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77章一腳踏五船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8日 06:45 [字數] 85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包廂里,只有洪東妹與謝家化不明所以然。

小風波平息下來之後,大家又邊吃邊聊,不過,氣氛不像先前那麼和諧了。

而張先生也不敢再來催眠王小兵了,他有自知之明,雖記不起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但從太子的臉色,他可以猜測到一定是不妙的事。

而自己會做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那肯定是被反催眠了。

如果再想催眠王小兵,那結果可想而知,必然又會被反控制精神,到時百分百又會做出難以想象的糗事。

是以,他不敢再出手了。

而太子被張先生揭穿了把戲之後,雖勉強表現出溫文儒雅的神情,但終究不夠自然。

本來,先前大家正在談碎雪的事情的,如今,太子不敢再說這個話題了。因為張先生不是張拾來的後代,不可能回答王小兵說的「三個問題」,如果硬要再談碎雪,那就是自找其辱了。

他來這裡,只想用巧計帶走王小兵。

結果,事與願違。

「兵少,今天張老闆有點不正常,我帶他回去休息一下。」太子只好打退堂鼓了。

「哦,行,以後有的是時間,我們可以多聚一聚。等過完春節,那就有很多空閑時間了。」王小兵爽朗笑道。

「那我們告辭了。」太子拱了拱手,便帶著手下離開了包廂。

張先生滿臉驚恐地跟在太子的身後。

如今把事情給搞砸了,他想到回去之後,估計會被太子扒掉一層皮,是以,如何不害怕?

就這樣,太子的陰謀被王小兵化解了。洪東妹感到事情頗為蹊蹺,但又理不出個頭緒,問道:「小兵,你有沒有覺得剛才好奇怪?」

「怎麼個奇怪法?」王小兵笑道。

「麻痹,那個張老闆根本沒有喝醉,老子敢百分百肯定,但他們卻說他喝了酒。」謝家化嘴裡塞滿了食物,聲音含糊道。

「他是沒有喝酒。」王小兵笑道。

「那你為什麼說他喝了酒呢?」洪東妹更加不解了,疑惑道。

「我之前沒有跟你們說他們的陰謀,是怕你們破壞了我的計劃。」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笑道。

「什麼陰謀?」洪東妹睜圓了美眸,追問道。

於是,王小兵把事情的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只是沒有說是黑寡婦告訴自己的消息。

聞言,洪東妹驚愕道:「怪不得那個王八蛋老是叫你放輕鬆些,原來他是想催眠你,我當時就感到有點不對頭,但又不知哪裡不對。」

「哈哈,現在沒事了。」王小兵笑道。

「麻痹,要是老子早知道,就一啤酒瓶砸那屌毛的頭上。」謝家化怒道。

「黑牛,你太衝動了,如果你用啤酒瓶砸了他,那就麻煩了。與病大夫掰手腕,你還不知衝動帶來的後果很嚴重嗎?」。王小兵勸道。

「麻痹,說真的,看不出那屌毛力氣那麼大。」謝家化感嘆道。

「估計他們修鍊過內功的。」王小兵猜測道。

如果太子不是還有另外的目的想要現實,那謝家化當時的處境就頗為危險,極有可能會受傷。

「小兵,這樣看來,只要太子一天沒得到碎雪,就會一直纏著你。」洪東妹也沒有想出什麼好的對策,感到擔憂,道。

「應該是。」王小兵承認道:「現在還不夠實力,所以不要主動公開與他翻臉。」

「不知老爺子那邊結盟到多少人了。」洪東妹沉思道。

「我找個時間去他家裡坐一坐,跟他聊聊就知道了。」王小兵要把已加入聯盟的人報給陳老爺子。

按正常來說,以陳老爺子的聲望,那應該可以結盟到不少人,唯一比較危險的就是怕太子事前知道,那還想要繼續結盟下去就頗難了。

陳老爺子性命都堪憂。

是以,前期的保密工作要做到非常縝密。

但結盟的人多了,應該難以瞞住太子,就看是什麼時候被太子知道了,假如是結盟的後期,那也無所謂了。

反正已有了足夠的力量,那時跟太子公開對抗都可以了。

如果是在結盟的前期,那就有點催悲。

三人又聊了一會,洪東妹便要回去地下賭場打理一下事務,先走了。

王小兵叫謝家化招呼弟兄們在君豪賓館用餐,當作酬勞,他自己則開著桑塔納回東和村。

經過小樹林的養生堂時,發現店門關閉。

本來還想將美容丸等藥丸交給龍非的,卻不知她為什麼又不上班。

上次,她說生病,王小兵便感覺她是在吹牛,如今,又不知去哪裡了,他感覺她是越來越神秘了。

於是,開車到了她租住的樓下。

但呼喚她的名字十數次,也沒有得到回應,只好晚上七點左右再到養生堂看看。

回到東和村,已是傍晚六點鐘。

董莉莉與蕭婷婷在村委飯堂吃了飯之後,便騎單車回家去了。

當王小兵回到家裡,經過客房時,聽到柏秀瓊與林珊珊在聊天,便推開虛掩的房門,走了進去。

「嗨,你們吃飯了嗎?」。他見到林珊珊還躺在床上。

「吃了,你呢?」林珊珊嬌羞道。

柏秀瓊回到房間,見林珊珊裸著身子躺在床上,便感覺到她極有可能與王小兵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

如今,見兩人的神情頗為親昵,更加確定之前的猜測了,微有醋意。

「我也吃了。」他坐到林珊珊的床上,笑道。

此時,房間里瀰漫著濃郁的曖昧氣氛,三人彼此一個眼神,都飽含著情意。

「咯咯,今天好睏,睡了好久,現在還想睡呢」林珊珊的晚飯是由柏秀瓊從村委飯堂里打回來的,起來吃飯時,穿了內衣。

如今,她身上只穿著內衣。

他掀開了被子,再將她的奶`罩推開,立刻施展出「鐵爪功」與「柔舌功」攀登她的雪山。

「矮,小兵,別嘛」林珊珊羞窘道。

因為有柏秀瓊在旁邊,她感到不習慣,但她不知道王小兵與柏秀瓊早已有了一腿。

柏秀瓊重重地「咳」了兩聲,表示自己的不悅,見他伏在她的雪山上又揉又吮的,聽著那「嘬嘬」的春音,她體內的欲`火狂升。

「秀瓊姐,來,我們一起聊天。」他舔了舔嘴唇,笑道。

「不了」柏秀瓊微垂著頭,輕聲道。

「來嘛。」他伸手將她從對面床拉了過來,讓她坐在林珊珊的床上。

「小兵,我還要下去跑跑步,你們先聊,好嗎?」。柏秀瓊的俏臉已悄悄地浮上了兩朵紅暈,嬌聲道。

「不,我們現在聊天吧。」他邊說邊開始脫柏秀瓊的衣服。

「小兵,不」柏秀瓊嬌羞道。

可是,她又不怎麼阻止他脫自己的衣服,只是用玉手輕輕地撥他的手,做個樣子而已。

是以,他很快便將她的衣服都脫光了,將奶`罩、內褲丟到了另一張床上,隨後,自己也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衣服。

看著王小兵脫柏秀瓊的衣服,林珊珊頗為吃醋。

「小兵,你……」她揮舞著小粉拳,捶打他厚實的脊背,嬌嗔道。

「珊姐,秀瓊姐是自己人。大家別那麼客氣。來,我要。」說著,他便先騎在了林珊珊白嫩的身子上,分開了她兩腿。

「矮,不」林珊珊嬌呼著。

他知道只有先送她上高潮才行,只要把她侍弄舒服了,那什麼都好說。

是以,一上來,他便大動起來,使她張開檀口哼出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使室內平添三分春色。

柏秀槍沒有林珊珊的那麼大。

畢竟她知道他的床上功夫非常了得,多一個情人服侍他,那還更好些。

不消十分鐘,林珊珊便發出一聲柔弱的「氨,身子一軟,便登上了快活的高潮,同時也暈過去了。

不過,他還在大動著。

柏秀瓊早已欲`火焚身了,又不好意思開口要。

是以,便嬌聲道:「小兵,我要去跑步鍛煉身體了。我出去了埃晚上再回來。你到時記得給我開門埃」

說著,她便下了床。

但她並沒有穿衣服,只是在等著他追過來。

果然,他連忙道:「秀瓊姐,快來,到你了。」他也下了床,從後面抱住了她,掰開她的美`臀,把屁股一撅,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即,又大動起來。

柏秀瓊也張圓了檀口,哼出誘人的「啊氨春音。

在他狂風暴雨的強攻之下,她只堅持了八分鐘,最後被他重重一頂,也登上了快活的高潮,暈了過去。

看著兩位美人那曲線玲瓏婀娜的嬌軀,他感覺到非常滿意,於是將她們抱了起來,讓她們分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邊祭出「太極掌」愛撫她們的美`臀,一邊施展「柔舌功」攀登她們的雪山。

抱著兩美人在懷裡,那感覺真美妙。

隨後,他揉她們的太陽穴,掐她們的人中,把她們弄醒了。

「寶貝老婆們,你們真棒1他的舌頭在她們的雪山上一會上山,一會下山,快活地忙碌著,由衷道。

「嗯,我不」林珊珊輕揮小粉拳,捶打他結實的胸膛。

「珊姐,我愛你一萬年。」他吻著她的紅唇,愛撫著她溫軟的脊背,真心道。

「嗯,你壞,你為什麼這麼多姐姐呢,嗯,你騙人家」林珊珊輕蹙柳眉,嬌嗔道。

「珊姐,我像愛秀瓊姐一樣愛你。」他咂了咂嘴,道。

「珊珊,我們反正都是他的人了,就認了吧。以後,我們要好好管著他,別讓他到處拈花惹草就行了。」柏秀瓊輕輕拍著林珊珊的手臂,勸道。

畢竟,她知道他能滿足自己與林珊珊的需要。

「嗯,他腳踏兩船。」林珊珊是把第一次給了他,自然會有點醋意。

「珊姐,我能滿足你們的。來吧。」說著,他便將她推倒在床上,又騎在她的嬌軀上,繼續開鑿隧道。

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之中,林珊珊登上了第二次高潮。

轉眼間,她又得到了第三次高潮。

但他依然還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重進重出,就是為了向她證明自己是男人中的戰鬥機。

至此,林珊珊的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激情光澤,檀口呵氣如蘭,哼出綿綿的「啊氨春音。

「小兵矮,人家下面痛矮」林珊珊嬌`喘道。

「珊珊,頂祝」柏秀瓊鼓勵道。

「秀瓊,你來頂一下,我真的痛呢」林珊珊正在感受著痛並快樂著,膩聲道。

「小兵,珊珊要休息呢,你就體諒一下她嘛」柏秀瓊不停地咽口水,望穿欲眼,早已按捺不住了。

「好的。」他同意道。

於是,他立刻又騎在了柏秀瓊的嬌軀上。

又經過了二十分鐘的耕耘,他也將柏秀瓊的身子弄得軟綿綿,好像一團棉花,任由怎麼揉`搓都行。

激情大戰結束之後,三人又緊緊地相擁在一起。

彼此的體溫在相互傳遞著,他能感受到她們那比較快的脈搏跳動,還能聽到她們粗重的嬌`喘聲。

「寶貝老婆們,我愛你們。」他將她們抱在懷裡,讓她們分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嗯,我跟珊珊都是你的人了,你以後要對我們好,如果拋棄我們,我們就找你算帳。」柏秀瓊嬌聲道。

「我發誓一輩子會好好愛你們。」他真誠道。

「嗯,你好壞」林珊珊用堅挺的酥胸頂了一下他結實的胸膛,幽幽道:「秀瓊,你知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女朋友呢?」

「哈?誰?」柏秀瓊佯裝吃驚道。

其實,她想說他還要幾個情人,只是不便說出來而已。

「我的一個好姐妹,叫沈若蘭,她是他的女朋友,現在,他又把我的身子得到了,又把你的身子得到了,他是一腳踏三船。」林珊珊嘟著紅唇道。

柏秀瓊倒顯得很平靜。

那是因為她知道他還有董莉莉與蕭婷婷,如果加上一個沈若蘭,那她知道他有五個情人了。

不過,想到他床上功夫那麼強大,多幾個情人服侍他更好,於是勸道:「珊珊,他非常強大,就是幾個情人一起服侍他,估計他都能滿足大家的需要呢」

「秀瓊,他一腳踏三船呢」林珊珊嬌聲道。

柏秀瓊想說「他一腳踏五船」,不過,她只是莞爾,並沒有說出來。

「哈哈,寶貝老婆們,我會滿足你們的。你們不用擔心吃不飽,我小弟弟已長大了。」他開心道。

「嗯,秀瓊,你看看他,我們打他」林珊珊「噗哧」一聲嬌笑道。

「對,要教訓一下他。」柏秀瓊也附和道。

於是,兩美人揮舞著小粉拳,分別捶打他寬闊的肩膀,但並不用力,只是相當於給他捶骨而已。

他則忙於施展出「柔舌功」攀登她們堅挺而飽滿的雪山,感受她們雪山的滑膩與溫潤。那種登上高峰的快感,確實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三人快活地纏綿到了晚上七點半。

王小兵還想到小樹林養生堂去看看,畢竟擔心龍非出了什麼事。

「寶貝老婆們,我先出去一下,十點左右再回來,你們要吃什麼宵夜,我帶回來給你們。」他輕拍著她們的美`臀,道。

「嗯,不許你去」林珊珊緊緊摟著他的豹腰,嬌聲道。

「老公,你不會去與情人幽會吧?我倆服侍你還不夠嗎?」。柏秀瓊則是摟著他的脖子,甜聲道。

「哈哈,不是啦。去見一個朋友,跟她商量一點事情,晚上會回來的,還要跟你們快活快活。」他吻著她們的紅唇,笑道。

「秀瓊,我們不放他去。」林珊珊提議道。

「咯咯,對,我們就這樣抱緊他,除非他把我們也帶去。」柏秀瓊嬌笑道。

兩美人把他纏得更緊了,這是非常幸福的時刻,他感到了溫馨與愛意綿綿,整個人身心舒泰,喜氣洋洋。

「寶貝老婆們,來,我還要。」他笑道。

對於美人們的糾纏,他最有應付的經驗了,只要把她們送上高潮,那就行了。

「咯咯,人家下面還痛呢,你不體貼人家」林珊珊輕晃著身子,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不停地在他結實的胸膛上磨動,使他渾身打激靈。

「對呀,剛才那麼大力弄我們,現在還沒恢復元氣呢」柏秀瓊也嬌笑道。

「寶貝老婆們,來吧。」他已將她們推倒在床上。

「矮,不嘛」兩美人齊聲嬌呼道。

不過,他熟練地分開了林珊珊的兩腿,以高超的定位功能,把屁股一撅,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即,以翻江倒海的勇猛,開始耕耘她嬌嫩的身子,一波又一波的強攻,使她在快活的海洋上浮浮沉沉,最後終於達到了高潮的彼岸,同時也興奮地暈了。

看著林珊珊在「啊氨的春音之中暈過去了,柏秀瓊嬌聲道:「老公,你快去快回吧。」

「老婆,還沒給你呢。」說著,便騎在她的身子上。

「矮,人家真的還痛呢,嗯,你體諒一下人家嘛」她想併攏雙腿,可是辦不到。

他以非常嫻熟的手法,將她的兩腿分開,很輕易便進入了她的身體,旋即,照樣大動起來,以最為剛猛的進攻頻率來開鑿她的神秘山洞。

不消十分鐘,也把她送上了高潮。

至此,兩美人都在興奮之中暈了,正在沉睡之中。

看著她們光滑的嬌軀,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將她們的身子吻了數遍,才用被子蓋住她們的身子。

然後,他穿好了衣服,帶了大哥大,便出門了。

彼時,已到晚上八點鐘了。

他擔心龍非真的生病,因為她在附近沒有親戚朋友,他想照顧她。

本來,他以為她會在家裡,想不到在經過養生堂的時候,見到她在上班了。她是晚上九點鐘下班的。

停好車,他走進店裡。

「非非,今天下午我來的時候,你不在店裡,又生病了嗎?」。他掃視一眼,見她眉宇間蘊含著淡淡的愁思,問道。

「哦,是啊,感覺有點頭昏,所以回去休息了一下,後來我來上班了,老闆,你扣我的工資吧,連上次的一起扣,我願意接受懲罰。」她非常誠懇道。

「這個不用。」他揮了揮手道。

隨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又打量她一眼,正好她也看過來,兩人的目光相接觸在一起,他感受到她眼神的閃爍神色。

可以說,他覺得她有心事。

兩人本來就有一點曖昧的關係,只是還沒有發展成為情侶關係而已。

她其實也是喜歡他的,但由於身份的特殊性,她只能把自己對他的那份愛掩藏在心田的最深處,饒是如此,在有時候,她還是會在他面前表露自己的情意。

而他也知道她喜歡自己,至於有多喜歡,那暫且不說。

「是了,現在好些了嗎?要不要我送你到醫院去看看?」他心念電轉,在猜測她到底遇到了什麼事。

「哦,謝了,現在沒事了。」她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道。

她心事重重的樣子。

是以,她老是有點神思飄忽,不太想說話似的。

他想問她有什麼心事,但知道問了她也不會輕易說出來,但這樣干坐著也沒意思,於是笑道:「非非,再幫我看看近來的運氣怎麼樣。」

「哦,好埃」她非常感興趣道。

於是,她站了起來,從辦公桌後面走了出來,坐在他的對面,用妙目打量著他。

其實,他覺得她是在裝模作樣,但人生如戲,每個人活在這個世上,多多少少都是在演戲,因此,沒有揭穿她。

她觀察了一會,俏臉的神情有點凝重,道:「你印堂的黑氣好像更濃了。」

「不會吧,我近來沒招惹誰啊?」王小兵疑惑道。

「如果想算得准,那你必須對我說實話,你能做到嗎?」。她用含情的目光凝視著他,問道。

他在猜測她這樣說到底是什麼意思,估計是想套出自己的碎雪,心中暗暗好笑,但表面卻頗為認真道:「行,你要知道什麼?」

「就是你有沒有得到過古董?」果然,她這樣問了。

「沒有。」他一本正經道。

既然對方在演戲,那他也可以演戲,其實,她是知道碎雪在自己身上的,既然還要那樣問,那隨便撒個謊就行了。

聞言,她神情頗為失望。

而他則感到高興,看著她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他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

「老闆,我覺得你在騙我,你肯定是得到了古董,但你不肯老實說出來,其實,這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她忽然道。

「非非,真的沒有埃」他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道。

「我從你印堂的黑氣可以看出,你之所以黑氣一直不散,那就是因為你還收留著那件古董,才會這樣的。」她以堅定的口吻道。

他真想這樣問:你為什麼那麼想得到碎雪呢?

但他只是這樣想了一遍,而嘴裡吐出的話卻不是那樣的:「非非,我也感到納悶埃」

「為什麼呢?」她眨了眨美眸,問道。

「你老是說我有古董,可是我真的沒有古董埃我印堂的黑氣會不會是別的原因所致?」他嘆氣道。

她俏臉的失望之色更濃了。

與她相識有一段時間了,他感覺她現在沒有向自己刺探美容丸的配方了。

這說明她對自己有了好感,不然,她絕對會一有機會就詢問關於藥丸的事的,可是,如今她又開始打碎雪的主意了。

這又說明什麼呢?

既然前面分析她是對自己有好感,甚至喜歡上了自己,那為什麼還要來打碎雪的主意呢?

王小兵簡單地想了想,覺得她遇到了更大的壓力,所以不得不向自己打探碎雪的消息,或者說是想從自己這裡得到碎雪。

「老闆,我也是照面相來看的。」她覺得自己可能太過露痕了,掩飾道。

「哦,那你認為你看相準不準呢?」他問道。

「我不敢說百分百准,但也有幾分准吧,我前段時間幫你算過命,你說準不準呢?」她反問道。

「確實有些准。」他點頭道:「如果我有一天得到了那一件古董,那要丟掉,還是要將它買給商人呢?」

「肯定是賣給古董商。」她彷彿看到了希望。

「為什麼?」他好奇道。

他只是逗她。

而她以為有了轉機,俏臉的神色比較正常了。

「你想想,要是得到一件古董,假如是不祥的,也不用丟掉,將它賣給古董商,那還可以得到一筆錢,同時將晦氣消掉,那是一箭雙鵰的好事。」她解釋道。

「你說的有道理。」他笑道。

「你決定將那件古董出售嗎?」。她有點興奮道。

「沒有古董啊?我是說假如我得到的話,我會按你說的去做,把它賣掉的。但現在還沒有埃」他糾正道。

聞言,她神情又蔫了。

不是他閑來無事逗她,而是出於無奈,只能這麼做。

他不可能把碎雪交給太子的,而她又偏偏要來刺探這方面的消息,除了逗逗她之外,還能做什麼呢?

她抿著薄潤紅唇的那種思索神情也頗為迷人,他在想,如果與她不是敵對關係,那估計比較容易泡到她,耕耘一下她嬌嫩的身子,那倒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老闆,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她掀起眼瞼,深情地凝視著他,柔聲問道。

「可以埃」他爽快道。

「如果有一個女孩子很愛你,而你需要捨去一件東西才能得到她,你會怎麼做呢?」她似乎是鼓足了勇氣,才問出來。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