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03章在兩美人之間選擇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星記大排檔里雖有不少社會青年,但王小兵覺得不是與盧鍾芸一夥的,是以,心裡又安定了三分。

想到假如待會真的有人來圍攻自己,那得想個脫險之計才行,不然,一旦被劫走了,那就沒有機會回來了。他腦筋一轉,忽然想到一計。

他的做法很簡單,那就是要控制著盧鍾芸,要是自己有危險,那先擒下她,用她來做擋箭牌。

於是,便向盧鍾芸招手道:「阿芸,過來一起吃吧。」

盧鍾芸猶豫了一下,便過來了。

但陳麗不高興了,撅著紅唇道:「小兵,你叫她離開嘛」

「誒,她既然都來了,就坐在一起吧。反正待會她會回去的。」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道。

「嗯,你怎麼這樣呢」盧鍾芸撒嬌道。

可是,王小兵不理睬她。

盧鍾芸坐在了王小兵對面,自個斟了一杯茶,不客氣地喝了起來。

兩美人用眼神來交戰,陳麗看盧鍾芸不順眼,而盧鍾芸又看她不順眼,是以,她倆的火藥味頗濃,冷口冷麵的,都恨不得吹來一陣大風,將對方捲走。

「阿芸,你今晚到哪裡睡覺?」王小兵直接問道。

他擔心她死纏爛打跟自己回家,那可成問題了,畢竟,自己還要回去與柏氏姐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如果她也住到那間客房裡,那自己晚上的逍遙快活就會受影響。

「我是你的保鏢,那當然要跟在你身邊,你到哪裡去,我就到哪裡去,你要負責我的食宿問題。」盧鍾芸不慌不忙道。

「你不會要在我家裡睡吧?」他笑道。

「當然。」她點頭道。

在一旁聽著兩人聊著的陳麗非常不是滋味,著俏臉,不時瞥一眼盧鍾芸,眼神是那麼的幽怨與不滿,大有不將之踢走不罷休的意思。

「這樣吧,我在旅館開一間房給你祝」王小兵建議道。

「不行。」盧鍾芸拒絕道。

「我家沒有多餘的床鋪,你睡在哪裡呢?」王小兵將煙頭丟在人行道上,如是道。

「我打地鋪也行,不用床。只要有個地方落腳就可以了。我對吃也沒什麼特別的要求,一日三餐,最好早上有牛奶與麵包吧。」盧鍾芸開條件道。

「哈哈,你哪裡像保鏢啊,比皇帝還要皇帝。」王小兵笑道。

陳麗醋意頗濃了,眼神越來越不善。

可是,她又沒什麼辦法,畢竟她先前已試過了,想要威逼王小兵,那門都沒有。

如今,她只有干生悶氣的份。放杯子時故意重重地甩在餐桌上,以此來表達自己此時頗為不滿的心情。

王小兵能領悟她的意思,是以,笑道:「阿麗,你這頭捲髮真好看。」

「咯咯,還可以吧。」陳麗終於開心了一點。

「不好看,她應該將頭髮染成褐色,那會好看些。這種捲髮,顯得你很騷。」盧鍾芸卻是挑剔道。

聞言,陳麗氣得要死,秀眉挑起,嬌嗔道:「誒,我踩著你尾巴了嗎?你怎麼老是說話傷人呢?你別亂說話行不行?」

她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氣,剛才是沒機會發泄。

如今,當陳麗揭她的短處時,她便借題發揮了,好把那股無名之火噴出去。

但盧鍾芸也不懼她,針鋒相對道:「你這種女人真是太小氣了,我是為你好,才指出你不足之處,你不感謝我,還責備我,太氣人了。」

「你1陳麗氣得臉紅了。

「大家少說一句,來,上菜了,先吃東西。」王小兵連忙勸道。

盧鍾芸拿起筷子,有滋有味地品嘗著牛百葉,而陳麗氣得吃不下東西了,狠狠地瞪了一眼盧鍾芸,大有要動手的意思。

「你們喝不喝啤酒?」王小兵暗忖今晚的好事可能要告吹了。

「不。」盧鍾芸簡言道。

而陳麗鼓著腮幫子,氣咻咻的,不說要,也不說不要。

本來,如果不是盧鍾芸跟來這裡,王小兵感覺今晚極有機會與陳麗在床上好好地做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而今,氣氛搞得頗僵,恐怕難以如願以償了。

「阿芸,你先去旅館開好房吧,待會你就可以回去休息了。」王小兵勸道。

「誒,你別忘記了,你要解決我的食宿問題,不要在外面給我開房,在你家裡給地方我睡就行了。」盧鍾芸要求道。

「你不會真的要到我家裡去吧?」王小兵微訝道。

美女到自己的家裡,原本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可是,盧鍾芸的身份特別可疑,一旦她真的與太子是一夥的,那自己就極為危險。

說不定她睡到三更半夜,就起來做內應,放太子的人進來,將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地抬走,那就悲催了。是以,他不得不提防著她,以免被她擺一道。

「當然。」盧鍾芸頷首肯定道。

「那不好,我家裡真的沒地方讓你睡埃」他婉拒道。

假如她的身份不可疑,那請她到自己的床上休息,與她一起鍛煉身體,共同尋找快活的源泉,將是極為快活的美事。

「我不管。」她執著著。

他想:吃完宵夜,略施個小計,將她甩掉,那就解決這個問題了。

是以,他不再跟她談這個事情,瞥了一眼干生氣的陳麗,笑道:「阿麗,怎麼不吃呢?待會還要到你家裡坐坐,不吃點東西,你會餓的。」

「吃不下,被氣著了。」陳麗撅著紅唇,幽怨道。

「大家別慪氣了,少說一句就行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計較了,快吃吧。」他挾了一塊鐵板燒牛肉到陳麗的碗里,勸道。

陳麗想了想,才拿起筷子。

三人之間的關係頗為微妙。這裡既有敵對關係,又有情愛關係。

吃完宵夜,王小兵付帳,隨後,他要到陳麗的家裡去坐坐,不過,盧鍾芸也要去,但陳麗不歡迎。

「我可說好了,不准她到我家去。」陳麗明言道。

「誒,我有說要到你家去嗎?你請我去,我還不去呢。」盧鍾芸冷笑道。

陳麗氣得渾身輕顫,王小兵只好勸道:「阿芸,少說兩句,你現在先去旅館開房,一個鐘頭之後,我再去找你,怎麼樣?」

他只想騙開她。

「不,我要跟在你身邊。」盧鍾芸毫不退讓道。

「難道你不明白,剛才阿麗已說得很清楚了,她不想你到她家裡,那你怎麼可能跟著我呢?」王小兵拿這個活寶沒什麼辦法,只得跟她講大道理。

「我可以在外面等。」盧鍾芸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苦笑。

「小兵,你叫她別去嘛,人家要跟你商量些事情。」陳麗嬌聲道。

「她愛在哪就在哪吧,反正她不會跟著我們進你家的,走吧。我不信她臉皮那麼厚。」王小兵對於盧鍾芸的無賴感到頭痛,打她又不好,畢竟她沒有真正得罪自己。

雖感覺她身份十分可疑,但終究還沒有完全得到確定,是以,不能像那樣用武力威嚇她。

三人上了車,由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朝陳麗的住址馳去。

在陳麗的帶路下,車子很快便停在了出租房前。王小兵下了車,將車鑰匙拿走,瞥了一眼盧鍾芸,道:「你真的站在這裡等我?」

「對。」盧鍾芸梗著脖子道。

「那隨你了。我上去,可能要很久才下來的。」王小兵曖昧道。

「小兵,不如今晚就在我家睡吧,讓她在這裡站一夜,看她走不走。」陳麗對盧鍾芸頗為不滿,冷言冷語道。

說著,陳麗便開了一樓的大門,王小兵與她一起走進去。

陳麗住在三樓的一房一廳套間里,裡面沒什麼傢具,只有一張床,一張椅子,一張桌子。

「進來吧,小兵。」陳麗向他拋媚眼道。

他跟著她進了小客廳,目光落在她那渾圓而豐滿的美`臀上,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小兵,你真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哪個女人見了你,都會被你迷住的。」陳麗可能是有意扭著美`臀而行,那姿勢特別撩人。

王小兵感到口乾舌燥。

「呵呵,誒,有點口渴,有水喝嗎?」他咂了咂嘴,道。

「等一會,我用『熱得快』煮水,很快的。你先坐著。」說著,她便踅進小廚房裡,用「熱得快」燒開水了。

他也跟到了廚房門口,倚著門邊,打量著她誘人的身子,看著看著,下面便有了感覺。

轉眼間,便頂起了「小帳篷」。

她驀地回首,瞥見他褲襠壯觀的「小帳篷」,俏臉刷地飄上兩朵紅暈。

「咯咯,小兵,你先到外面坐著,我待會跟你聊天。」她正在用「熱得快」從水龍頭下面接水,又爹聲,又嬌羞道。

「阿麗,你晚上住這裡,不寂寞嗎?」他挑逗道。

「咯咯,肯定會寂寞。」她嬌笑道。

「我有時也會感到寂寞,真是同病相憐埃大家要互相多接觸,那樣才不會寂寞。」他體內的欲`火已頗為旺盛,下面已硬梆梆了。

她都不敢再回頭看他的褲襠。

「咯咯,是埃」她已盛好了水,要拿出廚房。

不過,他站在廚房門口,正用灼灼的目光掃視她極為火辣的身子,大有要撲上去,與她大戰三百回合之勢。

「『熱得快』的插座在外面。」她微垂著腦袋,羞澀道。

「哦,來,我幫你。」他伸手去拿「熱得快」,卻是藉機輕輕地摩挲她的玉手。

「咯咯,別摸嘛,嗯,你好壞哦」她將「熱得快」遞給他,同時被他摸了幾下手臂,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見她沒有激烈的反應,他便知今晚美事將要實現了。

是以,心裡頗為興奮。

走到插座前,他佯裝不懂怎麼把「熱得快」放在插座上,問道:「阿麗,這個怎麼弄啊?」

「咯咯,很簡單的,你放在那個插座上就行了,把開關開了,等到把水燒開了,它會自動跳掣的,不用管的。」她邊說邊走了上來。

「哦,知道了。」他把「熱得快」放在插座上,又打開了開關。

隨即,轉過身來,拉著她的玉手。

「嗯,別嘛」她輕輕地抽了抽手,但還是任由他拉著自己。

「來,阿麗,我們聊天吧。」說著,他便坐在了椅子上,然後把她拉過來,讓她打橫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矮」

當她坐下來之後,嬌呼了一聲。

畢竟,她的美`臀壓住了他的擎天柱,剎那間,被戳得渾身酥軟,下面震蕩出一波又一波淡淡的快感。

「我不用坐,你坐吧。」她輕晃了晃身子,好像要起身。

不過,他摟著她,不讓她站起來。

當她美`臀晃動時,便相當與他不世出的老二隔著褲子作相互運動了,兩人的私`處都產生出令人興奮的快感。

「沒事的,就坐在我的大腿吧,你這裡真棒。」他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雪山上,頓時性趣陡增,下面更熱更硬了,舔了舔舌頭,曖昧道。

「嗯,小兵,別這樣看人家嘛」她撅著紅唇,那副風騷的味道就更濃郁了。

「我忍不住想看埃」他如是道。

他被她兩座雪山之間的那條又深又窄又長的乳溝深深地吸引住了。

就在他準備施展出舉世聞名的「鐵爪功」攀登她的兩座雪山時,卻聽到樓下有人在呼喚自己的名字,正是盧鍾芸的聲音:「小兵!小兵1

住宅區里在晚上九點之後,一般都是挺安靜的。

而盧鍾芸的呼喚聲分貝頗高,估計在數百米外都能聽得一清二楚,莫說王小兵只在三樓了。

「你看,她又發瘋了。」陳麗不悅道。

本來,兩人剛剛來了性趣,準備一起鍛煉身體了,但被盧鍾芸叫了兩聲,立時將那種氣氛沖淡了。

王小兵想不理睬她,可是,她還在下面叫喚自己的名字,如果不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那做快活體育運動的好心情都被沖淡了。

「我去問問她搞什麼鬼。」王小兵只好道。

「你老實說嘛,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呢?」她淡淡白了他一眼,幽幽道。

「阿麗,你叫我怎麼說好呢?我現在是有口說不清,說不是,你肯定會說我說謊,說是,那又對我不公平。你就當她從來沒有出現就行了。」他在站起來的時候,佯裝是扶著她,其實左手托著她的左雪山,右手按住她的右雪山,盡情揩了一把油。

好有彈性!他在心底由衷讚歎道。

「矮」

她再次嬌呼一聲,身子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嗯,你別捏人家的奶`子嘛,怪酸的。你好壞」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了他的肩膀一下,嬌嗔道。

「阿麗,我不是故意的。」他辯解道。

「那好,我暫且相信你,下次別那麼大力哦」她含笑淡淡橫了他一眼。

「可以1他又藉機拍了拍她的美`臀,一口應承,恨不得立刻抱她上床,騎在她誘人的身子上,讓她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之中登上快活的巔峰。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得先下去將盧鍾芸打發走。

轉眼間,便下到一樓。

「什麼事?」他褲襠的「小帳篷」依然雄壯,是以,不得不用手遮祝

「誒,借個廁所用吧,我肚子有點不舒服,可以吧?」她夾`著兩腿,提臀收腹,一副努力忍住的樣子。

看她那滑稽的樣子,他感到好笑。

「可以,上完廁所,你就別等了,我可能今晚不回去,就在這裡跟她聊天,談一些重要的事情。」他提醒道。

「哦,那我就在車裡睡吧,你記得給車鑰匙我。」她跟他走上樓梯。

「那不行。」他拒絕道。

如果自己把車鑰匙交給了她,那她就可開走車子,然後將車子做一番手腳,到時就把自己害慘了。

「那在她家裡給我找個睡的地方。」她要求道。

「哈哈,她家只有一張床,你不會想跟我睡在一起吧?」他轉頭瞥了她一眼,笑道。

聞言,她俏臉。

幸好樓梯間的燈光不明亮,是以,難以看到她臉蛋上的紅暈。

「那我打地鋪,你給我席子就行了。我不管你們在裡面做什麼。」她想了想,並沒有退縮,堅持道。

他拿她沒辦法。

當陳麗看到王小兵帶著盧鍾芸走進來的時候,露出驚訝的神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阿麗,她肚子有點不舒服,想借個廁所用,讓她用一下吧,她用完就會離開的。」王小兵指了指廁所,讓盧鍾芸自個去上廁所。

盧鍾芸也不客氣,便一閃進了廁所。

「誒,這是我家啊,我不想讓她進來。」陳麗頗為不滿道。

「沒事的,就讓她上一次廁所吧,也不用多長時間。」王小兵向她揚了揚精眉,勸道。

陳麗雖不滿,但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可是,盧鍾芸進了廁所老半天都不出來,王小兵還道她暈在廁所里了,敲門問她還要多久,她說就快了。

可這個「就快了」卻不簡單,過了半個小時,她還沒有出來。

王小兵本想與陳麗做快活體育運動的,可是,有盧鍾芸在這裡,影響了氣氛,難以卿卿我我。

「開水燒好了吧?」他問道。

「燒好了,我斟給你。」陳麗用一個塑料杯斟了一杯開水給他。

王小兵飲完一杯開水,盧鍾芸才出來了,不過,看她的樣子,好像不願意離開這裡,站在客廳里,問道:「小兵,晚上我睡哪裡?」

「我怎麼知道你睡哪裡啊?」王小兵無奈道。

「你要解決我的食宿問題,我作為你的保鏢,不能與你相距過遠。」盧鍾芸神色淡定道。

這時,陳麗快要崩潰了。

「誒,你在這裡發什麼神經?這是我的家埃」她嬌嗔道。

「這是不是你的家並不重要,我是他的保鏢,我要負責他的人身安全,他到哪裡,我就要跟到哪裡。」盧鍾芸堅定道。

「你去死吧!快出去1陳麗推盧鍾芸。

可是,看來陳麗不是練家子,根本推不動盧鍾芸,就像蜻蜓撼石柱,絲毫不動。

「你出不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可要報警了啊,我數三聲,三,二,一,好,我待會去報警1陳麗氣得胸前兩座雪山劇烈地起伏著,更加誘人了。

「阿芸,你就出去嘛。」王小兵勸道。

「我是你的保鏢,我得跟著你。」盧鍾芸一條筋,認定了就不會改變了。

就在這個時候,王小兵聽到有不少腳步聲從樓梯間傳上來,粗略估計,至少都有六七個人。從那急促的腳步聲來判斷,必然不是普通的住戶。

已經歷過大陣仗的王小兵一下子便感到事情有點不妙。

隨即,用最快的速度將房門關上了。

「誒,你關門幹什麼啊?要讓她留在這裡嗎?我不允許1陳麗反對道。

「不是,先關上門,不要讓鄰居聽到,我們跟她好好談一談,談妥了,就解決了,吵得再凶也沒用埃」王小兵解釋道。

其實,他是防止上樓的人是來尋自己的晦氣的,只有關上門,還可捱一陣子。

「你這是借口1陳麗氣咻咻地把門打開了。

當門剛打開那一瞬間,便有數個大漢涌了進來,隨後,有更多的剽悍男子走進了小客廳里。

掃視一眼,粗算一下,王小兵覺得至少有十數人,而他們每人手中都拿著兇器,不是砍刀就是鐵棍,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矮,你們是什麼人啊?」陳麗驚惶道。

「沒你的事,滾開,如果你敢大叫,先劈了你1一個鴨公聲的男子喝道。

這些人,全都戴著頭套,只露出兩個眼睛,根本認不出他們的面貌,但聽聲音,王小兵覺得不認識他們。

在這附近一帶,除了二個老古董之外,敢來動他的人,實在是尋找不出來。

是以,第一感覺,他猜測是二個古董來尋仇了。

陳麗嚇得渾身打哆嗦,退到屋角去了,大氣不敢喘,連看向那些大漢的勇氣都沒有了。

而盧鍾芸卻比較鎮定,正在掃視屋內的情況,可能是在策劃怎麼才能逃離這裡。

「你們是什麼人?」王小兵問道。

「跟我們走,別多嘴,不然一槍崩了你1說著,就是那個鴨公聲的男子掏出了一柄仿五四手槍,指著王小兵,惡狠狠道。

剎那間,王小兵好像想到了什麼。

是以,轉過頭來,瞥了一眼盧鍾芸,冷道:「這些是你的人?」

「笑話,我根本不認識他們。我早說過你的處境很危險,你不相信,現在相信了吧?」盧鍾芸嬌哼道。

「至少得讓我知道是誰想請我去做嘉賓吧?」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鎮定道。

「少廢話,轉過身,把手放在背後1鴨公聲男子沉聲喝道。

對方人數很多,如果自己貿然行動,估計是沒有機會逃出去,畢竟鴨公聲男子手中有手槍。

不過,他感覺對方不敢在這裡傷自己,如果是太子派來的人,那多半是要將自己活捉回去的,太子還想從自己這裡得到碎雪。

是以,他立時鎮定了許多。

「我向來不喜歡別人對我大吼大叫,你越是這樣,那我就越不會聽你的。」王小兵強硬道。

「小兵,你別跟他們頂嘴,順著他們的意思做吧,小兵,聽我一句,好嗎?相信我,不會有錯的。」這時,瑟縮在屋角的陳麗開口了。

「我知道你對我好。」王小兵做了個「請別說」的手勢,道。

他認定這些蒙面人多半是太子的人,是以,他們不敢在這裡下毒手幹掉自己,這就是知彼,而單挑的話,自己不會輸於他們任何一人,只是他們人數比較多,自己一人難以取勝,因此得謀定而後動,這是知己。

知彼知己,百戰百勝。

摸清了鴨公聲男子的心理之後,王小兵冷笑道:「如果你們好好地請我去,那我可能還會聽你們的話。」

「屌毛!別以為我不敢動你!再嘴硬,我打趴你1鴨公聲男子舉起了手槍,對準了王小兵的腦袋,好像就要扳動機括一樣,確實挺嚇人的。

不過,王小兵依然還是那麼鎮定。

他知道,越是在危急的時候,就越要鎮定,只有冷靜,才能保持著腦子的正常運轉,從而找出應對之策。

不然,頭腦一發熱,便只有使蠻力,做出的事很沒理智的。

「那你開槍試試。」王小兵冷笑道。

鴨公聲男子與王小兵相距大約兩米,這麼近的距離,王小兵也有信心閃開對方的第一槍。

至於後面幾槍,那就要看運氣了,如果能躲到對方的人群里,那就平安無事。

他只要往地下一滾,就可混進對方的陣勢里。

是以,他真的不怕鴨公聲男子開槍,這是因為他有信心躲開他的子彈。

何況,他已算準了對方根本不敢開槍,做這一套,只是為了用來恐嚇自己而已,不必害怕。

果然,鴨公聲男子用槍指了一會王小兵,便放下了。

「屌毛,我怕在這裡開槍被人聽到,等到了外面,一槍就做了你1鴨公聲男自找台階下。

「大家都讓一步吧,你們就不要再綁他了,小兵,你就跟他們走吧,大家有什麼事可以商談解決,不要動刀動槍的。」陳麗苦口婆心勸道。

「哼,看在老子今晚心情好,就不縛你雙手,走1鴨公聲男子喝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