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35章師姐的幫腔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6日 23:41 [字數] 85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花閨女都有一個特徵,她們對於愛情始終有些羞澀,不能像半老徐娘看得那麼開。

而且,黃花閨女喜歡另一半要只愛自己,不能愛別的女人。

對於性`愛的事情,黃花閨女很謹慎的。

畢竟,人生的第一次,那是值得紀念的,既然是有回憶價值的,那就要好好對待。

當黃花閨女有了這種思想之後,想要得到黃花閨女的第一次,那必然是不容易的,不但要是她喜歡的人,還要瓦解她的矜持,才有可能同床共枕。

而想要瓦解黃花閨女的矜持,最好的辦法就是挑逗她。

只有把她的欲`火撩撥起來了,那就可使她的理智變弱,一旦理智變弱,那矜持沒了依靠,自然也就瓦解了,只剩下欲`火橫行,使她願意接受做快活體育運動。

王小兵經過與不少黃花閨女打交道,總結出了這一套非常有效的經驗,如果有可能,他準備把這些經驗寫成一本書,與廣大男同胞一起分享。

如今,他摟著馬艷,便想挑逗她。

但有正經事要做,於是,只得先捺下心頭的欲`火,等打了電話再說。

而馬艷身子有點軟了,依在他的寬闊的胸懷裡,下面感受著他雄赳赳氣昂昂老二那灼人的激情溫度。

不過,她是黃花閨女,自然在乎別人的看法。

因為她與王小兵還不是真正的情侶,是以,如果被熟人看到了兩人摟摟抱抱的,那多半會很害羞的。

是故,她一雙妙目不時地掃視兩邊,看走廊會不會有人經過。如果沒人經過,那就繼續讓他摟著自己,否則,便掙扎開去,站到一邊。

男人的欲`火來了,如果不降降火,那真的很難熬。

現在,王小兵就已處於乾柴烈火的狀態了,欲`火已達到了頗高的水平,小弟弟不停地低鳴輕嘯著,主動請纓要到她的胯下與她的小妹妹作最友好的交流。

於是,他在等著電話接通之際,便輕輕地撅動屁股。

這樣一來,小弟弟便在她兩腿`之間作前後來回的運動,雖是隔著褲子,但也一樣能摩擦出火花。

「矮,你別戳我矮,快停下來」她的私`處被他雄壯的老二磨得酥癢起來,嬌軀輕顫著,連連打激靈。

「師姐,我沒有戳你埃」他咬著她的耳朵,呼吸粗重道。

「嗯,還說沒有呢,明明不停地撅屁股來戳人家,嗯,快停下來嘛」她晃著美`臀,以撒嬌的口吻道。

但她的身子越是晃動,便越是與他作互動。

「師姐,我那裡有點癢,想借你的大腿來摩擦一下。」他繼續聳動老二,興奮道。

「嗯,別嘛,你那裡癢,你不會伸手去搔癢嗎,幹嘛要來磨人家呢,嗯,你快停下來」她俏臉的紅暈越來越濃了。

此時,他打給張惠蘭的電話接通了。

於是,連忙「噓」了一聲,示意馬艷別出聲,然後道:「喂,請問是蘭姐嗎?」。

「是,你是小兵嗎?咯咯,找我有事嗎?」。張惠蘭的聲音頗為興奮,她對王小兵的不世出老二非常滿意。

「蘭姐,現在有工商局的人在詠春拳武館檢查,好像有意在刁難,你能幫忙說一下嗎?」。事情比較急,王小兵也不轉彎抹角,直言道。

「可以,那你怎麼謝我啊?」張惠蘭嬌聲道。

「呵呵,到時會送一份大禮給你的。工商局的人正在詠春拳武館里,快點幫我通融通融吧,我等你的好消息。」王小兵催促道。

「好吧,你可要記得謝我哦。」張惠蘭軟語道。

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又立刻用大哥大傳呼林帶喜的呼機,畢竟他跟她的姨丈並不熟稔,需要她跟她姨丈求情,那會好些。

在等待林帶喜復機之際,他還是繼續輕聳著老二,不停地在馬艷的兩腿`之間摩擦著,使她連連打激靈,由於他剛才在打電話,她一直咬著紅潤的下唇,忍著不哼出「啊氨的春音。

等到他打完電話,她鼻翼便自然地哼出「嗯嗯」的春音了。

而且,在短短的三兩分鐘內,她胯下的神秘山洞便溢出了泉水,潤濕了她的內褲與運動褲,最後滲進了他的褲襠里。

起先,他還道是自己的老二出汗了。

後來,發現濕感頗重,於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襠部,發現她那裡濕了。

女人的泉水要是出來,那必然有性趣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可以從她那半醉的眼神與入迷的神情看出,只要不停地挑逗她,應該能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師姐,你下面濕了。」他在她邊耳輕語道。

「嗯,都是你來磨人家,人家下面才會濕的。你壞死了」她只是晃著美`臀,但卻沒有要掙扎開去的意思。

「師姐,我們到車上去坐一坐吧。我想跟你聊聊天,好嗎?」。他體內的欲`火也快要升到頂點了,渾身熱烘烘的,欲血正在快速地循環流動。

「嗯,不,你跟那位蘭姐很熟嗎?」。她微微吃醋道。

剛才,他講電話的時候,她的耳朵也在旁邊,也聽到了電話的內容,作為女人,她擁有敏銳的嗅覺,從張惠蘭那甜膩的聲音里,她嗅出了頗濃的曖昧。

「算比較熟吧。她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姐姐,她丈夫是工商局的局長。」他忍不住將左手往上移。

剎那間,他的左手便觸碰到她充滿了彈性的左雪山。

「矮,別摸我奶`子」她嬌呼道。

「師姐,我不是有意的,請見諒。」他的左手被她的玉手握住了,只好訕訕道。

就在兩人卿卿我我了一分鐘之後,林帶喜復機了,電話接通之後,她的聲音明顯很興奮,道:「小兵!你的那種藥丸真的很有效,我吃了之後,身手比以前要敏捷了。你現在在哪裡啊,過來幫我煉化『俠侶丸』吧。」

「喜姐,我現在在縣城。」他如是道。

「哦,你在縣城幹什麼呢?泡妞嗎?」。林帶喜溫柔的話音之中略帶爹聲。

「哈哈,喜姐,你開玩笑了。我晚上或者明天幫你煉化『俠侶丸』吧。現在有事想請你幫忙,好嗎?」。他腦海里浮現林帶喜那曲線玲瓏的身子,舔了短嘴唇,道。

「行,你說吧。」林帶喜爽快道。

她都是他的人了,他有困難,她肯定會答應幫忙的。

於是,王小兵直言道:「我師父的詠春拳武館有點麻煩,好像有教委的人來這裡檢查,你能不能找你姨丈,幫我通融一下?」

「我不知能不能幫上忙,試試看吧。」她同意道。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說完,他掛了電話,將大哥大挎在腰際之後,便雙手摟著馬艷。

他準備好好地聳動老二,撩撥起她的欲`火,使她情`欲高漲,到時就可抱她上車,扒掉她的衣服,騎在她嬌嫩的身子上,與她一起尋找快活的源泉。

不過,好事多磨。

此時,有一位掃地的阿姨出現在走廊上,馬艷頗為嬌羞,不想被別人見到自己被他摟著,於是連忙掙扎開了。

王小兵真想過去叫那位掃地阿姨快點離開,但被這樣打斷了一下,再難營造出剛才那種黏人的情`欲了,只有行雲流水般的愛撫,才最有機會一氣呵成,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馬艷背對著牆壁,幽幽地瞥了他一眼,玉`唇含笑道:「誒,那位喜姐又是誰呢?」

「是我的一位好朋友。」他笑道。

「你到底有多少位姐姐呢?」馬艷也聽出林帶喜的話語頗為曖昧。

「姐姐有好多個,師姐只有一個。師姐,不如我們到車上去聊吧,好嗎?」。他朝她走過去。

兩人相距兩步而已。

她的妙目掃視一眼他的褲襠,嬌羞道:「嗯,你怎麼老是在想那事呢」

聞言,他才記起自己褲襠的「小帳篷」十分壯觀,於是連忙將雙掌放在了褲襠前面,想遮掩一下。

不過,依然難以掩藏「小帳篷」高聳的景觀。

於是,只得訕訕道:「師姐,我在想有可能擺平這次檢查。從一開始,我就是這麼想的。」

「咯咯,我說的不是這件事呢,你看看你的褲襠吧,怪嚇人的呢,居然那麼大,真是想不到,誰看了都會吃一驚。」她露齒嬌笑著。

他本來是想岔開話題的。

可是,她領悟不到他的意思,還繼續說他的「小帳篷」。

是以,他更加尷尬了,撓了撓後腦勺,咧嘴笑道:「這是自然現象啊,不是我有意的,師姐,你誤會了。」

「咯咯,還騙人呢,早就知道你的壞主意了」她以智慧者的口吻歡笑道。

「師姐,我們到車上聊聊吧。」他要抱她。

「咯咯,我才不呢,你哪裡是想聊天,還不是想著那事」她身影一閃,掠到另一邊去了。

他站在她原來站的地方,也不追她,微笑著欣賞她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子。

「師姐,我其實很單純的。」他呵呵笑道。

「咯咯,你還單純呢,我才不信呢,你一見到人家,就想那事了,哪裡單純呢」她伸出右手的食指,輕輕地刮著臉,羞他,嬌聲道。

「沒有啦,你多心了。」他雙掌還是放在褲襠那裡。

「咯咯,你自己最清楚了,褲襠都那樣了,還想隱瞞呢」她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其實,縱使沒有瞧見他褲襠的「小帳篷」,單是看他那灼灼生光的眼睛,也能從中感受到濃濃的情`欲。

是以,他怎麼辯解都是無效的。

「誒,你剛才跟那位喜姐說的『俠侶丸』是什麼東西?」她好奇道。

因為她聽林帶喜說吃了「俠侶丸」之後,身手變敏捷了,所以,她非常感興趣,想了解一下。

「呃,沒什麼。」他含糊道。

「誒,又口口聲聲說喜歡人家,看看你,問你一點事,你就遮遮掩掩的了。」她微撅著紅唇,不悅道。

「師姐,那是一種藥丸,吃了可以使人的反應更快一些。」他本不想告訴她的,但她已聽到了,只好告訴她,但有所保留。

「這麼好的藥丸,那也給一顆我吃吧。」她眨著美眸,懇求道。

「呃,要配製起來,那並不容易啊,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他還在考慮要不要給她服食。

畢竟,「強身丹」非常特別,她本身就是個練武者,給她服食,那是合適的,問題就在於她能不能保守這個秘密。要是到處宣揚,輕則會給自己帶來一定的麻煩,重則可能招致滅頂之災。

他對她比較了解。

馬艷是個心直口快的黃花閨女。

也正由於這一點,她極有可能難以藏住秘密,在高興的時候,或者一不小心就把「強贍秘密泄露出去了。

像「美容丸」都會引起人的眼紅,那「強身丹」就更不用說了。

為了自己的安全,王小兵不得不多想一想。

見他思索的樣子,馬艷的紅唇撅得更高了,幽幽道:「哼,原來你對那位喜姐還好過我呢」

「師姐,不是這個意思。你先聽我說。這種『俠侶丸』確實是很難配製的。這個不騙你的。我可以配製給你。但需要煉化才能吸收這種藥丸的藥力,我到時會幫你煉化,只是要求你做到一點。」他正色道。

見他神色比較鄭重,她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不是吃下去就行了,還需要煉化嗎?用什麼煉化呢?」她不解道。

「它跟美容丸不同,『俠侶丸』如果不煉化,那人體就吸收不了它的藥力。我家有一種祖傳的奇功,需要有九竅的人才能學會,我的家族裡,只我學會了。到時我可以幫你煉化它,讓你吸收。」他解釋道。

「我越聽越不明白了。」她確實有如墜五里霧的感覺。

「到時我配製出來給你服食,你就會清楚的了。」他走了過去,又輕輕地拍了拍她的美`臀,笑道。

「嗯,你又摸人家的臀」她努著紅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

但見到她唇邊泛起的迷人笑意,他便知道她是假裝生氣了,而她心裡是頗為喜悅的。

「師姐,因為『俠侶丸』能使人的身手更為敏捷,而且會使人的內力變大,所以,我一般不會給人服食的,當然,你是我的另一半,肯定要給你服食的。」他溜須拍馬了一句。

「哼,要是人家不問你,你還不給人家吃呢」她反駁道。

「師姐,你真的誤會我了。」他鎮定道。

「我怎麼誤會你了呢?你都給那位喜姐吃了,但沒給我吃,這不正說明你不在乎我嗎?」。她神色微黯道。

「聽我說,當時,喜姐有一點內傷,需要服食那種『俠侶丸』,於是,我便先配製給她。而我一直沒有跟你說有這種藥丸,那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其實,再花幾天,就可以配製出來了。」他圓謊的能力頗強。

聞言,她也覺得有道理。

「那你這幾天內要記得拿給我吃哦」她俏臉含笑道。

「沒問題,誰叫你是我的女朋友呢,如果不給你吃,那上帝也會對我有意見。」他邊說邊踏前一步,倏地從正面摟住了她。

「咯咯,人家還沒答應做你女朋友呢」她嬌羞道。

他褲襠「小帳篷」正戳在她的小腹處,一下子便滑進了她兩腿`之間,又在那裡聳動起來。

「矮矮,你戳人家嘛,你壞死了,一抱住人家就開始戳人家」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結實的胸膛。

「師姐,我沒有戳你埃」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愛撫起來。

「矮,別摸,又戳人家,又摸人家,你快停下來,要不,我生氣了。」她輕扭著柳腰,在他寬闊的懷裡晃動著。

「師姐,你好美。」說著,他把嘴湊了過去。

她嬌羞地移了一下腦袋,但只是做個樣子而已,最終還是由他吻著自己的紅唇。

前不久,他曾攻克過她的檀口,如今是舊地重遊,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發出「嘬嘬」的聲響,教人聞聽了性趣大增。

他一邊聳動老二,一邊愛撫她的美`臀,還祭出「柔舌功」來侍弄她。

在三種功夫的作用之下,她身子越來越軟了。

兩人激吻了十數分鐘。

如果不是聽到有紛沓的腳步聲,馬艷還不會停下來。

剛才,出現一個掃地阿姨,便令她感到害羞了,如今,聽那雜亂的腳步聲,粗略判斷一下,也能猜測出至少有五六個人。

是以,她連忙從他懷裡掙扎開去了。

王小兵舔了舔嘴唇,回味無窮道:「師姐,你的口水好甜。」

「嗯,別說,有人來了」她俏臉洋溢著幸福的神色,皺了皺嬌俏的鼻翼,含笑道。

說話間,一撥人便從武館里出來了。

王小兵定睛一瞧,正是政府人員,估計有十多人,他暗忖張惠蘭與林帶喜可能幫上忙了。

見到來檢查的人走了,馬艷也不知事情是解決了還是糟糕了,輕聲問王小兵:「小兵,你剛才打電話找人幫忙,有效果嗎?」。

「這個難說,我們進去看看吧。」他建議道。

她同意了。

兩人快步走了進去。

這次,當王小兵走進武館里時,馬雲天便見到了他。

「師父,發生了什麼事?」王小兵從馬雲天那平靜的臉色可以猜測出事情並不壞。

「沒什麼事,政府部門聯合來檢查,開始他們老是說我這個證不合格,那個證不合格,要封武館。後來,他們接了幾個電話,就走了。估計他們是拿我沒辦法,所以不敢亂來。」馬雲天將功勞歸於自己,頗有三分洋洋自得的意思。

「那是好事。」王小兵附和道。

他是不想爭功。

不過,馬艷喜悅道:「爸,你想錯了。剛才,小兵打了幾個電話給他的朋友們,叫他們幫忙。他的朋友有人是工商局的局長,有人是教委主任,之後,我們就沒事了。沒有小兵幫忙,他們哪裡會輕易走呢。」

聞言,馬雲天半信半疑地打量王小兵。

「爸,是真的。我聽到小兵打電話了。我跟他在一起。」馬艷證明道。

至此,馬雲天不相信也得相信了,走過來,輕輕地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感激道:「小兵,我欠了你的大人情1

「師父,言重了。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是詠春拳武館的一分子,武館有困難,我就要義不容辭地站出來,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幫助。」王小兵慷慨激昂道。

「好!不愧是我的好弟子1馬雲天萬分高興道。

馬艷自然也喜之不荊

說話是一門藝術,說得好,那可以使人生平添三分色彩。

王小兵說那番話,還有另一層意思,那就是先埋下伏筆,待會跟馬雲天談事情,那就會容易些。

隨後,馬雲天便請王小兵到家裡喝兩杯。

不久,王小兵便坐在了馬雲天的客廳里,一邊聊天,一邊品嘗紅酒。

「小兵,你快放寒假了吧?到時來這裡,我將畢生的功夫都傳給你。」馬雲天準備把衣缽傳給王小兵了。

「好。」王小兵興奮道。

「近來,太子的人有沒有找你麻煩?」馬雲天問道。

「可能沒有。但我發現有人進我的村子里收古董,估計是太子的人。」說起太子這個強手,王小兵神色凝重三分。

畢竟,他現在與太子沒法相比。

自己很容易被太子幹掉。在這種實力懸殊的情況之下,不論是誰,都會亞歷山大。

「那你要特別小心。照你這樣說,那確實有可能是太子的人。絕對不能讓太子得到碎雪,不然,我想他會弄出更大的災禍來的。」馬雲天叮囑道。

「我一定會全力保住碎雪。」王小兵堅定道。

「是了,那天晚上聽說你被警察帶走了,怎麼回事?」馬雲天忽然想起來,問道。

「有人誣告我,說我販毒,其實後來證明我是清白的,所以沒事了。」王小兵不好意思把實情說出來,只好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如果要說真相,那又必然會說到柏秀瓊。

柏秀瓊的處境頗為危險,他不想將她說出來,也是替她的安全著想。

「小兵,販毒這種事,你千萬不要做。賺這種缺德的錢,不是男子漢的行為。你要謹守底線。」馬雲天語重心長教誨道。

「我可以向師父與師姐發誓,我一生不會近毒品。」王小兵瞥了一眼旁邊的馬艷,保證道。

馬艷的妙目瞟了他一眼,見他正看過來,連忙垂下了視線,唇邊卻浮上了濃濃的笑意,平添三分迷人之處。

馬雲天是過來人,早已看出這一對年輕人有意思了。

不過,他在太子的生日派對上見過王小兵與洪東妹在一起,也不知兩人是不是情侶關係,於是輕咳了一聲,道:「小兵,你們高中生,好像不準談戀愛的,是不是?」

「哈?哦,沒有,現在的學校很包容的。」王小兵怔了怔,道。

他聽明白了馬雲天的弦外之音。

是以,連忙把正確的觀念道了出來,不然,他估計馬雲天待會會說:好好學習,別想著談戀愛。

馬雲天微微點頭。

而馬艷聽爸爸那樣問王小兵,心裡有點彆扭,道:「爸,他又還沒有結婚,肯定要談戀愛的啦。」

她明顯是幫著王小兵,畢竟,她喜歡上他了,但只是由於心底的那份特別的黃花閨女矜持,使她將對他的愛意遮掩起來而已。

「這個當然。」馬雲天苦笑道。

其實,馬雲天對王小兵的印象也頗好,只是想到他還是個高中生,覺得再等三四年會更好。

不過,見到女兒護著他,便知女兒是愛上他了。作為父親,馬雲天只能幫女兒把把關,將那些不適合她的人攔祝而適合她的人,就讓兩人交往。

馬雲天是同意女兒與王小兵交往的。

聽到馬艷幫自己說話,王小兵心裡暗喜。從馬艷的言行舉止來看,他知道她對自己的情意已很濃了。

有了這一點基礎,只要在日後再加把勁,好好地關懷她,呵護她,適時地挑逗她,那就極有可能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一起鍛煉身體。

但如今,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但他一下子又沒有找到切入口,沒法說到正題上,只好拐彎抹角道:「師父,這次的事會不會有可能是太子搞的?」

聞言,馬雲天微愣,沉思了一會,點頭道:「你說的非常有道理。我想確實有可能。太子是想向我施壓,要我交出碎雪。他是開始對我動手了。」

說著,馬雲天的臉色頗為凝重。

畢竟太子的勢力太大了,一旦想要動某個人,那幾乎是不用吹灰之力,便能將人剷除掉。

在這種嚴峻的局勢之下,不論是誰,只要被太子視為敵人,那自然都是很危險的。馬雲天想到了死。這並非他胡思亂想。以太子的實力,確實可以輕易使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師父,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王小兵感覺機會來了,連忙道。

「誒,就是我跟你的力量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埃在華龍縣裡,他快要隻手遮天了。他既然想動我,那就由他動好了,我不怕他。」馬雲天一仰脖子,將小半杯紅酒喝了下去。

他是個習武之人,自有過人的強硬心理素質。

但在太子的強壓之下,他也感到彷徨,因為真的沒有辦法可想。論人數又不夠太子多,論錢財又沒他多,論人脈關係又及不上他。

如此一來,還有什麼勝算呢?

暗殺可行嗎?

太子生日派對時發生的女刺客事件,馬雲天也見到了。他覺得刺殺也行不通,畢竟太子手下的四大金剛太強了。

何況,太子會不會功夫,這還是個未知數。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