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99章高貴少婦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39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陳麗估計有二十五歲左右,頗有成熟的魅力。

「現在的店鋪,一般都是要上到晚上九點鐘的,你就在這裡接單就行了,也沒什麼其他事要做。」王小兵如是道。

「要是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五點,那就比較合理。」陳麗不時向王小兵拋媚眼,嬌聲道。

「哈哈,那要等養生堂成為大公司之後,應該會如你所願的。」他笑道。

「王老闆,你這麼年輕就有自己的店鋪了,真了不起。」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老是挺胸撅臀,把火辣的嬌軀的s型曲線盡善盡美地表現出來。

「哈哈,這種小生意,不值一提。」王小兵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個豐滿的半球上面,咂了咂嘴,笑道。

他感覺她酥胸半露,那很容易引人犯罪的。

「唉喲,王老闆,你太謙虛了,像你這種好男人不多了。」陳麗搔首弄姿,爹聲爹氣道。

「阿麗,你別誇我了,我會臉紅的。你挺漂亮的,比很多女明星還要好看。」王小兵也改變了稱呼,跟她拉近一些距離。

「咯咯,王老闆,你真有男人味。」陳麗做了個嫵媚的動作,嬌聲道。

只聊了幾句,王小兵便感覺很快可以上她了。

「阿麗,跟你真是一見如故,有空要請你吃宵夜。」他瞥了一眼她渾圓而頗翹的豐`臀,試探道。

「行啊,我可說明哦,太晚了我不去的,我也是要休息的。」她的眼神,她的微笑,她的動作,無不暗示她對他有意思。

「那幾點才算太晚呢?」他倒想研究一下她兩腿`之間的勝景了。

「咯咯,過了凌晨三點,我就不去啦。」她用玉手輕輕地抹過高挺的酥胸,扭了一下腰肢,膩聲道。

看著她那誘人的姿勢,他真想立刻扛她上床,讓她領教一下自己不出世的老二,但想到才剛認識還不到一天,還需要再培養一下感情,到時就會水到渠成,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是以,忍住了衝動。

「哈哈,沒問題,我會在凌晨二點五十九分請你去吃夜宵的。」他笑道。

「咯咯,那還不算晚」她的聲音非常爹。

這時,已有顧客來購買美容丸了,是,是以,陳麗便開始上班,王小兵就離開了養生堂。

想到得到她的身子,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他不禁慾血沸騰,她的樣貌比不上庄妃燕、蕭婷婷這些美女,但那火辣的身材卻教人嚮往。

研究美女的身材,這是王小兵的興趣之一。

他是秉著為人類積累豐富的生理學知識的理念而堅持努力去研究美人的身子的。

想信始終有一天,他會把黃皮膚的、白皮膚的與黑皮膚的美女統統都研究一遍,譜寫出一本人類迄今為止最為科學的,最為齊全的,最為豐富的美女身子各部位的分析資料。

這樣做,能使看這書的美女學到怎麼樣才能把一些身體部位鍛煉成男人喜愛的樣子。

轉眼間,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他要跟洪東妹商量一下晚上的事情。如果盧鍾芸敢來,會有兩種情況。

其一便是她只是作為一次普通的聚會而來,沒有歹意,因為沒法對自己下手,所以只好純粹來k歌;其二便是她有特別的手段可以對付自己,是做足了準備而來的,極有可能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劫走。

要是第一種情況,那就無須多管。

不過,他不敢大意,畢竟上次他差點被太子請來的催眠師給陰了。

是以,他要跟洪東妹商量籌備一下晚上應對突發事件的各個細節,以免在自己的地盤都被敵手成功劫走自己,那就丟臉了。

彼時,洪東妹還在睡覺。

平時,假如王小兵不在她身邊,她就會恢復夜貓子的生活習性。

一旦王小兵與她在一起,那她就會睡早一些。一個人的生活習性養成之後,那是很難改掉的。而她願意為了讓他舒服一些而暫時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性,可見她對他的愛是很深的。

夜城卡拉ok廳一般是晚上才營業的。

是以,在中午之前,絕對是關門的,王小兵在大門前打洪東妹的大哥大。

好一會,才打通了。隨後,她便一骨碌翻身起床,親自下來給他開門,挽著他的手臂,跟他一起上了三樓的房間。

春節這段時間,他倒沒有給多少次女人福利她。

此刻兩人摟在一起,他便立刻將自己的十八般武藝都施展出來,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以大將軍的勇猛橫衝直闖起來。

單是聽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就可知他的力量頗大。而轉眼間,「噗噗」聲又越來越密集,表明他進攻的速度加快了。當他的加速度提起來之後,便是重進重出的時候了。

她哪裡抵擋得了?

當那「噗噗」聲響徹室之際,她的檀口便張圓了,哼出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教人性趣大增。

大半個小時之後,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便紅腫起來了,是以,不得不顫聲求饒。

他頗為體貼她,只好盡量輕些。

又開鑿了十多分鐘的隧道之後,他才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結束了激情大戰。

此時,她的身子汗津津的,渾身上下泛著誘人的激情光澤,每一個部位都是那麼的柔軟,如同無骨的一樣,放手去揉`搓,手感頗佳。

他坐在床頭上,抱著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而他不世出的老二還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與她交換著彼此的體溫。他緊緊地摟著她,使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壓在自己結實的胸膛上,感受她脈搏的跳動。

看著她濡`濕而凌亂的秀髮,他用手輕輕幫她梳理一下,吻著她微有乾燥的紅唇,興奮道:「老婆,你好棒。」

他感覺她下面頗為緊湊。

據說經常跳舞的美女,下面那一點都是頗有彈性的。

而洪東妹是個練家子,不會遜色於跳舞的美女,她那裡可以給他的老二作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按摩,教他爽到爆棚。

「嗯,你越來越大力了。」她伏在他寬厚的肩膀上,柔聲道。

「老婆,我習慣了大力,如果你頂不住,那我以後盡量輕些。」他施展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道。

「嗯,你每次都說輕些,幹起來之後,就把人家往死里操,哪裡頂得住呢」她輕扭了一下腰肢,而胸前兩座豐滿的雪山便晃動起來,相當於給他結實的胸膛做按摩。

「哇,好舒服。」他由衷道。

「咯咯,什麼好舒服呢?」她佯裝不知,卻更加賣力地晃動奶`子,磨著他的胸膛。

兩人這種小互動,能產生巨大的火花,使彼此之間的情感更加堅實,更加牢固,更加深厚。

溫存了大半個鐘之後,兩人的欲`火才降了許多。

這時,他輕吻著她的紅唇,道:「老婆,今晚太子的人可能會來這裡跟我見面。」

「什麼?他們敢來這裡撒野,那不是找死嗎?在縣城裡,我鬥不過太子,但在這裡,如果他的人敢動手,絕對收拾他們。」洪東妹微訝道。

她還以為他是開玩笑。

「是,準備好一間包廂。」他點頭道。

「太子的人為什麼要來這裡見你,談什麼條件嗎?」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有意將奶`嘴塞進他的嘴裡。

他津津有味地吮著。

「太子想用美人計來陰我,所以,他叫了一位美女來引誘我。」他笑道。

他是一邊與她雪山上的粉紅切磋,一邊吐字清晰地與她交談,可見他的「柔舌功」是多麼的高深。

「你不會想跟她在我這裡開房?」洪東妹微微吃醋道。

「哈哈,我是想教訓一下她,誰叫她那麼拽,敢來引誘我呢。」他如是道。

「嗯,我不許你那樣做,你是我的,你要是幹了她的話,可能麻煩不斷呢,還是別跟她見面。」她不停地聳動酥胸,與他的嘴巴戰鬥到底。

「老婆,且聽我說。」他愛撫著她滑膩的脊背,緩緩道。

於是,他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了她。

聞言,她猶札只不過是太子手下一個不重要的人,縱使你征服了她,也難以從她那裡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老婆,話不是這樣說,她的地位在太子的勢力集團里雖不高,但她如果成為了我們的棋子,那日後應該會有用的。」他將征服盧鍾芸的任務看成是他與洪東妹兩人的任務了。

「嗯,你就是想上她嘛」她撒嬌道。

「老婆,我就是要征服她,把她變成我們的棋子,那不是更好嗎?」他捧著她的美`臀,做一上一下的體育運動。

「矮,那她會真正讓你上嗎?恐怕你還沒有上她,就已著了她的道,那豈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她身子連連打激靈,嬌`喘道。

「看情況而定,我會小心的。」他微微喘氣道。

隨即,他一個翻身,又騎在了她婀娜多姿的身子上,開始大動起來。

她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之中,再次登上了快活的巔峰,同時也興奮地暈了過去,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躺在床上,姿勢特別風騷誘人。

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將她的身子吻了數遍,才下床穿好衣服回去召集兄弟了。

至於洪東妹,等她醒來之後,也會去安排事宜的。

畢竟她還需要睡覺,是以,他沒有再弄醒她,就讓她在興奮之中酣睡下去,估計到了下午三點鐘左右,她自然就醒過來了。

回到東和村之後,王小兵在種花基地找到了謝家化,先幫他煉化體內「強贍第五層藥力,隨後便叫他去召集弟兄,到夜城卡拉ok廳埋伏好,一旦盧鍾芸想耍伎倆,那就直接教訓一下她。

他也不用召集多少弟兄,只要十來個身手特別好的就行了。

因為洪東妹也會準備人手的,這樣,在夜城卡拉ok廳里至少都會有四五十人埋伏著,如果打起來,盧鍾芸是絕對難以逃出去的。

交代了謝家化要做的事情之後,王小兵關上門,盤膝坐在床上,煉化體內的「強身丹」。距離與病大夫的較量日子越來越近了,雖沒有明說是什麼日子,但可以猜測得到,肯定不會拖到下半年。

是以,如今得提高自己的實力,不然,被打到趴在地上的那個就會是自己。

為了煞一煞太子的威風,王小兵暗下決心,一定要打敗病大夫,但光有決心還不行,需要配合行動才會有效果。

他並不是那種「心有多大,就能做多大事情」的2b,他覺得自己有機會打敗病大夫,並不是臆想的,而是有現實基礎的,那就是他的「強身丹」。只要煉化吸收足夠的「強身丹」,那身手實力必然會有很大的提升。

是以,他敢說自己也有機會打趴病大夫。

現在,他四肢百骸的每一個細胞還沒有吸收到足夠的能量,是以,還談不上打通任督二脈。

他期待自己的任督二脈被打通,那自己的身手實力肯定會得到質的提升,到了那時,面對四大金剛,也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他催動中級三昧真火,進入丹田,先將那些含有微量雜質的能量淬鍊一遍。

當吸收了一輪的能量之後,才繼續煉化「強身丹」。

每次吸收「強贍藥力,他都會感覺自己的筋骨、血肉被淬鍊,是以,修鍊完畢,體表便會有一層肉眼幾乎看不到的污垢。

以前,那是黑乎乎的。

如今,跟汗差不多,那是因為他體內的雜質越來越少了。

而一旦他四肢百骸的雜質完全被排出體外,那他就是一個純陽體,只要體內儲蓄的純陽能量足夠大,那威力驚人。

但越是接近純陽體,就越難以排出體內僅剩下的一丁點雜質。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舉個例子,就像數學分數,想要考三十分以下,那是很容易的。

一般差生都能考到這個成績。而想要考合格,那也不難,只要下點工夫,就行了。至於要考個**十分,微有難度,但也難不了有心人。

不過,想從九十八分考到九十九分,那就很難了。

或者說想從九十九分考到一百分,那也是特別難的,別看只有一分的差距,想要取得這一分,不但要有足夠的實力,還要小心答題,諸多綜合因素作用在一起,才能達成願望。

而王小兵現在的身體就好比達到了九十五分,每想向上增加一分,那都是很困難的。

他不知純陽體的人會有多麼敏捷,雖不敢說會身輕如燕,但他敢肯定,一旦修鍊出了純陽體,那許多高難度的武術動作都能輕鬆做出來。

等他的敏捷度有質的提高,到時配合張拾來的刀法,那就相當於金庸小說里的凌波微步加上獨孤九劍了。

想到憑藉自己的身手可以打遍天下少有敵手,那種愜意的享受,使他沾沾自喜。

不過,想要達到那種境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修鍊,不論是道術還是武功,能不能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有三個條件。

其一便是要夠勤奮努力,這一點,不少人都能做到;其二便是有沒有天賦,如果沒有天賦,再勤奮,也難以臻於化境;其三便是有沒有緣分了。

道家與佛家很講究緣分。

但武功其實也很講究緣分,如果沒有緣分,那就不能得到高人的指點。

一般成為絕頂高手,都是有奇遇,這就是緣分,縱使擁有不世出的秘笈,但沒有得到高人的指點,那也學不到真髓。

就像王小兵得到碎雪。

他雖可跟著張拾來的影像來修鍊刀法。

可是,畢竟難以領悟刀法里的奧妙之處,是以,他難以學到張拾來的出神入化的刀法,這就是沒有緣分。他至多只能學到一些皮毛。如果他的天賦還好,那可以學到七八成,那都是封頂的了。

如今,他擁有玉墜與《丹經》,那也算是一種緣分。

但他能不能由此而成為一代宗師,那還要看他的造化,現在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一切還在未知之中。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如果他修鍊出了高級三昧真火,那他即使沒有成為武神,那也可成為宗師,在武者之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他期待自己能成為宗師。

不過,這都是比較遙遠的事情了,這段時間,能把病大夫打敗,那便阿彌陀佛了。

在房間里一直呆到傍晚五點多,他才從玉墜里出來,然後,穿了一套不錯的衣服,準備去跟盧鍾芸見面。

在家吃完晚飯,已是晚上六點鐘了。

柏氏姐妹也要跟去,但他覺得不方便,畢竟,他不是去跟朋友唱k,而是去見敵手。

他不是擔心她們會拖自己的後腿,以她們的身手,反而可以幫自己的忙,他擔心的是怕她們被太子的人認出來,那就是自找麻煩了。

但兩美人纏著他,要他帶她們去夜城卡拉ok廳。

於是,他便拉她們回房間,抱她們上床,每人給了一次**,看著她們酣睡的樣子,他心滿意足地下了床,穿好了衣服,幫她們蓋好被子,便下樓,出門,駕駛著桑塔納到夜城卡拉ok廳去。

一路上,他在猜想盧鍾芸會耍什麼手段。

如果她帶了人來的話,那估計那個人要麼是催眠師,要麼是有什麼特別能力的人。

可是,他感到有一點很奇怪,如果這次是太子精心安排的陰謀,那為什麼黑寡婦不知道呢?假如她知道,那多半會打電話給自己的。

畢竟她希望自己能治好她的石女之玻

要是自己被陰了,那她的石女之病也就成為她自身的一部分,永遠沒法治癒了。

但到現在,都還沒有接到黑寡婦的電話。當然,這也有幾種可能。其一便是黑寡婦被太子疏遠了。這種情況,並不是不存在的。

上次,王小兵從萬豪酒店裡大搖大擺走出來。

當時,如果不是黑寡婦勸走了沙陀,那王小兵必然不能離開萬豪酒店。

而這件事,會不會是黑寡婦被太子踢出勢力集團核心的重要原因呢?但這種可能性也不大,因為沒有人知道他跟黑寡婦之間是有交易的。

其二便是太子親手策劃的這次行動,連四大金剛都不知情。

其三便是這次盧鍾芸來見自己,沒有什麼陰謀,因為覺得難以下手,只當是來與朋友聚會。

這第三種情況的可能性非常大,因為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都是王小兵與洪東妹的勢力地盤,太子在這裡也有勢力,但相對於王、洪二人而言,還是弱了些。

是以,硬來的話,絕對占不到便宜,所以乾脆不搞陰謀。

想到這裡,王小兵都覺得今晚只是跟盧鍾芸很普通的一次約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但出於小心,他還是安排謝家化帶十數弟兄到夜城卡拉ok廳去埋伏了,加上洪東妹的人手,那足可應付絕大部分的情況。

除非太子傾巢而出,那自己可能會被劫走。

可是,假如太子帶了數百人來山石集市,那是一件大事,單是看一下場面,便可見一斑。而這種大事,一般事前都會泄露出風聲的,憑藉洪東妹的耳目能力,多半早已獲知。

不過,到目前為止,並沒有這種消息。

因此,太子傾巢而出的可能性頗低,分析至此,王小兵已感覺到自己是非常安全的了。

唯一的就是今晚能不能把盧鍾芸上了。但也有一個問題,要是自己上了她,而她反咬一口,說自己是非法侵犯了她,那倒有點麻煩。

思及此,他覺得還是小心為妙,別急著打`洞,留得青山在,才會有柴燒。

胡思亂想間,便已到了夜城卡拉ok廳。

停車場里停滿了車子,絕大部分是摩托車,而今晚夜城卡拉ok廳里生意火爆。

其實,每個包廂里的人,包括在一樓舞廳的人,幾乎都是王小兵與洪東妹的人馬,他們是來這裡埋伏的,一旦出現突發事情,他們就要工作了。

此刻的夜城卡拉ok廳,簡直是固若金湯。

盧鍾芸想要攻破這座城池,不帶數十支槍械來,休想在這裡鬧事而輕易出去。

彼時,盧鍾芸還沒來,王小兵便在包廂里坐著等她,而洪東妹也在那裡,坐在他的大腿上,悠閑地抽著女式香煙,時不時把香煙塞進他的嘴裡,兩人輪流來抽。

「老公,要不要我陪你?」洪東妹嬌聲道。

「哈哈,老婆,如果你在這裡,那她就不敢行使美人計了。」他笑道。

「咯咯,我就是不能讓她使用美人計。我要看住你,別讓你出軌。你是我的。」她深情地吻著他的額頭,甜笑道。

他要多少妹子,她是不太在乎的。

但這需要滿足她一個條件,那就是能滿足她床上的需要。

直到如今,他還沒有令她失望過,反而,他的床上功夫越來越強了,大有妹子越多,功夫便越了得的趨勢。

是以,對於他妹子這件事,她不會吃醋。

她倒希望他有多幾個情人,一起來消耗他的體力,那自己就不會被他騎在身上耕耘得第二天走不了路。

想起自己堂堂一個大姐大,居然被他弄得走路都不流暢,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回憶在床上與他進行快**育運動時所得到的無窮快感,她又非常滿意。

女人就是這麼不可理喻。

「老婆,我是在工作,並不是在尋歡。」他堂而皇之笑道。

「嗯,想上美女,還說什麼工作呢,你壞,不許你操她太久,我會吃醋的哦」她用飽滿的酥胸磨著他的臉龐。

「哈哈,老婆,還想要嗎?」他輕拍她的美`臀,笑道。

「嗯,人家下面還痛呢,今晚要休息一下。」她又輕吻了一下他的臉頰,甜笑道。

「好了,老婆,你去忙你的,這裡有我就行了,我要會一會她,看她想耍什麼花樣。」他輕揉著她高聳的雪山,勸道。

「好,那你自己要小心矮」她叮囑完,便出了包廂。

坐在包廂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抽著煙,他在猜測盧鍾芸會帶什麼人來。假如是催眠師一類,那自己完全能應付。

他也交代了在一樓的謝家化,如果看到自己跟盧鍾芸出了夜城卡拉ok廳,一定要將自己攔下來,不能讓自己跟著她走,以免被敵手在自己的地盤帶走自己。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晚上七點鐘。

王小兵抬手看了看勞力士,時針已指向「七」字了,但盧鍾芸還沒現身。

他估計她是不想來了,畢竟來了也是白來,不過,如果她放了自己的鴿子,那下次她再來求自己約會,那就可訓她一頓,借題發揮一下。

正在他準備唱兩首歌回家去跟柏氏姐妹快活的時候,便聽到敲門聲。

「進來。」夜城卡拉ok廳,王小兵算是半個主人。

是以,這裡的工作人員都頗為尊敬他,把他看成半個老闆,親昵地稱他為「王總」。

房門被打開之後,一位女服務走當先走了進來,笑容可掬道:「王總,你要等的客人來了。」說著,便做了個請的手勢,把門外的人延請進來。

王小兵定睛一看。

首先進來的不是盧鍾芸,而是一位高貴的女子,不知她是少婦還是姑娘。

那位高貴女子穿戴頗為時尚,很有品味,一看便知是上流社會的人物,加上她丰韻十足,魅力無窮,單是看她一眼,便教人性趣陡增。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98章美女有約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800章召喚美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