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801章過江鳳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估計方雅靜也沒有什麼好法子來對付自己,所以才會用最爛的方法。王小兵又感到安穩了一分。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方雅靜她們故意示弱,待會再一舉搞掂自己,是以,還是小心為妙。

王小兵拒絕亮出玉墜,方雅靜很沮喪。

「小兵,你就拿出來給靜姐看看吧,好嗎?」盧鍾芸也懇請道。

「我覺得你們好奇怪,為什麼想要看我佩戴的飾物呢?那麼普通的一件玉器,真是不值一看。你們是對我的玉器感興趣,還是對我感興趣呢?」他開門見山道。

既然對方這麼不識好歹,那他也挑明來說,讓她們收斂一下。

不然,還以為自己真是阿斗降世,可以任意唬弄,那可是一個笑話,他要讓她們知道,她們的智商不高,想在自己面前耍花樣,那是不自量力。

聞言,方雅靜俏臉微紅。

「小兵,你怎麼能這樣說呢?」盧鍾芸微微不悅道。

「阿芸,別這樣對小兵說話,他有他的原因,我可以理解。」勸止了盧鍾芸之後,方雅靜深邃清澈的美眸凝視著王小兵,柔聲道:「小兵,請你相信我,好嗎?」

信你妹。

但王小兵沒有說出口,只是冷笑一聲。

他在心裡說:如果你能陪我睡一覺,我還有可能拿出玉墜讓你看一看,你什麼表示都沒有,就想輕輕鬆鬆地從自己的手裡奪走玉墜,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靜姐,我信你。」他認真道。

「謝謝你1方雅靜俏臉溢滿了感激之色,「那把你佩戴的飾物借我看一看吧。」

「誒,怎麼說才好呢。我真是不好意思拿出來埃不如我回家拿一個銀鐲子來給你們看看吧,可能會是古董。」他始終堅持己見。

方雅靜一副無奈的神色。

「你真的不肯嗎?」她幽怨地問道。

「靜姐,我真的不好意思給你看,算了吧,我們唱k吧,一塊玉有什麼好看的呢?還不如多唱幾首歌。」王小兵堅決道。

「那塊玉會改變你的命運的。」方雅靜溫道。

王小兵暗自發笑,玉墜當然會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個不用她提醒,自己還要依靠玉墜來完成自己的偉大夢想。

「沒有這麼嚴重吧?什麼飾物能改變我的命運呢?」王小兵佯裝不信,道。

「小兵,你真的要相信我,我可以幫你將那塊玉開光,之後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方雅靜近乎哀求了。

「我這塊玉不需要開光,下次我買一塊好點的玉請你開光吧。」王小兵搖手道。

「小兵,你為什麼這樣子固執呢?」盧鍾芸微慍道。

我固執?

王小兵在心裡冷笑。

如果自己把玉墜給她們,那自己就不是固執?這是什麼邏輯?這簡直就是強盜邏輯,天理不容。

「你們很奇怪啊,為什麼好好的,就要看我佩戴的飾物呢?你們到底是關心我呢還是關心我的飾物呢?」王小兵倚在門口,視三位美女為洪水猛獸了。

「小兵,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什麼,但我自一出生,腦海里就已存在要尋找你佩戴的玉墜的記憶。」方雅靜信誓旦旦道。

「哈哈,靜姐,你要尋找的應該是我吧。」他嘲笑道。

聞言,方雅靜俏臉又紅了一分。

「小兵,別這樣無禮,我們靜姐是個正經人。」盧鍾芸嬌嗔道。

「你誤會了,我沒有戲弄靜姐的意思,只是覺得靜姐說得那麼玄乎,我感到好奇,詢問一下而已。」王小兵解釋道。

此時,方雅靜站了起來,向他走過來。

剎那間,王小兵估計對方是要動手了,連忙做了個停止的手勢,道:「靜姐,我們說話,不用挨那麼近的。」

方雅靜只好停住了,「小兵,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我家有一個聖壇,只要把玉墜放在聖壇里開光,那我被封印的記憶就會開啟,那我可以告訴你以後該怎麼做。」

自己根本沒有向對方說是玉墜,而對方居然知道是玉墜,可見來頭不小,做足了調查,對玉墜有一定的了解。

看方雅靜的神情,估計是勢要奪得玉墜的了。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三位美人都盯著自己,淡淡道:「我對聖壇不敢興趣,如果是聊這個話題,那我不奉陪了。」

「小兵,你今天不去也得去。」方雅靜威脅道。

「哦,你們有什麼方法能使我到你的家去?你不會現在脫衣服來嚇我吧?」王小兵揶揄道。

方雅靜俏臉更紅了,如同火燒一般,平添三分嫵媚的魅力,柳眉輕挑,明顯有些不悅了,一字一頓道:「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會後悔的。」

「那你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佩戴的是玉墜?」王小兵如是道。

「我能感應出來,不是跟你說了嗎?它在召喚我,所以我與它有一點聯繫。」方雅靜毫不猶豫道。

看她的樣子,倒真有這麼一回事似的,但王小兵哪裡會相信,冷笑道:「真的?那你知道我的褲衩是什麼顏色的?你感應感應。」

「你1方雅靜氣得渾身微顫。

「小兵,你再這樣無禮,我們可要生氣了。」盧鍾芸雙手叉腰道。

「咦,我怎麼無禮了?靜姐說可以感應到我的玉墜在召喚她,那也應該可以感應到我的褲衩在召喚她埃」王小兵毫不畏懼道。

這裡是他的地盤,就憑她們三個,他還沒有擔心的必要。

「為了世界的和平,你應該站出來,把玉墜交給我,我只不過是借用你的玉墜來開啟我的另一部分記憶,然後會還給你的。」方雅靜抬出大道理。

王小兵聽了哈哈笑起來。

講大道理,他絕對不會遜色於對方,是以,笑道:「我為了宇宙的和平,覺得還是不把玉墜交給你比較好。」

至此,雙方已談不下去了。

「阿芸,阿夢,把他捉起來。」方雅靜忽然下令道。

「遵命。」話未了,只見盧鍾芸與劉夢身影一閃,便疾向王小兵掠了過來,身手之快,也算不錯了。

但與王小兵比起來,卻是差了一籌。

他嘴角向上一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不退反進,瀟洒地穿梭於她倆之間,如蝴蝶採花,並沒有下重手打她們,而是一會輕捏一下盧鍾芸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酥胸,一會輕拍劉夢那極富彈性的美`臀,使她倆不停地發出「啊氨的春音。

纏鬥了數分鐘,盧、劉兩美人被他占足了便宜。

「靜姐,我們不是他的對手,怎麼辦呢?」盧鍾芸退了下去,雙手捂胸,俏臉紅撲撲的。

「小兵,你這是何苦呢?我是來幫你的啊,你卻這樣對我,你還有沒有良心呢?」方雅靜束手無策,只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

「哈哈,靜姐,我怎麼沒良心啊?」王小兵立在門口,笑道。

回想起剛才揩盧、劉兩美人的油,現在還意猶未盡,暗忖要是來再一次,那就妙極了。

盧鍾芸與劉夢兩美人的俏臉都紅暈亂舞,微咬著薄潤的下唇,微慍之帶著一抹無奈的神色,卻更有女人味了。

他好想與她們在床上切磋一番。

但想到她們是來奪取玉墜的,還是小心為妙,不要在床上被她們擺了一道,那就悲催了。

「小兵,你跟我走一趟,行嗎?」方雅靜懇求道。

這不是掩耳盜鈴的笨賊嗎?

王小兵在心裡偷笑,居然有這麼笨的敵手,也算遇到活寶了。

自己要是跟她去了,估計以後也就回來不了,當真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嘻可不想做荊軻。

「靜姐,我們明人不做暗事,你說吧,是不是對我有意思?」他放肆地在方雅靜高挺的酥胸上行注目禮,一副要非禮她的神情,以老油條的口吻問道。

因為她太不識趣了,他只好揶揄一下她。

「小兵,我不怕對你說,如果玉墜開光了,我還要通過跟你結合,才能把記憶完全傳輸給你。」方雅靜有一種豁出去的味道,微微昂著腦袋,非常認真道。

「哈哈,靜姐,不會這麼嚴重吧?」他開心笑道。

對方如此開放地來色誘自己,那倒還是一個亮點,只是,自己不敢輕易上她埃

「我說的句句為真。你現在跟我去,不用兩個鐘頭,我就可把我的記憶傳輸給你,那樣你就知道以後要怎麼做了。」方雅靜大有獻身的趨勢。

王小兵在她三圍出色的高挑身子上逡巡一回,覺得她算是個大美女。

如果與她在床上切磋一下,那會無比他媽的。

可是,他不能跟她走,不然,自己就要再等十八年才能做好漢了,十八年太久了,錯過多少美女啊,是以,他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靜姐,不如就在這裡把你的記憶傳輸給我吧,行嗎?」他咂了咂嘴,揚了揚粗眉,以曖昧的口吻,說道。

只要是正常的女人,看到他那種挑逗的神情,都會明白他想要什麼的。

「還沒有將玉墜開光之際,我是無法將記憶傳給你的。你要跟我走,等我把玉墜開光了,我腦海里有一段被封印的記憶就會開啟,到時就可傳輸給你。」方雅靜煞有介事道。

說來說去,都是騙自己到外面去。

王小兵悶哼一聲,有點不耐煩道:「靜姐,你說謊也得高明一些吧?」

「我說的完全是真的。你為什麼不相信呢?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相信呢?」方雅靜一副焦急與無奈混合成的複雜神色,質問道。

「在這裡把你的記憶傳輸給我,那我就相信了。」他笑道。

「不是說了嗎?要等我把玉墜開光了,那才能把記憶傳輸給你埃」方雅靜快要哭了。

想奪取玉墜,連一點色相都不付出,那怎麼可能?

王小兵暗忖著,又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了一口,吐出一個煙圈,笑道:「我家裡還有點事,我先走了,下次再聊。你們玩得開心一點,我買單。」

說著,留下一個寬厚的背影給她們,揮揮手,便走了。

「小兵,你相信我吧。」方雅靜追了出來。

「不要跟著我,你們太難纏了。什麼不看,就是想看我的玉墜,那不是神經有病嗎?」他轉過身來,做了個「不要過來的手勢」,正色道。

「如果你耽誤了大事,那你要負一切後果1方雅靜肅穆道。

「沒問題,就是天塌下來,我都幫你們撐著,祝你們玩得開心。」他轉過身來,朝樓梯口走去。

同時,警惕著,只要聽到有腳步聲追來,那就要加倍小心了。不過,她們並沒有追來,他下到一樓,向謝家化交代了幾句,無非是叫謝家化帶弟兄們去吃夜宵。

彼時,還不到晚上九點,陳麗還沒有下班,於是,王小兵便駕駛桑塔納到養生堂去。

到了養生堂,見陳麗一個人坐在那裡修剪指甲,笑道:「阿麗,今天生意怎麼樣?下了多少單?」

「還可以埃」她立時歡笑道。

「待會一起吃個夜宵,怎麼樣?」他灼灼的目光在她嫩白的酥胸上來回掃視,咂著嘴道。

剛才,與方雅靜主僕三人在一起,他被她們那前凸后翹的火辣身子惹得欲`火狂升,如今,想來找陳麗鍛煉一下身體,嘗一嘗野草的味道。

「咯咯,好埃」陳麗爽快道。

「你這件衣服真好看。」他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她胸前的兩個渾圓的半球,由衷道。

「你……」陳麗還是坐在辦公椅上的,是以,只看到他的下面,見那裡頂起了「小帳篷」,俏臉陡地便紅了起來,知道他想要什麼了。

「怎麼了?」他順著她的視線低頭一看。

頓時,他也感到微有尷尬,於是連忙轉過身來,走到沙發旁,坐下,翹起二郎腿,將老二的鋒芒壓住,終於鬆了一口氣。

「小兵,你太那個了。」她爹聲道。

「阿麗,這都是你太誘人了。哪個男人見到你,都想要的。」他直言道。

女人,有些是不能說得這麼直接的,要含蓄些,不然會嚇壞她們的,但有些女人如果太含蓄,她們是不喜歡的。

像陳麗這種開放的女人,那就要說得明白一些。

王小兵正是對症下藥,這樣才能事半功倍,不然,與她含含蓄蓄的,估計還沒得到她,就先被她討厭了。

畢竟,她是個看得開的女人,不喜歡畏畏縮縮的男人。想要,就大聲說出來,這正是她希望男人做的事情,假如明明想要,又裝作很正經,不敢開口,那她會退避三舍的。

「咯咯,你油腔滑調的。」她向他拋了個媚眼,嬌笑道。

「我說的是實話啊,你的臉蛋跟張曼玉有得一比,你的身材卻比她要好。」王小兵仰坐在沙發上,甜言蜜語道。

「咯咯,我都快羞死了。」陳麗揮著小玉掌,嬌聲道。

「阿麗,你是女人的女人,非常有魅力。」他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過過煙癮再說。

「誒,我來這裡一天了,都還沒有給家裡打過電話說一下情況,我現在先去打個電話,可以嗎?王老闆」她的爹聲會使人起雞毛疙瘩。

「可以埃」王小兵點頭道。

想到待會吃完夜宵,就可研究她誘人的身子,讓她去打個電話,那又有什麼所謂呢?

看著她扭著美`臀走出了養生堂,他對她那既豐滿而渾圓的美`臀特別感興趣,不知她胯下的生態環境是挪威森林還是非洲大草原,抑或是撒哈拉沙漠。

正在他意`淫之間,聽到有剎車聲。

於是轉頭朝門口一看,見到一輛桑塔納停了下來。

從車上走下來的赫然是方雅靜,想不到她居然跟蹤到這裡了。王小兵既感到驚訝,又感到憤怒,他最不喜歡被人跟蹤了。但他知道太子早就派人跟蹤自己了。

是以,方雅靜才可以輕鬆地找到自己。

「你怎麼跟來了?我跟你說了,真的沒什麼好看的?」王小兵走出了店外。

畢竟,他擔心方雅靜帶了很多人過來,那自己勢單力薄,極容易被劫走,只有出了門口,那就容易逃生。

「我為剛才的無禮向你道歉。」方雅靜亭亭玉立道。

本以為她又會要求自己跟她走一趟,不料她卻是這麼有誠意地來負荊請罪,他笑道:「靜姐,我們沒什麼過節埃」

「我可以跟你老實說,你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你肯配合我,那你就會早日完成你的使命,不但對你是好事,對別人也是好事。」她忽然又老調重彈了。

「你的話太深奧了,我完全不明白。」他聳了聳肩膀,道。

「要是你肯跟我走一趟,那你會明白的。其實只是佔用你一兩個鐘頭的時間而已,為什麼不願意嘗試一番呢?」她苦口婆心勸道。

「哈哈,下次吧,怎麼樣?我今晚約了朋友吃夜宵。」他詢問道。

他掃視一圈,見大街上沒有可疑人員,故此,覺得自己還是安全的,是以,無須做好出手的準備。

劉夢居然會開車,正在車子里。

而盧鍾芸則隨方雅靜下了車,正站在王小兵的面前。

「小兵,我敢向你保證,我們靜姐說的是真話,難道你就這麼不肯給面子嗎?」盧鍾芸美眸里流露出幽怨的神色,微嗔道。

「我相信靜姐的話,但今晚真的沒時間,下次不行嗎?」他敷衍道。

「你同意了?」方雅靜興奮道。

「這個有什麼同不同意的呢?我跟你說,不是不肯給你看,真的是不值錢,所以不好意思給你看,等我以後做好了心理準備,一定給你看,ok?」王小兵難得運用一下英語單詞,見對方是個時髦女子,便用了一個最熟悉的英單詞來裝裝門面。

「ok」方雅靜頷首道。

「那就行了嘛,就這麼說好了。」他輕鬆道。

剛才,他說的要等自己有心理準備才能把玉墜給她看,他是沒有確切的日期的,以他的意思,那是一萬年之後。

換言之,他是不可能把玉墜拿出給她看的。

「小兵,你現在的處境真的很危險,不如我讓阿芸跟著你,做你的保鏢吧?」方雅靜忽然道。

聞言,王小兵露出鄙夷的神色,對方這麼做,還不明擺著要放一個線眼在自己身邊嗎?那樣就能掌握自己的落腳地點,隨時可對自己下手。

「阿芸的身手不錯,不過,我自己能保護好自己。」王小兵揶揄道。

他與盧鍾芸交過手了,知道她身手實力有限。

「我知道她實力不強,但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注意,這樣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就這樣定了。我可以告訴你,你是一個跟玉墜有緣分的人,不過,在得到好處的時候,你也要付出的。」盧雅靜暗示道。

從她的話里,王小兵覺得她對玉墜了解得比自己還要更多。

於是,問道:「靜姐,我斗膽問一句,你覺得玉墜有什麼特別之處呢?可以講給我聽嗎?」

「這個不用我多說吧?」她反問道。

「哈哈,我就是不知才問啊,既然你不肯說,那先擱著,等你願意說的時候,我再聽。」他訕訕笑道。

「我覺得時間已不多了,你最好還是相信我的話,我會讓你知道更多秘密的。不然,可能會沒機會的。」她仰望著深邃的夜空,故作高深道。

他也抬頭看了看有不少雲絲的天空,驚訝道:「靜姐,你得了什麼絕症?」

方雅靜先是愣了愣。

隨即,才明白過來,啐了一口,道:「你理解錯了,我是說,你如果不把玉墜交給我開光,一旦有了意外,那就來不及了。」

「哦,我明白了,我會儘快把玉墜交給你開光的。」王小兵假作恍然大悟道。

「阿芸,從現在開始,你就負責保護小兵,你要記住,縱使付出生命,你也要保護他,知道嗎?」方雅靜叮囑道。

「知道,我一定做到1盧鍾芸堅定道。

聞言,王小兵倒有點感動。

不過,這種感動如飄雲,眨眼間便隨風而去了。

因為他知道對方是在演戲,所以自己不可能會真的感動,只是想到假如真是有這麼一回事,那倒是值得感動的。

「不用,靜姐,這份禮我不敢收埃」王小兵婉謝道。

「就這麼定了,阿芸以後就保護你,雖然她的身手比不上你,但只要需要她來擋子彈什麼的,她會義無反顧為你犧牲的。」方雅靜不疾不徐道。

「靜姐,我萬萬不能接受。」王小兵搖手道。

對方安排一個線眼在自己身邊,那還得了?如果自己收下了盧鍾芸,那不是相當於自找麻煩?

是以,縱使盧鍾芸也是個美女,但他還是不敢要,可是,方雅靜堅決道:「我說了,你的處境非常危險,需要人保護。這就么說定了,別再推辭,我先告辭了。」

說著,盧鍾芸打開車門,方雅靜上了車,劉夢發動車子。

轉眼間,車子便走了。

剩下一個盧鍾芸站在王小兵旁邊,他哭笑不得,瞥了她一眼,道:「你還是回去吧。」

「不,靜姐要我留下,那我就留下,就是你打死我,我也要保護你。這是我的職責。」盧鍾芸氣勢倒不弱,梗著脖子,道。

王小兵感到頗為滑稽。

她要保護自己?那不是笑話嗎?就像綿羊要保護老虎,那有可能嗎?

只怕自己真的遇到危險的時候,恐怕還要騰出精力來保護她,那就悲催了,雖然她是敵人,但也不想眼看著她出事,是以,如果真有危險,他也會盡量救她一命。

當然,那要在自己遊刃有餘之際,才能救她。

不然,只好救自己再說。

看她一副不跟著自己就不罷休的樣子,王小兵忍不住笑了。

「誒,阿芸,我跟你說,我待會約了個美人吃夜宵,你不會也跟去吧?」王小兵感覺出去打電話的陳麗快要回來了,如是道。

「不論你去哪裡,我都跟著去。」她斬釘截鐵道。

「哇,你太牛了,我洗澡,你也跟去?」他掃視一眼她頗為誘人的嬌軀,開玩笑道。

聞方,她俏臉。

「我是說,在正常情況下,我要跟著你。」她頗為嬌羞道。

「哈哈,誒,我如果跟女朋友約會,你也跟著去,那你不是做了電燈泡,影響我嗎?你把我照亮了,我女朋友會有意見的。」他笑道。

「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反正是負責保護你。」她倔強道。

「那隨便。」王小兵無聊道。

他在想,自己待會開車走了,那她怎麼能跟上呢?

約莫十分鐘之後,陳麗便回來了,見到店裡有個美人,還道是顧客,問道:「請問你要訂什麼藥丸呢?」

盧鍾芸打量一眼陳麗,不屑道:「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來保護他的。」

「王老闆,這位是?」陳麗微訝道。

「哈哈,怎麼介紹好呢?她是當代武術大師,國術界稱之為『過江鳳』的大俠。她只要動一動指頭,便能讓你睡在床上十天起不來。」王小兵揶揄道。

「不會吧?這麼利害?」陳麗半信半疑。

因為王小兵邊說邊笑,是以,她也不太相信,於是,又重新打量盧鍾芸。

盧鍾芸也不甘示弱,睜圓了杏目,盯著陳麗,用不在乎的神情跟她對視,好像在說:看什麼,沒看過本姑娘這麼有范兒的美女嗎?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800章召喚美女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02章真假女朋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