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69章帝皇式的享受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4日 01:05 [字數] 86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個女按摩師唯唯喏喏的,應該是接了錢,便走了。

隨即,王小兵感覺有人過來架起自己,然後往外面走去。他裝得很像,耷拉著腦袋,一副被麻醉的樣子。

「待會有人問,就說他喝醉了。」先前那個男子吩咐道。

明顯此人也算是個小頭目。

從身旁的人回答的聲音來判斷,王小兵確定有四個人。

果然,在走廊上,便碰到了酒店的工作人員的詢問,一個女聲問道:「這位先生怎麼了?暈了嗎?」

「哦,不是,他喝高了。」那個小頭目應道。

王小兵感覺自己被架著走進了電梯。

一會,有一種向下沉的感覺,可以知道是電梯正在往下降。

不消一分鐘,便到了一樓,只聽到「叮」一聲,電梯的門打開了,王小兵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前面響起:「咦,這不是兵少嗎?」

正是黃勇進的聲音。

「你們是什麼人?」黃勇進質問道。

「哦,我們是他的朋友,他喝多了,醉了,我們現在送他回家。請借借路。」那個小頭目明顯想不到會發生這種小插曲。

從他的話語里,王小兵猜測到黃勇進那邊應該也有好幾個人。

他倒不願意讓黃勇進插手這件事,畢竟自己一人就可以安全逃生,如今遇到了黃勇進,倒有些麻煩了。

「喝醉了?」黃勇進半信半疑。

「是,時間不早了,朋友,再見了。」小頭目想要走人。

「慢著,不像是喝醉埃喝醉的人是這樣的嗎?你當我是三歲小孩?你們老實說,你們是什麼人?」黃勇進沉聲道。

「喂,你別多管閑事1那個小頭目惡狠狠道。

「草尼瑪,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我的兄弟,你們敢對他下手,兄弟們,動手1黃勇進暴怒道。

剎那間,聽到拳腳交迸發出來的「砰砰」聲,還夾雜著「唉喲唉喲」的痛叫聲。

明顯是那個小頭目被打跑了。

王小兵躺在地上,一會,又被人扶了起來,還被不停地搖晃著。

「兵少!兵少!醒醒。」這是黃勇進的聲音,明顯是他在搖著王小兵的的肩膀,聲音洪亮道。

至此,再裝暈也沒意思了。

於是,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對於黃勇進的拔刀相助感到溫暖。

「咦,勇哥,你怎麼在這裡啊?」王小兵掃視一圈,見到有十數人正在盯著自己,以一副茫然的神色問道。

「兵少,你差點被人陰了。」黃勇進扶他起來。

這時,已有三四十人沖了進來。

「給我往死里打1這個聲音就是那個小頭目的。

王小兵定睛一看,見那個小頭目理著一個錐形的髮型,正在指揮著一群剽悍的男青年向這邊沖了過來。

幸好那些傢伙是空手赤拳的。

或者,他們根本沒想到出現這種事,還道很輕鬆便能將王小兵帶到目的地了,是以沒帶家生。

王小兵知道要是火併起來,己方人數佔少,那肯定要吃虧,除非先將那個錐頭男控制住,那就可把局面掌控在自己手裡。

錐頭男見王小兵醒過來了,還道是黃勇進用什麼方法弄醒的。

殊不知,王小兵根本就沒有暈過去。

「勇哥,你掩護我,我將那鳥人擒下。」王小兵向身旁的黃勇進說道。

黃勇進也想不到對方會這麼快集結到人馬,怔了怔,聽王小兵那樣說,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了,於是點頭道:「包在我身上。」

隨即,大手一揮,道:「兄弟們,殺1

霎時間,幾十人就在酒店一樓的大堂里打了起來,喊殺聲震天。

王小兵早已盯住了錐頭男,是以,當雙方人馬開打之後,他如流星般,在人縫之中左繞右轉,身形之敏捷,教人嘆服。

轉眼間,便到了錐頭男的面前。

錐頭男是聽說過王小兵的身手不錯的,是以,當見他出現在自己前面,嚇了一跳。

王小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施展出一套小擒拿手,只用了數秒鐘,便將錐頭男擒住了,左手反扭著他的右手,並且扣著命脈,右手掐住他的喉嚨。

「叫你的人退下1王小兵沉聲道。

「敢打老子!兄弟……,咳咳……」錐頭男惱羞成怒,想要叫手下過來救命。

可是,話還沒說完,王小兵已知道他下面將要說什麼了,是以,右手立刻加了三分力量,掐得那廝差點斷氣,不停地喘起來。

「如果你再不識相,我就先掐死你1王小兵正在加大右手的力量。

錐頭男感覺他真的會那樣做,終於慫了。

「大哥,饒命埃我錯了。你們還不退下,快點1錐頭男只得吩咐手下退出大堂。

那三四十個打手緩緩地後退著,一會便出了大堂。此時,王小兵想起自己的物品,問道:「我的大哥大在哪裡?」

「地上那個袋子里裝著。」錐頭男怯聲道。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電梯口旁邊確實有個黑色塑料袋,估計自己的大哥大等物品都在裡面。

等黃勇進的手下將那個塑料袋拾起來,打開一看,大哥大、車鑰匙等物品真的在裡面,於是道:「勇哥,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好!兄弟們,走。」黃勇進吩咐道。

大家一起出了酒店大門。

外面,錐頭男的手下正站在空地上,但也不敢衝上來。

黃勇進這邊有兩檯面包車,王小兵押著錐頭男上了車,然後火速離開了白雲山莊,在半路,便將錐頭男放了下來。

還沒有回到縣城,便接到洪東妹的電話。

「老公,你在哪裡啊?我已到縣城了,你現在怎麼樣?」她頗為關切道。

「老婆,我沒事了,現在正在往縣城的方向回去,估計幾分鐘就可到了,在人民公園門口見面。」王小兵安慰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長長吁了一口氣。

黃勇進還不知是怎麼一回事,問道:「兵少,什麼情況?」

「勇哥,說來一匹布那麼長,待會我詳細告訴你。我也正有事要跟你商量。」王小兵只想先整理一下思緒。

本來,他以為自己會在路上逃生的,想不到遇上了黃勇進。

如今,雖暫時脫險了,但依然還被太子的威脅籠罩著,其實也沒有得到真正的安全。

想了想,他忽然覺得要打個電話給太子才行,不是質問對方,而是要演戲給太子看,目的不外乎就是要使自己更安全一點。

於是,他撥打太子的大哥大。

一會,便接通了,他佯裝驚訝道:「太子,有人想殺我1

「什麼?誰敢殺你?快告訴我,我幫你討回公道1太子口氣有點焦急,可能是想不到還能聽到王小兵的聲音。

「我在白雲山莊與人打了一架,幸好有我們東方鎮的人在那裡,我搭他們的車回家了,要不,就要給打死了。好險埃」王小兵急促道。

「你沒事就好1太子假惺惺道。

「太子,如果明天那個委託人來了,你就打電話給我。」王小兵鬆了一身。

「好,我到時給電話你。你告訴我,是什麼人想打死你?我幫你收拾他,居然敢打我的好朋友。」太子一副關懷的口吻,道。

「我不認識那人,只知道他理了一個尖尖的髮型,他叫他的手下要砍死我,好在我命大,逃脫了。」王小兵如是道。

他可以猜想到,錐頭男必然會被太子修理。

這倒不是因為錐頭男想要打自己,而是錐頭男壞了太子的好事,被教訓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我會幫你找出他的,你現在回到家了嗎?」太子的意思還想派人去接他回酒店。

「就要到了,大哥大快沒電了,掛機了。」王小兵找了個借口道。

隨即,也不管對方還要說什麼,就結束通話了。

黃勇進邊開車邊聽王小兵打電話,聽他是與太子講電話,心裡納悶,又感到好奇。

不久,便回到了縣城裡,在人民公園前門之處,王小兵見到了洪東妹的麵包車,於是,下了車,走過去拍拍車門。

洪東妹見是愛郎平安出現,滿臉驚喜。

「老公,擔心死我了1她深情地撲進了他的懷裡,柔聲道。

「沒事了,我們到勇哥的家裡去坐一坐,跟他商量點事。」他愛撫著她溫軟的脊背,微笑道。

於是,由黃勇進帶路,王小兵與洪東妹前往他的家。

約莫十多分鐘之後,便到了黃勇進的家。他的家是三層小樓房,他家人正在客廳看電視,是以,他帶王小兵與洪東妹兩人到三樓的房間里詳談。

關上門之後,黃勇進分別遞了一瓶易拉罐的珠江啤酒給王小兵與洪東妹。

三人邊喝啤酒邊聊。

「兵少,你剛才是在給太子打電話吧?」黃勇進好奇道。

「是,你肯定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王小兵喝了一口啤酒,然後不疾不徐地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

以他這麼流利的表達能力,都用了十多分鐘才說完。

不過,他省去了黑寡婦那一段。

聞言,黃勇進拍桌,忿然道:「想不到太子這**毛是個畜生1

「如果不是遇上你,那我小命就難保了。勇哥,來,我敬你一杯。」王小兵也不想說自己本來就能脫險的,把功勞都給了黃勇進。

畢竟,黃勇進那麼夠朋友,實屬難得。

「我們是兄弟,不要說這種話。」黃勇進倒是豪爽,揮手道。

「是了,勇哥,我們準備結盟對付太子,你有興趣加入嗎?」王小兵以詢問的口吻問道。

「算我一份1黃勇進應承道。

「我們以陳老爺子為盟主,將要結成一個大聯盟,爭取扳倒太子。」王小兵喝了一口啤酒,道。

「好!我會叫我的朋友們加入這個聯盟。太子那**毛太拽了,很多人不服他。有些人表面服他,但心裡對他不滿。」黃勇進點頭道。

在黃勇進的家裡聊了一個多鐘頭之後,王小兵與洪東妹才回東方鎮。

回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已快到晚上十一點了。兩人進了房間之後,便緊緊地相擁在一起。

這算是劫後餘生,王小兵緊張的心情也緩和了許多,還能再見到她,那確實是一種福氣,是以,兩人一邊相互愛撫,一邊走進了室。

他以最快的速度扒光了她的衣服,抱她上了床。

隨即,以他威猛的戰鬥力,騎在她的白嫩身子上,開始了快活的耕耘。

數番強攻之後,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又紅腫起來了,只得求饒,他雖還想再給兩三次**她,但也知道她到了承受的極限,只好停了下來,將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暫時結束了激情大戰。

兩人都汗津津的。

於是,他替她燒了開水,泡成溫水,抱她進浴室里,洗了個鴛鴦裕

跟以往一樣,從浴室出來,兩人依然還有汗漬,因為他與她在浴室里又做了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

回到床上,他坐在床上,抱她在懷裡,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

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

他能感受到她肌膚的溫潤與脈搏跳動,還能嗅到她淡淡的體香,一邊愛撫她的美`臀,一邊吻她的酥胸。

「矮,老公,那到時太子再打電話叫你去見那個委託人,你千萬不要去了,那肯定是個陷阱。」洪東妹一雙玉手也不停地愛撫著他厚實的脊背,勸道。

「這個當然。」他同意道。

「要不要我派人保護你?」她施展出「雙峰壓」,不停地磨著他結實的胸膛。

「哈哈,不用,我自己能保護好自己。照我看來,他一時半會還不會要我的性命。」他不停地打著小小的激靈,笑道。

她見他打激靈,於是,更加賣力地用酥胸給他的胸膛按摩。

只一會,他體內的欲`火又升上來了。

「老婆,我還要。」他雙手抓住她的美`臀往兩邊一分,隨即,舉著老二往裡一戳,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不嘛,還痛呢,我要叫文娟與帶喜來才行。」說著,她要去拿大哥大。

「老婆,你對我真好。」他捧著她的美`臀做一上一下的運動。

她身子都軟了,還沒拿到大哥大,便嬌呼起來,不消八分鐘,她在興奮之中暈了過去。

看著她紅潮遍布的俏臉,他繼續開鑿她的隧道,又送了二波**給她,才真正結束了這晚的激情大戰。

等到洪東妹入睡之後,王小兵便進入玉墜里幹活。

他每晚都要花時間來修鍊三昧真火,還要煉製丹藥,又要練習刀法,忙得不亦說乎。

嘗試煉製了數個鐘頭的「壯陽丹」,沒什麼收穫,從玉墜里出來,已是凌晨五點鐘了,於是,便摟著洪東妹那滑膩的身子夢周公去了。

一覺醒來,已是早上八點多了。

他知道柏秀瓊肯定擔心著自己,是以,與洪東妹吃了早餐之後,他便駕駛著桑塔納回東和村。

家人都出去了,許娟到東妹快餐店上班,王叢樂與王志文則抓緊時間將魚塘里的魚拿到小樹林菜市場去賣。

當見到王小兵平安回來,柏秀瓊俏臉上的擔憂神色才漸漸消失了。

「誒,你昨晚怎麼沒有回來呢?」她站在房間門口,一雙妙目深情地凝視著他,柔聲道。

「可能說起來你都不會信,來,我們進去,讓我慢慢地告訴你。」他拉著她的玉手,進了她的房間,然後摟著她,坐在了床上。

「發生了什麼大事嗎?」她摟著他的脖子,好奇道。

「對,很大的事,差點不能回來見我寶貝了。」他祭出了「鐵爪功」,開始攀登她兩座堅挺的雪山。

「咯咯,好酸,先別嘛,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好嗎?」雖是這麼說,但她卻晃著美`臀,有意磨他褲襠里的小弟弟。

轉眼間,他的小弟弟便茁壯成為了大弟弟。

隨著他小弟弟的成長,他體內的欲`火也飆升得利害,於是,三下五除二扒掉了她的奶`罩與內褲,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不停地進進出出。

剎那間,房間里蕩漾著誘人的「啊氨春音。

他一連送了兩波**給她,才暫停一下,抱她在懷裡,抽一支香煙解解煙癮。

看著她濕亂的秀髮披垂下來,他用手當梳輕輕地梳著,用老方法弄醒她,自豪道:「老婆,還滿意嗎?」

「嗯,你老是干暈人家」她俏臉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哈哈,暈了是正常的,會醒的嘛。」他吻著她紅潤的薄唇,開心笑道。

她小鳥依人一般,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將腦袋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嘴角溢出甜蜜的笑意。

「現在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嘛」她嬌聲道。

「好。」他吐了一個煙圈,道。

隨即,他便簡單扼要地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講給她聽。

聞言,她驚訝道:「想不到你遇到這麼大的危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那混蛋會遭到報應的。」

說起太子,柏秀瓊就很激動。

「我們會成功的。是了,老婆,你知道我在萬豪酒店見到誰了?」他笑道。

「誰?」她當然不知道。

「你妹妹。」他愛撫她的美`臀,笑道。

「你見到我妹妹了?不會吧,你好像不認識她,她易過容的,如果不卸裝,你怎麼認得出來呢?」柏秀瓊將信將疑道。

「說來話長。」他笑道。

於是,他把自己與柏珠珠怎麼相識的過程說了。

同時,還把柏珠珠寫在紙上的問候語從錢包里拿了出來,遞給她看,笑道:「這是你妹妹的筆跡吧?」

打開那張信紙,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跡,柏秀瓊點頭道:「果然是她。」

「我已跟她說了,等種花基地建好之後,就叫她來這裡上班,那我們就能經常在一起商量大事了。」他如是道。

「嗯,你不會想泡我妹妹吧?」她微微撒嬌道。

「哈哈,老婆,怎麼這樣想呢?老婆,我還要。」說著,他又趴在了她溫軟的身子上。

「矮,別嘛,人家下面還痛呢,你好利害哦,人家頂不住呢」她輕晃著美`臀,聲音甜膩道。

「老婆,我會輕些的。」說著,便屁股一挺,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即,大動起來。

他是要她知道,如果把她妹妹也泡了,照樣能滿足她的需要。

兩**動之後,她在嬌`喘之中不停地求饒,他還想再給一兩次**她,不過,此時聽到董莉莉在樓下叫自己的名字。

於是,他只穿了一條褲衩,便下去開門。

自從放了寒假之後,董莉莉與蕭婷婷幾乎每天都來找王小兵。

她們確實是想給他複習一下各科的要點的,可是,每次還沒有開始輔導,就已在床上做起了快活的體育運動,隨後,她們便到種花基地去幫忙,每天如此循環。

見到他只穿一條褲衩,加上又聽到樓上傳出來的「啊氨春音,董、蕭兩美女便知他與柏秀瓊在床上鍛煉身體了。

「這麼大聲,被別人聽到,怪不好意思的呢」董莉莉幽幽道。

她當然是指柏秀瓊的春音頗響。

「老婆們,快進來,我們一起吧。」他把她們拉了進來,關好門,帶她們上樓。

「小兵,我們好多天都沒有給你複習,今天要給你複習一下才行呢」還沒有開始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蕭婷婷的俏臉便飄上了兩朵紅暈。

「好,待會再複習。」說話間,他已將她們拉進了柏秀瓊的房間里。

柏秀瓊見到她們來了,鬆了一口氣。

畢竟,她被他騎在身上一路馳騁下去的話,她下面真的會受不了。

是以,當董、蕭兩美人來了之後,就可分擔一份他的強大進攻,這樣一來,柏秀瓊就輕鬆許多了。

「兩位妹子,快來這裡坐。」柏秀瓊熱情招呼道。

「秀瓊姐,你還沒有起床矮」董莉莉見到她光著身子在被窩裡,微有尷尬道。

她們三人都是他的情人,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所以彼此都是了解的,但性`愛這種事,多多少少還是會使董、蕭兩美人感到有點害羞。

「他正說要跟你們耍一耍呢,你們就來了。」柏秀搶。

「哪裡,我們是來給他複習功課的。」對於柏秀瓊這麼直接的言語,董莉莉感到更為局促了。

「老婆們,來吧。」王小兵手法嫻熟地脫掉了董、蕭兩美人的衣服。

隨即,將她們抱上了床,開始了開鑿隧道的快活工作。

頓時,室內春音裊裊。

就是神仙聽了這麼誘人的春音,估計都願意重新做為凡人了。

激戰了一個多鐘頭之後,終於將董、蕭兩美人都完全征服了,使她們的身子軟成了一灘爛泥。

於是,他把她們抱起來,擁進懷裡。

同時享受六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的按摩,那是何等的快活?

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攀登她們的雪山,從一座雪山到另一座雪山,他用最專業的技術去登山,並且在雪山上留下自己獨特的口水。

四人在房間快活著,不知不覺便到了中午。

王小兵出去打了四份飯菜回來,他左擁右抱的,一邊愛撫她們嬌嫩的身子,一邊吃著她們用筷子挾送過來的飯菜。

古代的皇帝,估計都沒有他這麼逍遙快活。在吃飯的時候,他還時不時地分發女人福利,在她們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使她們嬌呼連連。

這是帝皇式的享受。

正在你儂我儂地吃著飯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

拿過來一看,見是太子的大哥大打過來的,便知不是好事,接通之後,聽到太子的聲音道:「喂,我找兵少。」

「太子,我就是小兵。」王小兵張嘴吃了蕭婷婷挾過來的一塊瘦肉,咀嚼著,道。

「兵少,正在吃飯嗎?」太子彬彬有禮道。

「是啊,在吃午飯。你吃飯嗎?」王小兵已猜測到對方打電話給自己目的了。

「剛吃過了,我的委託人下午要來這裡,你下午有時間嗎?到我的酒店來一趟,怎麼樣?」太子詢問道。

臉皮真厚!

王小兵在心裡暗罵一句。

如果是他,他肯定不敢再打電話給對方。畢竟,對方縱使不完全知道事情的真相,估計也會有一點了解吧。

王小兵心念電轉,道:「下午可能不行,村子要開個會,我得主持會議。」

「你在村委上班?」太子好奇道。

「我是村長。到了年尾,有很多事情要做,比較忙。」王小兵淡淡道。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呢?那位委託人不容易來這裡一趟,你最好來見一見他,把碎雪還給他。」太子明顯有點失望。

「這樣吧,我先看看情況,今晚給電話你,怎麼樣?」王小兵敷衍道。

「好,那我等你的電話。」太子無可奈何道。

如今,王小兵回到了村子里,那至少安全了許多,畢竟,這裡是他的地盤。

如果太子的人敢來這裡,那直接往死里打,不用給面子,反正都踩到頭上來了,不動手還待何時?

他現在實力不夠強大,所以不去找太子算帳。

不然,昨晚他便會召集人馬,殺到萬豪酒店,跟太子好好算清楚這個恩怨。

他知道太子所說的委託人多半不是張拾來的後代,只是隨便找的,想用來糊弄自己的,但自己並沒有那麼笨,會給他輕易騙到的。

只要太子一天沒有得到碎雪,那自己就一天不得安寧。

但又有什麼辦法?

人生便是如此,十**不如意。

他不會把碎雪交給太子,他會謹遵師父的叮囑,好好地保護碎雪,人在,刀在,他用自己的生命來阻止太子的圖謀。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