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51章美人的法眼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5日 01:28 [字數] 86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柏秀瓊的房間亮著燈。

見到王小兵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她嫵媚一笑。

彼時,她正坐在床上看書,一頭黑亮如瀑布的秀髮披垂下來,與那套雪白的睡衣相映成趣,特別有詩情畫意。

他走到床邊,倏地便鑽進了被窩裡。

「咯咯,你剛才跟誰講電話呢?」她將金庸的《射鵰英雄傳》放到床頭上,摟住了他,柔聲問道。

「派出所所長。」他緊緊地摟著她溫潤的嬌軀,感受她商邐攏右手施展出精純的「太極掌」,輕輕地愛撫著她的美`臀。

「找你什麼事呢?」她秋波宛轉道。

「今天,她叫我去協助抓販毒分子,本來可以順藤摸瓜抓到大鱷的,但失敗了。」王小兵如是道。

「怎麼失敗了呢?」她被他高超的「太極掌」侍弄得特別舒服,身子漸漸地軟了,不停地打著小小的激靈,鼻翼還時不時哼出一兩句誘人的「嗯嗯」春音。

於是,王小兵將事情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

聞言,柏秀瓊猜測道:「那非常有可能是他的同夥乾的,怕他供出自己,所以將他做了。」

「我也是這樣想,但沒有證據也沒辦法。聽朱所長說,現場沒有留下什麼證據,想要追查出兇手,看來很困難。」王小兵將手伸進了她的睡衣里,愛撫著她滑膩的脊背。

「那你真的要小心,估計那些販毒分子也會向你報復的。」柏秀瓊也愛撫著他厚實的背脊,關懷道。

「我會小心的。來,讓我幫你淬鍊一下體內的能量。」說著,他便扒她的睡衣。

「咯咯,老公,人家下面還痛呢」她併攏著雙腿道。

「老婆,我會輕些的。」他嫻熟地扒掉了她的睡衣、奶`罩與內褲,然後分開她兩腿,騎在她白嫩的身子上,把不世出的老二往前一挺,「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隨即,他用意念催動級三昧真火,由小弟弟進入了她的體內。

「矮,老公,好多矮,這是你的內功,還是你的精子啊?」她享受那股暖融融的感覺。

「老婆,這是我的內功。我現在先幫你將丹田裡的能量淬鍊一下,待會再幫你煉化一層『俠侶丸』的藥力。」他發覺她快吸收完「強贍第一層藥力了。

「嗯,好矮」柏秀瓊歡喜道。

於是,他按部就班幫她先淬鍊丹田裡的能量,再幫她煉化「強贍第二層。

隨後,才開始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採取內外侍弄她的高級方法,讓她飄飄欲仙,嬌呼了大半晚,春音裊裊,教人聞之欲血飆升。

鍛煉完身體之後,他下樓燒水給她洗澡。

本來,他想與她洗個鴛鴦浴的,不過,他知道一旦洗鴛鴦浴,肯定會在浴室里幹起來的。

那她檀口哼出「啊氨春音多半會引起家人的好奇,要是被家人撞見了,那倒有些尷尬,是以,他沒有與她一起洗澡。

等到兩人都沖完涼,已是凌晨二點多了。

隨後,他擁抱著她,哄她入睡。

看著她俏臉浮現出來的幸福之色,他知道她對自己感到非常滿意。

想到她有大仇還沒報,他也感到亞歷山大,畢竟,如今她是自己的情人了,如果自己不幫她,也沒誰會幫她了。

但要想幹掉太子,那談何容易?

是以,他也有壓力。不過,自從陳老爺子答應出馬相助之後,他又感到有了一分希望。

但這個結盟的事情要偷偷進行,不能讓太子知道,不然,這個計劃就會被扼殺在搖籃之。想要集結到足夠的力量,需要花費很多的人力物力。

現在他能做的就是先保護好自己,在勤奮的修鍊之不斷提高自身的實力。

他非常期待自己修鍊出高級三昧真火。

假如成功了,那就可煉製高級丹藥,而某些高級丹藥可以使人的潛能大大的激發出來,相當於有異能,比如神力丹。

可是問題就在於他完全還沒有觸摸到高級三昧真火的氣息,是以,談不上什麼突破。至於什麼時候能突破,他沒有概念,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不懈地修鍊下去。

因此,將她哄入睡之後,他便進入了玉墜。

花了半個鐘頭來煉製丹藥,隨後,便又練習了一個鐘頭的刀法。

然後,就開始淬鍊自己丹田裡的含有雜質的能量,他希望能早日打通任督二脈,那身手實力就必然會有質的提升。

不過,直到如今,還沒有足夠的純陽能量與純潔氣體。

他偶爾感到任脈有要被沖開的跡象,但也只是感覺而已,沒有實質沖開。如果打通了任脈,那內勁在四肢百骸里循環的範圍會大很多。

循環面積大了,自然可以使身體機能更加健康強壯。

用了一個鐘頭來淬鍊與煉化能量之後,他便將剩下的一個鐘頭用在嘗試煉製「壯陽丹」上。

當時,他煉製「強贍時候,也是摸索著把二十幾種珍貴藥材的混合比例確定下來的,如今,他依然要這樣做。

因為沒有巧徑可走。

一個鐘頭過去,他沒有什麼收穫,只好出了玉墜。

彼時,已到凌晨五點多鐘了,他便擁著柏秀瓊溫潤的身子進入了夢鄉,一覺醒來時,已快到早上九點鐘了。

在家吃了早餐之後,他想到小樹林集市的「養生堂」去看看。

昨天,他沒有見到龍非來上班。

他是擔心她生病了沒人照顧,在這附近,她好像沒什麼親戚朋友。

龍非對於他而言,是一個頗為神秘的人物。一個沒有底細的人。反正,他覺得她非常可疑,但怎麼查都查不出她的來歷。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養生堂」前面。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龍非已來上班了,走進店之後,他笑道:「昨天你生病了嗎?」

為了籠絡她,他可是對她處處關懷無微不至,如果她允許,他還想問一問她晚上睡覺的時候有沒有感到寂寞,如果有的話,他願意給她暖床,當然,要是她需要,他也可以向她貢獻一點精華。

「哈?沒有埃」她的俏臉氣色不錯。

「那昨天下午你去哪裡了?沒見到你在店裡。」王小兵從她的美眸里看到一抹閃爍之色。

「哦,昨天是有點胃痛,所以回家休息了,沒有向你請假,老闆,扣我工資吧。」龍非承認錯誤,以誠懇的口吻負荊請罪。

「呵呵,這個不用。」王小兵大方地揮了揮手。

「咯咯,老闆,你對我真好。」龍非美眸彎成了月牙狀,俏臉洋溢著甜蜜的笑意。

「昨天我也猜測你是生病了,所以我想去找你,到了你的樓下,叫你沒反應,後來就走了。」王小兵佯裝不經意地掃視她高聳的酥胸。

其實,他是觀察她的臉色。

聞言,龍非的俏臉又掠過一抹稍縱即逝的訝色。

不過,很快便恢復了平靜,由此可見她有事瞞著他,微有尷尬笑道:「可能是我睡得太沉了,沒有聽到你的叫喚。」

「現在胃還痛嗎?」他關懷道。

「不痛了,可能是昨天我吃了些糯米飯,又吃了些涼拌菜,所以有點不適,沒大問題的。」她感激地朝他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他建議道。

「哦,不用,真的沒事了。」她露出了甜蜜的笑意。

「是了,我想請你幫我看一下運氣,我近來會不會有什麼麻煩呢?」他知道她每次的暗示都頗准,是以,來試探一番。

昨天,全廣興父子被殺了,他覺得她可能知道一些內幕。

偶爾,他還真想問她。

不過,想到問出來了反而會破壞自己與她建立的友好關係,是以,忍住了。

龍非佯裝很認真地看著他的面相,一會便以大師的口吻道:「你的印堂依然那麼黑,主你始終有厄難照身。」

「這麼嚴重?」他佯裝吃驚道。

「按你的印堂發黑程度來看,就是這樣。」她頗為堅定道。

他相信她的暗示。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就證明在這段時間內,應該會有比較大的危險出現。其實,不用她說,他也明白自己的處境。

且不說得罪了太子,先說昨天那件事。

他將販毒分子的交易摧毀了,這肯定會使販毒分子對他恨之入骨。

是以,他能想到那些販毒分子或許已經在蠢蠢欲動,想要致自己於死地了。只是不知敵手什麼時候動手而已。

「能不能看出大約是什麼時間?」他直言道。

反正她知道內幕,問清楚一點,那得到的答案自然就準確一些。

她假裝掐指一算,然後喃喃道:「這個不能確定,你最好就是離開這裡,到外面去躲一年半載,或許會好些。如果能搬離華龍縣,那就更好了。」

「這個我考慮一下。」他敷衍道。

要他離開華龍縣,那是不可能的事。他的根在這裡。

如果遠走他鄉,那麼他將變得一無所有,而且,還要像縮頭烏龜一樣過著日子,每天都要擔心仇家找上門來。

這樣生活就沒意思了。

他在東方鎮里,至少還有自己的勢力。

要是仇家想動手,他還有反擊的能力,當然,不是說他現在就能打敗太子,只是說太子假如敢來,他也可以應付一陣子。

「其實,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那也挺好的。」她凝視著他,勸道。

「我知道。」他笑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現在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別人卻是不允的。

是以,他只能戰鬥到底。生活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裡,要麼前進,要麼後退,沒有永遠保持在同一個位置的可能。

「你近來有得到什麼古董嗎?」她忽然問道。

他對於她的問題感到很困惑,不知她因什麼對自己的碎雪有興趣。

但他又不能問她,只好搖手道:「沒有,我這種人怎麼能得到古董呢,如果等我有了大把的錢,那還有可能。」

「照我看,你印堂發黑的原因,還是因為那件古董。」她指點江山道。

「真的?」他假裝吃驚道。

「我認為是這樣,所以,一旦你得到了什麼古董,最好把它賣出去,那就可減少你的厄運了。這對你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她娓娓道。

聞言,他想到了來東和村收古董的商人。

那個商人會不會與龍非有某種關係呢?他感覺那個商人可能都是她安排的。

「好,等我得到了古董,那就立刻把它賣了,絕對不留在身邊。」他一副聽信她指點的模樣,點頭道。

她黑亮的美眸掠過一抹失望的神色。

從她的眼神,他可以感覺到她是知道碎雪在自己身上的。

她的眼神,除了失望之外,還有其它複雜的神色,比如憂慮、擔心與期待等等,反正就是雜陳五味,令人一看,便覺得她對他既不滿又關心。

這是非常令人費解的。

但王小兵可以理解。通過了一段時間對她百般的呵護之後,雖說還沒有完全虜獲她的芳心,但也使她對自己有了頗深的好印象。

換言之,她對他有了意思。這是他在平常日子裡觀察到的。

男女之間,一旦發生了情愫,那彼此都很容易感覺出來的。情愛就是這麼奇妙,不用多說,就憑觀察對方的言行舉止,就可得出答案。

他也知道她一直與自己刻意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的原因,無非是因為她的身份問題。

畢竟,他與她是敵對的雙方。

如今,兩人還沒有撕破麵皮,是以,還能和和氣氣地聊天。

假如有朝一日雙方勢力將矛盾搬到了檯面上來解決,那身份就公開化了,到時,兩人就再也難以這樣你儂我儂地溫馨侃大山了。

想到會與她翻臉,他內心也升起一抹淡淡的惆悵。

畢竟,他與她,從本質來說,是沒有仇恨的,只因她背後的勢力使她不得不成為自己的敵人。

而當兩人之間產生了情愫之後,那就更讓人難受了。偶爾,他想問她:我們可以化解恩怨,一起遠走高飛嗎?

他是真有這種想法。

不過,也只是想法而已,他不會真正去做。

他不能與她私奔,而拋棄其他的情人,他發誓要對各位情人履行愛的承諾,一輩子好好地愛她們,絕對不傷害她們。

是以,他要與她們生活在一起。

這樣一來,他就不能夠跟龍非私奔了。剩下的,他只希望兩人不要成為真正的仇人。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想法,他才會希望感化她,把她爭取過來,這就免了兩人之間的爭鬥,算是最好的結局。

他已盡了自己的努力了,能否成功,就要看她的了。

從種種跡象來看,他感覺有希望。

正在兩人閑聊之際,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拿下來一看,又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接通之後,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那正是王美鈴打過來的電話,他還以為她想念自己,因為有一段時間沒有向她發放女人福利了。

「誒,近來好嗎?」他邊說邊走出「養生堂」。

畢竟與王美鈴通電話,可能會說些很親昵的話語,他不想刺激龍非。

王美鈴的聲音帶著三分憂傷兩分焦急,語氣急促道:「小兵,我找你幫個忙,可以嗎?」

「當然可以。」他豎起耳朵聽著。

「我哥要跟人開打,你能不能勸勸他,或者過來幫他。」王美鈴懇求道。

「你哥要跟誰打架?慢慢說,別急,我一定會幫他的。憑我倆的關係,我不幫你,那還像話嗎?」他表明了態度。

「就是郭長青與駱軍要打我哥。」她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著急。

聞言,王小兵已明白了三分。

太子想把鎮政府那邊的三太保都收做手下。

以太子的威名,只要施加一些壓力,那自然可以使不少黑道人臣服於他。像郭長青與駱軍就加入了太子的麾下。

不過,也有不屈的人。

而王世飛便是其一個,他不願意做太子的手下。

如此一來,太子肯定對他不滿,為了殺雞儆猴,多半是會動他的,以告誡其他人,誰不服,王世飛就是榜樣,正所謂「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是以,王世飛被攻擊,那是遲早的事情。

而王小兵想要結盟那些不服太子的力量,王世飛就是他需要結盟的人。

從這一點來說,縱使他與王世飛不是拜把子兄弟,也會全力去助他渡過難關,何況兩人還是哥們。

人在江湖,講的就是義氣與信用。

否則,寸步難行。

聽到王美鈴那擔心的語氣,王小兵安慰道:「你放心,我現在就趕過去。他們開打了嗎?」

「還沒有,我只是聽到他們發生了爭吵,約好了武鬥,我怕我哥吃不消,才想請你幫忙,我也知道很危險,但我不找你的話,也找不到其他人幫忙了。」王美鈴誠懇道。

「你找我就找對了,因為我是你的老公。」後面「老公」二字,他說得很溫柔。

「咯咯,那你快點過來埃」她心情好了許多。

「我叫些兄弟一起過去,估計在午能到你那裡。」王小兵想了想,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便騎著摩托跑車回東和村。他要叫上謝家化一起到鎮政府那邊看看是什麼情況。

他已決定幫王世飛,那麼一來,就相當於再次得罪太子。

其實,這不是一件好事。

但他沒有選擇,只能這樣做。他在想要不要叫洪東妹一起去。

回到東和村,王小兵在種花基地找到了謝家化。在種花基地里幫工,謝家化也可以賺些煙錢,而且三餐可以在村委飯堂里吃,他對這份工很滿意。

「黑牛,走,到鎮政府去。」王小兵邀請道。

「麻痹,快到吃午飯了,麻痹,老子等一下要吃五碗飯,哈哈。」謝家化不肯去。

不過,王小兵有方法叫他去,只要投其所好就行了,笑道:「算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可能要打群架,有二三百人。場面夠大。」

「麻痹,在哪裡?」謝家化兩眼發光問道。

「你在這裡做工吧,我自己去就行了。」王小兵邊說邊走,佯裝婉拒道。

「麻痹,小兵,我也去。麻痹,老子好幾天沒打架了,全身都癢,要好好去打幾場才過癮。」謝家化跟在他身後。

「你真要去啊?」王小兵笑道。

「當然!麻痹,有架打也不叫老子,你不夠朋友。」謝家化從王小兵身上掏出一包香煙,抽出一支,點燃,大口大口吸著,將剩下的大半包香煙放進自己的褲袋了。

兩人從小玩到大,是鐵哥們,就差沒穿同一條褲衩了。

所以,兩人是很隨便的。

「前天給你的五十塊,你又拿去貢獻給人了?」王小兵苦笑道。

謝家化是個值得交的朋友,但也有自身的缺點,那就是嗜賭如命,只要身上有錢,就會找人開賭,直到輸光為止,不然不死心。

其實,王小兵也想幫他,叫他別老是去賭。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的喜好習性成形了,那就很難使其改掉。

謝家化很老實道:「哈哈,麻痹,老子差點贏了,只是後來運氣不好,又輸掉了,你知道嗎,老子得了二十一點,但那**毛也是二十一點,但他的是一條龍,我才輸了。」

他賭的正是二十一點。

所謂一條龍,就是五張牌加起來正好是二十一點,而每張牌的面值都很小,這種牌就叫一條龍。

「尼瑪,有錢你去飯館吃一頓吧,別給人做貢獻了。」王小兵無奈地勸了一句。

他知道說了也是白說。

謝家化還振振有詞道:「麻痹,要是給老子一千塊,肯定能贏。」

「你天生就是個輸貨,給你一萬塊,你也贏不了,死心吧,別賭了。」王小兵拿他沒辦法。

「小兵,給我一千塊,我包保贏給你看。」謝家化摟著他的脖子,咧嘴憨笑道。

「死一邊去,我幫你積攢些老婆本吧。」王小兵笑道。

「麻痹,老子還沒有看誰啊,可以先用老婆本去賺大錢,只要賭一把,就可翻倍了。」謝家化心癢難撓道。

「魯月菁跡接受她吧,免得她整日對你想入非非的,害得她得相思玻哈哈。」王小兵拍著謝家化那塊壘起來的蠻橫胸肌,笑道。

「麻痹,我怕怕。」想到超級噸位的魯月菁,謝家化也縮小了一圈。

「哈哈……」王小兵暢快笑道。

其實,王小兵覺得謝家化與魯月菁兩人挺登對的。

笑完之後,王小兵道:「你去召集些兄弟,坐我的摩托跑車過去,在興華街的『養生堂』前面等我。我先過去。」

「麻痹,今天終於有架可打了,老子太高興了1謝家化叼著香煙,騎著王小兵的摩托跑車,自去召集人馬了。

而王小兵則開著桑塔納朝鎮政府那邊趕去。

他本來想等過了年才找機會收拾駱軍與郭長青兩人的,想不到他們急著要動王世飛,這就打亂了王小兵的計劃。

一直以來,他都在思考著對付郭長青與駱軍的辦法。不是他怕他們兩個,而是他對太子有所顧忌,畢竟自己的實力與太子的相差太遠了,一旦交戰起來,分分鐘會被連根拔起。

在自己羽翼還不夠豐滿之際,就要低調一些。

不然,很容易被滅掉的。

他本來想低調些做人的,至少在現階段不要那麼張揚,以免引來太子的關注。

特別是他要結盟對付太子,那就更要低調一些,只有這樣,才可麻痹敵人,使自己「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可是,確實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像王世飛這件事,自己不去幫忙,估計王世飛就被做了。

打群架打死人的,一般來說所受的刑罰沒有那麼重的,如果有點人事,再賠點錢,進去坐個幾年就出來了。

一旦王世飛被幹掉了,那鎮政府那邊就完全是太子的勢力了。

如此一來,王小兵的「養生堂」都很麻煩。

要是隔三岔五有人到興華街的「養生堂」里鬧事,那自己都很難去處理。畢竟,從小樹林集市趕過去需要時間,等自己趕到那裡,歹徒們都逃之夭夭了。

是以,他要保住王世飛。

這樣,就相當於他在鎮政府那邊也有勢力,要辦什麼事,也容易些。

至於怎麼收拾郭長青與駱軍,他還沒有想到好辦法,因為他之前一直沒有想到要這麼快跟他們交戰的。

加上之前自己瑣事纏身,真的分不開身去對付郭長青與駱軍。

在去的路上,他開動腦筋,希望能找到一箭三雕的方法,既可以整治駱軍與郭長青,又可以替王世飛解圍,更可免去過度刺激太子。

他屬於一個急智型的人。

心念電轉,不久,便想到了一條辦法。

但還沒有經過仔細推敲,也不知可不可行,現在局勢危急,也容不得慢慢來思索了,只好先做了再說。

以防此計行不通,他決定打個電話給洪東妹,讓她也準備一些人馬。

如果到時還是要按照設想的那樣進行武力決鬥,那人馬多些總比人馬少些要好,畢竟,人多力量大。

打通了洪東妹的大哥大之後,聽到她柔聲道:「老公,在幹什麼呢?」

「我正在趕去鎮政府那邊。」他如是道。

「又去和那個姓謝的妹子親熱嗎?」洪東妹知道他跟謝月雯有一腿,所以才會那樣說。

「哈哈,老婆,不是啊,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才過來的。」他其實是這樣想的:等到把王世飛的事情處理好了,就去找謝月雯,向她貢獻一些精華。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