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83章美人眼中的王小兵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2日 23:38 [字數] 86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到黑寡婦的聲音,王小兵腦海就會浮現她那曼妙的身子。

想不到她三十歲的人,居然還是處女。當然,這不是她想做一輩子的老姑婆,只因她是個石女,不得不做處女。

像她這種熟透了的美人,憋了二三十年的情`欲,如果有朝一日可以過正常的性生活了,估計一般男人根本滿足不了他,只有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才可以使她快活似神仙。

他倒期望能開發一下她的身子。

但他還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治好她石女之病,只能說有機會。

如果到時治不好,那不知要招惹她多少怨恨,估計不用太子下令,她也會來找自己算帳。

當想到她那冷艷的俏臉時,更教人心生寒意。

要是能治好她的石女之病,那就有戲唱了,但也不敢肯定能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不過,王小兵也算是個採花老手了,他知道,像黑寡婦這種看似矜持的美人,一旦做起快活的體育運動來,那可是比一般的美人更加投入,猶如火山爆發一樣,渴求無限。

他好想征服她。

但此時聽著她冰冷的話語,他性趣減了三分。

「喂,我找王小兵。」黑寡婦的話音就像是灌注了寒氣在裡面,使人聽了會感到不舒服。

「黑姐,我是王小兵,有什麼事呢?」王小兵問道。

車內的其他人都安靜下來。

「你現在是不是來縣城了?」黑寡婦忽然問道。

聞言,王小兵暗吃一驚,自己來縣城的事,她是怎麼知道的呢?這麼一想,不禁陡地打了個冷戰。

因為他想到自己可能被太子的人跟蹤了。

只有這種情況,黑寡婦才有可能知道自己來了縣城,不然,說不通。

「是,黑姐,你怎麼知道我來縣城了,你有千里眼嗎?」他想確定一下自己的猜測,強壓心頭的那抹驚訝,以輕鬆的口吻問道。

「你快點回去吧。」她勸道。

「怎麼了,我有危險嗎?」他微怔,好奇問道。

「太子一直有派人盯著你,你到縣城,太子早已知道了,他想繼續請你到萬豪?萬豪酒店,我不想看到你再來這裡。」黑寡婦如是道。

如果王小兵出了意外,那黑寡婦或許一輩子都沒法過正常女人的生活了。

是以,他承托著她的希望。

聞言,王小兵心往下沉,感激道:「謝了,黑姐,我會注意安全的。」

聽著她冰冷冷的聲音,難以對她有熱情的幻想,但畢竟她是好心幫自己,因此,他對她也有了一些好感。

「太子的人正在向你那裡趕過去。」黑寡婦提醒道。

「是了,我想問一下,那個跟蹤我的人開的是什麼車?」王小兵還能保持鎮靜。

這是他鍛鍊出來的,他現在的心理素質頗好,那都是他經歷了不少大場面,由驚慌到鎮定,由害怕到篤定,漸漸才打造成如今的高素質心理。

「這個我不清楚。你看一看有什麼車一直跟著你就行了。你快點離開銀行吧。」黑寡婦催促道。

「好,我這就走。有機會,我一定要報答你。」王小兵由衷道。

通完電話之後,他心裡七上八下的。

如今,被太子鉚上了,真不是好事,連出門都被人跟蹤,自己都沒有**了。

如果不是實力相差頗大,他會選擇跟太子決一死戰,教對方知道做人不可太過分,要收斂些。

可惜還沒有那個實力。

此時,他能做的就是努力保護好自己。

坐在副駕駛位上的陳老爺子也看出了王小兵臉龐的凝重神色,關懷道:「小兵,發生了什麼事?」

「我被太子的人跟蹤了,估計他已派人來請我到他的萬豪酒店去。」王小兵如是道。

隨即,便掃視一圈,尋找跟蹤自己的可疑人員。

從後視鏡里,他終於看到在車子後面數十米之處有一男子坐在摩托上,不時向這邊看過來。

「不用怕,他們還沒有能力請得你去。阿軒,立刻召集些兄弟,讓他們趕來這邊。」陳老爺子邊說邊把大哥大遞給安志軒,吩咐道。

「知道,老爺子。」安志軒立刻接過大哥大,便撥打電話,開始傳呼手下。

只聽他打了數個電話,才將大哥大交回給陳老爺子。

「那個開馬通的極有可能是跟蹤我的人。」王小兵看到前方的街角處已有不少摩托車向自己這邊涌過來。

以他敏銳的目光,一下子便發現那些開摩托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在社會混的,單看他們朋克式的髮型,便知一二了。除了摩托之外,還有一輛麵包車。

粗略估算一下,那撥人馬至少有三十多人。

「沒事,待會我們再收拾他。」陳老爺子倒是很蛋定,沉聲道。

王小兵發動了車子,剛開出十數米,就被從前面來的麵包車擋住了去路,兩車幾乎撞在一起。

轉眼間,十數輛摩托便將桑塔納包圍起來。

從麵包車下來了數人,其中一個左臉有道刀疤,看起來特別怵目驚心的男子走了過來。

刀疤男明顯是這群混混的頭目,歲數可能只有二十多歲,但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昂著頭,好像目空一切,那種拽到要死的神情,如果他單獨走在街上,多半會惹別人揍的。

「喂,下車1刀疤男用力拍著車窗,喝道。

「等我來跟他說。」陳老爺子要下車去跟對方理論一下,道。

以陳老爺子的身份,王小兵不會讓他來處理,畢竟,太子是沖自己來的,是以,當然由自己來解決。

「老爺子,這種小事,等我來搞掂。」王小兵邊說邊打開了車門。

陳圓圓露出焦急的神色。

她對王小兵頗有好感,如今,見他要面對數十人,她擔心他會受傷。

而安志軒召集的人馬還沒有來到這裡,是以,王小兵這邊一共只有四人,而且陳老爺子與陳圓圓是不可能動手開打的,那就相當於只有兩人可以開戰,要打贏對方三十多人,那估計沒什麼希望。

除非願意被揍,那又是另一回事。

王小兵下了車,掃視一圈,見這些混混叼著煙,正盯著自己。

「草尼瑪,你怎麼開車的啊?老子的車子差點被你撞了,你說怎麼辦吧?」刀疤男打量一番王小兵,咄咄逼人道。

對方來的目的是什麼,王小兵已心中有數。

既然知道了對方是來幹什麼的,那就容易找到對策了。

「我們的車沒有碰到吧?你跟誰混的,我認識太子,大家讓一步,不要計較了。」王小兵淡淡道。

「哦,你認識太子?」刀疤男佯裝驚訝道。

「對。」王小兵如是道。

「草尼瑪,看不出埃如果你真的是認識太子,那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刀疤男口氣友好了一些。

「我跟你說,我和太子的關係還是不錯的。」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道。

他明知對方是要來劫持自己到萬豪酒店的。

是以,他才會順著對方的意思說話。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其實就是為了爭取時間。

因為安志軒以召集人馬了,估計不用多久,打手們便會趕到這裡,到那時,自己就可離開這裡。

「你不會說假話吧?」刀疤男露出狐疑的神色。

「如假包換。」王小兵笑道。

「那好,我現在正要去見太子,既然你說你認識太子,那我倆一起去,證明一下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刀疤邀請道。

只有傻瓜才會去,上次在萬豪酒店裡,差點就出不來了,如果再去一次,估計凶多吉少。

他可不想等十八年再做好漢。

如果過了十八年,他的情人們都成老姑婆了,那就沒味道了。

是以,他要好好地活著,愛惜生命,絕對不去送死。他不能抗拒死亡,但他可以盡量使自己處於安全的環境。

「我現在有急事,去不了,下次吧。」王小兵吐出一個優美的煙圈,道。

「喂,你是不是騙我啊?」刀疤男不悅了。

「怎麼騙你?」王小兵微笑道。

「草尼瑪,你說你認識太子,叫你一起去見見太子,你卻不敢,那不是心虛嗎?」刀疤男倒也有一丁點的推理能力。

王小兵猜測,如果自己說不去,那對方就會即時動武,這是十**的事情。

而己方人馬還沒趕到的時候,盡量先拖一拖。

如果真到了非得開打的時候,他也不會怕,對方縱使有三十多人,自己打不贏也跑得贏。

是以,無須擔心,只是現在跑路,那這輛桑塔納可能就要受罪了,多半要被砸得稀巴爛,那也是一種損失。

「那你要怎麼做?」王小兵詢問道。

「老子已說得很清楚了,現在去見太子。」刀疤男有些迫不急待了。

「你知道太子一定在縣城嗎?據我所知,太子可能不在縣城。」王小兵環視一圈,看安志軒的人馬來了沒有。

畢竟,想一直拖下去,那是不可能的。

王小兵猜想刀疤男是四大金剛的手下,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用最短的時間帶自己到萬豪酒店去。

「草尼瑪,你說來說去就是想騙老子,兄弟們,給我綁起來,老子要帶他去見見太子,看他是不是真的認識太子。如果騙老子,立刻剁了他1刀疤男大手一揮,凶霸霸道。

隨即,便有幾個強壯的打手向王小兵靠過來。

在車裡的陳老爺子等人都下車了,陳圓圓睜大了美眸,一副著急卻又無奈的神情。

「慢著1陳老爺子洪聲道。

剎那間,大家都看向陳老爺子,那幾個要來擒王小兵的打手也愣住了。

「我可以保證太子認識他,而我跟太子也是朋友,你們不要隨便亂來,到時你們吃不了要兜著走1陳老爺子威嚇道。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應該可以嚇得住刀疤男。

但如今不是在正常情況下,刀疤男明顯是奉了太子的意思前來的,是以,不會被陳老爺子的話震懾祝

「老頭子,你一把年紀了,就不要在這裡再賣威風了,老子勸你少說兩句,別惹老子不高興,連你照打。」刀疤男或者認識陳老爺子,但由於太子的實力比陳老爺子要強很多,是以,這廝居然不賣面子。

在一旁的安志軒臉面肌肉在抽搐,表明他十分憤怒。

陳老爺子也想不到對方一點面子也不給,除了感到忿然之外,還有就是尷尬。

本來,王小兵還想跟刀疤男耍耍嘴皮的,現在情況有了變化,不可能再拖下去了,只得采勸擒賊先擒王」的策略,控制住刀疤男再說。

畢竟要是開打,己方要吃虧。

「你知道他是誰嗎?說出來會嚇你一跳。」王小兵指著陳老爺子,質問刀疤男。

他感覺刀疤男是知道陳老爺子身份的,只是不放在眼內而已,他這樣說的意思,並非要繼續震懾對方,而是想麻痹刀疤男。

果然,刀疤男好像聽了很好笑的笑話,仰頭大笑起來。

而王小兵與刀疤男相距只有一步。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施展出小擒拿手,身形一閃,踏出一步,右手化爪,精確無誤地掐住了刀疤男脖子。

下一霎,王小兵將刀疤男箍了過來。

「笑什麼,你再笑笑看?」王小兵掐得刀疤男快要斷氣。

「你,你,咳咳,你,敢動老子,咳咳……」刀疤男喘著氣,想要掰開王小兵的手,卻辦不到。

刀疤男的手下都吃了一驚。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刀疤男已被王小兵控制住了。

是以,他們也不知是衝上去救人好呢,還是站在原地等待刀疤男的命令,三十多人愣在一旁,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叫你的人退開1王小兵冷道。

「草尼瑪,老子會怕你,咳咳,老子……」刀疤男臉面因缺癢而變得通紅。

「我再說一遍,如果你還不識趣,那我就先掐死你!我喜歡聽到你頸骨斷掉的聲音1王小兵右手加了一分力,沉聲道。

刀疤男知道王小兵真的說得出做得到。

「咳咳,大哥,我,我,聽你的,別,別掐我,我……」刀疤男驚恐道。

起先,他是仗著人多,才表現出不怕王小兵的神情,其實,他早已了解王小兵,是以,非常忌憚王小兵。

如今,被王小兵掐住了脖子,再也囂張不起來了。

「叫你的人退開1王小兵道。

「你們還不滾開!想看老子被掐死嗎?」刀疤男在驚慌之下,吼道。

其實,這是他一時沒了主意,如果他能冷靜一些,他是不敢這麼做的,畢竟,如果這次任務沒能完成,那他回去,會被太子修理的。

那些打手只好照刀疤男的意思去做,紛紛上車,準備讓開路。

就在這時,王小兵猜測是跟蹤自己的那個戴頂棒球帽的男子開著馬通摩托上來了,下車便立刻道:「這件事,其實去見一見太子就可解決了,大家別衝動。」

聽棒球帽男這麼一說,刀疤男似乎想起了什麼,道:「對,我們一起去見太子吧。」

「我今天沒空,下次吧。」王小兵見那些打手又下了車。

不過,此時大街上又有一批摩托車與兩輛麵包車疾馳而來,轉眼便到了眼前。

而這班人馬大約有五十多人,而且手中都拿著家生,不是砍刀就是鐵棍,明顯是來打架的。正是安志軒叫來的人。

安志軒立刻道:「給我打1

剎那間,數十人便沖向刀疤男的手下,喊殺聲震天。

王小兵一記手刀劈在刀疤男的後頸上,將之打暈了,然後一個鞭腿掃在棒球帽男的身上,把他打得在地上滾了幾滾。

場面十分混亂。

大街上過往的行人都遠遠地躲著,不敢從這裡經過。

「小兵,你先走,這裡很快會有警察來的。」陳老爺子神色鎮定地吸著煙斗,掃視一圈,道。

「那你們呢?」王小兵想不到再次與太子的人馬動手了。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其實不是好事,畢竟己方實力還不夠強大的時候,就開始與太子掐架了,結果可想而知,吃虧將是唯一的後果。

「我也離開這裡。」陳老爺子招手示意陳圓圓上麵包車,道。

陳圓圓有點依依不捨地看著王小兵。

「喏,這是美容丸,你拿著。」王小兵一個小瓷瓶遞給她,道。

「謝了,你快點走吧,要是來更多的人,待會你就走不了啦。」陳圓圓嘴角溢出嫵媚的笑意,勸道。

王小兵點了點頭。

隨即,陳老爺子與陳圓圓上了麵包車,一會便走了。

王小兵看著麵包車開走之後,才上車,發動車子,從人行道上繞了過去,準備回東方鎮。

他暗忖這次太子會不會找陳老爺子的麻煩。

陳老爺子是結盟的核心人物,要是他出了事,就難以再找到像他一樣肯出力的人了。

畢竟沒幾個人敢跟太子作對的,因為一旦被太子提前知道了,那就極為危險了。何況,縱使結盟到了足夠的力量,最後與太子決戰,還是沒有百分百的勝券。

換言之,可能是同歸於盡的局面。

在這種情況下,有幾個人敢站出來跟太子抗衡呢?

如果不是太子已踏到自己的頭上,王小兵也不想這麼做,他知道跟太子火併下去,不論誰勝,都將要付出大代價。

不知不覺間,後面的打殺聲便遠去了。

他不時盯著後視鏡,看那個跟蹤自己的人是不是還在後面。

剛取了錢,他還要拿給莫海華,於是,便直馳向莫盈盈的家,轉眼間,便到了。停好車子,下車撫平衣服,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敲門。

他不急於回東方鎮,是因為覺得太子不會在縣城裡搜尋自己。

按正常情況來說,發生了這種事,一般人都會立刻離開縣城了。這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會選擇的途徑。

而王小兵卻反其道而行。

他相信那句「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話。

縣城對於他來說,是有幾分危險,但正由於太子想不到自己還敢留在縣城,所以是很安全的。

出來開門的是莫盈盈。

「誒,進來吧。」她含情脈脈地瞥了他一眼,柔聲道。

自從見識過他的「神功」之後,她就十分佩服他了,對他的好感與日俱增,當然,還沒有到情意濃濃的地步。

進到客廳,莫海華已睡午覺了。

王小兵只好把五千塊交給段芝,道:「段阿姨,我回去了。」

「先坐一下吧,時間還早得很,喝杯茶再走吧。」段芝的話語雖是比較客氣,但神色卻有點閃爍。

「媽,你把錢放好吧,如果堂弟來看到,又要問借錢了。」莫盈盈輕聲道。

「哪裡有那麼多錢錯給他,上次來這裡拿了兩千塊,現在都沒還,他一身賭債,誰肯借錢給他?」段芝不屑道。

王小兵不知是什麼情況,不好發表議論。

但他聽說莫盈盈的堂兄弟之中有人也是在社會混的,但沒混出什麼名堂。

「小兵,你別介意,我那個堂弟是個賭鬼,現在到處問親戚借錢,昨天還來我這裡,今天可能還會來。」莫盈盈見王小兵有點尷尬的神色,連忙道。

「哦,賭博確實不好。」王小兵只能這麼說。

「他賭博,借了人家不少高利貸,現在雪球那樣滾起來,他都還不清了。」莫盈盈擔心道。

「如果認識那個放高利貸的人,關係夠好的話,說說情,可以只還本金就行了。但一般情況下,別人都是不會答應的。」王小兵瞟了一眼莫盈盈眉宇略帶愁思的俏臉,道。

十個賭鬼九個輸。

這是王小兵在日常生活里總結出來的經驗。

除非是會出老千,不然,想靠賭博贏錢,那實在是比買彩票中獎的機率還要低。賭得越久,輸得越多。

而賭場中的老千,看似能贏錢,但其實也是極危險的,只要被捉到一次,一輩子都玩完了。

老千被剁手,那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莫盈盈聽了王小兵的話,黯淡的美眸立刻有了光彩,柔聲問道:「小兵,那你認不認識那些放高利貸的人呢?」

「應該不認識。」他笑道。

「也就是說,你也有可能認識,對不對?」莫盈盈執著道。

「哈哈,算是吧。」王小兵在縣城認識的人不多,而放高利貸的一般是黑道老大,他認識那個人的機會很低。

「那我叫我堂弟過來,問問他借的是誰的高利貸,你幫幫他,行嗎?」莫盈盈曾聽張惠蘭說過王小兵在道上也有勢力,所以才會求他幫忙。

本來,王小兵想立刻回東方鎮的。

畢竟,太子雖不知自己還在縣城裡,但呆得久,終究容易暴露行跡,到時要是再被劫持到萬豪酒店,那就難出來了。

現在,莫盈盈卻來求自己,看著她那秋波宛轉而又飽含懇求之色的美眸,他不忍心拒絕她。

是以,點頭道:「試試看吧。」

「誒,小兵,你果然是個肯幫人的人。」段芝豎起個大拇指,給他戴了一頂高帽。

「哈哈,朋友之間,互相幫助,那是非常應該的。只要我能幫到,一定全力相助。不過糗話說在前,要是我不認識那個放高利貸的人,那就幫不上忙了,你們別怪我就行了。」他如是道。

「這個當然。」莫盈盈含笑道。

王小兵感覺難以幫到什麼,畢竟,這裡不是他的地盤。

不過,試一試也無妨,反正也不會虧什麼,如果成功了,還可以給莫盈盈一個深刻的好印象,以後要泡她,那成功的機會也會大些。

就在這時,有人在外面敲門。

「伯母,開門1這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來了,別那麼急行不行,門都要被你打塌了。」莫盈盈只好迎了出去,微微不悅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段芝搖頭道。

聞言,王小兵便知是莫盈盈的堂弟來了,心裡既緊張又興奮。

緊張的是怕自己幫不了忙,那就錯失了一個向莫盈盈獻殷勤的大好機會,這種機會不是經常有的,可遇不可求。

興奮的是想到萬一自己真的幫上了忙,那就會討得美人的歡心,這是一件好事。

一會,莫盈盈便帶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進來了。

「這是我堂弟莫家雄。」她介紹道。

王小兵打量一眼莫家雄,見他渾身上下穿著光鮮的衣服,一看便知是喜歡享受的人。

對方好像不將自己放在眼內,連招呼也不打,只跟段芝說話:「伯母,先借一千塊給你,怎麼樣?下個月還給你。」

「上次借的錢,說一個星期內還,後來你放我鴿子。」段芝板著臉道。

「再借我一千塊,我下個月一起還給你,行嗎?今天我要是再不還一點利息,會被砍的。」莫家雄哭喪道。

「你這是咎由自取1段芝冷道。

「阿雄,你經常賭,家人勸你又勸不了,你看看你現在成了什麼樣?」莫盈盈也責備道。

王小兵是外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多少有些尷尬。

「阿姐,你就救救我吧,他們押著我來的,現在正在外面等著,如果我今天不能還一點錢,他們會打死我的。」莫家雄哀求道。

「你為什麼不問你爸媽要錢?」段芝拉長臉道。

「伯母,你也知道我爸媽不肯給錢我的,你就借一千塊給我吧。」看來,莫家雄也是走投無路了。

「你賭輸了幾十萬,還有臉問你爸媽要錢?」段芝訓斥道。

莫家雄耷拉著腦袋,無精打採的。

「阿雄,我這個朋友認識不少黑道的朋友,你說說看,你向誰借的高利貸,叫他去說說情,只還本金,那就不用還那麼多。」莫盈盈建議道。

王小兵有點不好意思。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