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47章摟著美人接電話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3日 04:03 [字數] 84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已經夠人喝一壺的了,卻還有第五個得力助手,而且還不被外人所知。

在這種局勢下,王小兵就更危險了。他可以防四大金剛,畢竟見過他們,只要他們在周圍出現,那就可做好應戰的準備。

但假若是第五個人來了,估計來到自己面前也不知是敵人。

是以,這是非常危險的。

特別是在自己手中有太子想得到的東西的情況下,那自己的處境就更不妙。

王小兵感到亞歷山大,如果他不是一個堅強的人,如果他不是一個精力充沛的人,如果他不是一個樂觀的人,估計早已精神崩潰了。

「老公,我們要多久才能結盟到足夠的力量對付那混蛋呢?」柏秀瓊關切道。

「這個說不準,要是順利,估計一年左右就行了,否則,遙遙無期。」王小兵也不想騙她。

對於在什麼時候才能夠跟太子叫板抗衡到底,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概念,只是感覺有機會而已,畢竟太子的勢力太大了,想要結盟到那麼強的力量,確實不是一件易事。

「我怕我沒機會報仇。」她有點失落道。

「樂觀一點,我向你保證,一定可以報回大仇的。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倆是不分彼此的。」他安慰道。

聞言,她微微仰起嬌俏的鼻翼,深情地凝視著他,眼神是那麼的黏人,而又充滿了感激之色。假如不是他相救,她在萬豪酒店裡就要被太子擊殺了。她相信他的話。

幫她淬鍊了一部分的能量之後,便讓她好好地吸收那些能量。

而那些能量在幫她淬體時,她自然感到渾身有點疼痛,在輕輕地打著哆嗦,過了大約半個鐘,她才恢復了正常,肌膚上蒙著一層淡淡的黑色物質,那正是她體內的雜質被排出來了。

隨後,他下樓給她燒了熱水,讓她洗澡。

等到她洗完澡上來,他便緊緊摟著她躺在床上,哄她入睡。

可能也是有點累了,只一會,她便進入了夢鄉。而他則進了玉墜里,除了修鍊三昧真火之外,還要練習一下刀法與配製丹藥。

他從來都沒有間斷過修鍊三昧真火。

自從得到《丹經》與玉墜之後,他就每天都花時間來修鍊三昧真火。

如今,他擁有中級三昧真火,但依然還需要繼續努力,直到修鍊出高級三昧真火為止。

有了中級三昧真火,他便可以煉製中級丹藥。

這可是一個質的飛躍。

「強升是中級丹藥,他得益於吃了「強身丹」,才打敗了梁國興與程萬里。

如今,他可以有時間喘息一會了,至於年後要與四大金剛之一的病大夫切磋,他沒空去想,反正到了那時去應戰就行了。

當初,他對於修鍊出了中級三昧真火最想做的事便是煉製「壯陽丹」。

當然,也需要用中級三昧真火拓展玉墜的空間。

經過了一段日子的努力,他將玉墜的空間擴展了不少,可以種更多的珍貴藥材。

他準備把「養生堂」開到世界每一個角落,這樣一來,就需要能大量生產丹藥,不然,有店沒貨,那倒是一種浪費。

以他現在的煉製丹藥的能力來說,還不能大批量地生產丹藥。

但他相信,在以後的日子裡,他能做到。

只要修鍊出了高級三昧真火,用高級三昧真火來煉製初級丹藥與中級丹藥,縱使是大批量煉製,也頗為容易。

唯一的瓶頸就在於藥材供應數量夠不夠,就目前玉墜里的土地面積種植的藥材來看,那是滿足不了全世界「養生堂」的出貨量的。

是以,他才需要拓展玉墜的空間。

用中級三昧真火去拓展玉墜的空間比用初級三昧真火效率要高很多。

假如修鍊出了高級三昧真火,那拓展玉墜的空間速度就會更快,但他有一個擔心,那就是猜測會不會有一天將玉墜燒穿?

要是把玉墜燒穿了,那估計就毀了玉墜。

沒了玉墜,他也就沒有了煉製丹藥所需要的藥材,這樣一來,他偉大的夢想便要落空了。

他的偉大夢想就是要跟黃皮膚的美女,白皮膚的美女與黑皮膚的美女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與她們切磋一下床上功夫。如果有其他膚色的美女,他也一樣希望探索開發她們胯下的生態環境。

有沒有玉墜,那直接關係到他偉大夢想的實現與否。

是以,他對玉墜非常在乎。

因為玉墜太重要了,他才會怕失去它。而用三昧真火在內部拓展它的空間,到底拓展到什麼時候才是最合適,他不清楚。

如果不拓展玉墜的空間,那也不行,畢竟以後要大批量生產丹藥,必定需要更多的藥材供應,不然,所產的丹藥數量有限,想成為地球上的大財主,那就難以登天了。

在這種矛盾之中,他選擇了冒險一試。

幸好,直到如今,也沒有跡象表明要將玉墜燒穿。或者是他杞人憂天了。

修鍊了一個鐘頭的三昧真火之後,便用中級三昧真火拓展玉墜的空間,約莫用了半個小時,隨後,便開始練習刀法。

他一直都在嘗試從碎雪裡尋找那批黃金的下落,但沒有結果。

得到碎雪,他的初衷也不是要找那批黃金,只是想學一學張拾來的神奇刀法,提高自身的斗戰能力而已。

以前,在還沒有吃「強身丹」之前,他握起碎雪,想要自如地揮動都頗為困難,畢竟碎雪頗重,有二十多斤。試想一下,一個成年人單手握著二十多斤的重刀,那是多累的一件事。

當時,王小兵要雙手握住碎雪,才能勉強揮動幾下。

想到張拾來居然可以一手握著碎雪,像是握著一支鵝毛那般瀟洒地揮舞著,確實令人嘆服。

劍走的是輕靈路線,臂力也重要,但並不是最重要的。而刀則是與臂力大小有最直接的關係,臂力小,那最好別學刀法,不然,難以將刀這種兵器的威力發揮出來。

刀走的是沉雄路線,要求學者有過人的膂力。

在還沒有吃「強身丹」之前,王小兵也不夠臂力學刀。現在,他有足夠的臂力來握住碎雪了。

他如今握著二十多斤的碎雪揮舞,就像是握著二三斤的刀具揮動,覺得很輕鬆,只是對於張拾來那套奇妙的刀法還沒有完全理解,所以只學到了幾招最簡單的。

自娛自樂可以,但要拿出來與人實戰,那還是欠缺考慮的。

如果他將張拾來的神奇刀法學到了五成以上,那就絕對可以跟人實戰了,威力肯定不校

但他並不是個練家子,從來沒有學過刀法,而今依靠自己的領悟,在沒有人指點的情況下,想要消化張拾來的深奧刀法,那還是頗難的。

他也不急躁。

只要持之以恆,天天努力,那就會有收穫。

當然,至於能學到多少,那就看他的天賦了。他雖極想學會這套刀法,但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畢竟,希望越大,失望則越大。

他以平靜的心態來看待,一步一個腳印,盡量去參悟這套刀法,只能這樣了。

由碎雪,他又想到太子為什麼要收集那些有巨大怨念的兵器這個問題,他是感到好奇,有個好奇在心裡,總是感覺到不夠暢快。

但這個問題,估計只有太子願意說出來,別人才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不然,終究是在瞎猜。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小兵覺得太子收集那些有怨念的兵器,必定不是用來做好事。

至於對方要用來做什麼壞事,他雖感到好奇,但也只能將這個好奇深藏在心底里,如果有知道的一天,那最好,不然,也無所謂。

修鍊了約莫一個鐘頭的刀法之後,他便開始煉製丹藥。

對於煉製美容丸、除穢丸與解酒丸等初級丹藥,他很容易便煉製出來,花了不到半個小時,便煉製了「養生堂」兩天的銷售量了。

然後,他才開始研究「壯陽丹」。

如果不是有梁國興要與他切磋,王小兵估計不會先煉製「強身丹」。

他極想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的初衷就是為了能煉製出中級丹藥「壯陽丹」。其實,以他現在的床上功夫實力,也夠應付不少美人了。

是以,他對「壯陽丹」的態度,與其說是想服食,倒不如說是想解開心中的好奇。

他只是想知道吃了「壯陽丹」之後,男人到底會變得多強。

顧名思義,既然是「壯陽丹」,那服食了之後,必然可以提高男人在床上的戰鬥力的。

至於能將戰鬥力提高多少,那還是個未知數,別人吃了之後的情況,他不敢肯定,如果是他自己服用,估計一晚連御十數女,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十拿九穩。

他有點擔心的就是,假如自己吃了之後,體內充滿了萬分的幹勁,需要連御數十女才能將藥力消耗完畢,那倒是一件麻煩事。

畢竟,如今他還不能召集那麼多的美人來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這樣一來,要是體內的藥力沒能發泄出去,那倒有可能會真的損傷自己的筋脈,算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是以,縱使煉製出了「壯陽丹」,他也會小心對待。

至於是否要出售「壯陽丹」,他還在考慮之中,因這種丹藥非常神奇,假如用來銷售,那必然能賺錢。

唯一令他還猶豫的便是,假若「壯陽丹」被普通男人吃了,那可能會發生許多霸王硬上弓的犯法事情。這並非他胡思亂想的,而是有根據的。

因為服食者的床上功夫提高了,除非能找到那麼多美人來消耗藥力,不然,一股強烈的幹勁鬱積在體內,肯定不舒服。

是以,精神旺盛過頭的人可能會去侵犯美人的身體。

有了這一點顧忌之後,王小兵對於是否要銷售「壯陽丹」持有保留態度。

大批量出售「壯陽丹」,那是不可能的了。但小批量地賣給特定的人群,那還是值得考慮的。

他現在不用服食「壯陽丹」。

但等到在世界各地都建有「幸福小區」,情人成千上萬之後,估計要吃「壯陽丹」來提高戰鬥力。

不然,以他一己之能要力扛那麼多美人,肯定會疲累的,這樣就難以保證向每一位情人分發女人福利了。是以,在將來的某一天,他也必定需要「壯陽丹」。

「壯陽丹」要用二十幾種珍貴藥材來煉製。

而要把每一種藥材的混合比例確定下來,那需要不斷地去嘗試煉製。

這個過程是非常枯燥無味的,因為要在無數次的嘗試煉製中尋找到合適的藥材混合比例,那需要有非常過人的毅力。

不過,想到要是把「壯陽丹」煉製出來了,服食下去,便能使一群美人在床上「啊氨地叫個不停,那倒也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畢竟,男人能征服一個美人,都算不錯了,要是能在一晚征服一群美人,那確實值得驕傲。

他懷著期待的心情走進了藥材種植地里。

聞著那濃郁的葯香,他感到心曠神怡。採摘了虎鞭神草、海王金槍果、七色快活花、銀皮連理根等二十幾種珍貴的藥材之後,他便進入了那間茅屋裡。

想起當初剛學煉製丹藥之時,連將藥材煉成晶粉狀都頗費勁,心裡就覺得好笑。

如今,他只要用意念催動中級三昧真火,將放在三腳銅爐里的各種藥材一煉,轉眼間,便能將之一一煉成晶粉狀了。

這一步是最容易的了。

接下來,要找出二十幾種藥材的準確混合比例,那就難了。

有時,他真想責備一下留下玉墜與《丹經》的那位偉人,既然寫出了那麼經典,那麼永恆,那麼實用的《丹經》,為什麼不把丹藥的各種藥材混合比例寫出來呢?

或者是那位偉人對於煉製丹藥不屑一顧,覺得太容易,所以沒有記載下來。

這樣,就苦了王小兵。

《丹經》里所有的丹藥都是沒有標明各種藥材的混合比例的。

王小兵想要煉製所有的丹藥,不但要修鍊出高級三昧真火,還得有堅忍不拔的意志,不然,會被這種繁瑣的嘗試煉製折磨得難以再堅持下去。

花了數個小時,沒有什麼收穫。

控制三昧真火是挺消耗精神力的,是以,王小兵感到有點累。

在凌晨五點多的時候,他感到眼皮有千斤重,想掀起一點點都辦不到,只好出了玉墜,擁著柏秀瓊那溫潤的嬌軀,去夢周公了。

一覺醒來,已快到早上九點了。

柏秀瓊其實在一個鐘頭之前便醒來了,只是被他抱著,不願意驚動他,才一直保持著同一個睡姿。

如今,見他醒了,才嬌聲道:「老公,快起來吧,今天林珊珊可能會來呢,我還要把床單拿去洗,上面有點髒了。」

昨晚,兩人激情大戰了一晚,床單不但沾滿了汗水,還沾了她不少的泉水,斑斑點點的。

「老婆,我還要。」他一個翻身,又騎在了她的身子上。

「矮,老公,你好強大矮,人家下面還痛呢」她併攏兩腿,側著身子,嬌聲道。

「老婆,再來一次。」他也不須分開她兩腿。

因為他在她後面,只要把她的美`臀掰開,便可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殺進去了。

果然,他右手施展出「鐵爪功」,一把抓住她的右臀,往上一掀,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挺著老二,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戳了過去。

只聽到「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老公,你又進來了矮,嗯,輕矮」她連忙提前求饒道。

「老婆,頂住啊,我盡量輕些。別慌,我會讓你非常快活的。」他不停地撅動屁股,先做一做熱身運動。

就在這時,樓下響起了一個清脆的呼喚聲。

叫的正是「小兵」二字,而王小兵只聽一遍,便知是董莉莉了。

董莉莉與蕭婷婷幾乎每天都來這裡,說是來給他複習功課與學習種植花卉,實質是想從他身上得到女人福利。

「就來了。」他應了一聲。

正在開發柏秀瓊的神秘山洞,他還真不想下去開門。

「老公,她們來了,正好叫她們服侍你,人家下面真的痛呢」柏秀瓊感到一身輕鬆,連忙勸道。

於是,他便拔出了老二,穿了條褲衩,下樓去開門了。

家裡只有他與柏秀瓊。

早上,許娟去東妹快餐店上班了,而王志文則跟著王叢樂到小樹林集市的菜市場去賣魚了。王小兵家有一口魚塘,是承包村裡的。平時沒空,只能讓魚在塘里活多幾天,現在學校放了假,王叢樂有了時間,便帶著小兒子趕緊去賣魚。

當董莉莉與蕭婷婷見到王小兵只穿著一條褲衩來開門時,都莞爾一笑。

「誒,懶豬,現在還沒起床矮」董莉莉揶揄道。

「哈哈,如果我沒起床,怎麼能給你們開門啊?」他灼灼的目光在兩美女傲人的身子上掃視一圈,咂著嘴道。

董莉莉努了努薄潤的紅唇,表示討厭。

隨即,他便招呼她倆進來,關了大門,便帶她們上三樓。

「小兵,秀瓊姐出去了嗎?」在上樓梯的時候,蕭婷婷瞥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王小兵,以溫柔的聲音問道。

「她還在床上。」他笑道。

聞言,兩美女俏臉都悄悄地浮上了淡淡的紅暈。

畢竟,她倆從他的話里聽出了曖昧的成分,照他那句「她還在床上」來看,估計他又與柏秀瓊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上到三樓之後,他便當先走進柏秀瓊的房間。

董莉莉與蕭婷婷都站在門口,不知該不該進去,畢竟她們知道他的房間在另一邊。

「進來吧。還等什麼呢?」他見她們愣在那裡,於是轉身出門,一手牽著一個,將她們拉進了房間里。

隨後,便把房門關上了。

柏秀瓊坐在床上,身上裹著被子,笑道:「你們來了埃」

「哦,是啊,秀瓊姐,你還沒有起床埃」蕭婷婷有點局促地掃視一圈,見柏秀瓊秀髮凌亂,微窘道。

「是啊,有點累呢」柏秀瓊掠了掠劉海,道。

「來這裡坐吧。」王小兵指了指柏秀瓊的床,招呼董、蕭兩美女,道。

「我們是來給你複習功課的呢,在這裡方便嗎?」董莉莉也有點不自在,十指交扭在一起,輕聲道。

「方便埃」他點頭道。

於是,便走過去,將董、蕭兩美女拉到了床邊,讓她們坐下。

隨即,他便開始扒董莉莉的褲子,但她提著褲子,嬌羞道:「嗯,別嘛,人家是來給你複習的呢」

「老婆,來吧。」他將她推到在床上,麻利地脫著她的衣服。

「妹子,他饑渴著呢,你們就成全他吧。」柏秀瓊想到有董、蕭兩美女在這裡服侍他,她自己就可鬆一口氣了。

轉眼間,他便扒光了董莉莉的衣服,隨即,又開始扒蕭婷婷的衣服,她俏臉紅撲撲,嬌聲道:「小兵,人家不是這個意思呢,是真的想來給你複習呢」

「我知道。」他以最快的速度將蕭婷婷的衣服也脫光了。

看著兩美女嬌羞的樣子,他的性趣更濃,於是,爬上了床,先騎在董莉莉的嬌軀上,開始了快活的耕耘。

剎那間,室內響起了催人奮發向上的「啊氨春音,還有那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噗噗」聲,也一樣教人聽了欲血沸騰。

柏秀瓊與蕭婷婷近距離看著王小兵開鑿隧道的英姿,不禁連連打激靈。

不消十分鐘,便將董莉莉送上了**。

隨即,他又在趴在了蕭婷婷的身子上,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橫衝直闖起來。

蕭婷婷也在一片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中登上了快活的巔峰,享受到了那教人慾生欲死的美妙快感。

等到董莉莉與蕭婷婷都因興奮暈過去之後,王小兵忽然看向柏秀瓊。

「老公,你好猛矮,不用半個小時,她們都被你干暈了,哇,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柏秀瓊由衷贊道。

「老婆,現在輪到你了。」他從蕭婷婷的神秘山洞裡拔出了雄壯的老二,笑道。

「矮,老公,快點給她們吧。」柏秀瓊謙虛道。

「再給一次你,待會剩下的全部給她們。來吧。」他已向她爬了過去。

「嗯,老公,人家下面還痛呢,別來嘛,待會人家走不了路啦」她雙手抱膝,兩腿緊緊併攏在一起,嬌聲道。

她想以這種姿勢來阻止他老二前來訪問。

不過,他那不世出的老二乃是沙場上的大將軍,經驗豐富得很。

是以,也不用去拉開她的玉手,也不用分開她兩腿,只把她推倒在床上,讓她側睡著,隨後,用右手掰開她的右臀,舉著老二往前一送,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老公,你又進來了矮」柏秀瓊膩聲道。

「老婆,我要送你上**,做好準備了嗎?」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便開始撅動屁股。

起先,還是頗為輕柔的,過了三分鐘之後,便越來越快了,使她張圓了檀口,哼出綿密的「啊氨春音。

不消八分鐘,她便在興奮之中暈過去了。

看著床上三位都暈了的美人,他感到非常自豪。他忍不住施展出「柔舌功」吻著她們曼妙的身子。

吻了數遍之後,才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有滋有味地抽起來。在剛剛做完快活的體育運動的時候抽支香煙,那可以使人精神更加愉悅。

抽完香煙之後,他便用老方法弄醒董莉莉與蕭婷婷。

兩美女身子已軟綿綿了。

「老公,你幹嘛那麼大力矮」董莉莉輕揮著小粉拳捶打著他的肩膀,嬌聲道。

「老婆,也不算很大力吧,我還沒有用全力呢,要不要用全力再試一試呢?」他左手攀登董莉莉胸前的雪山,右手攀登蕭婷婷的雪山,興奮道。

「嗯,還說不大力呢」董莉莉撇撇紅唇道。

「真的沒怎麼用力啊,那隻能算中等的力量吧。」他笑道。

「婷婷,你來說句公道話嘛,他剛才那樣干是不是很大力呢?」董莉莉搖著蕭婷婷的玉手,詢問道。

蕭婷婷含羞地笑而不語。

「誒,你說嘛」董莉莉催促道。

「哈哈,莉莉,人家婷婷肯定是覺得力量剛剛好,只有你說大力了。哈哈。」他爽朗笑道。

「是有點大力了呢」蕭婷婷嬌羞道。

「咯咯,聽到了沒有,婷婷跟我一樣,肯定是會感到大力的。」董莉莉頗為得意道。

「寶貝老婆們,那我現在輕些,包你們會非常過癮,來吧,我們好好玩一玩。」他又騎在了董莉莉的身子上。

經過了數分鐘的耕耘,董莉莉再次在興奮之中暈過去了。

隨後,他又趴在了蕭婷婷的嬌軀上,照樣勇往直前,以非常認真的態度耕耘著她的身子。

花了七分多鐘,也把蕭婷婷送到第二波**上面了。至此,床上的三位美人又處於沉睡之中了。當然,柏秀瓊是還沒有醒過來。

想到還要去小樹林派出所,所以得抓緊時間來分發女人福利。

於是,他先後騎在三位美人的身子上,一路高歌開發下去,戰鬥了兩三個鐘頭,使三位美人的胯下都紅腫起來了。

正當他還騎在蕭婷婷的身子上一進一出的時候,卻聽到了大哥大的響聲,本來想不接聽的,但大哥大一直在響著,無可奈何,他只得從蕭婷婷的神秘山洞拔出油光閃閃的老二,回房拿了大哥大,再回到柏秀瓊的床上,摟著三位美人,接聽電話。

接通之後,聽到是朱馨文的聲音。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