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93章他征服了她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4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大光明地吻了一下柏珠珠的紅唇,王小兵心裡頗為高興。

如今,他舔著嘴唇,正在回味剛才那有恃無恐的輕輕一啄,實在是太經典了,居然吻了還可以全身而退。

看著柏珠珠俏臉紅暈亂舞的嫵媚神態,他越來越想研究她的身子了。

不過,此時三人之間微有尷尬。

柏秀瓊猜到王小兵極有可能是有意為之,但她也並不生氣。

畢竟,她也希望妹妹成為他的情人,這樣,晚上姐妹倆一起服侍他,才不會因他太強大的進攻而導致第二天走不了路。

看到妹妹還耿耿於懷,於是開導道:「妹,這是誤會,別在意。」

「他就是想揩人家的油」柏珠珠撅著紅唇道。

「珠珠,我剛才真的以為你叫我吻你,我還特意問了一遍,你還是叫我吻你,我才敢吻埃原來你不是叫我吻你,我說聲對不起。」他非常真誠道。

「你哪裡是沒有聽清楚嘛,你安心來吻人家呢」柏珠珠又淡淡地白了他一眼。

「呵呵,珠珠,你生氣的時候都是那麼美。」他由衷道。

「哼」柏珠珠又打了他肩膀一拳。

這次,他從她使用的力道可以猜測出她把心中不快的那一口氣發泄出來了。

人的脾氣只要得到了渲泄,那心情自然就會漸漸好起來,他知道她待會就不會再跟自己計較了,是以,笑道:「珠珠,如果你覺得吃虧了,那你也吻回我吧。」

聞言,柏氏姐妹都「噗哧」一聲笑了。

柏珠珠雙手叉腰,神氣十足地嬌聲道:「你臉皮好厚哦,居然還想來揩油呢」

「珠珠,沒有啊,我是本著一顆真誠的心向你道歉的,請你別生氣,其實,我吻了你,你也可以吻回我,算我吃虧一點,讓你吻久一點就行了。」他頗為有誠意道。

「咯咯,越來越無賴了。」柏秀瓊也忍不住揮舞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

「姐,我倆教訓他。」柏珠珠也輕輕捶打他的另一邊肩膀。

看著這對漂亮的姐妹花在揮舞手臂時候的酥胸不停地有韻律震蕩著的那種誘人情景,他頓時感到體內的欲`火在快速上升,嘴裡口水都幹了。/了。

「你們好美。」他的目光在她們的酥胸上流連忘返。

「嗯,還在看呢,姐,我們狠狠地教訓他。」柏珠珠見他正色眯眯地盯著自己的酥胸來看,嬌羞道。

「小兵,別老是那樣看人家的胸部嘛」柏秀瓊含笑道。

「我不是看你們的胸部,我是看你們的脖子埃」他目光還是盯著她們的酥胸,卻振振有詞道。

兩美人同時努了努紅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妹,你把那粒藥丸吃下去吧,再叫小兵幫你煉化它。」柏秀瓊岔開話題道。

「好。」柏珠珠便將「強身丹」吃了。

「小兵,你幫我妹煉化藥丸吧。」柏秀瓊瞥了他一眼,催促道。

「呃,可以,秀瓊,可能要你說一下才行,不然,珠珠會不相信的。」王小兵想了想,覺得還是要由柏秀瓊來幫忙解釋,才能事半功倍。

柏秀瓊微微點頭。

隨即,拉著柏珠珠的粉臂,柔聲道:「妹,他的內勁要進入你的身體,得由下面進入的。」

柏珠珠沒有聽明白,好奇道:「從下面?哪裡的下面?」

「呃,就是那裡。」柏秀瓊微窘道。

不過,柏珠珠還是沒有聽懂,她看過的古裝片里,一般都是由頭頂或雙掌或背脊將內功傳入對方的體內的。

是以,她根本沒有想到姐姐說的是胯下的神秘山洞。

「姐,你說明白一點,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哪裡。」柏珠珠倒有點不悅,嬌聲道。

「妹,就是女人的那裡埃男人的棒棒會進入的地方。你還不懂嗎?」柏秀瓊倒像做了糗事一樣,俏臉已紅了。

聞言,柏珠珠終於聽明白了。

「哈,你不會說他要用他的那裡進入我那裡吧?」她嬌羞道。

「是,妹妹,這是他的奇功的特別之處,他的這種藥丸真的很有效果,我現在的身手比以前要敏捷了很多。」柏秀瓊勸解道。

「嗯,我不」柏珠珠垂著俏腦,羞赧道。

王小兵知道她處於猶豫之中,而她猶豫的一個原因還極有可能是因為柏秀瓊在這裡。

是以,他連忙向柏秀瓊使了個眼色,要她到自己的房間去先坐一坐,等自己幫柏珠珠煉化「強贍第一層藥力之後,再回來。

柏秀瓊倒很配合,悄悄地下了床。

「姐,你去哪裡呢?」柏珠珠抬起頭,滿臉紅潮,嬌聲道。

「呃,我去洗澡,待會就上來。你先坐一下。」柏秀瓊佯裝到衣櫃里拿了一套衣服,便出了門,並順手關上了門。

王小兵非常感激她的理解。

「矮,姐,不用關門矮」柏珠珠輕呼道。

不過,柏秀瓊已走進了王小兵的房間,等著他幫自己的妹妹煉化「強身丹」,她希望自己的妹妹的身手也會變強。

當房間里只剩下王小兵與柏珠珠時,曖昧的氣氛頗濃。

柏珠珠知道他想要幹什麼,都不敢再看他了,只是勾著頭,把玩著衣角,小聲道:「我有些困,想睡覺了。」

「珠珠,來,我幫你煉化一下體內的藥丸。」他以嫻熟的手法將她拉了過來,抱她在懷裡。

「矮,你別抱著我」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不停打小激靈。

因為她的美`臀正好壓住了他不世出的老二,感受到他老溫度,腦海里情不自禁幻想出他老二雄壯的身材。

「珠珠,讓我們變得更強大。」他咬著她的耳朵,輕聲道。

「不嘛」她嬌羞道。

「珠珠,很快的,別慌,等我們都變強大了,那就可以報仇了。」他鼓勵道。

聞言,她怦怦直跳的芳心倒是鎮定了些許,畢竟,為了報大仇,她什麼都可以做,但想不到如今對於他要進入自己的身體頗為在乎,根本放不下思想,難以驟然答應他。

「小兵,難道就沒有其它辦法了嗎?」她柔聲道。

「沒有了,我說這種奇功的特別之處就在這裡,你姐不會騙你的,如果沒有效果,你割了我的雞`雞,我說到做到。」他已欲`火焚身了。

「咯咯,嗯,像古裝電視劇里那樣,由雙掌將內勁輸進我的體內,不行嗎?」她提議道。

其實不是不行,而是他不願意那樣做。

「珠珠,我這種內勁只有從那裡進入,才會有效,從其他人體部位根本進不了。」他煞有介事道。

「嗯,我不嘛,怎麼一定要從那裡進來呢?你為什麼不修鍊一種可以從雙掌進入人體內的呢?」她輕輕地晃著身子,撒嬌道。

「珠珠,我也想啊,可是沒有埃」他摟著她溫潤的身子,口乾舌燥道。

此時,他再也忍不住了。

於是,以熟練的手法,先將她的睡衣給剝開了。

轉眼間,柏珠珠便只穿著奶`罩與內褲了,傲人身材的玲瓏曲線特別平滑,使人愛之不荊

他扯掉她的奶`罩,便立刻施展出「柔舌功」開始攀登她那還處於原始狀態的豐滿而高聳的雪山,瞬間便登上了山頂,與她那顆粉紅切磋起來。

「不嘛」她輕輕地推著他的腦袋。

可是,她被他的「柔舌功」與「鐵爪功」侍弄得渾身酥軟了,連力氣也沒有了。

「珠珠,來,我現在幫你煉化體內的藥丸。待會你會感覺到有東西進入你的體內,那是我的內勁,你不用驚慌。」說著,他便將她抱放在床上,一邊吻她的雪山,一邊扒她的內褲。

不過,作為黃花閨女,她心底的矜持叫她別讓他脫自己的內褲。

「矮,小兵,不要」她提著內褲,嬌聲道。

「珠珠,很快的,待會你就知道吸收了藥力之後的好處了。」他知道她還放不開思想,在這種情況下,不能硬來,不然會使她產生更大的抵觸情緒。

以他豐富的經驗來看,如今只要使她的情緒平靜下來,那就可繼續研究她的身子了。

是以,他一邊施展「鐵爪功」攀登她的雪山,一邊笑道:「珠珠,我說個笑話給你聽。」

「嗯,別揉嘛」她的俏臉、耳朵與玉脖子都紅透了。

「珠珠,你這裡的彈性真好,比你姐的還要好一點。」他向她的耳朵吹著熱氣,輕聲道。

「嗯,你壞」她嘟著紅唇道。

「我說個幽默段子你聽。」他腦筋一轉,便臨時想了個笑話,道:「一個男人打麻將輸了五百塊,回到家裡被妻子罵得狗血淋頭,正好小姨子也在那裡,小姨子見姐夫很狼狽,便安慰道:『姐夫,別往心上去。我聽說也是你們這棟樓的,有一個男人輸了一百塊,被他老婆罰在樓道里過了一夜。』那個男人無奈道:『那個也是我啊/」

「咯咯,活該,誰叫他賭博呢。」柏珠珠莞爾道。

「我也是這樣認為。」他邊說邊去扒她的內褲,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便將之扒到了她的膝蓋處。

剎那間,他見到她胯下原來一毛不長。

這正是傳說中的白虎。

她姐姐的胯下卻是挪威森林,而她卻是白虎,孿生的姐妹,居然擁有截然相反的生態環境,令王小兵大開眼界。

「矮,別脫」她條件反應伸手拉住了內褲。

不過,他動作更快,早已祭出了「柔舌功」去問候她的小妹妹。

他知道女人中的白虎性`欲是最強的,一旦欲`火升起來了,那一般男人都難以滿足她們的,從她胯下的微微濕潤的情況來看,她性趣頗高了。

是以,他才會去問候她的小妹妹。

她哪裡抵擋得住他「柔舌功」的渾厚功力,嬌軀亂顫,啊啊春音輕飄。

當吻到她的神秘山洞溢出了大量的泉水之後,他便趴在了她嬌嫩的身子上,也不用眼睛去看,只憑老二非同一般的定位跟蹤功能,早已鎖定了她胯下的正確神秘山洞。

「不要進來矮」她輕晃著美`臀,嬌聲道。

「珠珠,我不會進去的,只在外面弄一下。」他輕輕地撅著屁股,已觸碰到她那扇薄薄的城門了。

「嗯,你明明還在戳進來。」她膩聲道。

「沒有啦。」他正在收腹挺胸,準備一炮而紅,他此時的心情非常興奮。

他攻破過不少薄薄的城門,如今他充滿了信心,只要自己將內勁凝聚到不世出的老二之上,勇猛地往前一衝,便可殺進去了。

是以,在他攻城前的數秒鐘里,房間里頗為安靜。

隨即,他突然猛地一撅屁股,只聽到「噗」一聲,他那身材雄偉之極的老二便齊根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這一聲清脆的肉與肉碰撞聲,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不但表明他攻破了她那扇薄薄的城門,還使柏珠珠由黃花閨女成為了成熟的女人。

「矮」

她嬌呼了一聲,身子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半晌,她才嬌嗔道:「嗯,不是說不進來嗎?怎麼你又進來了呢,嗯,你壞,你把人家的第一次奪走了。」

「老婆,我會好好愛你的。我現在就要發功幫你煉化藥丸。」他感受到老二被一股膩人的溫度包圍了,濕濕的,暖暖的,非常過癮,同時還享受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按摩服務。

「嗯,我打你」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厚實的脊背。

「老婆,你打吧,我永遠愛你。」他輕輕地撅動屁股,開始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

因為是初次與她切磋,所以先做做熱身運動。

過了數分鐘之後,他便開始加快進攻速度與增加開鑿隧道的力量,那「噗噗」聲變得越來越響,也越來越密。

她檀口哼出的「啊氨春音也變得越來越密集。

剎那間,室內春色濃濃。

不消十五分鐘,他便送了一波**給她。

三十分鐘之後,他便使她第三次享受到他媽的快活了,至此,他已把她誘人的嬌軀耕耘了三遍,使她的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

研究了她的身子之後,他才坐在床頭上,抽一支好日子香煙。

看著她紅暈亂舞的俏臉,他忍不住吻她的紅唇,用老方法弄醒她之後,輕聲道:「老婆,爽嗎?」

「嗯,你騙人」她輕晃著雙峰,嬌聲道。

「老婆,沒有騙你,來,我現在就要發功了。你看著下面,就知道我不騙你了。」他輕拍她的美`臀,笑道。

隨即,他以眼觀鼻,以鼻觀心,進入了無我無物的境界之後,便催動中級三昧真火由小弟弟輸進她的神秘山洞,再由她的神秘山洞進入她的經脈里。

當他的中級三昧真火處於她的神秘山洞時,柏珠珠看到一團耀眼的紅芒閃爍不停。

至此,她終於相信他確實是有奇功了。

「小兵,你的奇功好利害哦」她既仰慕又佩服,驚喜道。

「老婆,別動,我現在幫你煉化那粒藥丸,它一共有五層藥力,我先幫你煉化第一層,等你吸收完第一層的藥力之後,再幫你煉化第緊緊摟著她,道。

「為什麼不一下子將五層煉化完畢呢?」她不解道。

「如果將五層一次煉化完畢,你可能承受不了那種強大的能量的衝擊,那對你的經脈會造成損傷的。」王小兵解釋道。

「真的嗎?」她半信半疑。

「待會你就知道了。」他已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到達了她的胃部。

隨即,便用中級三昧真火將那枚「強傻剿的氣海里,然後才開始幫她將「強贍第一層藥力煉化。

約莫用了半小時,才完工。

當「強哨一層的藥力在柏珠珠的經脈里遊走時,她感到肌肉有點痛。

「小兵,我的身體每個地方好像都被什麼擠壓一樣,好痛啊,這是怎麼回事呢?」她沒有試過這種情況,驚慌道。

「老婆,那是那些能量在淬鍊你的肌肉,沒事的,一會就好了。」他安慰道。

果然,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柏珠珠便感到輕鬆了許多。

這時,她看到自己體表黑乎乎的,又吃了一驚,聲音都有些發顫,道:「小兵,你看我變成黑人了,怎麼辦呢?」

「哈哈,老婆,那是你體內的雜質被排出來,只要洗個澡就行了。」他邊說邊用指甲去揩了一下她的肌膚,果然劃出了一條痕,使她原本的肌膚顯露出來。

「哦,這樣,嚇死我了。」她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我那時也是以為自己變成黑人,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後來才知道只是體內的雜質敷在那裡。」他笑道。

她嫵媚一笑。

兩人已情意濃濃,成為一對了。

隨即,他將她抱放在床上,又開始耕耘她的身子,雙手扛著她兩條滾圓的美腿,在她的神秘山洞裡忙碌著。

室內又響起誘人的「啊氨春音。

不過,她也不敢將「啊氨春音哼得太大聲,畢竟她也不想讓他的家人聽到之後來這裡詢問是怎麼回事。

在床上鍛煉身體一個多鐘頭之後,她才感到下面火辣辣的,不得不求饒,他頗為體諒她,於是便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結束了激情大戰。

收回了中級三昧真火,他輕揉她的酥胸,道:「老婆,快去洗個澡吧。」

她下了床之後,輕挪了兩步,發現下面頗痛,嬌聲道:「小兵,你把人家下面弄痛了,現在走路都走不了啦」

「呵呵,沒事的,睡一覺就好了。」他自豪道。

她朝他努了努紅唇。

「吸收了藥力之後,感覺有沒有效果呢?」他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問道。

「有啊,我覺得我的力量變大了,現在下面痛,也不知有沒有變敏捷呢」她握了握粉拳,興奮道。

「等你吸收完第五層藥力,你會變得更強。」他吐了一個煙圈,道。

「如果你騙我,我饒不了你。」她含笑道。

隨即,她便從衣櫃里找了另一套睡衣下樓去重新洗澡了。

王小兵抽完香煙之後,便走到自己的房間,見到柏秀瓊正躺在床上假寐,他知道她肯定沒有睡熟,於是走過抱起她。

「嗯,人家在睡覺呢」她嬌聲道。

「老婆,我們過那邊睡吧,讓你久等了。」他吻著她的紅唇,笑道。

「你幫我妹煉化了藥丸了嗎?」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早已想向他要女人福利了,膩聲道。

「幫了。」他點頭道。

說話間,便回到了她的房間上,將她抱放在床上,扒掉她的衣服,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又開始馳騁起來。

等到柏珠珠上來的時候,他已送了兩波**給柏秀瓊了。

柏珠珠看著床上一絲不掛的兩人,幽幽道:「原來你們早就有一腿了。姐,你怎麼不跟我說呢?」

「妹,我不好意思說。」柏秀瓊渾身汗津津的。

「來吧,珠珠,我們再來一次。」他拉著柏珠珠的玉手,將她拖上了床。

「嗯,人家剛洗了澡,我不,你們搞吧,我要睡覺呢」她下面還痛,說得確實是老實話。

不過,他還是扒掉了她的睡衣、奶`罩與內褲,趴在她粉嫩的身子上,送了一波**給她。

至此,他才坐在床頭上,抱起她們,讓她們分別跨`坐在自己的左右大腿上,施展出「柔舌功」攀登她們胸前令人嚮往的雪山。

三人像三團烈焰融合在一起。

看著眼前的孿生姐妹,王小兵偶爾會覺得這是夢一常

但用手輕輕地拍著她們渾圓而滑膩的美`臀,可以確定這是真真實實存在的艷福。他感到非常自豪。

「兩位寶貝老婆,你們真美。」他由衷道。

「嗯,你早就想要得到人家的身子了,所以才設下圈套讓人家去鑽的,對不對?」柏珠珠輕捶著他結實的胸膛,嬌聲道。

「呵呵,沒有埃」他開心道。

「姐,我倆要好好管著他,別讓他到處拈花惹草。」柏珠珠柔聲道。

柏秀瓊早已知道他有好幾個情人了,是以,根本就擋不住他拈花惹草,聽妹妹這樣說,她也不知如何回答,神情有點尷尬。

「怎麼了?姐,他肯定會去泡別的妹子的。」柏珠珠以肯定的口吻道。

「為什麼呢?」柏秀瓊好奇道。

「嗯,你應該知道的,他床上功夫那麼強,我跟你都頂不住,剛才,被他弄得我們都要求饒,估計他還沒有吃飽呢」柏珠珠淡淡地橫了王小兵一眼。

「哈哈,飽了。」王小兵笑道。

他是個多多益善的人,一個美人對於他來說,則確實是不能降火,至少兩個,那樣他才會感到滿足。

「他吃不飽,就會到外面去泡妞。」柏珠珠推斷道。

「妹,你真聰明。」柏秀瓊贊道。

「咯咯,所以說嘛,我倆要管好他,別讓他去勾三搭四的,他是我倆的。」柏珠珠已把王小兵看成自己的私人物品了。

「妹,他有好幾個情人呢」柏秀瓊終於說了出來。

聞言,柏珠珠半信半疑。

但這是姐姐說的,她不得不相信,微慍道:「嗯,你壞,那麼多情人,還要得到人家的身子」

「老婆,我能滿足你們的。」他吻住了柏珠珠的檀口,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激吻了數分鐘之後,終於使她的情緒平靜下來了。

「姐,你怎麼知道他還有好幾個情人呢?」柏珠珠感到好奇,問道。

「呃,我是漸漸知道的,我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了,他的情人平時會經常來這裡的。」柏秀瓊頓了頓,道:「你知道嗎?這張床的那個種花技師也是他的情人呢。」

「那麼說來,你和她一起服侍過他了?」柏珠珠終於明白兩張床為什麼會並在一起了。

柏秀瓊嬌羞地點頭表示是。

「小兵,你壞」柏珠珠佯嗔,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寬厚的肩膀。

「老婆,我要。」他將兩美人推倒在床上,分開柏珠珠兩腿,又騎在了她的嬌嫩身子上,只一戳,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老公,別矮」柏珠珠求饒道。

可是,他既然已進入了她的體內,哪有半途而廢的道理。於是,便耕耘起來。

估摸花了十分鐘,便將她送上**了,然後,又趴在了柏秀瓊的身子上,用了不到十三分鐘,便將她也送上了**。

至此,他再次將柏氏姐妹征服了。

隨後,他便下樓去洗了個澡,回到房間之後,也沒有弄醒她們,讓她們一直酣睡下去,他還要進入玉墜里修鍊三昧真火,練習刀法,還有就是煉製丹藥。

坐在玉墜里的茅屋裡,他感覺自己與龍非更難以成為一對了。

如今,柏珠珠也把身心都交給他了,那他是百分之一萬要幫她們報血海深仇的。這樣一來,他與太子就註定了成為仇家。

而龍非是太子的養女,自己與太子開戰,估計龍非站在太子的一邊,那彼此之間就成為敵人了,最終火併將不可避免。他沒有想到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何況,他對於龍非叫自己到萬豪酒店去的事還耿耿於懷。

他感覺龍非有可能陷害自己。

但他寧願相信她不知情,那樣,自己會好受一些,要真的是龍非主導了這次陷阱,他會感到傷心,畢竟對她付出真意,換來的卻是假情,換了誰都會不高興。

是以,他希望這只是太子的做法,與龍非無關。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92章美人的勾引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94章兩性問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