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53章美人邀請探親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5日 23:59 [字數] 85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美鈴也知道自己勸不了王世飛,才叫王小兵來的。

不過,王小兵清楚勸也沒什麼用,這種事,明顯是太子欺到頭上了,除非遠走高飛,不然,休想就此了結。

或者,向太子認錯,並成為太子的手下,那又另當別論。問題就在於,王世飛不願意做太子的手下,這樣一來,便只有開打了。

而王世飛也知道自己敵不過太子。

畢竟胳膊難以扭過大腿。

是以,王世飛臉龐現出一種悲壯的神色,好像就要去赴義一樣。

王小兵能感受到他的無奈與痛苦,安慰道:「飛哥,既然他們敢這麼明目張來欺負你,那我們就跟他們玩玩。」

「小兵,打架不好,你怎麼不幫我勸勸他呢。」王美鈴微微撅著紅唇道。

「呵呵,美鈴,你想得太簡單了。我們不跟他們計較,也沒用埃因為他們一定要跟我們算帳的。如果我們離開華龍縣,那就不用開戰。」王小兵簡明地解釋一遍。

「不會這麼嚴重吧?」王美鈴吃驚道。

「就是這麼嚴重,所以,我們沒什麼選擇。」王小兵點燃了香煙,吸了一口,道。

起先,王美鈴以為王小兵能勸自己的哥哥不要跟人打群架,現在看來,想和平解決,那已沒有什麼可能了,她替他倆擔心。

畢竟,一個是她的哥哥,一個是她的男朋友。

如果兩人在鬥毆之中受傷了,那她都會非常心痛的,假如出了更大的意外,那她會接受不了的。

「我們有實力對付郭長青與駱軍,但從此之後,就與太子的關係更加緊張了。」王小兵還沒有將那兩廝放在眼內。

「兵少,讓我自己來吧。」王世飛想了想,道。

他也知道這件事的危險。

畢竟,他這次是與太子翻臉,得罪了太子,後果之嚴重,那不言而喻。

是以,他不想連累王小兵,自己去跟郭長青與駱軍決一死戰,不論輸贏,都是自己的事。

「那你還當我是兄弟不?」王小兵神情凝重道。

「為什麼問這個呢?當然,我們一輩子都是好兄弟1王世飛毫不猶豫道。

「知道就好。既然我們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們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王小兵以堅定的口吻道。

「兵少,我是……」王世飛還想解釋幾句。

不過,王小兵明白他接下來要說的內容,於是伸手出來,做了個「請別說,我知道」的手勢。

「我說了,我們要有難同當,我不可能在你有困難的時候,袖手旁觀,眼睜睜看著你被人欺負的。」王小兵深深地吸了一口煙,道。

王世飛露出感激的神色。

而一直擔心著兩人的王美鈴,見王小兵如此義氣,對他頗為滿意。

「那你們怎麼解決這次的事呢?真的要打架才行嗎?沒有其它辦法了嗎?」王美鈴終究不願意看到兩人與人斗歐。

「我想到一個辦法。」王小兵淡淡道。

「說來聽聽。」王美鈴迫切道。

於是,王小兵把自己的辦法簡單扼要地說了出來。

聞言,王美鈴想了想,狐疑道:「你的辦法聽來行得通,但做起來有難度,你可以辦到嗎?」

「我試試看。」王小兵也不敢肯定。

就因為這樣,他才要叫謝家化與洪東妹召集人馬過來,以防萬一。

「這樣做,即使成功了,也只是短時間內拖延一下,以後他們還是要來對付我的。」王世飛沉思片刻,道。

「你說得不錯。確實是這樣。」王小兵同意道。

「那就沒效果?」王美鈴失望道。

其實,王小兵早已想到不論採用其它的什麼辦法,也難以徹底解決這件事的。

除非王世飛願意做太子的手下,那很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不然,終究治標不治本,只相當於緩解一下雙方的衝突而已。

但問題不在這裡。

王小兵想要使雙方的矛盾遲些發生碰撞,那是有原因的。

因為陳老爺子已答應出山相助,這樣一來,便有機會可以結盟到足夠的力量對付太子。是以,在現階段己方實力還不強的時候,盡量避開太子的鋒芒,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犧牲。

他還沒有跟王世飛說過結盟的事。

由於結盟的事非常重要,在前期不能讓太子知道,所以要盡量保密。

王小兵掃視一眼,在想要不要說出來,他擔心王美鈴聽了之後,要是日後在外面跟誰說了,泄露了這個秘密,那就麻煩了。

「美鈴,我接下來要說的東西很重要,你聽了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他叮囑道。

「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王美鈴發誓道。

王世飛見王小兵神色頗為凝重,也不知他將要說什麼重要的事,豎起耳朵聆聽。

清了清嗓子,王小兵不疾不徐道:「我以前也略微跟你說過一下,我們想要跟太子對抗,那就要結盟。現在,終於有前輩肯出頭來做這件事了。你懂的。」

「那太好了1王世飛像是看到了希望,興奮道。

「但現在我們的力量還不足,所以要低調一些,盡量別跟太子發生正面衝突,你明白吧?」王小兵微笑道。

王世飛當然聽明白了,點頭道:「好!那也算我一分子。是了,現在結盟了多少人呢?他們都是跟太子有仇的嗎?」

「還沒有多少,就是前兩天才剛開始的。」王小兵如是道。

「那位前輩是誰?」王世飛好奇道。

「就是縣城的陳老爺子,你聽過吧?」王小兵將煙頭丟在煙灰缸里,淡淡道。

陳老爺子當年威風八面,在縣城一帶,可是響噹噹的人物,如今,老了,勢力沒以前那麼大了,但他的名字在華龍縣黑道之中還是一種辨識度很高的符號。

「當然聽過1王世飛點頭道。

「以我的猜測,只要順利,一年半截之內,都有可能結盟到不少力量。」王小兵堅通道。

這有個前提,那就是這個計劃不能過早被太子知道,不然,就難以成功了,估計還會加速己方被剷除的速度,那可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那到時跟太子硬拚嗎?」王世飛興奮道。

「看情況,什麼辦法好就用什麼辦法。」王小兵看了看手上的勞力士。

「那也是。兵少,怎麼了,你還趕時間去哪裡嗎?」王世飛又遞了一支香煙給他,好奇問道。

「沒有,我想知道你跟駱軍他們約定什麼時候開戰?」王小兵問道。

「下午四點鐘。」王世飛脫口道。

「那好,我先去找人辦事,如果辦成了,下午就不用動刀槍了。」王小兵站了起來。

「小兵,你現在去找誰呢?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呢?」王美鈴剛剛享受了他兩次高水平的服務,如今還回味無窮,柔聲道。

她已深深地愛上他了。

「不用,你們在家裡等我的消息,很快的,至多一兩個鐘頭。」王小兵揮了揮手,走出去了。

他是去找葉翠翠,所以不便帶王美鈴去,畢竟,他還要向葉翠翠分發女人福利。

轉眼間,他便駕車到了鎮政府門口。

於是,他用大哥大傳呼葉翠翠的呼機,然後等她復機。

約莫三分鐘之後,葉翠翠打來了電話,語聲頗為膩人:「小兵,在幹什麼呢?怎麼這麼多天不找我呢?」

「哈哈,葉姐,我這不是來找您了嗎?」王小兵爽朗笑道。

「你來了?」她歡喜道。

「是啊,就在鎮政府門口,你在上班吧?」他已發動車子,準備開進去了。

「對啊,你到我的辦公室來吧。對了,幫我買點零食上來,坐在這裡怪無味的。」她聲音軟軟的,使人聽了渾身發癢。

「好。」說著,他便先到食品店去買了好幾樣零食。

隨後,才進入了鎮政府里。

停好車,拎著用紅色塑料袋盛著的零食,輕車熟路走進了葉翠翠的辦公室里。

關好門之後,兩人以比較大聲的話音佯裝是在談論正經事,然後,她道:「你把你想要處理的材料寫下來吧。」

「那請給幾張白紙與一支圓珠筆我。」王小兵也配合道。

這樣一來,當裡面沒有聲音的時候,外面的人還道王小兵正在寫著什麼,所以很安靜。

其實,兩人已緊緊地摟在了一起,相互愛撫著,摸著摸著,彼此便脫起衣服來,轉眼間,兩人的下半身都一絲不掛了。

於是,他也不多說,將她抱放在那張具有人體工程學的單人沙發上,趴在了她白花花的身子上,開始了耕耘的工作。因為怕她檀口哼出高分貝的「啊氨春音,他只能輕進輕出。

這樣,她倒感到疼痛少了一分,但快活也少了一分。

她還是喜歡他橫衝直闖的進攻。

兩人在快活之中渡過了二十多分鐘,她身子漸漸地軟起來。

又幹了十多分鐘之後,他才將精華凝聚到老二之上,以內勁一震,便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了。

如果不是還有正經事找她商量,他可以趴在她嬌軀上耕耘幾個鐘頭。

「葉姐,我想找你幫個忙。」他輕撫她的美`臀,道。

「矮,什麼事呢?」她呵著熱氣道。

「是這樣的,你也知道駱大偉的兒子駱軍是三太保之一,駱軍現在欺負我一個朋友,你能不能跟駱大偉說一聲,叫駱軍給點面子,別欺人太甚。」他道出了來意。

聞言,葉翠翠也不敢肯定道:「我盡量幫你吧。」

「謝謝飲又重重一頂。

「矮,不用謝,幫你是應該的。」她咬著他的耳朵,耳語道。

「葉姐,現在就跟駱大偉說說吧,不然,就來不及了。」他從辦公桌上將座機電話拿過來,遞給她。

於是,她撥了一個內部號碼。

一會,接通了,她便以比較正經的口吻道:「大偉嗎?」

王小兵坐在了沙發上,抱著葉翠翠,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所以她講電話,他能聽到對方的話音。

話筒那邊的駱大偉道:「是,什麼事?」

「你兒子欺負我的親戚。」葉翠翠不假思索地蹦出一句,冷道。

「欺負你親戚?是怎麼回事,說詳細一點。」駱大偉的語氣明顯有點緊張,畢竟,他惹不起葉翠翠。

「你兒子說要打我親戚埃」葉翠翠劈頭蓋臉道。

「哦,還沒有打吧?那好,我會警告他的,如果他敢動你親戚,我饒不了他。」駱大偉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料,所以不敢提出疑問。

「最好現在你跟他說,據說他下午就要打我親戚了。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我要找你算帳。」葉翠翠霸道道。

「我現在就去找他。」駱大偉一迭聲道。

聞言,王小兵感覺事情已有三分希望了,不過,如果駱大偉沒有找到駱軍,那又是一個問題。

是以,當葉翠翠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連忙道:「葉姐,再打電話給他,說如果找不到駱軍的話,下午四點鐘到青松坡那裡,一定可以見到駱軍的。」

於是,葉翠翠又打了一個電話,照王小兵所說的告訴了駱大偉。

一切辦妥之後,王小兵感到輕鬆了許多。

如果真的要打架,他是不將郭長青與駱軍兩人放在眼內的。

唯一使他忌諱的就是怕太過刺激太子,一旦引起太子的全面反撲,那自己沒有力量去抗衡,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被滅掉。

因此,在實力還不強大的時候,不能與太子的力量正面衝突,以免己方力量被擊潰。

又送了一波**給葉翠翠之後,王小兵才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之後,他便駕車到興華街去。

轉眼間,便到了那裡,在「養生堂」門口,已散布著上百強壯的男青年。

如果不明底細的人,還道這些青年準備咂掉「養生堂」呢,其實,這些人馬都是來幫王小兵的。謝家化與洪東妹已在那裡了。

「麻痹,小兵,還沒有開打嗎?」謝家化摩拳擦掌道。

「快了。」王小兵笑道。

「麻痹,老子手癢得很,快點吧,要跟誰開戰?」謝家化迫不急待道。

好像每打一次架,他就距離成仙更接近一分,是以,他每天都非常迫切地想要打架,只要一天不打,就渾身不舒服。

打架是他的愛好之一。

「別急,待會一起過去。」王小兵安慰道。

「小兵,你那位兄弟呢?不會在這裡打吧?」洪東妹是坐麵包車來的,帶了五六十人過來。

「不是,在青松坡那裡。你們先過去埋伏好也行。」王小兵在離開葉翠翠的辦公室時,叮囑她,如果駱大偉把事情辦妥了,那她就要回個電話給自己。

不過,他也怕駱大偉勸不轉駱軍,那就只有動武了。

如果能打個伏擊戰,那也會佔點優勢。

是以,他建議洪東妹與謝家化先帶人馬去踩點,熟悉一下環境,縱使打輸了,跑路的時候也方便些。

「那你呢?」洪東妹問道。

「我還要去找我那位朋友,跟他商量一點事,隨後也會趕到那裡的。」王小兵如是道。

「好,那我們在那裡等你。」說著,洪東妹便上了車,駕駛著麵包車,帶著一班手下,旋風般而去了。

謝家化也帶著幾十人馬尾隨而去。

數十輛摩托轟隆隆響成一片,好像焦雷滾地,使人耳膜嗡嗡作響。

等到上百人馬都離開了,王小兵才走進「養生堂」里,他順便把丹藥拿給謝月雯,下個星期他可能就不來送貨了,畢竟要過春節了。

起先,見到上百人馬雲集在店門前,謝月雯嚇得花容失色。

她還道又是哪路黑道人馬來搞事。

如果真是那樣,估計「養生堂」里任何東西都會被砸得稀馬爛,或者連蟑螂哥也不能倖免。

因為上次被驚嚇過一次,是以,謝月雯如驚弓之鳥,見到有丁點風吹草動,便惴惴不安,她只在心裡不停地祈禱,希望門口那些打手不是來找「養生堂」的晦氣的。

不過,那一百多人馬始終是站在那裡,不肯離開。

這樣一來,謝月雯就提心弔膽的,猜測是不是這些人的老大還沒有來到,所以還沒有動手。

當有了這種想法之後,她就更加害怕了,畢竟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人,要是一百多人衝進來打砸,那教她如何不受驚?

但她又沒有想到什麼應付的辦法,只能坐在那裡打哆嗦。

正在她惶惶不可終日之際,便見到王小兵來了,剎那間,她心裡的恐懼都煙消雲散了。

對於她而言,王小兵就是她的守護神,只要他來了,那她就會感到安全。她相信他有能力保護自己。是以,只要他出現了,就相當於安全有了保障。

果然,她發現他是這一百多打手的老大。

當一百多人走了之後,她才撫著胸口,吁了一口氣,嬌聲道:「誒,嚇死我了」

「老婆,怎麼了?誰嚇你了?」看著她的玉手在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上輕輕地滑過,他眼睛一亮,笑呵呵問道。

她能感覺到他目光里的情`欲。

是以,不好意思地放下了手,嬌笑道:「還有誰呢,就是那個王小兵。」

「哈哈,老婆,我怎麼嚇著你了呢?我對你好著呢。」他走過去,拉起她,然後自己坐下,再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那一百多人,我以為又是來搞事的,心跳得利害。」她撒嬌道。

「哦,現在沒事了。」他輕輕地揉著她的酥胸,道。

「嗯,外面大街上人來人往,會有人看過來的呢」她嬌羞地努了努紅唇,柔聲道。

「我們先休息一下吧,等我把門關上,待會再開吧,現在是午休時間。」說著,他連忙走過去把店門關上了。

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

隨即,他一把將她抱在椅子上,然後三下五除二脫掉了她的褲子與內褲。

她也非常希望得到他小弟弟的滋潤,於是,主動張開了兩腿,以萬分熱情來迎接他小弟弟前來訪問。

因為還要去處理王世飛的事,是以,他得抓緊時間。

如果是在平時,他一定要跟她先來一段熱身運動,然後再開始搞正式的開發活動。

如今,他刪去了許多繁文縟節,只舉著雄壯之極的老二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一送,「噗」一聲,便進入了她溫暖的身子里。

他一上來便是大動。

雖然她極力咬著紅潤的下唇,想把「啊氨春音壓下去。

奈何他的撞擊力太大,使她檀口不時張開,哼出撩人的「啊氨春音,使人聽了陡生性趣。

不消八分鐘,他便將她送上了**。

本來,他想多送幾次**給她的,但還有正經事要辦,是以,只好到此為止。

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之後,笑道:「老婆,喏,這些一個月的藥丸銷售量。我春節期間可能不過來,等過完春節再來。」

「嗯,年初幾的時候,你也要來我家坐坐嘛」她摟緊他,撒嬌道。

畢竟,她兩姐妹都是他的人了。

何況,謝尚中也挺想將王小兵變成自己小女兒的金龜婿。

「如果有時間,我一定會來的。就怕有親戚來家裡探親,那分不開身,老婆,你要見諒。」他施展出柔舌功,快活地攀登著她胸前兩座雪山,道。

「那你有空一定要來埃」她接過了一袋藥丸,叮囑道。

「知道了。」說著,他才拔出了老二。

他那不世出的老二依然青筋怒突,沒有絲毫疲軟的跡象,當真具有王者氣象。

穿上了褲子之後,他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邊抽煙邊看她穿內褲,還伸手輕輕地愛撫她的美`臀。

「咯咯,老公,別摸,好酸。」她嬌笑道。

「老婆,你真棒。」他贊道。

「你急著去幹什麼呢?」她的意思就是:才給了一次**人家,為什麼不給多幾次呢?

他聽明白了,是以,笑道:「你也見到那一百多人了啦,我有兄弟被人欺負了,我要過去幫忙,現在就得到那裡去。以後會補回給你的。」

說著,輕輕拍了拍她的豐`臀。

「哦,那不是很危險嗎?」她也替他擔心起來。

畢竟,他這一邊都有一百多人,那對方肯定也有那麼多人,兩百多人聚在一起打群架,那可是很容易受傷的。

「有點吧。我會小心的。」他一把將她拉進懷裡。

隨即,一邊抽煙,一邊施展出「鐵爪功」,開始津津有味地揉著她的酥胸。

「矮,別那麼大力,嗯,人家的奶`子都會被你揉掉的呢,你不知道那麼用力地揉,人家會痛的嗎?」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肩膀。

「哈哈,那我輕些。」他開心道。

攀登完了雪山之後,他也抽完了一支香煙,隨後,便開了店門,駕駛著桑塔納到王世飛的家裡去。

其實,他一直在等葉翠翠的電話。如果葉翠翠有電話打過來,那就說明駱大偉已把事情辦妥了。可是,現在還沒有接到葉翠翠的電話。

如果駱大偉勸不了兒子,那結果對於雙方來說都不是好事。

從王小兵這一方面來看,假如今天真的跟駱軍與郭長青開戰了,那就相當於跟太子的勢力正面衝突了。

這樣一來,估計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很快便要接到太子的挑戰書,那就要準備更大規模的鬥毆。以王小兵現在的實力來說,他是難以承受太子連接不斷的挑戰的。

是以,一旦真正跟太子撕破了麵皮,那局勢就會變得更壞。

這一點,王小兵是不願意看到的。

而從駱軍那方面來看,假如雙方動手了,那就相當於駱大偉沒有給面子葉翠翠。

駱大偉雖是副鎮長,問題就在於,葉翠翠的姐夫是鎮書記,結果可想而知,搞不好,駱大偉的烏紗帽很快就被摘掉。

因此,只要雙方開打了,誰都不是贏家。

王小兵但願局勢能按自己所想的方向發展下去,那就不用應付多餘的麻煩。

轉眼間,他便回到了王世飛的家裡,彼時已是下午一點多了,距離雙方開戰只有二個多鐘頭了。

這種黑幫之間的打群架,一般來說,約好了地點與時間,基本是不會改變的。

除非有一方因意外來不了。

或者有一方使詐,沒有前往。但如此一來,使詐的一方會被同道看不起。

是以,只有真正從血戰之中拚殺出來的,才會受到同道的尊敬。這一點,在黑道之中更為突出。

見王小兵回來了,王美鈴連忙問道:「小兵,辦成了嗎?」

「有可能。」他也不敢把話說死。

「那就是還有可能辦不成?」王美鈴想到雙方要血拚,芳心就不禁突突地跳著。

「是這樣。不過,我猜測成功的機率會很大。現在在等電話,只要電話來了,那就應該沒問題了。」王小兵將大哥大放在茶几上,道。

以往,特別是在與美人做快**育運動的時候,他非常討厭聽到大哥大的響聲。

如今,他倒希望它立刻響起來。

「你的人馬還沒有來啊?」王美鈴眨了眨黑亮的明眸,道。

「早就來了,只是沒有來這裡。」王小兵見她滿臉的焦慮之色,很想將也摟入懷裡安慰一番。

「在哪裡呢?」她半信半疑道。

「我已叫他們到青松坡那裡埋伏好了。只要真的開打,那他們就會現身。」王小兵如是道。

如果雙方打起群架,王小兵感覺己方的勝率是挺高的,就不說別人了,單說謝家化,他一人就能打趴不少敵手。

謝家化天生是個打架好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