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65章豪門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1日 23:40 [字數] 85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柏珠珠俏臉悄悄地浮上了兩朵淡淡的紅暈,使她那抹誘人的風情更加有味道了。

「不是故意的才怪呢,摸了幾下,看你那色眯眯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是有意的了。」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不過,語氣卻頗為溫柔。

「其實,這樣拍兩下,也沒什麼吧?真的很正常埃」他邊說邊示範,重新輕按她的大腿。

「矮,你作死矮」她咬著紅潤的薄唇,嬌嗔道。

「我只是說明一下。」他解釋道。

「叫你別摸人家,怎麼還要摸呢?我生氣起來,脾氣可大著呢。」她那種清純而稚氣的話語,使人覺得有點滑稽。

他發現,柏珠珠與柏秀瓊不單身材與聲調極像,連平時說話的口吻也頗接近。

如果她卸裝,估計臉容跟柏秀瓊的也幾乎一樣。

「珠珠,如果你覺得那樣會吃虧,那我大方一些,也讓你多摸回幾下,來吧。」他伸出了大腿,一副「任你摸個夠」的慷慨神色。

「咯咯,你壞死了,我才不呢,我摸你不叫揩油,你摸我,就叫揩油。」她挺起胸脯,理直氣壯道。

「哈哈,那你這不分明是強盜的邏輯嗎?」他笑道。

「怎麼是強盜邏輯呢?」她不服道。

「好,那聽我說,我們現代社會提倡男女平等,對吧?」他倒有信心辯贏她。

「是又怎麼樣?」她也是口直心快的姑娘,在不知不覺中順著他的意思說了出來,微微仰著嬌俏的鼻翼,道。

「既然是平等的,那你摸我跟我摸你都是一樣的埃」他笑道。

聞言,她語塞了。

好一會,她才撇撇嘴道:「我不跟你狡辯。」

「哈哈,珠珠,明顯是你理屈詞窮了,因為我說的是非常有道理的埃」他還想用手去拍她的滾圓的大腿。

不過,這一次她有了提防,連忙用玉手格開了。

他知道柏秀瓊是個練家子。

是以,現在,他也感覺到柏珠珠是個練家子,剛才被她用手一撥,就可體會到她的勁力還是蠻大的。

「我姐姐還好嗎?」她迫切問道。

王小兵輕輕地點頭。

他還是有點擔心柏珠珠是假的,那就麻煩了。

畢竟,他之前沒有見過柏珠珠,單憑她的幾句話,難以百分百確定她的身份,幸好她的身形與語調跟柏秀瓊的頗相似,不然,他絕對不會相信她的話。

這不是小事。

只要出了問題,那分分鐘會出人命的。

「謝謝你救走了我姐姐,我當時擔心死了,又不知去哪裡尋找,還以為她被太子捉住了呢。」柏珠珠吁了一口氣,同時用玉掌輕撫著堅挺的酥胸,感激道。

「不用客氣。」他輕描淡寫道。

「她現在在哪裡呢?」柏珠珠以懇求的口吻,問道。

「她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到時安排你見她,怎麼樣?」為了保險起見,他覺得還是小心行事為妙。

「好,那什麼時候帶我去呢?」她頗為興奮道。

這個問題,他沒法回答。

畢竟他現在被軟禁在這裡,根本沒有能出去的準確日期。

當然,如果他肯將碎雪交給太子,又將柏秀瓊的下落告訴對方,這樣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就能離開萬豪酒店。

但他不可能照太子的意思去做。

如此一來,他想要回家就遙遙無期了,雖是在華龍縣裡,但卻像隔了千山萬水。

這種距離雖不是真實的,但卻使人覺得難以逾越。他瞥了一眼正用期待的眼神看過來的柏珠珠,如是道:「我什麼時候出去就什麼時候帶你去。」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她不解道。

於是,他把事情的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最後道:「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不如我們悄悄溜出去,好嗎?」她急於見姐姐,建議道。

其實,不是他真的出不去。

如果他硬要出去,估計是沒有問題的。

但關鍵就在於,離開了萬豪酒店,反而會更快受到太子的迫害,除非有足夠的力量跟太子相抗衡,不然,結果只有一條,那就是被做掉。

而現在自己雖被軟禁在酒店裡,但人身還是安全的。

至少眼下是這樣的。

除非他已嗅到太子要下殺手,那就必須得想法子離開這裡。

是以,他便將自己的想法解釋給她聽,末了,道:「你想想,在華龍縣,不論走到哪個角落,都逃不開太子勢力的籠罩。」

「那你準備把碎雪交給他嗎?」她眨著明眸,問道。

「還沒有這個打算。我師父叮囑過,不能將碎雪給太子。碎雪跟你家的飲血劍如出一轍,那都是有巨大怨念的,不是一般的刀。」王小兵如是道。

「但你不給他,你又怎麼能離開這裡呢?」她驚訝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他苦笑道。

「我敢說,等到他的耐心消失之後,肯定會對你下毒手的。」柏珠珠擔心道。

看著她關切的眼神,他感到很溫暖,於是,又神不知鬼不覺伸手過去,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大腿。

「矮,你又來了」她嘟著紅唇,微慍道。

「噢,這是我不好的習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佯裝醒悟過來,真誠道。

她雖知他是故意的,但她對他有好感,雖還說不上是愛情,但已悄悄地喜歡上他了,就憑他救出自己的姐姐這件事,就可看出他的膽略與勇氣,她喜歡這樣的大好青年。

是以,她沒有生氣。

「你得想辦法離開這裡才行埃」她提醒道。

「我正在思考。是了,你在這裡這麼久了,有沒有打探出太子為什麼想要收集那些有怨念的兵器呢?」王小兵好奇道。

這個問題,一直使他心癢難撓。

但至到現在,他也還沒有得到正確的答案,只是猜測過。

柏珠珠搖了搖頭,道:「沒聽說過,可能除了極少數的人知道外,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要不,肯定會在內部泄露出來,那我也能聽到。」

「太子有沒有懼怕的人?」他又點燃了一支香煙,問道。

「有。」她微微頷首道。

「噢?誰這麼利害,可以令太子畏懼?」王小兵從來沒有聽說太子對誰有顧忌。

「我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我只是聽別人說的。據說在南夏市的一個豪門是太子不敢惹的。」柏珠珠回憶了一下,道。

南夏市是地級市,管轄著華龍縣。

「南夏市?什麼豪門?」他頗感興趣,想了解清楚一些。

「我也不太了解,只是聽說是這樣的,那個豪門在黑白兩道都有勢力,一次,那個豪門的人來到華龍縣,太子的人得罪了他們,最後太子要賠禮道歉。」柏珠珠緩緩道。

聞言,王小兵有個想法,如果能得到南夏市那個豪門的支持,那一定能收拾太子。

可是,他在華龍縣,那個豪門在南夏市,不可能有交集。

是以,想要扳倒太子,還是依靠自己比較靠譜。如果那個豪門在華龍縣,那他倒想去拜訪一下。

「在華龍縣裡,估計太子不會將誰看在眼內。」以太子的勢力,可以用「隻手遮天」這個詞來形容他的強大了。

「可能是吧。」柏珠珠俏臉罩上一層茫然的神色。

他明白她為什麼會那樣。

那是由於她要報仇,但太子這麼強,她報不了仇,是以,才會感到絕望。

「會有機會的。千萬別急,我和你姐姐等人正在籌劃著一個行動,如果成功了,那你的願望就能實現了。」他頗為愛憐她,忍不住握著她的玉手,道。

她並沒有抽回手,只是以詢問的眼神凝視著他。

「說起來要很久,以後有時間,我會詳細告訴你的。」他無意中瞥見她那又窄又深的乳溝入口,咽了一口口水,道。

她聽到「咕嚕」一聲,好像回過神來,掀起眼瞼,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胸口來看,頓時俏臉飄上兩朵紅暈,於是連忙抽回了手,捂住了乳溝,同時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哈哈,珠珠,你有沒有吃過我的美容丸呢?」他問道。

「美容丸?沒有。」她如是道。

「你現在的肌膚算是不錯了,如果吃我的美容丸,那肯定會更漂亮。」他藉機欣賞著她俏麗的臉蛋,道。

「我只聽說美容丸很好,但那是真的嗎?有這麼好的美容產品?是你自己生產的還是從哪裡進貨來的?」她像其他人一樣,對美容丸持觀望態度。

「我自己生產的,喏,給你兩顆,你吃了之後,包你膚色會好很多。」他邊說邊掏出兩枚美容丸,遞給她。

她接了。

不過,她莞獠換譴篳葯吧?」

「哪裡,我怎麼會給春`葯你吃呢?我不會做那種事吧?」如果有柏秀瓊在這裡,那就好辦了,不然,他也難以消除她的疑慮。

「咯咯,那有可能哦。」她甜笑道。

「這樣吧,你怕我占你便宜,你拿回去吃,這樣就行了。」他建議道。

「那好,我待會回去睡覺之前再吃。要多久會有效果呢?會不會有副作用呢?」她的顧慮減輕了些,將兩枚美容丸收進了衣袋裡。

「沒有副作用,是用很多種十分珍貴的中藥配製成的,一般來說,一兩天內都可見到效果。」他非常有信心道。

「如果有效果,我幫你在我的姐妹們那裡推銷。」她承諾道。

他想說「不如我們到床上躺著聊吧」這種話,但知道不會成功,除非現在能挑起她的欲`火。

是以,他腦筋一轉,忽然想到一計,於是道:「珠珠,你留點什麼手信給我,等我出去之後,我帶給你姐姐,讓她知道你現在也平安。」

「那留什麼好呢?」她詢問道。

「不如這樣吧,你寫幾句話,我到時拿給她看就行了。」他想了想,道。

「可以啊,給我紙和筆,我寫給你。不過,你得保管好,千萬別丟了。」她身處險境,也是極為危險。

一旦被太子知道她的真正身份,那就難以活下去了。

「哦,跟我來,床頭櫃那裡有紙和筆。」之前,他進室看過,所以知道。

她站了起來,跟他進了室。

果然,床頭櫃有白紙與圓珠筆,於是,她便拿起圓珠筆,彎著腰,給姐姐寫幾句問候語。

此時,她雙腿直立,上半身彎下去,是以,弧度曲線非常平滑的豐`臀似乎要撐破褲子,給人活力無窮的感覺,十分誘人。

他只看了一眼,小腹下面的小弟弟便有了感覺。

轉眼間,便在褲襠那裡頂起了「小帳篷」,而且還在漸漸增高。

舔了舔微微乾燥的嘴唇,他體內的欲血快要沸騰了,看著看著,忍不住走了過去,聲音亢奮道:「珠珠,不用寫那麼多的,寫幾句就行了。」

說話間,他已走到了她的背後。

「我沒有寫多少……,矮」她陡地打了個大大的激靈,站直了身子。

因為她感覺到有一樣很溫暖的東西伸進了自己的兩腿`之間,以她女人的直覺,第一時間便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

「珠珠,寫好了嗎?」他已雙手摟住了她的柳腰。

「矮,你幹嘛啊?別嘛,快放開我」她輕輕晃了晃美`臀,嬌羞道。

不過,他的老二鑲嵌在她的股溝里,莫說她只是輕晃一下豐`臀,就是猛烈地晃動,也難以擺脫他老二的定位跟蹤功能。

「珠珠,讓我抱一下。」他能感覺到她溫軟的身子那誘人的脈搏跳動。

「你壞,我還沒有寫好呢,你別這樣子嘛」她並沒有激烈的反應,可能是一時情迷意亂了,有點不知所措的味道。

「珠珠,你的身子好棒。」他由衷道。

「嗯,我不,你別摟著人家嘛」她不敢再晃美`臀了。

畢竟,一晃動豐`臀,就會帶動他老二運動,相當於相互摩擦,能產生出使人飄飄然的快感。剛才,她就被那淡淡的快感弄得身子都酥軟起來。

「好啊,你坐著寫吧。」他首先坐在床沿上。

隨即,拉她下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依然還鑲嵌在她的兩腿`之間。

此時,她低頭一看,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非常雄偉,從自己的兩腿`之間穿了出來,大有炫耀一番的意思

剎那間,她俏臉撲了。

於是,她連忙張開了雙腿,不想夾著她的老二。

可是,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美`臀終究是與他不世出的老二接觸在一起,雖是隔著褲子,但彼此的溫度正在相互傳遞著。

「我站著寫就行了。」她羞窘道。

「寫吧,珠珠,坐著寫比較舒服。」他呼吸頗為粗重,勸道。

「嗯,不嘛,我不用坐啊,你別摟著我嘛」她想站起來,但被他摟著,她站不起來,美`臀與他雄壯的老二近距離接觸,使她感受到他小弟弟那份灼人的激情溫度。

「珠珠,快點寫吧。」他快要欲`火焚身了。

她微微掙扎了一下,便只好坐在他大腿上了,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她對他有意思的。

不然,她肯定會有非常激烈的反應,只要出儘力去掰他的手,也是可以掰開的,畢竟他用的力氣並不大。

她只好拿起筆來繼續寫著。

室里很安靜,能聽到圓珠筆在紙上划動的「沙沙」聲。

除之外,便是兩人的粗重呼吸聲了,他發出了「呼哧呼哧」的鼻息音,而她的雖沒有那麼響,但也比較明顯。

而兩人的脈搏跳動都快了很多。

在她寫問候語的時候,他忍不住施展出「鐵爪功」,往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移了過去,準備登山。

不過,他知道,如果驟然便攀登她的雪山,那肯定會使她產生比較大的反應的,最佳的做法就是去試探一番,如果可行,那就再進一步發展。

於是,他便像彈鋼琴一樣,用左手五指輕輕地點戳了一下她左雪山的山腳處。

「矮,別矮」她連忙握住了他的左手。

「珠珠,怎麼了?」他佯裝不知情。

「你幹嘛摸我的奶`子啊?壞死了,又來揩人家的油。」她緊緊地握住他的左手,不讓他繼續襲胸。

「我沒有埃那肯定是無意中碰到的。珠珠,寫好了嗎?」他感到終究與她是剛剛相識,想要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那機會還是不太成熟的。

「寫好了,喏。」她這時用力一掰他的手,便站了起來。

隨即,將那張紙遞給了他。

他接過來看了一眼,訕訕道:「珠珠,你的字寫得真好看。」

「我現在回去洗澡睡覺了,你也早點睡吧。」她不敢看他,因為只要一望向他,就能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

「還早啊,再坐一會吧。」他邀請道。

「不了。」她俏臉像桃花一樣,俏麗之中帶著八分紅暈,極為誘人。

「經理不是說讓你跟我那個嗎?如果你這麼早回去,他肯定會說你沒完成任務的,不如坐到九點鐘再回去,你到時隨便撒個謊就行了。」他替她考慮道。

聞言,她猶豫了。

畢竟,他說的也頗有道理。

「那你別動手動腳的,不然,我現在就回去了。」她嬌羞地十指交扭著,顯出頗為尷尬的神色。

「好,來,坐這裡。」他拍了拍床沿,道。

「咯咯,我才不坐這裡呢,要坐,就到客廳去坐。」她嬌笑著,打開了室的門,走了出去。

他咂了咂嘴,覺得雖有點可惜,但也不想採取霸王硬上弓的方法,於是,只好出了室,與她在客廳里西東南北地聊著。

一直到晚上九點鐘,他都沒有找到什麼好機會進攻。

是以,道了聲晚安,她便回去了。

他洗了個澡,渾身充滿了幹勁,卻沒有美人陪自己鍛煉身體,微覺遺憾。

不過,他也並非無事可做,進入玉墜之後,便開始修鍊三昧真火與煉製丹藥,還要練習刀法。

最重要的是,他還要嘗試煉製「壯陽丹」。

一旦他煉製成功了,那可是天下男人的渴求的至寶。

當然,他不會隨便把它給別人,否則,世上每個男人都那麼強大,那會引起混亂的。是以,他會限額出售「壯陽丹」。

修鍊了一個鐘頭的三昧真火,接著便煉製一個鐘頭的丹藥,又練習一個鐘頭的刀法,至此,已到凌晨時分了。接下來的幾個鐘頭,他都用來嘗試煉製「壯陽丹」。

一晚過去了,幸好有了一點進展,那就是確定了一種藥材的混合比例。

他看到了希望。

在要出玉墜睡覺的時候,他拿著碎雪看了看,又勾起心中的好奇,那就是太子為什麼那麼積極幫人找這把刀?

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呢?

他無論如何是猜測不出來了,除非太子肯相告,不然,想破腦袋也理不出個頭緒。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練習,他對於張拾來的神奇刀法有了些許的了解,也學會了幾招,但還不能用來實戰。

他也嘗試從碎雪裡的怨念尋找那批黃金的下落,但至今也沒有獲得有用的信息。

對於那批黃金,他並不在乎。

是以,能不能找到,他無所謂。他只想將張拾來的刀法學會,要是能學到五成,那也算不錯了。

只是,他現在連一成都還沒有學到。

有時,他會想,如果有一位名家來指點一下自己,那該多好。

帶著這種幻想,他進入了夢鄉。睡了三四個鐘頭,他便醒來了,精神一樣那麼充沛,彼時已是早上八點多了。

送早餐來給他的是柏珠珠。

昨晚她被他摟著的時候,雖有點窘迫,但其實她心裡又有點歡喜。

她跟她姐姐柏秀瓊一樣,為了能報大仇,早已將兒女私情置之一邊,把所有時間都用在準備報仇的工夫上了。

是以,她沒有品嘗過愛情的美妙。

昨晚,她跟他在一起,就有一種戀愛的錫心裡感到愉快。

早上兩人見面,嘻哈歡談,沒有受到昨晚的事的影響,反而兩人的關係更為融洽了。王小兵感覺自己有戲可唱。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估計只要與她相處多幾天,就有機會虜獲她的身心。

想到有可能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的心情又好了些。

中午,依然是柏珠珠送午飯來。

在他吃飯的時候,她悄悄道:「那個狗頭經理叫我給你陪睡,原來是想叫我套出碎雪。」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哈哈,這個挺好應付的,你就說『他說碎雪不在他身邊』就行了。他奈何不了你的。」王小兵支招道。

「咯咯,那好,就按你說的去做。」柏珠珠贊同道。

不知不覺,便到了下午。

約莫是下午三點鐘的時候,王小兵聽到有人在敲門。

打開門之後,見到居然是太子,這倒出乎他的意料,連忙道:「太子,你好,找到張拾來的後代了嗎?」

「我跟他通了電話。」太子邊說邊走了進來。

他身後跟著四大金剛。

有時候,王小兵會想,如果太子的身手實力強過四大金剛,那還要這四個人跟在身邊有什麼用呢?

當然,用來顯擺,那也是頗有可能的。

「那他今天不能來嗎?」王小兵也沒有想到全身而退的良策。

「他說今天來不了,不過,他交代我,叫我來跟你談一下。錢不是問題,說讓你開個價,不論什麼價錢,他都能接受。」太子掏出雪茄,遞了一支給王小兵。

王小兵雖不抽,但也接了。

「太子,碎雪不在我這裡,在我朋友那裡。」他連忙糾正道。

「哦,那你可以把你朋友叫來嗎?我們談一談,叫他開個價。」太子微微頷首,溫文儒雅道。

「我那個朋友很怪的,不肯見人的。」王小兵連忙拋出一個攔路虎。

其實,他這是留了一個后招。

他的話里還有另一個意思,那說是:我可以回去跟他商量。

這樣一來,一旦太子同意了,那王小兵就可安全離開萬豪酒店了。至於太子追問結果,則可以一直敷衍著。

太子是聰明人,當然聽出王小兵的弦外之音。

是以,他陷入了沉思。

如果就這樣放王小兵走了,那估計就更難得到碎雪了。

不過,他的眼眸掠過一抹狡黠的神色,明顯是想到了什麼應對之策,是以,微笑道:「這挺可惜的,你確定,只要是張拾來的後代來要碎雪,你朋友一定會給?」

「這個我敢擔保。」王小兵發誓道。

「那就好,我會儘快叫他來的,還要委屈你在這裡住一天。」太子話語雖客氣,但明顯不給商量的餘地。

「沒事,反正我也有空。」王小兵大方道。

「好,我現在就去打電話給他。你感覺酒店的服務怎麼樣?想要什麼,儘管吩咐,就當是在自己的家裡一樣就行了。」太子關心道。

「服務很好。」王小兵點頭道。

隨後,太子便帶著四大金剛走了。不過,那個黑寡婦當時老是拿妙目瞟王小兵。

是以,王小兵產生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黑寡婦對自己有意思。這種想法,其實是很荒謬的,但他的想法並非毫無根據。

就從黑寡婦那飄忽的眼神,他便能感覺到她肯定是對自己感興趣。

當然,是否喜歡自己那還有等商榷。

在太子走了不到半個鐘頭,王小兵又聽到有敲門聲。

打開門,看到居然是黑寡婦站在門口,他頓時怔了怔,不禁狐疑起來,畢竟,他曾幻想她看上了自己,如今,想不到她真的來了,是以,使他頗為驚喜。在那一瞬間,他也不知說什麼好。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64章陪睡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66章婦科主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