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娛樂

風流小農民

第0713章劍拔弩張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7日 02:11 [字數] 83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月雯的床上功夫也算不錯了。

不過,在王小兵身體素質還沒有變得像現在這麼強的時候,她也抵擋不住他強大的進攻。

如今,他已基本將「強贍第三層藥力都吸收完畢了,體魄更強壯,戰鬥力更利害了,自然可以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如果他煉製出了「壯陽丹」,那估計她更不是他的對手。

剛開始得知謝月美也跟他有一腿的時候,謝月雯覺得頗為吃醋,畢竟,她希望獨佔他。

但等到知道他擁有那麼強大的戰鬥力之後,她漸漸地改變了原先的想法,如今,她覺得自己要是獨佔他,那隻會天天走不了路,只有與妹妹謝月美一起服侍他,那才頗為合適。

可是,她怕與妹妹兩人都滿足不了他。

畢竟,剛才他那種驚天動地的進攻,使她感受到他的床上功夫比以前強了許多。

在他還沒有這麼強的時候,她與妹妹兩人都幾乎滿足不了他,如今,他比以往更強大了,是以,滿足不了他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老公,我跟妹妹可以滿足你嗎?」她吻著他的臉龐,柔聲問道。

「哈哈,可能滿足不了。我感覺我渾身是勁,再來兩個,都可以將她們侍弄得舒服。」他捧著她的美`臀做一上一下的運動。

「矮,別矮,我妹妹中午會回來的,讓她服侍你,矮,老公,人家下面痛矮,停嘛,等美美回來,讓她好好侍侯你矮」她感受到痛並快樂著。

其實,那點疼痛,她是可以摹

她只是怕他待會又大動起來,那自己就難以抵擋了。

不過,他頗為體貼她,沒有繼續大動,只是小動了一會,便停下來了,畢竟要是大動起來,她真的頂不住了。

做完了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吻了吻她的雙峰,便下了床。

「你現在去找王世飛嗎?」她躺在床上,被子蓋到了玉脖子處,只露出一個腦袋,柔聲道。

「是。看他查到了什麼。」說話間,他已穿好了衣服。

又吻了吻她的紅唇,他才出去了。

用大哥大傳呼王世飛,大約十分鐘之後,便在王世飛的家裡相見。

兩人是好朋友,也不需要多寒暄,王小兵直接問道:「飛哥,有沒有查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兵少,是郭長青的手下乾的。」王世飛遞一支香煙給他,道。

「這個我已猜測到。但我感覺這其中還有幕後指使者,估計是太子。」王小兵接了香煙,點燃,吸了一口,道。

「太子為什麼要搞你?」王世飛不解道。

王小兵本來想將柏秀瓊的事對他說的,可是,這件事非同一般,覺得還是先不要告訴他比較好。

「有原因的,估計是看我不順眼吧。如果沒有太子的授意,我想郭長青不敢來動我的店。不過,縱使是太子叫他乾的,我也要去找他問清楚。」王小兵淡淡道。

「我支持你1王世飛爽快道。

「你現在能不能幫我找出郭長青在哪裡?」王小兵吐了一個煙圈,道。

「這個容易,那**毛經常去喝下午茶的,在那間『銀都茶館』可以找到他。」說著,王世飛便用王小兵的大哥大傳呼了手下的呼機。

一會,有人復機之後,王世飛便叫手下去找出郭長青的所在位置。

不用十分鐘,便確定了郭長青真的是在「銀都茶館」。

「那我去找他。」王小兵道。

「我跟你一起去,要不要當場打他?」王世飛熱情道。

「等我來,我會對付他的。如果真是他做的,我要讓他付出代價的。」王小兵將煙頭丟在煙灰缸里,道。

「我帶二十個兄弟過去。」王世飛又用王小兵的大哥大傳呼了手下的呼機。

轉眼間,便又有復機了。

於是,王世飛便叮囑手下召集二十個弟兄,在「銀都茶館」匯合。

隨即,王小兵與王世飛一起前往「銀都茶館」。這座茶館就在興華街對面那條街,步行也不需要十分鐘。從王世飛的家趕過去,駕駛摩托的話,也就五分鐘車程而已。

「銀都茶館」一共二層,沒有包廂。

這是一座有十幾年歷史的茶館,周邊的街坊平時都會來這裡喝下午茶。

茶水有免費的,也有要錢的,但各種小吃則是要消費的,不準客人帶食物進去,但可以自帶茶葉。因為生意不錯,所以占桌的話,那是要收台費的。

在王世飛的帶路下,直上到「銀都茶館」的二樓。

而郭長青正與朋友在那裡喝茶。

與郭長青在一起的還有笑面郎與駱軍,三人正在嘻嘻哈哈地聊著什麼,很開心的樣子。

不過,當他們瞧見王小兵時,郭、駱二人便收斂了笑容,估計笑面郎也想收斂笑容的,但他天生就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是以,依然還是笑臉迎人。

王小兵徑直走到他們那一桌,也不等招呼,便坐了下來。

「喂,誰叫你坐在這裡的1郭長青一拍桌子,瞪著凶光四射的大眼,怒視著王小兵,狠狠道。

「笑面兄,歡迎我嗎?」王小兵連正眼也不瞧郭長青,淡然道。

「嘻嘻,兵少,歡迎。歡迎,你是貴客,肯定歡迎,嘻嘻。」笑面郎微怔了怔,連忙笑容可掬道。

上次,他想陰王小兵,但被王小兵識破了,自此之後,他也不敢再聯絡對方了,如今,想不到在這裡見到王小兵,他也有點尷尬。

「你還有意見嗎?」王小兵以不屑的眼神盯著郭長青,問道。

「老子不想跟你同桌,最好滾開去1郭長青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暴喝道。

因為他這聲暴喝的聲音非常之高,致使在二樓喝下午茶的顧客全都望向這邊,而有些顧客是認識三太保的,見三太保都在這裡,不禁暗暗吃驚。

畢竟,鎮政府附近一帶的黑老大都在這裡,極有可能會起爭鬥。

是以,有些顧客便提前離開了茶館,以免惹來無端的災禍。本來熙熙攘攘的二樓,不消五分鐘,便已走了一大半人。

郭長青那聲暴喝,並不能嚇怕王小兵。

「怎麼,看你樣子還想跟我單挑?」王小兵半眯著眼睛,精芒一斂,殺氣陡升一個層次。

「哼,誰怕你!別以為你很能打,老子還沒有怕過你!就你這**毛,老子要收拾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1郭長青雖是這麼說,但不像前次那樣要立刻跟對方切磋了。

畢竟,他上次被打到撲街。

「那來埃你想怎麼玩,我奉陪到底1王小兵話音雖平靜,但卻蘊含著極濃的肅殺之氣。

剎那間,郭長青打心底里升起一抹怯意,從王小兵那凌厲的眼神里,他看出了對方那股無比的堅韌與冷酷,那是一種無畏精神與兇狠好鬥意志相結合的目光。

「兵少,大家是朋友,別傷了和氣。嘻嘻。」笑面郎陰陰笑道。

如果是夜晚在郊外聽到他的這種笑聲,會令人起雞毛疙瘩的,幸好「銀都茶館」並不陰暗。

「笑面兄說的不對。」王小兵冷冷地盯著郭長青,本來兩人是對視的,但只過了三秒鐘,郭長青便被對方看得低下頭去了。

因為郭長青抵擋不住王小兵殺氣濃濃的眼神。

笑面郎優雅地端起茶杯,笑吟吟道:「兵少,看你怒氣沖沖的樣子,難道有什麼麻煩事嗎?說出來吧,大家是朋友,相互幫助。」

「既然笑面兄這麼說了,那我只好如實說了,郭長青,我養生堂是不是你叫人砸的?」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吐著煙圈,問道。

「操,老子昨天丟了三百塊,是不是你個**毛撿了啊?」郭長青揶揄道。

王小兵眼神越來越凌厲。

他坐著不動,如果不看他的眼睛,還以為他是尊石像呢。

不過,當看向他的眼睛時,便會被他那冷酷之極的目光所震懾。此時,郭長青就有一種感覺,好像王小兵的神魂已向自己撲了過來。

是以,他連忙站了起來,退後兩步。

「你想怎麼樣?老子可不怕你1雖是這麼說,但郭長青還是又退了兩步。

如今,與王小兵有四步距離相隔,他才稍微感到安全一點了,剛才,他是怕對方暴起殺手,自己可能會被狠揍一頓,是以,心裡泛起頗濃的恐懼。

「我再問你一句,是不是你乾的?」王小兵依然巍然不動道。

「哼,老子為什麼要回答你,你算什麼東西!要老子回答,老子就回答的話,那豈不是很沒面子1郭長青始終對王小兵有幾分忌憚。

畢竟,他是王小兵的手下敗將。

「這是第二次了,等我問到第三次,除非你會『草上飛』這種功夫,不然,我打到你撲街1王小兵的聲音已變得非常低沉,輕易可以聽出其中的濃濃殺氣。

聞言,郭長青又退了兩步。

這次,他差點把一張椅子撞翻了,自己還打了個趔趄,好不容易才站穩了。

對於王世飛來說,他還沒有見過郭長青現出過這種膽怯的神色,可見郭長青是真的怕王小兵。

這時,笑面郎又嘻嘻笑道:「兵少,君子動口不動手。」

「如果與君子交往,那當然是動口,但面對畜牲,那就不需要講客氣話了。」王小兵將一截煙灰彈在煙灰缸里,冷道。

「笑面兄,如果大家是朋友,那為什麼還要砸兵少的養生堂呢?這不是太不給面子了嗎?」王世飛的人馬也已上樓了,將樓梯口擠滿了。

「飛少,你這話說得有點離譜。嘻嘻。」笑面郎笑聲之中有幾分陰森之氣。

王小兵不想讓王世飛冒險,畢竟這次的事件可能與太子有關,一旦發生衝突,那將是頗為危險的。

是以,他勸道:「飛哥,讓我來處理。」

王世飛點頭同意。

於是,王小兵瞥了一眼臉面掛著笑容,但眼神卻頗為陰鷙的笑面郎,道:「笑面兄,我已查出是郭長青的手下砸我的店。」

「嘻嘻,是真的嗎?如果真的是,那就真的是誤會。但我可以肯定這不是青少乾的,與他沒關係。青少是個光明磊落的男子漢。嘻嘻。」笑面郎就差拍著胸膛來保證了。

如果是在剛認識的時候,聽笑面郎這番話,王小兵可能還會有一分相信。

但自從經歷了笑面郎的生日聚餐事件之後,他便知道笑面郎是個靠不住的人,口是心非,沒有可信之處。

是以,王小兵戲謔道:「豬說烏鴉是白色的,能相信嗎?」

「什麼豬說烏鴉是白色的?這是什麼意思?嘻嘻。」笑面郎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問道。

「哈哈,笑面兄真幽默埃能認識笑面兄這麼幽默的人,真是半生有一點幸運。哈哈。」王小兵忍俊不禁,笑道。

「嘻嘻,有這麼好笑嗎?豬說烏鴉是白色的,有什麼好笑?」笑面郎自己又說了一遍,忽然之間,他好像頓悟了,那張永遠掛著笑意的臉龐一會紅一會白,眼神也變得越來越陰鷙了。

烏鴉本來是黑色的。

而豬說烏鴉是白色的,這不是謊言是什麼?

而笑面朗終於聽出了王小兵是在揶揄自己,有兩重意思,一是說自己是豬,二是說自己撒謊。

見到笑面郎臉現殺氣,駱軍那副喜歡添油加醋的勁頭又起來了,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冷笑道:「王小兵,你真拽,竟敢這樣來污辱笑面兄。就憑你也敢這麼做,那太沒天理了。」

說著,看向笑面兄,以討好的聲音道:「笑面兄,我看確實是要揍一頓他,讓他知道什麼叫做話不可亂說。」

「駱軍,你又開始吠了。」王小兵毫不給面子道。

「你!你再說一遍看看。」忽然,駱軍感覺要是王小兵再說一遍,那自己也奈何不了他,那反倒使自己沒法下台階了,於是,連忙道:「哼,你才是吠,再吠吧,讓我看看你像什麼類型的品種。」

「幸好你狡猾一點,不然,你的電器店可能就要被砸個稀馬爛了。」王小兵冷笑道。

「王小兵,我給面子你,你敢來消遣我?嘻嘻。」笑面郎也凝坐不動了。

要是單看他的臉龐,那還道他是很開心,但看他的額頭上的青筋與陰森的眼神,便可知他此時內心是火冒三丈了。

王小兵將煙頭丟在煙灰缸里,淡淡道:「笑面兄,我文化知識低,不明白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還請你解釋一下,我怎麼消遣你了?我自始至終都沒有消遣你埃」

「嘻嘻,你!嘻嘻!你剛才說的那句1笑面郎氣得有點臉發青。

「哪句,我說了很多句啊,還請笑面兄指出來。」王小兵佯裝回想了一番,反問道。

他只是想看看笑面郎會不會上當。

果然,笑面郎一時怒氣上升,惱羞成怒道:「嘻嘻,你剛才說我是豬1

「什麼?沒有吧?飛哥,我剛才只說『豬說烏鴉是白色』的,沒有說笑面兄是豬吧,是不是?」王小兵回對看著王世飛,以驚訝的口吻問道。

「沒有,我可以作證。」王世飛笑道。

「聽到了吧,笑面兄,我沒有說你是豬啊,你怎麼承認自己是豬呢?」王小兵露出一副無辜的神情,道。

「我當你是朋友,你卻把我的一片好心當透明的,我老實告訴你,別以為你有兩下子,就可以在這裡拽了。要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你掂量一下自己,看你是哪座山,是哪重天1笑面郎雖還掛著笑意,但話音越來越陰森了。

王小兵能感覺出笑面郎想要出手了。

當日,駱軍與郭長青挑戰王小兵的時候,被王小兵打敗。

但笑面郎也藉機顯露了一點實力,意思當然是讓王小兵知道自己的能耐,意在叫對方別那麼拽。

但如今,王小兵好像一點面子也不給笑面郎。

這有三個原因。

其一便是王小兵的養生堂被砸,他非常生氣,只是表面沒有表露出來而已。

是以,在怒氣上,他真的不給面子笑面郎,他感覺郭長青叫人砸養生堂,多半是笑面郎為太子帶來的授意。

就這一點,王小兵就對笑面郎有幾分不滿。

其二,對於笑面郎生日聚餐那件事,王小兵耿耿於懷,也想教訓一下對方。

其三,現在的王小兵的實力已比上次強了不少,身手提高之後,他覺得自己並不會輸於對方,因此,真的對笑面郎沒有多少顧忌了。

有這三個主要原因,王小兵面對笑面郎咄咄逼人的口氣,依然能泰然自若。

王世飛看著這一幕,聯想到王小兵之前跟自己說的,也感覺郭長青敢叫人砸養生堂,極有可能是太子授意的。

但他想不通太子為什麼要對付王小兵,暗忖可能是王小兵不肯歸附,才會對他動手的,想到這裡,王世飛感到自己的處境也不妙,心情直往下沉。

而駱軍感覺笑面郎極可能會出手對付王小兵。

之前,駱軍被王小兵打到無還手之力,他自己想單挑打敗王小兵,那是沒有辦法的了,只有借別人之手,還有可能。

是以,此時他頗為興奮,溢於言表,獰笑道:「王小兵,你這點能力也敢在笑面兄面前拽,那是太不自量力了,那什麼螳擋什麼車的,你就是那什麼螳的,而笑面郎則是那什麼車了。」

「嘻嘻,螳臂擋車。」笑面郎賣弄了一下豐富的學識。

「對,笑面兄果然是才什麼八斗的1駱軍連忙拍了個馬屁,比了個大拇指,道。

「這條狗不錯啊,既會溜須拍馬,又會幫忙附和。這是良品狗嗎?笑面兄,介紹我買一條埃」王小兵笑道。

駱軍臉色刷地紅了。

「王小兵,你太過自大了。笑面兄一出手,就可打趴你1駱軍氣得渾身發抖道。

「笑面兄,你不要聽牛頭的話。他是挑撥離間。」那次王小兵與郭長青、駱軍二人切磋的時候,王世飛也在場,知道笑面郎的實力頗強,是以,想幫王小兵說幾句話,以免笑面郎出手打王小兵。

「我自有分寸!嘻嘻。」笑面郎瞪著王小兵。

那神情,分明是要將王小兵打倒。

笑面郎見過王小兵的身手,所以明白自己是不是能打敗對方。

可是,他只以為王小兵還停留在以前的實力水平上,所以,才感覺吃定了對方。不過,人是會變的。

「山貓,你最好少管閑事1駱軍瞪眼道。

「牛頭,你跟兵少有過節,也不用這麼添油加醋的1王世飛冷笑道。

「不要爭了,王小兵確實是非常沒禮貌,嘻嘻,現在,我給個選擇你,如果你不給個滿意的答案我,那我會給點顏色你看看的。嘻嘻。」笑面郎發表意見道。

聞言,駱軍滿臉笑意。

「笑面兄,你說得對,這**毛太拽了,是要教訓一下他1郭長青一直站在幾步開外,不敢回座,如今見笑面郎要出手,也頗為興奮。

「這個知道。嘻嘻。」笑面郎點了點頭道。

不過,王小兵卻是神色自若。

氣氛一下子頗為緊張。

王小兵還是盯著郭長青,問道:「我只想問你,為什麼砸我的店?如果你不給個滿意的答案我,那你絕對會知道悲哀二個字的意義。」

「哼,老子會怕你?笑面兄,你看到這個**毛拽到什麼樣了吧?」郭長青也希望笑面郎幫自己出頭打王小兵。

畢竟,郭長青自己也不是王小兵的對手。

王小兵緩緩地站了起來。

剎那間,郭長青又後退了兩步,但樓梯口被王世飛的手下堵住了,沖不下去,只好另想辦法自救了。

「王小兵,我已經非常給面子你了,別以為你有點能耐,就可目中無人了!現在,我命令你,立刻向我道歉,並且給個解釋我,為什麼要來污辱我!嘻嘻。」笑面郎的口頭禪怎麼也改不了,縱使是在發怒的時候,也會哼二句。

剎那間,氣氛劍拔弩張。

王世飛不知道王小兵的實力已有了提升,所以擔心他被打,自己這邊的人雖多,但假如他要跟笑面郎單挑,那肯定吃虧。

是以,連忙出言提醒道:「兵少,千萬別搞什麼單挑的事。」

「嘻嘻,王世飛,別以為你叫了幾個人來就可以拽了。要動你,到時打到你跪下來求饒都可以,識趣的,閃到一邊去,別把我們的友好關係破壞了。嘻嘻。」笑面郎冷冷地瞥了一眼王世飛,陰惻惻道。

「我跟兵少是結拜兄弟,他有難,我不可能不幫手1王世飛表明自己的態度。

「嘻嘻,那你儘管來試試1笑面郎的笑聲越來越冷了。

王小兵知道這件事還是先由自己解決比較好,一旦使王世飛沾上了麻煩,那後果確實很危險。現在,還沒有足夠的力量與太子抗衡,最好不要讓哥們來冒這個險,以免被幹掉。

「飛哥,讓我來解決。」王小兵感激地看著王世飛,道。

「兵少,我不可能袖手旁觀。」王世飛以堅定的語氣來證明自己的立常

「你的好意我知道,但這是我與笑面兄的過節。按江湖規矩來解決,就讓我跟笑面兄單獨解決。」王小兵微笑道。

「嘻嘻,好!好!王小兵,有種!嘻嘻。」笑面郎豎起一個大拇指道。

「王小兵,你這種做法有點像男人。」駱軍冷笑道。

其實,這並不是他真心讚揚王小兵,而是要促成王小兵與笑面郎的切磋。

這樣一來,他就覺得王小兵必然會被笑面郎打到撲街了。估計笑面郎也向他透露過,說可以打倒王小兵的。

「兵少,千萬別搞單挑這種事。」王世飛勸道。

「嘻嘻,王小兵的意思已很明顯了,就是要跟我單挑,對吧?」笑面郎已有點迫不急待想教訓王小兵了。

「王小兵,你如果是個男人的話,就別逃避,今日笑面兄這麼有誠意來跟你切磋,你不會做縮頭龜吧?」駱軍也想早點看王小兵被打倒在地。

「沒問題。」王小兵淡淡道。

自從將「強贍第三層藥力淬鍊吸收之後,身手比以前強了不少。

是以,他感覺自己有能力打敗笑面郎。如果身手水平還停留在以前的實力,那他不可能會挑戰笑面兄。

當然,是不是真的能打敗笑面兄,他也沒有百分百的信心。

不過,至少有五成的機會。

而且,這次與笑面兄的切磋是個熱身運動,目的就是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只要這次打敗了笑面郎,那就證明自己的身手真的提高了不少。等到再煉化吸收「強贍第四層與第五層藥力,那就極有可能打敗梁國興了。

而他也極想知道笑面郎是不是太子手下五大得力助手之一,只要跟他切磋過,如果自己敗了,那就證明他極有可能是太子的五大得力助手之一,與四大金剛一樣受太子器重。

如果自己能打敗笑面郎,那就證明他可能不是五大得力助手之一。

當然,這也沒有絕對。

只是有可能而已。有了這種種的原因,他也確實是想挑戰一下笑面郎,過過手癮。

本來,笑面郎還怕王小兵會拒絕,在這種局勢之下,也難以迫他出手,因為王世飛有二十個手下在這裡,如果真的火併,絕對占不了便宜。

但聽到王小兵居然爽快地答應了,也微微怔了怔,隨即,露出陰森森的笑意,輕蔑地豎起一個大拇指,看似是在讚揚,其實是看輕。

建了幾個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歡激情的請進,共同探討h劇情和泡妹經驗。人生苦短,享樂須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風流小農民 第0712章天天快活 風流小農民目錄(快捷鍵:回車) 風流小農民 第0714章龍爭虎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風流小農民目錄 下一章