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73章美人與床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5日 23:23 [字數] 85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珊珊被王小兵挑逗了一會之後,已頗為情迷意亂了。

她內心的兩個交戰的聲音也快要決出勝負了。那個由欲`火控制的聲音越來越洪亮,充斥她的心房。

「給他吧,他是你的真愛,你選擇他不會貸肯定會好好愛你的。相信自己,把一切都給他,就可得到他的愛了。」她內心這個聲音漸漸佔據了主導地位。

而另一個聲音則越來越弱小了。

「別給他,他有女朋友。給了他,你的身份地位就成迷了。」這個聲音快要消失了。

而她本人也已開始傾向接受第一個聲音了,畢竟,她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她好想成全他,自己也希望嘗一嘗禁果。

畢竟,與自己心愛的人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作為黃花閨女,她將那股情`欲憋在心裡很久了。

只因一直沒有真正遇上心儀的人,所以不肯將這份愛送出去,因此,也沒能享受到上帝賜給人類的最高級的快活。

如今,王小兵雖稱不上是她的夢中情人,但他那獨特的男人陽剛魅力已迷住了她,成為她心田裡印象最深刻,好感最大的一個人。

在欲`火焚身之際,她已快按捺不住了。

特別是當他輕輕地搖晃她的酥胸時,她便更加情迷意亂了。

不論男人還是女人,一旦性趣來了,如果不降降火,那都是非常難受的,據說偉人可以控制得了自己的那種不能開炮的鬱悶心情。

不過,許多偉人都是結過幾次婚的。

所以,偉人們也需要女人來調節一下生活,不然,偉人就可能要變普通屁民了。

王小兵搖晃著林珊珊的雪山時,感覺自己的神魂都快要飄上雲端去了,那種飄飄然的快活之感,實在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為了使他停止繼續攀登自己的雪山,林珊珊只好解釋給他聽。

「其實,也不一定要男女結合的,只要拿到了男人的精子與女人的卵子,用科學的方法,就可培育出受精卵,就是報紙上說的試管嬰兒。試管嬰兒也就是體外受精。」她身子已半軟,體溫急升,膩聲道。

「哦,我明白了!又學到了一點知識1他興奮地一捏,感受到她雪山的彈性十分之大。

「矮,你怎麼還捏人家?不是告訴你了嗎?」。她嬌嗔道。

「噢!珊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時高興過頭,才捏了一下。」他理由十分充足,道。

「小兵,我們現在到種花基地去吧,我還要跟工人說一下怎麼裝玻璃呢,好嗎?」。她身子已軟綿綿了,像一團棉花似的。

她知道,如果繼續坐在他的大腿上,那遲早會按捺不住要嘗一嘗禁果的衝動的。

「珊姐,再坐五分鐘。」他只想與她在房間里呆著。

此時,她感受到他小弟弟傳過來的灼人溫度,於是想挪一挪美`臀,不要壓住他的老二。

就在她剛挪了一下美`臀的時候,他忽然將她的上衣撩了起來,剎那間,瞧見了她兩座如玉一般的雪山,山頂還有迷人的粉紅。

他再也忍不住了。

於是,立刻施展出「柔舌功」,攀登她的雪山。

轉眼間,他便登上了她的左雪山,並吻住了那顆粉紅,與之切磋起來,發出「嘬嘬」的聲響。

「矮,不要」她嬌呼道。

不過令人覺得奇怪的是,她並沒有推他的腦袋,反而是摟緊了他腦袋。

這是他太過慌張所致?或者她真的有一點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恐怕是她內心的那個鼓勵她接受他的愛的聲音佔了主導地位,使她想要嘗一嘗禁果了。

他埋頭苦吻她雪山上的粉紅。

不消十分鐘,他便用專業的技術開發了她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

吻著那麼渾圓而豐滿的雪山,他感到非常過癮,將「柔舌功」的精髓施展出來,不但在她兩座雪山上,而且在她那條又深又長的乳溝里也留下了珍貴的口水。

吻完了她的雪山,他興奮道:「珊姐,我愛你。」

「嗯,你壞,人家還沒同意呢,你就吻人家了」她嘟著朱唇,撒嬌道。

「珊姐,你真美,你的三圍太棒了,你比許多電影女明星還要漂亮。」他邊說邊將她抱放在床上。

隨後,便趴在了她的嬌軀上。

「矮,你別壓著我矮」她輕晃著身子,嬌聲道。

「珊姐,我愛你。我還想吻一吻。」他雙手捧住她的左雪山,一邊施展「鐵爪功」,一邊祭出「柔舌功」,快活地攀登高峰。

她被他兩種絕招侍弄得嬌`喘連連。

漸漸地,他扒掉了她的上衣,以舌頭為先鋒,將她的上半身吻了數遍。

隨後,又以嫻熟的手法將她的褲子與內褲都脫掉了。這時,她併攏著雙腿,膩聲道:「小兵,不要」

「珊姐,我愛你。」他三下五除二便脫了個精光。

隨即,騎在了她的嬌軀上。

不過,她不肯張開兩腿,雙手抱膝,嬌羞地縮成一團。

但他非常有經驗,輕易便分開了她的兩腿,趴在了她白嫩的身子上,吻著她的紅唇,感受她肌膚的滑膩與溫潤。

「矮,不要進矮」她輕晃著美`臀,道。

「珊姐,我沒有進啊,只是在外面耍一耍的。」他的老二具有跟蹤定位功能。

是以,不須用眼睛去看,只憑老二高度的靈敏嗅覺,便能找到她胯下的正確神秘山洞。在那片柔軟的非洲大草原里,他很快便找到了該進去的山洞。

於是,屁股一撅,便開始進攻了。

剛進了一點點,便遇到了一扇薄薄的城門的攔阻,意圖使他老二停下前進的步伐。

但他的老二乃沙場上的大將軍,身經百戰,曾經親身遇到過許多薄薄的城門阻路,不過,憑藉著它深厚的功力,最後都戳破了那些城門,攻進了城裡。

如今,林珊珊也想要依靠那扇薄薄的城門來阻止他的進攻。

可是,那只是痴人說夢而已。

「矮,小兵,停下來」她輕輕地拍打著他的厚實的脊背,嬌呼道。

「珊姐,我不會進去的。只是在外面溜達溜達。」他正在收腹挺胸,將功力灌注到老二之上,準備一炮而紅。

「不矮,你明明在進來矮」她想要併攏雙腿,可是辦不到。

他忽地一撅屁股。

只聽到「噗」一聲,他的老二便齊根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

這一聲清脆的春音,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除了刷新他泡妞的記錄之外,還使她由黃花閨女變成了成熟的女人。

剎那間,兩人都靜止了一秒鐘。

在那好像永恆的接觸之中,他感受到她的體溫將自己包裹起來了。

那種濕濕的,暖暖的感覺真奇妙,他彷彿回到了家裡,有一種溫馨,使人在興奮之中感到祥和。

「矮,你怎麼進來了矮」她嬌嗔道。

「老婆,我愛你一萬年。我不想進去的,你那裡好滑,我一不小心,就進去了。」他施展出「猛虎進洞」,在開始忙碌著進進出出。

她檀口半啟,哼出誘人的「啊氨春音。

起先,他小動著,為了使她有一個適應期,數分鐘之後,便開始大動起來。

她哪裡強大的進攻,只一會,便張圓了檀口,噴出連綿不絕的春音,四肢百骸也震顫著,好像要散架一樣。

眨眼間,便是大半個鐘頭過去。

她得到了四次**,也暈了四次,渾身汗津津的,泛著激情的光澤。

看著她濡`濕而凌亂的秀髮,還有她那紅暈亂舞的俏臉,他能感受到她此時正處於極奮之中,於是,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以老二作為橋樑,與她的身子緊緊地連接在一起。

他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一邊抽著,一邊愛撫她滑膩的脊背。

「老婆,待會再給三次**你。」看著雪白的床單上沾有幾點殷紅的血跡,他知道那是她寶貴的貞操。

「矮,人家下面痛矮」她佯裝微慍,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結實的胸膛。

可是,她紅唇上泛著幸福的笑意,卻表明她並不生氣。

「休息一下,會好的。」他輕拍著她的美`臀,吻著她的紅唇,安慰道。

「嗯,你太野蠻了,人家還沒有同意給你呢,你就騎在人家的身上了,弄得人家好痛哦」她撒嬌道。

「老婆,你好棒。」他摟緊她,與她激吻起來。

濕吻了數分鐘,兩人才停下來喘息,彼此深情地凝視著,情意濃得像牛奶一樣,教人陶醉。

她一雙玉手摟著他的脖子,柔聲道:「現在人家把什麼都給你了,你要好好愛我,知道嗎?不許變心,要一輩子對我好。」

「老婆,我愛你到海枯石爛。」他興奮道。

「嗯,那若蘭呢?你是愛我多一些,還是愛她多一些?」她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她本意是不想與沈若蘭爭男朋友的,可是,如今她的身子也交給他開發了,是他的人了,所以,她也想要得到他的心。

「我都那麼愛你們。」他如是道。

「嗯,要是她知道了,那怎麼辦呢?」林珊珊有點擔心沈若蘭來質問自己。

「老婆,我能滿足你們的,來,我還要。」說著,他將她放在了床上,騎在了她嬌嫩的身子上,又開始大動起來。

她在一片片「啊氨的春音之中,再次登上了快活的**。

兩人在床上你儂我儂地纏綿了二個多小時,隨後,她有點累了,他才抱著她,一起休息一會。

本來,她想到種花基地去的。

現在,她下面有點痛,而體力消耗也有點大,不得不休息,只好先睡了再說。

約莫剛睡了半個鐘頭左右,王小兵就聽到了大哥大的響聲,此時正摟著美人睡覺,本來不想接的,但一直響個不停。

是以,他只好拿過來一看。

見到是太子打過來的,心裡狐疑著,還是接了。

他不知太子又想說什麼,接通之後,便聽到太子那溫文儒雅的聲音:「喂,請問是兵少嗎?」。

「正是,太子,有什麼事呢?」王小兵也彬彬有禮道。

「是這樣的,那位委託人臨時趕來了,現在要見你,你有空嗎?」。太子以誠懇的口吻,問道。

「現在啊?可能不行啊,村子里有事。」王小兵在心中冷笑。

想不到太子按捺不住了。

「這樣吧,我知道東和村在哪裡,我到那裡去找你。」話筒那頭的太子道。

「哈?不用埃我可能會不在家的,因為真的比較忙,換個時間見面,行嗎?」。王小兵心念電轉。

笑面郎來過自己的家,所以,太子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

王小兵從太子的話里感覺家人的處境頗為危險,一旦對方喪心病狂來禍害自己的家人,那就麻煩了。

「因為這個委託人也很忙,這樣吧,我們到你的家裡去,在那裡等你,你晚上總會有空吧?就這樣定了,怎麼樣?」太子似乎是非來不可了。

有那麼一剎那,王小兵真想在東和村跟太子決一死戰。

可是,對方居然敢來,那估計就有所準備,是以,想要擊殺太子,恐怕沒那麼容易。

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便是,縱使做了太子,那自己也凶多吉少,這種「殺敵一千,自殺八百」的做法,王小兵不想做。

如果太子真的來了,那柏秀瓊就極為危險了。

一想到柏秀瓊,王小兵就開始重新琢磨太子要來這裡的目的,難道除了碎雪之外,還要來這裡找柏秀瓊的晦氣?

腦筋轉了一圈,道:「我家沒有什麼好招呼的啊,太子你身份高貴,我們這種小村子沒有好的場所招待你,不如等我有空,到你的萬豪酒店去,行嗎?」。

「我今天有時間,就到你的家去吧。」太子堅決道。

看來,沒什麼可以阻止太子前來了。

王小兵想了想,道:「這樣吧,你先到小樹林集市,我在君豪賓館那裡請你吃飯,怎麼樣?」

「好,那就在君豪賓館見面,不見不散。」太子同意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心緒翻騰。

如今,自己被太子鉚上了,要麼把碎雪交給對方,或者可減輕威脅。

但還有柏秀瓊這件事,估計就是把碎雪給了太子,也難以獲得平安,何況,他是一定不會將碎雪交出去的。

以前,他沒那麼擔心。

那是由於對方不會找上門來,只要不連累到家人,王小兵就不在乎他們怎麼搞。

現在,他們要找到家裡來,那就不同了,只要談不攏,那自己的家人必然會受到威脅與迫害,這是王小兵最不想看到的。

這次與太子見面,還有一件事令王小兵比較顧忌的。

那就是自己極有可能再次會被太子劫持,一旦真的成為事實,那自己的性命就難保了。

是以,他得考慮怎麼樣才能保護好自己不受到傷害。於是,連忙用大哥大傳呼了幾個手下的呼機,等他們復機的時候,便叫他們準備好人馬,在小樹林廣場那裡會合。

在他打電話之際,林珊珊醒過來了。

見他神色比較凝重,她關心道:「小兵,發生了什麼事呢?」

「老婆,沒什麼事,再睡一會吧,時間還早呢。」他輕吻她的紅唇,揉了揉她的酥胸,微笑道。

「嗯,你把人家看成外人」她嘟著朱唇,嬌聲道。

「沒有埃」他微怔道。

「還說沒有呢,你明明有事,人家問你,卻要瞞著人家,這不是把人家看成外人嗎?」。她振振有詞道。

聞言,他倒覺得她說的有理。

是以,笑道:「老婆,這是道上的一些事,我不想讓你擔心。」

「發生了很大的事情嗎?」。她替他擔心,道:「告訴我嘛,我想知道,人家心裡怪緊張的呢」

「就是有個黑老大要來這裡見我。」他笑道。

「哦,他要打你還怎麼的?不見他不就行了嗎?」。她用臉蛋輕輕地摩擦著他結實的胸膛,柔聲道。

「我其實不想見他,但他一定要來,他的馬仔知道我家裡在哪裡,沒辦法,我只好想法子應付。老婆,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他輕撫著她滑膩的脊背,安慰道。

「要不,我們報警,好嗎?」。她建議道。

黑道這種事,不是報警就能了事的,江湖之事,還得按江湖規矩來辦。

王小兵也不知怎麼向她解釋,畢竟她難以理解黑道的事情,只好笑道:「這事很複雜,報警沒什麼用。」

「那怎麼辦呢?」她擔心道。

「沒事的,我會應付好的。」他輕輕摩挲她黑亮的秀髮,道。

「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人家現在是你的人了」她緊緊摟著他,情意款款道。

「老婆,我不會有事的。來,我再給一次**你。」說著,一個翻身,便騎在了她的嬌軀上,隨即,便重進重出。

「矮,人家下面痛呢」她嬌聲道。

他知道,只有將她送上**,讓她暈過去,那自己待會就可去辦事情。

是以,一**動之後,終於將她送上了**,並且也使她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他又吻了她的身子數遍,才結束了激情大戰。

下了床,幫她蓋好被子。

隨即,他出了她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裡。

想到要跟洪東妹說一聲太子要見自己的事,於是,便撥打了她的大哥大,接通之後,聽到她慵懶的聲音:「喂,老公,在做什麼呢?」

「老婆,在村子里。」他腦海里浮現她傲人的身子。

「想我了嗎?今晚記得來我這裡,人家好想你呢。」洪東妹想要得到女人福利了,嬌聲道。

「今晚可能沒空埃」他還想好好地耕耘林珊珊的嬌軀,笑道:「明天晚上,怎麼樣?我會令你快活的。」

「嗯,那好吧。」她嬌笑道。

他的情人們,沒哪個特別不講情理的,是以,他才少了許多麻煩。

「老婆,太子要來這裡見我,我已答應了,到時在小樹林的君豪賓館見面。」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

「什麼?他要來這裡?」洪東妹微訝道。

「對,就是想得到我的碎雪,估計有點危險。」他如是道。

「他既然敢來,那說明他不怕我們用武力對付他。那你一定要小心!對了,我陪你,什麼時間?」她關切問道。

「估計一個小時之內。」王小兵猜測太子在打電話給自己的時候,可能已在路上了。

「那我在君豪賓館等你。」洪東妹道。

通完電話,王小兵便立刻去找柏秀瓊,跟她說一下。

因為他還不能確定太子來這裡是不是有找柏秀瓊的原因,是以,為了保險一點,要叫柏秀瓊躲一躲。

在種花基地的工地上,找到了柏秀瓊。

「小兵,你怎麼現在才來矮」董莉莉見他來了,嬌聲道。

「哈哈,有點累,所以睡了一覺,你們很投入埃」他打量一眼,柏、董、蕭三位美人像快活的小鳥。

「咯咯,我們希望花棚快些搭建好,我們也想學種花呢」蕭婷婷嫵媚笑道。

「過完年,很快就有可以種花了。」他承諾道。

只要順利,那在三月份左右,就會在花棚里開始種各種的鮮花。

「那太好了!到時我們就可以經常來這裡玩,種花,賞花,咯咯,多麼愜意的事情埃」董莉莉拍著玉掌,歡喜道。

「誒,怎麼珊珊今天還沒來呢?」柏秀瓊好奇道。

「她來了,說有點累,在房間里休息一下。是了,秀瓊姐,我想跟你商量一點事。」王小兵腦筋一轉,道。

「什麼事呢?」柏秀瓊問道。

王小兵不想讓董莉莉與蕭婷婷聽到,畢竟她們要是知道了,會很擔心的。

「就是村委關於你在這裡上班的工資的事情。」他邊說邊向柏秀瓊使了個眼色,暗示她借一步說話。

柏秀瓊倒很聰明,一下子便領悟了。

是以,笑道:「好啊,我們到那邊詳細談一談,兩位妹子,你們看看飯堂今天吃什麼菜,如果不合口味,我們自己買菜做飯吃。」

她指的是村委的飯堂。

董莉莉與蕭婷婷爽快地答應了,輕移蓮步,朝村委飯堂而去。

等到兩位美人走遠之後,柏秀瓊才問道:「什麼事呢?那麼神神秘秘的,當著她們的面不能說嗎?」。

「這事與她們沒關係,不想讓她們擔心。」他如是道。

「那你要讓我擔心?」她幽幽道。

「哈哈,老婆,這事跟你有關。」他笑道:「如果跟你沒關,我也不會讓你知道的。」

「那樣說來,你是關心我,好吧,說來看看,如果不像你說的那樣,我可要吃醋哦」她皺了皺俏麗的鼻翼,嬌聲道。

「太子要來這裡。」他言簡意賅道。

聞言,柏秀瓊神色凝住了。

半晌,她俏麗的臉蛋上浮上了一層慍色,道:「他敢來,那我就要了他的狗命1

「估計他不是來找你,是找我,想從我這裡得到碎雪,但也不排除有可能順便來找你。所以,你要小心,先藏一下。」他勸道。

「我要報仇1她梗著脖子道。

「老婆,別衝動。你想一想,他既然敢來,那肯定是做了充分準備的。」他分析道。

她眨了眨美眸,好像陷入了沉思。

對於她的憤怒,他能理解,是以,繼續勸道:「如果你貿然出手,那就可能中了他的圈套。」

他說的也確實非常有道理,或者太子來這裡,正是想冒險誘出柏秀瓊,然後將之擊殺,除去一個敵人。

「我真的想報仇。」她聲音微哽道。

「相信我,我們會找到最好的機會要他付出代價的。」他握著她的玉手,安慰道。

「那你不是很危險?他來這裡說不定想要再次劫走你。你沒有想過嗎?」。她接受了他的建議,現在替他擔心。

「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他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道。

在這種危險的局勢下,情緒是會感染人的,是以,他希望用笑容來使她鎮定一些。

「不如我也跟你去,好嗎?這樣,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量,如果他敢動手,那我們也不客氣。」柏秀瓊躍躍欲試道。

「不,他們會認出你的。」王小兵拒絕道。

一旦柏秀瓊被認出了,莫說她會被擊殺,就是自己也難逃一劫。

不是他怕死,而是這種不明智的做法,他不想去做。他要做一個有勇有謀的人,而不是一個有勇無謀的人。

「老公,我會喬裝埃」她撒嬌道。

「老婆,不是這樣說的。你再會短裝,但你的眼神,你的身材都很難抹去自身的影子。沙陀是跟你交過手的,以他的眼力,估計會輕易就認出你。還有其他人,對你多多少少有點印象。」他頭頭是道分析道。

因為他說的有理,她也反駁不了。

「老公,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去埃」她深情地凝視著他。

「老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會照顧好自己的了。何況,這裡屬於我的地盤,不會讓他在這裡威風的。相信我。」他雙手扶著她的兩肩,安撫道。

「那你要保護好自己,帶多些人去,知道嗎?」。她柔聲道。

「這個當然,我已吩咐弟兄們到小樹林廣場會合了,只要太子敢動手,那他也得將性命留在這裡。」王小兵胸有成竹道。

他的弟兄們少說也有數十支土炮,也就是傳說中的霰彈槍。

是以,一旦太子動手,那數十支霰彈槍就會招呼他,莫說他是個血肉之軀,就是鋼鐵鑄的,也要被打成篩子。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