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23章她對他感到滿意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1日 14:57 [字數] 82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花閨女要是見到了男人的老二,那必然會害羞之極的。

因為由男人的老二,她們會想到貞操,會想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這種事。對於黃花閨女來說,與男人在床上鍛煉身體,那是一件挺羞的事。

半老徐娘就不同了。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經歷過人道的女人非但對床上運動不害羞,還特別感興趣。

黃花閨女與半老徐娘之間,其實就是由於對性`愛的理解不同,才會形成兩種不同的思想,前者害羞做快**育運動,而後者卻頗喜歡。

在其作怪,使黃花閨女比較操守的原因則是她們的那份獨有的矜持。

如今,就是矜持使柏秀瓊見了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之後會感到極度的羞窘。她此時的芳心都快要跳出胸口了,雙峰在急劇地起伏著。

她腦子一片紊亂,一時之間,也不知應該怎麼做了。

在本能反應之下,她便嬌呼著讓他把老二收進去。可是,他的老二出來了,還沒有降火,哪裡肯輕易回到褲襠里呢。

「秀瓊姐,我小弟弟好熱,想讓它出來乘乘涼。」他解釋道。

「矮,那你別將它放在我的奶`子間啊,你先收進去嘛」她感受著他老二的那份熱情,連連打激靈道。

「好,我待會就收回去。」說著,他兩手握住她的山峰,將她的兩座飽滿雪山向間擠壓。這樣一來,就相當於用她的雙峰來給自己的老二按摩。

剎那間,美妙的快感迅瀰漫至四肢百骸每一個細胞,使他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矮」

她又嬌呼起來。

當她感覺到他用自己的雙峰去給他的老二按摩時,她更加羞窘了。

她只是不停地打激靈,卻不知如何是好了,除了檀口哼出「嗯嗯」的春音之外,別無他話。

不消三分鐘,他的老二經過她雙峰的按摩,變得十分有光澤,透著王者之氣。

瞧著她那紅潮遍布的俏臉,他便知她的欲`火已到達最高點了,本來想立刻伸手去脫她褲子與內褲的,但見她好像要提著褲子的樣子,覺得還是採取迂迴曲折的方式比較好,於是,便道:「秀瓊姐,我抱你起來,你摟著我的脖子。」

「嗯,我自己會起來」她輕輕地扭動身子,姿勢誘人。

「來,別客氣,秀瓊姐,摟著我的脖子吧。」他邊說邊坐在床上,隨即將她雙手拿到自己的脖子處。

她不知是計,便照他所說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隨即,他便將她抱了起來,讓她溫軟的脊背緊貼著自己結實的胸膛,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在她剛剛坐在他的大腿上時,他忽地用手快地將她的運動褲與內褲褪到了她的大腿下面,使她的晶瑩的美`臀露了出來,下一秒,將老二一伸,便正好塞進了她的股溝里。

「矮,你怎麼把它伸進了我下面啊?」她晃著豐`臀,嬌呼道。

「秀瓊姐,我不是有意的。」他解釋道。

在那美妙的一刻,他感受到她股溝里茂密的挪威森林與潮濕的氣候,暖洋洋的,濕濕的,非常過癮。

而她也照樣感受到他老二的雄壯與灼人的溫度,渾身輕顫著,連打了幾個大的激靈。

「你快點收回去矮」她的股溝緊緊`夾著他的老二,縱使晃動美`臀,也沒能擺脫它的跟蹤。

「好,我就拖出去,別急,慢慢來。」說著,他右手抓住她的右臀,將之往外掰。

「矮,你幹什麼掰我的臀啊?」她不解道。

「你股溝夾得太緊了,我掰開一點,那樣比較好拖出來。」他的借口看似頗有道理的。

於是,她屏息靜候。

他掰開了她的右臀,使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顯露出來。

隨即,立刻將老二高超的定位跟蹤功能發揮出來,轉眼間便找到了她胯下的正確神秘山洞,用老二輕輕地戳了戳,先確定一下,準備發起總進攻。

「矮,你別戳我埃」她嬌呼道。

「秀瓊姐,我沒有戳你啊,只是在退出去的時候不小心觸碰到的。」他深深呼吸一口氣,收腹挺胸,將渾身力量凝聚到老二之上,為下一秒發動的攻城戰鬥做好充分的準備。

「那你快點出去,再不出去,我可要生氣了埃」她也起了臀部的肌肉,嬌嗔道。

「就行了。」他應承道。

此時,他的老二已蓄滿了力量,只等一炮而紅了。

他先聳了聳老二,便又朝她胯下正確的神秘山洞推進了一丁點,觸碰到她的那扇薄而有韌性的城門了。

「你為什麼還要進來矮,別戳我那裡啊,我真的要生氣了矮」她用力晃著美`臀,想要擺脫他的老二。

可是,他的老二定位跟蹤功能絕對一流。

以她的功力,還難以晃開他的老二,任憑她將豐`臀扭得更快,也甩不開他老二。

在她晃美`臀的時候,他卻穩紮穩打,步步推進,不知不覺間,他老二的先頭部隊已頂在她那扇薄薄的城門上了。

「你要是戳破了我那裡,我跟你沒完矮」她想繃緊臀部肌肉,藉此來抵擋他老二的犀利的進攻。

可是,他的老二攻城伐寨能力頗強,就她那一扇薄薄的城門,還難以阻擋它的前進。

「秀瓊姐,你錯怪我了。」他準備猛力一擊。

「我怎麼錯怪你了啊,你都已戳人家的那裡了,你到底想幹什麼矮」她想伸手下來與他的小弟弟握手,但摸不著。

「秀瓊姐,我本來是想拖出去的,但你不停地晃著臀,每晃一下,就使我的小弟弟陰差陽錯地戳向你那裡啊,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左手摟緊她的柳腰,右手掰著她的右臀,忽然既快又准地將老二戳了過去。

她胯下神秘山洞的那扇薄薄的城門哪裡抵擋得住他老二的勇猛衝鋒。

只聽到「噗」的清脆一聲,他的雄壯老二便齊根在了她的神秘山洞裡,完成了一波偉大的攻城之舉。

從這一秒開始,柏秀瓊由黃花閨女變成了女人。

而他又在自己的泡妞歷史上增添了一項數據,刷新了以往的記錄,再創高峰。

剎那間,他感到自己的老二被誘人的溫暖包圍住了,暖暖的,濕濕的,而且還不停地一漲一縮,給老二作三百六十度的按摩。

那種快感,真的是羨煞神仙。

她也在同時感受到下面被塞滿了,脹鼓鼓的,有一種要裂開的感覺。

「矮,你怎麼進來了矮,嗯,我打你,叫你出去,你卻進來了。你怎麼這樣子呢」數秒之後,她才嬌嗔道。

「秀瓊姐,因為你當時又晃動臀部,我一不小心就進去了埃」他用心體會她神秘山洞的奇妙之處。

「嗯,你壞」被他的小弟弟攻了進來之後,她好像投降了。

「秀瓊姐,我現在退出去埃」他輕輕地拖動老二往外退,彷彿真的要退出去一樣。

不過,他的欲`火還沒有降下來,如果不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降降火,那自己的經脈可能都會被欲`火燒壞。

是以,他只有繼續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才行。

「你都戳破我那裡了,現在你說怎麼辦呢?」在處女膜破了之後,她也是六神無主了。

「秀瓊姐,沒事的,讓它破吧,我會好好愛你的。」說著,他捧著她的豐`臀,當老二拖到她的神秘山洞洞口處時,便又重重地戳了進去。

「矮,你怎麼又進來了矮」她身子都軟了。

「老婆,我愛你。」他邊說邊輕輕聳動老二,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

這是他體諒到她初次領教自己的高深功力,如果一上來便大動,在她的處女膜剛剛破掉的時候,可能會使她受不了。

是以,才要輕輕地,相當於跟她做個熱身運動。

等她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之後,便可以大動起來,讓她領教一下自己的十八般武藝。

起先,她還有點抵觸情緒,不消三分鐘,她便享受起來,檀口半啟,哼出連綿不絕的「啊氨春音,使室內平添三分誘惑力。

做了大約五分鐘的熱身運動之後,他便將她抱放在床上,脫了自己的褲子與她的運動褲。

至此,兩人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了。

他的褲子上沾了數點殷紅的血跡,正是她寶貴貞操的見證。

看著她那如玉的身子,他忍不住祭出「柔舌功」,先從她胸前兩座飽滿而堅挺的雪山開始吻,一直往下吻,吻完她的小腹,便吻她的豐`臀,隨後又吻她滾圓的修長美腿。

等到把她的身子都吻了數遍之後,他便施展出最常見的「老漢推車」,正式開發她的神秘山洞。

當他以如風的度抖動起來的時候,她便有點頂不住了。

「矮,輕矮」她張圓了檀口,嬌呼道。

「老婆,我輕不了埃」他的加度提起來了,不是說停就能停的。

一路狂衝下去,撞得她的美`臀發出一連串「噗噗」的聲響,使室內平添幾分春色,誘人之極。

她除了發出「啊氨的春音之外,根本說不了完整的話語。

就像其他美女被他侍弄得在求饒時也說不了完整的話語一樣,她檀口裡哼出最多的便是「氨字,其次便是數次的「輕」字,除此之外,難以找出更。

當將第四波**送給她之後,她的身子已軟綿綿了。

如果不是她的胯下已紅腫了,他還要再送她三四次**,讓她一直在興奮的快感里浮沉。

見她雙峰急劇地聳動,而俏臉也紅得快要出血,他知道她已到承受的限制了,要是繼續開發她的神秘山洞,可能會使她感到有點不適。

是以,他只好停了下來。

將她抱起,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老二還深深地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吸一口,真的是錦上添花,在快活之上又增加了些許的快活,身心更為舒暢了。

看著她凌亂而被汗水弄濕的秀髮,他用手當梳輕輕地撫著。

「老婆,還滿意嗎?」他輕吻她的紅唇,笑道。

「嗯,你幹嘛那麼大力呢?人家被你干暈了,你就不能小力一些嗎?」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嘟著紅唇,頗有女人味道。

「我想輕些,但輕不了,度快了,力量就大了。我下次盡量輕些,多送你幾次**埃讓你快活似神仙。」他一邊輕拍她的美`臀,一邊安慰道。

「咯咯,人家還沒同意,你就進來了,真霸道。」她嬌聲道。

「老婆,我愛你。」他吮著她的酥胸,道。

她則情意濃濃地摩挲著他黑髮,好像在鼓勵他再接再厲,多與自己的雙峰作交流。

「你女朋友怎麼辦呢?她要是知道了我倆的事,會有什麼想法呢?」她聽他說過有女朋友,如今自己把第一次都給了他,所以想試探一下,看自己在他心裡是什麼位置。

「哈哈,我女朋友看得很開的。」他笑道。

「嗯,我才不信呢,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會跟你鬧的。」她撒嬌道。

「我女朋友說我太強了,希望多幾個情人一起來分享,那就不會天天走不了路。」他愛撫著她溫軟的脊背,笑道。

聞言,她半信半疑。

因為她下面也紅腫了,她感覺走路還應該可以,但可能會有點不流暢。

「你女朋友真的是那麼想的嗎?你到底可以給多少次**呢?」她將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柔聲道。

「十次左右吧。如果狀態好,那可以更多。」他自豪道。

「剛才,我是不是得到了四次**呢?我好像暈了三四次了。」她回味著剛才的激情情景,含笑道。

「對,還要嗎?」他又捧著她的美`臀做一上一下的運動。

「矮,矮,別矮,痛矮,嗯」她輕輕地捶打他寬闊的肩膀,爹聲道。

「老婆,你的身子好棒,沒有什麼脂肪,做起來,感覺好好埃」他迎視她含情脈脈的美眸,由衷道。

「嗯,不許你說」她嬌羞道。

兩人你儂我儂地溫存了大半個鐘,彼時已快到早上十一點了。

因為就快要到吃午飯的時間了,是以,他與她沒有去吃早餐,當她要下床上廁所小便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走路步伐頗為凝滯。

而且,她也見到了點點血跡。

「小兵,是不是我出血了呢?」她有點驚慌道。

「是,不過那是很正常的,不用怕,處女膜破了都會有這種情況的。」他一邊揉`搓她的酥胸,一邊安慰道。

聞言,她相信了,於是,朝廁所走去,但每走一步都有點吃力。

他非常熱心,毛遂自薦,抱她去上廁所,但由於老二觸碰到她的私`處,還沒走到廁所,便又來性趣了。

在廁所門口,他重重一頂,又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老公,人家要上廁所,先別干埃」她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懇求道。

「老婆,你也可以這樣小便的,來吧,現在尿吧,我抱著你尿。」說話間,已走到了馬桶上方,但他沒有放她下來,一邊聳動老二,一邊勸道。

「矮,我不」她還沒有試過凌空尿尿。

其實,但凡與他做過快**育運動的美人,都試過凌空尿尿。

如今,她也要像他其他的情人一樣,嘗試一番凌空尿尿的快感了。不過,由於是第一次,她頗為不適,半晌都尿不出來。

到了最後,被他撞得溢出水來。

至此,她才解放了思想,因為太過憋了,再也忍不住了,便凌空尿尿了。

隨後,他抱她回房間,便下樓燒了熱水,泡成溫水,與她洗了個鴛鴦浴,在浴室里,兩人又幹了起來。

洗到最後,其實跟沒洗也差不了多少。

當然,汗漬會少一些。

洗完澡,已到午十二點了。

如果不是她胯下痛,他會去買菜回來,讓她做飯。如今,他只好到外面打了兩份飯菜回來,兩人有滋有味地吃了,聊了一會,他便讓她休息。

等哄她入睡之後,他便進入玉墜里。

再過幾天,就要與梁國興、程萬里切磋了,如今,他要抓緊時間將氣海里那枚「強哨五層藥力吸收消化掉。

如果還有時間,便再吸收第二枚「強贍藥力。

大約花了數個鐘頭,便把「強哨四層的藥力完全吸收消化了,也煉化了第五層藥力。

可以這麼說,在兩天之內,他就能把第五層藥力也消化掉。而洪東妹可能連第一層的藥力都還沒有吸收消化完畢。暗忖得找時間幫她一把才行。

至於碎雪,他如今能握著它揮動自如了。

因為他之前從來沒有練過刀法,是以,對張拾來的神奇刀法比較難掌握。

練到現在,雖沒大成,但也學到了一兩招,只是沒有實戰過,不知效果如何,一切套路如果不經過實戰的洗禮,其實都是不夠完美的。

只有在實戰完善套路的缺點,才可創造出更大的殺傷力。

因為碎雪本身就相當於一把妖刀,有非同一般的力量。是故,只要不是對著真正的敵人,也不會隨便亮出來。

他很想見識一下陳近南那柄「飲血劍」,可惜已不知落在何處,或者在太子的手裡,又或者還在柏秀瓊爸爸隱秘的埋藏點。

由「飲血劍」,王小兵又想到太子為什麼要找這種有巨大怨念的兵器。

按照他的見解來看,一般與鬼神有關的,多半會與風水掛鉤,所以,他猜測太子極有可能是為某一位權勢尋找這種特別的兵器,而目的則是為了風水。

這也並非亂想的。

據說有人為了創造好的風水,還找過乾屍。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估計馬雲天等人也以為是太子要碎雪使自身的力量變強,但據種種跡象來分析,太子可能也只是在替別人尋找這種有怨念的兵器而已。

如果真是那樣,那誰有能力叫太子幫忙尋找想要的東西呢?

想想太子的身份地位就教人難以想象那個可以叫得動太子的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地位。

假如不是跟自己有切身的關係,王小兵不想管這件事,但碎雪在自己身上,而且太子也應該知道了,這麼說來,太子要找有怨念的兵器這件事就跟自己有直接的關係了。

聽柏秀牆村來收古董,便可知道太子是有點等不及了。

如果太子驟然發難,那自己能頂得住嗎?

王小兵不是怕死的人,但也不是那種隨便去送死的人,畢竟,來到這個世間不容易,積極活下去才是上策。

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抗衡太子,那是不現實的,所以,他有生以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如果他不是一個堅強的人,他可能要精神崩潰了。

有時,想到與太子這種人成為了敵人,他心情便有點沉重。

要是在一年內不能結成聯盟來對付太子,那自己的處境就如用褲腰帶綁雞蛋,隨時會蛋碎一地。

想到這裡,他覺得要儘快跟柏秀瓊去找陳老爺子才行,如今,也只有陳老爺子肯出面牽頭,才可能結成聯盟來對付太子。

其他人,好像沒有誰有這個號召力。

畢竟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得罪了太子,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分分鐘會人頭落地。

是以,一般的黑道老大也沒有這個魄力來將那些對太子不滿的人凝結起來。只有黑道的前輩,像陳老爺子這種人,才有這個實力。

問題就在於,陳老爺子是否會答應。

如果選擇了與太子作對,那只有二條路可走,其一便是將太子打倒,其二便是被太子打倒。

一旦失敗,那家人都有可能受到太子的威脅,甚至直接被殺害,這種事情,王小兵在身邊都見過,所以,他覺得如果與太子正面發生衝突了,那自己的家人都危險。

這是一件讓人擔心的事情。

人在江湖,許多事情就是這樣使人難以滿意。

陳老爺子也有家人,他會因害怕家人被報復而選擇沉默嗎?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誰都會為自己的利益考慮,這是天公地道的事,無可厚非。

如果陳老爺子不肯答應,那短期內很難再找到合適的人眩

換言之,只有想盡千方百計使陳老爺子願意幫這個忙,才有可能扳倒太子。一來,既有可能替柏秀瓊報大仇,二來,又有機會解除自己的危險。

這是一箭雙鵰的美事。

柏秀瓊的爸爸柏尚天與陳爺老子是哥們,憑這一點,有可能使他幫忙。

但要叫柏秀瓊一起去找陳老爺子才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不達目標不罷休,只有這樣,或者才有成功的機會。

至於柏秀瓊有沒有能力說服陳老爺子,他不清楚。

於是,便決定問一問她。

剛從玉墜里出來抽完半支煙,她便醒過來了。

或許是她實在頗累,睡了幾個鐘頭才醒,她的俏臉還殘留著興奮的神色。

「老婆,還要嗎?」他已趴在了她嬌嫩的身子上,正在用老二尋找她胯下的正確神秘山洞,準備進入裡面尋找快活的源泉。

「咯咯,別啊,人家還痛呢」她併攏著兩腿,嬌笑道。

不過,他分開了她兩腿。

「老婆,再給一次**你。」說著,他將老二一頂,便進入了她的身子。

「矮,老公,饒了我吧,人家下面還紅腫呢,你怎麼這麼強大矮,我終於明白你女朋友的處境了,如果一個人獨佔你,那真的會天天走不了路的。」她思想境界也寬了許多。

聞言,他暗喜。

畢竟,如果自己的情人們都喜歡爭風吃醋,那自己就沒有安寧的日子過了。

只有她們都能理解,而且願意與其他美人和睦相處,那才可使大家過上性福而美滿的生活。

如今,聽著柏秀瓊這番大徹大悟的話語,他感覺自己的未來比較不錯。

這完全得力於他強大的床上功夫,不然,難以有這種結果。

他輕輕地摩挲著她的秀髮,笑道:「老婆,你能明白過來,那真是太好了。」

「嗯,你壞,就知道你想擁有許多情人呢,我可告訴你,我不管你有多少個情人,如果你敢對我薄情,我可不依你。」她微微撅著紅唇,以認真的態度道。

「我愛你到海枯石爛。」他發誓道。

聞言,她幸福地笑了。

雖與他相處沒有多久,但她能看出他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在這個社會裡,想要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產生信賴,那確實不易,畢竟,這個社會的誠信基石已處於坍塌的邊緣,人人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性,以免自己了別人的圈套。

現在,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了他,她感到很滿意。

這個滿意有兩層意思。

其一便是最表面的意思,那就是她覺得他是自己最心儀的人,能跟他成為一對,她感到滿意。

其二便是她對於他的床上功夫表示滿意。她雖是第一次經歷人道,但之前也聽說過不少男人很難滿足女人的需要的。

一般來說,三五分鐘戰鬥力的,女人都會感到吃不飽的。

是以,她以三五分鐘為基準,達不到這個時間戰鬥力的男人,她覺得男人太弱,性生活不會美滿。

如今,王小兵的戰鬥力超強,遠超標準水平,使她欣喜若狂。能與這樣的男人在一起,那確實是三生修來的福氣。是以,她感到很滿意。

建了幾個群:228

,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