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79章商業間諜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1日 06:53 [字數] 84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龍非那為難的神色,王小兵感覺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直以來,他感覺她就是三個老古董那邊的人,如今,終於要聽她自己說出來了,心裡不禁有些興奮。

如果能得到她,那估計就完全可掌握剩下的兩個老古董的的行動了。

龍非低著頭,把玩著衣角。

不知不覺,三分鐘便過去了,她抬起了頭,道:「你就當我是一個孤兒,行嗎?」。

本來,還以為她會說出驚天動地的話,殊不知,開口便是這種話,他聽了頗為不滿,搖搖手,道:「我們要在一起,了解一下你的家庭,那是最基本的,對吧?」

她沉默了。

「你跟龍應唯他們有關係嗎?」。他覺得自己幫她說出來,還會直截了當一些。

「沒有。」她很堅定道。

聞言,他暗吃一驚,打量她的俏臉,感覺她沒有說謊。

「有什麼不能說的呢?我可以向你保證,不論是什麼情況,我都會接受,只要你是真的愛我。」他輕輕地拍了拍她彈性十足的滾圓大腿,道。

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努了努紅唇,對他的揩油表示討厭。

「說吧。」他訕訕道。

「你真的不會在意嗎?」。她有些猶豫道。

「不會。我們都是情侶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往事就讓它隨風而去,我們從新開始,這樣可以吧?」他目光落在她胸口那又深又窄的乳溝入口處,咂了咂嘴,道。

「那好,我告訴你。」她鼓起勇氣道。

他認真聆聽著。

整理了一下思緒,她才輕聲道:「我是太子的人。」

聞言,王小兵還是吃了一驚,腦子空白了一會,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鎮定下來,道:「你是太子的人?」

「對。」她承認道。

至此,他終於明白了一些事情。

但同時又有一些疑問在心裡湧出來,道:「你是太子的人,那麼說來,太子也對我的美容丸有興趣?」

「是。你會恨我嗎?」。她有些怯怯問道。

「不會,我已愛上你了。」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肯定道。

「我以前是一直想刺探你美容丸的藥方,但後來沒有了。」她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吁了一口氣,道。

「太子為什麼想要得到碎雪呢?」王小兵好奇道。

他非常興奮。

因為他覺得極有可能會從她嘴裡得到正確的答案,是以,他期待著。

不過,她的回答令他失望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想要得到碎雪,但我知道是有人叫他找的。」

「什麼人?」王小兵微感沮喪。

「不清楚,那個人好像比他還要更強大,他對那個人很畏懼。」她想了想道。

她的神情雖很真誠,可是,他還是覺得她在撒謊,是以,心裡有些許不悅,雖沒有完全表露出來,但也可從他的臉龐看出一二。

「你以為我說假話?」她是個聰明人。

「既然太子會派你來刺探我的美容丸配方,那應該比較看重你。你是跟四大金剛混的?」他猜測她極有可能是黑寡婦的手下。

「不是。」她乾淨利落地回道。

「那你是太子聘請的商業間諜?」他站起來,坐到了她所坐的那張雙人沙發上,又輕拍她滾圓的大腿,問道。

她又努了努粉潤的紅唇,表示討厭。

不過,她已把自己看成是他的人了,是以,並沒有撥開他的手。

「也不是,我要是說了,可能會嚇著你。還是不說的好。」她躊躇起來,欲言又止,彷彿有些東西難以開口。

「哈哈,不會吧,說來聽聽。」他笑道。

「就讓我保留這個秘密,好嗎?」。她含羞地瞥了他一眼,嬌聲道。

「不,我要知道。就像你的身子,我晚上要把每一寸肌膚都看一看。」他體內的欲`火在上升,凝視著她青春靚麗的俏臉,曖昧道。

如果現在不是在養生堂里,他想立刻脫她的衣服了。

「嗯,不,除非你把碎雪給太子,那我就給你。」她嘟著濕潤的紅唇,柔聲道。

聞言,他感到左右為難,想要得到她的身子,那就得交出碎雪,但問題就在於,在沒有弄清楚太子為什麼要得到碎雪之前,他是不可能把碎雪交出去的。

「那你老實說吧,那個人想要用碎雪做什麼?」他舊話重提道。

「我不知道埃」她無奈道。

「大約是做什麼事,難道也沒聽說過?」他以為能從她這裡得到答案,想不到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你以為我騙你嗎?我是真的不知道埃我曾經問過他,但他發火了,叫我以後都別再問這事。他是很少對我發火的。」她回憶起被太子訓斥的情景,還心有餘悸。

王小兵心裡又湧起一個疑問:難道她也是太子的情人?

剎那間,他心頭泛起一抹醋意。

為了求證一下,他忍不住問道:「非非,你是太子的情人嗎?」。

「呸,呸,呸,你烏鴉嘴呢,怎麼這麼想呢?」她撅起了紅唇,微有不悅,翻了個白眼,嬌嗔道。

他聽她說曾問過太子關於碎雪的事,而可以與太子面對面說話的,必然關係很親密的。

「一般人不能隨便問太子那樣的問題吧?」他提出心中的疑問。

「是。」她不否認道。

「那麼說,你跟他的關係非常之好?」他追問道。

「你分析得很正確,正像你說的那樣,還有什麼要問的。」她倒很大方地承認,沒有絲毫的隱瞞。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呢?」他揚了揚粗眉,問道。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那會是什麼關係?他反正一下子就想到情人這方面去了。

不過,她再次鄭重重申道:「我可以百分百告訴你,我不是他的情人,這一點,我敢發誓。」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他好奇道。

「讓我保留這點秘密,行嗎?」。她眨著黑亮的明眸,懇求道。

但他的好奇心實在是太重了,如果不搞清楚,那睡覺都會睡不安穩的,是以,堅持問道:「告訴我吧,我想知道。」

她撅起紅唇,現出猶豫的神色。

半晌,她幽幽瞥了他一眼,才輕聲道:「我是他的女兒。」

聞言,王小兵嚇了一跳,他是千想萬想,也想不到龍非會是太子的女兒,於是,他將她俏麗的臉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喃喃自語道:「你不像他,你像你媽媽吧?」

「咯咯,不知道。」她苦澀地笑道。

忽然他記起太子是姓洪的,而她卻叫龍非,那這條名就是假名?

「非非,你的真名是什麼?你不是姓龍的,是姓洪的吧?」他心裡的震驚還有餘波在蕩漾,使他平靜不下來。

他感覺像一場夢,居然跟太子的女兒認識了這麼久。

「我是姓龍的。」她肯定道。

「不會吧?我聽說太子的本姓是姓洪的,你跟你媽媽的姓嗎?」。他疑問道。

「咯咯,太子是姓洪的,而我是姓龍的。」她解釋道:「我是他的養女,不是親生的,他告訴我,說我是被拾回來的,而嬰兒搖籃里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一句話,就是說我是姓洪的。他後來建議我用龍姓,我也就用龍姓了。」她娓娓道來。

「哦,我明白了。」他點頭道。

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他真對她有了三分畏懼。

誰敢得罪她呢?把她惹惱了,那就相當於惹惱了太子,除非是身癢,想找太子來幫自己鍛鍊出一身的肌肉,那又是另一種說法。

「非非,既然你是他的女兒,那多少會聽到一些關於那個人為什麼要找碎雪吧?」他不死心道。

「誒,你終究還是不信我。我真的沒有騙你埃」她嘆息道。

「那你見過那個人沒有?」他問道。

「沒有,但我知道那個人是住在南夏市的,太子有時會到那裡去見他。」龍非想了想,道。

王小兵曾聽柏珠珠說過在南夏市有一個豪門,那是太子惹不起的,暗忖會不會就是那個豪門讓太子來尋找碎雪的呢?

於是,他轉彎抹角問道:「聽說南夏市有一個豪門很利害?」

「是。」龍非點頭道。

「那你是知道那個豪門的?」他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他是這樣想的,既然她了解那個豪門,那為什麼還說不認識那個委託太子尋找碎雪的人呢?這不明擺著是坑人嗎?

「南夏市那個豪門在黑白兩道都有勢力,太子也不敢惹他們。」她點頭道。

「應該是那個豪門的人叫太子找碎雪吧?」他問道。

「不是。」她否認道。

「能叫太子幹事的人,實力一定大過太子,可以說,那個人肯定在南夏市有非同一般的實力,對吧?」他拋出引子,道。

她卻搖頭。

「怎麼,我說得不對?」他訝然道。

「你要知道,豪門的實力雖強,但有些人不願意公開身份,實力可能比豪門還要強。在當地或者就像是一戶普通的富戶人家,但實質可能很有勢力。」龍非提醒道。

這也是有可能的。

有些人喜歡低調,所以會有意隱藏自己的實力。

比如說,某個黑社會老大,他在本地不做壞事,在他家鄉的人只知道他是一個平凡的人,從不與鄰里紅過臉,但在外面,卻是令人膽顫的黑道人物。

王小兵就知道有這種情況,所以,他相信她的話。

「四大金剛會不會知道?」他只好把希望寄托在黑寡婦的身上,只要能幫她治好石女之病,就有機會使她開口。

「應該不知道。」龍非在他頭上澆了一瓢冷水。

聞言,他咂了咂嘴。

好一會,他才有些無精打采道:「四大金剛是太子勢力集團的核心人物,難道太子也沒有告訴他們?」

「我說了,連我問太子,都會被罵,那就更不用說四大金剛了。你懂嗎?」。龍非微仰著俏麗的鼻翼,以非常自信的口吻說道。

「哈哈,你雖是太子的養女,但並不代表你會比四大金剛更受到他的重用吧?」他笑道。

「如果太子願意說,那肯定先告訴我。」她信心爆棚道。

他半信半疑。

突然之間,他想起據說太子手下有五大得力助手,除了四大金剛之外,還有一人,他不知道是誰。

如今,正好問龍非:「非非,聽說太子有五個得力助手,我見識過四大金剛,但還有那第五個人沒有見過,你應該知道那第五個人是誰吧?」

「咯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她嬌笑道。

王小兵又吃了一驚。

這是他第二次吃驚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龍非會是第五人。

「你?你的身手能跟四大金剛相比?」四大金剛的威名,那可是在華龍縣的黑道里令人聞之股慄的。

「人不可貌相。」她點頭道。

「哇!真是亮瞎了我的眼。以後要娶了你做老婆,如果在床上打架,我還打你不過。」他笑道。

「咯咯,那就要看你怎麼表現了,本小姐不會經常發脾氣的,偶爾發一兩次,你準備好鐵打酒就行了。」她嘴角往上一扯,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哈哈,我知道怎麼做的。」他曖昧道。

她俏臉刷地紅了。

舔了舔有點乾裂的嘴唇,他好想吻她。

不過,她又問道:「我已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訴你了,那你也應該把碎雪在哪裡告訴我吧?」

他陷入了沉思。

或者她是真的想化解自己與太子的恩怨。

可是,在還沒有弄清楚太子想要得到碎雪的真正用途之前,他是不會隨便把碎雪交給對方的。

如果跟她說了實話,那她會老是纏著自己。

假如撒謊,又有點對不起她。

想了想,他感覺告訴她也無妨,反正自己有借口不交出碎雪。

於是,淡淡道:「碎雪被我藏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只要我不說,那就沒人能找到它。我師父叮囑我,在沒有清楚太子是不是會用碎雪害人之前,絕對不能把碎雪交給任何人。」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不是太子要用,是有人叫他尋找碎雪。」龍非辯解道。

「那我就更不能將碎雪交出來。」王小兵堅定道。

她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本來,他想安慰她幾句,但又不知說什麼好。

店裡的氣氛有些沉悶,不過,還是他打破了沉默:「那你猜那個人要找碎雪是有什麼用處?」

「這很難說。」龍非如是道。

「據說太子是專門收集有怨念的兵器,對吧?」王小兵詢問道。

「對,就是因為他的這種舉動使我覺得好奇,才忍不住有一次問了他,他大發雷霆,要我以後不要再問,我現在還有點后怕。」她委屈道。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太子開始收集有怨念的兵器的?」他握緊她的玉手,安慰她。

如今,從龍非的嘴裡也沒有得到答案,他頗感失望。

看來只有太子肯親口說出來,那才能知道正確的答案,不然,就是想爆腦袋,也難於有所收穫。

「好像是在幾年前吧,我忘記是什麼時候了,反正很早他就已到處打聽有沒有怨念的兵器,派人去收購,不肯賣的,就強搶。」她回憶道。

「聽說有一位姓柏的武師有一把飲血劍,也是太子想要得到的,那位柏武師不肯出售,後來就被太子陰了,有沒有這回事呢?」他估計龍非是了解這件事的。

可是,他又失望了。

龍非柔聲道:「我只知道他在到處尋找有怨念的兵器,但他沒有派我去做這樣的任務,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那這麼久以來,難道你就沒有聽到一點關於他為什麼要收集有怨念的兵器的消息嗎?」。王小兵又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翹著二郎腿,道。

「讓我想想。」她闔上了眼瞼,道。

他只好讓她思索。

約莫十分鐘之後,她才睜開了美眸,道:「我記得有一次,在家裡吃飯的時候,他說很煩,說老大叫他找那些神秘的兵器,他都不知去哪裡找才好。當時,我還以為他喝醉了,說瘋話,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想嗎?」。

他搖頭。

其實,他也是聽出了一些端倪的,不過想讓她接著說下去而已,才沒出聲。

果然,她續道:「你知道的啦,在華龍縣裡,太子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我聽他說他也有老大,我就感到很奇怪,所以會覺得他是喝醉了,但後來,他真的不斷地去尋找那些有怨念的兵器,比做什麼事都更用心,我才知他不是說瘋話。」

「這麼說來,他還要聽令於那個人?」王小兵第三次吃驚。

他真無法想象。

太子的勢力可以用「隻手遮天」來形容。

而太子還有老大,而他的老大豈不是土皇帝了?可是,偏偏又不是那些眾人所知的豪門。

「我也不清楚太子為什麼要聽那人的。」龍非也感到疑惑。

「那個人沒有來過華龍縣?」他問道。

她又想了想。

良久,才道:「我也不知有沒有來過,但我知道太子經常要到南夏市去見那個人。」

既然知道那個人是在南夏市,只要把那人所在的大概地址弄到手,再去那裡打聽一番,就有機會查出來了。

「那你知不知道太子去南夏市的哪個地方見那個人?」他追問道。

「不知道。」她搖頭道。

他咂了咂嘴,感覺處處碰壁,眼看就要得到一條線索,偏偏又走進了死胡同。

「依你看,那個人尋找這麼多有怨念的兵器,絕對不會是做好事吧?」他一邊說一邊思考,是以,連煙灰都忘記彈掉了。

「我想那個人可能是有不可告人的陰謀。」龍非猜測道。

這正是王小兵希望聽到的。

只要她這麼說了,他便有借口了,於是連忙道:「你想想,既然那個人想用碎雪來害人,我怎麼能交出去呢?」

「但這只是猜想,可能那個人只是愛好收藏這種有怨念的兵器呢?如果是那樣,我們豈不是南轅北轍了?」她清秀的眉宇間又凝結了淡淡的焦急。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事,太子為什麼不肯對你說?」他反問道。

她語塞了。

其實,直覺告訴她,那個人叫太子尋找碎雪,應該是用來做壞事的。

可是,她是太子的養女,是父女關係,父親要尋找的東西,她就要全力相助,至於那個人要用碎雪來做什麼,她倒不是那麼關注了。

如今,她知道碎雪在王小兵這裡,只希望他能交出碎雪。

「我估計也做不出什麼很大的壞事,不就是一些刀劍嘛,你說,難道還能用它們來抵抗原子彈嗎?」。她整理好思緒,又繼續辯解道。

「如果是有成百上千的有怨念的兵器,你說有沒有可能弄出大災難?」他假設道。

「這個很難說。」她含糊道。

「我不是不願意把碎雪交出來,但因為我怕那個人用碎雪來做壞事,所以謹記師父的叮囑,不能輕易把它讓出去。」他又輕輕地拍了拍她滾圓的大腿,道。

她又努了努紅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幸好,她嘴角溢出來的那抹濃郁的笑意說明她並沒有生氣,反而很愉悅。

「那怎麼辦好呢?」她嘆了一口氣,一副亞歷山大的樣子,輕蹙著眉頭,陷入了沉思之中,自言自語道。

「那你能不能從太子那裡問出為什麼要得到碎雪?」他問道。

「估計不能。」她黯然道。

「太子既然不肯說,那必然是一件壞事。」王小兵推理道。

假如是好事,不用人去問,估摸太子自己就早已把之宣揚出去了,畢竟,做好事讓更多的人知道,那才能得到社會的正面評價。

「你知道嗎?他對我很失望。」她神情更沮喪了。

「是說你沒有從我這裡得到美容丸的配方?」他倒有點憐憫她了。

「嗯。太子說我越來越沒用了,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沒有將美容丸的配方弄到手。」她輕輕地將一綹垂下來的秀髮撩到耳後根,道。

如果不是說到美容丸的時候會提及《丹經》與玉墜,他願意把配方給她。

是以,他也不能把美容丸的配方給她。

因為配方里所用的藥材,在外面的世界根本找不到,只有玉墜里的丹域里才有。

因此,縱使把正確的配方給她,她拿給太子,最後還是會被認為是假的,這樣,不如不給,免去許多麻煩。

「美容丸是我祖上傳下來的藥方,等機會合適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他安慰道。

至於什麼時候,那就沒有準確的日期了。

她黯淡的美眸亮了起來,俏臉充滿了感激之色,深情地凝視著他。

「我也不敢再問你要美容丸的配方了。太子叫我來刺探配方,好像還並不是在乎配方,面是要打探出這種配方是不是很特別。」她露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道。

聞言,王小兵頗為不解。

「什麼叫做是不是很特別?」他真的聽不明白。

「誒,怎麼說呢,我記得他要求我打探清楚這種美容丸是普通的藥丸還是不應在人世間出現的仙家丹藥。」她直言道。

王小兵第四次吃一驚。

不過,他沒有表露出來,表面還是很鎮定。

他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過《丹經》與玉墜的事情,是以,但凡知道他能生產美容丸的人,都不會覺得他的配方是仙家所創。

而太子偏偏能想到這一點,可見太子也不是簡單的人。

「哈哈,怎麼會是仙家丹藥呢?哈哈,如果真的是,那我就不賣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笑容,使之看起來盡量自然些。

「我也覺得不可能。但太子就是要求我打探清楚。」她鬱悶道。

「這是他的想法還是別人的想法?」王小兵好奇道。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可能跟那位叫他尋找有怨念的兵器的人有關。」她凝思想了一會,道。

「不會吧,難道南夏市那個人也知道了美容丸的事?我的美容丸銷售才沒有多久埃」王小兵感到事情越來越蹊蹺了。

但他又理不出個頭緒。

「我也不敢肯定,不過,我是今天聽太子對我說的話,我猜測是那樣的。」她含情脈脈地瞥了他一眼。

兩人的目光相接在一起,立刻迸出濃濃的火花。

「說來聽聽。」他催促道。

「下午,太子來找你,之後聽說他的計謀失敗了,是不是?」她反問道。

「哈哈,他想用催眠師來陰我,但我意志力比常人要強,才逃過一劫。」他也不必隱瞞,笑道。

「那就是了。他心情不好,見了我之後,說我沒有打探清楚美容丸,就要我想辦法從你手裡得到碎雪。我說有難度,他就說如果兩件事都做不好,那他就沒法向人交代。」她回憶道。

聞言,王小兵也覺得她的推測有理。

「那個人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王小兵對太子的老大下了一個結論。

「那還用你說?他可以命令太子,單從這一點來看,就知道他比太子更利害了。」龍非幽幽道。

「那你答應太子,要從我這裡弄到碎雪?」他握了握她的玉手,道。

「是。」她承認道。

「如果你得不到呢?」他問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如今,他知道她是太子手下五大得力助手的第五人,那實力還在自己之上,如果軟的不行,估計要來硬的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