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55章約她妹妹出來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6日 23:51 [字數] 85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到了青松坡之後,不時地掃視周圍,想知道洪東妹與謝家化藏在哪裡。

四周都是松樹,而且頗為茂密,不論洪東妹與謝家化帶著人馬藏在哪一處,都不會被人輕易發現。

只要自己的人馬在這附近,那就沒問題。王小兵只是擔心兩人帶著人馬去了別的地方,那就悲催了。畢竟駱軍他們的人馬比王世飛的多一倍,一旦打起來,那可是要吃大虧的。

聽笑面郎說要提個建議,他明知不是好事,但為了拖延一下時間,還是點頭道:「好,說來聽聽。」

他要拖延時間的原因是等駱大偉前來。

直到現在,王小兵還沒有見到駱大偉的身影,也不知他會不會來。

如果駱大偉沒有來,那開戰的可能性就非常之大,這就註定了王小兵將會提前接受太子的強大挑戰。

笑面郎吐了一口痰,笑道:「嘻嘻,兵少,你可能也知道雙方要打架的原因。」

「不知。」王小兵淡淡道。

「嘻嘻,其實是王世飛太不給面子太子了,欺負了太子的手下,才會引發這次打架的。」笑面郎背負著雙手,老氣橫秋道。

「那這件事也不用動武,可以和平解決。」王小兵只希望駱大偉早點到來。

「嘻嘻,如果王世飛願意與太子交個朋友,那這點小恩怨就不用計較了。嘻嘻。」說著,笑面郎盯著王世飛,問道:「飛哥,你意思如何?」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王世飛也有一股倔性,冷笑道:「太子這個朋友,我交不起。」

「嘻嘻,那麼說來,你是有意要欺負太子?嘻嘻,我可告訴你,太子不是那麼好欺負的1笑面郎的臉面還是掛著笑意的,但眼神卻凶光四射。

「交不交朋友,這是個人問題,又何必強求?」王小兵邊說邊吹了一聲口哨。

在這郊外的小山丘里,哨聲傳得十分遠。

如果不明就裡的,還道是一聲不關緊要的口哨聲。當然,對王小兵有仇的人則認為這是他有意挑釁。

駱軍便是這樣想的,當聽到王小兵撮嘴吹口哨的時候,他感覺對方非常拽,立時瞪眼道:「姓王的,別那麼拽!老子今天一定打到你撲街1

他的話音未了,便見到有一群人從松林里涌了出來。

來者正是洪東妹與謝家化。

轉眼間,駱軍一夥便被包圍住了,優劣之勢立刻扭轉過來。

看到駱軍、郭長青與笑面郎那吃驚的神色,王小兵感到好笑,淡淡道:「據說打群架,誰人多,誰勝算就大,現在看來,還是我們的贏面要大些。」

王小兵這邊的人馬比笑面郎那邊的要多幾十人。

「嘻嘻,王小兵,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跟太子玩嗎?」。笑面郎感到有點不妙,立刻搬出靠山,冷笑道。

「麻痹,小兵,不要跟這屌毛多說,開工!老子手癢得很,先打這屌毛1謝家化早已想動手了,見笑面郎說話咄咄逼人,便抻袖捋臂,興奮道。

如果真的打起來,笑面郎一夥肯定要吃虧。

此時,輪到他們緊張了。

王小兵一把拉住謝家化,道:「慢著。先等我問清楚,再動手。」

其實,他是想嚇住笑面郎,然後將今天的衝突化解開去,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不然,縱使將笑面郎打到撲街了,但終究還是要面對太子的瘋狂報復,那並沒有賺到什麼。

不過,笑面郎也是頗狡猾之人。

當王小兵不讓謝家化動手的時候,他便感覺到王小兵是有所顧忌的。

他知道王小兵不是顧忌自己,而是顧忌太子,於是,陰陰笑道:「嘻嘻,王小兵,你識趣的就快點離開,惹惱了太子,你吃不了要兜著走!嘻嘻。」

「麻痹,你再說一聲!老子將你塞進地底里1謝家化從地上撿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就要擲過去。

如果被擲中了,不死也要受傷。

是以,笑面郎一夥立刻後退了幾步,緊張地盯著謝家化。

像郭長青這種將打架看作跟吃飯一樣的人,見到謝家化那副要吃人似的神情,都嚇得打了個哆嗦。可知其他小混混更是心生膽怯。

「我向來是尊敬太子的。」王小兵簡單道。

「嘻嘻,居然你尊敬太子,那就不要插手這件事!嘻嘻。」笑面郎已準備好了隨時閃躲謝家化擲過來的石頭,樣子有點滑稽。

「我說句公道話吧,今日這件事就和了吧。相互給個面子,不必動武,反正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王小兵盡了最後的努力。

「可以,叫山貓從我胯下鑽過去,那就行了。」郭長青毫不留情道。

這分明是刁難人。

換言之,不開打都不行了。

「哈哈,反正大家都來了,就這樣散了也挺可惜的。不如就練一練吧。」王小兵虎目一斂,精芳四射。

聞言,笑面郎等人又退了一步。

畢竟,笑面郎猜測王小兵是不敢動手,所以才敢針鋒相對。

假如真的打起來,那他們人數少很多,必然要被打到撲街。論單挑,他們之中也沒有人是王小兵的對手。

王小兵感覺駱大偉不會來了,正想好好乾一架。

就在這時,聽到一個男人在叫喚駱軍的名字,聲音是從人群外面轉來的:「阿軍1

眾人循聲望去,見到一個中年男人正走過來,此人正是駱軍的父親駱大偉,臉色頗為氣惱,明顯是在發駱軍的火。

駱大偉這個副鎮長官職,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對於普通人來說,算是可以的一份差事。

但如果得罪了鎮書記,那就極為危險了。

估計隨便找個理由,就可將這個副鎮長弄到敬老院去做雜工。

是以,當他得知自己的兒子要去打葉翠翠的親戚時,真的從心底里冒出無名火,恨不得全力抽駱軍幾個耳光。

駱軍見是老爸來了,驚訝應道:「爸,你怎麼來了?」

「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天天在這裡胡混!又要打人家是不是?快回家去1駱大偉吼道。

平時,父子倆感情還算好,但今日,駱大偉真的憤怒了。

駱軍不明就裡,想不清楚駱大偉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既納悶又尷尬,畢竟,在弟兄面前被老爸訓斥,那是很丟臉的。

「爸,我只是來這裡看看的。」駱軍狡辯道。

「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爸,那現在立刻回家,我不與你計較1駱大偉板起臉來,低喝道。

駱軍神情沮喪,想了想,便灰溜溜地走了。

「還不叫你的人一起走?還要打人家?聽到沒有。」駱大偉見有三百多人在這裡,以為全是自己兒子叫來的。

無可奈何,駱軍只好把自己叫來的人馬遣散了,隨後,便跟著駱大偉走了。

這樣一來,笑面郎與郭長青這邊只剩下不到八十人了。

而王小兵這邊有近二百人,優勢更明顯了。如果開打,那笑面郎與郭長青必然要敗北。

王小兵已看出了他們的憂慮,笑道:「看來是上天都不希望我們打架,這樣吧,我也不想占你們的便宜,大家以和為貴,算了,你們走吧。」

「嘻嘻,王小兵,你不給面子太子,後果你知道的。」笑面郎不敢再說很拽的話。

畢竟他已處於下風。

說著,便揮了揮手,與郭長青帶著人馬要走。

不過,謝家化哪裡肯放他們走,大喝一聲:「麻痹!老子還沒有打架,你們這些屌毛就想走?來,來,來,跟老子大戰三百回合1

看到謝家化跳出來擋在前面,笑面郎與郭長青都吃了一驚。

隨即,笑面郎看向王小兵,其實是向他救助,不過,為了面子,說出來的話也不卑不亢:「兵少,你這是出爾反爾?」

「我兄弟有點暴躁,請見諒。你們可以走了。」隨即,走過去挽著謝家化的脖子,將他拉到一邊。

「麻痹,老子白來了1謝家化意見非常之大。

打架對於他來說,就像吃飯一樣,是補充能量的,可以使他身心健康發育的必須體育運動。

「黑牛,待會我帶你去吃大餐,有豬肚雞、辣魚塊、佛跳牆等等好菜,包你吃得過癮。」王小兵連忙祭出法寶,笑道。

聞言,謝家化轉怒為喜道:「真的?」

「當然真的。」王小兵拍了拍他的寬闊肩膀,然後轉過頭來,道:「鋒仔,你帶兄弟們回,到君豪賓館吃飯,記我的帳就行了。」

鋒仔應諾了一聲,便帶著人馬散去了。

隨後,洪東妹也叫手下跟著王小兵的人馬一起回去了。

而王世飛也遣散了自己的手下,轉眼間,青松坡上便剩下寥寥幾人,分別是王小兵、謝家化、洪東妹與王世飛。

「兵少,幸好你幫忙,要不今天我要被揍慘了。」王世飛感激道。

「誒,兄弟之間,說這些客氣話,那就是生分了,以後別說這種話,我們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的。」王小兵正色道。

「明白。」王世飛笑道。

隨即,四人便找了一間還算不錯的飯館,坐下來好好吃一頓。

為了滿足謝家化那超級的大胃口,王小兵點了十幾人的菜肴,無非是雞、鴨、豬、牛、魚等肉類,只是廚師能烹飪出美味的菜式而已。

大家邊吃邊聊。

不過,謝家化專心致志地大吃大喝,不理會眾人的談話。

「兵少,現在算是正式得罪太子了,我們下一步怎麼做?」王世飛舉起酒杯,與其他人碰了碰杯,問道。

如今,王小兵儼然已是幾個人之中的核心了。

「隨機應變,估計太子還不會向我們發起猛烈的進攻。」王小兵沉思道。

「就現階段來說,我們最重要的是要結盟到足夠的力量,然後才能與太子公開抗衡,在還沒有強大之前,我們要低調。」洪東妹的想法與王小兵的一樣。

「對,飛哥,你也要留意一下,看哪裡人與太子不和的,就團結過來,以滾雪球的方式,才能最快地結盟出強大的力量。」王小兵道。

「這個沒問題,我儘力去做。」王世飛點頭道。

至此,王世飛算是結盟之中的一員了。

鑒於王世飛的身手實力,王小兵想給一枚「強甥服食。

不過,有點擔心王世飛會把這事泄露出去,那就麻煩了。是以,他也頗為猶豫,想了想,問道:「飛哥,我能否問你一個問題?」

「唉呀,剛剛你才說過,我們兄弟之間,不要那麼客氣。」王世飛晃著手指道。

「好,那我就問了。如果有人向你說一件重要的事,你會不會跟別人說?你按實際情況告訴我。」王小兵直接問道。

王世飛不明所以然,笑道:「我一般不會做長舌男的。」

聞言,王小兵微微頷首。

「兵少,為什麼問這個啊?」王世飛好奇道。

「有原因的。我配製了一種藥丸,人吃了之後,身手會變得更敏捷,力量更大的。」王小兵緩緩道。

「好東西1王世飛興奮道。

他也明白王小兵適才為什麼要那樣問了。

「我想給你服食,但你不要跟別人說,你知道的啦,如果被很多人知道我有這種藥丸,那他們必然會來問我要的,我不給的話,他們估計就要謀害我的性命。」王小兵如是道。

「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透露給別人知道的1王世飛搓著手掌道。

「那好。」說著,王小兵掏出一枚「強奢給他,道:「你先吃下去,我還要用內功幫你將藥丸煉化。」

「這麼複雜的?」王世飛接過了「強身丹」,笑道。

「對。」王小兵點頭道。

因為在飯館里不便給王世飛煉化「強身丹」。

是以,吃完飯之後,洪東妹與謝家化先回去了,而王小兵到王世飛的家裡去。

路上,王世飛笑道:「兵少,你跟我妹其實是天生的一對。」

「哈哈,那還得她同意。」王小兵腦海里浮現王美鈴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子,爽朗笑道。

「我已知道你們有一腿了。她有時有點任性,你讓她一點吧。她是非常喜歡你的。我也可以看出來。」畢竟,王世飛是過來人,對男女之事也算比較了解。

「哈哈,好。」王小兵有點尷尬道。

不久,便回到了王世飛的家裡,開了門,進了客廳,王小兵便叫王世飛將那枚「強身丹」服食了。

隨後,王世飛便將「強身丹」吞了下去。

「來,你盤膝坐著,伸出兩掌,像我這樣。」王小兵面對著他,已盤膝坐好了,叮囑道。

王世飛也按他所說的姿勢坐著。

旋即,王小兵便以眼觀鼻,以鼻觀心,很快便進入了寂靜的境界。

一會,他便用意念催動中級三昧真火,由經脈輸送到掌心處,再由王世飛的掌心進入其體內。

花了約莫半個鐘頭,幫王世飛煉化了「強贍第一層藥力,又幫他將那些含有些許雜質的能量煉化了一小部分,供他吸收。

當王世飛的機體開始消化吸收那些純陽的能量時,他感到了渾身酸痛。

「兵少,怎麼我全身很痛呢?」王世飛驚訝道。

「別慌,那是藥力正在淬鍊你的肌肉與筋骨,很快會沒事的。等到你感覺不痛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的身手實力提升了。好了,我先回去,村子里還有事等著我處理。」王小兵解釋道。

本來,他還想跟王美鈴說聲再見的。

不過,想到她可能還在沉睡之中,不便進入她的房間。

是以,與王世飛辭別之後,便駕駛著桑塔納回去了,他先回到山石集市,在夜城卡拉OK廳找到洪東妹,要幫她煉化「強贍第二層藥力。

在她的房間里,她斟了兩杯紅酒,遞了一杯給他。

然後,她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一邊用美`臀去磨他的老二,一邊用檀口銜了紅酒喂進他的嘴裡。

兩人你儂我儂地喝完半杯紅酒之後,彼此都欲`火焚身了。於是,他就將她抱放在單人沙發上,以最快的速度扒光了她的衣服,然後騎在了她活力四射的嬌軀上。

數番大動之後,她在一片「啊氨的春音中登上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等她得到第四波高潮之後,她下面已紅腫了。

「矮,老公,你小弟弟怎麼越來越有力了矮」她身子泛著激情的光澤,嬌聲道。

「老婆,因為有你的小妹妹滋潤著它,它就能長得越來越強壯埃」他施展出「鐵爪功」,盡情地揉`搓她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笑道。

「嗯,今天到此吧,別戳,矮,痛矮」她秀髮凌亂地披散在俏臉上,嬌呼道。

他掃視一眼她胯下,見她的神秘山洞真的頗為紅腫了,知道她已到了承受的極限,是以,便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然後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隨後,立刻催動中級三昧真火,由小弟弟進入她的體內。

「矮,老公,好多矮」她還以為他的中級三昧真火是精子呢,畢竟都是暖洋洋的。

「老婆,不是,那是我的內功,我要幫你煉化『俠侶丸』。」他與她,或者說他與桂文娟、林帶喜,就把「強身丹」叫作「俠侶丸」。

「哦,好矮」她醉眼秋波盈盈,平添三分誘惑力。

當中級三昧真火進入了她的體內之後,他便控制著它,先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內部按摩一番,使她享受到高級的快活,隨後,又到她的酥胸內部按摩了一會,之後,再幫她煉化「強贍第二層藥力。

約莫用了半個鐘,便煉化好了。

彼時,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兩人都還沒有吃飯。

於是,他幫她穿好衣服,便扶著她一起下樓去吃晚飯。因為她胯下頗痛,是以,走路的時候都不流暢,需要他攙扶著。

情意濃濃地吃完了一頓飯,兩人回到夜城卡拉OK廳里,K歌半個鐘頭,便回房裡洗了個鴛鴦裕

他還想回家與柏秀瓊快活快活,是以,又給了一波高潮洪東妹,才回東和村。

還在路上,大哥大便響了。

看了看號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也不知是誰打來的。

接通之後,才聽出是韋春宜打來的。她有了自己的美容店,平時很忙,很少打電話過來,而他也頗忙,是以,兩人有好些日子沒聚在一起了。

「老婆,還沒睡嗎?」。他溫馨問道。

「嗯,哪裡睡得著呢,每天晚上都想你。」韋春宜如是道。

只要領教過王小兵那不世出老二的強大進攻力之後,沒有哪個美人不迷戀他的老二的,不說他還擁有別的魅力,單說他老二的魅力,就可使美人們回味無窮。

「哈哈,到時我找個時間去你那裡看你。」他腦海里浮現她迷人的音容笑貌,安慰道。

「嗯,那明天來嘛,人家想要」她膩聲道。

「明天啊,可能有時間。」他駕駛著車子緩緩地前進,不敢肯定道。

「嗯,老公,我這裡的美容丸銷售完了,你也應該送貨來了,明天來吧。我等你啊,要是你不來,我就哭給你看。」她撒嬌道。

「好,我明天一定去。」他覺得也該分發女人福利給她了。

何況,他也想去見見關之韻的妹妹。

聽說她的妹妹關之穎也是個大美女,不見識一番,那倒是可惜了。

他是秉著關懷愛護美人的正確心態想去見關之穎的,如果她需要愛的滋潤,他也會大方地貢獻自己的精華的。

與韋春宜結束了通話之後,他立刻打個電話給關之韻。

一會,便接通了。

因為不知她是不是在太子的身邊,所以小心翼翼道:「請問是關小姐嗎?」。

關之韻肯定可以聽出他的聲音的,如果她是在太子身邊,那就會明白王小兵這樣問的意思,自然就能起到掩護的作用。

「咯咯,我一個人在家。」她知道他用心良苦,嬌笑道。

「韻姐,我希望能天天跟你睡在一起。」想起她那誘人之極的白嫩身子,他渾身打了個激靈,由衷道。

「那你把我從他身邊救出去就可以了。我也想跟你一輩子在一起。」自從她領教過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之後,便念念不忘了。

「我會想辦法的,你不用著急。」他安慰道。

「是了,我也正想打電話給你,我聽到太子有一次說,他說你太不識抬舉,說要好好教訓你,你得小心埃」關之韻提醒道。

關於太子想動自己,王小兵早就知道了。

從救出柏秀瓊那一刻開始,他與太子之間的恩怨就存在了。

之前,因為碎雪的事,他與太子也頗為間隙,只是當時還沒有那麼明顯而已,後來,才變得比較突出了。

「我會小心的,謝謝你的關懷。」他彬彬有禮道。

「咯咯,那你用什麼謝我呢?得有點實際行動吧?」她的話音頗有磁性,聽了教人聯想到她是位性感的美人。

「哈哈,沒問題,我會讓你滿意的。明天我會到縣城去,你有空嗎?」。他知道她想要什麼,他有百分百的信心使她在「啊氨的春音之中登上快活的巔峰。

「咯咯,你壞,人家才不是那樣想的呢」她嬌笑道。

「韻姐,明天有沒有空嘛?」他問道。

「咯咯,當然有啦,你幾點鐘上來?」她好想立刻再次領教他小弟弟的高超武功。

在這個世上,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她是經歷過人道的美人,所以對男人的老二可以作出比較,也正是因為她拿太子與王小兵的老二比較了,才明白原來世上還有像王小兵這種男人中的戰鬥機。

她這種美人中的白虎,從來沒有在太子那裡得到過滿足。

可以說,作為女人,她真正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女人,並且完全得到女人的快活,還是從王小兵那裡得到的。

這一點,看似意義很普通,其實非同一般。但凡第一次,都能給人深刻的印象,何況還是這種男女的快活體育運動。她被他征服之後,一顆芳心便專屬於他了。

雖然現在還脫離不了太子的樊籠,但她一點也不愛太子。

可以說,她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只要有機會,那她是會立刻奔到王小兵的身邊,撲進他寬闊的懷裡,享受他給予的濃厚的愛的滋潤的。

「我大約中午到縣城。」他想了想,道。

「那我們還是在人民公園門口相見,好嗎?」。她的話音里充滿了期待。

「好,是了,如果你妹妹想要好的肌膚,我想幫她開幾劑中藥,明天方便約她出來吃一頓便飯嗎?」。他話題一轉,道。

「哼,你安的花蘿蔔心,想打人家妹妹的主意。」她幽幽道。

「韻姐,我很純潔的。」他笑道。

「咯咯,你還純潔呢,早知你想泡人家的妹妹了,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連太子也難以泡到她呢。你想想,你行嗎?」。她頗為得意地問道。

「韻姐,我真的是想讓她的肌膚變得更加漂亮。」他一口咬定道。

「咯咯,看來,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也好,我就約她出來,到時你碰了釘子,可別怨我哦。」她格格笑道。

太子泡不到的美人,那也不能證明王小兵泡不到。在這個世界上,一物克一刻,男人與女人之間,有時要講究緣分的。或許自己與關之穎有緣分,那也未可知。

是以,王小兵充滿了信心。

「韻姐,那明天不見不散。」他開心道。

「看你啦,想到要見我妹妹,就興奮成這樣子,哼,那你愛不愛我呢?」她微微吃醋道。

「我愛你,韻姐。」他不假思索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