手下的bb機,等他們都回複電話之後,他才將車子停在了養生堂前面。

「誒,小兵,那個母老虎呢?」看到只有王小兵一人走進養生堂,陳麗問道。

「哦,我跟她吵了一架,炒她魷魚了。」他笑道。

聞言,陳麗滿臉笑意。

「真的?那太好了,你早就應該辭掉她了。」陳麗向他拋了一個媚眼,嬌聲道。

「有她在,影響我倆聊天。是了,今晚我們開一間房,好好地聊一聊,怎麼樣呢?」他向她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不如到我家吧。」她嫵媚笑道。

「好埃」他爽快道。

「嗯,我出去給你買一點好吃的,今晚我們要聊個通宵。」說著,她便輕移蓮步,走出了養生堂。

約莫三分鐘之後,有一個強壯的男青年走進了店裡。

「兵少,她在打電話。」男青年說道。

「好,沒你的事了,回去吧。」王小兵丟了一支香煙給那男青年,吩咐道。

他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陳麗走出養生堂,便會有人跟蹤她,將她的點點滴滴反饋回來。得知她真的打了電話,那多半說明她與太子是一夥的。

但還要看最後的情況怎麼樣才能下定論。

二十多分鐘之後,陳麗便回來了,買了不少小吃,幾個人都吃不完。

「阿麗,我覺得還是去旅館開一間房比較好,在那裡聊天會更舒服一些,你說呢?」他有意試探一下她。

「不好!還是到我家吧。」她堅持道。

「那行,我只是想到昨晚在你家,被那些人衝進來,現在還有點后怕。」他笑道。

「誒,那是意外,我也不知他們為什麼會出現的,可能是你那個保鏢弄的鬼吧,就是想表現一下她有多麼利害。」陳麗分析道。

「也有可能。」王小兵假裝同意道。

兩人閑聊著,轉眼間,便到了豌鍾,陳麗下班了。

隨即,王小兵便載著她到星記大排檔吃夜宵。他知道盧鍾芸就在附近。如果證明陳麗與太子是一夥的,那也不能說明盧鍾芸跟自己是朋友。

如何證明方雅靜是朋友而不是敵人,他還沒有找到辦法。

吃完夜宵,王小兵與陳麗回到她的住處。進了屋之後,他最想知道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會不會又有大漢來這裡。

「小兵,你坐吧,我倒杯水給你喝。」陳麗甜笑著,熱情招呼道。

「好。」他盯著她那渾圓的美`臀,咂了咂嘴道。

隨後,陳麗便從抽屜里取出一個塑料杯,給他斟了一杯開水。在她斟水的時候,她是背對著他的。

王小兵因為對她起了疑心,所以她的一切舉動都會受到他的關注。他感覺她在斟水的時候做了點什麼,有可能是在水裡下藥。

不過,他不敢肯定。

於是,只好試探一下,接過塑料杯之後,笑道:「來,阿麗,我倆一人一口。那樣才有滋味。」

「咯咯,不用,你喝吧,我自己倒一杯就行了。你快喝吧。」她連連搖手,眼神閃爍道。

「來嘛,我倆一起喝,那才有意思。」他站了起來。

「我拿我的杯子出來倒一杯,然後與你乾杯吧。」說著,她便溜進室里去了。

至此,王小兵感覺這杯水裡應該是有問題的,但這也只是猜測,還不能百分百肯定,只好進一步試探了。

等陳麗走進室之後,他連忙將大半杯水倒在廚房的水槽里了。

「誒,小兵,你喝了嗎?不是說好碰杯嗎?」她見他的塑料杯里只剩下一點開水,好奇道。

「哈哈,我口渴啊,你再給我倒一杯,我倆就碰杯,今晚我們要好好地碰杯。」他用色眯眯的目光打量著她曲線凹凸的身子,笑道。

「好,來,我幫你倒。」她歡喜道。

這時,王小兵感覺自己是要表演一下了,不然,難以得出正確的結論。

於是,便坐在了椅子上,佯裝有氣無力的樣子,半眯著眼睛,顯出獃滯的神情,喃喃道:「阿麗,你給我吃了什麼啊?我現在感到頭昏。」

「我只給開水你喝埃」她猛地轉過身來,又驚又喜道。

「我不信,你肯定是下了葯,是春`葯嗎?」他假裝就要昏迷過去似的,聲音越來越弱。

「哦,是,我是下了一點春`葯,只是想讓你玩得更開心一些。你怎麼了?」她走了過來,拉著他的手,關懷道。

「這春`葯也太利害了吧。」他一手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使勁揉著她的酥胸。

「矮,輕些」她嬌呼道。

至此,他已可以確定她與太子是一夥的了。

揉了她的奶`子十數下之後,他便裝作昏過去了,最後耳語道:「阿麗,我暈了。」其實,他還清醒得很。

隨後,他便聽到陳麗在室里收拾東西的聲音。

「阿麗,我好暈啊,你倒杯水給我喝吧。」他邊說邊摸進了室里。

「哈?哦,你怎麼還清醒啊?」看到他倚在門旁,陳麗吃了一驚,睜大了美眸,盯著他,怯怯道。

「你為什麼想要我暈過去呢?」他問道。

「沒有埃」她連連搖手道。

「那就好,我現在吃了春`葯,渾身發熱,怎麼辦呢?」他向她走過去。

本來,他想用不世出的老二好好地教訓她一頓的,但想到可能會被她反咬一口,還是小心為妙,是以,決定用其它的方法教訓一下她便算了。

「你先躺一會,我去倒杯水給你喝。」她訝然道。

「阿麗,你現在收拾衣服,要去哪裡呢?你不會想連夜逃跑吧?」他把室的門也關上了。

「沒有埃你想幹什麼啊?」她發現他越來越清醒,驚恐道。

畢竟,她知道惹了他,那不是小事。

「我把那杯水給倒了。你說吧,把全部都說出來,看我會不會饒你。」王小兵突然「原地滿血復活」。

陳麗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久久合不攏,一副驚惶失措的樣子,顫聲道:「你說什麼啊?我聽不明白啊?小兵,你不清醒嗎?」

「大家都是聰明人,你又何必逼我動粗呢?」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道。

「我真的不明白你說什麼啊?」陳麗臉無人色道。

「那好吧,我將你交給我的手下去審問,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痛苦了。再給你一次機會,還不說的話,那你就是自己找死1王小兵眼睛精芒一斂,殺氣驟升,冷道。

陳麗打了個冷戰。

呆了半晌,她才哭喪著道:「小兵,這都是太子叫我做的,請你原諒我。」

「那天晚上你去面試,在美容店裡的那些男青年是太子的打手吧?」王小兵有條不紊地問道。

「是。」她點頭道。

「你認識韋春宜,也是早有預謀的?」他接著問道。

「是,因為想要靠她推薦到你的養生堂里上班,所以太子叫我先與她打好關係,到時就容易得到你的信任。」陳麗渾身打著哆嗦道。

畢竟,她知道王小兵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得罪了他,隨時會被請到閻羅王那裡喝茶。

是以,她如今只想著活命,只要她知道的,她都說了。

「昨天晚上,我差點被陰了,好在我運氣還好,躲過一劫,你說怎麼賠償我的損失吧?」他彈掉一截煙灰,道。

「小兵,我錯了,你原諒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欠了太子的高利貸,如果不幫他做事,也是死路一條,真的,我與你無怨無仇,本心不想害你的,但由於太子逼我,我只能這麼做。」她哭道。

王小兵也知道她是一枚棋子,像這種棋子,殺得再多,那也沒什麼意思。

只有扳倒太子,那才會取得勝利。

「那好,我饒你一回。」王小兵想了想,道:「死罪可饒,活罪難逃。」

「哈?小兵,那你要怎麼懲罰我呢?我願意給你打工,作為對你的補償。」她臉蛋又恢復了一點血色,輕聲問道。

「過來。」王小兵招手道。

陳麗怯怯地走到他旁邊,垂著頭,一副惶恐的樣子。

「喏,這粒是九轉穿腸丸,劇毒無比,你吃下去,以後每月的十五號中午十二點正,要曬兩個鐘頭的太陽,堅持一年,你的毒就會自動解了。不然,半年之後,你的腸子就會爛掉而死。」王小兵掏出一枚黑不溜秋的藥丸,道。

其實,這枚藥丸是「神力丹」的失敗品。

想要煉製「神力丹」,那必須要擁有高級三昧真火,而他如今只有中級三昧真火,根本煉製不了。

但他偶爾會嘗試一下,看能不能用中級三昧真火來煉製「神力丹」,但結果可想而知,都是以失敗告終,是以,他有不少這種失敗品。

這種失敗品沒有什麼正面的藥力,吃了會使人肚子不舒服,一般會持續一個星期,隨後自動就好了。

他只是拿來恐嚇陳麗,小小懲罰一下她。

「啊?不要埃你叫我做什麼都可以,我不想吃毒藥。」她臉色煞白道。

「你不吃也得吃,這就是死罪可饒,活罪難逃,如果你連這點罪都不想受,那我會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王小兵冷酷道。

他要小小懲罰一下她。

「快吃1他左手捏著她的嘴巴,使她嘴巴張開,右手將「神力丹」的失敗品丟進她的嘴裡。

陳麗反抗了幾下,最終還是吞下去了,她渾身無力,軟癱在地上,一副驚駭之極的神情,眼神也變得獃滯了。

「你只要按我所說的去做,一年之後沒事了。這點小懲罰,算對得起你了!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你會感到肚子不舒服,你可以吃保濟丸之類的來消除一下癥狀,七天之後,你的眼睛會有點紅,但只持續一天,過後,你會恢復正常的樣子。但毒素潛伏在你的體內,到每月的十五就會釋放出來,你必須藉助陽光去解毒!聽明白沒有?」他冷道。

「聽明白了。」她一迭聲道。

就在這時,聽到外面有人敲門,王小兵揮手道:「去開門吧。」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06章快活的一天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08章製造啊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