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41章為美人而戰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0日 00:02 [字數] 8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雖還沒有開打,但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都覺得王小兵是必敗無疑的了。

而當事人梁國興與程萬里,臉龐上都顯出一種把王小兵看作是透明的神情。特別是當程萬里把王小兵的實力告訴梁國興之後,梁國興的自信心就更為爆棚了。

畢竟,知彼知已,百戰百勝。

當得知王小兵的身手比自己差,那怎麼能不高興?

一場切磋,不用費什麼力氣便能取勝,那確實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是以,梁國興今天的心情非常之好。

但這只是他一廂意`淫而已。

唯一令他有點不爽的是見到王小兵身邊有好幾個美人。

跆拳道協會裡也有不少女學員,但跟馬艷、陳圓圓、洪東妹等美人比起來,確實要遜色一籌。

不單是梁國興,還有程萬里,見到馬艷緊挨在王小兵身邊,他便感到醋意急湧上心頭,使他恨意更濃,盯著王小兵的目光也變得陰森起來,好像要用視線射穿對方的胸膛。

程萬里與王小兵的切磋,註定是一場激烈的斗戰。

這是由愛生恨惹出的較量。

太子依然是那麼的風流倜儻,溫儒雅,使人看了大生好感。

「老子爺,馬師傅,洪姐,兵少,大家好。」他抱拳行了個江湖禮,氣定神閑,微笑充滿了自信。

「太子,你也對這種事有興趣啊?」陳老爺子吧嗒吧嗒吸著煙斗,笑呵呵道。

「今天剛好有空,聽張會長說這裡會有兩場切磋,也就來看看,想欣賞一下兵少的過人魅力。」太子的話語非常客氣。

其實,以他的身份地位,稱呼王小兵為小兵,那已是頗為給面子了,不過,他卻稱對方為兵少,這裡面雖有一點客套的意思,但也可看出他有籠絡王小兵的味道。

「聽說兵少今天要挑戰兩個人,看來兵少真是武林高手1太子比了個大拇指,贊道。

在一旁的梁國興與程萬里卻是冷哼起來,明顯對此不敢苟同。

「我以前沒有練過武,還是近來才加入詠春拳武館的,以武會友,跟梁兄,程兄切磋一下。」王小兵拱了拱手,呵呵笑道。

「嘿嘿,王小兵,聽說你跟馬師傅學了不少絕招,待會動手的時候,千萬要手下留情啊,請別打傷我埃」梁國興仰著頭,以輕蔑的眼神盯著王小兵,揶揄道。

旁邊不少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都附和地嘻嘻哈哈嘲笑起來。

詠春拳武館的學員則是橫眉豎目,神色頗為氣惱,如果馬雲天開口說「打」,那估計立刻會發生激烈的斗戰。

馬艷俏臉現出忿然之色,洪東妹等美人也一樣,都對梁國興消遣王小兵這件事非常不滿,全都生氣地盯著梁國興,對他頗為痛恨。

不過,王小兵神色卻很淡定。

那是因為他見慣了大場面,縱使心裡有氣,但也不會顯露出來。

「哈哈,梁兄說笑了。我師父實力應該在你之上吧。師父確實傳了我不少技巧,但我還沒有能熟練運用,不然,估計你今天不是我的對手。」王小兵笑道。

「桀桀,好!我想見識一下你的高招1梁國興陰笑道。

程萬里本來也想說幾句很拽的話的,但見馬雲天在場,是以,不好意思開口。

「不如這樣吧,大家下個彩頭,看起來才夠刺激,怎麼樣?」太子舉起手,讓大家安靜,隨後建議道。

「好!我贊成1張大雄立時附和道。

「對,太子說得好!我們應該下個彩。」梁國興低頭哈腰道。

因為他覺得自己贏的機率在九成以上,是以,也想趁機撈一點外快,所以非常贊同,這種錢不賺就白不賺。

「可以埃」王小兵也點頭道。

馬雲天與陳老爺子等人微怔,畢竟他們感覺王小兵是輸多贏少。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還要押注,那明顯是虧本的事情,那有什麼意思?本來,馬雲天正想婉言拒絕的,但還沒開口,就被王小兵說了。

馬艷也用微訝的神色望向王小兵。

雖不敢說很了解王小兵,但她對他的實力也有一點清楚。

就是因為知道他贏的機會不大,所以聽到他也同意下彩頭,才感到他的做法過於冒失了,想勸他,但他已把話說出來,收不回去了。

唯有洪東妹、林帶喜與桂娟三位美人覺得王小兵有機會,所以不怎麼驚愕。

「好!好!好1梁國興頗為興奮道:「王小兵,不如這樣吧,我跟你另外再賭點什麼。賭錢不夠好,如果你輸了,你就叫我做爺爺,怎麼樣?」

他這番話明顯有侮辱人的意思。

「那你輸了又怎麼樣?」馬艷是女漢子,再也忍不住了,剔起柳眉,嬌叱道。

「嘿嘿,我輸了?嘿嘿,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嘛,願賭服輸,要是我輸了,那跪下來叫他做爺爺,行了吧?」梁國興雙手抱胸,神態輕鬆之極,好像他接下來要對付的是一隻螞蟻,不用吹灰之力便能將之消滅。

聽到弟子這麼有信心,張大雄也覺得臉面有光,滿臉笑意。

反觀馬雲天,則是臉有不快之色。

畢竟,他認定了王小兵不是梁國興的對手,如此一來,那就只有被侮辱的份了。

是以,他與陳老爺子都不敢出聲,暗忖今日可能要受盡別人揶揄之能事,晚上回家都不知還能不能吃得下飯。

馬艷被梁國興一番話說得啞口了。

由於她也感覺王小兵失敗的機會太大了,是以,也不敢說強硬的話。

在這種沮喪的時候,她只能用眼神向王小兵詢問,好像在說:小兵,他都這樣欺負我們了,怎麼辦呢?

王小兵卻是神閑氣定地向她微微點頭,用陽光的笑容安慰她。

隨即,轉頭盯著梁國興,鎮定道:「好,那我們私下就這樣說定了。你不會耍賴吧?」

「嘿嘿,我用耍賴?嘿嘿,你還是多關心一下你自己吧。到時叫爺爺的時候,那要叫得有誠意,不能沒誠意的埃」梁國興好像已取得了勝利一樣,說話非常之拽。

「那你示範一遍,怎麼叫才有誠意。」王小兵以非常誠懇的口吻道。

「爺爺。」梁國興真情演繹道。

說出口之後,他忽地感覺不對,但已經遲了。

王小兵有意設個陷阱讓對方來鑽,想不到還真的成功了,於是立時哈哈笑道:「乖。」

聞言,馬艷、洪東妹等美人掩嘴而笑。

就連比較嚴肅的馬雲天與陳老爺子也是忍俊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知道上了王小兵的當,梁國興氣得臉面都紅了,渾身微顫,可見他頗為氣惱,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但一看便知非常不自然,氣得說話都不流暢了:「你,你……,王小兵,你,走著瞧1

「哈哈,我知道了,你剛才的叫喚非常好1王小兵讚揚道。

說時,他還不望瞥了一眼亭亭玉立在太子身邊的關之韻,見她俏臉浮著甜蜜的笑意,便知她也是聽了剛才梁國興說的那句「爺爺」而感到好笑。

說到鬥嘴,梁國興哪裡是王小兵的對手。

只交戰了幾句,他便差點被氣死了,他攥緊了雙拳,大有衝過去打王小兵的趨勢。

這一次,王小兵算是給己方挽回了一些面子,畢竟,先前被梁國興那咄咄逼人的話壓得喘不過氣來,使己方的人很沒面子。

張大雄忍不住道:「王小兵,別占這種小便宜,待會你被打到撲街,你就知道錯了。」

「誰被打到撲街,那還是個未知數。」王小兵針鋒相對道。

「哈哈,未知數?哈哈,笑死我了。見過不要臉的,但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梁國興似乎發現了新大陸,雖有幾分做作,但笑聲也確實是真的發出內心。

「王小兵,你現在謙虛一點,到時如果你敗了,他還會手下留情。你這麼拽,叫他怎麼給面子你啊?」張大雄背負著雙手,教訓道。

「我沒有要他手下留情啊,你們別自作多情。」王小兵冷笑道。

他說的也確實是有道理。

聞言,張大雄臉色鐵青,氣得也微微震顫。

「國興,你都聽到啦,人家是鐵打的漢子,不用你手下留情,你有什麼本事,儘管往他身上招呼就是了,往死里打就對了1張大雄臉龐像是成精的西瓜,一會青,一會紅。

「會長,我明白了1梁國興大聲應道。

馬雲天與陳老爺子倒是覺得張大雄之前的勸告有點道理,但聽王小兵說得那麼錚錚鐵骨,也覺得他真是條漢子。

至此,練武廳里氣氛已頗為緊張。

「誒,大家是朋友,別為了這點小事鬧翻了臉。」太子以和事佬的身份說道。

「太子,你都聽到的啦,我給足面子他了,這是一番好意,但他卻是拽得要死,那就不用再給面子了。」張大雄依然還憤怒不已。

「兵少,不如就向張會長道個歉吧。」太子勸道。

「太子,不是我說話拽,是他們太過欺負人了。我不需要他們的假情假意。」王小兵堅定道。

「咳咳,你這像什麼話?」病大夫冷冷的目光罩定了王小兵,道:「咳咳,太子這麼看得起你,你敢這樣說話?還不快向太子認錯!咳咳。」

「病大夫,我跟你的約戰好像還沒到吧。」王小兵反問一句。

他聽對方的口氣,應該又是要來教訓自己的意思,於是,便先說了出來,使病大夫無話可說。

「咳咳,跟你約戰那是一回事,咳咳,你對太子不敬,那又是另一回事。咳咳,我現在跟你說的就是你對太子不敬的事,咳咳,你還不認錯?咳咳。」如果不知底細的,還以為病大夫是個快要死的肺癆鬼。

「病大夫,退下。」太子揮了揮手道。

病大夫雖是住了嘴,但還是不停地「咳」著,好像是有意要違抗一下太子的意思。

「兵少,不要見怪,他們都是粗人,說話沒大沒小,以他們的身份,敢這樣對你說話,那是大不敬,你說吧,要怎麼懲罰他?」太子煞有介事道。

王小兵知道他是在做戲。

於是,連忙笑道:「太子,言重了,病大夫有足夠的資格來教訓我。」

「唉呀,兵少,你這樣說,病大夫都要羞慚而死了。」說著,轉過頭,對病大夫說道:「兵少已不跟你計較了,錯你運氣好,以後別惹兵少不高興。」

「咳咳,遵命。」病大夫恭敬道。

眾人都知道病大夫身手頗強,但見他對太子那麼畏懼,便知太子肯定有兩把刷子,不然不可能震得住他。

只是,眾人也不知太子的能耐在哪方面。至少是沒什麼人知道太子到底會不會武功,因為沒人見過他出手,他平時根本不用自己出手,有四大金剛動手就綽綽有餘了。

此時,又有不少人湧進了跆拳道協會。

來的正是黃勇進等人。

他們也是聽說王小兵今天要挑戰梁國興,所以趕來給他助威的。

當黃勇進等人見到太子在這裡的時候,都頗為驚訝,是以,也不敢喧嘩,只是平靜地走過來,站在王小兵一邊。

至此,練武廳里已有一百多人了。

太子掃視一眼,以主人的身份,道:「我們剛才說了要下彩頭的,現在開始吧,誰做莊家呢?」

「太子,在這裡除了你能做莊家之外,還有誰有這個能力呢?你像太陽一般存在,我們都是小星星。」張大雄溜須拍馬道。

「張會長,你這樣說就羞死我了。」太子謙虛道。

「太子,以你的身份地位,確實像太陽一般有威力,莊家還是你老來做最合適。」張大雄的大弟子方為山也附和道。

「你們千萬別這樣說,在這裡,像馬師傅與老爺子,那都是響噹噹的人物,比我有能耐多了,我跟他們比起來,簡直是不值一提。」太子假惺惺道:「老子爺,你做莊吧。」

「太子,張會長說得對,莊家非你莫屬。」陳老爺子將煙絲塞進煙斗,道。

在場的,都知道太子在演戲。

太子謙讓了一番,道:「既然承大家看得起,那我就做莊了。押注吧,上不封頂。」

「那我第一個下注,我買國興贏,小小意思一下,五百塊吧。馬師父,這是個贏錢的機會,你也來五百吧。」張大雄哄聲道。

他這番話,表面好像是客氣話,實質是挺損人的。

因為在他看來,梁國興打敗王小兵,那是十拿九穩的。這樣一來,他叫馬雲天來贏錢,就相當於叫馬雲天押梁國興。

問題就在於馬雲天是詠春拳武館的拳師,而梁國興是跆拳道協會的成員,如果馬雲天押注在梁國興身上,那就表明對王小兵沒有信心,間接侮辱了詠春拳武館。

這一點弦外之音,馬雲天還是聽出來了。

他也感覺王小兵輸的機會非常之大,但他被王小兵的勇氣折服。

是以,他已做好了被侮辱的心理準備,不論怎麼說,他都會將注押在王小兵身上,笑道:「那好吧,我也押五百。」

「那就對了,跟我一樣吧,押國興,包你贏錢1張大雄揮著大手,頗有氣勢道。

「不,我押王小兵。」馬雲天正色道。

「哈哈,馬師傅,那你這五百塊可能要打水漂了。」張大雄還不忘嘲笑一句。

「張會長,誰的五百塊打水漂,那還是個未知數,可能你的五百塊打水漂,那也是非常有可能的。」王小兵和氣道。

「哼哼……」張大雄冷哼著。

於是,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都將注押在梁國興的身上。

而詠春拳武館的學員則將注押在王小兵身上,洪東妹等美人自然也將注押在他的身上。

還有黃勇進等人也支持王小兵,三四百塊,少的也有幾十塊,他們也聽人說過王小兵取勝的機會不大,但照樣還是買他贏。

等眾人押完了注,太子笑道:「這樣吧,我跟兵少是好朋友,對於將注押在兵少身上的,如果兵少贏了,那我就給五倍的錢。大家千萬別誤會,我說了跟兵少是好朋友,才會願意賠這麼多的。」

聞言,只要是正常的人,都知道太子表態了,那就是他不看好王小兵。

不過,人生如戲,王小兵也佯裝聽不出來,笑道:「太子,你這樣看得起我,真的非常感謝你。」

「誒,我跟你是好朋友,別說這樣的話,你能贏,我也高興。你的兄弟朋友們都支持你,我也應該支持你,所以,只要你贏了,那他們就可賺多幾倍的錢。」太子說得好像他真是支持王小兵一般。

在場的美人們對太子的做法頗為不屑。

就連關之韻都看不下去,俏臉掠過一抹慍色,但她終究幫不上什麼忙,在太子身邊又沒有地位,只好緘默不語。

「估計大家都已迫不急待想知道結果了,兵少,國興,看你們的了,這麼多人將注押在你們的身上,可不要辜負了大家的期望,將你們的實力拿出來吧。」太子示意大家退後,騰出空間,讓王小兵與梁國興進行切磋。

隨即,一百多人都退向四壁。

間留出了一大塊空地,直徑至少有五米左右。

王小兵與梁國興兩人站在場,相距不足三米,彼此對視著,想從對方的眼神看出破綻。

不過,不消十秒鐘,梁國興便要垂下視線。

因為他感覺到王小兵的目光非常有力量,像是鋒利的刀子一般投射過來。

起先,還能與之對視,過了一會,便感覺眼睛有點痛,是以,不得不移開視線,不敢再與他拚眼力了。

練武廳里雖聚集了上百人,可是卻頗為安靜,落針可聞。

除了外面大街偶爾傳來的車聲之外,還有就是能聽到不少人的呼吸聲,看來,有人比較興奮,可能是因為押了注,在緊張地等待結果。

張大雄作為裁判,走上來,朗聲道:「我說一下規矩。這是一次切磋,因為拳頭無眼,只要動手,那就有可能受傷,如果哪一方受傷了,那就算輸了。否則,就要一直決出勝負為止,沒有時間限制。還有一點,不準用武器。好了,開始吧。」

說完,張大雄退出了圈外。

馬雲天等人比較緊張,畢竟,他們覺得王小兵的勝算不大。

與之相反的是,跆拳道協會的人則都是一副輕鬆的樣子,因為他們覺得梁國興是必勝的。

上百人的眼睛都盯著場的王小兵與梁國興。

而兩人卻是凝立不動。

此時,王小兵拱了拱手道:「請。」

「哼,就讓你先攻吧。算是我給你一點面子。」梁國興雙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不將王小兵看在眼內的樣子。

「好。」王小兵笑道。

隨即,他以悠閑的步伐向梁國興走了過去。

觀戰的人看到王小兵這種步伐,就感覺他真的是沒什麼能耐了,因為一個身手好的人,在比斗之,那步伐絕對是輕盈之極的。

而王小兵就像平時走路一樣,還略顯笨重感。

從這一點,梁國興便看到了希望,覺得自己取勝將是囊探物一般簡單,是以,嘴角掛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馬艷見王小兵這麼兒戲對待這場切磋,也替他感到擔憂,怕他被梁國興打傷,那她會心痛的,畢竟她是喜歡他的,把他看成自己心儀的人了。

而馬雲天是行家,見王小兵這種粗笨的步伐,幾乎絕望了,不忍再看。

只有洪東妹覺得王小兵那樣做是別出心裁的。

其實,王小兵確實是有意隨便向梁國興走過去的,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他要麻痹對方。

一旦對方輕敵大意,那自己就可花最少的力氣將之打倒,這樣省下的力氣就可用來對付程萬里了。

梁國興是這麼想的,只要王小兵走到了面前,就來一個飛踢。

以他的腳力,如果踢王小兵,那差不多就可一招分勝負了,他的腦海已幻想出自己取勝之後聽到眾人雷鳴般的掌聲。

至此,梁國興已輕敵了。

王小兵比梁國興有優勢的就是敏捷度與爆發力了。

有了這兩樣,他就可走到梁國興面前,再隨機應變,將對方放倒,如果運氣好一點,估計三兩招內就能結束切磋。

果然,當王小兵距離梁國興只有一米左右的時候,梁國興低喝一聲,掃出右腳,剎那間,一陣勁風帶動衣服獵獵作響。他踢的正是王小兵的肋部。

如果被踢了,王小兵肋骨可能都會斷。

在場外觀戰的人,特別是馬艷等美人都替王小兵捏了一把汗。

因為在那麼近的距離內,想要躲開梁國興橫掃過來那一腳,基本不可能做到。所以美人們才感到擔憂。

洪東妹的一顆芳心也怦怦直跳。

她雖感覺王小兵不會那麼容易被打倒,可是,她還是擔心。

當見到梁國興抬腿掃出去,眼看就要掃王小兵的肋部時,她呼氣也屏息住了,睜大了杏眼,恨不得上前去幫忙。

馬雲天見到王小兵處於險境之,不忍看到他被打趴,於是移開了目光。

而其他行家,像四大金剛,張大雄等人也感覺梁國興這一腳非得踢斷王小兵的肋骨不可,如果真的成為事實,那切磋勝負就分出來了。

是以,他們全都露出了微笑。

可是,想象跟事實是有差距的,就當梁國興的右腿要掃王小兵的肋部時,卻見王小兵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後仰了下去。

其實,這是王小兵有意做出的動作,目的是要迷惑眾人,因為下一場他還要跟程萬里切磋,過早被人看出實力,那是非常被動的,是以,只好險求勝了。

此時,他的敏捷度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當他身體仰下去之後,梁國興的右腿才從他上面掃過去,勁風颳得他臉面微痛。

隨即,王小兵以雙掌撐著地面,雙腳踹向梁國興的左腿,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一踹,可想力道之大,加上是踹向對方的小腿。

只聽到「嚓」一聲,梁國興的左腿便被踹斷了。

「唉喲1

梁國興慘叫一聲,倒跌下去,臉色慘白。

剎那間,觀戰的眾人都呆住了。他們千想萬想,也想不到結果會這樣的。明明是王小兵處於劣勢,但因為他行了狗屎動,無意摔了一跤,反而踹斷了梁國興的左小腿。

這真是一樁奇事。

跆拳道協會的成員連忙過去抬起梁國興,奔向醫院了。

張大雄的臉面想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陰森森的,如果是晚上遇到他,還以為是魔鬼呢。

他感到憤怒的是,王小兵居然憑藉運氣取勝了!

王小兵贏的動作的確不是很優雅,但確實是贏了,切磋之前,沒有說過不準人摔跤的。是以,他的勝利是合乎規矩的。

本來,洪東妹以為王小兵要輸了,如今見他贏了,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聳動的頻率也加快了,俏臉浮上了喜悅的笑意。

至此,詠春拳武館一方的人臉龐都露出了輕鬆的神色。

而跆拳道協會一方的人則是黯然失色。

想到這次的押注居然押了,而且還能拿五倍的錢,黃勇進等人也是頗為高興。

「兵少,我都說你會贏的啦,果然不出我所料,利害!看來,我還是挺有眼光的。」太子走上來,比了個大拇指,贊道。

「太子別誇我,我也不知怎麼就取勝了,確實是碰巧踹了他的小腿,如果不是摔了一跤,那我肯定要被打斷肋骨了。所以勝之不武埃」王小兵連連擺手道。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未滿),245954872未滿),121434529未滿),119301706未滿),105915253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18045千人大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53657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273787761五百人群,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314464346經常滿人,請加其他群,歡迎女生進,裡面斯些),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