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89章正大光明的揩油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07:47 [字數] 86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龍非是太子的養女,得到太子的重用,估計說的話也有些分量。

是以,王小兵感覺打電話給龍非基本可以解決問題,只要龍非不是有意害自己的,那就吉多凶少。

從一貫的觀察來看,他感覺龍非對自己是真心的。

因為情感這種東西,可以裝一日,不可以裝兩日,可以裝兩日,不可裝三日。

就像那句俗語說的「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龍非對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愛意,在日常的生活,那是可以感覺出來的。

正由於他肯定龍非對自己的情意是真的,才敢來這裡。

但想不到太子連女兒的感情也利用了,這一點,王小兵真是有點不敢相信。

或許他的內心有一份童心,所以不願意把龍非與太子這父女倆的關係想得那麼複雜,終究又吃了一次虧。

他在想,如果龍非知道太子這麼做,會不會很傷心。

另一問題,他比較擔心的就是太子既然敢這麼做,那極有可能不會因龍非來說情而放自己離開萬豪酒店。

想到這裡,他感覺自己的處境非常不妙。

於是,急切想與龍非聯繫。

在來之前,龍非是用家裡的電話打給他的。

此時,他就按照那個電話打回去,可是,卻打不通,老是說無法接通,一連撥打了幾次,都是這樣。

至此,他感到自己根本找不到龍非!

這是龍非設下的陷阱,還是她也被蒙在鼓裡?這個問題,只有問龍非才清楚。

如今,聯繫不上她,那也就難以找她來幫忙了。想到已到吃晚飯的時間了,王小兵忽然感到有些緊張。

畢竟,縱使自己不吃下了葯的飯菜,但太子進入自己的房間,看到自己還清醒,那更會動武力將自己劫走,聽黑寡婦所說,自己單挑太子應該是十死九生,更莫說還有四大金剛與許多打手,自己怎麼能衝出去呢?

是以,他感到有點絕望。

香煙燃到了煙頭,他也忘記丟掉了。

他感到腦袋有點發脹,精神有點困,好想睡一覺,但現在已沒有時間允許他休息了,如果不想出對策,那就是死路一條。

一旦被移轉到秘密的地點,天天被太子動私刑來伺候,不死也會半殘。

該怎麼辦呢?

他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如今是在別人的瓮,有一種被人隨手可擒去的感覺。想要離開萬豪酒店,那難以上青天,估計酒店裡已布下重兵,防止自己逃離。

他可以打電話報警,但要是太子與派出所的人有瓜葛,那自己這個電話倒是白打了。

如果打給洪東妹或陳老爺子,帶一二百人馬過來援救,則有可能離開這裡,但現在是吃晚飯的時間,酒店服務員隨時送飯菜過來,換言之,連自己吃飯的時間加在一起,最多才可拖延大半個鐘頭。

在這段時間內,洪東妹也能趕到這裡。

是以,他立刻撥打她的大哥大。

就在此時,又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王小兵心裡打了個突,只好放下大哥大,過去開門。

原來是酒店送晚飯來了!

因為知道飯菜被下了葯,面對著這些精緻的飯菜,王小兵沒有半點食慾。

除了柏珠珠之外,還有兩個男服務生一起進來,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兩個男服務生有一股兇悍之氣,一看便知是打手之類的。

而那兩個男服務生不時拿眼瞟自己。

不用多想,他也可猜測到這兩個男服務生是太子派來監視自己的。

只要吃下了飯菜,估計轉眼間便會失去知覺,然後就被這兩個男服務生架出去,轉移到別的地方。

如何才能不吃這些飯菜呢?

其實,他此時也有點餓了,但再餓也不能吃。

可是,如今電話又不能打,要是干坐著不吃,那肯定會引起兩個男服務生的懷疑的,一旦將這個情況報告給太子,以太子的聰明,多半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是以,得演一場戲。

「飯菜好香啊1王小兵一副食慾無窮的樣子,道。

「咯咯,那你就多吃一點吧。你還要喝酒嗎?」柏珠珠可能不知道太子的陰謀,所以還頗為輕鬆。

「上次是你跟那位姑娘送飯來,怎麼這次改了。」王小兵佯裝隨意道。

「哦,他們兩個是新來的,經理要他們跟來學一下怎麼服務客人。」柏珠珠邊說邊給王小兵盛飯。

「原來這樣。」王小兵微笑著掃視一眼那兩個服務生。

但他心裡卻冷道:服你妹。

端起雪白的米飯,王小兵好像正要開始吃,忽然做出一個肚子痛的表情。

「咦,這幾天的腸胃都不是很好,***,老是拉肚子。我先上個廁所。」說著,他拿著大哥大進廁所里。

「先生,要快點吃,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一個單眼皮的男服務生跟了過來。

王小兵進了廁所,那廝就站在門口。

「知道了。」王小兵關上了門,又忽然打開,見單眼皮男服務生還是站在門口。

單眼皮男服務生一臉陪笑地點著頭,剛才明顯是想將耳朵貼在門上,聽一聽王小兵是不是要打電話給誰。

「你不用跟著我。」王小兵吩咐道。

「好。」那廝走開了。

王小兵將廁所門關上,不過,過了數秒鐘,他又打開來,見到單眼皮服務生又站在門口。

「喂,你不用服務我上廁所埃」王小兵就是怕有人偷聽,那自己打電話給洪東妹就沒有意義了。

「好。」那廝又走開了。

不過,王小兵再次關上門,約莫又過了半分鐘,將門打開,對方還是站在廁所門口。

這麼近的距離,就是在講電話時將聲音降到最低都會被對方聽到,王小兵頓時心頭冒火,沉聲道:「怪不得我拉不出屎,原來是你在這裡影響了我,叫你別站在這裡,你沒聽到嗎?」

「好,知道了。」單眼皮男一邊點頭一邊退了開去。

但對方已有了懷疑,只要站在廁所不遠處,就有機會聽到自己講電話的內容。

是以,不論打電話給誰,都有可能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援兵還沒來到之前,或者自己就已被太子給轉移走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先鎮定下來。

越是在絕境之,就越要冷靜,不然,更想不出應對的法子。

剎那間,他想到了一條妙計,但不知可不可行。成功的機會達到百分之五十,只要運氣好一點,那就可大搖大擺地離開這裡。

自己單槍匹馬就能安然無恙全身而退,那倒是一件瀟洒的事情。

是以,他立刻從廁所里出來了。

莫說那兩個男服務生,就是柏珠珠都感覺到奇怪。

「誒,怎麼了,你上廁所的度真快埃」柏珠珠雖感覺兩個男服務生有點怪怪的,可也沒有想到是太子安排來監視王小兵吃飯的。

「肚子一時好,一時壞。」王小兵做了個向上伸臂的動作。

「先生,快吃飯吧。」單眼皮男服務生催促道。

王小兵在心裡冷笑。

「哦,我一般在吃飯之前要先做一下熱身運動。」他笑道。

「先生,你這樣做不好,在吃飯之前的半個鐘內,最好不要做運動,不然,會對胃有害的。」單眼皮男服務生勸道。

「沒事,我習慣了。」王小兵不屑道。

「王先生,我也聽說在吃飯前半個鐘最好不要做運動。」柏珠珠好心道。

可惜她不知道王小兵現在是處於極度的危險之,如果吃了飯,那估計在數分鐘之後就立刻不省人事了。

「我一向都是在吃飯前做運動的,那樣才吃得多。」王小兵固執道。

他沒時間向柏珠珠解釋。

柏珠珠撇了撇嘴,明顯是對他不聽好言勸告而感到不悅。

那兩個男服務生就更是一副迫不急待的樣子,他們最想看到王小兵立刻吃飯了,不然,就完不成任務。

「先生,先吃飯,再做運動吧。」單眼皮男服務生再次催促道。

「喂,你是客人還是我是客人啊?我做個運動再吃,好像還需要你同意一樣,什麼意思啊?要不要我找你們經理投訴一番?」王小兵振振有詞道。

「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為你好。」那廝道歉道。

「我做幾分鐘的熱身運動,然後再吃飯,食慾會大很多的。」王小兵開始做起學生體操。

柏珠珠不知就裡,是以,還道王小兵太過幼稚。

做了幾個動作之後,王小兵忽然道:「來,你們兩個站好,如果我單掌推你們,推不動的話,我就不吃飯,如果推得動,那就吃飯。」

兩個男服務生面面相覷,不知王小兵玩什麼把戲。

「先生,那肯定能推得動的。」單眼皮男服務生有點不耐煩了,露出一抹勉強的笑意,道。

「我就是想練練手臂的力量,如果一隻手還推不動你們,那我也不配吃飯了。來吧,我想看看能推你們走幾步。」王小兵煞有介事地拉著他們,讓他們並排站著。

兩個男服務生雖不情願,但還是站直了。

王小兵走到他們的身後,道:「你們站穩了,我用手去推你們。」

說著,他的兩手分別按在了兩個男服務生的脊背上,看似就要用力去推對方,還比劃了一下,看推他們背脊的哪個部位會更好一些。

「王先生,你別鬧了。」柏珠珠嘟著薄潤的紅唇,勸道。

「別吵,就推一下,然後吃飯。」王小兵佯裝是回答柏珠珠,揮著手,不以為然道。

而那兩個男服務生倒希望他快點來推他們,縱使他再沒有力氣,他們也可以抬步往前走幾步,以滿足他的條件。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撮手成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別向兩個男服務生的後頸劈去。

兩記手刀不偏不倚劈在他們的後頸上,將之劈暈了。

看著王小后這古怪的行為,柏珠珠驚訝得瞪圓了美眸,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小兵,你幹什麼?好好的,你出手打別人,你真是太胡鬧了。還虧他們肯答應你的要求,站著讓你推。」柏珠珠微嗔道。

王小兵計劃的第一步成功了。

「珠珠,他們是來監視我的。」他如是道。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新來的,我感覺有點怪,但也沒看出什麼。」柏珠珠更加震驚了。

「這飯菜里被下藥了。」王小兵邊說邊找東西將兩個男服務生的雙手縛起來。

「你聽誰說的?」柏珠珠滿臉的不信。

「太子想要對我下手,我在這裡有線眼,所以提前知道了。」王小兵如是道。

至此,柏珠珠才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打量著王小兵,對於剛才責怪他行為的怪誕而感到不好意思。

「珠珠,幫我個忙,行嗎?」他懇請道。

「說吧。」她頷首道。

「你不是會化裝嗎?現在幫我喬裝一下。我要出去。」王小兵笑道。

聞言,柏珠珠才知道他為什麼要將兩個男服務生打暈,目的就是要喬扮成服務生的模樣。

不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我沒有帶那些化裝的工具來埃」柏珠珠惋惜道。

「那我脫下他們的衣服穿上,你幫我看看怎麼裝扮一番才不會被一下子認出來。」王小兵以最快的度扒下了單眼皮男服務生的衣服。

換上之後,居然也挺合身的。

柏珠珠打量一眼,道:「如果不是認識你的人,肯定會以為你是酒店的員工。」

「你的話是說,如果是太子他們,一眼就能看出我的真正身份了?」王小兵對著貼在牆壁的長方形鏡子照了照,道。

「對,所以說,你現在出去的話,如果不碰到熟人,那就有可能離開這裡。」柏珠珠點頭道。

王小兵感覺自己的認知度還是挺高的。

估計酒店的里不少打手都認識王小兵,畢竟他們要防他輕易走出酒店。

現在柏珠珠沒有工具幫他化裝,他想瞞過眾人,不是那麼容易。可是,如果不嘗試一番的話,留在這裡就是坐以待斃。

下一步要怎麼做?

這是非常考驗人的智慧的時刻。

王小兵身經多次驚險的大場面,往往在最危急的時候,他都會有一定的急智產生,使他能在九死一生之全身而退。

此時,他最需要的便是冷靜。

時間不多了,再過二十多分鐘,必然會有人來接應兩個男服務生,到那時,自己想走都沒機會了。

他點燃了一支香煙,深深地吸了幾口,先過過煙癮,然後開動腦筋,努力尋找能平安離開萬豪酒店的方法。

一分鐘之後,他福至心靈,心生一計。

「珠珠,我想冒一下險。」他將半截香煙丟在煙灰缸里,道。

「說來聽聽,我幫你參考參考,看可不可行。」柏珠珠也正在替他想脫身的法子,她對他還是挺關心的。

畢竟,他救過她的姐姐。

這是其一,其二便是她對他有意思,也不想他出事。

是以,為了救他出去,她願意為他做很多事,包括冒險。她是個敢作敢為的姑娘,不會縮手縮腳。

「你裝病,我就抱你去醫院。」王小兵簡單道。

「我裝病?什麼病?」她眨著黑亮的美眸,有點不明白他的意思,柔聲道。

「就是你假裝心臟病發作了,需要送到醫院,我就抱你衝出去,但你要清醒,因為可能有人會攔下來問情況,你得回答,不然,他們會說我對你不軌。」他笑道。

聞言,她俏臉微紅。

隨即,嬌羞道:「行是行,不過,我以後也不能再在這裡上班了。」

只要她幫了王小兵,那必然會被太子怪罪的,多半會找她算帳,是以,回來就是受罪。

「到我的種花基地去吧。」他邀請道。

「你是真的有種花基地,還是騙我的?」她含情地瞥了他一眼,嬌聲道。

「黃金都沒有那麼真。如果騙你,我任由你揍就是了,你想怎麼揍我都行。」他發誓道。

「咯咯,我信你。」她歡喜道。

但兩人還沒有出去,是不是能平安離開萬豪酒店,那還是個未知數。

「那你要裝得像些,心臟病發作的人,臉蛋一般會很紅的,你現在使臉蛋變紅些,看能不能行?」他要求道。

「我辦不到埃」她焦急道。

因為不是想臉紅就能臉紅的,一般都是要血往腦袋上涌,才會臉紅的。

「我有個方法,包你可以臉紅,不過,呃,得委屈一下你,不知你願不願意?」他支吾道。

「什麼方法?」她迫切道。

「呃,是這樣的,我摸一摸你的臀,估計你就會臉紅了。」他訕訕道。

「這……,嗯,我不,為什麼要摸我的臀呢?那你不是吃我豆腐嗎?我才不幹呢」她撅著紅唇,嬌美之蘊含著嫵媚,特別誘人。

雖是這麼說,但她有三分願意的。

「珠珠,如果再不行動,那我就沒機會出去了。」他嘆了一口氣道。

「非得那樣嗎?可不可以想想其它辦法呢?你明顯是想揩人家的油,哼」她撇撇嘴,幽幽道。

他已看出她有幾分願意。

是以,立刻抱住了她,當緊貼著她溫軟的身體時,他褲襠便立刻現出了「小帳篷」。

他的「小帳篷」向來是那麼雄偉高峻的,如今,又正好塞在她兩腿`之間,將那股灼人的激情溫度傳遞到她的兩腿內側。

「矮,你那裡好熱」她撅起美`臀,要躲開他的「小帳篷」。

「珠珠,你的身子好棒,身材太好了1他一邊輕輕地聳動老二,隔著褲子摩擦著她的私`處,一邊施展出「太極掌」,用心地愛撫她的美`臀。

剎那間,她感覺身子都酥軟了。

她兩腿`之間被他的「小帳篷」弄得震蕩出一波又一波淡淡的快感。

「嗯,別戳矮,你壞,說摸一摸,現在卻是做了這麼多動作。」她咬著紅潤的下唇,嬌羞道。

此時,她的俏臉便悄悄地浮上了兩朵紅暈。

他摸著她的豐`臀,心裡湧出四個字,表達自己的興奮心情:好有手感!

作為黃花閨女,她的美`臀是那麼的渾圓而平滑,用手在上面輕輕一摸,如同摸在綢緞上,滑溜溜的。

如果不是趕時間,他願意這樣一直愛撫下去。

「行了。」他滿意道。

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但嘴角那抹甜美的笑意,卻表露了她歡喜的心情。

「來,你躺下,我抱起你,然後走出去,你要保持鎮定啊,千萬別慌張,不然,我倆都麻煩了。」他叮囑道。

她點頭表示同意。

隨即,他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抱著她的嬌軀,就好像抱著一塊溫潤的美玉,使人遐想翩翩,再嗅著她黃花閨女特有的淡淡體香,縱使是陽`痿的男人也要恢復性功能,進行人類最快活的體育運動。

他咂了咂嘴,還想吻一吻她紅唇。

於是,慢慢把嘴湊了過去,但她連忙偏過了頭,嬌聲道:「嗯,你還想揩人家的油」

「咯咯,沒有埃我們走吧。」他抱起她,然後走出了套房。

出了門口,王小兵都有點緊張。

畢竟,自己只是換了一身衣服,而臉龐一點也沒有化過裝。

是以,他擔心自己一出來便被人認出來,那就悲催了,自己危險那就不用說了,而柏珠珠也極有可能被太子收拾。

如果連累了柏珠珠,他心裡會內疚的。

能不能安然離開萬豪酒店,那還真要依靠一點好運氣。

柏珠珠明顯也有點擔心,她的身子在微微地哆嗦,估計想的是如果被看穿了幫,那自己大仇未報就可能被做掉了。

「別怕。」他藉機輕輕地拍了拍她的美`臀。

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對於他的揩油,她也無可奈何。畢竟如今被他抱著了。

轉眼間,便進了電梯,只要下到了一樓,那這個計劃就極有可能成功了。他既興奮又緊張。

他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一會,電梯便下到了一樓,「叮」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王小兵佯裝專註地盯著柏珠珠,不看周圍的人,急步往大門口走去。只要出了大門口,那就安全得多了。

而從電梯到酒店大門口只有幾十米而已。

不過,這幾十米卻像是幾萬里,不論怎麼走都走不完。

如果可以用生命來替換的話,他願意用半年的生命來換一次像lol裡面法師的「閃現」技能,一下子飆出酒店。

可是,他沒有那個技能,只能踏踏實實往前走。

此時,果然有酒店的其他員工圍了上來,有人問:「怎麼了?」

「她心臟病發作了,現在要送她到醫院去。大家讓開。如果遲了,她可能就沒救了。」王小兵佯裝焦急道。

說話時,王小兵掃視一圈。

他知道,圍著自己身邊的大部分酒店員工,多半先是關注柏珠珠的病情,而會疏忽自己的身份。

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趕緊離開這裡,走出酒店大門,那樣就行了,假如停留得久了,肯定要出問題的。

到時有人要是問:「咦,從來沒見過你埃」

如果到了那一步,則露出馬腳了。

是以,他一邊說一邊往前走,幸好,酒店員工們也頗為配合,都紛紛讓開路。

可是,好事多魔!王小兵目光瞥了一眼大門處,居然見到沙陀與黑寡婦站在那裡,兩人好像在談著什麼,面向大街,還沒有轉過頭來。

這些普通的酒店員工比較好唬弄。

但沙陀是可以一眼認出自己的,只要被他看到了,那自己就沒法離開這裡了。

大門處,除了沙陀與黑寡婦之外,還有好幾個打手在那裡,一旦打起來,王小兵是不可能輕易脫身的。

如果是他自己一人,那硬拚了,還有幾分機會。

問題就在於,他如今抱著柏珠珠,要是不把柏珠珠也一起帶走,那太子絕對會對柏珠珠下毒手的。

想到這裡,他就下決心一定要和柏珠珠齊進退,絕不拋下她置之不管而自己去偷生。

他不是聖人。

但他是個對朋友有情有義的人。

既然把她看成了朋友,甚至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女人,這樣一來,就更要將她平安地帶離此地。

當他抱著柏珠珠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沙陀與黑寡婦都轉過身來了。

幸好王小兵周圍還有其他酒店員工一起陪著往外走,遮住了他的臉龐,使沙陀沒能第一時間看清楚他的樣貌。

不過,黑寡婦卻是見到了王小兵。

剎那間,她的冷艷俏臉現出驚訝的神色,可能是想不到王小兵居然敢這樣做。

王小兵也知道黑寡婦看到自己了,心裡陡地顫了一下,不停地在心裡祈禱道:「黑姐,千萬別說出去1

其實,縱使黑寡婦不說,但終究還是要被沙陀看到的。

因為沙陀就站在大門外的台階下,肯定要經過他的身邊,酒店數個員工跟在王小兵旁邊,這明顯是出了事,沙陀不可能不過問一下的。

換言之,王小兵是凶多吉少。

有那麼一瞬間,他心裡湧起一個念頭:要不要跟柏珠珠一起跑?

掃視一眼,發現除了沙陀、黑寡婦與數個打手之外,還有幾個保安,是以,王小兵一旦開跑,那就要面對十數人的圍攻。

而柏珠珠是否能跑得掉,那還是個未知數。

如果自己成功脫險,而柏珠珠被捉住,那他也沒臉回去見柏秀瓊。

是以,他放棄了那個想法,決定還是按之前所想的去實施,要是被看出了馬腳,那到時再算。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88章想抱她上床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90章三人同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