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59章她濕了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9日 04:50 [字數] 85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以王小兵現在對中級三昧真火的控制能力,其實,只要用意念催動它,便可使它從關之穎的體內出來。

不過,他真的想抱一抱關之穎。

是以,才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被關之韻那樣一問,他微有尷尬。

但他也算是個臉皮比較厚的人了,這是在美人之中摸爬滾打修鍊來的,雖沒有城牆那麼厚,但也不會隨便臉紅。

「哈哈,」他訕笑道:「韻姐,你誤會我了。」

「那你為什麼要抱我妹妹呢?像剛才那樣不就可以了嗎?」她撇了撇紅潤的朱唇,幽幽道。

「韻姐,如果我的內功修為再強二十年,那就可以埃現在被中斷了,想要重新連接,那就必須要與阿穎近距離接觸,我才能感應到內功在她體內的什麼位置,從而控制它。」他正襟危坐,大有坐懷不亂之氣概。

「我能感覺到你的內功真的還在我的體內。」關之穎如是道。

「只是抱一下,沒事的。」他咂了咂嘴,道。

關之韻與關之穎相視一眼,她們都陷入了沉思,在思考要不要按他所說的去做。

「好吧,我先上個廁所,很快的。」說著,關之穎便連忙站了起來,側著身子朝廁所走去。

其實,她是在掩飾她褲襠的潮濕。

但她怎麼隱瞞,也難以將沙發上的濕痕遮住,她的泉水滲到沙發上了。

那是一個臀型的濕痕,非常醒目。是以,王小兵與關之韻都看到了,兩人對視一眼,他淡淡地笑了。

「你笑什麼呢?」關之韻俏臉也浮上了紅暈,幽幽道。

「韻姐,拿點紙巾過來擦拭一下吧,阿穎出汗了。」他佯裝以為是關之穎美`臀的汗潤濕了沙發。

關之韻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但還是拿了一捲紙巾過來,將沙發上的濕痕擦拭了一遍。

好半晌,關之穎才從廁所里出來。

「阿穎,快點吧,我怕我的內功會傷你的經脈。」王小兵催促道。

「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呢?真的要坐進你的懷裡嗎?」關之穎頗為嬌羞,俏臉的紅暈一點也沒有減少。

「只有這種方法了。」他已坐在沙發上了。

「小兵,你肯定是騙人的,就是想揩我妹妹的油。」關之韻一針見血道。

「哈哈,韻姐,你真的誤會我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真的跳下黃河也洗不清。我只好承認,如果阿穎坐到我的懷裡,肯定會揩到一點油的。」他乾脆坦白道。

「我就說嘛,你安著壞主意呢」關之韻頗為得意道。

不過,這也並沒有影響到王小兵的計謀順利進行,關之穎只亭亭玉立在他旁邊,不好意思坐在他大腿上。

此時,他便表現出了男子漢大丈夫應有的豁達勇氣,伸手一摟,便勾住了關之穎的柳腰,隨後將她往自己這邊一拉,便使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矮」

關之穎剛坐在他的大腿上,又嬌呼了一聲。

因為她的美`臀落下來之際,正好壓在了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上面。

這就相當於火星撞地球。她感受到了他雄壯老二的堅硬與灼人的激情溫度,身子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妹,怎麼了?」關之韻一時未明所以然,好奇道。

關之穎當然不好意思說「他小弟弟好強壯」這種話,是以,只是羞窘地搖了搖頭。

忽然之間,關之韻好像明白了,她記起了他褲襠里用來傳宗接代的聖物非同一般,只要茁壯成長起來,那絕對具有偉岸的身材。

不過,王小兵與關之穎又沒有脫褲子,是以,關之韻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當王小兵抱住了關之穎之後,終於感受到她身子的溫軟如玉那種美妙的感覺,他真希望自己的小弟弟能刺穿褲子,飛進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

隨即,他便又催動中級三昧真火,開始給她袪除體內的濕氣。

當中級三昧真火在關之穎胯下又按摩起來之後,不消半分鐘,她便張開了檀口,哼出「啊氨的春音。

當他愛撫的頻率越高,她噴出的春音也就越密,極為誘人,她忍不住懇求道:「矮,小兵矮,別摸矮,真的好癢矮」

「阿穎,就行了。」他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加勁愛撫她的神秘山洞。

「矮,真的好癢矮」她身子又軟成了棉花。

他抱著她軟若無骨的身子,有那麼一瞬間,他好想扒光她的衣服,然後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好好開發耕耘她的神秘山洞。

不過,有關之韻在一旁,他不好意思出手。

「阿穎,堅持住,堅持就是勝利。」他雙手摟緊關之穎的纖腰,鼓勵道。

「矮,不行矮,你的內功好利害矮,摸得我受不了啦」關之穎不停地晃動美`臀,明顯想來緩解一下胯下的酥癢。

而他那不世出的老二正好在她的股溝里。

是以,當她晃動豐`臀時,便與他雄壯的小弟弟產生了摩擦。這樣一來,兩人的私`處都震蕩出使人陶醉的快感。

在這美妙的一刻,他與她都沉浸在情愛的歡愉之中了。她檀口接連不斷地哼出「啊啊嗯嗯」的春音,而美`臀則有韻律地磨著他的老二,藉此來搔癢。

只一會,她神秘山洞溢出來的泉水便濕潤了他的褲襠。

關之韻看著兩人正如痴如醉地享受摩擦帶來的快感,聽著妹妹哼出的誘人「啊氨春音,她也按捺不住了。

「小兵,可以了嗎?你也幫我清除一下體內的濕氣吧。」她輕輕地拉他的手,嬌聲道。

「韻姐,就行了。」他已口乾舌燥了。

「快點嘛,也幫我弄一下。」關之韻畢竟有點吃醋,抓著他的手臂搖晃著。

「矮,小兵矮,你就快點吧,幫我姐也袪除體內的濕氣。」關之穎醉眼秋波盈盈,那股激情四射的青春活力,誘人之極。

「好。」他興奮道。

終究是有關之韻在場,他沒法去試探關之穎。

又在關之穎胯下的神秘山洞按摩了數分鐘之後,才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往她大腿下面移去。

等到幫她將全身的經脈都清除了一遍濕氣之後,她身子已軟成一灘爛泥了。

「矮,小兵,做完了嗎?」她窩在他懷裡,膩聲道。

「已經將你體內百分之九十的濕氣都袪除了,現在有些濕氣太稀散,要等一段時候,等那些分散而稀薄的濕氣匯聚在一起,我再幫你清除一次,你就可達到非常健康的狀態了。」他本想施展出「鐵爪功」攀登關之穎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的。

但關之韻一直盯著,他只好放棄了。

「哦,那謝謝你了」關之穎堅挺而豐滿的酥胸起伏的頻率有點快,頗為吸引人。

「不用謝,我們這麼熟了,別說這麼生分的話。能為你做點小事,那是我的榮幸。」他還將她摟在懷裡,沒有放開的意思。

「既然好了,那你們坐好一些矮」關之韻扶著她妹妹坐到另一邊去了。

王小兵的褲襠都濕了一大片。

那完全是由於關之穎神秘山洞溢出的泉水弄的。

而關之穎的褲襠濕得更利害,她俏臉也紅撲撲的,像是熟透的蘋果,秋波盈盈的美眸如蒙著一層輕煙,平添三分嫵媚。

「我還要回去上班,先走了。」關之穎挎了包包,告辭了,別要出去。

「阿穎,那以後怎麼聯繫你呢?」他忍不住問道。

在等她回答那一剎那,他的心也繃緊了。畢竟,這是關鍵時刻,如果她不肯告訴自己她的呼機號碼,那就表明還沒有得到她多少好感。

幸好,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呼機號碼寫給了他。

隨後,她便出門去了。

送走了妹妹之後,關之韻回到客廳,瞥了一眼王小兵的褲襠,幽幽道:「你怎麼出了那麼多汗呢?」

「呵呵,韻姐,我沒有出汗啊,這些都是阿穎出的汗,沾到我的褲子上了。阿穎真多汗埃」他用紙巾擦拭了數遍,才使褲襠沒那麼潮濕了。

「看看你那裡,明顯是想干我妹妹呢」關之韻已瞧見他褲襠里的「小帳篷」了。

「哈哈,韻姐,我是在想你埃」他靈機一動,笑道。

「我才不信呢」她淡淡橫了他一眼。

他此時真的快要欲`火焚身了,於是,將她拉到沙發上,三下五除二,便扒光了她的衣服。

隨即,舉著不世出的老二往她胯下一送,只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他渾身充滿了幹勁,一上來便是大動。

她哪裡頂得住?

不消十分鐘,她張圓了檀口求饒。

但他還沒有降火,是以,只有繼續大動。轉眼間,將她送上**之後,但也沒有停下來休息,繼續開鑿她的神秘山洞。

一直送了兩波**給她之後,他才停了下來。

至此,她的身子也軟成了爛泥。

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他吻著她飽滿的雪山,問道:「韻姐,還滿意嗎?」

「矮,你還是那麼大力,要是把人家下面撞爆了,那看你怎麼辦」她輕揮著小粉拳,捶打著他寬闊的肩膀。

「韻姐,不會爆的。」他拍著她的豐`臀,笑道。

「你真是太利害了矮,跟你做起來,我覺得自己根本不是你的對手。」她十分佩服道。

「哈哈,韻姐,他會經常來這裡嗎?還是你時常要獨守空房呢?」王小兵指的是太子,畢竟,這是太子與關之韻的愛巢。

「他有時會來,來了也沒意思,只有那短短的三分鐘。」她不屑道。

「哈哈,要是他聽到了,那可要被你氣死了。」王小兵施展出「鐵爪功」,興奮地揉`搓著她胸前兩座雪山。

就眼下來說,他唯一能勝過太子的,便是床上功夫了。

聽到關之韻對太子一點也不在乎,王小兵心裡頗高興,這表明自己已完全虜獲了她的芳心。

剛才,如果不是關之韻在場,他感覺自己只要再挑逗挑逗關之穎,也極有可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與她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雖還沒有得手,但他感覺自己有戲唱。

是以,他才會問她要呼機號碼,而且,還準備找時間給她袪除體內的濕氣。

到時,他要單獨與她相處,那成功的機率就大多了。以他豐富的經驗來看,只要臨場發揮得好,那在第二次見面,就頗有機會得到她的身心。

想到有希望與關之穎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心裡喜滋滋的。

太子還沒有得到的美人,他卻可能要捷足先登了。這也可以證明他的泡妞技術比太子要強。

但也有一點令他感到不快,那就是被太子知道自己泡了關之穎,估計會引來太子的報復,這是使他倍感壓力之處。

因此,他暗下決心要早日使自己的實力更加強大。

想到這裡,他就想到結盟對付太子的事,他還沒有跟黃勇進等人說過。

既然今天來了縣城,乾脆找他們出來談一談,讓他們心中有數,反正以後也是要跟他們說的。

與關之韻在床上溫存了大半個鐘頭之後,王小兵拿起大哥大,準備傳呼黃勇進。

就在這時,他的大哥大響了。

接通之後,便聽到韋春宜的聲音:「小兵,你現在在哪裡呢?」

她的話音明顯有點焦急,他還道是她渴望得到更多的女人福利,笑道:「我跟朋友在談事情,有什麼事呢?」

「我店裡出事了,你現在來一趟吧。」韋春宜不拐彎抹角道。

「什麼事?」王小兵微怔。

「你來了就知道了,快點來啊,我等你。」說完,她便掛了電話。

聽她那急促的語氣,他感覺她不是開玩笑的,一般的店鋪,經常會遇到一些麻煩,要麼是遇到黑幫來收保護費,要麼是遇到刁蠻的顧客,他估計她是遇到了棘手的事。

通完電話,他輕揉關之韻的酥胸,道:「韻姐,我出去一下。」

「嗯,剛才打電話那個又是你的好妹妹嗎?」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幽幽問道。

「哈哈,韻姐,她不是我的好妹妹,她是我的好姐姐。」他一邊說,一邊施展「鐵爪功」,津津有味地揉著她的奶`子。

「矮,你別那麼大力矮,想揉掉人家的奶`子嗎?」她嬌嗔道。

「韻姐,我輕些。」他吻住了她的檀口。

享受了一會,他要起身穿衣服,可是,她纏著他,不讓他起床。

「韻姐,我真的有事要處理,下次再跟你好好地快活快活,乖,寶貝。」他輕撫她滑膩的脊背,勸道。

「嗯,不許你去」她嬌笑道。

「韻姐,讓我去嘛,來,聽話,你先休息一下。」他輕吻她的紅唇,道。

「咯咯,不嘛,陪陪人家嘛,你的好姐姐應該是想要跟你睡覺,哪裡有什麼急事嘛」她就是纏著他,不肯讓他走。

對於美人的糾纏,他自有一套應付的方法。

於是,一個翻身,便壓在了她白嫩的嬌軀上,將屁股一撅,只聽到「噗」一聲,便又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別嘛」她嬌聲道。

「韻姐,我還要。」他已大動起來,全力開鑿她的隧道。

她張圓了檀口,噴出連綿不絕的春音,使室內響起一首春音交響曲,特別催人奮發向上。

不消七分鐘,他重重一頂,便送她上**了。

看著她興奮地暈了過去,他感到滿意,還繼續重重戳了幾下,才拔出青筋怒突的老二。

下了床,穿好衣服,用被子蓋好她的身子,他便出門,駕駛著桑塔納,朝韋春宜的美容店馳去。他也猜不出她遇到了什麼麻煩。

或者真的是她想見自己而用的小伎倆也說不定。

不久,便到了東湖路。

將車子停在美容店前面的路邊,下了車,便見到店裡人頭涌動。

從一場面來看,估計要麼是黑幫來搞事,要麼是顧客來折騰,這種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真正要處理好,那也需要實力的。

韋春宜見王小兵來了,俏臉上的緊張之色消減了許多。

「小兵,你終於來了1她鬆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王小掃視一眼,驟然之間也不清楚是什麼事,問道。

「是這樣的,這個女的在我們這裡做美容,做好之後,她就開始說我們的美容產品不好,她拒絕給錢,我們當然不讓她走,她的同伴就立刻打電話叫了人來。」韋春宜指著一個頭髮染成紅色的女子,道。

在紅髮女子旁邊,站了數個男青年,其中一個帶著耳環的男青年可能是小頭目,正微昂著頭,睥睨著王小兵。

「你們消費了,應該給錢。」王小兵淡淡道。

「草,老娘還沒有用過這麼差的美容產品,不問你們要錢就算好了,還想問老娘要錢,吃屎吧1那紅髮女子說話非常拽。

「那麼說,你是準備吃霸王餐?」王小兵依然平靜道。

「是又怎麼樣?」紅髮女子拽到要死。

在她身邊的那幾個同夥則是得意地嘻嘻哈哈嘲笑起來。

「你如果不給錢,那你就別想出這間店。」王小兵語氣雖還是那麼平淡,但虎目一斂,殺氣陡升。

紅髮女與耳環男等人都露出一抹稍縱即逝的怯色,但很快平靜下來。

「**毛!知道我跟誰混的嗎?」耳環男雙手抱胸,嘴角斜向上,露出不屑的笑意,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王小兵聽他的口氣那麼大,估計他的老大有些來頭,並不理睬他,只是冷冷地盯著他,等他自己說出來,看他的老大是誰。

果然,耳環男十分得意道:「告訴你吧,我是跟太子混的。」

他以為,說出了太子之後,王小兵便會害怕,至少也要表現出一點害怕的樣子。

可是,王小兵沒有絲毫的反應,反而用一種極為冷酷的眼神盯著耳環男,因為他早已猜測到三分,是以,沒有任何驚訝可言。

「說完了沒有?」王小兵冷道。

「哼哼,說完了,你還敢問我們要錢?」耳環男悶哼道。

「我再說一遍,如果你不給錢,休想走出去。不信,你試試看。」王小兵話音已頗沉,蘊含著濃烈的殺氣。

見王小兵只有一人,耳環男冷笑道:「**毛,你是想打架對不對?」

說著,便向後揮了揮手,示意幾個男青年一起上來,準備圍攻王小兵,他們一共有六個男青年,二個女青年。

韋春宜擔心王小兵被打傷,拉了拉他的手臂,道:「小兵,不如就算了吧,不要他們的錢了,讓他們走吧。反正我們就當今天沒做生意就是了。」

殊不知紅髮女與耳環男聽了韋春宜的話,覺得可以敲榨一把。

於是,紅髮女冷笑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算了嗎?我要你賠我精神損失費,一千塊吧。」

這是赤裸裸的打劫。

王小兵轉頭,向韋春宜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

他是想用笑容來使她放鬆一些,道:「你退後一些,我來處理這件事。我有分寸,你不用害怕。」

「嘿嘿,**毛,看你挺拽的,在那條道混的?連太子也敢得罪,看你怎麼死1耳環男打量一番王小兵,明顯是不認識,陰陰笑道。

「賠不賠我精神損失費?」紅髮女尖聲問道。

王小兵點了點頭。

「哈哈,**毛,算你識趣1耳環男放肆大笑道。

「你要一千塊的精神損失費,你不覺得要多了嗎?」王小兵邊說邊轉向紅髮女,兩人相距本來只有一米,他跨前一步,便不到半米了。

「看你樣子還想給多些,老娘多多益善1紅髮女潑辣道。

話未了,只見王小兵掄起了右掌,左右開弓,摑起紅髮女的耳光,邊打邊數道:「十塊,二十塊,三十塊……」

只聽到店裡響起清脆的「啪啪」聲。

紅髮女哪裡反應得過來,被打了好幾個耳光,還懵著,腦袋一會轉向左,一會轉向右,眨眼間,便滿眼金星了,身子一晃,便坐跌在地上。

「操,敢打人!兄弟們,給我打死這**毛1耳環男暴喝一聲,撲向王小兵。

可是,他們又怎麼會是王小兵的對手?

如果是在一年前,這六個男青年,真的可以把王小兵揍成豬頭樣。

但如今他已消化了一枚「強贍藥力,體魄比常人要強很多,幾個男青年,在他的眼內,那真是小菜一碟。

當耳環男撲過來之際,王小兵一個側閃,同時右拳轟在對方的太陽穴上。

只聽到「砰」然聲響,耳環男便側飛出去。

再「篷」一聲,摔到地上,便暈死過去,真是快過打電報。

其他五個男青年見耳環男被一拳打趴在地,頓時都呆住了,個個面面相覷,雖離王小兵只有半米遠,卻不敢再上來了。

「你給不給錢?」王小兵一把提起紅髮女,問道。

「你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拚了1紅髮女明顯也是飛女,嬌喝一聲,便發起潑來。

她的同夥們也趁機又沖了上來,想一舉圍歐王小兵,但哪裡有那麼容易,想象總是跟實際有出入的。

王小兵瀟洒地一個鞭腿,便掃倒了三個男青年。

隨即,又掄起右掌,繼續左右開弓,抽紅髮女的耳光,「啪啪」聲依然清脆。

轉眼間,紅髮女又坐倒在地上,臉頰上現出一條條紅色的指痕,眉宇間現出痛苦的神情,一副哭相。

「走,我們去請沙老大來報仇。」有個混混奪門而出。

不是王小兵攔不住他,而是他不想攔對方,反正攔住那廝也沒什麼用。

店裡的員工聽說耳環男是跟太子混的,都露出驚訝的神色,當見到王小兵打了耳環男等人之後,員工就更害怕了。

畢竟,如果太子來報復的話,不單會打王小兵,可能連店裡的員工都會打。

是以,員工們都露出擔憂的神色。

「小兵,現在怎麼辦呢?」韋春宜頗為焦急道。

只要是接觸過黑道的人,都知道太子這個人物,韋春宜也聽說過太子的強大,是以,她感覺王小兵可能扛不住,所以也惴惴不安。

「沒事,讓我來解決。」王小兵輕輕地摩挲她的秀髮,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安慰道。

「他們去叫人來了,你走吧。」韋春宜勸道。

「不。」他堅決道。

如果他走了,那美容店肯定要被砸個稀巴爛。

而且,以後也開不成了,只要再營業,就必然會被砸掉。這種情況,王小兵是不願意看到的。

是以,他要留下來。

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他是當事人,只有他才能解決這個紛爭。

如果是其他的黑道老大,王小兵會立刻用大哥大傳呼黃勇進等人,請他們帶人馬過來支援一下。

但如今要面對太子,他覺得叫黃勇進來了也幫不上什麼大忙。

何況,還極有可能使黃勇進惹上大麻煩。

因此,他乾脆不請朋友來幫忙,自己來解決就行了。

聽剛才那個混混逃走時說的話,王小兵估計會是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的沙陀趕來,聽說沙陀打敗過白光偉,他不敢肯定自己能敵得住沙陀。

他不曾與四大金剛交過手,但與呆書生有過些許的接觸。

是故,他感覺自己打不贏四大金剛。

但事已至此,他也沒有什麼好想的,至少,自己要活得像個男子漢,絕不做縮頭烏龜。

昨天,在東方鎮鎮政府那裡,他又得罪了太子,如今,他再次得罪了太子,這種接連不斷地刺激太子的事,他真的不想做。

可是,事勢逼得他要做。

這就極有可能提前與太子上演對決。這對王小兵來說並不是好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58章坐進懷裡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60章硬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