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91章酒能亂性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6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柏秀瓊對於王小兵拍自己的肩膀,那倒覺得很親切。

畢竟她是他的人,而柏珠珠則感到羞赧,她與他還不是情人,作為黃花閨女,但凡有男人觸碰到自己的身體,都會引起她的敏感的。

是以,她幽幽地白了他一眼。

看著兩位如出水芙蓉的美人,他好想抱她們上床做運動。

以他不世出老二的強大功力,他絕對可以使她們在「啊氨的春音之登上快活的巔峰,享受非同一般的極樂快感。

不過,唯一的問題就是柏珠珠還不是他的情人。

兩人只是有可能成為情人而已。

意`淫著跟她們在床上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的褲襠就情不自禁地現出一頂「小帳篷」。

柏氏姐妹是相對坐在床沿上的,而他則是站在她們前面,當他褲襠的「小帳篷」越來越高峻的時候,便引來了她們的注意。

柏珠珠雖還沒有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她也知道他老二身材的偉岸。

在萬豪酒店的時候,她便領教過他老二的激情了。

此時,當見到他的褲襠的「小帳篷」是那麼的雄偉,她腦海里頓時幻想出他的小弟弟,俏臉刷地紅了。

柏秀瓊縱使是他的情人,與他做過多次快活的體育運動,但此時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也照樣臉紅了,只是沒有妹妹的那麼紅。

「你……」柏珠珠嬌羞道。

「什麼?」他還在意`淫之,一時忘記自己的小弟弟欲刺穿褲子,直向前頂出去的雄壯。

「嗯,你好色,怎麼這麼快又硬了呢?你坐到那邊去嘛」柏珠珠咬著薄潤的下唇,輕輕地晃著身子,嬌聲道。

聞言,他才回過神來,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的臉皮雖厚,但在不知不覺間硬了起來,被她們看到,特別是被柏珠珠瞧見,倒有點尷尬。

於是,連忙將雙手縮了回來,兩掌交叉著疊放在褲襠前面,想要把「小帳篷」的奇觀給遮掩一下,可是,不論他怎麼去遮擋,終究擋不住他不世出老二非凡的氣概。

柏氏姐妹努了努紅唇,兩人都顯出嬌羞的神色。

「珠珠,你先下去洗澡吧。」王小兵早已欲`火焚身了,建議道。

他想先跟柏秀瓊來做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降一降火再說,不然,欲`火快要將經脈燒斷了。

「哦,好。誒,我沒有衣服換耶」柏珠珠恍然道。

「穿我的吧,明天再去買幾套,你自己在衣櫃里挑吧。」柏秀瓊的身材與柏珠珠的一樣,是以,她的衣服也適合柏珠珠穿的。

「那好,姐,我先穿你的。」柏珠珠從衣櫃里挑了一套衣服,便拿著下去洗澡了。

隨即,王小兵關上了房門。

「老公,你關門幹什麼呢?」柏秀瓊柔聲道。

「老婆,我忍不住了,來吧,我要。」他已爬上了床,開始扒她的褲子,準備跟她一起鍛煉身體。

「咯咯,我妹很快上來的呢」她嬌笑道。

「老婆,我要。」他興奮道。

說話間,已剝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便分開她兩腿,扛著她兩條滾圓的白玉似的美腿,使用一招「老漢推車」,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果然只有女人的神秘山洞能使他老二的欲`火降下來。

當他快活地開鑿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時,便感覺身心舒暢,精神愉悅,輕飄飄的。

一波大動之後,已使柏秀瓊的身子軟綿綿了,他一邊揉著她的酥胸,一邊撅動屁股,與她一起尋找快活的源泉。

「矮,老公,你跟我妹也幹了嗎?」她微帶醋意問道。

「沒有埃」他興奮道。

「矮,她都承認了,你還裝呢」她摟緊了他的脖子,撒嬌道。

「哈哈,老婆,你誤會了,我跟珠珠真的還沒有上過床,你誤會她的話了。」他吻著她性感的紅唇,笑道。

他說的是事實。

「真的嗎?」她俏臉紅暈亂舞,含笑道。

「百分百是真的。老婆,今晚我想和她睡覺,可以嗎?」他重重地頂了一下柏秀瓊的神秘山洞,老實問道。

「矮,不許」她婉拒道。

「老婆,我愛你們。我要一輩子好好愛你們。」他不敢連續重進重出。

畢竟家人還沒睡覺,如果聽到樓上傳出「啊氨的春音,肯定會上來察看一下的,那就有點尷尬了。是以,得低調一些。

「嗯,不准你碰我妹妹。」她嬌聲道。

「老婆,我會滿足你們的,以後我們天天在一起,那是多麼快活的事情埃」他笑道。

其實,他從她的口氣聽出她並不是完全反對的,是以,他感到有戲可唱,腦海里幻想著跟她們姐妹倆一起在床上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實在是太過癮了。

「嗯,我不」她身子已軟綿綿了,膩聲道。

「老婆,就這麼說定了。」他開始專註地開鑿她的隧道,等著柏珠珠上來。

柏秀瓊只是吃醋地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了他幾下,似乎既不反對,也不同意,任由他自己發揮了。

兩人做了大約二十多分鐘的快**育運動,便聽到有人敲門。

「姐,開門。」這是柏珠珠的聲音。

她站在門外,聽到裡面傳出床搖晃的「咯吱咯吱」聲,又夾雜著若隱若現的「啊氨聲,她芳心便怦怦直跳起來,畢竟,她能猜測出一些東西。

「就來。」王小兵下了床,從地上找到褲衩與褲子,穿上,又將散落在地上的柏秀瓊的內褲與褲子撿起,塞在被子下面,幫她蓋好被子,才過去開門。

柏珠珠剛洗完澡,渾身散發著誘人的如蘭體香。

「誒,你們關著門幹什麼呢?」她佯裝不知道,神情微窘,走了進來。

「我跟你姐正在談著怎麼報仇呢。這件事得從長講議,只有計劃得妥當,那到時行動起來就會事半功倍。」他順手把門關上了。

「那要怎麼做呢?」柏珠珠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柏秀瓊。

此時的柏秀瓊雖只有一個腦袋露在被子外面,但那濡`濕而凌亂的秀髮與紅潮遍布的俏臉,使人看一眼,便有一種感覺:她剛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

「我們要結盟對付太子。」他坐在床沿,道。

柏秀瓊下面是沒穿內褲與褲子的,但上身還穿著衣服,於是靠在床頭上,半坐半睡。

「結盟?很新鮮埃怎麼個結盟法呢?跟誰結盟呢?他們都是些什麼人呢?」柏珠珠正在梳頭,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你記得爸的好朋友陳老爺子嗎?」柏秀瓊喘過氣來了,問道。

「記得,怎麼了?」柏珠珠又打量一眼姐姐。

她猜測姐姐剛才肯定與王小兵在房間里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心裡不禁湧起一抹淡淡的惆悵。

畢竟她也喜歡上他了。如果姐姐是他的女朋友了,那自己就不能撬姐姐的牆腳了,是以,想到不能與他在一起,她心頭酸溜溜的。

說話間,她忍不住又瞥了一眼王小兵。

而他也正好看向她,兩人四目交投,頓時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若有若無的情意。

王小兵正在想著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柏珠珠的身心,如果柏秀瓊不在場,那還好辦一些,如今,要在柏秀瓊的面前泡柏珠珠,那頗有難度。

「陳老爺子就是盟主。」柏秀瓊掠了掠劉海,道。

「哦,以陳老爺子的實力,確實可以做盟主。」柏珠珠微微頷首,不敢再迎視王小兵灼灼的目光。

「小兵說的結盟,就是以陳老爺子為核心,然後把對太子不滿的力量團結起來,這樣就會集結起一股強大的力量,到時就可與太子決一死戰了。」柏秀瓊解釋道。

「哦,我明白了。」柏珠珠恍然大悟道。

室內瀰漫著淡淡的曖昧氣氛。

柏秀瓊也知道王小兵想泡自己的妹妹,她確實有一點醋意。

可是,想到他的床上功夫那麼強大,縱使自己與妹妹一起服侍他,也可能還滿足不了他。換言之,自己可以得到足夠的女人福利。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她覺得他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這一點非常重要,女人會把身心交給男人,那是因為覺得在他身邊會有安全感。如果沒有安全感,那女人是會三思而行的。

柏秀瓊知道只有王小兵才是真正會幫自己報仇的,是以,她非常感激他。

而他又是一位值得依賴的好男人,是以,如果柏珠珠也成為他的老婆,柏秀瓊並不會反對。

因此,當王小兵有點色眯眯地盯著柏珠珠的時候,柏秀瓊並沒有做什麼過激的反應。

她很平靜。

三人沉默起來,似乎不知說什麼好。

還是王小兵打破了沉默,笑道:「珠珠,秀瓊,如果你們兩人坐在床上,穿同樣的衣服,我都分不出你們到底哪一個是秀瓊。」

「咯咯,我告訴你一個分辨的方法。」柏秀瓊笑道。

「好埃」王小兵感興趣道。

「喏,我妹有兩個可愛的虎牙。你看看吧。」柏秀瓊指著柏珠珠,道。

「這一點我真的沒有留意,如果你不說,那估計沒幾個人會知道,珠珠,讓我看看是不是有虎牙。」王小兵藉機在柏珠珠胸前兩座堅挺而豐滿的雪山上流連忘返。

柏珠珠露齒而笑。

「誒,真的是埃好可愛的虎牙。」王小兵看清楚了。

「這裡怎麼會有兩張床合併在一起的呢?」柏珠珠一直想問,但剛才沒有機會,如今梳完了頭,好奇問道。

「哦,還有一個女的住這裡,是種花基地的種花技師。」王小兵介紹道。

「哦,她不經常在這裡吧?」柏珠珠追問道。

「沒有,她在縣城上班,有時候下來指導我們種花,來的時候,就在這裡午休。」王小兵如是道。

聊了一會,他還沒有找到突破口。

看著美人在眼前,卻還不能騎在她的身子上搞開發活動,那實在是可惜。

於是,他決定下樓去拿兩瓶啤酒上來,先喝點酒,體內有了酒精之後,那更容易成事。酒精有催情的作用。

「我下去拿點飲料。」說著,他便出去了。

等王小兵出了門,下了樓之後,柏珠珠才掀開被子,朝裡面掃視一眼。

「咯咯,你幹什麼啊?怎麼突然掀開被子呢」柏秀瓊下面連條內褲都沒穿,是以,羞澀之極,連忙按下了被子,笑道。

不過,柏珠珠已看到她胯下的挪威森林了。

「姐,你怎麼沒有穿褲子呢?」柏珠珠頓時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了。

「誒,都快要睡覺了,脫了褲子睡會舒服一些的。我習慣這樣了。」柏秀瓊一下子不好意思跟妹妹說自己與王小兵的關係,找個借口道。

「姐,你不會跟他……」柏珠珠語焉不詳道。

但她的意思已很明顯。

聞言,柏秀瓊嬌羞道:「妹,你想到哪裡去了呢?」

「姐,我剛才在外面聽到裡面有『啊隘的聲音啊,你還不承認呢,肯定是跟他干那個了。」柏珠珠旁敲側擊道。

「誒,你胡說些什麼呢,不跟你瞎掰了」柏秀瓊越來越尷尬了。

她也不知該怎麼跟妹妹說才好。

「姐,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呢?」柏珠珠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畢竟愛上了一個人,不是說想忘掉就能忘掉的,有時,越是想忘掉對方,反而會越想念對方。

柏珠珠如今就對王小兵頗有意思,她想跟他在一起。

可是,她感覺姐姐是他的女朋友,適才試探了一番,姐姐又不肯承認,那乾脆直接問明白。

如果姐姐不喜歡他,那自己就尋找機會把自己的愛暗示給他,要是他願意接受,那就跟他處對象,成為一對。

「咯咯,你今晚怪怪的,怎麼老是問這種問題呢?」柏秀瓊含笑道。

「姐,你說到底有沒有嘛?」柏珠珠追問道。

「咯咯,你問這個幹什麼呢?」柏秀瓊也感覺到妹妹喜歡他。

「我就是感覺你跟他那個了,如果你喜歡他,那剛才肯定是那個了。」柏珠珠把自己的想法道了出來。

「胡鬧,我不理你了。」柏秀瓊俏臉又添上了一層紅暈。

姐姐雖不肯承認,但柏珠珠也感覺是事實。

此時,王小兵已拿著珠江啤酒與幾樣小食上來了,將兩張《廣東電視周報》鋪在床上,便把小食與啤酒放在上面。

「來,我們邊吃邊聊,年節就是吹水的時候。」他用起子把瓶蓋打開,倒了三杯,招呼道。

「咯咯,我不喝酒。」柏珠珠婉拒道。

「誒,我跟你說,吃適量的啤酒,那是可以舒筋活血的。」王小兵勸道。

「咯咯,你們吃吧。我吃椰子汁就行了。」其實,柏珠珠也是喝啤酒的,只是擔心酒後亂性而已。

「要喝,大家一起喝才有意思。秀瓊,你說對不對?」王小兵意味深長道。

柏秀瓊能讀懂他的眼神。

她也想開了,覺得妹妹要是跟了他,或者也不錯。

是以,笑道:「妹,別裝了,你明明會喝酒。來吧,我們喝少一些,大家盡個興就行了。」

「誒,我喝一點吧。」柏珠珠被姐姐揭了老底,只好笑道。

「你看,剛才還說不會喝酒呢,我想你肯定是個喝酒高手。」王小兵端起酒杯,要與她們碰杯,笑道。

柏氏姐妹也很配合,與他碰了杯,然後隨喜一口。

只要喝完這四瓶啤酒,那各人的體內都有了些許的酒精,再挑逗挑逗,估計就能成事了。

是以,王小兵頗為高興,腦海里早已浮現出騎在柏珠珠嬌嫩的身子上快活地馳騁的誘人情景,想到得意處,不禁呵呵自笑起來。

柏氏姐妹見他兩眼放空,明顯是在幻想什麼,根據他那曖昧的神情,便大約可猜測到他是在想什麼了。

「誒,你笑什麼呢?」柏珠珠拿玉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嬌聲道。

「哈,沒什麼。」他回過神來,訕訕道。

「你這樣子出神,肯定是想哪個美女了吧?」柏秀瓊淡淡地白了他一眼,幽幽道。

「哈哈,哪裡。我只是想到一個有點好笑的幽默段子,所以才忍不住笑了。」他腦筋一轉,只好找這個借口來做擋箭牌。

「什麼幽默段子,說來聽聽。」柏珠珠眨著黑亮的美眸,道。

「行。」他答應道。

彼時,他那灼灼的目光正居高臨下投向柏珠珠胸口那條又深又窄的乳溝入口處,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柏珠珠發現他在盯著自己的酥胸來看,連忙扯了扯上衣,將乳溝遮起來。

「誒,你別那樣看我妹」柏秀瓊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嬌聲道。

「哈哈,不是吧?我看一眼珠珠也不行嗎?哪有這樣的道理呢?你們兩個都是大美人,我忍不住想看多幾眼埃」他給她們戴一頂高帽。

不過,柏氏姐妹倒真的是美女。

這一點,他沒說謊。

他只是說了好話而已,但凡是個人,都是喜歡聽好話的。

果然,柏氏姐妹聽了非常受用,都格格地嬌笑起來,笑得花枝招展,平添三分誘人的青春活力,教人性趣大增。

「不是說不準看,只是不能那樣色眯眯地看嘛。」柏秀瓊甜笑道。

「我很純潔的埃」他訕訕道。

柏秀瓊努了努紅唇,表示不敢苟同他的觀點。

「咯咯,你要是純潔,那天下就沒有色狼了,對不對?」柏珠珠喝了半杯啤酒之後,話多起來了。

酒是一樣很神奇的東西。

只要喝下去,能使小膽的人變大膽,能使寡言的人變多語,使能力小的人變得大力。

君不聽過醉拳么?醉拳的最精髓的地方就是通過喝酒,將自身的潛能激發出來,使能力更強。

如今,見柏珠珠有了談話的興趣,王小兵感覺自己今晚可唱雙簧戲了。

「不信,你問你姐姐,我真的不壞。」他笑道。

「誒,你不壞,那不代表你不好色哦,這一點,你承認吧?」柏秀瓊含笑道。

「哈哈,你們兩個是孿生姐妹,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你們一唱一和,我根本不是你們的對手埃」他在她倆酥胸掃視一眼,笑道。

「咯咯,你還沒有說你那個幽默段子呢」柏珠珠提醒道。

「對。」他點頭道。

說之前,他喝了一口啤酒,先潤潤喉。

「有一對情侶在床上鍛煉身體,搞到興奮的時候,男的說:『我要弄死你。』於是,全力進攻。女的很享受。過了幾天之後,女的去男的公司找男的。男的問:『你來這裡幹什麼?』女的說:『我不想活了。』」王小兵不疾不徐道。

起先,柏氏姐妹都沒有聽明白。

「誒,這是幽默段子嗎?」柏珠珠以手托著腮,神情嫵媚道。

「哈哈,你想想那個男的在床上說要弄死那個女的,後來,那個女的說不想活了,那意思不是說請那個男的在床上弄死她嗎?換一句話來說,那女的是想跟那男的做那事埃」他笑道。

聞言,柏氏姐妹「噗哧」一聲笑了。

「啾,你怎麼說這種段子呢,早知這樣,別叫你說了。」柏珠珠嬌笑道。

「妹,他多著呢,以後你經常可以聽到他這種段子。」柏秀瓊已聽了不少這種幽默段子了,嬌聲道。

「咯咯,我不聽。」柏珠珠歡笑道。

看著兩美人紅唇輕動,王小兵好想立刻施展出「柔舌功」吻她們的檀口。

他還想到柏珠珠的胯下去研究一下她那裡的生態環境,看是挪威森林還是非洲大草原,抑或是一毛不長的撒哈拉沙漠。

「你們的體香令人陶醉。」他由衷道。

柏氏姐妹同時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可是,她們那溫柔的眼神,卻表明她們很愉快。

「咯咯,你別這樣子嘛,怎麼又突然說這個呢,人家怪不好意思的。」柏珠珠淡淡地白了他一眼,銀鈴般嬌笑道。

「我說的是真話。」他如是道。

兩美人莞爾一笑。

「珠珠,你也是從小練武的吧?」他問道。

「嗯,對,我那時候不怎麼用功,沒學到什麼,比我姐姐要差。」柏珠珠回憶起了往事,俏臉的神色黯淡了些。

「對了,小兵,你不是有那種藥丸嗎?不如給我妹吃吧。」柏秀瓊懇求道。

王小兵等的就是這種話。

如果柏秀瓊不說出來,那他自己都會找機會說出來。

「什麼藥丸?是美容嗎?我吃過了,真的很有效耶,你看,我的肌膚比以前要好多了。」柏珠珠捋起了衣袖,露出粉臂,興奮道。

「哈哈,你姐叫我給你吃的是一種類似春`葯的藥丸,你敢吃嗎?」王小兵戲謔道。

「那我不吃。」柏珠珠皺了皺可愛的鼻子,道。

王小兵沒有像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來道出「強身凡」的原因是,他覺得由柏秀瓊來介紹自己的「強身丹」,那柏珠珠會更加相信。

果然,柏秀瓊道:「妹,他胡說呢。」

「那是什麼藥丸呢?」柏珠珠知道既然是姐姐推薦的,那應該是好東西。

「小兵他自己配製了一種藥丸……」柏秀瓊知道如果自己姐妹倆的身手都提高了,那以後只要出現了機會,對太子動手的話成功機率也大很多。

不過,她還沒說完,王小兵便打斷了她的話頭。

「秀瓊,你老實告訴我,珠珠能保守秘密嗎?」這是王小兵擔心的問題。

畢竟「強身丹」不是一般的藥丸,一旦泄露出去,那自己就麻煩了,必然會有人要來奪取,那就永無寧日。

如果自己的身手已達到出神入化,或者接近武神的境界,那來再,自己也不怕。

問題就在於,自己如今的身手還不夠強大。

是以,最好少惹麻煩。

「我妹的性格跟我差不多,只要是答應別人的事,就不會食言。」柏秀瓊信心滿滿道。

聽到柏秀瓊與王小兵的對話,柏珠珠感覺那種藥丸不簡單,於是好奇道:「到底是什麼藥丸嘛?幹嘛要這樣神神秘秘的呢?」

「妹,你有所不知。」柏秀瓊輕聲道。

「姐,快點說嘛,人家都等不及了。」柏珠珠催促道。

但沒有王小兵的同意,柏秀瓊是不敢輕易說出來的,畢竟她答應過他,沒有他的允許,決不泄露出來。

王小兵相信柏秀瓊的話,盯著柏珠珠的俏臉,問道:「珠珠,你不會隨便將別人的秘密泄露出去吧?」

「不會。」柏珠珠肯定道。

「那好,秀瓊,你跟她說吧。」王小兵做了個請的手勢。

畢竟,自己吹得天花亂墜,也不能一下子使柏珠珠相信,只有柏秀瓊來介紹,那可在最短的時間內使柏珠珠相信「強身丸」的效果。

「妹,小兵配製了一種很好的藥丸,吃了之後,可以使人的力量與敏捷度都提高。」柏秀瓊緩緩道。

「按你說的,就是吃了那種藥丸,就可變得更強大了?」柏珠珠興奮道。

「可以這麼說。」柏秀瓊點頭道。

柏珠珠一雙美眸立時射出異樣的光彩,盯著王小兵,好像第一次見到他。

他也微微頷首,表示柏秀瓊說的是真的,至此,柏珠珠才完全相信,懇求道:「小兵,請你把那種藥丸給我吃吧。」

「你答應我,不能跟別人說這種藥丸的事,你能做到嗎?」他再次問道。

「能1她有力地點頭道。

「那好,我會給一顆你吃,待會我再用家傳的奇功來幫你煉化藥力。」說到這裡,他佯裝為難道:「不過,有一個條件,如果你不能答應,那吃了也沒用。」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90章三人同房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92章美人的勾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