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風流小農民 > 第0725章黃花閨女喜歡的男人

風流小農民

第0725章黃花閨女喜歡的男人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2日 00:17 [字數] 83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與鐵手通完電話之後,王小兵放下大哥大,又回到了柏秀瓊的床上。

看著她還在熟睡之中,他便又爬上了床,摟著她如玉一般溫潤的身子,他一邊愛撫她的美`臀,一邊吮`吸她那雪白而堅挺豐滿的雙峰。

吻了數分鐘,過足了癮,才下床,用褲子蓋住她的身子。

他對鐵手作出了承諾,要是鐵手因販毒被捉了,那就將之救出來。但這只是他自己的單邊意思。

如果鐵手真的被捉了,一定能能將他救出來嗎?

王小兵心裡也沒底,畢竟他不是朱馨文,他要說服朱馨文,朱馨文同意了,才可以赦免鐵手的罪。

是以,必然要先跟朱馨文打聲招呼。

看了看勞力士,知道朱馨文還沒有下班,於是便立刻穿好衣服,下了樓,騎了摩托跑車到小樹林派出所去。

每次走進派出所大院,他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因為他一隻腳踏入了黑道,雖還稱不上是一個專職的黑道分子,但不論怎麼說,他都算業餘黑道人物了。

而派出所是白道的場所。

一般黑道人物到派出所去,那多半是要倒霉的。

所以,當他走進小樹林派出所大院時,便有一種好像自己被捉來這裡的一樣,他自己都覺得滑稽。

小樹林派出所的民警都認識他。

而他輕車熟路找到了所長辦公室,伸手輕輕地敲了敲門。

隨即,便聽到裡面傳出朱馨文的清脆話音,那是一種頗為有磁性的聲音,使人聽了很愉悅:「請進。」

擰開門把手,打開門,走進去,關上門,見到朱馨文正在辦公桌上寫著什麼。

朱馨文也想不到會是王小兵來這裡,抬起頭,微帶一分訝然之色,微笑道:「怎麼是你啊?放假了嗎?」

「我請了假。」他與她的關係越來越曖昧了。

第一次見面時,因為她對他有偏見,所以話語之中,處處可以感受到她對他的不屑之意。

經過了一些日子的相互認識之後,她發現他並非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可惡,而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對他的感觀改善了許多,而且,??且,令她感到有點忸怩的是,她發覺自己對他有了意思。

是以,現在與他見面,都會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希望能給一個好印象他。

如果知道他會來,她肯定要照照鏡子。

如今他突然來了,她沒空補妝,只好在說話之際,假裝把玩著小鏡子,其實是不時地看看自己的臉面,感覺還算滿意,才放下了鏡子。

在與她那含情的目光相接觸時,他也能感受到她的情意。

一個對情感敏感的人,很容易從對方的眼神與臉色覺察出對方對自己的情緒變化。

王小兵在hu叢之中摸爬滾打了不短時間,對於美人的情感變化很在行,只憑對方一個眼神,一句話語,一個微笑,便能知道美女對自己有多少興趣。

他從朱馨文的眼神里感覺出她對自己是有意思的。

當然,這種情意並不濃,淡若清水,但確實是存在的,不是他意`淫出來的。

他感覺她有時會有意隱藏起對自己的那份若有若無的情意,或者是由於知道他跟張芷姍是一對,所以不想做第三者。

如果她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高深武功,那她肯定會改變想法的。

不少黃hu閨女都有她這種思想,但經過與王小兵在床上切磋之後,便不敢再獨佔他了,都希望他有多幾個情人。

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他騎在身上一連開十數次炮,那神秘山洞真的會頗為紅腫,第二天想走路都頗為困難,天天因胯下疼痛而睡在床上,那也頗為尷尬。

不過,在還沒有知道他不世出老二具有絕招之前,黃hu閨女都覺得自己應該獨佔他的。

朱馨文也有這種想法。

在工作上,她算是一個女強人。

但在情感世界里,她卻還是個新手。因為她並沒有hu多少時間在情感世界里磨鍊。

像她這種情感比較單純的黃hu閨女,一般都希望男方的感情要專一,就是只准喜歡她一人,不準腳踏兩船。

而她已知道王小兵跟張芷姍有一腿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才不願意把自己的情感向他展現,除非他是單身。

朱馨文的想法跟柏秀瓊的一樣,柏秀瓊也是由於知道他有女朋友,所以不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不過,被他的老二進入了神秘山洞訪問過之後,她也希望他有多幾個情人了。

朱馨文也不知自己怎麼就悄悄地對他有了意思,想到他與張芷姍是一對,她便有點惆悵。要她去撬牆腳,她做不出。

其實,這都是她多慮了。

如果她肯與他在床上切磋一番,絕對會改變看法。

「嗯,你找我有事嗎?」她轉著手中的圓珠筆,瞥了他一眼,見他的目光正灼灼地射過來,便連忙垂下了視線,佯裝看文件,問道。

「對,跟你商量一件事。」他的視線落在她飽滿而高聳的酥胸上,腦海里立時幻想出她胸前兩座雪山的勝景。

「什麼事呢?」她又瞥了他一眼,見他正盯著自己的胸部看,於是把文件夾豎了起來。

他咂了咂嘴,表示失望。

「文姐,我有個朋友現在已打進全廣興的內部。」他欣賞著她精緻的臉蛋,平靜道。

「哦,你的意思是說收到有關毒販的消息了?說來聽聽。」說到工作的事,朱馨文立刻有了女強人的味道。

「沒有消息。」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道。

「你來這裡,不會只是想告訴我,你有一個朋友打進了全廣興內部這件事吧?」她微訝道。

「哈哈,差不多啦。這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埃」他直了直身子,想越過辦公桌上的文件夾,欣賞她那高聳的酥胸。

可惜,目光只能看到她雪白如玉的脖子。

「誒,這種事有什麼值得慶賀的啊,無聊。」她也感覺到他是想看自己的酥胸,但他又辦不到,看著他那微微失望的樣子,她暗自偷笑。

「文姐,你想想,現在我的朋友打入了全廣興的內部,那就得到更多的消息了。估計不用多久,就會收集到全廣興販賣毒品的證據。」他覺得有點嘴淡,便掏出香煙,準備抽一支。

不過,她指了指他的香煙,晃了晃手指,示意別抽。

「呵呵,文姐,抽一支也沒什麼問題吧?」他知道她不吸煙的,笑道。

「抽了一支,就會抽第二支,抽了第二支,就會抽第三支,那我以後可要經常吸二手煙了。那可不行。想抽可以到外面抽。」她頗為有道理道。

聞言,他暗喜。

聽她這樣說,那就是可以常和她在一起。

這可是個好消息,於是,他將香煙收回褲袋裡,笑道:「文姐,做你老公,那要戒煙才行埃」

他這句模稜兩可的話語,使人聽起來十分曖昧。

可以這樣理解:我是你的老公,為了滿足你的要求,那要戒煙。

這種理解是最曖昧的了,還有另一種理解則是:如果誰要做你的老公,除非他原本是不抽煙的,不然,就一定要戒煙。

而他在說這句話時,神情與眼神都是那麼的曖昧,很容易使人理解成第一種意思。

是以,她俏臉刷地飄上兩朵紅暈。

隨即,幽幽地橫了他一眼,撅著鮮潤的紅唇,嬌嗔道:「誒,你別開這種玩笑。」

「文姐,我說的是真的啊,難道你想這輩子不結婚嗎?那上帝都會有意見的,像你這種大美女,如果不嫁人,那真是天下男人最悲傷的一件事了。」他溜須拍馬了一句。

聽他前半句時,她俏臉上慍色依舊。

當聽到他說的後半句時,她那蒙著一層淡淡的陰霾的俏臉開始浮上若隱若現的笑意。

不過,為了表示一下自己不喜歡聽拍馬屁,她依然佯裝生氣道:「哼,你別胡說,我什麼時候說不嫁人了。你剛才說的,讓人很不自在。」

但她嘴角溢出的笑意卻說明她的心情不錯。

「文姐,我剛才說的很正常啊,做你老公,真的要戒煙才行,不對嗎?你不抽煙埃」他露出一副無辜的神情,道。

「你,你仔細想想你這句話看看,誰聽了都會不自在的,你別這樣說了,會惹人生氣的,知道嗎?」對於他之前的奉承之言,她非常受用,如今還在愉悅之中。

「我不明白啊,文姐,你解釋一遍給我聽,好嗎?」他以誠懇的口吻請求道。

「你剛才的說那句,意思說是我老公,可是你還不是我的老公埃怎麼那樣說呢?」她咬了咬紅潤的下唇,嬌聲道。

「哦,我明白了。哈哈,說真的,其實我也想埃哪個男人不想呢?」他從她的話語里,聽出了希望。

如果她不是對他有意思,那肯定會說「你不是我的老公」。

但她偏偏這樣說「你還不是我的老公」。

從這個細節里,他聽到了這樣的意思:以後有機會成為她的老公。

是以,便打蛇順勢上,以戲謔的口吻說了一句真心話,一來,是想向她表白一下,二來,藉此來試探一下她的態度。

如果她更為生氣,那就表明與她還有一定的距離,日後還是少開這種玩笑比較好。

假如她有點害羞,那就說明與她的距離比較近了。

只要再加把勁,就能與她同床共枕了。

想到可以耕耘她那嬌嫩豐瑩的白huhu身子,他下面便有了感覺,霍地硬了起來。

轉眼間,他的褲襠便現出了一頂非常醒目的「小帳篷」幸好是隔著一張辦公桌,不然,瞧見。

她聽了他的真心話「噗哧」一聲笑了。

「咯咯,你就想呢,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三心二意,壞男人。」她極力裝出來的慍色被她那甜美的笑意一掃而空。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文姐,說真的,你真是男人們心中的女神,我要為你而奮鬥。」他心裡頗為興奮,因為他感覺自己是有機會的。

「咯咯,還是為你的張芷姍奮鬥吧。」她努了努紅唇,幽幽道。

「別以為我是開玩笑,我這輩子要為你而活著,你就是我的女神。」剛才的試探,使他有了底氣,如今可以說得正經些了。

聞言,她俏臉更紅了,連玉脖子也紅了。

「嗯,你,誒,這是上班時間,別說這個。」她嬌羞道。

「文姐,你什麼時間有空呢,我想請你吃個飯。」他真想走過去,抱起她,好好感受她身子的溫潤與肉感。

「停。再說我生氣了埃」她已頗為羞窘了,只好拿出姐姐的架勢,正色道。

他知道今天能說到這裡也算有成就了。

於是,連忙道:「好,那你什麼時間有空,一定要告訴我埃如果不請你吃飯,我一輩子都會有遺憾的。」

「咯咯,你還是請你的張芷姍吧,她現在差不多下班了吧。別在我這裡磨蹭了。」她忍俊不禁,又銀鈴般歡笑起來,指了指門口,柔聲道。

「我要請你倆一起吃飯。」他曖昧道。

其實,他想說:我能滿足你倆,如果不信,現在可以試試。

不過,他知道她不可能會同意切磋床上功夫的,是以,懶得說出來,以免惹起她更大的窘迫。

「我還要工作呢,以後有時間再跟你聊天吧。」她放下了文件夾,看裡面的文件。

「噢,文姐,我來找你是有正經事的,剛才說到我那個朋友打入了全廣興的內部,對不對?」他趁機言歸正傳道。

「誒,你已經說過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她現在一顆芳心怦怦直跳,如果他再說些情話的話,她估計自己都會堅持不住,而向他說出自己的心意了。

「不是,真的有事要說。」他也正經道。

「那說吧。」她不敢迎視他那灼灼的目光,只好佯裝看文件,催促道。

看著她那嬌羞到風情萬種的迷人神態,他體內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了,下面越來越硬了,如果這裡不是派出所,他可能會選擇走上去試探一番,看能不能徵得她的同意,與她切磋一下十八般武藝。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鎮定了些許。

咂了咂嘴,才道:「如果我那個朋友以後因販毒被捉了,還請你開恩,放他一馬。」

朱馨文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怔了怔,道:「這個我不敢答應你。他要是犯了法,我肯定要依法行事的,幫不了他。」

「你先聽我說。」他知道自己一下子沒有說明白。

「這種事,其實你說得再多,我也難幫你。何況還是販毒,那是重罪。」她以堅定的口吻道。

「不是他要販毒,他現在打入了全廣興的內部,將有可能得到全廣興的信任,從而會替全廣興去打理毒品銷售的生意,這樣一來,我們就可獲得全廣興販毒、賣毒品的證據。他是在幫我們,相當於底。」他把重點說了出來。

聞言,朱馨文陷入了沉思。

隨即,微微頷首道:「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可以減刑。」

「不是減刑,應該是無罪吧。」他跟鐵手說的是無罪,如果還是被判了刑,那就相當於失信於人了。

「這個我不敢保證他自己是真的想幫我們,還是他自己就是一個正宗的販毒分子,只是想逃脫法律的懲罰,才假惺惺來幫我們。」朱馨文一針見血道。

這也是事實。

如果鐵手自己打著幫警方辦事的幌子從事販毒,那就是在玩弄王小兵的友誼了。

而王小兵感覺鐵手不會那樣做,但世事無絕對,何況他對鐵手不是十分了解,是以,也難以拍胸口保證鐵手絕對不會主觀意願想要去販毒。

一時之間,所長辦公室里沉默起來。

半晌,王小兵才道:「這樣吧,如果他在短時期內能向我們提供有用的信息,由他提供的信息抓獲了大毒梟,那就算他是真心幫我們,怎麼樣?」

他說「我們」明顯是在與朱馨文拉關係。

「你說的也有點道理,那好吧。假如他一直不向我們提供消息,那就當他是主觀願意參與毒品販賣活動,這是不能有絲毫說情的。」朱馨文也把王小兵看成自己人了。

這樣一來,兩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

「可以。是了,文姐,到現在還沒有把那些販毒分子的底細摸清嗎?」王小兵好奇道。

因為這件事,警方早已開始布局了,但還沒有收網,那說明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弄清楚,所以只能繼續等著。

「有點棘手。」朱馨文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他知道她喝了茶之後會自動說下去,是以,也沒有問她,目光在她飽滿而堅挺的酥胸上流連忘返。

果然,她放下茶杯之後,先又豎起了文件夾,用來擋住他灼灼的目光,才接著道:「據我們的偵查,這是一件非常大的案子,估計這張網很大,還有許多點沒有查清楚,而且,他們反偵查能力也比較強,有時使我們以為要查出有用的東西,但查下去,發現進入了死胡同。這也是我們一直沒能順利收網的原因。」

「這樣說來,還是需要他們內部有我們的底才行。」王小兵點頭道。

「對,所以你叫你的朋友多提供一些消息給我們,那樣,就可以早日破掉這件大案子。」朱馨文看完了文件,站了起來,拿著文件夾,將它放在距離辦公桌數米遠的一個文件櫃里。

當她走到文件櫃前,背對著他時,王小兵看到她滾圓修長的雙腿與那渾圓豐滿的美`臀,體內的欲`火不禁又增加了三分,小腹下面的傳宗接代聖物更加堅硬了,幾乎要刺穿褲子,沖向她的胯下,尋找她的小妹妹了。

她打開了文件櫃,將文件夾放進了最上面一層。

隨後,好像還要拿文件出來看,但應該是在最下面一層,於是,彎下腰,在尋找著。

這時,她直著雙腿,當她彎下腰的時候,她那飽滿而頗翹的美`臀將褲子也撐得似乎要破裂開來,使臀部的玲瓏的弧度曲線最大魅力呈現在他的眼前,使他渾身如充滿了電能,幹勁十足,只想一連送給她十次**,讓她享受至尊的服務,感受快活似神仙的味道。

美人的豐`臀確實非常有吸引力。

看著她那誘惑無限的美`臀,他感到口乾舌燥,呼吸也變得粗重了。

而且,這時他腦海里幻想出她胯下的生態環境,可能是一毛不長,也可能是一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或者是非洲大草原。

不論是哪種生態環境,他都能適應。

他的老二身經百戰,能適應各種生態環境,縱使是非常潮濕的,也可以在那裡安然自樂。

想著想著,他也不知自己為什麼站了起來,並且抑制不住內心的呼喚,抬起步伐,朝她走了過去,但灼灼的目光只盯著她的又圓又豐滿的美`臀,只想用小弟弟去頂一頂。

辦公室里很安靜。

是以,當他站起來朝她走過去的時候,朱馨文聽到了腳步聲。

隨即,便轉頭瞥了他一眼,這一看,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連忙站直了身子,轉過身來,羞窘地盯著他,嬌聲道:「你幹什麼啊?」

「哈?」他清醒了些許,於是連忙熱情道:「哦,文姐,你找什麼呢,我幫你吧。」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她一雙妙目不時瞟向他的褲襠。

起先,他一副精神都集中在她的美`臀上,早已忘記自己的褲襠頂起了「小帳篷」。

等到順著她目光看去的角度低頭一瞧,他忽然知道她的俏臉為什麼會刷地紅起來,那是由於她見到了自己褲襠的勝景。

剎那間,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龐火辣辣的。

雖沒有照鏡子,但也能猜測到自己的臉面與耳朵都紅了。

在這種美妙而尷尬的時刻,兩人都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了。在工作上,她是女強人,但在感情方面,她也是個新手。

對於這種突然出現的事件,她也不知所措了。

畢竟她沒有經歷過,而且,她是黃hu閨女,見到男人褲襠里傳宗接代的傢伙,自然比半老徐娘要害羞。

此時,她情迷意亂,心如鹿撞,怦怦直跳。

她的腦子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第六感,在心裡泛起漣漪,響起一個聲音:哇,好大!

男人褲襠里的傢伙到底什麼尺寸才算合格,她沒有準確的概念,因為她不曾研究過,但生活在這個現代社會裡,多多少少也能聽到關於男人老二的描述。

是以,她大約知道男人褲襠的傢伙標準尺寸應該是十厘米至十五厘米。

而她現在可以猜測出王小兵的那頂「小帳篷」的尺寸絕對要大於十五厘米,因此,她才會在第一時間震驚。

同時,她俏臉也紅上加紅。

兩人都臉紅了,彼此之間,既窘又有情意。

他雖是掩飾一下,但知道怎麼做也是多餘的,因為褲襠的「小帳篷」已說明了一切。說得再多,也只是增加一些借口而已。

不過,不說兩句,又下不了台階。

因此,他伸手抹了一把臉面,將額頭的微汗擦去。

隨即,佯裝不經意地將雙掌移到了褲襠之處,想將那頂「小帳篷」遮住,以減少一點壯觀。

可是,因為他的「小帳篷」實在太過醒目了,縱使用雙掌也難以將之遮掩起來。

而朱馨文依然能看到。

是以,他心中那份尷尬只升不降。

為了打破沉默,將她的注意力引開,他訕訕笑道:「文姐,今天好熱啊,你有沒有扇子啊?」

「哈?沒有埃今天不熱,十多度,剛剛好。」她也是滿腦子的紊亂,根本沒想到他是在找台階下,本來是不想再看向他的褲襠的,但他的「小帳篷」實在太雄壯了,這種奇觀使她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她越是看他的「小帳篷」他便越窘。

「應該有點熱吧,哦,你這裡有風扇埃」他邊說邊轉了個身,背對著她。

此時,他才感到輕鬆些了。但他也沒有辦法使自己的小弟弟軟下去,心裡雖在暗暗祈禱,可是卻沒什麼用。

男人的老二是非常特別的。

平時,它會很安靜地在褲襠里休息。一旦遇見美女,那多半會蘇醒過來的。

如果美女引起了男人的性趣,那小弟弟就會立刻有反應,以飛快的速度茁壯成長起來,變成大弟弟。

這個時候,男人就可以戰鬥了。

不過,戰鬥力有強弱之分,有人短短三二分鐘,有人長達十數分鐘,有人能超半個小時。

王小兵就屬於那種有超強戰鬥力的男人,他的小弟弟一旦成長為大弟弟之後,便會硬很久,不會在短時間內軟下去。

老二硬起來之後,不像使臂一樣,可以輕易控制它,只有性趣減弱了,它沒了能量,就自然軟下去了。

但問題是,他現在對朱馨文非常有性趣。

如此一來,他的老二在源源不斷地得到能量補充,只有越來越硬,不可能軟下去,而褲襠的「小帳篷」也堅挺無比。

她知道他也會發窘,不禁莞爾。

黃hu閨女,一般喜歡純情的男人,什麼叫純情呢?

其實就是那種見了女人就會臉紅,有點靦腆的男人,就叫純情男人。因為這種男人給人一種也是沒有經歷過情事的樣子,至少表面是這樣的。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