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95章妙齡女郎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隱隱感覺到,自己有機會扳倒太子。

是以,他心裡會湧起惆悵,並不是他憐憫太子,而是他覺得難以面對龍非。

就像他如果不肯幫柏氏姐妹去報仇,那也會內疚。如今,他切身感受到「做人難,難做人」的真諦了。

不論他怎麼做,都會傷害到其中一方。

而柏氏姐妹與龍非都是喜歡他的,這樣,他傷害了哪一方,他都會感到難過。

但世事就是這樣,並不是按個人意志去發展的,人只是事件中的一個因素,有時候可以影響事情的走勢,但絕大部分情況下,都只能隨著事情自然的發展趨勢而「隨波逐流」。

偶爾,他會有一個邪惡的念頭,那就是希望太子生一場大病死掉或出車禍而殞命。

只有這樣,他才不會做令柏氏姐妹或龍非傷心的事。

與龍非通完電話,柏秀瓊上樓頂叫他吃午飯,見他拿著大哥大,知道他剛講完電話,嫵媚笑道:「小兵,又給哪個美人打電話呢?」

「沒有啦。」他苦澀笑道。

「一看就知你說謊。快下來吃飯吧。」她努了努紅唇,甜笑道。

他在想,如果她知道自己與太子的養女通電話,那她到底會現出一種怎麼樣的表情呢?是憤怒還是不在乎?

有時候,他會覺得跟龍非通電話是對柏氏姐妹的不敬。

可是,龍非與柏氏姐妹並沒有直接的仇恨,只因太子的關係,才有間接的仇恨。

是以,他在內心感到頗歉疚之際,便會用這個理由來開導自己,使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在覺得對柏秀瓊有歉意的時候,他會加倍愛她,多些給她女人福利。

要是有一天,柏氏姐妹擊殺了太子,而龍非要找她們報復,那自己應該怎麼做呢?

從樓頂下到一樓,王小兵都是在想這個問題。

柏氏姐妹明顯已把自己看成是王家的人了,是以,盛飯、舀湯都親手辦包。

吃完團圓飯之後,大家一商量,決定到外面去消遣一下時間,王小兵說要去唱k,無人反對,於是,他便開著桑塔納,載著家人與柏氏姐妹前往洪東妹的夜城卡拉ok廳。

在夜城卡拉ok廳玩到晚上十點多,才回來。

到了凌晨一點鐘的時候,遠近陸續響起鞭炮的聲音,像焦雷一樣滾個不停。

王小兵也買了一千響鞭炮,吊在三樓上,等到了吉時,便開始點燃,啪的響聲之中無數的炮紙飄飛開來,鋪了一地,像是紅色的地毯。

燒完炮,便是煮糖丸吃。

這是民間的風俗,忙到凌晨三點多,大家才去休息。

王小兵悄悄溜進柏氏姐妹的房間里,擁著她們滑膩的身子,做了幾回快活的體育運動,才心滿意足地抱緊她們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已是年初一的白天了。

新的一年開始了,王小兵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裡事業能更上一層樓。

以往,他的新年過得比較平淡,除了躥親戚之外,便是在家裡應酬親戚的拜年。如今,除了這些之外,他還要到不少情人的家裡去。

年初二便到庄妃燕的家去拜年,同時送了三波**給她。

年初三不探親。

據說年初三要是探親,那會不吉利的。

是以,年初三大家都在家裡,晚上又去唱k,過得悠閑而充實,每當王小兵一家出現在公眾場合時,都有人以為柏氏姐妹是許娟的女兒。

許娟給人介紹時,說柏氏姐妹是兒子的朋友。

其實,她也隱約知道柏氏姐妹與自己的兒子有一腿,只是她們還沒有明說,就只好說是兒子的朋友,而不說女朋友。

年初四的時候便到謝月美的家裡去拜年,趁著謝尚中與何芳做飯的時候,他分別給了謝月美與謝月雯各人二次**,將她們侍弄得舒舒服服。

年初五便去馬雲天家裡拜年。

年初六有兩個美人的家裡要去拜年,一個是蕭婷婷,另一個則是姚舒曼。

上午到蕭婷婷的家裡,表面說是到同學的家裡拜年,其實是到女朋友的家裡拜年,蕭婷婷的家人也知道兩人有曖昧的關係。

姚舒曼給家人介紹王小兵時,只說是村長,不好意思說是學生。

他送了四次**給姚舒曼才回家。

晚上又騎在柏氏姐妹嬌嫩的身子上,快活地耕耘了三個多鐘頭,一天之內,開鑿了四位美人的神秘山洞,實在是快活似神仙。

年初七便到韋春宜、桂文娟與林帶喜的家裡去。

這一天,他開鑿了五位美人的神秘山洞,爽到爆棚,暗忖要是天天能如此逍遙,那就羨煞神仙了。

去探望韋春宜的時候,她說有一個客戶想見王小兵。

王小兵問是什麼人,她說是一個女的,想向他購買一批美容丸。本來,他是不想見那個客戶的。

不過,韋春宜說那客戶是她店裡的vip貴賓,已答應了對方,希望他見一見那女客戶。

「如果她購買得太多,可能是用來賣給別人,那不要賣給她。」王小兵道。

「咯咯,我們賣貴一些就行,管她賣給誰呢。」韋春宜道。

在美人的糾纏之下,他只好答應年初八下午見一見那個女客戶,如果對方詢問美容丸的成分,他是不會說的。

年初八早上,他去沈若蘭的家裡拜了年。

下午,本來韋春宜約了那女客戶在縣城裡見面的,她不知道王小兵不會輕易到縣城,畢竟太子老是想請他到萬豪酒店裡。

是以,最後定下在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見面。

王小兵與韋春宜到了君豪賓館時,那個女客戶還沒來,於是要了一間包廂等著。

此時,庄妃燕便進來,老是問要不要煙酒或想點什麼菜,其實,她見他跟韋春宜在一起,頗有醋意,想王小兵怎麼對自己說而已。

他也知道庄妃燕是吃醋了。

於是笑道:「妃燕,在新的一年裡,祝你青春常駐。」

「哼,你恐怕對你那些情人都是說這句祝福語吧。沒有新意。」她的意思是說:他也對韋春宜說同樣的話。

「哈哈,我不會重複的。」他笑道。

庄妃燕撅起了紅唇,淡淡地白了他一眼,又瞥了一眼旁邊的韋春宜。

兩美人似乎有一種要較量一番的意思,是以,都挺起了酥胸,盡量把胸前兩座雪山往前面突出去,增加誘惑力。

王小兵知道她們遲早是要認識的,是以,決定介紹她們認識。

不過,他也難以驟然啟齒。

想了想,覺得還是先把尷尬的氣氛消除掉再說。

是以,他笑道:「我突然想到一個現實中發生的笑話,說給你們聽聽。」他見庄妃燕亭亭玉立在那裡,對她s型的身材感到非常滿意。

「什麼笑話呢?」韋春宜嬌聲道。

「我不想聽,別說了。你要點什麼菜啊?」庄妃燕幽幽道。

「待會等人來了再點菜,」王小兵知道只要送幾次**給庄妃燕,那便可使她消氣了,「去年一次在家裡看電視,看那個《岳飛傳》,我爸說岳飛的後代也挺利害的,我弟說那個岳不群就非常利害。」

兩美人不知道岳不群是誰,所以聽不明白。

不過,經過王小兵一番解釋之後,她們莞爾一笑,此時,包廂里的氣氛和諧了些許。

但兩美人較勁的味道還是頗足,在這種情況下,他需要拿出快刀斬斷麻的決心,以雷霆的行動先將她們送上**再說。

於是,他拉著庄妃燕的玉手,道:「妃燕,來坐吧。」

「我不能坐,我是什麼人矮」她發小性道。

他將她拉過來,讓她坐在旁邊的一張靠背椅上,然後興奮道:「妃燕,你越來越漂亮了。」

「嗯,你要幹什麼啊?」她輕揮小粉拳捶打他的肩膀。

「妃燕,我要。」他直接道。

隨即,便扒她的褲子與內褲,轉眼間,便扒掉了。

「矮,你快停下來矮」庄妃燕頗為嬌羞,俏臉紅撲撲的,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褲子與內褲便被他脫掉了,此時,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已在享受他「柔舌功」的問候了。

他只埋頭苦吻。

一會,便舉著不世出的老二進入了她的體內。

不消十分鐘,便將她送上了**,使那張椅子的椅面溢滿了庄妃燕神秘山洞裡溢出來的泉水。

等到把庄妃燕弄得在興奮之中暈過去之後,他便又開始脫韋春宜的褲子與內褲,只用了不到十秒鐘,便脫掉了。

「矮,老公,你好強大。」她由衷道。

旋即,他又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重進重出,轉眼間,便也將她送上了**。

至此,他才將她們都抱起來,讓她倆分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用老方法將她們弄醒,吻著她們的紅唇,笑道:「寶貝們,你們太棒了。」

「嗯,你」庄妃燕嬌羞萬分道。

「老婆,她也是我的老婆,我能滿足你們的。」他輕輕拍著庄妃燕的美`臀,道。

「妹子,我倆都是他的人了,以後就是姐妹了。我們別爭風吃醋了,好嗎?」韋春宜拉著庄妃燕的玉手輕搖著,勸道。

「嗯,我不」庄妃燕嘟著紅唇道。

其實,她心裡已應允了。

這一點,王小兵已看出來,是以,心裡頗為欣慰,笑道:「老婆,今晚我再給你,待會會有客人來,你幫弄一桌好菜來吧。」

「哼,你不會去弄埃」庄妃燕撇撇嘴道。

就在這時,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王小兵、庄妃燕與韋春宜下面一絲不掛,是以,都微怔了怔。

「誰?」王小兵問道。

「有一位客人說是來這間包廂跟人談生意的。」這是女服務生的聲音。

「好。」王小兵與兩位美人立刻站了起來,從地上撿起內褲與褲子,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但兩美人俏臉的紅暈卻依舊存在。

不到十秒鐘,三人便穿好了褲子。

隨後,庄妃燕過去開了門,站在門外的一個是女服務生,另一個卻是一位妙齡女郎。

那位妙齡女郎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穿著打扮頗為時髦,令人眼前一亮,王小兵想不到會是這麼漂亮的美人來見自己,心情頗為興奮。

如果與庄妃燕相比,那位妙齡女郎也絕不遜色於她。

韋春宜見到那位妙齡女郎,便迎了上去,熱情道:「阿芸,過來,這是我男朋友,美容丸就是他生產的。」

說著,又向王小兵介紹那位妙齡女郎:「小兵,她叫盧鍾芸。」

王小兵向盧鍾芸點頭表示問好。

站在門口的庄妃燕見來了一位美人,心裡又微有醋意。

不過,她有一點好處就是,在公眾場合她不會對王小兵說那些吃醋的話,只是私下裡發些牢騷而已。

「你生產的美容真好1盧鍾芸年紀估計不到二十歲,但卻頗為老練的樣子。

「謝謝。」王小兵當仁不讓道。

大家坐下之後,先點了菜肴,庄妃燕不好意思再呆在這裡,只好出去了。

盧鍾芸開門見山道:「王先生,我想從你這裡拿一批美容丸,只是不知你有沒有生產許可證,你是偷偷生產的還是辦有證件的?」

「這是我家祖傳的藥方,小作坊生產的,沒什麼生產許可證的。」王小兵如是道。

「那我可不可以大概了解一下你這種美容丸的生產過程呢?人吃了之後,會不會出現嚴重的副作用呢?」盧鍾芸連珠炮問道。

聽了,王小兵心裡暗笑。

自己的美容丸,不是對方想買就能買到的。

於是,他笑道:「盧小姐,我一向是不銷售大批量的美容丸的。就是因為有這些麻煩的事,大客戶總是會將每一樣東西都問清楚,挺煩人的。」

「那好吧,我只買不問。」盧鍾芸想不到他會那樣說,微訝道。

「那你要買多少?」他打量一眼她俏臉的臉蛋,道。

「你有多少就要多少。其實,我有個想法,不如你做生產,我做銷售,我來做總代理,怎麼樣?」她忽爾話鋒一轉,道。

「我有自己的店鋪,不搞代理那類的。」王小兵婉拒道。

至此,他已開始懷疑盧鍾芸的身份了。

自從他開始銷售美容丸以來,就引來不少眼紅的人想要把配方弄到手。

但沒有哪個人成功的,縱使王小兵肯把美容丸的配方拿出來,一般的藥師也看不懂配方,畢竟,在玉墜外面的世界是幾乎找到那些藥材的。

他聽盧鍾芸幹練的說話,便感覺她不是一般人。

是以,他猜測她也是想來獲取自己的美容丸配方,至此,他對這位美人有點反感。

不過,轉而一想,人生如戲,既然對方要演戲,那自己也可以奉陪,甚至將計就計,反奪她的身子,先耕耘幾遍再說。

想通了之後,他決定不說尖刻的話。

「王先生,你這種祖傳的配方可不可以拿出來給我看看呢?」盧鍾芸猶豫了一下,問道。

王小兵心裡冷笑:我是傻子嗎?

不過,他表面還是頗為彬彬有禮的,淡笑道:「盧小姐,你聽說過商業秘密吧?」

他的意思已說得很明白,就是要她收斂一些,不要把自己當成是三歲小孩,那也太抬高她的智商了,其實,她的智商還沒有那麼高。

聞言,盧鍾芸俏臉現出一抹尷尬。

「來,你喝茶還是喝飲料?」韋春宜見盧鍾芸下不了台,連忙岔開話題道。

「哦,隨便。」盧鍾芸微微點頭道:「王先生,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想竊取你的配方的企圖,只是想了解一下。如不方便,那就不用了。」

「確實有點不方便。」王小兵故意放肆地在她飽滿而堅挺的酥胸上打量著。

這是他為了小小地報復一下她的野心。

「小兵,喝啤酒吧。」韋春宜見他正一眨不眨地盯著盧鍾芸的酥胸,連忙扯了扯他的衣袖,柔聲道。

「來,大家喝。」他依然向盧鍾芸的酥胸行注目禮。

起先,盧鍾芸沒有發覺。

隨後,便發現了,微微垂著腦袋,嘴角含著甜美的笑容,一副嬌羞迷人的神態。

「王先生,你這種祖傳的配方很奇妙,我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呢?」盧鍾芸不敢輕視王小兵了,只好先徵求道。

「可以埃」王小兵已準備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擋」。

「那你有沒有聽你的家人或老一輩的人說起這種配方的來歷呢?」盧鍾芸立刻問道。

「有,我聽我一個叔公說過,說這配方是如來佛在一次化成凡人來人間旅行的時候給我祖宗的。」王小兵越來越感覺盧鍾芸是個商業間諜了,既然對方敢這樣問,那他就戲弄一番她。

但他說得煞有介事。

不過,他只是胡謅,根本就沒有那回事。

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盧鍾芸的表演能力好像不弱,聽了之後,睜大了美眸,一副相信的神情,追問道:「真的嗎?除了說是如來佛之外,還有沒有說到是其他的什麼神啊或仙啊給你祖宗的?」

王小兵都想笑了。

他感覺這個盧鍾芸不簡單,換了別人,絕對要說「你亂說」。

但她卻還能裝模作樣地繼續探討這個問題。因為是春節期間,王小兵也頗有空閑時間,吹吹牛皮也無所謂。

是以,他又佯裝回憶了一會。

隨即,一拍大腿,道:「我記起來了,有一位伯公說過這配方可能是玉皇大帝給我祖宗的。」

「還有嗎?」盧鍾芸頗有興趣道。

從她的眼神,王小兵感覺她沒有揶揄的意思,換言之,她是真的感到有興趣。

這是瘋子嗎?王小兵腦海里立時浮現這麼一句話,重新打量盧鍾芸,見她表情非常正常,不像有神經病的。如果她神經沒病,那就是她裝出來的了。

坐在一旁的韋春宜倒是忍不裝噗哧」一聲笑了。

「小兵,別胡說了。」她笑道。

「我沒有胡說啊,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有那麼一回事,只是上一輩流傳下來的傳說。」王小兵喝了一口啤酒,頗為認真道。

「這也是有可能的。說不定真的是玉皇大帝的配方呢。」盧鍾芸附和道。

「阿芸,你怎麼也胡說呢。」韋春宜捧腹嬌笑道。

王小兵感覺盧鍾芸就是一個活寶。

「阿宜,你不知道的啦,世界上的事,有很多是很神奇的。」盧鍾芸嬌聲道。

「如來佛,玉皇大帝,這些都是小說裡面的人物,在現實之中,有什麼可能遇到這種神仙呢。小兵明顯是在吹牛。」韋春宜笑道。

她也感覺到他對盧鍾芸有點不滿,才會那樣說的。

「哈哈,這個只是傳說。」他笑道。

「王先生,你好像除了生產美容丸之外,還生產其它藥丸,那些都是你的祖傳配方嗎?」盧鍾芸眨著明亮的黑眸子,問道。

「是。」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換了個舒服的坐姿,準備跟她侃大山。

不過,不論她怎麼來刺探,自己都不會把配方泄露出來。

「那你家以前是做哪行的?或者你的祖宗是行醫的還是做什麼的呢?」她一個問題接一個問題問道。

「我家前幾代都是赤腳醫生。」王小兵如是道。

「噢,這樣。」盧鍾芸微微頷首道:「你生產這些藥丸,要不要用到什麼特別的東西呢?」

聽她這樣問,王小兵陡地提高了警惕。

一旦被她知道自己擁有三昧真火,那可不得了。從此以後,自己就永無安寧的日子了。

是以,他輕描淡寫道:「不用的。」

聞言,她微有失望。

「王先生,你的美容丸大約用了多少種藥材配製而成的呢?」盧鍾芸喝了一口健力寶,又問道。

對於她接二連三的詢問,王小兵感到有點不耐煩了,但看在韋春宜的面子上,沒有表露出來,淡淡道:「一百多種吧。」

「那這些藥材都是很珍貴的吧?」她越問越有興趣。

「是埃」王小兵敷衍道。

此時,盧鍾芸盯著王小兵脖子的紅繩來看。

起先,他還以為她對自己有意思,心裡倒有點莫明其妙的開心,隨後,聽她突然這樣問:「王先生,你也喜歡佩戴飾物嗎?」

聞言,王小兵陡地緊張起來。

他一直將玉墜戴在脖子上,別人看來,一般不會關注他的玉墜。

但他的玉墜正是至寶。當盧鍾芸這樣問的時候,王小兵感覺她越來越不簡單了。這是有原因的。當時,他聽龍非說過,那個委託太子尋找碎雪的人也想知道自己的美容丸等藥丸是不是非常特別的,由此他可推測出,那個委託人知道一點玉墜的事情。

如今,當盧鍾芸聊起飾物時,王小兵立刻將她與那個委託人聯繫在一起。

如果自己的猜測不錯的話,那眼前這個美女卻是個敵人。

別看她表面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估計一打起來,身手有可能比自己還強,是以,王小兵又從新打量起盧鍾芸。

彎彎的柳眉,大而有神的美眸,精緻的五官,線條流暢的臉蛋,看外表,真的看不出什麼,只能說她是個標準的美人而已,特別是嘴角的那顆小小的美人痣,頗為有個性。

盧鍾芸真的會與太子是一夥的嗎?

這個疑問佔據了王小兵的心窩,他感覺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

是以,心裡對盧鍾芸又多了一分憎厭之感,此時便有點顯露出來了,冷冷道:「這個話題沒什麼好聊的埃」

「我也喜歡戴飾物,喏,我一般只戴耳環,不戴其它的。」她能感覺出王小兵語氣的冷淡,連忙介紹自己,然後似乎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問了出來:「王先生,你脖子戴的是什麼飾物呢?」

這一次,王小兵打了個冷戰。

對方居然明著要打自己玉墜的主意了,這可是件不妙的事情。

他還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玉墜與《丹經》的事情,是以,縱使像謝家化、洪東妹這種死黨與知己,都無從知道這個秘密。

他不是怕好友會奪去玉墜。

最主要的是,他想到萬一好友知道了玉墜的秘密,又不知不覺泄露出去,那不單自己會有血光之災,連好友也不能倖免。

為了自己與好友的安全著想,他只好保守著秘密。

這麼久以來,他沒有見誰會關注自己的脖子佩戴什麼飾物的,這還是第一次。

最重要的是,他已認定盧鍾芸與太子是一夥的,因此,更加警惕,心念電轉了千百遍之後,冷淡道:「很普通的東西,不值一看。」

「一般男生喜歡佩戴玉類的飾物,你佩戴的也是吧?」她還是盯著他脖子的紅繩,假裝不經意道。

王小兵倒抽一口涼氣。

至此,他已可以確定盧鍾芸縱使不是跟太子一夥的,也是想來打自己玉墜的主意了。

而令他更為震驚的是,估計她多多少少知道一點玉墜的秘密,這樣一來,自己日後就麻煩了,恐怕危險會變得奇大。

真的說不定,隨時都有可能會被人做掉。

「是。」他冷道。

「我對玉器有一定的了解,能不能拿出來,我幫你看一下,看是真玉還是假玉。」盧鍾芸俏臉現出頗為興奮的神色,道。

王小兵開始在心裡罵三字經了。

奶奶的!居然把我看成零智商的了!如果我拿出來了,估計你一下子就搶去了!

他在心裡詛咒一遍,那抹震驚依然還沒有完全消退,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算鎮定下來,迎視著盧鍾芸那秋水盈盈的美眸,思考著怎麼回答她。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94章兩性問題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96章紅顏知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