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17章分開她兩腿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9日 01:20 [字數] 84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小兵的爸爸王叢樂在學校打理飯堂,一般在那裡吃飯,不回家吃。而他的媽媽在東妹快餐店上班,也不回家吃晚飯,弟弟王志文還沒放假,也在學校吃飯。

家裡,就他與柏秀瓊兩人。

是以,出外面吃也行,在家做飯吃也可以。

聽他說要在家做飯吃,柏秀搶:「但沒有買到菜啊,我只會煎蛋、豬肉炒芹菜與燜排骨。」

「我這就去買。」說著,他便往外走。

「誒,現在都晚上了,還有菜賣嗎?」她追了出來,甜笑道。

畢竟,他平時極少買菜,聽她這樣問,才記起到了吃飯的時候,菜市場都沒什麼人賣菜了。

「應該還有豬肉。我很快回來的。」他騎著摩托跑車,便去小樹林集市的菜市常

不消半個鐘頭,他便買了雞蛋、豬肉與大白菜。

也只有這三種食物可買了。

於是,柏秀瓊便親自下廚給他做飯,笑道:「如果我做的不好吃,不許笑我哦。」

「呵呵,只要是你做的飯,我肯定喜歡吃。」他站在廚房門口,瞧著她曼妙的身子,咂了咂嘴,笑道。

「誒,你這樣恭維我,我都不敢做飯了。」她開心道。

「秀瓊姐,我來幫你洗菜吧。」他目光在她那渾圓的美`臀上掃視一圈,小腹下面不禁有了感覺,漸漸地硬了起來。

而她背著他,並沒有瞧見他的褲襠正在緩緩地隆起「小帳篷」。

「咯咯,不用,你去看電視吧。我自己來就行了,很快就可以做好了。」她正在切豬肉,手法倒還嫻熟。

「我來洗大白菜吧。」說著,他也站在了她的旁邊。

「咯咯,你別老是看著人家嘛」她瞥了一眼他,見他目光看向自己,雙手在洗著大白菜,粲然笑道。

「秀瓊姐,你真好看。」他咽了一口口水,由衷道。

「咯咯,你還是到客廳去看電視吧。我自己來就行了。」她嬌羞地瞥了他一眼,柔聲道。

「秀瓊姐,我倆一起來做飯,那會更有味道。我跟你學做飯吧。等我學會之後,也做一頓飯給你吃。」他的視線情不自禁地瞟向她高聳的酥胸,咂著嘴道。

廚房裡瀰漫著濃濃的情意。

她芳心有如鹿撞,俏臉漸漸地現出了清晰的紅暈。

「咯咯,那你可要交學費哦,我就教你怎麼煎雞蛋。」她不敢迎視他那灼灼的目光,微垂著頭,嬌聲道。

「行,我決定跟你學一輩子。」他揚了揚粗眉,曖昧道。

聞言,她的俏臉就更紅了,她也聽懂了他的意思,微努著紅唇柔聲道:「我才不教一輩子呢」

「活到老,學到老嘛,秀瓊姐,以後我就跟你了。你可要對我好埃」他這番話,不敢很認真地說出來,怕她尷尬,所以用戲謔的口吻道。

「咯咯,我凶著呢,會天天打你的呢」她用菜刀重重斫了幾下砧板,笑道。

「別嚇我,我膽小埃」說話間,他已把大白菜洗乾淨了。

而她也快把豬肉切好了。

「秀瓊姐,你切的豬肉真好看,教我吧。」他站在她的身邊,懇求道。

「咯咯,切豬肉很簡單的,你拿著菜刀隨便切就行了,不要切那麼厚,切薄一些。」聽了他的讚美之語,她頗為受用,歡喜道。

「教我吧。」他請求道。

「像這樣切就行了,還要怎麼教呢?」她邊說邊示範著。

其實,他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在於她的身子,他只想抱一抱她,要是無緣無故地抱她,那有可能惹起她的不快,是以,才要找個借口。

而她不知是陷阱。

「你握著刀,我跟著你做,估計有幾分鐘,我也能學會了。」他褲襠里的小弟弟越來越強壯了。

不過,她沒有瞧見,莞爾道:「誒,你胡鬧呢,哪裡用學的呢,你只要拿著菜刀來切就可以了。快出去看電視吧,我自己來弄。」

「教教我嘛。」說著,他從後面抱住了她。

「矮,你別抱著我,快放開」她嬌呼一聲,渾身打了個小小的激靈,輕喚道。

「秀瓊姐,我是真心要向你學習怎麼做飯的,你別這麼小氣嘛,教我一手,我以後天天做飯給你吃。」他緊緊摟著她的柳腰,使她溫潤的脊背緊靠在自己結實的胸膛前。

「矮,我教你,不用抱著我」她咬著薄潤的下唇,一個勁地點頭道。

她的俏臉越來越紅了。

此時,使她感到非常嬌羞的是他褲襠里的那頂「小帳篷」已伸進了她的兩腿`之間。

雖是隔著褲子,但他小弟弟那灼人的激情溫度一樣傳遞到她滾圓的大腿內側,使她連連打激靈。

「秀瓊姐,我握住你的手,你切豬肉,帶著我的手動起來就行了。」他也感受到她兩腿正緊緊地夾著自己的老二,頗為興奮道。

「你那裡……,嗯,你……」她被他的小弟弟撩撥得情迷意亂了。

「那是正常現象。」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脈搏跳動加快了。

而她的美`臀也隨著她呼吸的加速而微微地撅動起來,好像在與他的小弟弟作互動遊戲一樣。

剎那間,他有點陶醉了,體內的欲`火在漸漸變得旺盛,腦海里浮現一個念頭:要是老二能刺穿褲子進入她下面,那就過癮了!

不過,他的老二始終未能刺穿褲子。

「小兵,豬肉切好了。」柏秀瓊加快了速度,把那一小塊豬肉切成了肉片。

「你的刀法真好,用空刀來教我吧。」他只想這樣抱著她,聞她的淡淡體香與感受她嬌軀的溫潤。

「你快放開,再不放開,我要生氣了矮」她扭了一下腰肢,擺動豐`臀,好像要把他的老二震開去,但並沒有成功。

因為他的老二乃是沙場上的大將軍。

就她那一招「擺臀功」還難以制服他的小弟弟。

他的老二被她美`臀摩擦著,更加撩起了體內的欲`火,渾身溫度升高,呼吸變粗,血管也從皮膚下面凸了起來,像是浮雕一樣。

「秀瓊姐,你的體香真好聞。」他由衷讚美道。

「嗯,我要做飯了,你別再抱著我了。」她俏臉已紅通通了,可見她真的頗為窘了。

說著,放下了菜刀,掰開了他的手,閃到一邊,拿起鍋來清洗,而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急劇地起伏著,表明她此時的心跳頗快。

「秀瓊姐,我是真心跟你學做飯的。」他意猶未盡道。

「嗯,還說跟人家學做飯呢,看看你那裡就知道了,比鐵還要硬了吧」她皺了皺清秀的鼻翼,幽幽道。

她不敢看向他的褲襠。

不過,她剛才已清晰地感受到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伸進自己兩腿`之間。

「哈哈,秀瓊姐,我是個凡人啊,沒有地方硬過鐵的。如果有的話,那我比神仙還要利害了。」他微有尷尬,訕笑道。

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隨即,用手將水池裡的水撥向他。

出於本能反應,他連忙舉起雙手來格擋,但臉面還是沾了不少水珠,抹了一把臉,笑道:「秀瓊姐,你怎麼欺負我矮」

「咯咯,我怎麼欺負你了呢,明明是你欺負我,還說我欺負你呢,哼,讓你濕身。」說著,雙手將小水池裡的水撥向他,水花像瓢潑大雨飄過去。

轉眼間,他已濕身了。

「秀瓊姐,我也要讓你濕身。」他也走過去,用雙手撥小水池裡的水攻向她。

兩人嘻嘻哈哈地打起水仗,幸好天氣不算冷,兩人濕身之後,沒有著涼,當她濕身之後,衣服貼在了肌膚上,使身子的玲瓏曲線更加有誘惑力了。

看著她濕亂的秀髮與滿臉的水珠,他的欲`火就更盛了。

「秀軀情不自禁地朝她走了過去。

當他濕身之後,他褲襠的「小帳篷」則顯得更為引人注目了。

她只瞥了一眼,便連忙移開了視線,見他走過來,格格笑道:「你別過來,我上去換衣服。」

說著,她輕盈地一掠,便出了廚房,跑上樓去了。

「秀瓊姐,我也要換衣服埃」聽著她銀鈴般的笑聲,他渾身來勁,也追了出去。

「咯咯,你換衣服關我什麼事呢,你自去換就行了。不用告訴我。咯咯。」她施展開身手,以矯捷的動作攀登樓梯。

他在後面追。

如果他要全力追,那也應該能追上。

不過,他知道她還沒有思想準備把身子交給自己耕耘,是以,縱使追上了,也難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他只想上去先換套乾淨的衣服而已。

因此,只在後面跟著她,笑道:「秀瓊姐,你等等我嘛,一起換衣服。」

這句話,他是用來試探她的,如果她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就有可能會停下來,假如她停下來了,就可大膽些向她發起進攻,爭取今晚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弄到手。

但她並沒有停下來。

這樣看來,她對於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是有抵觸的。

但從她那歡快的笑聲可以感覺出來,她是喜歡他的,有了這個基礎,遲早是會發生男女關係的。

她奔進客房裡,把門關上了。

下一秒,他也走到了她房間的門前,輕輕敲門,笑道:「秀瓊姐,要我幫忙嗎?」

「咯咯,你快去換衣服吧,待會著涼了。我才不用你幫呢。」她動聽的笑聲從房間里傳出來,使他渾身發癢。

他真想破門而入。

但他很理智,只意`淫了數秒鐘,便回房了。

等他換好衣服,她已回到廚房做飯了。他倚在廚房門口,看著她披散下來的濕發,道:「秀瓊姐,你濕身的時候更好看。」

「哼,你再說,我可要扔過去了哦。」她抓起菜刀,揚了揚,道。

「我去看電視。」他做了個「冷靜」的手勢,笑道。

她莞爾一笑。

兩人之間的情意越來越濃了。

約莫半個鐘頭之後,她便把飯菜做好了,煎了幾個荷包蛋,還有就是半肥瘦的豬肉與大白菜,菜香四溢,使人流涎。

菜肴雖少,但卻蘊含著濃濃的情意。

兩人盛了飯,坐在飯桌前,彼此對視一眼,然後相視一笑。

他閉著眼睛,嗅了嗅菜香,讚美道:「真香,雖還沒吃,但已知道肯定是色香味俱全了。」

「咯咯,你先嘗嘗再說吧。」她的美眸彎成了月牙狀。

於是,他便挾了一筷子大白菜進嘴裡。

咸!

他舌頭的味覺告訴他,這大白菜下的鹽多了。

不過,他卻還是津津有味地吃著,好像回味無窮的樣子,一邊嚼一邊贊道:「好吃!好好吃1

「咯咯,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我放鹽多了。」雖知他說謊,但她依然幸福地笑了。

「不咸,我一貫來喜歡吃鹹的,剛剛好。」他煞有介事道。

「咯咯,其實吃得太咸不好,人要吃清淡一些,對機體才更健康。」她挾了一個荷包蛋,放在他的碗里。

「秀瓊姐,你也吃一個。」他能感受到她那濃濃的情意,心裡頗為舒暢,連忙也挾了一個荷包蛋放在她的碗里,作為禮上往來。

「快吃吧,待會菜涼再吃對胃不好。」她俏臉濃郁的笑意之中帶著三分嬌羞,輕聲道。

兩人坐在橢圓形的飯桌的兩邊。

他想坐到她那一邊去,忽然靈光一閃,笑道:「秀瓊姐,你煎的荷包蛋就好看。」

「咯咯,可能又會咸哦,你先嘗嘗吧。」她也知道他是在溜須拍馬,但世間千穿萬穿,就是馬屁不穿,不論誰聽到拍馬屁,其實都是會開心的。

如今,她心情就很愉悅。

「秀瓊姐,像你把雞蛋煎得這麼漂亮,有什麼秘訣呢?」他一邊問一邊走到她那邊坐了下來。

「煎多了就行了,其實沒什麼秘訣的,快吃飯吧。」她扒了一小口白米飯進嘴裡,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情意濃濃道。

他嘗了一口荷包蛋,咂著嘴,贊道:「真是色香味一流。」

「咯咯,其實你自己也可以煎的,很簡單的。」她露齒而笑,神情極為歡快。

此時,他忽地伸出左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大腿,當左掌落在她滾圓而溫潤的大腿上時,指端立時傳來迷人的彈性與誘人體溫。

「矮,你」她輕輕撥開了他的左手,微嗔道。

「什麼事?秀瓊姐,你生病了嗎?」他佯裝不知情,以十分關切的口吻道。

「咯咯,你」她忍俊不禁道:「你揩人家的油,還要裝出這種樣子,嗯,我打你」

說著,她一邊嬌笑一邊揮舞著小粉拳輕輕地打他。

「秀瓊姐,你別欺負我啊,我這麼善良,你怎麼忍心欺負我埃」他不退反進,只把雙手往前伸,看似是要格擋她的小粉拳,實質是有目的地前進。

而他雙手要到達的目的地便是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

起先,他雙手伸出的速度很慢,而動作又確實像是架隔遮攔她的小粉拳,等到兩手距離她的酥胸只有三十厘米左右的時候,才忽地加速伸了過去。

「你太狡猾了,明明是你欺負我,還說我欺負你。」她含笑道。

這時,她沉浸在濃濃的情意之中。

是以,她也沒有什麼防範意識,就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的雙手一下子伸了過來,不偏不倚便觸碰到她彈力十足的雙峰了。

剎那間,他感覺到了溫軟與彈性結合成的極品。

他鑒賞過不少美人的酥胸,是以,有一定的鑒賞能力。如今,當兩掌一按在柏秀瓊的酥胸上時,從她雙峰的彈性與溫潤可以猜測出她胸前兩座雪山的勝景,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矮」

當她發現他雙手按在自己酥胸上時,嬌呼了一聲。

隨即,俏臉又刷地飄上了兩朵紅暈,平添五分嬌艷,但杏目露出窘迫與微慍的交織神色。

「秀瓊姐,我不是意的。」他連忙縮回了雙手,連連搖手道。

「嗯,還說不是有意的呢,居然摸人家的胸部,你壞,不理你了」她撅著紅唇,佯裝生氣,但俏臉上的慍色卻是少之又少,一看便知不是真的生氣。

「秀瓊姐,剛才你打我,我就舉起雙手招架埃」他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道。

「哼,就算你說得有理,那舉起雙手為什麼會伸到我胸部,還用力地按在我的奶`子上呢?」她咀嚼著米飯,幽幽道。

「是這樣的,你打我,我以為你會出很大力,你也知道,你功夫比我強多了,如果你出全力,那我就抵擋不住了,所以,只好用雙手去推你手,這樣,就可減輕你打在我身上的力量。」他不假思索道。

其實,他說的也有點道理。

是以,她只好努了努紅唇,表示討厭。

「秀瓊姐,你吃飯的時候也是那麼好看。」他輕輕咬了一口荷包蛋,笑道。

「咯咯,還不快正經吃呢,我待會不幫你洗碗,讓你自己洗。」她俏臉上的那抹慍色又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燦爛的笑容。

「秀瓊姐,我願意幫你洗碗。」他又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掌背,道。

這回,她倒沒有說他揩油了。

畢竟,大腿那裡距離神秘山洞很近,所以也是女人次重要的地方。

而手掌則是經常露在外面的,被摸一摸也沒什麼事,女人可能最能接受的就是手掌被摸了。

她嘴裡含著米飯,笑道:「我自己洗就行了。」

「我們多像夫妻埃」他扒了一口米飯,瞥了她一眼,與她含情脈脈的視線接觸在一起,開心道。

「誒,吃飯的時候別說胡話,咯咯,你再不吃,我把菜吃完,讓你吃白飯。」她微微揚起俏嬌的鼻翼,頗有得意之色,好像她這個方法很有效。

「唉呀。」他忽然捂著牙齒道。

「怎麼了?」她立刻望了過來,以關切的口吻問道。

「好像被石子硌到了,咬到舌尖了,你幫我看看舌頭是不是出血了。」說著,便把腦袋湊了過去。

但他沒有伸出舌頭。

是以,她看不清楚,道:「把你的舌頭伸出來。」

他點了點頭,便又把頭湊過去一點,看準了時機,想待會舌吻她的紅唇。不過,她忽然從他狡黠的眼神看出端倪,於是,連忙後仰了開去。

「咯咯,我知道了,你壞著呢」她為自己識破他的詭計而開心地笑了。

「秀瓊姐,我沒有做什麼啊,怎麼會壞呢?」他撓了撓腦殼,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道。

「咯咯,還說沒有呢,你是不是想等再湊近一點,就吻我呢,咯咯,我看出來了。」她撅著紅唇,以智慧者的口吻道。

「你真是冤枉我了。」他訕訕道。

「還冤枉你呢,我坐另一邊。」說著,她便坐到他對面了。

他無奈一笑,飯菜也差不多涼了,是吃飯的時候了,於是,便專心吃飯。不消十分鐘,便吃完了。

隨後,柏秀瓊便像家庭主婦一樣收拾碗筷,可能她在她家裡也會幫手做些家務,是以,對於做這種家務事非常伶俐。

王小兵也要幫忙洗碗,不過,被她趕出了廚房。

站在廚房門口,他笑道:「秀瓊姐,你怎麼這麼霸道呢,我要幫你洗碗,你卻不肯。」

「咯咯,誰叫你老是想揩人家的油呢,這兩隻碗,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不敢勞煩你。大爺,快去客廳坐著享受吧。」她倒像是這家裡的女主人了。

「那好,我泡茶給你喝。」他笑道。

「不要泡鐵觀音,我喝了晚上會睡不著的,幫我倒一杯白開水吧,我待會喝。」她叮囑道。

「好咧。」他點頭道。

到了客廳,他便將暖水瓶里的開水倒進她的茶杯里。

隨後,自己用熱得快燒開水來泡茶。一般來說,暖水瓶里的開水也能泡茶,不過,泡茶還是用剛煮開的水來泡比較好。

等到他燒好開水,她也做完家務,從廚房出來了。

彼時,才是晚上七點多。

而王小兵的媽媽許娟一般要到晚上八點多才回家的。

王叢樂則有時回來,有時不回來,如果學校飯堂生意比較好,那就在飯堂里休息,因為一早還要去買菜。

家裡只有王小兵與柏秀瓊。

兩人坐在客廳里,彼此一個眼神,便可令對方心裡盪起愉悅的漣漪。

電視正在播放著古裝連續劇。他與她的視線雖是盯著電視熒屏,但兩人的心思都不在那裡,因為他與她都會時不時地用眼角餘光去掃視對方,一旦見到對方也看過來,那就會相互一笑。

由此可知,兩人都沉浸在愛意之中了。

只是,她心裡有點惆悵。

畢竟她聽他說過有女朋友,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來求愛,她也不知是答應他好呢還是拒絕好。

她是黃花閨女,自然想獨佔他。她喜歡他,但還沒到那種愛得死去活來的地步,只是對他有好印象而已。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她便越來越喜歡他了。

有時候,她好想聽他說還是單身,那自己就容易接受他了。

但她又不捨得放棄他。

女人一生能遇到心儀的男人,其實機會也不多。

是以,她想抓住機會,將他變成自己的老公,但問題就是他現在有女朋友。她也不知如何是好。她也知道他喜歡自己。

不過,要是她嘗試過他老二的強大威力之後,她肯定會改變想法的。

當兩人之間有了濃濃的曖昧之後,彼此不用說話,只坐在那裡,就能感受到美妙的氣氛。

而古裝電視連續劇正播放到愛情情節,女主角中毒了,看似要身亡了,問男主角:「我就快死了,你難道還不肯說一句愛我嗎?」

男主角眼睛噙著淚道:「我愛你。」

之後的情節自然就是有貴人送葯來救了女主角。

當男主角對女主角說「我愛你」的時候,柏秀瓊便轉頭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也正望過來,連忙又佯裝看電視了。

「我愛你。」

在男主角剛剛說完那句「我愛你」之際,王小兵也連忙說了一遍。

他這可是一箭雙鵰。這句話是電視劇的男主角說的,他照著來說,一來可以說是因感動而跟著說出來,二來則是可以理解成是對柏秀瓊說的。

而柏秀瓊當然會理解成第二種原因。

是以,當他說完之後,她含笑瞥了他一眼,嬌聲道:「你看那男主角,就是不肯說我愛你,非要等到女主角快要死了才說,幸好女主角沒事,不然,他要後悔一輩子呢。」

「對,我們要敢愛敢當。」王小兵笑道。

「咯咯,我只是說電視里的男主角,你理解到哪裡去了呢。」她掠了掠額前的劉海,嬌笑道。

「秀瓊姐,你說得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女主角演得很好?」他邊說邊走了過去,要坐在她的那張雙人沙發上。

「咯咯,你別過來,就在那裡坐著。」她知道他會來揩油,連忙做了個「不要過來」的手勢,微笑道。

特別如今是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她感覺他會更肆無忌憚。

他倒是有充足的理由,笑道:「坐近一點,說話不用那麼大聲,我們可以小聲地聊天。」

「咯咯,你真怪,現在我們的聲音就很正常,也不用大,也不用小,這樣才舒服呢,幹嘛要說悄悄話呢,咯咯,你快坐回去。」她伸腳出來阻止他坐下來。

不過,他雙手抓住了她兩腿,剎那間,他想將她兩腿分開。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16章大美女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18章武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