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31章車廂里的春色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5日 00:41 [字數] 85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關鍵王小兵說只有他與她兩人在這裡,是以,關之韻便接受給他摸一摸大腿。

她也不想自己的大腿留下疤痕,如果不是領教過他的「內功」的神奇,居然真的在短短二十分鐘左右,便治療好了瘀傷,她是不會相信他後面的話的。

只因他說的話是半真半假的,是以,她沒法判斷。

要是不讓他摸,日後自己的大腿真的留下了疤痕,那倒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因此,寧願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她無法確定他說的是謊言,那就只好接受他的建議了。

得到了她的允許,他便正大光明地伸手在滑膩的大腿上愛撫著。

「矮,你的內功還摸我那裡矮」她的注意力倒大部分放在胯下的神秘山洞裡了,因為那裡更為酥癢。

是以,當他愛撫她誘人的大腿時,她反而不在乎了。

其實,這正是他的調虎離山之計。

只有引開了她的注意力,才可以肆意地撫摸她的大腿,感覺她滾圓大腿的溫潤與膩人的彈性。

「韻姐,因為我要收回內功,所以又要經過你那裡,別慌,它只是路過而已,沒有什麼的,很快就會過去的。」他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用心地愛撫著她神秘山洞的內部。

每被他的中級三昧真火撫摸一下,她的神秘山洞便溢出一波泉水。

如今,她已把長褲褪到了大腿處,只有蕾絲內衣遮住胯下的神秘山洞了,是以,當泉水滲出來的時候,很快便滴到了他的褲襠上,轉眼間,又沁到他的老二上面,滋潤著它。

這樣,他的小弟弟跟她的小妹妹已有一點交流了。

好半晌,她才醉眼秋波蕩漾地嬌聲問道:「你好像摸我大腿好久了,可以了嗎?」

「可以了,這次的治療非常成功,不會留下疤痕的。我也感到輕鬆了許多。」他盯著她薄薄的蕾絲黑色內衣,興奮道:「韻姐,你的內褲真好看埃」

「嗯,你壞,就是想看人家的內褲」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了一下他結實的胸膛,嬌嗔道。

「韻姐。」他親昵地輕呼一聲。

隨即,便忍不住伸手去扒她的蕾絲內衣。不過,她頗為機警地肉跳了一下,便用玉手握住了他的手。

「嗯,你壞,還想脫人家的內褲呢,哼,就知道你在想歪主意。」她努著紅潤的朱唇,一邊嬌嗔著,一邊用手去提褲子。

如果被她把褲子提上去了,那待會再要她脫下來就難了。

於是,他腦筋一轉,立時想到了對策,其實,說白了也很簡單,那就是轉移她的注意力,使她忘記提褲子的事。

只有這樣,今天才有機會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是以,他連忙笑道:「韻姐,你的唇好美,讓我吻一下好嗎?」

說著,他便把嘴湊了過去。不過,他猜測她會有些抵觸,因為她心中始終有著不少的顧忌,害怕太子知道。

果然,她偏開了頭。

「嗯,不嘛,人家要回家了」她咬著薄潤的紅唇,嬌聲道。

「韻姐,讓我吻一下嘛。滿足我這個最大的願望,好嗎?」他算是個採花老手了,知道在僵持不下的時候,那就要先從美人的檀口開始,只要攻克了她的檀口,那就可向下推進,極有可能攻陷她的三點。

但她終究頗為擔心被太子知道。

在這種驚恐的心態下,她也頗為矛盾,其實,她也想與他做一做快**育運動的。

可是,一旦與他結合了,而自己又還是太子的情人,只要被太子無意中獲悉了這件事,那就非常成問題了。

她不為自己的安危著想,也得為家人的安全著想。

與太子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她比較了解他,知道他是做得出那種兇殘的事情的。

是以,有這種種的擔憂,就削弱了她的情`欲,使她在想做快**育運動的時候,忽然心頭會冒出一句:要是他知道了,我會死嗎?

當然,她不會向王小兵明說。

只是當他要吻她的時候,她婉拒道:「不,我要回家」

他知道她也有性趣,也大約猜到她的顧忌是什麼,勸解是沒多大作用的,因為太子對她的影響不是三言兩語能消除的。

唯有挑逗她,使她的欲`火繼續上升,那才可壓制她的顧忌。

於是,他便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繼續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內部非常溫柔地愛撫著。

「矮,別摸嘛,人家下面好酥癢矮,嗯,停嘛」她輕扭著腰肢,晃著美`臀,磨著他雄壯挺拔的老二,軟語道。

「韻姐,我不是故意的。」他辯解道。

「矮,那你快點將內功收回去矮」她在晃著豐`臀的時候,又感受到他老二那股灼人的激情溫度,更加情迷意亂了。

「我這就收回去。」說話間,他看準了機會,便把嘴湊了過去,趁她剛開檀口之際,一下子吻住了她的檀口,但她急忙閉著紅唇,不肯讓他的舌頭進來訪問。

「嗯嗯……」她輕輕地推著他。

但她本來就偎在他的胸懷裡,任憑怎麼推,也推不開他。

她能做的,就是緊抿著紅唇,鼻翼哼著連綿不絕的春音教人聞之比吃春`葯更為有效。

以往,他也試過美人這種抵觸的情況,但他有豐富的應對經驗,只要美人有意思,那再堅持一會,就可教美人張開檀口。

關之韻對他確實有意思。

就憑這一點,他就可斷定自己必然能進入她的檀口,進行友好的訪問。

是以,他鍥而不捨地吻著她的溫潤紅唇,以舌尖輕舔著她的上下唇,非常有誠意地暗示她張開檀口。

不過,她的顧忌使她堅持著閉關政策。

不知不覺間,三分鐘過去了,她還是緊閉著檀口,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得不採取迂迴曲折的辦法。

於是,控制著中級三昧真火更加溫柔地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愛撫著,當她「氨地嬌呼一聲時,他便立刻趁機將舌頭長驅直入,終於進入了她的檀口。

至此,她也沒有拒絕他了。

找到了她的香舌之後,他便將「柔舌功」的精髓施展出來,與之切磋起來。

起先,她還有點抵觸,只是被動地與他濕吻著,過了三兩分鐘,她享受到他「柔舌功」的奇妙之處,便漸漸地著迷了。

而且,她很快便也學會了「柔舌功」。

隨即,兩人便十分有滋有味地激吻著,彼此大口大口地吮`吸著對方的舌頭,發出清脆的「嘬嘬」春音。

車廂內春色陡增。

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被他的中級三昧真火愛撫得更為酥癢了。

但她也沒有辦法,如今又被她的「柔舌功」攻進了檀口,上下都被他侍弄著,她的身子越來越軟了。

不過,她一隻手還是提著蕾絲內衣。

由此可見,她心底的防範意識還是挺濃的,縱使是在欲`火焚身之際,也被顧忌震懾著。

他知道欲速則不達,只有按部就班,步步推進,才是上策,也只有這種穩紮穩打的推進方法,才最有成功的機率。

本來,他還想伸手去扒她的蕾絲內衣的。

想到可能會弄巧成拙,便放棄了,安下心來,以自己最擅長的推美人三點的方式進行。

如今,他已攻克了她的檀口,算是有了自己的根據地,從她享受的樣子來看,覺得自己侍弄她的水準,還是令她滿意的。

但這並不代表她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只有試探過才知道。

於是,他一邊與她濕吻,一邊祭出了「鐵爪功」。

但他的「鐵爪功」非常隱蔽,並不像平時那種大開大闔的登山壯舉,而是用左手五指去觸碰她胸前飽滿的左雪山。

他的左手本來是摟著她纖纖柳腰的,左掌就在她雙峰之下,不須怎麼大動作,只要將手指往上輕輕一點,便可觸碰到她胸前左雪山的山腳與山腰。

而這種溫柔的試探,也可將尷尬減至最低。

一旦她反應非常激烈,那也還可找個借口說是無意中觸碰到的。

當他左手五指像是彈鋼琴一樣點戳著她胸前堅挺而豐滿的左雪山山腳之處的時候,她果然有反應,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不過,她沒有再說什麼。

或者是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被他的中級三昧真火侍弄得特別舒服,使她沒空理其它事情。

於是,他繼續試探下去,這回,不是點戳,而是去輕輕地捏她的左雪山,但力度也比較小,留一條後路,不然,捏得重了,縱使說不是故意的,也難以圓謊。

當他剛捏了一下她那頗為彈性的左雪山時,她「氨一聲。

「小兵,你怎麼捏人家的奶`子呢?」她晃著嬌軀,表示抗議,還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

「韻姐,我不是有意的。我的左手只是放在那裡,可能是你的奶`子太飽滿了,你一動,你的奶`子就動,所以碰到了我的手。」他推理道。

「嗯,明明是你捏人家的奶`子」她嬌聲道。

他不再解釋,又重新吻住她的檀口。

經過了這番小小的試探,他可以確定她性趣也挺大的。

有了這個基礎,今天就頗有希望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了。只要再繼續挑逗她,使她體內的欲`火越來越高漲,那就可水到渠成了。

他要得到她,一則是喜歡她,二則是為了讓她幫自己刺探消息。

只有將她變成自己的人,那就相當於在太子的身邊安插了一個線眼,日後,只要她聽到什麼對自己不利的消息,就可提前告訴自己,使自己提前作出對策。

並不是他心裡十分願意讓她繼續留在太子的身邊。

其實,他現在還沒有實力去幫她離開太子,除非是跟她私奔,不然,只有保持著現狀,才是上策。

等自己有了足夠的實力,再將她從太子的身邊救過來。如果現在便貿貿然地要她跟自己而離開太子,那結果不想而知,估計自己會被太子派來的殺手幹掉。

一邊吻她,一邊用中級三昧真火侍弄她胯下的神秘山洞。

這是雙重的挑逗。

當看到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雙峰聳動的頻率越來越快之際,他可以猜測出來她的情`欲越來越高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覺得應該出手了,於是將右手伸進了她的上衣里,施展出「鐵爪功」,隔著奶`罩輕揉她的酥胸。

「矮,別摸我奶`子」她伸手來捂著胸部,膩聲道。

「韻姐,我家有一套特別的按摩方法,是專門給胸部按摩的,多給奶`子按摩,能使女人更加有魅力。」他興奮道。

「嗯,我不,你壞,想揉人家的奶`子,還要找這麼多借口呢,停下來嘛」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她結實的胸膛,佯裝微慍道。

「韻姐,讓我給你按摩一下吧。」他非常誠懇道。

「嗯,不嘛」她風情萬種道。

他知道她的性趣也頗高,於是,雙手將她的奶`罩往上一推。

豁啦一聲,便使她的奶`罩移到了雙峰的上面,不再罩著兩座飽滿的雪山了。他兩手握住她兩座發育非常之好的雪山,感受那股膩人的溫潤與撩人的彈性。

「矮,你壞,你怎麼推開了人家的奶`罩呢」她肉跳了一下。

隨即,她不是用手去捂著雙峰,而是自己撩起了上衣,想把奶`罩拉下去。這樣一來,倒是使他大喜。

本來,他還在想著要用什麼方法來掀起她的上衣呢,畢竟,雖推開了她的奶`罩,但她的上衣還遮住了她迷人的雙峰,使人看不清廬山真面目。

如今,她自己掀起了上衣!

那真是天賜良機。

當她把上衣掀到胸部的時候,他灼灼的目光便落在了她胸前兩座雪也似白的渾圓雙峰之上。

剎那間,他性趣大增。看著她兩座雪山上都有迷人的粉紅小蓓蕾,他忍不住立刻施展出「柔舌功」,開始了勇敢而快活的登山活動。

只見他腦袋往她的胸部一靠,便登上了她的左雪山,銜住了她左雪山山頂上那顆粉紅。

「矮,你別吻人家的奶`子嘛」情迷意亂之中,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拍他的腦袋。

「韻姐,讓我吻一下。」他在與她雪山上那顆粉紅切磋時還能說話。

「矮,不嘛,嗯,你壞」她也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則埋頭苦吻她的那顆粉紅。

車廂里又回蕩著那誘人的「嘬嘬」聲,教人聞之興奮不已。

「嗯,你怎麼能吻人家的奶`子呢,你太不禮貌了」她胯下的神秘山洞繼續溢出泉水,渾身酥軟道。

「韻姐,你的奶`子好棒。」他由衷道。

被他吻住了左雪山的那顆粉紅之後,她體內的欲`火又提升了一分。

女人都是那樣,當身子的某部分還沒被男人攻陷之前,都會作一番防衛的,一旦被攻克了,那就會享受起來。

關之韻此時便入迷了。

原先,她一雙小粉拳還是輕捶著他的腦袋的。

約莫半分鐘之後,她便用雙手摩挲他的黑髮,明顯是跟他互動起來了。這對於他來說,確實是一件好事。

不消五分鐘,他便將她的左雪山變成了自己的根據地,隨即,又馬不停蹄地攀登她的右雪山,同樣與山頂那顆粉紅切磋了數分鐘,才以舌頭為先鋒,開始勘探開發她的乳溝。

將她雙峰與乳溝變成自己的領地,他大約用了半個鐘頭。

她的雙峰與乳溝粘滿了他的口水。

在他吻她胸前兩座雪山的時候,她一直都是閉著美眸,一邊嬌哼,一邊回味的。

而他,則是在彼時趁機脫掉了上衣,當他開始脫她的上衣時,她才睜開美眸,見他上半身已**了,嬌聲道:「矮,你怎麼脫衣服了呢?」

「韻姐,我感到熱埃」他如是道。

與她激吻了一番,又勘探開發了她的雙峰,他早已渾身熱烘烘了。

「嗯,那你幹嘛脫人家的衣服呢?你壞」雖是這麼說,但她卻不阻止他,這就令人玩味了。

他則暗喜。

一邊繼續脫她的上衣,一邊解釋道:「我們脫了衣服來聊天吧。」

「嗯,我不,你壞,快穿上衣服嘛,我們回去吧,好嗎?」她整個人像是喝醉了,洋溢著無限的激情與春色。

「我有心事要對你說。」說話間,他已把她的上衣與奶`罩都扒掉了。

隨即,緊緊摟著她如玉的身子。

兩人的肌膚終於零距離結合在一起了,傳遞著彼此的體溫。

「矮,你壞,用內功摸人家下面,現在又把人家的奶`罩都解開了,嗯,你壞」她嬌嗔著,但一雙玉手卻是摟著他的脖子。

「韻姐。」他愛意無限地輕呼一聲。

旋即,吻住她的檀口。

兩人又激吻起來。

他同時將「柔舌功」、「鐵爪功」與三昧真火的撫摸功作用在她的身子上,使她連連打大激靈。

揉了她的酥胸十數遍之後,他便開始脫自己的褲子。

畢竟,他褲子的褲襠被她的泉水弄得濕漉漉了,不脫下來晾一晾的話,穿在身上不舒服。

轉眼間,他便把自己的牛仔褲脫掉了,而且,連褲衩也脫了,至此,他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了,而老二也出來透氣了。

起先,她只感覺他在弄著什麼,不太注意。

當他的動作有點大時,她才睜開美眸,這時,她才發現他脫掉了褲子與褲衩。

「矮,你幹嘛脫褲子啊?」她的褲子本來就已褪到了大腿處,只穿著薄如蟬翼的蕾絲內衣,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老溫度。

「韻姐,你那裡流出的水把我的褲子弄濕了。」他如實道。

「嗯,不許你說」她嬌羞萬分,撒嬌道。

「韻姐,我愛你。」他表白道。

她俏臉紅暈亂舞,但性感的紅唇上泛著濃濃的笑意。

由此可見,她對他確實是十分有意思的,不然,聽了他的表白之後,她肯定會生氣的,縱使沒怒斥,也會挑起柳眉瞪他的。

他一邊吻她的檀口,一邊揉她的酥胸,同時還繼續用中級三昧真火愛撫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內部。

「矮矮」

她身子已軟成一團棉花了。

「矮,你快點穿上褲子嘛,我羞死了。」她低頭一看,瞥見了他不世出的老二,嬌呼道。

「韻姐,你的身子好美埃」他說的是實話。

她的身子就像柔滑的緞子,摸上去,頗為滑膩,手感極佳。

「矮,你那裡好大矮,想不到你有這麼大的傢伙」她是經歷過人道的,自然見過男人的老二。

是以,當見到王小兵又粗又長又大的老二時,驚嘆起來。

「韻姐,你喜歡嗎?」他挑逗道。

「嗯,我不,你壞,脫光了衣褲抱著人家」她確實十分嬌羞,輕晃著嬌軀,膩聲道。

「韻姐,我愛你。」說著,他再次施展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同時也祭出「鐵爪功」,攀登她的雙峰。

只一會,她又被他三種功夫侍弄得享受起來,不再了。

當她閉著美眸嬌哼時,他便用右手,以最快的速度扒掉了她的長筒褲。那只是短短的三秒鐘。

褲子被扒掉之後,她才反應過來。

此時,她只穿著一條薄薄的蕾絲內衣了,連忙嬌聲道:「矮,你怎麼脫我的褲子啊?」

「呃,韻姐,我本來是想幫你穿褲子的,可能是有點慌張,所以一不小心向反方向扯去了,才扯掉了你的褲子,來,我幫你穿上。」他將她抱放在後座上。

她仰坐在後座上,雙手捂著胸前兩座飽滿的雪山。

「矮,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快點下車矮,我要穿衣服了。」她連忙屈著雙腿,側著身子,嬌聲道。

「韻姐,讓我來幫你穿吧。」他非常熱心道。

「嗯,不嘛」她雖不想看他的小弟弟,但因他的小弟弟太過雄壯,她忍不住不時地瞥向他的襠部。

「別客氣,我們這麼熟了,應該相互幫助的。來,我幫你穿褲子,褲子是我在慌亂之中脫掉的,應當由我幫你穿上。解鈴還需系鈴人。」他撿起了她的褲子,真誠道。

「矮,我自己穿就可以了。」她伸手來拿褲子。

不過,他沒有給她。

他非常喜歡幫助美人穿褲子,如今有這種表現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來吧,我幫你穿。」他一手拿著褲子,一手握住她的左腳腳踝,要幫她把褲子穿上去。

「矮,你先穿上褲子嘛」她只要瞧見他不世出的老二,芳心便怦怦直跳。

「我幫你穿上之後,我再穿。」他目光盯著她的胯下,興奮道。

其實,他是在找機會扒掉她的蕾絲內衣。

從她不停地掃視自己小弟弟這種行為來看,他可以猜測出她對自己的小弟弟有性趣。

但這只是猜測,還不能確定。只有試探過才能清楚她對自己的小弟弟有幾分性趣,於是,便拉著她的左腳,使她的腳掌觸碰到自己的小弟弟。

「矮矮,你別戳我矮」她連連打激靈道。

「韻姐,我沒有戳你,只是不小心碰到的。」他感覺她對自己的性趣頗高。

「嗯,你那裡為什麼那麼硬那麼長啊?是不是你去做過美容手術了啊?」她忍不住好奇心,問道。

「韻姐,我這是天然的。」他拉開她的左腳。

隨即,佯裝是在給她穿褲子。

但同時又拉直她的右腳,使她兩腿幾乎直伸向前。

她還以為他真是給她穿褲子,殊不知,當她兩腿快要伸直時,他忽地雙手拉著她的蕾絲內衣往下一扯。

那只是在電光石火一瞬間。

當她發現自己的蕾絲內衣被脫掉之後,才「氨地嬌呼了一聲。

至此,她身上也一絲不掛了。她連忙縮回了雙腿,併攏屈著,嬌聲道:「矮,你幹嘛脫人家的內衣啊?」

「韻姐,你的內衣可能濕了,先脫下來晾一晾,等幹了再穿上去。」他振振有詞道。

「嗯,我不用晾矮」她瑟縮著嬌軀,極為羞窘道。

「來吧,先穿長褲。不穿內衣也行的。」說著,他伸手去拉她的左腳。

「矮,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先下車吧。」她想縮回腳,但被他拉著了,縮不回去,連忙懇求道。

「別客氣,讓我來幫你穿吧。」他非常熱情道。

在將她的左腳拉開那一剎那,他瞥見她胯下一毛不長,這正是傳說中的白虎。

在他的情人之中,也有幾位白虎,白虎是女人中性`欲最強的一種,不用問她,他也知道她平時的需要非常之大。

如果不是男人中的戰鬥機,那肯定滿足不了她的。

「矮,你拉我的腳幹什麼啊?」她胯下的迷人勝景顯露出來了,只得連忙用雙掌去捂著。

「韻姐,我想幫你穿褲子埃沒別的意思的。」他那不世出的老二霍地揚了揚頭,表示對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非常有性趣。

「矮,我不」她只有一雙手,捂了下面一點,就不能捂上面兩點。

看著她如同兩個皮球的奶`子,他更加口乾舌燥了。

「韻姐,別客氣,幫你穿褲子,這是應該的。」他突然蹲了下去,雙手捧住了她的豐`臀,而腦袋則埋在了她兩腿`之間。

「矮,你這是幹什麼矮,別過來」她緊緊`夾著雙腿,卻也把他的腦袋給夾住了。

「韻姐,別夾那麼緊埃」他已施展出「柔舌功」,輕吻著她的手背。

她一雙玉手捂著胯下,他只能吻她的玉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30章摸她大腿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32章她理解錯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