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75章令她眼神變溫柔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6日 23:25 [字數] 85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這個世界上,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喜歡聽好話。

是以,當王小兵聽到黑寡婦在貶低自己的時候,心裡老大不高興,並不是他不能接受批評,只是對方說的話沒有什麼道理。

他早已分析過了,太子是沒機會動手的。

換言之,自己是安全的。

可是黑寡婦卻說自己會有危險,難道是太子準備一上來便先控制住自己?

這一點,也是有可能的,是以,他問道:「黑姐,你說我有危險,我真的沒有看出危險在哪裡,除非太子在與我見面那一瞬間就對我動手,是這樣嗎?」。

「不是。」黑寡婦否定道。

「那我就想不出他還有什麼方法來對付我了,在食物里下迷藥?」他猜測道。

如果是在其他飯館或酒店,那倒難說,但雙方約定見面的是在君豪賓館,那裡就是自己的地盤,難道太子還想在那裡搞陰謀?

他敢肯定說,太子不會成功的。

「他是不是說了要帶一個人去見你?」黑寡婦問道。

「是,他說是那個委託他尋找碎雪的人,來找我就是談談碎雪的事。」王小兵本來準備問一下黑寡婦,看她知不知道太子那麼想要碎雪的原因。

不過,因為交情還不深,估計問了也是白問。

等到幫她治好了石女之病,那時再問她,或許就能使她口吐真言。

「那你不會認為他真的帶委託人去見你吧?這裡面大有文章。」黑寡婦冷笑了一聲,暗示道。

莫非太子帶來的那個人是絕頂高手?

「我想不到有什麼文章,還請黑姐直說吧。」王小兵猜不出所以然。

「其實問題就在那個人身上。你千萬別看他的眼睛,最好別跟他說話。不然,你會後悔的。」黑寡婦提醒道。

「為什麼?」他好奇道。

「他是個催眠師,如果你看他的眼睛,那很容易被他控制祝」黑寡婦如是道。

聞言,王小兵還真是暗吃一驚,想不到太子居然找了一個催眠師來對付自己,要不是有黑寡婦提醒,估計自己還真是著了他的道。

「你是說,我不能去赴約?」王小兵詢問道。

「不是,如果那個催眠師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別看他的眼睛,以免被他催眠,到時你就會自動跟太子走了。」黑寡婦解釋道。

「那有沒有方法破解他的催眠術?」王小兵倒有些感激黑寡婦了。

「除非你的意念比他強,那就可反控制他,使他精神出現短暫的錯亂。」黑寡婦想了想,道。

「那謝了。」王小兵暗喜。

說到意念,他絕對不會比普通的催眠師差。

畢竟,他平時都是用意念來催動三昧真火的,久而久之,意念自然就強了。是以,他有機會反控制那個催眠師。

「你要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黑寡婦提醒道。

她是急於要變成正常女人。

「沒問題,我現在正在幫你研究怎麼用藥,過了春節,你來找我。」王小兵給她打一支定心針。

通完電話之後,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想到自己差點就被陰了,脊背湧起一抹涼氣,幸好有黑寡婦這枚棋子,不然,問題就大了。

開車到小樹林集市,只是幾分鐘的車程。

王小兵先到小樹林廣場,把弟兄們帶過來,安排他們在君豪賓館里埋伏好。

如果太子要動粗,那自己也有力量對抗,不會太吃虧。要不是為了眾美人著想,他真想與太子決一死戰,拚個魚死網破。

庄妃燕見他帶了那麼多人進賓館,訝然問道:「小兵,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跟人吃頓飯,拿來擺擺場面的。」他不想讓她擔心,於是撒了個善意的謊言,道。

「騙人,你是要跟誰打架吧?」庄妃燕半信半疑道。

「哈哈,沒有。」他否認道。

「前兩天,打電話給你,叫你來我家,怎麼不來呢?」她幽幽道。

「村子里有很多事要忙,抽不出時間,老婆,體諒一下我吧。」他掃視一圈,見周圍沒其他人,溫柔道。

聞言,她俏臉浮上了嫵媚的笑意。

「那今晚呢?」她的意思是要他向自己發放女人福利。

「今晚可能沒空啊,村裡還要開會。」其實,他是想回去好好耕耘林珊珊那剛剛開發出來的誘人身子。

她幽怨地瞟了他一眼。

「老婆,我現在有時間。」他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嗯,人家現在在上班呢,怎麼行呢」她嬌羞地垂下了腦袋,但她的神色分明是想要。

於是,他便拉著她的玉手進了她的辦公室里。

隨即,以最嫻熟的手法脫下了她的褲子與內褲,使用一招精純的「仕子騎驢」進入了她的身子,便開始大動起來。

不消八分鐘,她便得到了一波高潮。

她是站直兩腿,對背著他,上半身伏在辦公桌上的,胯下溢出來的泉水把她兩腿內側都潤濕了。

因為時間比較緊迫,是以,他沒有浪費一分鐘,在她興奮地暈了的時候,他依然大動著,一直將她撞醒,隨後,又送她上第二波高潮。

室內「啊氨春音裊裊。

不知不覺間,二十分鐘便過去了,她身子已軟綿綿了。

此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拿來一看,見是洪東妹打來的,便接聽了,同時還在庄妃燕的神秘山洞裡緩緩地輕進輕出。

「老公,你還沒到嗎?」。洪東妹問道。

「你到了嗎?」。他問道。

「我已到了君豪賓館的門口了。」洪東妹在電話里說道。

「噢,我在樓上,我下來接你。等一會。」說完,他便掛了機,老二並沒有停下來,還是在庄妃燕的神秘山洞裡耕耘著。

重重地頂了幾下,他才結束了這次的激情大戰。

「老婆,我要做正經事了,下次再給你。」他將庄妃燕抱放到沙發上,吻著她的紅唇,興奮道。

「嗯,今晚到我家裡嘛」她摟著他的脖子,膩聲道。

「過兩天,我會好好地給你的。不急嘛。乖。」他施展出「鐵爪功」的精髓,用力地揉了幾下她的酥胸。

看著她秀髮凌亂地披垂下來的那種狂野而嫵媚的迷人樣子,他忍不住扛起她白嫩的大腿吻了一遍,才幫她穿內褲與褲子。

她還在回味他剛才開炮的那種快感。

雖只得到了兩次高潮,但她已滿足了,畢竟,她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知道他有事要忙。

出了庄妃燕的辦公室之後,王小兵便下到一樓接洪東妹。彼時,謝家化也來了,就站在賓館的門口。

於是,一行人要了一間包廂,等太子前來。

本來,王小兵想把催眠師的事立刻告訴洪東妹的,但想到她幫不上什麼忙,於是免了。

雖說自己的意念比較強,但也怕山外有山,一旦那個催眠師是絕頂高手,那自己就比較危險了。是以,為了保險,他道:「洪姐,如果我說要跟太子去哪裡,你一定要阻止。」

在公眾面前,他還是稱她為洪姐。

「這怎麼會呢?你不會到時開這種玩笑吧?」洪東妹不以為然道。

「哈哈,世事無絕對啊,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種情況,你要阻止,不讓我跟去就行了。」王小兵笑道。

「麻痹,太子來這裡幹什麼啊?」謝家化正在吃著小吃,道。

他只要進入飯館或酒樓,絕對不浪費一分一秒,縱使沒吃佳肴,也要不停地喝茶,保持進食的節奏。

「來跟我商量一點事。」王小兵不便將碎雪的事說出來,道。

「麻痹,如果他敢在這裡搞事,就動他1謝家化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說得出做得到。

「當然。」王小兵點頭道。

他心裡有些緊張,畢竟不知自己能不能反控制那個催眠師。

催眠術,主要是通過控制別人的精神,使人失去自主的思考能力,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按照催眠師的意思去做事。

如果被催眠者的意志力強過催眠師的,那就有機會反控制催眠師的精神,這是催眠師最危險的時刻,一旦產生了這種情況,催眠師輕則精神短暫性錯亂,重則變成瘋子。

是以,催眠師這個職業其實也挺危險的。

不過,一般來說,平常人的意志力不可能強過催眠師的,畢竟催眠師是經過一系列正規訓練的。

約莫十分鐘之後,太子便來了。

使王小兵感到意外的是,太子居然只帶了四大金剛與數個打手前來。

如果不是從黑寡婦那裡聽到了消息,王小兵還真佩服太子的勇氣,如今,他明白太子為什麼這樣做。

其實說白了,那是很簡單的。

太子沒有帶大批人馬前來的原因只是為了麻痹王小兵。

因為太子帶了一個催眠師前來,是以,要簡從輕裝而來,才會顯出並沒有惡意,好像只是來談碎雪的事。

這樣,在雙方和諧地閑聊之中,王小兵就極易被催眠師控制。

如果太子開口邀請王小兵到什麼地方去,而王小兵自己又親口同意,那麼洪東妹也不會阻止。

如此一來,王小兵就輕易被太子再次劫走了。在王小兵的地盤,當著眾人的面,輕輕鬆鬆地就把人給帶走了,這是何等的瀟洒?

想到太子能布下這麼陰毒的一招,王小兵感覺自己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學習。

王小兵與洪東妹的人馬埋伏在賓館里,以口哨聲為口令,只要王小兵吹了口哨,他們便從樓上衝下來。

是以,在包廂里,只有王小兵、謝家化、洪東妹、太子、四大金剛與那個被太子介紹為是委託尋找碎雪的人,也就是張拾來的後代。

王小兵瞥了一眼那個催眠師,見那傢伙眼神頗為有神,一看便知是精神力非常強的人。

「兵少,累你在百忙之中抽時間來見我,真是對不起。」太子彬彬有禮道。

「太子,能與你一起吃飯,那是我的榮幸。」王小兵客氣道。

眾人寒暄一番,便入座了。

點了菜之後,太子便微笑道:「兵少,你在這一帶應該是老大了。」

「哪裡,我只是個小蝦米而已,算不上老大。太子別見笑了。」王小兵擺了擺手,連忙謙虛道。

在東方鎮里,王小兵的實力算不錯了。

如今,能跟他叫板的只有古海華與龍應唯了,而這兩個老古董要是哪天被收拾了,那在這附近一帶,王小兵就真的老大了。

洪東妹是他的情人,所以,她的力量就是他的力量。

「兵少,如果我們強強聯合,那會創造更多的賺錢機會,有沒有興趣?」太子並沒有說碎雪的事。

「不是很明白。」王小兵如是道。

「以我跟你的實力,可以將周邊的許多生意都壟斷,這是非常容易賺錢的。」太子明言道。

聞言,王小兵便懂了。

「太子,如果我真的有實力,那一定跟你合作。」他婉拒道。

其實,他是不想做那種欺行霸市的事,畢竟,他知道那些商販做點生意不容易,如果再要從他們身上來剝削,那有點過分了。

而他有自己的正當生意,不必做那些傷天害理之事。

「兵少,你太謙虛了。」太子微有失望。

「太子,不是我謙虛,我也想高調,但沒有實力埃」王小兵笑道。

他在等著對方說碎雪的事,可是,見面數分鐘了,連半句也沒有說到碎雪那方面的。他也不知太子要玩什麼把戲。

「你跟洪姐兩人的實力,在這裡可以呼風喚雨。」太子掃視一眼,道。

「太子你太看得起我們了。」洪東妹淡定道。

「麻痹,太子,我跟你說,小兵的實力真不小,這不是吹的。」謝家化忍不住道。

「這位兄弟是?」太子聽到謝家化口吐髒話,打量他一眼,見他生得壯如水牛,明顯是打架的好手,不禁問道。

「這位是我兄弟,黑牛。」王小兵介紹道。

「麻痹,小兵,介紹我的學名,謝家化,不過,大家都叫我黑牛,除了老師之外。」謝家化將花生仁不停地丟進嘴裡咀嚼著,道。

「這位黑牛兄是性情中人,來,我敬你一杯。」太子端起酒杯,道。

他做這一切,只想麻痹王小兵。

因為大家在和諧之中吃飯聊天,有誰會想到還藏有陰謀呢?

「麻痹,老子不喜歡用這麼小的杯,來,我們就用大碗。你一碗,我一碗,看誰先倒下。」彼時眾人喝的正是五糧液。

謝家化的話語非常粗獷,在外人聽來,那是對太子的不敬。

其實,他本性是這樣的,並沒有惡意。

但四大金剛聽了,都露出怒色,病大夫站在太子的背後不停地「咳」著,此時,可能是忍不住了,道:「咳咳,這位小朋友,請你說話放尊重點,別對我們太子說粗言。咳咳。」

「病大夫,別多嘴。」太子做了個「安靜」的手勢。

謝家化哪裡會害怕病大夫,聽對方稱呼自己為小朋友,便老大不高興了,一拍桌子,道:「麻痹,老子說什麼粗言了,麻痹,老子向來說話文明得很,你別來惹老子,一拳打趴你。」

本來,他就是火爆的性格。

如今,喝了點酒,那更是血氣方剛,老想找個人來練練。

病大夫「咳」得更利害了,本來臉色就慘白,如今,臉龐還飄上了些黑氣,明顯是怒火中燒,想要出手了。

不過,太子在這裡,他不敢亂動。

「咳咳,太子,就讓我領教一下這位小朋友高招。咳咳。」病大夫眼射凶光,道。

「病大夫,不要沒大沒小的,這位黑牛兄弟沒有得罪你,別招惹他,他是兵少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不要無禮。」太子訓斥道。

「麻痹,老子會怕他,來,來,來,老子跟你單練三百回合1謝家化重重一拍餐桌,怒道。

此時,場面有點失控了。

「黑牛,那麼衝動幹什麼?快坐下。」王小兵勸道。

「麻痹,這個屌毛敢小看老子,老子要跟他單挑1謝家化知道病大夫是四大金剛之一,但他火氣來了,莫說是四大金剛之一,就是四大神仙,他也不曾怕過。

病大夫額頭青筋暴突,可見他也是怒不可遏了。

「咳咳,太子,就讓我以武會友,咳咳,跟這位小朋友切磋一下。咳咳。」病大夫死死地盯著謝家化。

「住嘴1太子冷喝道。

病大夫打了個冷戰,只得噤聲了,垂著頭,大氣不敢出。

畢竟,今天太子前來不是為了打架的,不然,他會帶大批人馬前來,他是要用最巧妙的方法將王小兵劫持走。

「麻痹,太子,老子也想跟他練一練。」謝家化瞪起牛眼,罩定病大夫。

「黑牛,你醉了,坐下。」王小兵勸道。

「麻痹,老子沒醉,來,如果你不敢單挑,那你就是烏龜王八蛋1謝家化指著病大夫,毫不留情面道。

至此,病大夫是沒有台階下了。

是以,太子笑道:「黑牛兄,如果真的要切磋,我怕你打傷他。」

「哈哈,麻痹,老子不會傷他,只是想將他推倒在地,讓他知道老子的力氣大。」謝家化得意笑道。

王小兵與洪東妹頗為焦急。

畢竟,兩人知道病大夫的身手實力很強,謝家化要去挑戰病大夫,那多半是吃虧的事。

「兵少,你覺得怎麼樣呢?」太子面子也快要掛不住了,問道。

王小兵知道如果兩人不切磋一番,那雙方都沒法下台階了,於是笑道:「不如這樣吧,既然黑牛說自己力氣大,那就讓兩人掰一下手腕,看誰的力氣更大,輸了的要認錯,怎麼樣?」

「好!這個做法很好1太子同意道。

如果不是還有另外的目的,估計太子會讓病大夫好好教訓一頓謝家化。

「麻痹,來就來,你,過來,老子不信你大力過我1謝家化終於坐了下來,將右手豎在了餐桌上,道。

「咳咳,好1病大夫冷道。

雖答應了,但太子沒有開口,他也不敢隨便走上前來。

由此可見,太子的家規是非常嚴的,從這些小細節就可看出來。如果是沒什麼家規的,估計病大夫早已越過太子,與謝家化掰起手來了。

「你就試一試吧。」太子吩咐道。

「咳咳,遵命。」病大夫雖是不停地「咳」著,看似要斷氣一樣。

可是,當他行動之際,動如脫兔,極為敏捷,身形一掠,便已到了謝家化面前,居然沒有坐在椅子上,只是虛坐著,單這一手功夫,便令人刮目相看了。

隨即,謝家化與病大夫開始掰手腕。

謝家化明顯是一上來便使盡全力,想要一下子取勝。

起先,他也確實是將病大夫的手壓下了小半,可是,當他第一波的力量用盡之後,便顯出強弩之末的態勢了。

反觀病大夫,神情一直是那麼鎮定,呼吸依然是那麼的均勻。

由此可看出,謝家化要遜色一籌。

隨著時間的流逝,約莫五分鐘之後,謝家化便滿頭大汗了。

以王小兵的眼光來看,病大夫其實在三分鐘的時候就應該要取勝了,但卻拖到了五分鐘。

而此時謝家化與病大夫的手剛好是豎在中間,看似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其實,王小兵覺得這是病大夫有意在消耗謝家化的體力,畢竟,看謝家化那副吃力的樣子,便知他的體力已快用光了。

以謝家化這麼大力的人,都敵不過病大夫,可想而知病大夫的內家功夫必然不弱。

想到過了春節還要跟病大夫切磋,王小兵感到亞歷山大。

幸好還有時間,只要多些消化吸收「強贍藥力,估計自己也有機會,鹿死誰手,還是個未知數。

洪東妹也看出病大夫是有意在折磨謝家化,於是用腳輕輕地碰了一下王小兵的腳,示意他想個法子來解圍,如果再這樣耗下去,謝家化可能會軟癱在地上。

畢竟一個人全身力氣耗光,還會有生命危險。

謝家化自己是不會叫停的,他是個硬漢,就是死在這裡,他也不會吭一聲。

看著病大夫眼睛里那一抹狡黠之色,王小兵就覺得不妙,於是笑道:「看兩人的表情,就知道病大夫力氣更大,換言之,黑牛輸了,太子,是不是呢?」

如果不是還有正經事要做,太子估計不會叫停。

「其實兩人是不分上下,好了,病大夫,黑牛,你們兩個的力氣都不小,停吧,菜來了,先吃飽肚子再說。」太子做了個「停止」的手勢,道。

隨即,病大夫與謝家化便中止較量了。

「麻痹,你力氣真大!老子這麼大力,都掰不過你1謝家化倒是個老實人。

「咳咳,你的力氣也不小,領教了。咳咳。」病大夫有些佩服謝家化坦誠的勇氣,臉龐的陰鷙神色減少了三分,道。

「來,大家是朋友,別為這點小事鬧不和,干一杯。」太子站了起來,道。

於是,眾人便舉杯,碰杯,隨喜一口。

「麻痹,等老子把『俠……』」謝家化還沒說完,就被王小兵打斷了話頭。

「黑牛,別說你那些情人的事,斯文一點,你跟我可以說得隨便一點,但太子不習慣聽那些髒話。」王小兵連忙打圓場道。

他是怕謝家化泄露「強贍秘密。

如果被太子知道了,那估計自己的危險又會增加三分。

謝家化曾發過誓不會將「強贍事說出來的,當然,王小兵告訴他那種丹藥叫做「俠侶丸」。如今,差點說漏了嘴,知道自己不對,也就連忙住嘴了。

「無妨,男人坐在一起,不談女人談什麼呢。哈哈。」太子開心笑道。

「他說的不堪入耳。」王小兵笑道。

「麻痹,如果不是這裡還有女人,那老子就要說了。誒,有女人在這裡,不方便說,那就算了。太子,有時間老子說給你聽。」謝家化雖不聰明,但也不致於十分笨。

「好1太子點頭道。

兩輪酒過後,都還沒有談及碎雪。

王小兵估計那個催眠師是正在觀察自己的弱點,看怎麼樣才能更容易控制自己的精神。

在這十多分鐘里,他一直都在留意那個催眠師的眼睛,與常人比起來,那廝的目光特別凌厲,好像飽含某種神秘的力量一樣。

他終於明白黑寡婦為什麼勸自己不要看那個催眠師的眼睛了。

心裡湧起一抹感激,不禁瞟向黑寡婦,並向她露出一抹感謝的微笑,當然,別人看不出什麼。

黑寡婦也正看過來,與他的目光接觸在一起,她的臉色與神情都是那麼的冷漠,但當遇上王小兵的視線之後,就像是冰塊遇上了烈火,開始融化了。

換言之,她的眼神在與他的目光相接觸那一剎那,變得溫柔了許多。

那只是瞬間的事。

過後,她又恢復了冰冷的模樣,就像一尊冰雕。

如果不是要求王小兵醫治石女之病,黑寡婦不會幫他。如今,她覺得自己有機會做正常的女人,是以,縱使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她也願意幫他。

酒席間的氣氛雖有點尷尬,但也還算正常。

太子又向眾人敬了一杯之後,才道:「兵少,這位張先生從香港而來,就是為了尋找他父親的碎雪。」

「兵少,請多多關照。」張先生連忙向王小兵敬一杯。

「不敢當。我都還要請太子多多關照。」王小兵端起酒杯,與對方碰了杯,道。

此時,他感覺對方是要向自己下手了,因為他覺得對方的話音有一種教人想睡覺的味道,而且,對方的眼神好像能看穿自己的腦袋,給人一種悚然的感覺。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