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19章倒在了床上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9日 23:26 [字數] 8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的肌肉、筋骨都被淬鍊過,但還不夠徹底。

而且,他的骨髓依然含有雜質,是以,難以使他的骨骼達到最堅硬的程度。只有打通了任督二脈,使機體的活力猛增,那才比較適合去淬鍊骨髓。

因為骨髓是人體四肢百骸的骨髓生長的必須品。

在淬鍊骨髓之後,人體會有短暫的虛弱期,如果機體的活力不是非常強的話,在這段虛弱期內,倒會使人變得更虛弱,甚至出現其它突變情況,那就難以控制了。

是以,現在他也不敢亂搞。

一旦弄個全身癱瘓,那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至於什麼時候才能打通任督二脈,他沒有時間表,這種事,急也急不來,只有腳踏實地,一步一步來了。

當那些純陽力量在不斷地衝撞任脈的時候,使他的任脈穴位好像要被擠爆一樣,有一種脹鼓鼓的感覺,他也不知道任由那些純陽力量來衝撞任脈關穴好不好,畢竟沒有人指點過他。

幸好,十數分鐘之後,那些能量被肌肉、筋骨的每個細胞吸收了。

每次煉化「強擅到的力量,都會儲藏在四肢百骸的每個細胞里,這樣,就使每個細胞都充滿了爆發力,活力也更高。

當人體的每個細胞都充滿了能量之後,多餘的能量就會匯聚到丹田裡,儲蓄起來,當需要用的時候,就使那些力量動起來。比如打出一拳,那就將丹田的能量化成力氣,凝聚到拳頭之上,當踢出一腳的時候,丹田的能量就會化成力氣凝聚到腳上。

王小兵現在的丹田還沒有儲蓄到什麼純陽的能量。

因為他的機體每個細胞都還需要吸收能量,還沒有達到最佳的生命狀態,只有每個細胞能量之後,才會有多餘的能量留在丹田裡。

以他的直覺可以猜測到,煉化一枚「強身丹」,也還滿足不了機體每個細胞的需要,至少要煉化數十枚「強身丹」,才能使機體每個細胞都飽含著能量,充滿生機,就是在斗戰之中,也不容易受傷,縱使受傷,痊癒的速度也比常人要快很多。

一晚下來,他終於將「強哨四層藥力吸收完畢了。

此時,他感覺自己更加敏捷,更有爆發力了。

至於是不是能打敗梁國興與程萬里,那還是個未知數,畢竟他還沒有與他們正面交過手。

以前,他們的身手肯定強過他,如今,估計也就是半斤八兩而已。是以,在切磋之中,誰勝誰負都是正常的,那就要看各自的臨場發揮了。

不過,他要是把「強哨五層藥力吸收完畢之後,那應該會比梁、程二人強。

在招式上,他比不上他們。

但論到敏捷度與爆發力,那他要完爆他們。

他取勝的法寶就是要以快制慢,只有發揮出自己的特長,那就可取得理想的戰果。以他現在的敏捷度與爆發力,都算得上一個身手不錯的人了。

只是遇上那種真正的練家子,而且是有真材實料的武者,則會吃虧些。

畢竟,技戰術也很重要,運用得好,能用四兩撥千斤。

將「強哨五層藥力煉化之後,便已接近天亮了,而王小兵的精神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不得不休息。

控制中級三昧真火,雖是用意念,但意念就是精神力,一晚下來,淬鍊含有雜質的能量也頗費精神力,他感到眼皮有千斤重,想抬起來都難。

於是,只好出了玉墜,倒頭便睡。

如今,他比普通人睡得少,但精神還更充沛,一天睡三四個鐘頭便行了。

這是由於他機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活力,縱使是累了,恢復速度也比常人要快得多,是以,只睡四個小時左右便完全行了。

醒來的時候,已是早上八點多了。

王叢樂與許娟都出去忙了,家裡只剩下王小兵與柏秀瓊。

因為沒什麼場所溫習基本功,柏秀瓊一般只在房間里練習幾遍,但王叢樂與許娟還在家的時候,她又不好意思在房間里跳躍騰挪,畢竟弄出「砰砰」聲來會惹人討厭的。所以,要等王叢樂與許娟出去了,才練習武術。

王小兵走到她的房門前,聽到裡面有響動,笑道:「秀瓊姐,又在耍幾招啊?」

「咯咯,要保持技擊水平,就得每天都練習。」說話間,她已把門打開了,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正在有韻律地起伏著,頗為誘人。

「秀瓊姐,你教我幾招吧,好嗎?我的實戰水平不夠,遇上了像你這種高手,只有被打的份。你收我為徒吧。」他想進她的房間里坐一坐,不過她堵在門口,沒有迎客的意思。

「咯咯,你這是在損我呢」她皺了皺清秀的鼻子,嬌聲道。

「怎麼損你了?」他訝然道。

「哎喲,看你啦,還裝作不知道呢,我哪裡比你強啊,你的身手已超越我了。」她幽幽道。

上次切磋,她確實沒有勝他,而且,她知道自己要是再比下去,那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但也可以磨半個鐘左右,才會敗。

「哈哈,不如我們再來一次切磋,好嗎?」他揚了揚粗眉,笑道。

「咯咯,我不給機會你贏。」她嬌笑道。

「來嘛。」他擺了個門戶。

不過,她卻不理會。

「我是說真的,你比我利害呢。等我吃了你生產的那種藥丸之後,我就有可能戰勝你。」她微微仰著俏麗的鼻翼,甜美地笑道。

「我昨晚又吸收了那種藥丸的一點藥力,所以想跟你切磋一下。」他聞著她的如蘭體香,看著她婀娜多姿的身段,咂了咂嘴,道。

「你的實力不會又提升了吧?好,來吧,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下來吧。」見他灼灼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酥胸上,連忙雙手抱胸,擋住他的目光。

「就在你的房間里切磋兩招吧。」他笑道。

「房間空間小埃」她如是道。

「又不是真的打,只是玩玩套路,不用太闊的地方。」他欣賞著她如玉的肌膚,道。

自從她吃了他的美容丸之後,肌膚便漂亮了許多,以前,她的肌膚也算不錯,但卻不夠完美。

如今,她的肌膚瑩潤晶亮。

看她的臉蛋,好像是玉石雕刻出來的,透著靈氣似的。

「那好吧,大家別用力,只是出三成力吧,這樣不會受傷。」她閃身進了房間,已立定在那裡。

「請多多指教。」王小兵抱拳行了個江湖禮,道。

「咯咯,你怎麼像那種古代幫派的人埃」她看到他一本正經地立在面前,歡快笑道。

「秀瓊姐,我以很認真的態度來向你請教的。當然要按規矩來,請賜招。」他做了個請的手勢,笑道。

「好,我進攻了。」她嬌聲未了,已向他發起攻擊。

兩人只是鬧著玩的,所以並沒有全力以赴,還邊打邊笑,情意濃濃的。

只切磋了半分鐘,他便感到驚訝了。因為他發現她的出手速度比較慢,起先,還道她是有意這樣的,笑道:「秀瓊姐,你怎麼像是在打太極啊,實戰不可能這麼慢埃」

「什麼?我以正常的速度出招的埃」她微嗔道。

「好像比上次的出拳速度要慢了,快一點吧。」他又暗吃一驚。

如果她現在出手的速度跟上次一樣,那自己為什麼會感到她的敏捷度降低了呢?唯有一個解釋可以講得清楚,那就是自己的敏捷度提高了。

這個道理很容易懂的。

比如有兩輛正在行駛的車子,一輛快了,另一輛就相對來說變慢了。

但他還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是以,只好先試試再說,又切磋了三分鐘左右,他覺得她的速度還是不夠快。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出招。

因此,他很容易做出反應。

一旦被人捉中了套路,那自然就要敗北了。

現在,王小兵想要打敗柏秀瓊,那只是舉手之勞,他可以隨便找出她招式中的破綻,然後加以反擊。

不過,這不是真正的切磋,他手下留情了。

「秀瓊姐,我剛才是開玩笑的,請你別見怪?」他忽然靈光一閃,笑道。

「咯咯,我就說嘛,你不可能在一天之內,身手就會提高的。」她隔開了他的進攻,後退一步,脆聲道。

其實,他心裡頗為興奮。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身手真的更為敏捷了。

他那番話,一來是不想打擊她,畢竟她還想向太子報仇;二來,他是想揩她的油。是以,便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當她右掌斫來之際,他佯裝閃慢了。

但他實際早已看出了她下一步的進攻方向,是以,提前引誘她冒險上來。

果然,她以為可以踏前一步,便可用腳勾倒他,果真欺身上來,先來一掌推向他的肩膀,意在吸引他的注意力。等成功之後,再出腳勾他的腳。

問題就在於,他的敏捷度比她高。

說得誇張一點,她的招式看起來真的有點像是打太極。

他想要閃避,等到她的手掌伸到身體咫尺之處再作反應也還不遲。這樣一來,便可誘她冒險進攻了。

可想而知,他輕易便閃過了她的右掌,隨即,自己的右掌化爪,然後疾探了出去,不偏不倚按在了她那彈性十足的左胸上。

剎那間,一股醉人的溫柔從他的指端快速傳到腦中樞神經,使他打了個激靈。

「矮」

她嬌呼一聲,跳出了圈子。

「你怎麼摸人家的奶`子呢?壞」她撅著紅潤的嘴唇,嬌嗔道。

「秀瓊姐,我不是故意的啊,你進攻我,我要作防守的時候,根本不知會碰到你的奶`子的。這完全是無意之中碰到的。」他攤開雙手,一副無辜的樣子。

剛才,她差點勾倒他。

其實,只是差點罷了,距離真正勾倒他還有十萬八千里。

可惜,她以為自己可以做到,現在奶`子被摸了,她有點氣,是以,想勾倒他一次,算是小小地報復一下。

是故,她嬌聲道:「好,那就算了,我們再來吧。」

「秀瓊姐,你身手發揮得比上次好啊,我想近你的身都難。」他立刻給她戴了一頂高帽。

聞言,她頗為受用,俏臉洋溢著得意的笑容,嬌笑道:「你呀,只要好好地練習,那肯定能超過我的。你的耐力比我好。」

「秀瓊姐,你來攻我吧。」他又擺了個門戶,請道。

「好。」她猱身上去。

剛才,她使了個虛招,目的是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且也快要成功了。

當然,這是她以為成功了,其實,殊不知是他將計就計,不然,也難以使出那招「抓波龍爪手」了。

現在,她覺得他沒有看出自己剛才的虛招用意。

是以,可以繼續再用。

當她身子疾向他靠近,再次推出右掌時,他卻暗暗偷笑。

適才,要不是她冒險進攻,也就不會被他摸一次奶`子,吃了一次虧還不悔改,依然走老路,那就是送上門被摸的了。

如果不成全她,那上帝都會有意見的。

因此,他順勢往左一倒,佯裝是在閃躲她的進攻,其實,這招是藏著另一招的。

在她還沒想明白他為什麼要往左跌下去之際,發現他的左手已反抓了過來,又剛剛好抓中了自己了右雪山。

這一次,不是摸一摸那麼簡單。

因為他的身體往左跌,是以,他左手抓住她的奶`子,完全是借力來穩住身體的下跌之勢。

如此一來,她那堅挺而飽滿的右雪山便成了他的支撐點,力的作用點,被一股頗大的力抓住那就算了,還要被他往下拉,真的會把整座右雪山都拉得坍塌下來的。

「矮」

她的嬌呼更響了。

聽到她的嬌呼,他連忙鬆了手,畢竟見好就收才是王道。他也順勢跌到了地上,但用手一撐,又彈了起來。

「你幹什麼又抓我的奶`子矮」她柳眉輕挑,微慍道。

「秀瓊姐,我不是有意的埃你剛才那招太猛了,我一急,想往左閃,但腳下一滑,便跌得快了,我心裡一怕,只想抓住什麼來定一定身體,哪裡知道正好抓中了你的奶`子,對不起,秀軀非常誠懇道。

「我不信,我肯定是有意的。」她跺著腳道。

其實,聽了他的解釋,她覺得也有點合理,但被他抓了一下,又扯了一下奶`子,實在是有點嬌羞過頭了,心裡的氣不順,便有點生氣道。

「秀瓊姐,你的奶`子沒受傷吧?」他關懷道。

上面兩點,對於女人來說,那也是頗為重要的,是以,當談到她的奶`子時,柏秀瓊俏臉的紅暈就更濃了。

「別問,你怎麼好意思問人家這個呢,你千萬記住,女生的敏感部位是不能隨便問的,人家會生氣的。」她撅著濕潤的紅唇,以姐姐的口吻教導道。

「奶`子是敏感的部位嗎?」他露出天真的神情,問道。

她俏臉的窘迫就更濃了。

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幽幽道:「我不告訴你。」

「秀瓊姐,請你告訴我吧。我想知道多一點,要不然,以後還是不知道埃」他很誠懇道。

「你再問,看我打你。」她跺了跺腳,又欺身上來了。

她是想小小報復一下他。

可是,她的實力比不上他,再衝上來,除了被他揩多一次油之外,別無選擇。

有時候,人固執起來就是那麼難於令人明白的。像賭鬼,明知十賭九輸,可是還要一賭再賭,將家財變賣完畢再借債,直到輸得要逃債,還是有人想找機會翻盤贏回老本。

而柏秀瓊就有這種念頭。

她一直以為自己能用腳勾倒他的。

但是,她卻不知自己兩次被他揩油都是因為自己太過自負了。這一次,她照樣還是用老套路來進攻他。

王小兵心裡可樂了。

不過,他並沒有表露出來。

當她的右掌又斫向自己的肩頭時,他改用了另一種揩油方式,這回不摸她的胸了,而是往右一躥,正好撞在她的左腳上,使她身子打了個趔趄。

剎那間,他雙手一抱她的柳腰,再往旁邊的床上跌去。

他算得剛剛好。

兩人同時跌在床上,她壓在了他的身體上。

「秀瓊姐,你太利害了,差點把我撞飛了,好在我抱住你了,否則,我要重重撞到地上了。」他感受著她胸前雙峰的那抹溫柔,心神俱醉道。

「你怎麼冒險往右躥呢,那樣很危險的。」她指點江山道。

「我不知應該怎麼拆招啊,見到右邊有空隙,便鑽了過去,想閃開再說。哪知你的速度那麼快。」他煞有介事道。

「幸好是跌到床上,要是跌到地板上,你可能會受傷。下次千萬別這麼沒章法了,知道嗎?」她關心他,只顧著給他講解,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爬起來。

是以,他感到非常過癮。

抱著她溫潤的身子,那種感覺實在很美妙。

而他的老二似乎也嗅到了她誘人的體香,於是霍地蘇醒了,漸漸硬了起來,雖是被她的小腹壓著,但也並沒有屈服,而是在作掙扎,隨時準備豎起來。

「秀瓊姐,聽你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他假裝非常感激道。

「咯咯,我的話才沒那麼好呢,你別誇我了,我都快要臉紅了。」她非常開心地嬌笑著。

當她歡笑時,她的雙峰便作頗有韻律的一起一伏運動,相當於給他結實的胸膛按摩,那真是一種高級的享受,使他渾身充滿了幹勁,恨不得立刻扒光她的衣服,進入她的身子里,與她做一次快活的體育運動。

「真的,秀瓊姐,你對我真好。」他雙手本來是摟著她纖腰的。

但性趣來了之後,他忍不住將兩手往下移,轉眼間,便落在了她那渾圓而頗翹的美`臀上,在那裡感受她嬌軀玲瓏曲線的誘人之處。

當他的十指輕輕地按在她頗有彈性的豐`臀上時,身心都興奮起來。

「矮」

她再次嬌呼起來。

「你怎麼摸我的屁股啊,你快停手。」這時,她才記起自己是壓在他身體上的。

「秀瓊姐,我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他連忙將雙手往上移,又摟住了她的柳腰,頗為真摯道。

「我要起來。」她發現被他摟緊了,嬌聲道。

「好的,我也要起來。」他忽地來了一個翻身,便正好與她同時側在床上了。

兩人的臉面相距不足五厘米,連對方呼出的氣息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四目交投,迸射出濃濃的情意。

剎那間,她嬌羞地移開了視線。

而他則趁機欣賞著她那張精緻而俏麗的臉龐,彎彎的眉,長長的睫毛,長而媚的眼眸,挺拔的鼻樑,性感的紅唇,圓潤的下巴。

她的五官給人一種享受。

舔了舔有點乾裂的嘴巴,他的呼吸瞬間變粗了許多。

他體內的欲`火在狂升,小腹下面的小弟弟已茁壯成為大弟弟了,現出了一頂「小帳篷」,而正好戳向她的兩腿`之間。

雖是隔著褲子,但他小弟弟那灼人的激情溫度還是使她能清晰地感受到。

是以,她也情迷意亂起來,呼吸自然就粗重了。

「讓我起來」她想盡量撅著美`臀,這樣就可以躲避他雄壯的老二。

不過,他緊摟著她的柳腰,使她難以移開去,此時,他只想吻一吻她,是以,有點亢奮道:「秀瓊姐,你真美。」

「咯咯,快讓我起來,你抱那麼緊幹什麼矮」她含笑地嬌嗔道。

「讓我多看幾眼。」他緩緩地把嘴湊了過去。

「矮,不」她緊緊地閉著薄潤的紅唇,腦袋微微向後仰,嬌聲道。

「秀瓊姐,讓我吻一下,好嗎?」他此時體內的欲`火已頗為旺盛了,快到焚身之際了,如果不找個神秘山洞來降降火,那自身經脈可能都會受損。

「矮,不嘛,人家還要練習呢」她俏臉紅撲撲的,可知她極為羞窘。

她雖是這麼說,不過,她又沒有很大的反應。

如果她一點也不喜歡被他吻,那她肯定會用力推他,或者將臉面偏過去,不會還是保持著面對他的狀態。

由此,他可以猜測出她也來性趣了。只不過她黃花閨女那種矜持心態在作怪,使她難以解放思想,難以將初吻獻出去而已。

人就是那樣,對於第一次做的事,不論是什麼事,都會有一種緊張感,因為神秘,所以有點擔憂。

對於像王小兵這種採花老手來說,他一般能把握住黃花閨女們心態,步步進攻,最後把她們的身子開發權弄到手。

如今,他已看出了她是在猶豫階段。

在這種時候,男人一定要主動些,不然,則是浪費機會。

何況,想要征服一個黃花閨女,如果驟然便向她胯下那最重要的一點發起總進攻,極有可能使她產生極大的抵觸情緒。

因為黃花閨女們的矜持心態使她們難以一下子接受男人進入自己的身子。

只有慢慢地使她們知道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一件美妙的事,並不會有什麼傷害,等她們漸漸地接受了,那就會水到渠成,最後一起鍛煉身體了。

而女人的檀口是一個很奇妙的部位。

除了三點之外,女人最為特別的可能就要數檀口了。

想得到最大的快感,那當然與男人與女人的私`處相接觸,便可創造出連神仙也羨慕的快活來。

其次,估計就是濕吻了。

當男人與女人接吻之際,如果彼此有感覺,那就可快速增進感情。

當然,如果接吻技術不高,那也有可能弄巧成拙,致使良好的印象蒙上一層陰影,最後還有可能因此而分道揚鑣。

王小兵的接吻技術算不錯。

經過與許多美人的切磋之後,他的接吻技術進步得非常之快。

只要美女的檀口讓他的「柔舌功」攻了進來,那多半會得到非常大的快活的,領教他「柔舌功」的美妙之處,能享受到高級的快感。

此時,在柏秀瓊躊躇之際,他便把嘴巴湊了過去。

眨眼間,便吻住了她的檀口。

「嗯嗯……」

她睜圓了美眸,露出嬌羞與興奮交織成的神色,鼻翼哼出連綿不絕的春音。

不過,她卻不肯張開檀口,緊閉著紅唇,粗重地嬌`喘著,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在快速地起伏運動。

他的舌頭只能在她的唇邊游移不定。

但他非常有耐心,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舔她的紅唇,便極有可能使她張開檀口。

何況,他還有後續手段。只要進入了她的檀口,那就可稍為瓦解她那黃花閨女獨有的矜持。

一旦矜持減低了,她也就會接受他的濕吻了。

是以,他雙手立刻施展出太極掌,輕輕地愛撫著她誘人的美`臀。

「矮」臀部是女人次敏感的地方,因為那裡有股溝,而且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當有人觸碰到臀部時,必然會有大反應。

柏秀瓊嬌呼一聲時,便張開了檀口。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的舌頭便長驅直入,一下子進入了她的檀口裡。

這時,她也不再拒絕他的舌頭來拜訪自己的香舌了,而是接受了他的接吻。兩條舌頭纏綿在一起,情意濃濃。

「嘬嘬……」

房間里響起了了誘人的接吻聲。

兩人緊緊地相擁在一起,激烈地吻著,彼此的雙手都在愛撫著對方的身體,以抒發心中的興奮。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18章武神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20章她的第一次(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