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63章與美女聊天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1日 01:33 [字數] 85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吃晚飯的時間,王小兵休息了一陣子,精神好多了。

有酒店的專人給他送來了豐盛的晚餐,送晚餐來的是兩個女服務員,不論身材還是樣貌,都算得上是個美人。

而其中一個還不時地拿眼瞟他,好像對他有意思一樣。

「難道她喜歡我?」他在困境之中還能保持著樂觀的精神,打量一眼那位估計對自己有意思的美人。

那美人給他的感覺好似在哪裡見過一樣,似曾相熟,但他搜索腦海,卻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但他真的好像跟她有點熟。

難道這就是緣分?

他邊想邊欣賞她前凸后翹的傲人身子。

而那位將齊肩秀髮紮成辮子的美人發現王小兵看著自己,神情變得有些忸怩,平添三分嬌羞的迷人之色。

「兩位姐姐是酒店安排來專門服侍我的嗎?」。王小兵享受著美味的佳肴,微笑道。

那兩個漂亮的女服務員相視一眼,然後露出嫵媚的笑意,微微點頭。

「怎麼稱呼呢?」他食慾大振。

「我叫阿影,她叫阿麗。」起先不時打量王小兵的就叫做阿麗。

「有你們兩個服侍我,我真是感到非常榮幸。你們有沒有包暖床的呢?」與美人插科打諢,那可使人精神愉悅。

他現在心情有些凝重,所以想調侃一下美人。

兩美人害羞地努了努紅唇,都淡淡地白了她一眼,表示討厭。

不過,她們的唇邊卻泛起濃郁的笑意,雖不敢說她們喜歡他,但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們是可以開玩笑的。

跟性格開朗的人在一起,那確實會使人心情變好。

「晚上無聊,你們不如陪我聊聊天吧,怎麼樣?」王小兵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道。

「咯咯,酒店沒有安排我們做這項工作,只叫我們送食物給你。」阿麗皺了皺可愛的鼻翼,嬌笑道。

當她笑的時候,王小兵感覺她的聲音很耳熟。

難道真是有前世緣分?

他並沒有喝酒,所以不可能是錯覺。

聽著她那熟悉的聲調,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在什麼時候聽過她的聲音,但腦海里又一點記憶都沒有,使他頗為不解。

「那我跟太子說一下。」王小兵笑道。

「別呀,我們可不會聊天,悶坐在這裡,那樣就糗大了。」阿麗勺了一碗湯放在他的前面,柔聲道。

「如果你叫酒店加我們的工資,我們就做。」阿影嘻嘻笑道。

看著這兩個身材窈窕,活潑開朗的美人,王小兵想起了自己的情人們,如今自己被困在這裡了,要是她們知道了,會不會替自己擔心呢?

他發過誓要永遠愛她們,所以,得好好活著。

只有活著,才能兌現自己的諾言。

「不如這樣,我給小費吧,你們陪我聊天,一晚給五十塊。」王小兵想了想,道。

「咯咯,酒店不會同意的。如果知道我們拿了你的小費,肯定會責備我們的。因為你跟其他客人不同。」阿麗不停地掃視客廳,好像在尋找什麼。

「阿麗,我們在哪裡見過面嗎?」。他直接問道。

「沒有埃」阿麗眨了眨美眸。

「真奇怪,我怎麼好像跟你早已認識,早已聽過你的聲音一樣。」王小兵道出了自己的好奇。

「誒,你這招泡妞的技術未免太爛了吧?能不能用點新的,這麼俗的招數,你還用啊?」阿麗還道他是在想泡自己呢。

其實,他還沒有這種想法。

他只是對她們有好感,覺得自己一人在這裡,真的想跟她們聊聊天而已。

「哈哈,你誤會了。我說的是真的埃」不過,他也覺得自己的話確實容易引她往那方面想去。

一個男人對一個美人說這種帶有點曖昧的話語,那多半是想泡她。

這是一般情況。

是以,王小兵也知道自己是有口辯不清。

「咯咯,想泡阿麗呀,那你得有車有房哦,你是不是吃國家糧的呢?」阿影掠了掠劉海,嬌聲道。

在那年代,大部分女孩子都希望能嫁給一個事業單位的人或人民公僕。

畢竟,吃國家糧是鐵飯碗。

「我有車有房,也吃國家糧。車是兩輪的二十八寸鳳凰牌單車,房子是用大自然最有生命力的青草搭成的,我們家買國家的稻米吃,也算是吃國家糧了。」王小兵笑呵呵道。

「切,那你沒指望了。」阿影撇撇嘴道。

「誒,你又不是阿麗,怎麼知道阿麗看不上我呢?哈哈。」王小兵瞥了一眼阿麗,見她俏臉悄悄浮上兩朵淡淡的紅暈,笑道。

「你們別說這個了吧,人家怪害羞的。你快吃飯吧,待會飯菜都要涼了。」阿麗努了努紅唇,含羞道。

「阿麗,你找對象的條件是怎麼樣的?」他心情大好。

「秘密。」阿麗含笑道。

與兩位美人調侃一番之後,王小兵心中的那抹沉重情緒也輕鬆了許多。

他打定主意,找酒店的管理人員說一下,叫她們倆晚上來陪自己聊天,調**,那倒也不錯。

「待會你們叫酒店的經理過來,我有事要說。」王小兵叮囑道。

「你不會真的要我們陪你聊天吧?」阿麗訝然道。

「那還有假的嗎?我可是個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男子漢大丈夫埃」王小兵輕輕地拍了拍結實的胸膛,道。

「咯咯,我們看你年紀也不大,怎麼就稱自己是大丈夫呢,咯咯,等你結了婚之後再說吧。」阿麗倒有點伶牙俐齒的,反駁道。

「所謂大丈夫,並不是指一定要結婚的才叫丈夫。我這個大丈夫,那是指真正的男人。」他揚了揚粗眉,道。

「誒,男人就是男人,難道還會有第二種嗎?」。阿麗不屑道。

其實,王小兵想說在床上能堅持一個鐘頭以上的就是真男人,而自己正是這種真男人中的真男人。

不過,與她們萍水相逢,也不可造次,熟了之後說些很曖昧的話,那還可以。

是以,他只好改說其它的,笑道:「哈哈,你們想想,在皇宮裡,除了女婢之外,還有哪一種人?」

「咯咯,不跟你胡說了。」阿麗想到了太監。

「阿麗,我是說真的,我覺得跟你前世是一對戀人。」他不但覺得她的身形很眼熟,而且感到她的聲音很耳熟。

這不是前世相識積累下來的,還會是什麼?

「你臉皮太厚了。」阿影用手指刮著臉羞他,甜笑道。

「就是,你這種泡妞技術落後了,我們一聽,就知道你的用意了,沒新意。」阿麗亭亭玉立,青春氣息使人迷戀。

「你們要不要吃碗飯?」他訕訕道。

其實,他感到有點尷尬,所以想轉移一下話題。

「你吃完,我們下去就要能吃晚飯了。你快點吃吧。」阿麗已在整理送餐的滑輪小推車了,催促道。

三人聊了一會,熟絡起來了,所以也比較隨便了。

「行,那你記得叫酒店經理來,我有事要說。」王小兵端起碗,大口大口吃著米飯。

「咯咯,又不用那麼急,噎壞了你,我們可承擔不起哦,慢點吧,真的會噎著的呢」阿麗見他狼吞虎咽的,連忙勸道。

「誒,耽擱你們吃飯的時間,那可是一種罪過。」王小兵笑道。

「咯咯,你油腔滑調的。」阿影一針見血道。

「美女們,其實我非常老實的,跟我相處久了,你們就知道了。」他一本正經道。

「咯咯,你老實?我才不信呢,像你這種會說話的男孩子,應該有不少女朋友吧?我說的對不對?」阿麗莞爾道。

他的女朋友真不少。

不過,他不會說實話,道:「如果你們兩個肯跟我,那我就有很多女朋友埃」

「咯咯,想得美,還想泡我們兩個呢,你也太貪心了。阿麗,你看到了吧,要是她追你,可要想清楚哦。」阿影開玩笑道。

「哈哈,那我就嘗試一下泡你們兩個。」王小兵戲謔道。

兩美人都努努紅唇,不再理睬他了。

吃完了晚飯之後,阿影與阿麗便收拾了餐具,推著餐車出去了。

門口並沒有人守著,但王小兵知道只要自己出了房間的門口,便肯定會被攝像頭盯著,估計還沒離開走廊,就會有人來叫自己回房間了。

過了約莫五分鐘,酒店的經理便來了。

王小兵提出要阿影與阿麗晚上來陪自己聊天的要求,經理爽快地答應了。

在房間里,除了踱步,還有就是看電視了,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晚上七點多鐘。王小兵在等著阿影與阿麗前來。

還沒抽完一支香煙,便聽到了敲門聲。

「她們來了1他心裡湧起一句興奮的話語,暗忖今晚她們要是能給自己暖暖床,那就更好了。

走過去把門打開,見到的卻是沙陀與一個單眼皮的中年男子。

「你好,我是委託人的老表。」單眼皮男子伸出手來,要跟王小兵握手,自我介紹道。

如果不知底細的人,根本聽不明白對方的話,但王小兵能聽懂,也伸手出去與他握了握手,微有失望,但還是頗有禮貌道:「請進來。」

於是,三人進到客廳里。

坐下之後,單眼皮男首先開口道:「是這樣的,我們的委託人今天來不了,叫我來了解一下情況。」

王小兵心中想道:「太子這鳥人也太心急了吧,這麼快便找來了委託人的老表?那真是太過欺人的智商了,且等我揭穿他,看他怎麼說。」

於是,笑道:「你一直都住在華龍縣嗎?」。

「哦,是的,我的表哥是張拾來的兒子,很想找回父親的那把刀。我也想幫他完成這個願望,聽說碎雪是落在了華龍縣裡,所以我在幾年前就來這裡了。」單眼皮男倒反應得很機靈。

「那你想了解什麼?」王小兵問道。

「聽說你有三個問題?是哪三個問題?」單眼皮男直入主題道。

聞言,王小兵笑了。他估計這是太子叫人來想弄清楚是哪三個問題,然後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弄個答案出來糊弄自己。

「我要見到張拾來後代本人才能說。」王小兵如是道。

「據我所知,根本沒有什麼三個問題,這是你用來騙人的吧?」單眼皮男盯著王小兵,想從他的神情看出端倪。

不過,王小兵很鎮定。

「肯定有。」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那可不可以說說是哪三個問題?我只是感到好奇。」單眼皮男忽然發現王小兵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有點不知所措道。

「不行,我得見了張拾來後代本人才能說,這是規矩。只要一問,就能試出他是不是張拾來的後代。」王小兵口氣非常乾淨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說一遍都不行?」單眼皮男無奈道。

「對,恕我不能奉告。」王小兵眼神堅定,沒有商量的餘地。

「那好,到時我的老表來了,你就直接跟他說吧,是了,你方不方便將碎雪拿出來給我看看呢?」單眼皮男無計可施道。

王小兵真的笑了。

如果拿出來了,估計立刻就要被搶去了。

他是不可能做那麼蠢的事的,笑道:「我可以告訴你,碎雪不在我這裡。在我一位朋友那裡。」

單眼皮男與沙陀面面相覷。

隨即,沙陀聲音洪亮道:「太子叫我跟你說,可能要委屈你在這裡住一兩天,你在這裡的消費全部是免費的,想要什麼,就叫服務員送過來就行了。」

「好,謝了。」王小兵不想多說什麼。

其實,從跟沙陀來見太子那一刻起,他就估計會遇到這種情況了。

沙陀與單眼皮男走了不到兩分鐘,王小兵的大哥大便響了,接通之後,聽到是韋春宜的聲音:「老公,你現在在哪裡?」

「在萬豪酒店裡。」他如是道。

「他們有沒有打你?你怎麼沒有回來呢?」韋春宜的話音里充滿了關切之意。

「他們沒有打我,不過,他們把我軟禁起來了,招呼倒還算周到,你不用擔心,我應該很快能出去了。」他安慰道。

他是不想加重她的擔心。

「他們軟禁了你?那我現在報警吧。」她焦急道。

「不用,我現在還沒有很大的危險,等到我覺得有生命危險的時候,我會打電話給你,你到時再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他感到心裡暖洋洋的。

畢竟,有人關心自己,那是一種幸福。

「那好,要不要我送什麼東西給你呢?」她也沒有什麼計謀可施。

「這裡什麼都有,不缺什麼。你要照顧好自己,我會平安出冉時要好好燒幾樣菜給我吃,好嗎?」。他以溫柔的聲音道。

「嗯,等你回來,我一定要燒最好的菜給你吃1她既幸福又擔憂。

掛了電話之後,他長長吁了一口氣。

他說能平安出去,但那也只是安慰她的說法,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離開萬豪酒店。

如果不是怕她越來越擔心,他就照直說了,但為了使她輕鬆一些,只得撒一個善意的謊言。他希望自己不要食言。

至於怎麼出去,他還沒有想到對策。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碎雪,只要太子得到了碎雪,估計自己都可以離開這裡了。

但他是不可能把碎雪交出肉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師父馬雲天與陳老爺子交代過,千萬不能使碎雪落在太子的手裡。

其二便是他覺得,一旦自己交出了碎雪,可能會被滅掉。

這是極有可能的。

畢竟,自己與太子是間接有仇的。

單是救走了女刺客一事,就足夠使太子下殺心了。或者只因還沒有得到碎雪,才沒有動手。

當然,也有可能在交出了碎雪之後,可以安然無事的。

不過,這個可能性比前面那個要低。

不論怎麼說,他都不會把碎雪交出去,就像他不會把柏秀瓊泄露出去一樣,不為什麼,他只按自己的良心去做。

他覺得良心驅使他那樣做,至於是對還是錯,他不想多計較,他只知道,如果太子要用碎雪去害人,那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拚了自己一條小命,也要替他人著想一下。

抽了兩支香煙,還沒有見到阿影與阿麗前來。

當抽到第三支香煙的時候,才聽到有人敲門。他過去把門打開,見到阿麗含羞站在門口,不禁開心道:「你終於來了1

「誒,你怪怪的耶,為什麼要找人聊天呢」阿麗玉`唇泛著淡淡的笑意。

「跟你一見如故,只想多聊聊,反正我一個人在這裡覺得悶埃是了,阿影呢?她怎麼不來呢?」雖是這麼說,但他還是希望阿麗一人前來。

畢竟這樣,才有機會!

晚上一個人睡覺,那確實有點乏味。

如果阿麗很有愛心,願意陪他在床上聊聊天,或者做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就再好不過了。

「嗯,對,她有事來不了。」阿麗支吾道。

以王小兵的觀察力,可以感覺到阿麗說的是假話,但他也不想揭穿她。

「進來吧,別站在門口說話。」他對她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做了一個「請進」的手勢,招呼道。

阿麗輕移蓮步,走了進來。

兩人畢竟是剛剛相識,是以,當關上門之後,客廳里便瀰漫著淡淡的曖昧與尷尬。

還是王小兵打破了沉默,笑道:「誒,我們是聊天的,怎麼坐著不說話呢?你平時喜歡什麼運動呢?」

「咯咯,我都說了我不會聊天,你偏偏要叫我來,我喜歡打羽毛球。」她神情有些忸怩,不敢與他灼熱的目光相接觸,局促道。

「我最喜歡打羽毛球埃我們是同志。」他附和道。

其實,他最喜歡打籃球。

「咯咯,那你有沒有看過在漢城奧運會的羽毛球比賽?」她頗有興趣問道。

「我沒有看直播,後來看的轉播。那次的羽毛球比賽真是精彩啊1他有點擔心她問自己是誰得了冠軍。

果然怕什麼就來什麼。

「你還記得是誰得了男雙冠軍嗎?」。她也健談起來了。

不過,他在心裡暗道聲不妙,因為自己根本沒有看那屆的奧運會,所以,不可能知道是誰得了冠軍。

「哦,就是那個……」他佯裝就要說出來,但忽然好像忘記了,「誒,近來老是健忘得很,剛想到就一下子不記得了。讓我想想,嗯,就是那個,我們很熟悉的。唉呀,我一時說不出那人的名字。」

「咯咯,是李永波與田秉毅埃」她直接說了出來。

「對啊!就是他們1王小兵鬆了一口氣。

差點就露出馬腳了。

如果還繼續說這個話題,那多半要出糗。

是以,他連忙換了一個話題,說一些自己能應付的話題,笑道:「你在這間酒店工作了多長時間呢?」

「有三年多了。」她神情的興奮之色又降了許多。

「哦,那也算比較長了,這份工,算一般吧,但沒什麼前途,你不想做點別的什麼嗎?」。他隨意問道。

不過,她的神情似乎一下子變得沉鬱起來,好像不想談這個話題,緊緊抿著紅唇,目光看著自己的雙手,有一種不知說什麼好的味道。

「誒,你想想,我們是不是真的見過面?」他連忙又改了一個話題,道。

「咯咯,沒有啦。」她俏臉的神色才好了些。

「我是說真的,別以為我這是很爛的泡妞手法,我感覺我跟你在哪裡見過,似曾相識。」他正色道。

「哼,還說不是泡妞手段呢,我早看出來了,你就不會用點新的方法嗎?那樣也容易泡到妹子呀。」她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嬌聲道。

他在腦海里搜尋,看誰的聲音跟她的很像。

反正他覺得有這麼一個人跟她的聲調非常接近,但一時想不起來。

正當他將煙灰彈在煙灰缸里的時候,看著飄散的火星,他忽然記起來了,也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覺得與她似曾見過面,並且說過話了。

他想起了柏秀瓊。

這個阿麗跟柏秀瓊的身材如出一轍,而話音也極相近。

是以,當他一見到阿麗的時候,就有一種熟悉感,只因兩人的面貌不相同,他才沒有在當時想到柏秀瓊。

他自言自語道:「對,我跟你之前沒有見過面。」

「咯咯,用這招不行了,想換一招吧?我可告訴你,我不受泡的哦。」她得意地嬌笑道。

「哈哈,你誤會我了。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跟你很熟嗎?那是因為你跟我的一個朋友身材與話音都很相似。所以我才會有那種相熟的感覺。」他解釋道。

聞言,阿麗露出微訝的神色。

她好像想問什麼,可能是鼓不起勇氣,又或者顧忌什麼,才沒問出來。

但他看出來了,於是問道:「你想說什麼嗎?不用客氣,我們是聊天,那就什麼都可以說,我是個很開朗的人,開我玩笑也可以的。」

「誒,我記得太子生日派對那天,你也在這裡,對吧?」她忽然問道。

「對埃」他承認道。

「那天聽說有女刺客要殺太子,是真的有這回事嗎?」。她雙手托著下巴,一副求知若渴的神情。

「真的有埃你以為假的嗎?我當時就跟太子在同一間包廂里剛吃完飯,出到走廊,就發生了那件事,我那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啊,等我清楚是怎麼回事時,那女刺客已不見了。」他侃侃道。

說起女刺客的事,阿麗又來興趣了。

「那有捉到女刺客嗎?那天好緊張哦,滿酒店都是打手。」她盯著他,期待他的回答。

「沒有抓到女刺客,聽說是逃走了。」王小兵不會向人隨便泄露柏秀瓊的行蹤。

「要是被抓到了,那就麻煩了。」阿麗吁了一口氣,道。

「對啊,假如被太子當場抓住,估計性命就保不住了。」王小兵想到那時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救出柏秀瓊,也算膽子大的了。

幸好是朱馨文這種警察前來,如果是其他人,估計就會被太子一眼看出是小把戲,那自己都要被收拾。

不過,終究被太子看出端倪。

但已將人救走了,不論怎麼說,那次的行動都還算成功。

「是了,我聽人說是你把那個女刺客救走的,對嗎?」。阿麗把腦袋湊了過來,壓低了聲音,問道。

聞言,王小兵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想,阿麗難道是太子派來這裡做底的?

如果是那樣,那就得小心說話了,一旦泄露了秘密,不但會使柏秀瓊的處境變得極為危險,而且自己也極有可能會立刻受到太子的暴力對待。

只因太子還不能百分百肯定是自己救走了柏秀瓊,才沒有撕破麵皮。

假如完全確定是自己救走了女刺客,那估計太子就不會這麼客氣了,必然會用武力來逼問自己女刺客的下落。

在那一瞬間,萬千念頭湧上他的心頭。

他也算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是以,心中雖有點震驚,但表面依然是那麼鎮定,笑道:「我有這個能力嗎?」。

「我覺得你有。」阿麗非常天真道。

「那估計你要失望了。我的能力還沒有那麼強。」他否認道。

「不如這樣吧,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也告訴我一個秘密,好嗎?」。她沉思了片刻,忽然提出了這樣的條件。

至此,王小兵倒覺得她十有**是太子派來刺探消息的。

是以,冷笑道:「我沒有秘密可說。」

「我要告訴你的秘密,保證你聽了會吃驚。但我說了之後,你也告訴我真相,我感覺是你救走了那個女刺客。」阿麗蚊聲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62章與美人通電話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64章陪睡(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