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87章一夜七次郎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4日 23:52 [字數] 86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柏秀瓊與龍非是沒有直接的仇恨的。

可是,柏秀瓊與太子有不共戴天的大仇,而龍非是太子的養女。

這樣一來,她倆能成為朋友的機率幾乎為零,而成為仇人的可能性極大,而還有成為朋友的希望存在,那是因為王小兵的關係。

如果王小兵調解處理得好,或許也有機會。

但那還得在柏秀瓊報了仇,而龍非不找柏秀瓊報仇的前提下,才行。

不然,縱使王小兵調解,那也沒什麼效果,畢竟柏秀瓊與太子的仇恨太大了,不是用幾句話便能化解的。

而如今,他更不能跟柏秀瓊明說自己去見太子。

她猜測他去見情人,幽幽道:「又是哪個情人叫你去呢?人家在家裡服侍你,還不夠嗎?」

「哈哈,老婆,你誤會了。因為要在縣城開養生堂的分店,所以得找人去打點一下關係。」他面不經紅,耳不熱道。

說著,便重重地頂了兩下。

「矮矮,輕點。」她嬌呼著,身子也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幸好這兩聲「啊氨春音不是很高分貝,而家人正在一樓與鄰居們聊天,說笑的聲音頗高,是以,難以聽到三樓的「啊氨春音。

「老婆,晚上再來給你。」他吻著她的紅唇,道。

「嗯,那你要快去快回,別又去找其他情人而不回家哦」她俏臉越來越紅了。

「好。每次到縣城,我都擔心會被太子劫持。如果我不回家,可能是被太子劫持了,只要過了兩三天,你就幫我報警。」他終於說到了點子上。

「今晚你要是不回來,我都報警了。」她膩聲道。

「呵呵,這個不用。」他想到晚上會不會與龍非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還是個未知數。

如果能耕耘龍非的身子,那估計晚上不回家,就在縣城開一間房,再現當年的一夜七次郎的雄風。

「嗯,那第二天你還沒有回來,我就報警吧。」她柔聲道。

「好。老婆,你真美。」他由衷道。

「咯咯……」她甜笑著。

他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繼續耕耘了數分鐘,才將精華儲藏在裡面,然後才結束了激情之旅。

兩人又溫存了數分鐘,他才起床穿衣服。臨出門之前,還趴在她的嬌軀上攀登了一會她的雪山,才心滿意足地駕駛著桑塔納去縣城了。

一路上,他都在思忖太子會說什麼。

想到要是與太子成為了親家,那倒是一件挺滑稽的事情。

想著想著,他不禁笑了,但感覺事情不會那麼簡單,估計太子肯定會跟自己談碎雪的事,確實有點無味。

不知不覺間,便過了人民大橋。

近年關了,出來買年貨的人特別多,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王小兵駕駛著桑塔納緩緩前進,比自行車的速度還要更慢,不但要顧著前面的車輛,還要提防碰到大膽穿梭隆

過了人民大橋之後,很快就到萬豪酒店了。

越是接近萬豪酒店,王小兵的心就越是緊張,畢竟那是太子的地盤。

進入興發商業街,便更擁擠了,車速簡直像螞蟻爬行一樣,大半天都沒前進幾米的路程,只聽到煩燥的喇叭聲不停地響著,充斥整條街道。

早知這樣,當時開摩托跑車來,那還好些。

就在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抽著消遣時間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敲自己的車窗。

起先還道是兜售商品的小販,轉頭一瞧,精神陡地警惕起來,因為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就是前兩天打過的那個刀疤男。

如今,正是塞車的時候,既不能前進,又不能後退,王小兵處於危險的境地。

如果不下車,估計對方會砸車。

是以,他只好把車子開到路邊,停了下來,剛下車,便被刀疤男五六個人圍住了。

「今天我是來見太子的,你想動手?我奉勸你一句,你吃不了要兜著走。」王小兵掃視一圈,見對方扳著指骨,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毛!那天害得老子被打,你現在還想耍花樣?」刀疤男目露凶光道。

「我今天心情好,不想動手打你。」王小兵如是道。

「嘿嘿,你不想打老子,可是老子想打你!兄弟們,上1刀疤男想報前仇,大手一揮,吩咐道。

隨即,五個強壯的男青年便圍攻王小兵。

可是,他們空手又怎麼會是王小兵的對手?不消三分鐘,便被打倒了。

王小兵一腳踏在刀疤男的頭上,道:「告訴你,下次找人打架,最好先了解一下對方,就你這貨色,還是少惹人,不然打到你變豬頭1

「兄弟們,快去叫老大來1刀疤男吼道。

此處距離萬豪酒店只有三百米左右的路程,幾個混混爬起來,便立刻朝萬豪酒店去了。

王小兵倒很鎮定,畢竟這次他確實是來見太子的,刀疤男的老大能來,那更好,不用自己多費口舌,就能擺平這件事。

大街上的人不少遠遠地站著圍觀。

眾人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覺得他待會極有可能被打殘。

看來刀疤男經常在這條街走動,是以,不少店鋪的店主都知道他是跟太子混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覺得王小兵是凶多吉少。

約莫十分鐘之後,便見到一群黑衣大漢向這邊快速涌了過來。

轉眼間,便到了面前。

王小兵定睛一看,正是呆書生帶著數十打手來了。

刀疤男此時還被王小兵踩在腳下,爬不起來,見到呆書生來了,忽然大聲道:「老大,幫我報仇1

「原來是你1呆書生獃頭獃腦道。

「多日不見,你還是那麼有文化。」王小兵揶揄道。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還是那麼喜歡吟詩作對。」呆書生脫口就來一句,不過,他也只會這一句而已。

「老大,幫我打他。」刀疤男爬了起來,懇求道。

呆書生冷冷地盯著刀疤男。

忽然之間,只聽到「啪」一聲清脆的聲響,便見到刀疤男的左臉上現出五道指痕。

正是呆書生抽了那廝一個耳光。本來,圍觀的人都以為王小兵會被打,但想不到反而是刀疤男被打了,是以,眾人非常驚訝。

最驚訝的可能就是刀疤男了。

千想萬想,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老大打的。

「老大,你幹什麼打我啊?」刀疤男摸著被打得微腫的臉龐,一副茫然的神色,詢問道。

「我打你,是因為你長得帥。」呆書生耐心道。

「老大……」刀疤男哭笑不得。

「你被我打,那是由於我覺得你很靚仔。」呆書生重複道。

「老大,我不是叫你打我,我是請你幫我打他,他剛才欺負我。」刀疤男知道呆書生有點不可理喻,於是連忙言歸正轉,道。

王小兵倒有點理解呆書生的做法。

自己是太子的賓客,如今,刀疤男得罪了自己,那呆書生當然要教訓刀疤男。

不過,呆書生沒有向刀疤男解釋而已,此時,聽他又滿嘴之乎者也地說起來:「時也命也運也,你今日運氣不好,才會被打,吾打爾,乃爾之福氣,知乎?」

刀疤男伸長著脖子,睜大眼睛,似乎在看一頭吃草的獅子,滿臉的疑惑。

其實,他根本聽不懂呆書生的話。

是以,他腦子一片空白,也不知老大說的是什麼意思。

「老大,你說得很高深,我不知你說什麼,可以說得明白一些嗎?」刀疤男摸著臉龐,一副無奈的樣子。

「豎子無能也!吾之言,乃天下最淺顯,何來高深?爾戲吾否?」呆書生扶了扶眼睛,盯著刀疤男,非常認真地問道。

刀疤男快要哭了。

在一旁看戲的王小兵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其實,他也沒怎麼聽懂呆書生的話,只是感覺刀疤男有這麼一位老大,那真是三世修來的福氣。

「老大,我懂1刀疤男只好硬著頭皮道。

「好!好!不愧為吾之臂膀,而今,爾且試釋之。」呆書生滿意地點頭道。

聞言,刀疤男又傻眼了,他根本沒有聽懂,是以,他不可能回答得了,他只一味地陪笑,還不停地點頭,表示自己聽懂了。

「爾釋之。」呆書生笑嘻嘻道。

「我還沒有吃埃」刀疤男以為呆書生是問自己吃了飯沒有。

彼時還不到吃晚飯的時間,所以他那樣回答,哪裡想到,呆書生根本不是問這個問題,他的答案是牛頭不搭馬嘴。

「what?」呆書生現出不悅的神色。

「鍋?我家裡有鍋啊,有兩三個鍋。」刀疤男連連點頭道。

他話還沒說完,右臉龐又被呆書生打了一個耳光,腦袋都轉了半圈,人也差點倒下去了。

「爾戲吾?吾虐爾。」呆書生瞪著眼道。

「老大,我錯了,我聽不懂埃」刀疤男哭喪著,不停地道歉道。

「回去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也會偷,到時我要跟你吟詩作對,快走1呆書生揮了揮手,道。

刀疤男如獲大赦,灰溜溜地夾著尾巴走了。

圍觀的行人大跌眼睛,想不到刀疤男居然被呆書生打了,而王小兵卻安然無恙,真是出人意料。

「太子有請。」呆書生淡淡道。

王小兵倒怕他又說起那些之乎者也,那自己也聽不懂。

於是,他便上了車,發動車子,朝萬豪酒店而去,轉眼間,便到了那裡,停好車子,跟著呆書生進了酒店。

還是在那間太子的私人包廂里見到了太子,龍非也在那裡。

龍非今天的打扮非常華麗,令人眼前一亮,珠光寶氣滿身,衣飾高貴,彰顯富貴之氣。

「兵少,過來,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來,坐這裡。」太子倒是像見了知音一樣,非常熱情地招呼道。

「太子,你今天氣色很好。」王小兵瞥了一眼龍非,笑道。

「哈哈,人逢喜事精神爽。」太子笑道。

隨即,分賓主坐下。

在王小兵與黑寡婦目光相接觸那一剎那,他感覺到她的眼神充滿了疑惑。

確實,自己與太子是有恩怨的人,肯定是要想盡辦法遠離萬豪酒店,但如今卻偏偏送上門來,那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嗎?

「小兵,你想吃什麼,隨便點。」龍非含笑道。

估計她不知道剛才的事。

不然,她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那刀疤男就更慘了。

「你們先點。我隨便什麼都行的。」王小兵把菜單又推回給龍非,心裡在想著今天是不是能平安離開這裡。

「兵少,她是我的養女,因一件小事,跟她吵了幾句,她就離家出走,我都不知她到哪裡去了,等她回來告訴我,才知她原來在你的養生堂里上班。多謝你照顧她。我敬你一杯1太子煞有介事道。

如果他知道龍非已向王小兵坦白了一切,那他會臉紅的。

「不用客氣。應該的。」王小兵舉杯道。

「兵少,我聽非非說喜歡上你了,我只是想聽聽你的意思。我視她為掌上明珠,你是真心對她好嗎?」太子很認真地問道。

頓時,王小兵心念電轉。

如果他說是「真心對她好」,接受這份愛,那太子問自己要碎雪,是給還是不給呢?

還有,如果做了太子的女婿,那柏秀瓊的仇還報不報呢?這是非常棘手的問題,他希望能有時間好好地考慮。

但如今根本沒有時間細想,他瞥了一眼龍非那充滿了期待的神色,便憑直覺道:「是。」

「好!我跟你說老實話,如果你是想玩玩的話,就要收手了,不然,我會過問這件事的。非非是真心愛上了你,希望你也真心愛她。」太子正色道。

王小兵感覺自己在一個漩渦里,身不由己。

他想說自己不能愛龍非,但那就就要說到柏秀瓊,如果說出了柏秀瓊的原因,那不單自己,就連柏秀瓊也萬分危險。

是以,他不可能向太子解釋清楚,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確實對龍非有了感情,雖說還不是十分深厚,但也接近情侶的情感了。

「我是個普通平民,而非非是富家千金,我怕她過不慣柴米油鹽的枯燥日子。」王小兵想了想,道。

他這句話已有婉拒的意思。

其實,他也知道,長痛不如短痛,如果等到扳倒太子再與龍非翻臉,那更痛苦。

龍非撅了撅紅潤的薄辱,口吻微有不悅道:「你太小看我了,我是個能吃苦的人,不是你想象中的嬌貴小姐。」

「我家非非是個好姑娘1太子肯定道。

王小兵點頭表示同意。

「我想見你的原因,也是要確認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非非,我不想別人玩弄她的感情。」太子的神色很真誠,看來是由衷之言。

「我對她的愛是百分百真的。」王小兵堅定道。

聞言,龍非俏臉露出甜蜜的笑意。

「那好,你們先交往一段時間,看雙方是不是合適,如果合適,那就可再進一步談婚姻的事情。」太子溫文道。

王小兵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微笑著點頭。

說話間,已有服務員端了不少佳肴上來,擺滿了餐桌。

開始吃飯的時候,龍非一會給太子挾菜,一會給王小兵挾菜,她此刻的心情好到爆棚,俏臉洋溢著幸福之色。

但王小兵心頭卻是雜陳五味。

能得到太子的肯定,與龍非談戀愛,那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可是,這段感情,卻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單純,其中夾雜著非常多的利益關係,他知道太子會利用這種關係來問自己要碎雪。

自己不交出碎雪,那是對岳父的不敬。

如果交出去了,是對師父的不敬,畢竟馬雲天交代過他,叫他不能將碎雪交給太子。

何況,柏秀瓊已是他的人,有朝一天她要報仇,那自己是幫她呢還是幫太子呢?這個問題,實在非常折磨人。

龍非想不到太子沒有刁難王小兵,是以,心情特別愉悅。

「爸,小兵說,他想知道那個委託你找碎雪的人,為什麼想要得到碎雪,只要說清楚了,他會幫你找碎雪的。」龍非趁大家心情好,便說了出來。

聞言,太子的臉色忽然黯了許多。

「我也不怎麼清楚。」太子抽著雪茄,眼神放空,緩緩道。

「爸,難道那個人想用碎雪去做很大的壞事嗎?」龍非知道今天如果問不出答案,那日後估計都沒有機會了。

「估計不是吧。」太子言辭閃爍道。

王小兵覺得太子多多少少是知道一點內幕的,就是不肯說而已。

是以,他覺得太子沒有誠意,今天說的與做的都極有可能是騙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從自己這裡得到碎雪。

「我那個朋友說,只要知道那個人想要碎雪不是做壞事,那他就會無償交出碎雪。」王小兵道。

太子瞥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

此時,包廂里的氣氛有點沉悶,與適才的輕鬆氣氛截然相反。

「非非,你先出去,我想跟兵少好好地談幾句。你先回家吧。」太子沉思片刻,淡淡道。

「爸,那我回去了。」龍非向王小兵點頭告辭,便出了包廂。

此時,王小兵感覺自己又置身於鴻門宴里了。

龍非出去之後,太子才道:「兵少,對於你的為人,我很欣賞,你要是做我的女婿,那我會非常高興的。」

本來,王小兵以為對方會立刻說碎雪的事,想不到居然讚揚自己,倒有點不好意思道:「太子,謝謝你看得起,現在還沒有開始與非非交往,還難以確定我是不是能使她滿意。」

「她的眼光不會錯的,不出意外,你就是我的女婿了。」太子拍了拍他的肩頭,道。

「那我會感到萬分榮幸的。」王小兵只好客氣道。

他在想,龍非的養父為什麼要是太子呢?如果是其他人,那不是很好嗎?

這真是上天捉弄人,偏偏自己與太子有恩怨,而自己的情人柏秀瓊又與太子有大仇,這不是叫自己為難嗎?

太子吸了一口雪茄,道:「我欠了那個人的大人情,所以想幫他找碎雪。」

「那個人是張拾來的後代?」王小兵直接問道。

反正太子都想談這方面的事,那也不必再藏掖,有什麼就直說,那樣還暢快一點。

「好像不是吧。我不知他的真正身份是什麼,但他很有實力。他幫過我大忙,我要還他的人情。」太子一副回憶的神思,道。

王小兵從他閃爍的眼神可以猜出,對方說的半真半假。

換言之,太子有意隱瞞了一些事。

「我那朋友說要了解對方想得到碎雪是用來做什麼,只要不是做壞事,才會贈出碎雪。」王小兵用牙籤剔著牙,道。

「這個的話,我還要跟那個人碰面,問一問,看能不能得到答案。如果他不肯說,那我也沒有辦法。這樣吧,今天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我立刻打電話給那人,叫他趕過來。如果他不肯說,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好嗎?」太子以商量的口吻道。

其實,他的話里隱含著根本不能商量的味道。

王小兵心往下沉,想不到自己又要被軟禁在這裡了,心裡不是滋味。

「太子,我家裡還有事,得回去處理,而且村子有不少事情等著我去辦,真的不能耽擱時間。」王小兵連忙道。

「你看,我都快要是你的岳父了,這個小小的要求,你也不能答應嗎?」太子搬出身份,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自己被對方套住了。

既然說愛龍非,那這個小要求,確實應該答應。可是,他知道太子只是找借口來軟禁自己而已。

如果說不,估計也沒什麼效果,他想見龍非,要她幫自己離開這裡。

「好,那我就在這裡住一晚。」王小兵答應道。

「我現在就去打電話給那個人,你不用急,在酒店裡,要吃什麼,要用什麼,只要吩咐一聲,就有人來給你服務的了。」說完,太子便要沙陀與黑寡婦帶王小兵到五樓的房間里。

當坐在套房的沙發上時,王小兵好像發了一場夢。

如今,太子是用人情來縛住自己,使他的做法看起來比較有道理。

王小兵覺得太子為了得到碎雪,估計是會用盡各種手段,包括用私刑來折磨自己,想到這裡,他覺得要立刻打電話給龍非才行。

可是轉而一想,自己是自願留在這裡的,難道可以說是太子硬要留自己在這裡嗎?

他忽然感到太子利用未來岳父這個身份來壓自己,那真是一著妙招。

既然說了要在這裡住一晚,那也只好安下心來。

如果到了明天還不能獲得自由,那就要想辦法離開這裡,在太子的身邊,終究比較危險。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聽到有人敲門,過去打開一看,原來是柏珠珠,他的心情又好了些,笑道:「他們又叫你來打探消息?」

「沒有,我知道你來這裡了,就主動要來服務你。」她閃身進了套房。

「好啊1他打量一眼她婀娜多姿的身子,道。

她從他那灼灼的目光可以感覺出他是想干那事,於是連忙道:「誒,我只是來給你送餐,沒別的。」

「哈哈,我知道。」他訕訕道。

看著她曼妙的身子,他的腦海便會浮現出柏秀瓊那誘人的身子。

畢竟她倆是孿生姐妹,不單臉蛋幾乎一樣,連身子估計也是差不多的,是以,柏珠珠的身子肯定也是那麼的吸引人。

「你怎麼又來了呢?」她微訝道。

「呃,我也不想來,本來是要去跟朋友聚會的,想不到在大街上被請了來。」他只好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如果說來見岳父的,那估計柏珠珠會立刻翻臉走人。他也不知以後怎麼跟她解釋好,這種事,非常的棘手,不是言語能輕易解決的。

「那你怎麼出去呢?要不要我幫你報警?」柏珠珠關切道。

「哦,現在還不用。」他婉謝道。

現在,他是半自願留在這裡的,報警沒意思。

等過了今晚,看情況而定,如果明天還不能離開這裡,那他就要想計謀脫身了。但他也擔心太子會在晚上動手。

「你真背,怎麼又被他請來了呢。」柏珠珠嘆息道。

「是埃」他微笑道。

「我姐還好嗎?」她不敢迎視他含情的目光。

「還好,住在我家裡,她也想念你,希望你到她那裡去。」他視線老是在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高聳的雪山上留連。

「我春節的時候會去看她。」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

兩人的目光相接觸在一起,產生淡淡的火花,使彼此的心靈都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那到時打電話給我,我開車接你。你辭了這份工吧,明年到我的種花基地上班。」他建議道。

「好埃」她俏臉微紅。

「你的身材真好。」他咂了咂嘴道。

「咯咯,你別老是這樣看人家,人家怪不舒服的。好了,我要出去了,不然,別人會懷疑的。」她站了起來,努了努紅唇,嬌聲道。

「那個經理沒有叫你來陪睡刺探消息嗎?」他戲謔道。

「我呸」她皺了皺可愛的鼻翼,啐道。

看著她那清純而嫵媚的迷人樣子,他真想抱她到床上,然後扒掉她的內衣與奶`罩,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快活地馳騁。

「你覺得我怎麼樣呢?」他試探道。

「什麼怎麼樣嘛?你說話怪怪的,人家都聽不懂呢」她明顯是聽懂了,俏臉頗紅。

「就是我能不能做你的男朋友呢?」他感覺與她有了一定的情感基礎,可以用輕鬆的口吻來問一下。

「咯咯,不跟你胡說了,我走了埃」她嬌笑道。

看著她美`臀豐滿而渾圓,似乎要撐破工作服,非常誘人,使人見了性趣大增,他便欲`火急升。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